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烈火雄心2

902.2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王心慰

简介: 在一次游轮大火之中,德田负责搜索的范围内出现意外,因此受到上司唐明的责难。德田虽知此乃意外,但心中有愧,自觉拯救生命压力极大,顿起了逃避之心,主动要求调往潜水队。可是世事往往难以预料,德田在潜水队中...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美都大厦发生大火,火场浓烟密布,消防员唐明、纪德田、蔡南丰被派到场拯救。唐明的太太江逸雅看见上司宝琳在街头凝神贯注着这段新闻,生疑。火场内危机四伏,电梯槽突然发生爆炸,冲力令唐明、德田、南丰失足堕入火海...一年前,钟茵怡骑着电单车第一天前往火炭消防局上班,匆忙间撞伤德田。茵怡替两名遇溺的小童进行急救,其中一小童的母亲不明白茵怡的救护程序,大骂茵怡见死不救,是杀人凶手。

  • 邮轮内火势非常猛烈,灭火轮不断向邮轮船身射水,高级队长唐明带领德田等人分队进入邮轮的客房搜索生还者。德田与同事梁孟功被编成一组,德田欲打开304房的衣柜时,走廊传来一声巨响,德田及孟功慌忙走避。由于邮轮曾经改装,火焰迅速随冷气槽蔓延,发生多次爆炸,在情况危急下,唐明避入机房,乍见一受伤男子,他凭机智扶伤者爬水管逃出生天。另边厢德田与队员失散身陷火海。

  • 小孩哭着哀求德田及茵怡拯救其父亲,但茵怡见小孩的父亲身上已挂上了死亡的字句,没有给小孩半句安慰便转身折返工作岗位,德田看不过眼其行为,骂她冷血,相反林聚贤对于茵怡能独力指挥这宗交通意外的救援工作,加深了对她倾慕之情。阿公岩郊野公园发生小火,唐明带队上山问了一途人问题后,命下属带备游绳用具上山救火,众人不明原因发出怨言,唐明亲自游绳搜索,果然在一隐蔽石缝,发现一小童不省人事。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美都大厦发生大火,火场浓烟密布,消防员唐明、纪德田、蔡南丰被派到场拯救。唐明的太太江逸雅看见上司宝琳在街头凝神贯注着这段新闻,生疑。火场内危机四伏,电梯槽突然发生爆炸,冲力令唐明、德田、南丰失足堕入火海...一年前,钟茵怡骑着电单车第一天前往火炭消防局上班,匆忙间撞伤德田。茵怡替两名遇溺的小童进行急救,其中一小童的母亲不明白茵怡的救护程序,大骂茵怡见死不救,是杀人凶手。

  • 邮轮内火势非常猛烈,灭火轮不断向邮轮船身射水,高级队长唐明带领德田等人分队进入邮轮的客房搜索生还者。德田与同事梁孟功被编成一组,德田欲打开304房的衣柜时,走廊传来一声巨响,德田及孟功慌忙走避。由于邮轮曾经改装,火焰迅速随冷气槽蔓延,发生多次爆炸,在情况危急下,唐明避入机房,乍见一受伤男子,他凭机智扶伤者爬水管逃出生天。另边厢德田与队员失散身陷火海。

  • 小孩哭着哀求德田及茵怡拯救其父亲,但茵怡见小孩的父亲身上已挂上了死亡的字句,没有给小孩半句安慰便转身折返工作岗位,德田看不过眼其行为,骂她冷血,相反林聚贤对于茵怡能独力指挥这宗交通意外的救援工作,加深了对她倾慕之情。阿公岩郊野公园发生小火,唐明带队上山问了一途人问题后,命下属带备游绳用具上山救火,众人不明原因发出怨言,唐明亲自游绳搜索,果然在一隐蔽石缝,发现一小童不省人事。

  • 某大厦发生大火,火势迅速升为三级。在消防处总部当值的向阳接到一名被困火场的居民致电求救,她第一时间将火场内的情况转告唐明。另边厢,德田忙于拯救被铁支插伤的女工,她痛不欲生的呼喊声,令他回忆起当年与亡妻少玲吵架后,她横过马路时被车撞至身亡的情景。火势愈来愈猛烈,被困者见消防员迟迟仍未入屋救人,心乱如麻欲从二十六楼跳窗逃生,只隔一扇门的唐明命令下属周兆辉冲入火势猛烈的单位内救人。

