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洗冤录2 电视剧

3303.1万播放

地区:香港

简介: 在棺材中出生的宋慈被视为灾星,幸得好朋友薛丹的祖母抚养长大,更与丹和查小灿成为好朋友。长大后,慈遭人诬告后被判死刑,却身遭雷殛。送到义庄后却遭看守的马贵救回,相处后,慈更从贵身上学会了验尸。因分地纠...展开
剧集列表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宋慈屡破奇案,成为提点刑狱司。娶得唐思与聂枫两位妻子本应美满幸福,宋慈带同怀有身孕的妻子到湖南上任,途中破了一宗孝媳为免家姑再受痛痛折磨,遂下毒了断家姑性命的命案,竟令两位妻子葬身火海。宋慈伤痛,辞官归隐,不过老天爷似要开他玩笑,途中遇上暴风雨,宋慈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与死去妻儿团聚。松山县捕快展杰在沙滩发现奄奄一息的宋慈,将他运到邹子龙负责看守的义庄。

  • 宋慈隐瞒为牛哥验尸一事,并不断给子龙提示,令他找出牛哥死因替牛嫂平反。宋慈欲离开义庄,子龙再三挽留他。玉珠将辛苦储来的钱购买燕窝给母补身。宋慈为救差点被米袋压伤的小朋友而推跌玉珠,令玉珠的燕窝被偷去,玉珠气结。宋慈见玉珠母王秀娴病重,遂留下来帮手打理纸扎铺生意,以还燕窝债。宋慈与玉珠到妓院收数,见妓女及嫖客狂性大发,不停地笑及跳,更弄伤玉珠,众人以为是狐狸精作怪。

  • 展杰请宋慈覆验尸体,但竟发现世亮已私自取回秀秀尸体,宋慈等在街头要求世亮交出尸,大家争持不下,惊动展坚,宋慈搬出捡尸法则,松山县纪大人终在一堆公文中找到这法则,秀秀尸体终可再覆验。宋慈在秀秀背上找到伤痕,再加上听到丹凤所说秀秀本姓不是温,展杰、宋慈和子龙决到温府一趟,在府中书房找到杀人凶器,真凶终被捕。但凶手在公堂上继续反驳疑点,宋慈遂读出覆验纪录,凶手杀人证据确凿终被绳之于法。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宋慈屡破奇案,成为提点刑狱司。娶得唐思与聂枫两位妻子本应美满幸福,宋慈带同怀有身孕的妻子到湖南上任,途中破了一宗孝媳为免家姑再受痛痛折磨,遂下毒了断家姑性命的命案,竟令两位妻子葬身火海。宋慈伤痛,辞官归隐,不过老天爷似要开他玩笑,途中遇上暴风雨,宋慈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与死去妻儿团聚。松山县捕快展杰在沙滩发现奄奄一息的宋慈,将他运到邹子龙负责看守的义庄。

  • 宋慈隐瞒为牛哥验尸一事,并不断给子龙提示,令他找出牛哥死因替牛嫂平反。宋慈欲离开义庄,子龙再三挽留他。玉珠将辛苦储来的钱购买燕窝给母补身。宋慈为救差点被米袋压伤的小朋友而推跌玉珠,令玉珠的燕窝被偷去,玉珠气结。宋慈见玉珠母王秀娴病重,遂留下来帮手打理纸扎铺生意,以还燕窝债。宋慈与玉珠到妓院收数,见妓女及嫖客狂性大发,不停地笑及跳,更弄伤玉珠,众人以为是狐狸精作怪。

  • 展杰请宋慈覆验尸体,但竟发现世亮已私自取回秀秀尸体,宋慈等在街头要求世亮交出尸,大家争持不下,惊动展坚,宋慈搬出捡尸法则,松山县纪大人终在一堆公文中找到这法则,秀秀尸体终可再覆验。宋慈在秀秀背上找到伤痕,再加上听到丹凤所说秀秀本姓不是温,展杰、宋慈和子龙决到温府一趟,在府中书房找到杀人凶器,真凶终被捕。但凶手在公堂上继续反驳疑点,宋慈遂读出覆验纪录,凶手杀人证据确凿终被绳之于法。

  • 断足命案令镇内人心惶惶,衙门疲于奔命仍末缉拿真凶。一夜子龙在等候玉宝时见宋慈经过,这时玉宝与淑兰突然被蒙面人袭击,幸子龙拚死相救。宋慈则在巷中遇见蒙面人,但未及擒拿。此时又一女子被割颈及斩足而死。宋慈验尸时凭凶手斩足的手法及残留的当归气味,断定凶手应是厨师,遂找全县厨师让玉宝认人,但玉宝未能认出,案件胶着。子龙从宋慈的物件中找到当归及红鞋,认为凶手是宋慈。子龙打晕宋慈后去通知展杰。

