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皆大欢喜

7756.1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徐遇安

简介: 明朝中业,天下承平,深田公主乃皇帝(明宪宗)的掌上明珠,因佻皮活泼深得皇上宠爱。但鉴于公主已届适婚年龄,皇帝作一次“以文招亲”为公主挑选附马。适时,金年才高八斗,早为朝廷重用,前途无可限量,惜性格过于...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大人楼新开张,一食客在汤中放昊乘机敲诈,念慈施计赶走食客。金日与二嫂玉露为应在金年三兄妹的生辰放生甚么而争拗,念慈决自己处理。金年在庙中避雨,巧妙地替失掉钱袋的老伯找到真凶,却得罪了平民打扮的公主及太监小阮。金年本打算在替公主招驸马的考试交白卷,却不慎把讽刺公主的试卷跌在地上,惹下被贬之祸。念慈带着阿月夫妇、阿日及念富夫妇到河边放生水鱼,各人分别对捉水鱼吃的人下了毒咒。

  • 年纪老迈的祥伯又再添丁,且每次都是男丁,阿月建议恨添男丁的念富向祥伯求教,念富不语。念慈炖补品给念富,念富更不认自己恨生儿子,阿日欲借机数落玉露一直未有所出,反被玉露讥笑与阿月同年仍未嫁出,气煞阿日。玉露告知打探到祥伯家中春有送子观音,念富觉静,的去找祥伯,并以银弹政策,从祥伯手中取得送子观音。

  • 念慈预备一级龙井,要念富送给大川,并商讨再向大川要猪肉事宜,念富藉词推搪,但在念慈督促下,怎也推不掉。陈娇欲以三百两将猪肉檔卖掉,遭人压价,大川怎也不肯卖。念富、大川巧遇,但二人都不肯「认低威」,终不欢而散。念富无功要回,念慈以遣散洞蜜园员工威胁念,阿年想出方法解决。石彪告知大川念慈要念富用诚意打动大川,将合约放在衙门。皇上下旨在荷花池建公主像,公主的画像被送至各衙门。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大人楼新开张,一食客在汤中放昊乘机敲诈,念慈施计赶走食客。金日与二嫂玉露为应在金年三兄妹的生辰放生甚么而争拗,念慈决自己处理。金年在庙中避雨,巧妙地替失掉钱袋的老伯找到真凶,却得罪了平民打扮的公主及太监小阮。金年本打算在替公主招驸马的考试交白卷,却不慎把讽刺公主的试卷跌在地上,惹下被贬之祸。念慈带着阿月夫妇、阿日及念富夫妇到河边放生水鱼,各人分别对捉水鱼吃的人下了毒咒。

  • 年纪老迈的祥伯又再添丁,且每次都是男丁,阿月建议恨添男丁的念富向祥伯求教,念富不语。念慈炖补品给念富,念富更不认自己恨生儿子,阿日欲借机数落玉露一直未有所出,反被玉露讥笑与阿月同年仍未嫁出,气煞阿日。玉露告知打探到祥伯家中春有送子观音,念富觉静,的去找祥伯,并以银弹政策,从祥伯手中取得送子观音。

  • 念慈预备一级龙井,要念富送给大川,并商讨再向大川要猪肉事宜,念富藉词推搪,但在念慈督促下,怎也推不掉。陈娇欲以三百两将猪肉檔卖掉,遭人压价,大川怎也不肯卖。念富、大川巧遇,但二人都不肯「认低威」,终不欢而散。念富无功要回,念慈以遣散洞蜜园员工威胁念,阿年想出方法解决。石彪告知大川念慈要念富用诚意打动大川,将合约放在衙门。皇上下旨在荷花池建公主像,公主的画像被送至各衙门。

  • 念慈为找到当年救阿年一命的恩公的女儿,要各人逢初一、十五吃斋。各人对着斋菜毫无胃口,你推我让的,气煞念慈。玉露,阿日玉露为该该糊出争执,混乱中一只马吊险打中念慈,幸念慈身手敏捷闪避,阿年则不幸中招。民间因起荷花池怨声载道。欣素见老伯辛勤赚取工钱,倾谈之下,好明白百姓之苦,与建荷花池令百姓陶冶性情的原意大相径庭。欣素吃不惯分配的食物,阿年以随大队为理由,不准欣素另外购食物。

