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爱在苍茫大地 电视剧 热度 402

地区:内地

类型:言情剧 /家庭剧 /军旅剧

导演: 齐星

简介: 该剧以“三线建设”为背景,讲述的就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场真实发生在西南十三省的战略大迁徙事件。该剧通过闻一达、梅湘云等三线建设者的工作生活,演绎了他们在那特殊的年代所经历的痛苦和欢乐、豪情与浪漫,讴...展开
20
剧集列表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梅湘云与众家属正踏上迁徙的征程。两个月以前,包括她的丈夫闻一达在内的男人们因“三线建设”一声号令,前往西北的不毛之地重新安身立命,家属们步丈夫的后尘而来,是责无旁贷的结果,而美好的憧憬尚在途中,便遭遇了野生狼群的围攻。来到厂区,才发现之前丈夫在来信中所吹嘘的“世外桃源”,其实只是一片戈壁。

  • 梅湘云锁在家中的兄妹二人隔窗用弹弓击打了蝴蝶迷,虽然身为学校的副校长,蝴蝶迷却没有表现她应有的肚量,她勃然大怒,为了“教育”明远兄妹,她不惜举砖砸人门锁,这让下班回来的梅湘云不禁同样火冒三丈,就在比邻而居的两个女人马上要大打出手的时候,袁建设回来了。

  • 孩子们在荒郊野外被湘云找到,大家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厂区的狼害愈发严重,人人必读《防狼手册》,而车队出车也成了危险的任务,蝴蝶迷更是怕得要离开。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梅湘云与众家属正踏上迁徙的征程。两个月以前,包括她的丈夫闻一达在内的男人们因“三线建设”一声号令,前往西北的不毛之地重新安身立命,家属们步丈夫的后尘而来,是责无旁贷的结果,而美好的憧憬尚在途中,便遭遇了野生狼群的围攻。来到厂区,才发现之前丈夫在来信中所吹嘘的“世外桃源”,其实只是一片戈壁。

  • 梅湘云锁在家中的兄妹二人隔窗用弹弓击打了蝴蝶迷,虽然身为学校的副校长,蝴蝶迷却没有表现她应有的肚量,她勃然大怒,为了“教育”明远兄妹,她不惜举砖砸人门锁,这让下班回来的梅湘云不禁同样火冒三丈,就在比邻而居的两个女人马上要大打出手的时候,袁建设回来了。

  • 孩子们在荒郊野外被湘云找到,大家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厂区的狼害愈发严重,人人必读《防狼手册》,而车队出车也成了危险的任务,蝴蝶迷更是怕得要离开。

  • 闻一达出车回来了,成了一个大新闻,原来此行,天不怕地不怕的闻一达捉回了一只狼。狼受伤了,梅湘云驯服了它。

  • 闻一达一家快乐的建起了新居,快乐的“移民”了。夜晚,一家人看星星,闻一达用他自己独有的逻辑教育着子女,对小明远和闻婷潜移默化。但他不知道在平静中,狼群已经接近了这座僻处荒郊的小屋。

  • 正当袁建设大张旗鼓要收拾偷猎的闻一达时,妻子被抓了现行。饭盒打翻,油渣落地,蝴蝶迷并没有传送什么秘密情报,这下只是揭开了为何饥荒当中,袁副厂长还是油光满面的秘密。梅湘云对儿子惹出的事感到又好气又好笑,正训斥着,小闻婷哭着被老师抱进来。原来老师上课讲《小蝌蚪找妈妈》,闻婷把爸爸说的哥哥是捡来的孩子,以及连肉都不让吃联想到了一起,说要帮哥哥去找妈妈。

  • 闻一达热心帮助老左解决家庭问题,和北斗星商量着上演一出“假戏真做”,由北斗星出马吓唬住在办公室的金华,由老左前去“英雄救美”,本来进展的很顺利,谁知道半道杀出的袁建设搅了局。金华自然气上加气,闻一达无奈之下,只好搬动妻子出马,梅湘云劝解了金华,闻一达又来负荆请罪,金华总算是露了笑容。

