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家常菜

1.5亿播放

地区:内地

导演:安建

类型:青春剧/家庭剧/剧情

语言:国语

简介: 八十年代初某城市。在国营二食堂工作的大龄青年刘洪昌爱上了因家境贫寒而放弃了上大学机会的文惠。虽然遭到了刘洪昌的母亲和哥哥百般阻拦,但刘洪昌仍然和文惠结婚了。而文惠的弟弟文涛和妹妹文远对这个姐夫也充满...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刚刚考上大学的文惠在许娜的陪同下打算在二食堂请同学们吃饭,但是家境贫寒,囊中羞涩。好心的厨师刘洪昌答应只收20元钱。谁知请客当天,来了几十个同学,无奈之下,文惠将自己的钢笔抵押给刘洪昌,应酬了这顿招待。文惠为了还钱,开始在服装厂打工,此举给刘洪昌留下的深刻的映象。不料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文惠的母亲于秋花突患眼疾,可能会因失明。为了不耽误文惠上学,于秋花隐瞒了自己的病情。

  • 杨麦香在人介绍下与洪昌见面,洪昌却对杨麦香没感觉,趁杨看电影睡着之机,给杨脸上画了胡子,还亲了杨,洪昌的举动不仅没有让杨放弃对洪昌的追求,反而激起了杨的好感。文惠还钱的时候看见二食堂内部发羊骨头,想买,被拒。得知消息的洪昌把自己的羊骨头送给了文惠并亲自给文惠做了骨头汤。文惠上学买火车票困难,洪昌熬夜排队给文惠买到一张卧铺。临行前文惠发现母亲把弟弟送给谢科长的协议,一项温顺的文惠对母亲大发雷霆。

  • 文惠求李建斌与他一起将弟弟救回来,但是李建斌母亲从中作梗,没有成行。无奈之下,文惠求救于洪昌。两人连夜赶到矿上,经过一番与矿工的激战,在厚墩子帮助下,洪昌顺利救回了文惠的弟弟文达。谢科长带着矿工来到二食堂,用假雷管要挟要回孩子,洪昌无畏应战,震住了谢科长等人,两人还成了朋友。谢科长不小心说出了文惠母亲失明的事情。文惠听后恸哭,决定放弃上大学的机会,李建斌知后极力反对,洪昌却非常理解文惠的想法。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刚刚考上大学的文惠在许娜的陪同下打算在二食堂请同学们吃饭,但是家境贫寒,囊中羞涩。好心的厨师刘洪昌答应只收20元钱。谁知请客当天,来了几十个同学,无奈之下,文惠将自己的钢笔抵押给刘洪昌,应酬了这顿招待。文惠为了还钱,开始在服装厂打工,此举给刘洪昌留下的深刻的映象。不料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文惠的母亲于秋花突患眼疾,可能会因失明。为了不耽误文惠上学,于秋花隐瞒了自己的病情。

  • 杨麦香在人介绍下与洪昌见面,洪昌却对杨麦香没感觉,趁杨看电影睡着之机,给杨脸上画了胡子,还亲了杨,洪昌的举动不仅没有让杨放弃对洪昌的追求,反而激起了杨的好感。文惠还钱的时候看见二食堂内部发羊骨头,想买,被拒。得知消息的洪昌把自己的羊骨头送给了文惠并亲自给文惠做了骨头汤。文惠上学买火车票困难,洪昌熬夜排队给文惠买到一张卧铺。临行前文惠发现母亲把弟弟送给谢科长的协议,一项温顺的文惠对母亲大发雷霆。

  • 文惠求李建斌与他一起将弟弟救回来,但是李建斌母亲从中作梗,没有成行。无奈之下,文惠求救于洪昌。两人连夜赶到矿上,经过一番与矿工的激战,在厚墩子帮助下,洪昌顺利救回了文惠的弟弟文达。谢科长带着矿工来到二食堂,用假雷管要挟要回孩子,洪昌无畏应战,震住了谢科长等人,两人还成了朋友。谢科长不小心说出了文惠母亲失明的事情。文惠听后恸哭,决定放弃上大学的机会,李建斌知后极力反对,洪昌却非常理解文惠的想法。