  • 茵怡误会德田是聚贤,便连珠炮发骂他送情书无聊及做人得过且过,德田也不甘示弱,反驳她的指责。德田被接纳调往潜水队。唐明放工回家,看见唐伟带了一班不三不四在其家一边喝酒一边唱戏曲,一怒之下夺门离开,逸雅追出开解。德田第一日在潜水队无心上堂兼打瞌睡,教练叫他落池底穿潜水三宝,他竟在池底执垃圾;命他做减压停留,他不理会指引在水底唱歌。德田跟大队出海,找寻一名在海边失踪多日的小童。

  • 纪瑶只顾与身在消防学校受训的南丰倾电话不理德田,德田心感酸溜溜,落街散心。便利店员为答谢茵怡救命之恩,让她免费购物,德田见状忙上前占便宜。德田知茵怡没有锁匙回家,便缠着她不放,又将说成纪瑶是他的女人,更滔滔不绝说她的不是,茵怡信以真,由揶揄变成对他深表同情。一爱滋病者Mike烧炭自杀,唐明瞥见Mike家中放了一张与唐伟的合照,心感不安,到减压仓探这名伤者。

  • 纪瑶及邻居何家信无意中发现德田不及格的成绩单,纪瑶不满家信取笑德田是无用的消防员,强拉家信前往德田所属的消防局,找德田问个明白,怎知德田已接报出车。几名小童在荒废的工业大厦内玩耍,其中一人乐极忘形失足被困竹棚内,竹棚突然下坠,唐明心知情况不妙,命下属先将竹棚稳固,才将小童救出,医护人员表示小童因右手部伤势非常严重,需要将右手锯断,小童的母亲赶到现场只顾骂儿子却不理其伤势,唐明听见她的说话非常反感。

  • 唐伟追出码头欲开解唐明,唐明则痛骂他到来打乱了他与逸雅的生活,唐伟强忍不快,回家看见逸雅不乐的表情,开解她,后来唐明知自己理亏回家吃饭,跟唐伟及逸雅举杯畅饮互诉心事。翌日,唐伟只留下字条,便离开唐明家。德田在海边加紧体能操练,希望有升职机会,以讨纪瑶欢心,突然听到有人在海中心大叫救命,德田拼命拯救这名遇溺者,同僚见德田如此英勇,看好他有晋升机会,可惜德田却升职无望,还被上司调派到新局工作。

  • 德田开罪了何太,又不敢留纪瑶单独一人在家中,惟有带纪瑶到七叔的茶餐厅,请他代为看管。聚贤将拜完喉架的烧肉选了最靓的一件留给茵怡。茵怡没欣赏他的心意,反在意听见德田留了纪瑶在茶餐厅内,劝他快点带纪瑶离开危机四伏的茶餐厅。德田闻言担心不已,忙于致电给亲戚,找人代为照顾纪瑶,不果。德田见茵怡下班,把心一横托她照顾瑶。聚贤见德田与茵怡谈得十分投契,以为德田欲撬墙脚,向他大兴问罪。

  • 南丰及一众师弟约向阳出来吃饭,并连珠炮轰向阳,问她为何要卖掉拳术会,其后众人向向阳提出欲用私己钱将单位买下,向阳一口拒绝,南丰便指向阳能喝下六杯酒便不再干涉她出售拳术会,向阳很快将酒倒进肚里,并将委屈吐出,最后不胜酒意晕倒,要劳烦南丰送她回家。南丰看见向阳半夜醉醒,对着亡夫的遗照哭诉,心感愧疚。一交通意外现场,一名伤者用法文跟唐明沟通,刚好宝琳路过,替唐明解困。

  • 兴田一早到灭火轮报到,担任队长的工作,队目安荫对于年纪轻的上司兴田,只懂口口声声讲理论,颇有微言。向阳致电南丰,向他表示爱意,南丰觉得与师母相恋是欺师灭祖的行为,忐忑不安。茵怡追德田拿饭钱,众同事取笑二人的交谈俨如一对夫妇,聚贤闻言不悦。当晚聚贤到德田家作客,听见纪瑶称茵怡为母亲,一呆。茵怡在家附近瞥见初恋情人兴田,终日变得心不在焉,还连日来站在便利店门口,等兴田再次出现。