  • 湘云生病了,闻一达却在此时不着家。闻婷走夜路被野狼盯上,北斗星誓死保护,闻婷平安了,北斗星却因为失血过多,死掉了。闻一达到医院探望湘云,湘云大发雷霆。

  • 闻一达热心帮助安欣,此时湘云带着2个孩子找来了。安欣背后有着一个叫人痛心的家庭。闻一达与安欣的闲言闲语越传越烈,安欣到厂子里讨说法。湘云得到消息,亲自到厂里说明情况。

  • 厂子给袁建设新配了小轿车,为了气闻一达,袁建设还特意从外面调来了新司机开这辆车,闻一达倒是很坦然,只是和他签订军令状,既然是外面的司机,他闻一达的车队不对该车安全负责。

  • 学校要搬迁了,时任校长的梅湘云虽知要与丈夫暂时分开,心中却没有犹豫,她是被“耽误”了的一代,她要在儿女身上圆自己的大学之梦。在闻一达的放纵下,野性难驯的闻明远在厂子打架伤人闯了祸。儿子的倔强闻一达心知肚明,对于他被关进局子这件事情只能是一筹莫展。眼见瞒不过去,闻一达告诉了妻子。梅湘云几乎气疯了,但是她还是选择冷静的出差离开。

  • 闻婷请求膏药帮忙救出哥哥,膏药跟她讲条件,抱了闻婷,这让她又屈辱又伤心。膏药行凶被抓了现行,判处刑拘15天,因为是为了闻婷而得到的惩罚,膏药倒是无比开心。但闻明远却不开心了,他听说是膏药打服了流氓,流氓“被迫”还了他清白,赌气继续留在拘留所。

  • 膏药被放出来了,变本加厉的纠缠闻婷,闻明远对他这次的帮忙半点不领情,对他这位“救命恩人”更是见一次打一次。膏药和闻明远都有点厌烦彼此这样的纠缠了,他们下战书,约战一次清算问题。

  • 被赶出家门的闻一达躲到了车队办公室。而闻明远则又像往常一样,翻窗进了北北的小屋。沮丧的梅湘云向老左倾诉内心的苦闷,她来到了北北的屋子,让北北替他给明远带话,希望他回家。

  • 湘云冒雨给明园送包子,结果回家后发高烧,明远知道后,迅速赶回家看妈妈。

  • 梅湘云带着明远兄妹来到学校上高考补习课程。下课出来的路上,明远忍不住非议了该堂课的老师,遭到了旁边女孩的白眼,二人唇枪舌剑了一番,便认识了,原来那老师是这女孩的父亲,她的名字叫做沈如云。被闻一达搞砸的酒席却给袁建设带来了实惠,事隔多年之后,他又被提拔成了副厂长。北北父女也搬来了城里,她和闻氏兄妹一道去上课,见到了和闻明远交谈的沈如云。

  • 闻明远和膏药一伙血战到底,又惊动了警察田浩,派人都给抓了去。这次,田浩对打架的儿子和观战的父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个性爽快的闻明远成为他想结交的对象。洗澡的时候,闻一达看到儿子背上的膏药,这才知道儿子是忍着伤痛作战,他把明远送到了医院。诊断结果是必须卧床14天,由此闻明远的学业被宣判完蛋,因为他注定是要错过升学考试的了。

  • 考期临近,梅湘云对闻婷的监督愈发让女儿不堪重负,她知道自己是母亲唯一的指望,甚至这场考试还关系到父母婚姻的前景,闻婷的精神防线濒临崩溃。闻明远在田浩的帮助下,从医院逃了出来,回到了他们之前居住的小木屋。闻一达用骨头汤招待了儿子和儿子的新朋友。闻婷压力太大,去找北北诉苦,北北出主意让她把心里的苦闷向闻一达倾诉。