  • 服装厂的领导为了杜绝后门,将招工的审查工作挪到了农村。洪昌在麦香的帮助下,找到了领导,把文惠的大学录取通知书给了领导看,总算打动了领导,顺利通过,文惠成为了一名纺织厂的女工。文惠母亲知道后大发雷霆,文惠动情地说服了母亲。建斌的母亲知道文惠不上大学后,否定了文惠和建斌的关系。文惠在洪昌的陪同下,来到了郊区,找到了复习功课的建斌,明确了断了跟他的关系。洪昌的真情渐渐打动文惠。

  • 文惠与洪昌的关系遭到了弟弟、妹妹的反对。文惠发了工资请洪昌来家吃饭,文涛恶作剧踢翻了凳子,表示不欢迎洪昌的到来。二庆妈知道洪昌来文惠家是相亲后,赶紧拿着毛线来让文惠给儿子大庆织毛衣,借此给文惠提亲,遭文惠拒绝。洪昌在偶然的机会下,向文惠表明了心迹,文惠让洪昌来家见母亲。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的洪昌母亲王翠兰,将麦香的父母请到家中开始相亲,但洪昌装傻充愣,表示自己有对象叫文惠,惹恼了麦香父母和哥哥运昌。

  • 刘家人得知文惠的家境后,坚决反对刘洪昌与之来往,特别是哥哥运昌、嫂子吴晓英因担心将来洪昌可能会打自己房子的主意而坚决反对文惠的到来,于是饭桌上就吵起来了,刘母王兰赌气答应让文惠来家。文惠第一次进门心中忐忑不安,而刘家家规 新媳妇进门要为全家做饭。在嫂子吴晓英的作梗之下,饺子未吃成,文惠却做了一锅面糊糊。哥哥运昌恶语相加,而刘母也不满意文惠,说她是墙上的纸人。文惠含泪离开了刘家。

  • 在洪昌的再三请求下,文惠再次来到洪昌家。妹妹文远知道姐姐还去刘家,更加生气,于是在文惠一家吃饭时,拿石灰突然闯入撒了一桌。一气之下,王翠兰将洪昌赶出家门。洪昌在文惠家的院子里搭了一间小房。文远教唆弟弟文涛砸碎了洪昌房子的玻璃,洪昌并没有发火。为了叫回儿子,王翠兰借口洪昌偷了家里的包裹,让警察把洪昌带回来,但是洪昌还是走了,并与文惠顺利领了结婚证。洪昌将小房子布置的很漂亮,并买了个漂亮的床单。

  • 洪昌回家发现床单变成了文远身上的衣服,提醒文惠不能那么娇惯弟妹。洪昌终于跟文惠结婚了,婚礼高潮之际运昌闯入,拿出自己和母亲给的份子1000元,表示了自己与洪昌断绝兄弟关系,并挖苦洪昌把自己嫁到了何家。新婚之夜,文惠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不肯与洪昌同房,洪昌大度地将文惠送回母亲房间。母亲于秋花批评文惠不懂事,让文惠回房,而洪昌告诉于秋花是自己让文惠回母亲那儿的,自己却碾转反侧无法入睡。

  • 翌日晚,洪昌给文惠洗脚,文惠拒绝了,洪昌还是无奈且大度地将文惠送回母亲身边。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条件,洪昌接了私活外出,文惠去了高俊玲家里,俊玲拿自己和厚墩子的婚姻教导文惠,文惠心动跑回家做饭。洪昌给文惠买了一双新皮鞋,文惠高兴的不得了。文远见到后,偷偷地穿着新皮鞋去上学了。洪昌发现后,赶去学校当众脱下了文远的鞋子,文远更加记恨。文涛恶作剧把文惠介绍给仪仗队的教官,不明真情的文惠答应去看电影。

  • 洪昌赶到电影院把文惠喊回家。第二天,洪昌找到文涛学校的老师,让他把文涛开除出仪仗队。文涛记恨在心,回家用炉盖烫伤了洪昌的屁股,洪昌痛苦万分。翌日,混子小黄猫把文达的狗弄死了,且跟文涛打架。洪昌赶来把小黄猫打了,文涛和洪昌冰释前嫌。麦香告诉洪昌,运昌被大黄猫打了,洪昌知道是报复,于是扣留小黄猫,果然大黄猫来算账。但被洪昌的气势吓倒,拍了自己一板砖了结此事。