  • 屯门避风塘趸船发生大火,兴田及德田同被派往火场救火,德田在火场候命时不停地在同僚面前夸耀兴田的威水史。火势很快受到控制,突然有工人前来报告,指有船员失踪,兴田冷静地凭甲板的水渍及一条断绳,救了一坠海船员性命。宝琳及唐明同时看中一部新车,在汽车经纪游说下,唐明载宝琳试车,途中宝琳请唐明吃糖,唐明看见这种特别的糖果不禁细诉了一段与上午班同学纸仔传情的往事,宝琳知他所讲的人便是自己,心中暗喜。

  • 茵怡在小巴内耻笑德田当值时遇上扑头党,德田即时反驳时并谈及有一个极之威水的弟弟,但茵怡疲倦得没听见他的说话,依在他的肩膊熟睡,德田感到一股暖意涌上心头。兴田坦言要搬走自立门户,德田不乐。南丰约了一众师弟与向阳一起吃饭,便不怕被人撞破他跟向阳单独约会,怎知思武在向阳对前爆南丰情倾一大陆女子,吓得南丰连忙向向阳发誓以示清白。

  • 宝琳接获消防员通知第一时间赶到Gary跳楼的地方,唐明趁Gary跟宝琳谈话之际,将Gary救到安全的地方,宝琳更说了一谎话让Gary跟太太和好。德田、孟功等人自我介绍给逸雅认识,还大赞逸雅所炮制的蛋糕好味,但暗地里骂唐明没有用,要靠太太跟手足拉关系,唐明闻言不悦,把逸雅赶走,更骂她不要再送蛋糕到消防局,逸雅不明因由跟他吵了一场,遂找向阳倾诉。

  • 茵怡翘着兴田的手行街,喜上眉梢。南丰在同事面前大谈做武师的威水史,还耍起几道功夫一展实力。某工厂内机器翻侧,压着一名男工,唐明见情况危急命德田及其他消防员合力将机器拉起救人,德田因体力不支,差点儿甩手将拯救伤者的南丰也压在机底。回局后,唐明罚德田等人在操场跑步,众人气喘如牛叫德田发劲跑过唐明,便可停止再跑下去,唐明看见有人跑过自己,脑海中便飘过与好友峰昔日进出火场的往事。

  • 南丰以为被向阳拒于门外,惟有隔着大门向向阳道歉,怎知向阳忽然在其背后出现,原来屋内全是众师弟。众师弟悉穿南丰是奸夫的身分,将他五花大绑,欲以家法侍候,向阳表示淫妇也要得到合理的惩罚,吓得众师弟不敢向南丰行刑,更默许了南丰与向阳的恋情。德田知茵怡调进其局开心不已,为讨好她,不惜帮她买歌剧戏票约会兴田。兴田带茵怡到德田家吃饭,德田拉了兴田于一旁,问他是否对茵怡的感情认真。

  • 唐明怪责德田私自采取行动救人,德田不忿反驳唐明针对自己,要求申请调局遭拒,德田听见茵怡赞他所做的一切相当恰当,顿时精神一振,但看见兴田到来茵怡放工,却心下一沉。逸雅来电表示要玩多几天才回家,唐明不满其任性,发怒,打算找安荫倾诉,岂料他正与同事们打边炉,不想打搞便独自离开。康兰在安荫家故意潜入属于恩恩的房间查看。唐明自知心情失佳推却了跟宝琳及其同事的约会。

  • 孟功因失恋,哭哭啼啼无心工作。电影厂内一特约演员因威也突然截断,失足被插在城楼上。唐明接报到场合力将伤者救出后,唐明的下属郑志光执工具离开时,跣脚被铁链缠着,倒吊在城楼半空,唐明马上命令德田用万能电剪将铁链剪断,但电剪无法开动,志光从高处堕下受伤。唐明在检讨会上严责德田及孟功疏忽,令同事受伤,德田自知没有理亏出言顶撞唐明。逸雅见唐明百迁就自,更感怀疑。

  • 孟功担心高层会追究志光的意外,向德田说出真相,更与德田往医院探望志光,从志光才知唐明没有将实情告知高层。德田故意在向阳面前说南丰在消防局迷倒不女同事,向阳大为紧张,逼南丰搬进武馆同居。唐明凭向阳给予的地址,前往逸雅的新居欲向她解释,逸雅表示无法愿谅唐明心有其他女人,把他赶走。德田与茵怡购物,撞见兴田与康兰打情骂悄.德田提醒兴田要对茵怡用情专一,反被兴田笑指德田喜欢茵怡。