  • 为前途惆怅的闻明远在厂区礼堂的广场上看到了倒卖演出票的黄牛,正义之血爆发,他和田浩说起了这件事,田浩希望把明远介绍到警察局做联防,但却一个人的介绍信,明远想到了袁建设,于是找到了膏药。膏药恋闻婷成痴,对明远倒也讲义气,他促成了此事,而做了联防的闻明远第一次行动,捉到的现行黄牛竟然就是非要“自力更生”的膏药。

  • 原来和父亲通了电话的闻婷,已经决定第二天就逃回大水沟,浑不顾离考试还有四天的事实。她的逃跑彻底击垮了梅湘云,绝望的她痛定思痛,写下了“离婚协议书”。不知这一切的闻婷正开心的享受她怀旧的田园生活。一心想要撮合她和田浩的闻明远可算逮到了机会,撺掇着田浩教闻婷钓鱼,田浩倒也热心,只是他那令人无法恭维的技艺实在让闻婷笑惨了。

  • 闻一达为了想救袁庆,砸了停在车队的领导轿车的玻璃,把袁庆送往医院。还被不明真相的蝴蝶迷、袁建设一顿埋怨。从袁建设口中他意外得知明远为了做联防的事情找袁建设帮了忙,这让他有些动气,父子之间发生了口角。明远自知理亏,就着饭店打架一事,他辞去了联防之职,并找到那些和他们打架的流氓,用武力阻止他们对田浩的诬告。

  • 梅湘云在车站苦等,凌晨三点才得以上车,她不知此时此刻,闻一达已经把儿女都送回了城里的新居,她一人回到了大水沟。闻婷和北北准时参加了考试,明远和同样放弃了考试的沈如云在考场外相遇,沈如云告诉他自己要去当兵了。得知女儿已经参加考试的梅湘云迫不及待的搭上了回程的车,而从北北那里得知湘云为接闻婷回到了厂区的闻一达又搭上了回厂的车,二人再次擦肩而过。

  • 膏药为了闻婷去求田浩放弃他,见他反应冷淡,他一急竟当众宣布闻婷是他的人了,闻婷打了他,其实是怕自己不打,哥哥打他打的更重,她虽不喜欢膏药,但知他心诚,内心有几分感动。闻一达则教育徒弟,闻婷谁的也不是,她是她自己的。几个小儿女聚在一起,闻婷、膏药、田浩,组成一个三角,明远、北北、沈如云又是一个三角,名为为闻一达摆的宴席上火药味渐浓,一直以来,反应极不正常的左北北终于率先借酒发泄了。

  • 包括老左在内的厂区的管理层如临大敌,严阵以待,果然是要有大的地质灾害发生了,市里地质局的通知已经到了厂区。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旦发生灾害,抢运物资就成了一项迫在眉睫且十分重要的任务。副厂长袁建设力挺经验最丰富的闻一达出来主持大局。此时还不明就里的闻一达在修车厂过得很滋润,由着自己性子托大,还不忘给袁建设拆台。等待知道情况真相,闻一达立即严肃起来,他永远的接下了这个任务,并给车队开了动员大会。

  • 袁庆的选择让蝴蝶迷袁建设都接受不了,但闹归闹,却根本无法改变儿子的主意,袁建设想来想去,自恋的觉得袁庆是为了爸妈才留下的,带着些小感动和老婆一起搬到了车队来住。田浩作为维持治安的警力也没有走,他意外见到了在一起干活的膏药和闻婷。三人正说着话,一阵地动山摇,油桶滚落,袁庆护着闻婷,田浩护着袁庆,田浩重伤。

