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同伊

6131.3万播放

地区:韩国

导演:李炳勋

类型:言情剧/古装剧/宫廷剧

年份:

简介: 本剧讲述了朝鲜第21代王英祖的生母也是19代王肃宗的后宫、贱民出身的淑嫔崔氏其波澜万丈起伏跌宕的人生和儿子英祖大王戏剧般的成长过程。在西人和南人势力反复执政和实权更迭的肃宗时代,朝鲜历史上首次以宫中最下...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肃宗7年(1680年)3月初,黎明时分,某湖畔,司宪府大司宪被杀害。在两班村天人集市上,崔孝元的女儿同伊与班家的孩子们在比赛跑步。同伊偶然目击了大司宪的死。在捕盗厅验尸房里,从事官徐龙基隐约感觉此次杀人事件与近来蔓延发展的贱民地下组织,即同伊的爸爸崔孝元领导的剑契组织有关。但事实上,杀人事件是由南人党首脑吴太锡为打击剑契组织而策划的阴谋。

  • 崔孝元发现两班贵族接连被杀害是针对他所领导的汉阳剑契组织而来,于是紧急召开会议。车天寿为首的剑契组织年轻干部们在追查凶手时查出是南人指使的。崔孝元把面临灭口危险的同伊藏在狗子家。不知道真相的同伊离开狗子家作为问安婢来到吴太锡府邸。吴太锡知道了这个孩子乃杀人现场目击证人而命人抓住她。另一方面,崔孝元和崔同周为救徐龙基的父亲而奔走,不料发现其已经遇害,当场被作为凶手逮捕,剑契死伤了大批成员。

  • 金恒将同伊带回家保护起来,车天寿在那里把事实告诉了同伊。官兵来追捕,车天寿带同伊逃走,遇到了存活下来的剑契成员。得知孝元等明天就要斩首,孤注一掷,决定袭击官兵。同伊穿着问安婢的衣服去买炸药时,发现一位姮娥做的手势与死去的大司宪一样,但没来得及询问。同时徐龙基要求单独与崔孝元见面,为了保护徐龙基,崔孝元承认自己就是凶手,徐龙基因受到打击,下决心要铲除剑契。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肃宗7年(1680年)3月初,黎明时分,某湖畔,司宪府大司宪被杀害。在两班村天人集市上,崔孝元的女儿同伊与班家的孩子们在比赛跑步。同伊偶然目击了大司宪的死。在捕盗厅验尸房里,从事官徐龙基隐约感觉此次杀人事件与近来蔓延发展的贱民地下组织,即同伊的爸爸崔孝元领导的剑契组织有关。但事实上,杀人事件是由南人党首脑吴太锡为打击剑契组织而策划的阴谋。

  • 崔孝元发现两班贵族接连被杀害是针对他所领导的汉阳剑契组织而来,于是紧急召开会议。车天寿为首的剑契组织年轻干部们在追查凶手时查出是南人指使的。崔孝元把面临灭口危险的同伊藏在狗子家。不知道真相的同伊离开狗子家作为问安婢来到吴太锡府邸。吴太锡知道了这个孩子乃杀人现场目击证人而命人抓住她。另一方面,崔孝元和崔同周为救徐龙基的父亲而奔走,不料发现其已经遇害,当场被作为凶手逮捕,剑契死伤了大批成员。

  • 金恒将同伊带回家保护起来,车天寿在那里把事实告诉了同伊。官兵来追捕,车天寿带同伊逃走,遇到了存活下来的剑契成员。得知孝元等明天就要斩首,孤注一掷,决定袭击官兵。同伊穿着问安婢的衣服去买炸药时,发现一位姮娥做的手势与死去的大司宪一样,但没来得及询问。同时徐龙基要求单独与崔孝元见面,为了保护徐龙基,崔孝元承认自己就是凶手,徐龙基因受到打击,下决心要铲除剑契。

  • 同伊在逃跑的过程中遇到了狗子,由于带狗子去看病而被追,并险些中剑。危险的同伊告诉徐龙基她又看见了那个手势,同时平壤艺妓雪姬受车天寿的请求保护同伊而解救了同伊。同伊为了能找到那位姮娥而求雪姬帮她进宫。掌乐院直长黄周植(李熙道饰)同意让同伊进掌乐院工作,雪姬便带着狗子离开了。 同伊化名为千同伊进掌乐院工作了!在掌乐院里,辛劳的同伊逐渐长大,一天拉奚琴时被暗访回来的肃宗听见。