  • 玉露边吃名贵燕窝边打马吊,影姬大赞其皮肤嫩滑,阿日不屑,二人又因此互踩一轮,最后始发现欣素的皮肤最靓。欣素谦称没吃甚么,打马吊时又留着一筒没打出,令玉露不能糊出,气得走回房中向阿月大诉欣素不是。阿月爱理不理,玉露鉴貌辩色,加上阿月在开工时无故回来,终拆穿阿月是把私房钱收起的秘密。玉露没收阿月的私己,阿月本来约好念富安排买名贵雀,亦因此告吹,阿月惟有将雀弹得一文不值。

  • 众人正讨论夫妇会互相传染疾病,竟发现阿月与欣素在同一位置长了粒疮。念慈欲替二人掩饰,玉露似已明白一切,众人不禁松一口气。阿月看中能在阳光下把柴枝烧的放大镜,但玉露不准购买,摊檔主人取笑阿月怕老婆。念富买下放大镜在洞蜜园耀武扬威,但却被祥伯使用,阿月大说风凉话。他最终还是买了放大镜,请欣素代为保管。阿月偷偷到欣素房间玩放大镜,阿日、影姬跟踪而至,听到他要「干柴生出烈火」的对话,大叹欣素淫贱。

  • 阿日按半日仙所批一计,只余下三天找老公,否则便嫁不出。半日仙更叫阿日小心有血光之灾,更赠言「马近不得」。阿日不信,竟立即跌倒并弄损指头,令阿日一遇到与「马」字有关的东西便如惊弓之鸟,众莫名其妙。雷豹与池力共镇最穷的书生高尔康互相斥责对方偷去其珍贵白虎皮,告至衙门。阿年审问下,各说出一个偷虎皮版本。尔康指白虎皮是父亲家传之宝,所以怎样穷也不能抵押,阿年只好押后审讯,以便搜集证据。

  • 洞蜜园的食物出了问题,食客们都皮肤敏感、阿月脸上更长满粒粒,痕痒无比。在阿年与念慈分析下,是念富的拉面出了问题,念富极力否认,为表清白,徇众要求吃拉面,但缩骨的念富,最后还是找影姬来做试验。影姬不顾一切吃下整碗拉面,念富为表感激,随便摘了朵花给她做奖励。影姬开始觉得脸部痕痒,还以为是被蜜蜂针。念富影姬躲在房内,但此事却被玉露看到。念富到厨房激励士气,念慈藉要买材料支开念富,程波留意到二人对话。

  • 阿美要求阿年秉公办理阿彪中毒案。洞蜜园虽已结业,仍要将念富缉拿归案。念富听到众人讨论向疑犯逼供的十大酷刑,又急又怕,决去偷看半日仙给念慈的锦囊,可是一看之下却大吃一惊。念富快离家出走。影姬拿出私己作盘川,念富竟找借口要影姬留下。影姬一切以夫为重答应,更用蠢方法拖延众人去找念富的时间,众气结。念慈按影姬所言寻找念富。

  • 阿日、玉露见念慈购物回来,捧着大包小包的,立即争着献殷勤。念慈独送阿月一块老坑玉,价值约二百,阿日不禁责母偏心。念慈又要念富送礼物至石家赔罪,念富藉词推搪,春梅请缨协助,念慈却吩咐阿福阿禄助念富,春梅失望不已。阿日在房中险被?蟧破相,幸「灵猴献桃」图令她避过一劫。念慈带阿日等向半日仙致谢。半日仙「踢爆」阿日曾去问姻缘,阿日很不好意思。

  • 阿月身体不适,大夫吩咐他不准外出,念慈更要阿月卧床休养。本来急欲参加斗蟀大会的阿月,百无聊赖,欲与阿日等打马吊。借因「打龙通」问题争吵起来。念慈有见打马吊已失去了消遣原意,本下令不准再打,但在欣素分析下,念慈终肯让阿月外出散步,代替打马吊。为免三缺一,协议派阿寿代替玉露陪伴阿月。散步时阿寿带备各类用品,阿月虽不停找借口支开阿寿,都不得要令。最后阿月用一招要吃西瓜,终大功告成,赶赴斗蟀大会。