  • 为了搬迁之后,能在旧址这里分一杯羹,大家纷纷到袁建设这里走关系,蝴蝶迷收礼是多多益善,来者不拒,没有原则的袁建设也乐得享受。闻一达得知此事,设计抓住了蝴蝶迷,他把袁建设一顿训斥,并表示一定誓死保卫大水沟,袁建设吓得赶紧让蝴蝶迷把收了的东西都退了去。

  • 闻明远准备参军了,北北惶恐,和他确立了正式的恋爱关系。新兵集合,闻明远因私自改动军装而被点名批评,沈如云邀请他回家,让明远换上了自己表哥的军装。明远、闻婷、北北去医院看望田浩,从他口中得知袁庆也参军了。发现明远军装有异的北北和明远厮打了起来,撞倒了田浩。得知田浩因此而必须高位截瘫,明远决定放弃参军,留下来照顾伤者以赎罪。

  • 厂长和袁建设布置搬迁的事宜。袁建设财迷,总关心带不走的财产便宜了别人,惦记着拆房,却不知无论是被厂子的工人,还是被当地农民砸破的断壁残垣都深深刺痛每一个曾经把爱洒在这里的人的心。厂长终于明白闻一达之前言行的苦心,他当众向闻一达道歉,带头动员大家,要走的敞亮,但也要做好对老厂房的保护工作,要想得更周到细致。

  • 陈肯带领两个新朋友来到了他们集中居住的地点,这些返城知青生活的困苦令明远膏药深深震动,他想帮助陈肯找工作。但闻一达也帮不上忙,甚至明远进车队,也要用闻一达的职位来顶。在明远的忽悠下,膏药也决定放弃工作,跟着明远单干。这下可激怒了袁建设,在他看来,这是闻一达使出的毒计,他决定用一招釜底抽薪来反击,他解决了明远的工作问题。

  • 闻明远和膏药逃亡了,他们找到了知青陈肯,和他们的伙伴打成了一片,有脑子,有人,有手,闻明远对他的明天充满了信心。蝴蝶迷袁建设两口子跑到闻家去要儿子,本来找不到儿子也很着急的梅湘云听着蝴蝶迷骂明远是越听越来气,她发飙大骂了蝴蝶迷,倒把她给镇住了。可是转天蝴蝶迷便拿着袁庆寄回来的信,到派出所告发明远拐带袁庆。

  • 万般无奈之下,牛主任和闻明远谈判,闻明远讲说他想带领众知青树立一个不等不靠的典型,这句话打动了对仕途充满热忱的牛主任。他向闻明远开出了苛刻的合作条件,他为明远提供了一间破烂到极点的房屋,却要走了51%的产权。明远见破房离向阳饭店比较近,他同意了。他托付膏药把砖头卖了作为启动经费,袁庆打起了爸爸的主意。

  • 小饭铺开张,牛主任带人来大吃白食,实在的明远不知真相,被膏药提醒后,他万般无奈,只好装晕。袁建设以权谋私把工厂的聚餐定在了儿子的饭铺,但供应不足出了状况,出去紧急采购的人又被国营饭店欺骗,袁建设只好不停讲课以拖延时间,但终究不是解决之道。

  • 回到家后意外发现牛主任家里袁建设动用关系贿赂了牛主任,而牛主任又买通了陈肯等人,一切手续就绪“三线小食堂”马上就要归于袁庆一个人名下,唯一被剔除出去的就是闻明远,膏药茫然看着这一切发。从发起人变成了打工明远心情可想而知。

  • 袁建设诧异于“组织”无动于衷,却怎么也猜不到真相。另一方面闻一达想趁招工考试机会让已经无事一身轻的明远重新做工人。明远逆反心理还很大和爸爸定下了君子协定以“七擒孟获”为例,如果爸爸能够完全粉碎逃亡计划将愿赌服输。

  • 膏药为明远偷来了招工考题,闻明远既然要做工人便不容有失。转眼间三年过去了,明远工人做得有声有色,袁庆小食堂也已经鸟枪换炮。本人还到香港考察想把事业拓展到那边去。闻婷快毕业了为自己分配操起心来,北北决心留省城闻婷总觉这样做有什么不妥。