  • 宋慈终于醒来,明叔谓尚欠数针便可医好宋慈,并劝宋慈既然天赋才能且多次不死,证明上天对宋慈另有安排,不应放弃生命,宋慈听后决心重新做人。宋慈不死消息传出,令国栋又惊又怒,并猜出谁懂得神针。国栋揭穿明叔身份,指出他同明叔本是师兄弟,而明叔原是太医,但在医治骁骑大将军时因落药太重令将军死亡,成为逃犯。国栋要求立即处死明叔,但众人力求要明叔必先医好宋慈。宋慈在听明叔的证供后,认为案件有可疑,决定为明洗冤。

  • 宋慈在覆验将军尸时发现有芒钉留在尸身,从而推断有人插赃嫁祸明,真凶终绳之以法。处斩时,紫霞郡主带同紫龙袍往救之,狂风吹起紫龙袍,真凶最后难逃天谴,众人劝宋慈留下为冤案伸冤,十皇爷着宋慈留在松山县担任提点刑狱司。宋慈见到一玉佩酷似亡妻唐思的遗物,慨叹玉佩已失,玉珠听在耳里决为他寻找。玉珠得知玉佩在一饰物店出现,与丹凤前去,铺中遇到玉宝,玉珠为替宋慈取回其妻的玉佩而与玉宝冲突。

  • 玉珠对丹凤诉说宋慈对自己的冷淡,丹凤说神女有心襄王无梦,玉珠帮展杰母吕氏弄干净衣服,令吕氏对玉珠留下极好印象,吕氏欲撮合玉珠与展杰,令展杰与玉珠不自然。展杰在酒楼再碰见如梦,展杰多番回避,丹凤被嫖客留难,幸得如梦解围,展杰看在眼里,觉如梦有情有义。子龙以为玉宝欲跳崖轻生,连忙阻止。玉宝叫子龙拜宋慈为师,学习验尸技巧可日后成为提点刑狱可,更说将自己的将来交给子龙,子龙听后心如鹿撞决定发奋。

  • 子龙在丹凤前自责不能拜宋慈为师未能出人头地,更不能帮玉宝还债,丹凤以自己儿时惨况激励子龙。子龙着丹凤代为守秘,但宋慈竟在粥店教训子龙,子龙以为丹凤多口,即老羞成怒大骂丹凤。其实宋慈在阮家门口已目睹一切,已知子龙拜师目的。如梦见两女孩行乞,更信她们被拐子佬利用,如梦将女孩事告知众捕快,众取笑如梦愚蠢,惟独展杰相信,如梦向展杰说自己因被掳而买落青楼,所以格外同情女孩。展杰知如梦身世后,二人互生好感。

  • 商人失踪,宋慈与众捕快遍寻尸体不获,宋慈以猫食物来提点子龙,子龙再从以火炉悟出寻尸的方法,终找到商人尸体。玉珠与丹凤在宋慈面前大赞子龙,原来宋慈有心让子龙大显身手,在众人怂恿下,宋慈终答允收子龙为徒,宋慈一再叮嘱徒弟不要懒散。香姑说丹凤明年姻缘会到,虽然会有波折但不失为好姻缘。丹凤向玉珠透露自己会与属龙的男子配成一对,后来子龙送了一疋布给丹凤,更得知子龙属龙,芳心大喜。

  • 玉珠向丹凤说出子龙向自己表白一事,并表示会尝试与子龙发展,但丹凤反问她不是喜欢宋慈,为何还要接受子龙。宋慈要子龙穿上特厚棉衣试跌落楼以验证一死者的死因,子龙捽下楼梯撞伤头,玉珠大为紧张,而子龙则说有玉珠在旁又岂会舍身受伤,宋慈与丹凤看在眼里感不是味儿。丹凤对宋慈说玉珠想与子龙认真地发展,展杰与如梦私奔,被鸨母傲雪姨所捉,展坚赶至,傲雪看在展坚面上放过二人,如梦无奈对展杰说句有缘无份。

  • 如梦就振声命案作供时,展坚处处针对,一口咬定如梦是凶手,展杰为如梦辩护,父子大吵一场。展坚反指展杰是凶手,幸得宋慈和子龙为展杰作证。展杰无意中发现案发现场有特别香味,而宋慈和子龙亦发现尸体上的伤口有可疑,认为凶手另有其人,绝非如梦。子龙邀请玉珠同去看飞星,玉珠拒绝,子龙独自前往观星,巧遇丹凤,二人渡过一个浪漫的晚上。宋慈和玉珠发现子龙因通宵观星而未能完成振声的验尸报告,对他大加斥责。

  • 宋慈请玉珠、子龙、丹凤和展杰一同验血,并与不同动物血液比对,证实振声身上的血是猪血混和人血。丹凤想起振声被杀当晚粥店的猪红少了,众人于是往粥店后巷找寻证据,果然在墙壁上发现血戒指印,确认振声曾被移尸,更推断出凶手以迷香迷魂如梦及丫环,再杀害振声。宋慈终于查出谁是凶手,凶手知身份败露,正想逃亡之际,展杰克服怕血腥毛病,把凶手擒获。经此案后,展杰和展坚父子关系得以改善,但展坚仍未能接受如梦。