  • 同伊成为掌乐院的福星,同时张玉贞入阙遇凶兆,肃宗为了给张玉贞一个安慰,派人寻找拉奚琴的同伊,但掌乐院直长黄周植以为是自己的玩忽职守而导致同伊被抓,把同伊派到铸钟所。保护张玉贞的吴太锡感到危机存在。同伊为了洗脱父兄被诬告的罪名而执着地寻找着戴有玉蝴蝶配饰的人,于是找机会离开了铸钟所,参与了张尚宫的住所的整理,但一无所获。失望之余突然发现了玉蝴蝶的摹纸,但并未找到石匠。

  • 同伊被绑到一个简陋的仓库,醒来时发现在身边有一具尸体,而这尸体就是掌乐院的编磬乐师。同伊逃脱后急忙跑到捕盗厅,在捕卒赶到现场调查的时候,尸体却已经被整理好了。另外,因为张玉贞的传闻使得百姓不安,以吴太锡为首的南人势力紧张。肃宗开始调查,接收了徐龙基的意见。徐龙基指出了同伊报案的记录。同时同伊决定查出事情真相,来到案发地。肃宗微服私访调查案件,发现了遗落在现场的岩盐并遇到同伊,肃宗伪装成汉阳的判官。

  • 此时拿到发兵符的徐龙基到了,同伊和肃宗的威胁解除。肃宗取得据定性的证据后回到宫廷。以明圣大妃为首的西人势力对自己制造的阴谋感到惶恐。肃宗查明了音变的原因,证明张玉贞是无辜的,并赏赐同伊御食。同时吴太锡找到了幕后主使,然而张玉贞为了在宫中立足将线索还给太妃,了却了事件。这时掌乐院来了新的提调,是一对父子,副提调看中了同伊,幸好张玉贞听说同伊是事件的大功臣,差人带同伊到醉仙堂,决定恩赐她。

  • 为了找到当年的宫女,同伊决定直接提出要看玉贞的佩物,但不是玉蝴蝶,同伊十分失望。同时肃宗受张玉贞的提示,宣布西人降格,南人晋升(的诏令)。张玉贞十分赞赏同伊,于是让同伊为自己跑腿。张尚宫的母亲尹氏让同伊把加快玉贞怀孕的药偷偷带进宫。另外,6年前失踪的车天寿并没有死,而是被金桓救了,伤好后准备来找同伊。这时徐龙基从暗行的肃宗那里听到了同伊的名字。在宫里张尚宫拒绝用药,并提醒母亲要小心。

  • 替张玉贞出宫回娘家取药的同伊,因药房医员被杀一事遭到捕厅调查。调查期间遇到了徐龙基,询问他是否是崔孝元之女,但同伊告诉他自己是千同伊,徐龙基很失望,决定放弃寻找同伊。肃宗表示要查清送往中殿的汤药使银簪子变黑的原因,同时张尚宫的人告诫同伊千万不要说出送药材的的事。车天寿仍在寻找同伊。以明圣大妃为首的西人党得知张玉贞的住所暗藏药材后,到监察府告状,想以此来打击张玉贞。

  • 在同伊接受拷问开始之前,张玉贞出现。为了能维护自己在宫中的威信和信用,承认自己带了药材。肃宗让徐龙基调查想谋害中殿的背后人物。监察部在玉贞的处所找到了有嫌疑的药材,玉贞首当其中受到了怀疑。为此吴太锡想把罪名推在同伊身上。同伊感谢张尚宫的恩典,决定找到证据。同伊潜入停尸房发现医官并没有碰过半夏(嫌疑药材),同伊将证明张玉贞无辜的有利证据交给徐龙基,却在回家的路上遭到围攻。

  • 这时暗行的肃宗解救了同伊,肃宗从徐龙继那里听到同伊找出的证据,并对同伊的能力十分震惊。张玉贞在同伊的帮助下洗脱嫌疑,玉贞怒斥监察部的无能。玉贞接见同伊并感谢她。肃宗警戒大臣们不要惹是生非。张玉贞向肃宗提出把同伊提升为内人。车天寿租了英达的房子,并结识了张希载。微服私访调查民情的肃宗再次遇到了同伊,并赏赐同伊。另一方面,张希载(张玉贞的哥哥)回城,劝说张玉贞不要把同伊留在身边。