  • 从省城回来老左把女儿心思告诉了闻一达和梅湘云。闻一达自告奋勇前去劝北北,而梅湘云更想关心一直故作坚强儿子。外企中北北已深得汪总厚爱,闻婷冷眼旁观有些动怒想为哥哥守住北北,情绪越发浓烈。汪总带北北出席会议,闻婷叫来袁庆带去找。糊涂袁庆兜兜转转跟丢了等到他们一站一站找回北北。宿舍闻婷一进门看到汪总昏倒地,北北手足无措景象原来汪总一直又心脏病旧史。

  • 想到北北处境,闻婷别无选择。但想到母亲期望,闻婷不禁伤心欲绝。这时前来劝北北的闻一达也来看望了女儿。得知了这个噩耗,闻一达大闹学生处,但闻婷却说北北只能如此。闻一达虽然心痛却也支持女儿,选择找到老左希望能帮忙暂时瞒着妻子,且通过关系给闻婷安排一个工作,希望等安顿好了再见机告诉梅湘云,老左答应了。

  • 膏药和闻婷同样深受当年事件影响,游戏人生,意兴索然,显然并没有忘记闻婷。袁建设从事业单位半脱产当上了大老板,出入别墅裙钗相随,而闻一达则光荣退休了。袁建设和北北一起谋划着做笔生意,即引外资入国企进行合营。想把闻一达也拉进来,闻一达显然对们扯一起这件事感到吃惊。

  • 袁建设老来风流和自己女司机出去开房,被膏药撞见。儿子老实告发了。袁建设职位被撤,别墅被收回,失去了合作对象。北北对于收购厂子事情依然信心百倍,肩负销售任务。闻婷来到了省城晚上住最简陋小旅馆,还要应付形形色色人等。白天则奔走外面跑业务与北北生活形成巨大反差。

  • 膏药半路上偶遇改头换面的沈如云。沈如云见膏药已经腰缠万贯不禁生出心思,有步骤有策略接近了膏药。二人关系突飞猛进,已经离开膏药掌控偏偏又欲罢不能。硬留下儿子闻明远让父母极不放心,老两口半夜扒窗户逃跑时还扭伤了脚,真可怜天下父母心。而儿子对母亲思念也让固执的闻明远心里不好受,拒绝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把北北那专程前来律师赶了回去。

  • 闻明远也自知自己和闻婷都让母亲失望。老左从国外回来了,见到女儿和明远的情况很担心,认真奉劝了女婿明远。沈如云一句话打动了油盐不进的膏药结婚,袁建设对儿子的婚姻无比满意。闻一达极尽炫耀之能事,新婚夫妻路上偶遇陪孩子看病的闻婷母女,膏药已经认不出闻婷了,膏药茫然若失的状态全让沈如云看在眼里。

  • 闻一达夹中间不知道该帮谁好,对于闻婷的绝食计策梅湘云也饿着奉陪。闻明远接管了闻婷公司,都说变相整顿,但明远一来就把牌局摆在这里,三天之内大杀八方,成了公司每一个人的债主,明远给大家讲道理,希望一次性刹住娱乐散漫之风,接着便从最基础东西开始做起了。膏药找上希望一同吞掉服务公司,正巧法院有人来,膏药急溜,谁知法院的人只送来了北北要求离婚的传票。

  • 闻一达把钱送到女儿手上时,因为小职员不明真相发现钱不见了直接报警,明远盗用公款事情就这样东窗事发了。沈如云又拒绝为明远作证,而北北又派来人将这里“家徒四壁”的情况偷拍了去,以作打官司争孩子之用。明远抓住了他们,非但没有发作反而好好招待并将家里重新布置一新,让们好好拍。闻婷得到了小旅馆准备好好大干一场,闻一达从银行取出钱来冒雨送到了服务公司,总算补上了明远挪用公款的窟窿,自己却因此生病了。