  • 洪昌母亲请于秋花吃饭,于欣然同意。周日,两家齐聚洪昌母亲家,其乐融融。运昌悄悄告诉文惠,说必须马上和洪昌生孩子,且第一个孩子要过继给运昌,运昌生硬的态度惹怒了文惠,一气之下带着妈妈回家了。半年过去,一天许娜告诉文惠,建斌要见她,文惠前去。洪昌看到厚墩子给高俊玲洗头,很是羡慕,于是回家也想帮文惠洗头,结果文惠不许,洪昌只好在外边偷看她。文远为了报复洪昌,纠集邻居说是抓流氓把洪昌打了。

  • 文惠埋怨洪昌不该偷看她,洪昌委曲发火,要跟文惠离婚。洪昌在妈妈家门口犹豫不定呆了一夜。王翠兰次日看到,心如刀割,到于秋花家里大闹了一顿。文惠在母亲的开导下给洪昌送来了道歉信,洪昌没看就扔了,恰巧麦香来找洪昌准备一起过年。于秋花决定带文远找洪昌赔不是,并且送来了一张电影票,希望洪昌能够和文惠一起去看场电影,化解矛盾。王翠兰不同意洪昌去,麦香却很大度的劝洪昌去。于是洪昌决定去陪文惠看电影,原谅文惠。

  • 两人度过了甜蜜的初夜,第二天王翠兰去于秋花家,在门口听到于对洪昌说得一番深明大义的话,心头一热两家和好。文惠怀孕了,全家高兴。可家境情况让文惠为难,她作通了洪昌的工作,决定打掉孩子。被运昌发现,及时阻拦。王翠兰执意要她们把孩子生下来,且签了文书,孩子将来要让运昌帮着抚养。文惠上级单位的领导孩子结婚办喜宴,洪昌决定现学广东菜做法。于是跟谢科长求教。同时了解到厚墩子的生理上一直出问题。

  • 洪昌把喜宴做得很完满,趁机让领导调文惠到设计室工作,并解决了文惠的正式编制。半年以后,大庆找了女朋友来家,二庆妈介绍街坊们给她认识,偏不介绍洪昌。洪昌知道是因为上次抓流氓事件,他告诉二庆妈事情过去了,不要记在心上,并承诺要帮大庆办喜宴。洪昌和文惠的孩子心心诞生了,运昌两口子却打起了孩子的主意,他们连夜偷走了心心,躲到了乡下。洪昌发疯似地四处寻找未果,只好来到运昌单位等候。

  • 在文惠的乞求下,运昌答应让看看孩子。一家人来到乡下,洪昌进门就要抢孩子,运昌举刀相向,文惠忍痛同意将孩子过继给运昌。三年过去了,二食堂安排洪昌去省城参加优秀厨师培训。文惠也要到杭州学习半年。洪昌把自己的事情隐瞒了下来。文惠得知,不愿意洪昌放弃机会,无奈之下,两人抓阄。文惠抓到了“去”。就在文惠准备出发的前一天,于秋花告诉文惠,其实那两个阄上写的都是“去”。文惠对洪昌感激不尽。

  • 文惠最终决定不去杭州。弟弟妹妹吵着让文惠买东西,文惠无奈拿着洪昌借来的钱买了好多东西。洪昌知道后,很是不高兴,但是还是原谅了文惠。洪昌发现卖肉夹馍是一个挣钱的好方法,正打算这么干下去赶紧把钱还了。没想到被食堂领导姚国发当中发现并将挣得钱全部给大家分了。文远偷走了洪昌的钱买新长笛。于秋花大怒,扇了文远一个嘴巴。翌日,文远把长笛退了,把钱还给了洪昌。

  • 私自出去卖肉加馍的事,六子乖乖地做了检查,但是洪昌却说什么也不做,为此和姚国发闹得很不愉快。文惠得知此事,跑去给姚国发打扫办公室,以此缓和两者的矛盾,洪昌看到这些,心里很难受,于是做了检查。刚巧发现文惠又怀孕了,喜上心头。洪昌决定打一房新家具。文远决定自己到广场吹长笛挣钱买一根新长笛,结果,被大黄猫盯上,慢慢走到了一起。洪昌知道大黄猫没打好主意,就把大黄猫打了,结果,文远跟洪昌的矛盾更加尖锐。