  • 同伊由于出身原因受到监察府的排斥,但中殿决定给他机会。在吴太锡的推荐下,张希载被任命为捕盗厅捕盗捕将,监察府内人们十分看不起同伊,并感到不平衡,刘尚宫更是为了把同伊赶走而计谋,以同伊已成为监察部的一员而要求同伊参加诗才,张希载问车天寿是否愿意成为自己的人。同伊十分不习惯内人的生活闹出了笑话。刘尚宫在诗才那天故意考同伊没看过的《中庸》。

  • 同伊没有通过,因此冒雨请求再给他一次机会,终于中殿给了他另一次机会。同伊面临着若不通过监察府定期的诗才比试就会被赶出的境况。同伊在肃宗的帮助下三日后通过了诗才比试,并开始得到他人的认可。另一方面,肃宗封张玉贞为后宫,明圣大妃为首的西人势力紧张起来。另外,在监察府内人中进行了搜查教学,车天寿成为了捕厅的仵作。怀疑天寿的英达和黄周植翻查了天寿的行囊。这时包中带有剑契标志的头巾掉了出来。

  • 车天寿从英达那里听到了同伊的名字,同时同伊因为到捕厅找天寿,而被张希载追杀。终于同伊与天寿相遇,天寿再次许下不再将同伊抛下的承诺。清国使节团到来,监察府内人潜伏搜查不法聚敛钱财的金润达,同伊因对宴会有经验而被选中参加任务。而金润达被张希载收拢,同意为南人提供经济上的帮助。在金润达的住所,同伊发现了重要的线索,但没有办法找出其奥妙。金润达察觉到被监察府内人调查,因此搜查结束。

  • 知道了殿下真实身份的同伊,急忙把暗号文书交给肃宗之后在肃宗的帮助下成功逃出了宫。肃宗让徐龙基处理此事,在同伊递来的暗号文上得知青坡码头会有走私交易之后,立即派捕盗厅的搜查队前去搜查。同伊因之前对肃宗的无理感到恐慌,肃宗让同伊仍把他当作判官。捕厅找到了走私物。这时突然发现使臣团的一员金润达被杀。在得知清国的刺史要求接收同伊身边的人之后,肃宗坚持保护同伊,但清朝对此施加军事压力。

  • 同伊来到慕华馆找到台监,告诉台监说,这件事情有陷阱。问他是不是因为有关金润达之死需要一个责任者,作为你回清国的理由,要把真正的责任者带回清国——而真正的责任者就是活着的金润达。因为金润达身患白斑病,但是死者却没有此症。清国使臣让同伊有足够的时间处理这件事情。张玉贞的哥哥让车天寿等人秘密护送金润达离开。肃宗坚持不把同伊送达清国去,受大臣们的困扰。张尚宫对此十分介怀。

  • 张玉贞怀孕,明圣大妃反对封于其后宫牒纸(所有宫中嫔妃身份由皇后或皇上颁发的碟纸为身份确认之唯一凭证)明圣大妃命大王立新后宫。因此事张玉贞造访大妃住所,次日太妃娘娘突然身体不适。中殿收到一个匿名的告密信,说大妃娘娘被人下毒,命郑尚宫暗中调查。郑尚宫在大妃娘娘住所里发现了张玉贞的书札,因此张被怀疑,郑尚宫认为只有在同伊能力的帮助下,才能查出结果,但贞任担心同伊是张的人,恐怕不好。

  • 同伊告诉宫女,一定会调查清楚。宫女在慌乱中跑到张玉贞那里,告诉她,事情被发现了。张玉贞质问哥哥,为什么这样做?她并不想成为宫中的主人,只要现在这样子就可以咯。但是张哥哥告诉她,你真的没有想吗?张贞玉犹豫。同伊告诉郑尚宫,并告诉徐龙基要查出写告密信的人。同伊和贞任对笔迹。同伊问一个宫女给皇后娘娘的告密信是不是她写的。该宫女马上跑了,同伊拼命追也没有追到。