  • 明远和北北上了法庭,一番唇枪舌剑,梅湘云站在北北一边,而明远唆使两个摄影师拍东西起到了相反的效果。因为明远自以为拍不到,一番布置和做作实际上都收录其中,这让连并梅湘云都感到很丢脸。膏药为了保护闻婷而特意停了两个饭铺生意,把伙计凑到一起去帮助闻婷打架,乌云压顶似包围了小饭馆。不明就里的闻婷报了警,膏药一不留神就把自己变成了黑社会性质团伙流氓头子,无比冤枉再进公安局。

  • 明远挪用公款之事虽然说清,但依然行政上被撤销公职,面对离开厂子或去做锅炉工两条路,明远不假思索选择留下,大起大落一朝一夕之间连梅湘云都对一双儿女坎坷命运深感不解。明远工作的锅炉房头头儿正想着明远之前打过厂长司机,冤家路窄那人还不用尽方法折磨明远?特意史无前例弄来两车煤让明远卸下来,明远苦干并不服输。梅湘云带着可凡前来看母亲和儿子,力量虽小但都出力帮卸煤,让明远看着便湿了眼睛。

  • 袁建设在闻婷那里住不惯,想着出去找儿媳妇,不想沈如云正忙着谋夺家产,根本没空回家,还要把袁建设打发到狗窝里面住,袁建设很生气身上又没有钱,想来想去想到了左北北。尽管袁建设出现有些意外,但北北还给安排了住处,电梯中北北和前来寻求律师帮助的闻婷偶遇,谈话间尽释前嫌,只是闻婷还惦记着希望北北和哥哥和好如初,就如当初希望他们一起一样,对此北北只能黯然。

  • 沈如云找到了躲在宾馆的袁建设,一顿撒娇发嗲,真实目却是谋夺们家产还需要袁建设一个签名,袁建设不明所以被哄了去。老左再婚对象家有不孝子,对此横加阻拦还找到老左家大闹,明远和他们打成一团,连梅湘云也持擀面杖参战。偏偏这混乱当口儿北北回家了,如此又伤害感情又伤害面子的事儿,北北一时半会没法消化,迁怒闻明远,口口声声还要离婚。

  • 虽然母亲理解北北,明远还万万无法接受,跑出去借酒浇愁。湘云怒其不争气,当着儿子的面也豪饮起来,明远自知窝囊决心振奋。早知头头儿收煤过程中有猫腻,堂堂30吨煤虚报为40吨,其中谋取差价,闻明远自此每次都要重新过秤。自从北北“视察”过这里之后,头头儿更知闻明远后台之硬不敢贸然得罪。只希望好处均摊,不想这一番说辞都被明远录了下来。

  • 几天来的不顺遭遇让袁建设多少有些小脆弱,在闻一达面前闹起孩子气来。明远抓到了锅炉厂那伙儿人的罪证,却被那头头儿派来的人盯紧了。晚上下班回家,明远遭到了偷袭,正巧湘云坐车路过,让儿子上车,却遭到敌人疯狂围攻。母子联手抗敌让明远想起了很多年前那一场与狼群的殊死搏斗。而勇敢野性永远不会被驯服的闻明远又回来了,这样的气场让一贯横行的头头儿只得自叹倒霉,但贪婪本性已让他没有办法停止玩火。

  • 闻一达生病了,在袁建设的陪同下两个风霜老人携手回家。闻一达到家后竟在梅湘云面前撒起娇来,而梅湘云也什么都没问只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生了病丈夫。袁建设则意外发现自己在外的一段时间蝴蝶迷大有变化,披红戴绿一心扑了股市上。还认了一个什么刘老师,让袁建设醋意大发,找到闻一达去诉苦。一来事儿就兴奋的闻一达病也好了,要替袁建设“伸冤”去。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