  • 大黄猫蹂躏了文远。文远痛苦万分,一气之下,把大黄猫给的100元钱全给弟弟们买了东西。洪昌却跟六子借钱,想给文远买一根长笛。文涛听小黄猫背后议论文远被蹂躏的事情,跟文远打架。洪昌赶来拉架,却跟文远文涛打了起来。事后,洪昌和文惠吵架,洪昌出走,文惠决定离婚。第二天放学路上,大黄猫截住文远,拉扯当中文涛刺中大黄猫逃离现场,文远被捕。在二庆的带领下,大家找到了文涛,但文涛却将文惠推倒在地,文惠流产了。

  • 抢救了一天一夜的文惠,还是没有脱离危险。二庆跑来说文远不见了,洪昌疯狂出去找寻。千钧一发之际洪昌救下了文远。此时文惠在亲友面前,喊着洪昌的名字闭上了眼睛。洪昌无法接受,神情恍惚。于秋花让高俊玲带洪昌去厚墩子的矿上呆一段时间,换换环境。在学校同学们都纷纷躲着文远。下课后,几个同学找文远麻烦,结果小老虎出现了。这一帮社会上的混混把同学们打跑了。文远被学校开除,阴差阳错和小老虎等人成了好朋友。

  • 洪昌在厚墩子的教导下从痛苦中醒悟出来。回到家决定留下来照顾好这个家。洪昌发现文远和小老虎去二食堂吃饭,要带文远回家,不料,却被文远一顿打骂。文达参加下乡劳动,发生了牛棚失火事件,烧死了耕牛,同学贾晓江陷害文达。洪昌只好用自己的彩电换回被农民扣留的文达。文远一伙看见这一幕,小老虎记恨在二食堂的那一架,于是路上截住洪昌,展开了一场肉搏。洪昌虽占上风,却也被打伤了腿。文远因此吓得不敢再出去胡来。

  • 洪昌发了工资,又托高俊玲带给文远家里。洪昌在看守所见文涛,文涛跪下求洪昌照顾好自己的家。洪昌感动哭了。在洪昌的请求下,王翠兰同意洪昌借给于秋花家五年,之后定要回家娶妻生子。于是洪昌回到于家。才知牛棚不是文达烧的,另有隐情。洪昌找到贾晓江的父亲,说服他一起到学校澄清此事,同时也劝说学校不要处理贾晓江。江父很感动,洪昌顺便请求他给文远安排了在一路车的售票工作。麦香对洪昌的感情加深。但洪昌却躲着麦香。

  • 文远开始在一路车买票,洪昌的情绪也渐渐好了起来。这天天降大雨,文远和麦香在单位等雨停。聊天中文远得知洪昌是借给了她们家的,而且还打了借条。文远心生波澜。洪昌冒雨来接文远,顺便送麦香回家。到了杨家,麦香又是给洪昌擦脸又是喂饭,文远不爽。不日,小老虎手下在一路车上偷了乘客钱包,并诬陷文远,文远被开除。洪昌得知后,主动找到小老虎,然后被打了一顿,以此了结了恩怨。文远开始了在西货场的扛麻袋的苦力生活。

  • 五年过去了,文远变得跟男孩子一样泼辣和豪放。洪昌劝文远去考曲艺班。但文远根本没有毕业证,于是洪昌乞求校长。校长看了文远在西货场的辛苦样子后决定网开一面,给文远办证。大学毕业的建斌回到宁州做了市委秘书,碰上了洪昌,两人说起了文惠和过往。忙于应付家里的洪昌总是旷工和迟到,被姚国发整,被文远看见。于秋花劝文远该挑起这个家的担子,让他姐夫回家了。文远陷入了深深地迷茫。

  • 文远并没有顺利考取曲艺班,洪昌得知可通过自费进入,借钱支持文远上学。可文远却把自己的名额让给了二庆。第二天,文远去洪昌家还钱,王翠兰暗示文远该成家了,可是文远却对洪昌产生了好感。于秋花支持洪昌回家,同时为了了断文远的心思,决定给文远介绍对象。王翠兰设计把洪昌骗回家,发了一通火,而只有杨麦香记得了今天是王翠兰的生日。洪昌跟文远去见厚墩子给介绍的对象,不是很合适,于秋花再次托三婶给介绍。

