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律政新人王2

1534.2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关永忠

类型:青春剧/家庭剧

简介: 辛万军已经三十三岁,但还是刚刚从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实习期满。万军入学时已是个超龄大学生,原因是他到了七年前、二十五六岁才决定考大学读法律。原来七年前某一日,他发现有人在他酒吧贩卖毒品,正想制止对方时却...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伟名之前因妨碍司法公正而被停牌,但他毫不放弃,还在一间律师楼内当师爷,但律师楼的老板韶涵却当伟明杂工一样,竟派他到街市送信。起初,收信的肉档老板不肯接送,但突然之间,一名貌似江湖大佬的男子,帮伟名完成任务,但原来该名江湖男子,就是事务律师万军,更是韶涵下一宗官司的对手。

  • 韶涵命令万军协助俐俐,两人极不情愿下开始合作。荣炳突然上律师楼捣乱,原来他被判败诉需赔偿廿万外,更发现分手女友私下将单位卖出,令他无家可归;万军与伟名让他冷静下来后,伟名更私下与荣炳见面。原来伟名现有一侍应女友彩玉,因得她的全力支持,令伟名停牌后的日子变得比较快乐。俐俐接到富豪宇琛的委托,向前女友嘉琳取回之前所送赠的礼物。

  • 俐俐出席好友 Stephy 的时装店开幕礼时,却遇上 Stephy 的启蒙老师兼旧老板 Zenbi 到场; Zenbi 除了出言揶俞徒弟外,更派出律师申请禁制令,指 Stephy 抄袭设计。两师徒对簿公堂,却因为 Zenbi 举出有力证据,令 Stephy 败诉。俐俐正愤愤不平时,伟名发现自己与 Zenbi 调换了手提电话。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伟名之前因妨碍司法公正而被停牌,但他毫不放弃,还在一间律师楼内当师爷,但律师楼的老板韶涵却当伟明杂工一样,竟派他到街市送信。起初,收信的肉档老板不肯接送,但突然之间,一名貌似江湖大佬的男子,帮伟名完成任务,但原来该名江湖男子,就是事务律师万军,更是韶涵下一宗官司的对手。

  • 韶涵命令万军协助俐俐,两人极不情愿下开始合作。荣炳突然上律师楼捣乱,原来他被判败诉需赔偿廿万外,更发现分手女友私下将单位卖出,令他无家可归;万军与伟名让他冷静下来后,伟名更私下与荣炳见面。原来伟名现有一侍应女友彩玉,因得她的全力支持,令伟名停牌后的日子变得比较快乐。俐俐接到富豪宇琛的委托,向前女友嘉琳取回之前所送赠的礼物。

  • 俐俐出席好友 Stephy 的时装店开幕礼时,却遇上 Stephy 的启蒙老师兼旧老板 Zenbi 到场; Zenbi 除了出言揶俞徒弟外,更派出律师申请禁制令,指 Stephy 抄袭设计。两师徒对簿公堂,却因为 Zenbi 举出有力证据,令 Stephy 败诉。俐俐正愤愤不平时,伟名发现自己与 Zenbi 调换了手提电话。

  • 为了在法庭上重演一次魔术,万军托刚工作完的俐俐协助,但可惜却不能顺利完成;当休息过后,万军更发觉俐俐曾主动成为控方证人,说出剑飞在酒吧中的不君子行为。万军为此头痛不已时,剑飞竟说不能在法官前公开魔术的秘密,直激万军死去活来。万军约伟名见面,原来他正调查原诉人 Monica ,两人更发现她与一老魔术师过甚密,而这位魔术师是因剑飞遇官非后才再被重视。

  • 万军从宝的相片中,发现自己与宝母亲的合照,原来宝母亲竟是万军的初恋情人。万军到医院探望宝的姑姐,终了解事实的真相;但为了不想幼小的宝受打击,万军决意瞒着家人带宝到家中居住,白薇见宝听明伶俐,不禁对她钟爱有嘉。彩玉原来一直隐瞒父母锦棠与淑好,没有说出伟名停牌之事;锦棠进入茶餐厅时因宝所打翻的水而跣倒,竟欲状告宝。白薇不甘示弱,两人直闹上律师行,亦终令伟名只是任职律师楼文员之事曝光。