  • 兴田亲下厨煮饭给茵怡品尝,更送了一条丝巾给茵怡并邀请她出席其旧同学聚会,但茵怡发觉与兴田的同学格格不入,欲推却之。Fanny跑到茵怡的消防局,表示已认出茵怡是当年在便利店打伤其父亲的坏女孩,要胁茵怡借钱她,作掩口费,否则四处重提其往事,茵怡只好就范拿钱出来,德田看见一切,问茵发生何事,茵怡拒答。向阳施廷时间,让众弟们有足够时间,将南丰的行李由搬进其家。

  • 南丰不理德田的劝阻冲出竹棚救人,由于棚架负荷不了摇摇欲坠,德田马上固定棚架及飞身救南丰脱险。唐明教训南丰处事不要过于鲁莽,还提醒他要好好跟德田学习。Fanny再到消防局向茵怡借钱,更自称是茵怡的表妹,众同事侧目,茵怡怕惹起其他同事们注意,拿了几百元打发她离开,但Fanny却嫌钱少,跟踪茵怡到兴田同学聚餐的地方,还刻意在餐厅内喧哗,茵怡无法不理,再用钱打发她离开。

  • 工人不慎将手夹在机器内,叫苦连工,唐明与众同事想尽办法将机器拆开;同时间,孟功、南丰等人到一大厦调查,始知是火警钟误呜,二人循例到机房到巡查,发现一大肚婆在后楼梯间跌倒,而且有早产迹像,南丰及孟功只好顶硬上替她接生。工厂这边,受伤工人的太太赶到现场,工人向太太为包二奶的事道欺。唐明听见二人的对话内容若有所思。

  • 逸雅听见向阳计划到关岛度蜜月,心下一沉,向阳知她又想起与唐明的往事,劝她藉派帖为名跟唐明修好。逸雅拿着请帖到家门外,刚好下大雨惟有躲在电话亭内避雨,骤眼看见唐明的车正载着一女子回家,她半信半疑致电给唐明,唐明竟指自己不在家中,逸雅心如刀割,正式向唐明提出离婚。Fanny再到消防局门大叫大嚷,德田代茵怡出头,表示一切事情由他负责。

  • 临放工前,唐明突然接到特别服务通知,指有晨运客在山上失踪,唐明一边搜索一边不停地望表;另边厢,逸雅一早被宝琳吵醒,要求她同往倾谈合约。最后唐明及逸雅虽有事务纠身也及时上律师楼办理离婚手续,二人下笔前也想起当日结婚的情况。茵怡接获通知到警署救一名昏不省的伤者,她看见伤者原是阿达,奋力替他回复心跳。其后,茵怡到病房深望阿达,终忍不住问他为何不控告自己。

  • 孟功正谈论安荫的威水史,刚好安荫在门外步入。唐明推举德田考升级试,她雀跃地告诉茵怡,但是茵怡仍因与兴田的关系不明朗,显得没精打采。德田专诚约会兴田,叫他不要对茵怡的感情拖泥带水,兴田听见德田的说话,看穿德田真对茵怡有意义,他不想茵怡会投向德田怀抱,于是主动约会茵怡,并送公仔讨回茵怡的欢心,令茵怡喜上眉梢。小兰的车子坏了,托兴田往机场接其母亲阿珊。

  • 德田无法忍受兴田对茵怡爱理不理,冲上兴田所属的消防局骂他不要再玩弄感情,兴田被德田说中心事,拿出上司的口吻对待德田,令德气极而回。兴田约茵怡见面,打算跟她划清界线,欲开口之际,德田送来茵怡遗在家中的电话,兴田便即时改变态度,对茵怡显得略常热情,茵怡甜上心头,相反德田则不是味儿。德田面对升职试信心十足,茵怡虽约了兴田吃饭,但预早已跟纪瑶约好买了蛋糕跟德田庆祝,德田满心欢喜。

  • 李sir到兴田所属的消防局巡查,提醒兴田多向波sir学习,令兴田心中有数,不敢向向波sir再有任何微言。此外,李sir更送了两张慈善餐券给兴田,叫他约小兰一齐出席。兴田心知要跟李sir拉关系,一定要讨好小兰,约会小兰之余,讹称自己已失恋多时。茵怡无意中发现兴田持有两张慈善餐券,以为是兴田所指的意外惊喜,便是邀她出席此宴会,于是满心欢喜逼德田做其拍档,陪她看录影带学跳社交舞。