  • 小周是三婶介绍给文远的对象,能说会道家境不错,就是离过一次婚。洪昌对小周印象一般,劝说文远和于秋花多跟小周处处然后再做决定。不料,洪昌发现小周很花心。跟文远说了这个情况后,文远不但没听进去,反而想赶紧订婚,好让洪昌回自己的家。订婚宴上,小周的女朋友带着家属打了过来,结果订婚宴砸了。洪昌打了小周一顿,回到家,文远向洪昌表明心迹,洪昌拒绝了。

  • 文远整夜未眠,第二天工作的时候晕倒了。麦香把文远送到了医院并告诉了洪昌。洪昌跟文远沟通说两个人在一起不合适。文远不听,洪昌彷徨。正巧麦香来到洪昌家,洪昌为了逃避文远,决定跟麦香处对象。文远内心很崩溃,工作时不留心,把腿骨折了。更不幸的是,由于压迫了神经,很可能瘫痪在床。麦香大度地决定跟洪昌一起照顾文远。洪昌也劝文远不要担心。文远心里有了算盘。

  • 文远的腿渐渐有了知觉,可是文远瞒了下来。回家静养的时候,二庆妈和大庆媳妇发现了文远装做没知觉的事情,在洪昌回家时,揭穿了文远。夜里,洪昌、文远、于秋花都陷入了沉思。文远来到洪昌的房间,向洪昌表明心迹,一番动情地诉说后,洪昌决定,不能离开这个家,不能离开文远。第二天,洪昌便跟麦香分手了。从此,文远和洪昌正式好了起来。但是,洪昌心里其实一直有个坎儿,他知道自己是为了挽救文远才答应跟她好起来的。

  • 王翠兰得知洪昌和麦香分手,气不打一处来,佯装生病把洪昌骗到家里,严令他外出。入夜,王翠兰忽说想吃两口小咸菜,洪昌有了主意。第二天,王翠兰找到于秋花说把洪昌留下了,避免别人传言姐夫和小姨子不干净。殊不知洪昌偷偷跑到于家给文远做了小咸菜,并告知肯定有用。不日吃饭时,王翠兰说起前两天吃得小咸菜,洪昌说是文远给王翠兰做得,王翠兰巧妙地化解了洪昌的心思,打发走了文远。文达很是想念姐夫,于是给洪昌写了信。

  • 洪昌挂念文远一家,不吃不喝急坏了王翠兰,于是把文远叫来长谈。文远说自己是真的想和洪昌好,洪昌也明确表示自己是为了挽救文远。心地善良的王翠兰只好同意了。二庆告诉文远自己在卖磁带挣钱,于是文远也拉着吴晓英 一起做起了这个生意,发现利润很高。王翠兰心生欢喜。文远决定和洪昌订婚,洪昌却渐渐地发现其实文远和自己在价值观上存在很多差异。文远看上了一处门面,想要盘下来做音像生意。于是找到建斌打算走后门。

  • 文远的音像店如期开张,洪昌和文远的感情也走到了尽头。文达和贾晓江都已经中学生,两个人喜欢上了一个叫李建萍的女孩,文达因为没有一辆好点儿的自行车很自卑。高俊玲和洪昌在大时代的洪流中先后下岗了,洪昌心里却一直惦记着想给文达买一辆自行车。同时洪昌也告诉文达,追女孩不一定要写纸条,于是给文达出了主意。运昌也面临下岗,家人让洪昌去求助于李建斌,但是洪昌自己找了哥哥单位的厂长,劝说厂长留下运昌。

  • 文达给建萍的纸条写的是数学题,当着建萍哥哥的面,很文达很快做出了这几道题,通过了考验。洪昌为了给文达买新的自行车,同六子上街卖鞋油,文达路过,洪昌打招呼,触动了文达的自尊心。洪昌给文达买了自行车,却发现自己下岗了,于是求助于在大酒楼当经理的二食堂同事苏猴。经过一番考验,顺利上班。高俊玲告知于秋花厚墩子在广交会上碰上文远,过几天就带她回来。洪昌没在车站接到文远,文远和厚墩子飞回宁州,住上了高级酒店。