  • 伯滔回港后忙得不可开交之时,突然俐俐梨花带雨闯入会议室,俐俐哭诉自己一直被振庭欺骗之事,伯滔出尽方法开解女儿。律师行早会时,韶涵收到俐俐来电说要辞职,担心将失去租金优惠,同时亦发现伟名将要复牌离开律师行。万军发现家宝姑姐出院后失去踪影,白薇与万金决定往加拿大寻找她;万金欲将酒吧责任予员工分担,却发现没人能处理烹调小食,熟客丽娜主动自荐并成功加入酒吧工作。

  • 白薇与万金自加拿大返港,坦言只觅得家宝的出生证明;万军发现父亲栏上曾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但他坚持自己不是家宝真正的父亲。伟名正式开业,众人到贺,俐俐更带同一份大贺礼给伟名;因藉伯滔关系,伟名接办了富豪蒋正龙的争产案,与俐俐合作。锦棠得悉伟名将替富豪打官司后,竟借机对伟名催婚,更提议让一家人搬上半山豪宅居住。伟名与俐俐代表兄长蒋烨一方,研究正龙两份前后矛盾的遗嘱,终成功在正龙的手稿中觅得关键证据。

  • 好友相扶彩玉早上与伟名见面,她提议以结婚来解决父亲的不满;但伟名坚决反对,更说将努力争取锦棠的认同。万军与正平欲替伟名打气,约他一起踢足球;想不到伟名被其他律师针对,万军为代友平反险些在球场上起争执,幸得当球证的全解围。韶涵与正平到基金公司,却遇上全在公司门前理论,但全因身上带有天拿水而被控纵火。全托正平替自己出庭辩护,正平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 万军晚上独自饮闷酒,万金特意开解他;原来家宝之事触动了万军当年伤痛,因家宝的母亲当年不辞而别时,竟偷去了万金的积蓄,更令兄长与女友分手。俐俐到酒吧向万军说出是她给钱予家宝买礼物;万军激动下说出真相,却让家宝听到。俐俐发现万军的说话伤害了家宝后,竟带她到自己家中暂住。白薇向万军坦白,当年偷钱是她所为;万军忍不住提出从俐俐手中要回家宝。两人更吵至正平处。

  • 万军欲通知伟名有关锦棠聘请自己担任诉讼律师之事,却发现俐俐已传达要伟名担任商场辩方律师之责。万军责骂俐俐之余,亦要伟名再三考虑;但伟名说出自己已陷入困境,急需伯滔公司的工作才能起死回生。伟名将此事告知彩玉,令她心如刀割。伟名以辩方律师身分与万军及彩玉等人见面,主动说出不会陪偿;彩玉当众质问伟名,却被冷淡应对。万军遇到俐俐坏车,正幸灾乐祸之时,俐俐竟说出正准备驾车载家宝游玩。

  • 彩玉工作时被不满伟名的律师们取笑,万军见状出手相助,亦终得悉二人分手之事。万军与俐俐为了让彩玉忘记伤痛,分别带她与好友聚会及疯狂购物;但两人发觉彩玉原来只是勉强自己相伴,所以两人努力说服彩玉做回自己。伟名与同事巡视商场之际,遇上任职该处的锦棠;锦棠对他出言谩骂,但伟名没有发怒,更带他到一大宅参观。伟名更说出将来如与彩玉结婚,便会偕他们居住此处,听得锦棠心花怒放。

  • 正义在街上突然拥吻韶涵,吓得她立刻报警;韶涵更通知众行家,如有人替正义辩护,就等于与她作对。万军与正平约见正义,而他因为可以替自己自辩上庭而兴奋不已;但当万军提出正义可用精神问题而脱罪时,他却一怒离开。案件开审,正义竟穿上律师袍出现,吓得众人目瞪口呆。俐俐要求明慧约会万军,万军应约,但竟带同家宝赴会。三人度过无趣的一夜。