  • 被抓来的医官说明圣大妃的死是仁显皇后指使的,肃宗受到巨大打击!同伊找到了张玉贞,虽然求她就此放手,但是张玉贞却拒绝了。肃宗要徐龙基找出真相,并且,为了证明仁显皇后的无辜同伊在努力着。但是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仁显皇后。义禁府逮捕了中宫殿的侍卫和下人们,并进行审问。

  • 张希载害怕明圣大妃的死会被起疑心,所以打算干掉同伊,以吴太锡为首的南人们主张废掉仁显皇后。虽然肃宗很想相信仁显皇后,但是却苦于所有指向仁显皇后的证据。另外,同伊和徐龙基致力于证明仁显皇后的清白,同伊因此亲自去找了张希载,向他提出了要求。

  • 仁显让同伊好好照顾殿下,同伊哭着看着仁显被带走。同伊和张禧嫔正式宣战,没过多久,张禧嫔开始谋划针对同伊。

  • 郑尚宫和监察部的宫女们帮助同伊进行调查,同伊对于张希载废后事件中的资金流向感到困惑。郑尚宫和殿下获悉了某事?其实此事也是受某人的指示安排的,郑尚宫被欺骗了。张禧嫔眼看着同伊在殿下心中的地位与日俱增。

  • 刺客们为了除掉同伊潜入宫里,同伊手拿证据拼命逃跑,被刺客的标枪中了胸部。出宫的肃宗射中鹿,想到给同伊做皮靴,脸上露出微笑。不料这时接到吴润的报告,称同伊点燃内需司后逃跑,肃宗听后震惊不已。

  • 结束中殿册封仪式之后,玉贞成为交泰殿的主人。玉贞和南人们被在城内流传的金万重的谢氏南征记大感慌张。徐龙基和天寿四处寻找失踪的同伊,徐龙基从商贩口中听到在平安道某处有个专门给人家写石头字的都城来的女孩,徐龙基和天寿预感这个女孩可能就是同伊,于是急忙赶往平安道。

  • 张希载突然出现在益州,是什么原因呢?同伊把沈云泽装扮成翻译去查明原因,当发现张希载是来给清国文书,以誊录类钞(朝鲜军事布防)为代价要求加快批准立任世子的事时,同伊和沈云泽都很愤怒。

  • 张希载来到边商主的的家,恰好抓到要逃回都城的同伊。在张希载即将要杀死同伊时,云泽出现了,声称有张希载所想要的誊录类钞。云泽以释放同伊为条件,告知了誊录类钞的所在。另一方面,同伊和雪姬也在积极的想办法营救沈云泽。张希载发现了沈云泽不见了,准备调集益州的官兵抓捕沈云泽和同伊,却发现徐从事官用皇上给的发兵符,召集了益州府的全部官兵。这时,张希载接到了从都城皇宫来的急信,皇后让他立即回宫。

  • 王后知道了同伊并没有死去,而且殿下还是期待着能找寻到同伊,想起来当年术士说的关于她是别人影子的话,于是下决心不管用何手段也要守住现在的位置。在蚕桑祭天的时候用计喝下有毒的茶以此陷害废后以及西人。另一方面同伊在雪姬的帮助下女扮男装进了都城,在联络不上天寿他们的情况下,同伊想了当婢女的方法进了宫。

  • 宴会上昏倒并陷入昏迷的张玉贞终於恢复意识。义禁府调查后认为与废后派的人马有关,并在废后的屋里找到证据。监察院的郑尚宫和贞任以谋害玉贞的理由被抓到义禁府。另一方面,到处寻找同伊的天寿遇见雪姬。

  • 粛宗担心经历各种苦难回归后同伊的身体状态。见完同伊回宫的粛宗对张玉贞很冷淡。玉贞也察觉粛宗似乎在怀疑自己。另一方面,粛宗把与废妃事件中被斩首的内医院医官有关连的内需司不法证据交给内禁府,展开对中殿玉贞及南人的调查。

  • 张希载被押送到内禁府开始接受审问,以吴太锡为首的南人开始担心陷害废妃的事情曝光。肃宗告诉玉贞现在坦白还为时不晚,玉贞却回说自己没做什麼需要被原谅的事,没有任何罪过。 玉贞与南人为了脱罪使出最终的计谋。