  • 阿美吃饭时,迟到兼坐错位,衣服残旧,食相及食量更令各人侧目,玉露出言奚落阿美出身。阿月答允会对她更好,着玉露不用呷醋,玉露乘机要求万事以大为先,阿月顺从。念慈带阿美去造新衫,阿美拣布时粗手粗脚,被老板责备,兼误会她是下人。阿美终挑到心水布料,却与一丫环所穿的一模一样,玉露再「窒」阿美。阿美穿著新衣回娘家,不慎把玉露撞倒地上,气煞玉露。

  • 阿年目睹阿日对尔康的所作所为,自责不已,向尔康道歉。尔康毫不介意,因全镇只有阿年及阿彪不嫌弃他,阿年鼓励尔康必有出头日。阿日发狂地剪掉鲜花发泄,阿年劝她应以不同角度看人及事。阿日竟以阿寿手中的尿壸,驳斥阿年的理论,阿年被抢白一番,气煞。厨房员工为阿美转眼成为金家细少奶,感叹世事难料,更窃笑阿月被左右夹攻。念慈带阿美参观厨房后,便去办货。阿美见荣伯切猪肉手势生硬,自动请缨,刀法令众人叹为观止。

  • 玉露把山草药敷在脸上的疮疮,又要戒口吃只能吃一碗又细又没材料的粥,玉露气坏。玉露被香味吸引至厨房,原来是阿日用多种名贵材料炖的补汤。阿日吩咐阿寿好好看住补汤,阿寿却因肚痛难顶,擅离职守,最后更在补汤前打瞌睡。阿日发觉补汤不见,认定是阿寿所为,欣素替阿寿辩护,阿日则要阿年严刑逼供,扰嚷一轮,含慈只罚阿寿扣工资及没饭吃。

  • 阿日、玉露与影姬逛市集,玉露为脸部疤痕痊愈后,皮肤比前更滑净,自负不已,阿日看不过眼。影姬言谈间表示甚挂念已出外办货半个月的念富,玉露指念富可能变了「甩绳马骝」。三人边行边讲,忽见陈娇狂呼,原来陈娇见到一只「光猪」。三人虽怕,但仍好奇的前往看热闹。大川终把「光猪」捉住,影姬有感光猪背部很面熟,阿日又觉「光猪」声线似曾相识。

  • 凌公公揭开公主像一看,发觉石像的脸崩了一大块,大为震怒。阿年亦为之愕然,立即砌辞指是为了能造出公主美若天仙之貌,故下令工匠守斋后再造。凌公公执着阿年的手,赞赏阿年的决定,阿年大为不惯。欣素离开衙门时,被阿年发觉她手上的大锤,破坏公主像的罪行终被揭发。阿寿因维护欣素被打至口肿面肿,欣素安慰他,并说出赶赴衙门时遇到的意外,以及脱险的经过。

  • 半日仙利用鸟儿定锦囊内容,为想不到更多的字作锦囊烦恼。念慈率众女人到庙中,一阵风吹过,将日仙刚预备好的锦囊吹到念慈额上。日仙指是天意把锦囊送给念慈,阿日却嫌日仙不灵验,加上阖家均平安,不用再求甚么,阻止念慈看锦囊写了甚么。可是念慈、玉露都好奇不已,结果还是看了。锦囊所写的是「囍」字,果然影姬即被一写了囍的椰子击中头部,众大叫「好灵」!

  • 阿日不悦半日仙批她会嫁给尔康,怒拆其招牌,更咒骂尔康达一时辰之久。欣素不明所以,阿日只好告知尔康曾向她示爱,阿日怒意未减,连番数落尔康缺点,竟多至二百几个。为免被人知道尔康对她有意,声誉受损,阿日警告欣素不可将此事宣扬。梅林三友中只得尔康够盘川上京赴考。另外二友张三、关仁藉词跟尔康饯别,尔康酩酊大醉。醒来见到二友留下白字连篇的字条,始知遇人不淑,失望不已。

  • 阿年欲作媒人,吓得阿寿频说不行的,阿娣以为阿寿嫌弃自己,追打阿寿,却误中阿年。阿娣耐心替阿年「碌鸡蛋」,阿年重提阿寿阿娣有夫妻相,激得阿娣大发娇嗔。阿寿鬼崇跟踪阿娣,原来因想通了为何阿娣知阿年郄掇合二人时反应如此大,「踢爆」阿娣单恋阿年,急得阿娣迫阿寿发毒誓保守秘密。阿寿以再成「腌人」为誓,实则心里暗笑。念慈为如何替「腌尖」的阿日选夫婿烦恼。