  • 宋慈以妙计找出杀朱顺的凶手,就是其妻的奸夫。子龙慨叹朱顺与玉贞不相衬,错误结合才引致这宗情杀悲剧。子龙挂念丹凤,情不自禁往粥店探望丹凤,更偷偷以字条约丹凤见面,但字条巧合地一先一后被宋慈和玉珠看见,宋慈发现丹凤与子龙有暧昧,不欲伤玉珠心,而刻意隐瞒,可是玉珠错摸地去到约会地点。丹凤与子龙见面,子龙再次表明爱意,丹凤坚持不能有负玉珠,宁愿与子龙一刀了断。宋慈与玉珠听到二人对话,又惊又怒。

  • 玉宝在观音庙遇上关夫人李氏,遭李氏奚落,子龙看不过眼为玉宝抱不平,李氏反指玉宝勾三搭四,子龙大怒,而玉宝假装默默承受,子龙多谢玉宝当日提点自己拜师学验尸。时邻县发生天灾,大批孤儿流离失所,如梦不忍,遂找富商关万褔捐钱兴建慈幼局,万褔一口答应并借出大屋。如梦与玉宝往大屋视察建筑进度,遇上工匠意外死亡,宋慈与子龙负责验尸。子龙表现出色,得宋慈认同又能在玉宝面前一展身手,不禁大为兴奋。

  • 玉宝在万褔死后即提出分家,其后李氏发现自己有身孕,意欲重掌家中大权,玉宝与万安觉得分家一事更难实行,决定杀害李氏。玉宝以心情烦闷为由约子龙深夜把酒谈心,席间玉宝灌醉子龙,乘机赶往李氏所住的观音寺。李氏在睡梦中惨被烧死,时丹凤经过观音寺,见到貌似玉宝的背影走过后,再见寺庙起火。宋慈请玉宝认尸,子龙主动为玉宝当时间证人,丹凤反指曾在案发现场见过玉宝,但子龙谓丹凤是因为妒忌才指证玉宝,丹凤难过。

  • 子龙对宋慈和丹凤等人的隐瞒和嘲笑大为不满,决意离开松山县,并发誓不出人头地绝不回来。玉珠父丞昌和淑兰向玉珠母女求情,要求玉珠向宋慈代玉宝求情,免其一死,但玉珠表示无能为力。玉宝终于被处死,淑兰伤心而疯癫。秀娴见玉宝惨死,内心不安,每晚梦见玉宝被吓至吐血。宋慈决定与玉珠成婚,秀娴安慰,淑兰却诅咒二人会有报应。一日淑兰放下落咒棺材在玉珠家后离去,刚好遇上往玉珠家替秀娴医病的明叔。

  • 宋慈为淑兰验尸时发展她死前曾被奸污,时高云轩巡视松山县,并带回离开已久的子龙,子龙被云轩提拔为司理,宋慈恭喜他,但子龙反应冷淡。云轩请子龙复验淑兰尸体,子龙推翻宋慈的判断,发现尸身上有榉树汁,假意做成被打伤的伤痕。宋慈并伪造证据,以洗玉珠杀人嫌疑,云轩建议宋慈应避嫌,不应再调查这宗命案。宋慈再三问玉珠案发当日所发生的事,玉珠想起曾遇上孙婆婆,但众人往树林寻人时,郤找不到孙婆婆和她的木屋。

  • 宋慈推断郡主可能是幕后主谋,特意约子龙会面,向他表明一连串命案是冲着自己而来,子龙只是敌人利用来报仇的棋子。子龙听后不服,反驳宋慈是妒忌他飞黄腾达,胡说八道只想打击他的自信。宋慈无奈,决定想办法对付郡主。宋慈叫玉珠假意向郡主求情,借机试探,但未能问出端倪。全县村民都怀疑玉珠是凶手,玉珠担心,宋慈不断安慰,叫她不要轻言放弃。玉珠借机会撮合展杰与如梦,展杰感激。

  • 子龙向丹凤表白,谓心系于她,渴望与她分享现时成就,丹凤不知所措,子龙竟迷晕丹凤成其好事。玉珠在狱中受尽酷刑,宋慈对子龙保证只要他能替玉珠翻案。子龙再验尸找出新证据,要求云轩代为引见郡主。子龙以新证据跟郡主交易,要求取代宋慈当提点刑狱司,郡主则要宋慈的人头。子龙答应宋慈与他合作,二人找到沾有毒液的银针与竹筒。子龙出卖宋慈谓杀七叔的凶器上有宋慈指纹,宋慈早料到他有此一着,反咬子龙一口。

  • 丹凤和众人去牢裏看望玉珠,看见玉珠受伤,随后假替十皇爷传口讯约宋慈在渡头见面,另一边厢,黑衣人劫走狱中的玉珠,并送她到渡头找宋慈,时云轩到指宋慈劫狱杀人。丹凤拒替宋慈作证,结果二人被判处斩。宋慈要求在狱中与玉珠成婚,被郡主阻止。当子龙献上宋慈人头给郡主,展坚到谓宋慈身上有毒不能接触,郡主与子龙中毒,时宋慈和玉珠出现,迫使郡主讲出真相。郡主临终前以刀刺宋慈,玉珠为救他而代挡一刀,性命危在旦夕。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