  • 同伊接受了肃宗的保护成了尚宫,这让南人们很狼狈。玉贞找到肃宗,就同伊的问题和她哥张希载被关内禁府的事情希望同肃宗达成交易。肃宗对玉贞的这种交易心情复杂而又觉得可惜。同伊对自己的娘娘身份以及连拥有自己的起居处所的一切都觉得陌生。肃宗给同伊玉戒指并对同伊告白了,但同伊还是脱下了自己的尚宫衣服悄悄的离开了宫。

  • 吴太锡为了赶走同伊开始调查同伊进宫前的踪迹。不知道给清国的誊录类钞是假的张希载和玉贞对世子的诰命还没有消息而担心。徐龙基和天寿决定一定要确立玉贞和他哥哥的罪而去了义州。在宫里从同伊的处所里开始有怪病传染,并且世子也被感染上了。同伊想害世子的流言开始在宫里传开了。肃宗和同伊在酒馆喝酒时遇上大雨,终于在酒馆同房。

  • 同伊去找玉贞,让玉贞给她关于怪病调查的时间。吴润找不到关于同伊和车天寿以前相关档案,而对他们产生了怀疑。肃宗因为同伊和中殿成对立之势而为同伊担心。爱钟也感染了怪病。同伊为找到引起怪病的原因而东奔西走。但是唯独御膳房里的宫女没有受到感染,这似乎让同伊明白了什么。

  • 尽管张希载给清国的是假的滕录类抄,但还是得到了清国给予的关于世子的诰命。玉贞和张希载终于吐了一口气,而同伊和徐龙基却怎么也无法相信。肃宗把回到都城的沈云泽叫来,希望沈能成为同伊在朝野中坚实的力量。沈云泽去找张希载,发现了张希载的秘密,玉贞突然宣告决定给同伊后宫蝶纸。

  • 同伊向徐大人坦白自己就是当年剑契首长的女儿的身份,徐大人知道后,陷入了是否应该把这个事实告诉肃宗的痛苦当中,同时,徐大人也知道了天寿的身份了,另外,南人们对同伊入宫前没有纪录的事情很怀疑,并展开追查,而且,南人们也开始对当年负责追查剑契案件的徐大人展开调查同伊准备去向肃宗坦诚事实。

  • 张希载去接待清国使臣团商谈通商的事宜,清国人发现那本滕录类抄是假的,逼张希载尽快交出真的来,张希载陷入困境,而另一方面中殿故意在招待清国人的宴会上也叫上了同伊以及与同伊相关的一众人出席,同时吩咐义禁府的兵马在宴会四周埋伏,徐大人感受到了危机,然后也作出了布署。

  • 同伊用原来证明玉贞无罪的方法证明了此次玉贞与此次事件有关,沈云泽将事情的经过详细地告诉了肃宗,南人们最终为了自己的地位抛弃了玉贞,玉贞最终也被废了位。

  • 仁显皇后复位,张玉贞由皇后降回禧嫔。同伊被册封为从四品淑媛。肃宗告诉尚善他做的梦,尚善说肃宗做的是胎梦。肃宗到同伊处所询问她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她说没有,想了半天说,她想念以前在粥署(救济灾民、难民的政府机构)喝的粥。于是肃宗带着她微服私访到粥署,结果看到百姓民不聊生,官兵欺压百姓的景象,肃宗黯然神伤,召集相关官员讨论民生问题。

  • 转眼间同伊生下了小王子。肃宗为了看小王子和同伊,经常到同伊的处所保庆堂。在宫里到处流传着同伊的小王子会替代了世子位置的流言蛮语让玉贞和尹夫人感到愤怒和心痛。活人署的提调大人在视察粥所期间遇刺。刺杀活人署提调大人的剑契把乙花的标志掉在现场逃走了。

  • 同伊去了仁显皇后安排的私宅。同伊和沈云泽找去了经常有清国商人出没的赌场,去打听大司宪大人临死时留下的那个手势的意义。另一方面,在都城两班大人不停的遇害,大家纷纷议论像是剑契所为。天寿在返回村子的入口处得知剑契被重建的事情感到很震惊。