  • 阿日知道状元不是尔康,伤心晕倒。醒来还以为自己在发梦,念慈为怕阿日再受刺激,欲加以隐瞒,可是玉露立即拆穿。尔康安慰阿日,三年后可能高中,念富、玉露取笑只是可能,尔康拂袖而去。阿日责阿年害她嫁错郎,阿年不明状元名字属宫中秘密,不应有人预先知到。查问下,始知是欣素误传消息。玉露着家丁把尔康画作烧掉,贪富阻截。尔康以为有知音人,原来念富将画纸当玉寇纸用。

  • 尔康发书瘟,人疯疯癫癫似的。念慈赤见尔康拿着斧头作自笺状,忙使出看家本领阻止。令原来想尝试破柴的尔康,以为自己劈柴也不成,自谑为「废柴」。念慈安慰,为鼓励尔康多尝试各种工作,安排其到洞蜜园工作。可是尔康做传菜、楼面都错漏百出,在厨房工作,又打烂不少碗碟。扫地又犯了扫走财气的大忌。洞蜜园无处容得下尔康,念慈只好又?又吓令念富答允教尔康造拉面。

  • 阿美重遇恩公,春心荡漾。见影姬虽处处被念富欺压,但仍心甘命抵,就像其家所养的猪一般,别无它求。阿美心绪不宁,求菩萨指引应否私奔,免像影姬般生活,求签时竟禁不住将自己幻想成红拂女。回家路上,遇到一公子,又禁住代入了潘金莲与西门庆的角色内,自己也被这非份之想吓一跳,矢言不做淫妇。玉露带着春梅跟踪阿美到猪肉檔,行藏败露。

  • 阿美无罪释放,众欢欣回金家,阿美入家门前先跨过火盆,烧走衰气。玉露单单打打,叫阿美日后要检点,勿再令人误会。阿日反斥只因玉露愚昧,才会少少事便误会,更要小心有报应,玉露不停,但果然玉露跨过火盆时发生意外,阿日更乘机报仇。玉露被阿日淋得一身湿透,向阿月投诉,阿月只好落足咀头?玉露。玉露试探阿月知否其身上特征,结果阿月一题也答不中,夫妇二人耍花枪一轮,害得阿月冷病,声音也变了。

  • 念富、尔康先后堕河,几经辛苦才爬回岸上。尔康以为念富不懂泳术也舍身相救,感激不已。念富摆出一副救命恩人模样。尔康向阿日大赞念富大仁大义,阿日虽叫尔康用心读者,尔康坚持要学好拉面报答念富。念富扮元气大伤,喝光阿日为尔康炖的补品,阿日气恼。城西凤凰楼经营困难,念富自负的指因其拉面造不好,原来凤凰楼的拉面师父郑文武被撬走。

  • 欣素与玉露、阿日、影姬打马吊,玉露责阿日为讨好影姬,所以「松章」,二人斗咀斗个不停。欣素没精打采,离座洗脸。回来后即变得精神奕奕,频频食糊,可是不久又再次精神不振,再以洗脸为借口离座,玉露等觉有异,跟踪下发觉欣素原来与阿寿躲在一角吃拉面。欣素惦着第一楼的拉面,不吃一会便呵欠频频,一吃即精神爽利,众疑惑,念慈见状,晚上到第一楼查探。念慈身手已大不如前矫捷,险些出错。

  • 洞蜜园再度客似云来,要派筹安排食客入座。尔康见顾客吃得津津有味,以为自己造的拉面深受欢迎,开心不已。但当顾客知道拉面非念富所造,即对拉面诸多投诉,念慈慨叹顾客吃的是「御前献艺,而非吃拉面味道。尔康失望不已,阿月、念慈加以勉励。大川送猪到洞蜜园,投诉欣素食量大。念慈即叫阿月送鲍参翅肚到石家。陈娇吃饭时,本想打欣素的菜主意,阿寿刚至,大川暗叹念慈「阴湿」,派人来监视。

  • 阿月、尔康趁凌公公不在到客厅松松,但凌与阿年突然回来,吓得立即躲在念慈等身后。凌公公对阿年关怀备至,更想陪阿年冲凉,众人为之愕然。当听阿年形容凌公公想与他「你一啖我一啖」吃饼情况,众人立即毛管直竖。念慈率众求祖仙保佑阿年能摆脱凌公公,但碍于凌公公势力大,苦无对策。念慈凭玉露一句「听了饭也吃不下」想到解决方法。