  • 洪昌找到文远住的酒店,文远热情招待了他,并且托他带给妈妈钱。文远带着文达买新衣服鞋子,并带着文达吃西餐。于秋花让洪昌把文远叫回来,结果洪昌看到文远和厚墩子在房间里,很是郁闷。不日,厚墩子在酒店请客,要给厨师打赏,万没想到厨师就是洪昌。洪昌把厚墩子约出来揍了一顿,让他不要觉得有钱就了不起了。文远安慰厚墩子,决定一起过日子。厚墩子连夜跟高俊玲谈定了离婚的事情,第二天就到洪昌那里去提亲,洪昌严厉拒绝。

  • 洪昌拿生理问题羞辱了厚墩子,激怒了厚墩子,他带着人到于家抢人。结果文远宁愿脱离关系也要跟厚墩子离开。在厚墩子父母的坟前,文远和厚墩子结婚了。洪昌开始在街边现炒现卖。文达看见后,砸了洪昌的车子,并说不要在学校附近卖饭了。厚墩子自从看见洪昌的饭摊儿后,通知了城管,结果洪昌被罚钱。洪昌跟麦香借钱想去交罚款,结果发现文达跟文远借钱给他交了,于是洪昌约了文远把钱还给了她。于秋花为贴补家用,到市场上卖鞋垫。

  • 文达高考结束后,洪昌和文达回家,得知于秋花从台阶上摔下来,住院了。两人奔到医院,厚墩子和文远已经守在急救室门口。厚墩子斥责洪昌让于秋花外出挣钱。于秋花伤势很重,花费很多,街坊们和小市场商户都纷纷给洪昌捐款,洪昌拿着钱来到医院,让于秋花安心治病。王翠兰把自己的寿衣拿了出来,备着给于秋花用。入夜,洪昌陪床。于秋花不想拖累家和孩子,自己拔掉了氧气管。清晨洪昌发现,恸哭不已。厚墩子大骂洪昌是杀人犯。

  • 给于秋花办丧事花费许多,洪昌给厚墩子打了借条说以后挣钱会还。文远辱骂洪昌说恨他一辈子。文达受不住这些住到了厚墩子那里。洪昌从建斌处得知文达考上大学,很高兴,托建斌转告文达回家,却没有等来文达。洪昌手捧自己做的肥肠在火车站为文达送行,文达却坐飞机离开了。五个月后,文达寒假回家给所有人带了礼物,唯独没有给洪昌。文远找到了心心,运昌知道后,不让心心与何家人接触。文远告诉吴晓英自己想要抚养心心。

  • 吴晓英跟运昌在万般无奈下同意,运昌和小英都在文远处打工,心心也跟着文远一起生活。文远与文达的举动让洪昌难过至极,跟麦香对饮,酒后麦香心疼地抱住了洪昌,被老公发现离婚了。三年过去,文达毕业了,回家时却带着一个名叫古丽的姑娘,他们俨然一对情侣一起来看望洪昌,洪昌感到惊诧。建萍知道后很生气,建斌用手中的权利,让文达工作黄了。厚墩子想了很多办法也没能解决这个问题。文达喝醉了,找到姐夫洪昌倾诉自己的苦衷。

  • 洪昌找到李建斌,希望文达继续去电视台工作,建斌理解洪昌的苦心,同意了。可是文达还是没懂姐夫的心。洪昌送走了古丽,回家的时候碰上了心心。心心在文远的安排下,要去新加坡上学,临行前跟洪昌道别,追问洪昌,自己是不是他女儿,洪昌强忍着没有承认。两个月后,文涛回来了,看到空空的家里只有洪昌一人,母亲于秋花和姐姐文惠都离世了,不禁声泪俱下,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好这个家,第二天就离开了这个家,到厚墩子的矿上打工。

  • 洪昌让运昌转告文涛回家过年,文涛同意。吴晓英叫文远不要再计前嫌,一起跟洪昌过年。文远同意。洪昌得知弟弟妹妹回家过年,兴奋不已,做好了饭菜等着,不料等到的是文涛矿井塌方的消息。洪昌赶到矿上救文涛,被砸在了矿井里。厚墩子赶到不顾一切请求一级救援。由于地质情况复杂,大型机械无法实施营救,厚墩子带领大家一起进矿井,用手挖,把洪昌救了出来。看着已停止呼吸的刘洪昌,众弟姐心如刀割,泪如泉涌。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