  • 同伊和儿时的玩伴小狗子相会,天寿说服小狗子诛杀两班不是崔孝元的初衷,但狗子却说要一报还一报,还说已是无法停止。另一边,张武烈把包括张载希和所有被流放的南人正在拿出自己的财产救济流离失所的难民的上书呈给了肃宗。肃宗则为是不是该把他们从流放中赦免而苦恼。闽军官把同伊在私家遇袭之事告诉了张武烈。

  • 同伊认为以前做手信号的那位宫女可能就是张玉贞,便拿着蝴蝶锁坠图向玉珍询问。 另一边,包括张载希和所有被流放的南人逐一回到了都城。而张武烈看出了端倪,同伊和剑契有着某种关联。

  • 帮助受伤的小狗子逃走的同伊遇到了肃宗。同伊向肃宗表明自己的名字不是“千同伊”,而是“崔同伊”。是辛酉年去世的剑契首长崔孝元的女儿。另一方面,因保护有杀人嫌疑的剑契,大臣们上疏要求处决同伊,肃宗陷入了苦恼。然而,肃宗决定自己承担这件事,叮嘱道绝对不能让同伊受伤。

  • 汉城府张武烈为了处罚同伊,将同伊的亲信人马全部抓了起来。同伊为了救自己人,亲自前往汉城府。 在推鞫官里同伊的人至此仍然在隐瞒身份以及与剑契的关系。于是这次同伊主动坦白了自己帮助剑契首长的所有事实。另一方面永寿王子的病情达到了非常危险的状态。肃宗决定告诉大臣对于这次事件的处罚,就是让同伊在私家生活,同伊又生下了王子,就是后来的英祖。

  • 同伊在私家过了7年,李昑6岁了。世子(张氏的儿子)和肃宗去了清国使臣的宴会上晕倒了。负责管理世子的医官跟张氏说世子不能生孩子了,她很惊讶。王后知道张氏不是让御医检查世子的身体而是让医官来检查感到奇怪。一边,李昑得知一年会为贱民的孩子在宫里开宴会,打算进宫见肃宗。最终还是没有在宫里见到,反而在宫外看到正变服中的肃宗。

  • 肃宗对李昑说自己是汉城部的判官,并和李昑过有趣的时间。听到李昑和汉城部判官在一起的同伊在想汉城部判官到底是谁。张氏对世子健康的态度让王后怀疑并打算选世子缤,张氏很害怕世子身体的情况被别人知道。张氏母亲知道肃宗偷偷去看同伊后,派人在同伊的私家放火,肃宗知道后马上赶往,并把同伊和李昑接回宫中。 

  • 肃宗对众臣说同伊已经在私家生活了六年,不管是什麼罪都要一笔勾销。昑儿被封为王子延礽君,而同伊则被封为正二品淑仪后宫。另一方面,延礽君对父王殿下是什麼样的人相当好奇。延礽君与肃宗的相遇后, 肃宗对於自己不是汉城府判官的事实感到忐忑不安, 在宫内玩起躲猫猫了。

  • 延礽君继续为金具贤能成为自己的老师努力着。延礽君以一段话”努力的使才学熟练就是应该要回报那些贫穷无力的人呀,使的金具贤折服。另一方面, 张希载得知放火烧同伊私家的就是玉贞母亲, 仁显找到了那个服侍世子的宫女而紧咬住玉贞时,仁显的健康状况却渐渐恶化了。

  • 病情早已恶化的仁显皇后终于完全失去了意识。御医说3天内如果仁显皇后能醒的话就能活过来,但是她的病也已经是晚期了。肃宗为自己到现在都没有为仁显做过什么,连拥抱都没有而感到非常后悔。同伊知道了世子得了绝育症。为了仁显皇后去找菖蒲(草药)的同伊儿子发现了一个写着骊兴闵氏的小木牌和稻草人。

  • 仁显皇后在肃宗的面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皇宫里顿时哭声一片。大臣们对肃宗上述,现在皇后位置空着,所以应该让世子的母亲玉贞重新做皇后。但是肃宗却因为仁显在临死时所说的话而内心纠结着。世子和延礽君感情越来越好。他们俩为同伊在玉贞的关系而担心。世子为了知道自己的得的是什么病,和延礽君在书库里翻医书,结果同伊为了延礽君的将来,做出了令人意外的决定。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