  • 念慈用墨汁将露出的手臂涂黑,令她得以与凌公公恶斗时逃脱。凌公公手乌黑,还以为自己中毒,布公公提点下,始明白是墨汁。凌公公捧着大盅墨汁给念慈,说是礼尚往来,众不明所以。念慈只隐晦的响应,令凌公公大怒。凌公公离去,众即追问详情,又赞念慈对答如流,念慈只好推说为不输气势,才「死撑」,念慈想不出救阿年方法,只好叫阿年就范。阿年编出一大堆肉麻谎话,欲说服凌公公向布公公取回信件,令他不用上京。

  • 阿美陪玉露,阿日及影姬打马吊,不但连番糊出,更旺至另外三家清一色,她也没有出宠。众认为是阿美的猫眼石「邪住」她们。翌日同去玉石铺买石定惊。结果在愈大愈好的原则下,三人各买下一大块石挂在胸前。这定惊石重得玉露弯着背走,三人走在市集上,路人都投以奇异目光,但三人只觉戴了这石后,便甚么也不惊!阿美捧着大堆体物预备回娘家,三人要阿美立即回家再决战时一位阿伯嚷着跳楼。

  • 阿美特意叫大川送来靓猪肉,煮美食给欣素作赔罪。欣素没有胃口,小红把未吃的拉面原碗端出,大川即显其好吃的本色,大口大口的吃拉面。念富见到,即重提大川宁吃砒霜也不吃其拉面的毒誓,吓得大川「喷面」。大川、念富各不相让,互相顶撞,阿美狂向念富赔不是,大川气极,誓要报复。阿寿想见欣素,不但要搜遍全身,更限定只有半炷香的探望时间。

  • 玉露处处暗示阿美是阿二,明知阿美急着上茅厕仍要她让自己先行,更以半日仙之预测教训阿美万事忍让,接受欺压。玉露施施然进入茅厕,更「口殊」声引阿美,阿美急得要死,终按捺不住。早饭时候,见阿月已痊愈,影姬大赞半日仙灵验。众人不见阿美踪影,玉露乘机责阿美是懒惰大牌。阿美匆匆而至,虽已更衣,仍掩不了身上的臭味,玉露竟建议阿月一个月内不可再接近阿美,阿美无奈接受。春梅见阿美受欺凌,心中内疚。

  • 玉露、阿日、阿美与欣素,都对影姬的实际年龄感好奇。念慈亲友八姨婆拜大寿,念富、阿月都不肯陪念慈赴会,更列出男人有三件事不会做,其中一件是「陪娘亲去饮」。一老茶客携子光顾洞密园,二人年龄相差一大截,好象爷孙,众有感而发,劝念富趁年轻生儿育女。众女乘机问影姬年龄,念富、念慈俱忘记。玉露等引开影姬,到其房找年生八字。欣素找到一张红纸,众以为有所发现,怎料又是空欢喜。

  • 阿美不小心打破阿日的名贵羊脂玉瓶,玉露在旁加盐加醋,阿日怒甚。玉露一副有好戏看模样,怎知阿日控制脾气,不与阿美计较,反与阿美互称好姊妹,气煞玉露。阿日借首饰给阿娣去相睇,原来是慷影姬之慨,玉露耻笑阿日,阿美即为阿日辩护,玉露险被气死。阿娣再用相亲事试探阿年,阿年碍于不可泄秘,只着阿娣「尽量拖」稍候便会给阿娣答案。阿娣以为阿年暗示甚么,决定等阿年。

  • 念慈夜访监仓,情况与当年二人最后见面时一样,麒麟怀念不已。麒麟重申自已并未杀人,念慈想起当年二人练雌雄时,麒麟的君子表现,与及死者的死因,深信非麒麟所为。决把安件查清,替麒麟脱罪。念慈鬼崇回家,遇到阿年,辩称是去晨运,阿年狐疑。麒麟乃犯案累累的绿林大盗背景终被查出,阿年为如何处理案件伤脑筋。