  • 德田知道茵怡出院,特别一早起床亲手煲粥给茵怡。茵怡担心他会误会两人有机会发展超友谊关系,即时跟他划清界线,德田即笑指只当她以兄弟之情关心而已。宝琳送借酒消愁的逸雅回家,细心地照顾她,逸雅大为感动,二人更互吐心事起来。自始逸雅及宝琳变成要好的朋友,南丰回局探旧同事,见他们接报出车,倍感失落。转瞬间,到了南丰与向阳的大喜日子,南丰与众师弟预备好一切前往婚姻注册处与向阳汇合。

  • 小兰扮发高烧希望阿珊前来探望安荫,但被阿珊识破,小兰为救要阿珊与安荫修好,惟有说第二谎言讹称安荫患了鼻咽癌,阿珊信以为真,更听到两眼通红,决定亲手煲汤并送到消防局给安荫,还苦口婆心吩咐他要好好消息,不要操劳,令安荫感到一头雾水,致电小兰问个明白,始知是小兰的鬼主意。德田表示约了孟功的表妹相睇,托茵怡代为照顾纪瑶,茵怡却大发雷霆拒绝帮忙德田,还骂了他一顿。

  • 美都大厦发生五级大火,唐明、兴田等人同被派往火场,向阳知南丰亦有份出车,面色一沉,前往灾场查看,而逸雅在开会期间,从电视的特别新闻报导,得知唐明有分参与这场大火的工作,显得坐立不安,其后她发现宝琳同样关注这段新闻,生疑。唐明率领德田等人由楼梯进入火场进行抢救,兴田求胜心彻,反叫下属老鼠跟他乘电梯到火场,岂料被困电梯内,幸德田及时将他由电梯救出。

  • 唐明独自出院回家,看见逸雅留下来的信件,心伤;接着前往宝琳的公司,始知宝琳漏夜离开了香港。南丰从师弟口中得知向阳患了感冒,特别执了一包给向阳医病,虽然向阳有所感动,但无法接受南丰坚持做消防员。南丰箍煲不成,与德田等人自叹碧瑶消防局爱情运不佳。美都大火后兴田这救火英雄,成为传媒争相报导的对像,但他拒让老鼠接受访问,独领风头。

  • 安荫知兴田一脚踏船,劝小兰离开兴田,但小兰听不入耳。茵怡问兴田借钱替阿达办理丧事,兴田一口拒绝,还不愿出席阿达的丧礼,茵怡对兴田假仁假义更感不满。李sir大赞兴田在公事上十分出色,但暗示他私生活却一塌糊涂,兴田明白其意思,即时约茵怡见面。茵怡比兴田早一步提出分手,兴田自觉丢面,骂茵怡早已对德田生情,令茵怡伤心不已。

  • 向阳验出怀有身孕,令她不知如何是好。南丰与师弟上武馆练武,向阳一见南丰便动怒,用英枪追打南丰,还指今次被好朋友累死,南丰叫众师弟快查出这位好朋友是谁。李sir亲自召见安荫、德田等人调查,了解唐明是此意外是否故意隐瞒眼疾,后来再单独问德田是否曾向兴田透露唐明的事,德田知兴田有心伤害唐明,痛骂他一顿。唐明接受第二次手术,打了麻醉针后迷迷糊糊间看见逸雅前来探望。

  • 德田在纪瑶及南丰威逼下,穿起一身西装到茵怡家吃饭,广成向德田提问会否生仔、移民等私人问题,还要求他写一分追求茵怡的计划书,令德田啼笑皆非,碧霞劝德田早点和兴田和好,以免令茵怡日后左右做人难。德田与聚贤及孟功在酒吧消遣,遇见兴田及小兰,上前邀他同坐被拒。安荫出外忘记关水喉,导致全屋水浸,他第一时间拿出唯一一张与阿珊的结婚相来看,小兰灵机一动弄湿结婚相,安荫马上抢回。

  • 茵怡因Fanny之闷闷不乐,德田说笑话开解她。唐明通过眼力测试,调回碧瑶消防局,众同事替他庆祝,而南丰更向各人宣布将与向阳结婚。逸雅主动约唐明见面,将一封宝琳给予二人的信件给唐明细看,虽然逸雅已原谅了宝琳,却婉拒跟唐明复合。德田从报章上看见兴田又再闯祸,遭人投诉,于是专诚炮制了一些锅贴探望兴田,但兴田不领情,再次摆出上司的态度对他,更声言想升职便要不择手段。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