  • 正义最终被判送入精神病院,万军责骂伟名违反正义的本意;伟名按奈不住,痛责万军自以为是,不让正义罪成留案底才是最合理选择。明慧生日当天,身为好友的俐俐没有到场祝贺,反而留书出走意大利。而暴食甜品中的俐俐,却巧遇彩玉。彩玉开解俐俐,而她回港终接受了父亲与好友相恋之事。因得到俐俐通知,伟名主动到彩玉家吃饭,彩玉发觉父母竟已原谅了伟名。

  • 在酒吧中的万军正抱头苦思,因为明慧以“答应接受会所会藉代替赔偿”令众业主没有再提出赔偿的证据,众人只好努力安慰与支持他。另一方面,万军与韶涵询问心理专家,得出正平可能是因为自信崩溃而患上焦虑症。早会上,万军仍不厌其烦提出要替小业主诉讼之案;当众人均以不想与伯滔为敌之理由之际,正平却提出支持万军之议,令他大喜过望。与此同事,有周刊揭发伯滔与明慧之间的恋情,令他被众董事围攻。

  • 为了让彩玉成功开饼店,伟名不惜在庭上改口供,最终令健威的追讨赔偿案败诉。离开法庭时万军多番指责,但伟名只充耳不闻。万军烦恼不知如何将结果告诉正平,因怕他因此受到打击影响治疗;但原来韶涵早已料到有此结果,竟预先安排与正平到法国度假。万军从彩玉的开店请柬中,推断伟名收受了伯滔利益而说谎;他向伟名质问时终知真相。万军输了官司,但众人仍替他打气,万金亦努力开解他。

  • 万金与万军发现家宝失踪,原来白薇欲带家宝回乡,幸家宝悄悄通知俐俐,让她阻止白薇。经过多番扰攘,最终令法官决定将家宝安排入住保良局;晚上白薇亦说出家宝的真正世身,原来最初送验的 DNA 是白薇将自己的头发偷换了家宝的头发。得知家宝原来是敏诗丈夫与前女友的私生女,万军不禁责怪白薇为何不一早相告。到家宝移送保良局当天,万军主动放弃争夺抚养权,两父女终告分离。

  • 万军欲再探望家宝,却发现他们已迁出酒店,万军不明所以;但万军竟在酒店遇上敏诗丈夫的同居女友,令他明白家宝将不会有完整家庭照顾。万军与俐俐决定兵分两路,万军阻止家宝被带离境,而俐俐则恳求法官颁发禁制令阻止家宝离港,最终成功令家宝留下。双方再次对簿公堂,而振庭除以血缘关系为争辩理据外,亦不断针对单身一人的万军不能胜任照顾之职。

  • 万军与俐俐探望彩玉时遇上伟名,两人努力开解伟名后,万军得到启发,立刻带俐俐赶到婚姻注册处排期结婚,令她心甜不已。白薇发现万金冷待丽娜,最后更得悉二人婚后根本从未行房;万军在街上质问兄长时,却被贤听到。贤带着入境处的职员见万金与丽娜,力指他们“假结婚”。白薇要求二人尽快行房以让事件解决,但万金却与丽娜说出自己的不满;丽娜气得夺门而去。

  • 俐俐与万军等探望伯滔,而他坚决否认杀人,但因死者与凶器上均有他的指纹,令案情变得棘手。伟名与万军为了寻找证据,在凶案现场努力寻找目击证人,最终遇上每天均路经此地的正义,而他亦说出见到有疑人出现的新证据;他亦答应出庭作供说出所见之事。因发现正义的供证是经过背诵说出,令他的证据变得无效;正义说出是伟名所教,令万军起疑。

  • 头部受伤的伟名与被刺伤昏迷的伯滔同被送入医,而伟名醒过来后竟然失忆了。伟名被控伤人,彩玉求万军协助,但警方请永良出山担任主控官;万军欲助朋友寻找大律师,俐俐却为此不满。正平努力挽救婚姻,为了表示自己完全康复,他竟主动接下伟名案件挑战永良,以振夫纲。正平与永良在法庭上相遇,永良先发制人,竟要求万军由辩护律师转为控方证人,令正平失去得力助手。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