  • 麒麟伤势渐愈,邀念慈一起练功,当年情境现眼前,念慈临崖勒马,麒麟以二人多年未一起练功仍合拍非常喻一些事不会变。念慈以斩去的桑树为例反驳。麒麟听到桑树二字,即紧张追问其位置、念慈不解。麒麟又向阿日阿月查探桑树所在地方,各有不同说法,麒麟苦无头绪。陈娇要阿美设法助阿娣成为金家大少奶。

  • 众人为念慈突变成淫娃担心,开会商讨。当阿年兄妹想到如念慈改嫁,便得改姓武,大叫不可。阿日担心受继父凌辱,玉露、影姬等人人自危。突然雷电大作,金父神主牌也跌下,众吓坏。阿年只担心念慈取了节妇牌改嫁,犯了欺君罪,着众人保守秘密。欣素猜念慈因寂寞难奈才出错,众通过为给念慈家庭温暖,用亲情取代奸情。早饭除了提全斋宴外,每味菜都有名堂,提醒念慈,但念慈全听不明。最后念慈、麒麟更先后离席。

  • 影姬佯作紧张促念富快还钱给大耳窿又坚称冇钱。影姬为偏偏放数给自己丈夫,大叹倒霉,欲告知阿星告知不用追数,但阿星不知所终。金家厨房突传来火烛消息。起火原因不明,影姬联想到是大耳窿的一条龙服务!念富甫出房门,即踏正一死鸡跌倒地上,转头回来,墙上又多了一个血手印,念富影姬惊得脸无人色,走上街暂避。

  • 念慈将符交还念富,并告知阿年已知道其女贼身分,幸阿年又答应替她保守秘密。念慈庆幸金家有位如此深明事理的后人。念富即紧张追问阿年是否知悉一切,念慈轻轻带过,并满有信心的表示阿年不应该知道的便永不会知道,念慈更叮属念富勿发开口梦说穿秘密。阿娣读书苦闷不已,见阿彪买来的沙包,兴奋欲试,陈娇即加以阻止。阿娣欲做斩猪肉、买字花等工作解闷,陈娇一律以会手粗糙及不合未来金家大少奶身分而不准。

  • 阿娣邀阿年品尝其至爱的和味龙,阿年本怕「肉酸」不肯吃。但见阿娣不怕闷的建议陪他逛书斋,想起欣素「互相迁就」的劝喻,决突破自己吃下和味龙,娣大乐。念富、尔康易容到东蜜园试菜,更要阿年同往。三人吃得津津有味,念富露出破绽也不知,三人终被认出。东蜜园掌柜乘机借三人宣传,更顺水推舟要阿年题下「好」字,阿年无奈就范。

  • 阿日、阿美及玉露等听到为生男孩偷鞋案件,都笑说无稽,又矢言不信各种生男方法。但晚上,三人都悄悄地走去偷鞋,且都以偷阿年的鞋为目标,最后更与阿年相遇。念富正为影姬不愚昧高兴,那知影姬也不例外,念富气煞。念慈的旧友来访,大谈各友近况,俱是儿孙满堂,只念慈未有孙儿,大叹没有福气,念富着阿月努力,阿月不甘示弱,要念富带头。

  • 阿美为免玉露生女影响阿月及金家命运,趁玉露去还神时到其房有所行动,玉露因天气差折返,绛识破阿美设的弄瓦阵。玉露可怜兮兮的要念慈、阿月替她主持公道,惩罚阿美,可是却被小红意外地揭穿玉露也打算设瓦片阵更毒好风水阵令阿美生女,念慈责二人不应互相设法害对方。玉露说出「女生不得」的苦衷,被念慈斥其迷信,一茶客将其孙儿的哨牙西瓜刨模样,归咎其媳妇怀孕时狂吃西瓜,责人迷信的念责也开始相信吃甚么便似甚么的理论。

  • 念慈处处偏袒大肚婆玉露及阿美,先要阿日体谅大肚婆行动不便,所以占用茅厕过久,不理影姬嫌鸡皮,却一口答应玉露、阿美另造炸子鸡及切鸡。念富责其偏心,念慈反指念富小器。念富在字花檔与老翁争执,老翁召来几个健硕儿子援助,念富赔不是兼替老翁买下所有字花。大川取笑念富输在没子没孙,更送「李世民娘亲」字花给念富,念富气得要死。

  • 念慈在雷公山跌伤腰腰骨,回家途中遇镇民请其协助。念慈本想推辞,但被「廿五孝奶奶」、「有求必应」等盛名所累,只好忍痛助镇民搬搬抬抬。念慈避难避至陈娇的猪肉檔,陈娇送一碗豉油及杏仁,表扬她「一视同仁」后,竟要念慈自取猪只回洞蜜园。焱焱带同掌柜到洞蜜园要求看拉面表演,当知道念富外游,即指他们将顾客当「羊牯」。

  • 阿月、尔康因荣伯迟迟未回洞蜜园销假,二人在晚饭时谈起,始知尔康多借了八个月粮给他。二人互相推卸责任,玉露、阿日均为夫辩护再起争拗,把众人烦死。玉露针对阿日不认数,竟教春梅要求阿日白纸黑字为证,才肯替其购物,气煞阿日。玉露为免「笃眼笃鼻」,着家仆取走孕妇不宜吃的食物。阿日知道后想到报仇大计,要令玉露「蛋家鸡见水」。阿日见玉露反应,心凉不已。

  • 念富严斥尔康不问而取去其拉面秘技,是窃贼所为,阿日辩称一切都是尔康自己领悟得来,更发下遭天打雷劈的毒誓。尔康见雷电大作惊慌不已,阿日安慰指毒誓不会灵验,因秘技本来自其父。念富边发唠苏边要影姬赶制衣服表演拉面,害影姬被刺得十只指头流血。念富表演拉面,赢得满场掌声。大川说穿念富因秘技被偷,故落力表演争回面子。念富愈演愈兴起,像玩杂耍般翻腾,不慎被衣服上掉下的一粒钮「跣」倒,念慈飞身扑救。

  • 影姬向念富查问大计进展,得到的答案概括而言是「等运到」。念富自大的表示等念慈回心转意请他回去。念慈刚巧听到,刻意指出洞蜜园缺了谁都可运作,而对这个「谁」的形容,句句都是冲着念富,影姬欲为夫求情,被念富制止,念富嚣张的表示不懂写「后悔」二字,念慈见其狂妄自大,不肯让步,姐弟反目。阿月与玉露花了五十两买得灵验非常的送子观音,阿美也想拥有。

  • 阿年判刑时,焱焱责是阿美欲伤她在先,念慈为免冤冤相报,建议庭外和解,阿年答应,命二人以后不得追究。玉露、阿日为便宜了焱焱大叹不值,念慈以得饶人处且饶人相劝。念富见事件平息,态度甚差的表示「冇睇」。念慈、阿年谢半日仙帮忙之余,却告知「时间」真相,半日仙没听完便离去,突听到「天九食日」之声,终难逃一劫。

  • 焱焱借机接近影姬,挑拨离间,指玉露等全不当影姬是长辈,影姬不以为然。影姬见焱焱毫无惧色面对捣乱东蜜园的恶汉,心中佩服,玉露、阿美、阿日不忿被念富骗财,决从影姬身上取回公道,与影姬打马吊时之人打「笼通」,影姬惨成大输家。影姬走避不及,被淋得一身「哨水」,同行的玉露等只顾走避,留下影姬一人可怜兮兮的等待援手,焱焱不怕影姬恶臭难顶,关心问候,影姬感动不已。

  • 阿美陪陈娇逛街时,赶着回家吃饭,陈娇知影姬定了过时不留饭规则,大叹念慈不在家,影姬即由绵羊变豺狼,禽畜联会四大天王杀气腾腾的去怡红院捉奸,陈娇拉着阿美同去趁热闹。陈娇煽动四大天王凶残对奸夫,被劝好好教丈夫,陈娇骄傲的表示大川只爱赌,不会淫,扬言大川如犯奸淫,必替其净身。可是,大川竟也在怡红院出现,兼且衣衫不整,陈娇颜脸尽失,拉着大川回家要斩要杀。

  • 凌公公忽然出现,欣素以为自已插翼难飞。哪知凌公公只是看中欣素手上的炒米饼,更边吃边唱边跳。原来凌公公失了忆,一问他的名字,他便头痛不已。欣素、阿寿藉教凌公公找寻父母,令凌公公远赴他方。欣素为欺骗凌公公歉疚,阿寿说出凌公公在宫中欺负小太监恶行,指切是其报应。欣素阿寿继续的参加宫廷宴。可是菜只是虚有其名。更糟的是旅游社领队「走佬」,阿月等大叹倒霉。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