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掌上明珠

1047.8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黄国辉

简介: 经营珍珠买卖生意的富商朱兆昌(刘江饰),希望由长子嫡孙继承“皓月珠宝店”,可惜膝下只有三个女儿。一直寄望最聪明的二女朱碧霞(宣萱饰)能继承家业,但碧霞不理父亲对自己的期望及反对,离家出走,嫁给罗子辉,兆...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六十年代香港,“皓月珠宝店”的二小姐朱碧霞与儿子罗伯添遇上抢劫,霞为保亡夫罗子辉送她的戒指拼命抢回。霞回到正在装修的珠宝店,和姐姐碧云与妹妹碧霖见面,此时装修工人不慎弄脏了霞等亡母的画像。昌仍为霞当年为爱情离家一事耿耿于怀,经云与霖劝说才答应让霞回家。入赘朱家的云夫祥兴接报,指公爵夫人订购的珍珠运回来时遭扣查,来不及在皓月重新开幕当日交货,云之表哥洪耀生提议高价收购其朋友的次级珍珠代替。

  • 昌怒责云胡乱猜疑,霞向昌表示将会带同添回夫家,昌看出霞才有能力把珠宝店办好,但她以非继承人而婉拒。云发现昌私下要求打造精致珍珠链,猜想父亲欲赠与霞,云从兴口中知道霞将添过继给朱家,认为霞居心叵测。云回家质问霞时,惊闻昌送院,三姐妹惊悉昌得了末期肝癌,伤心之际生与母陈君如来到,要求昌临终前分家。昌出殡日正是兴父生忌,只好与弟何祥发当夜偷偷去拜祭。昌出殡当日,昌母颜如玉坚持去灵堂,却突然晕倒。

  • 碧云不满自己多年来为朱家的付出,却被丽嫦和其腹中的孩子瓜分了一笔家产,遂要兴他调查嫦的底蕴。兴往拜祭荣,忆起当年父亲提议他入赘朱家的经过,慨叹和云结成一对没感情的夫妻。朱家众人饮茶时,嫦被伙计认出她曾在酒楼卖点心。霖发现嫦命人剪掉亡母心爱的花,又发现其衣柜内全是亡母喜欢的颜色,不禁怒不可遏,一气之下剪烂丽嫦的衣服,嫦的床上有蛇,吓得大惊失色。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六十年代香港,“皓月珠宝店”的二小姐朱碧霞与儿子罗伯添遇上抢劫,霞为保亡夫罗子辉送她的戒指拼命抢回。霞回到正在装修的珠宝店,和姐姐碧云与妹妹碧霖见面,此时装修工人不慎弄脏了霞等亡母的画像。昌仍为霞当年为爱情离家一事耿耿于怀,经云与霖劝说才答应让霞回家。入赘朱家的云夫祥兴接报,指公爵夫人订购的珍珠运回来时遭扣查,来不及在皓月重新开幕当日交货,云之表哥洪耀生提议高价收购其朋友的次级珍珠代替。

  • 昌怒责云胡乱猜疑,霞向昌表示将会带同添回夫家,昌看出霞才有能力把珠宝店办好,但她以非继承人而婉拒。云发现昌私下要求打造精致珍珠链,猜想父亲欲赠与霞,云从兴口中知道霞将添过继给朱家,认为霞居心叵测。云回家质问霞时,惊闻昌送院,三姐妹惊悉昌得了末期肝癌,伤心之际生与母陈君如来到,要求昌临终前分家。昌出殡日正是兴父生忌,只好与弟何祥发当夜偷偷去拜祭。昌出殡当日,昌母颜如玉坚持去灵堂,却突然晕倒。

  • 碧云不满自己多年来为朱家的付出,却被丽嫦和其腹中的孩子瓜分了一笔家产,遂要兴他调查嫦的底蕴。兴往拜祭荣,忆起当年父亲提议他入赘朱家的经过,慨叹和云结成一对没感情的夫妻。朱家众人饮茶时,嫦被伙计认出她曾在酒楼卖点心。霖发现嫦命人剪掉亡母心爱的花,又发现其衣柜内全是亡母喜欢的颜色,不禁怒不可遏,一气之下剪烂丽嫦的衣服,嫦的床上有蛇,吓得大惊失色。

  • 碧霞气责耀生,指他出卖自己,串通正龙戏弄她,耀生反指碧霞得失正龙,连累珠宝店失去大额的生意,祥兴无意中听到一切。耀生和丽嫦交换情报,耀生看穿碧霞计谋多、秘密亦多,决心抽出在背后协助碧霞的人。耀生暗中耍诈,着珍珠经纪卖次货给碧霞,幸祥兴无意中听到耀生奸计。如玉寿宴之时,碧霞当众揭穿耀生之奸计,并扬言辞退耀生,双方争执时,碧霞终道出一直与耀生不咬弦的内情。

  • 碧霞无意中发现朱家准备卖出的物业被人放火,怀疑耀生欲助正龙压低楼价,调查时却受伤,幸得祥兴陪她到医院诊治。碧霞收到匿名信,知道派人纵火的就是祥兴,在幕后成立公司暗中贱价购入朱家物业的也是祥兴,祥兴直斥众人等从没有视他为家中的一分子,碧云无言以对,碧云对祥兴提出离婚感懊恼。周飞请碧云在珠宝店为儿子周旭仔谋职位,碧云答应安排旭仔担任杂役一职。

  • 兴离开朱家,并准备与云离婚,弟何祥发苦劝无效。写匿名信者原来是生,生向霞邀功,霞毫不领情。云情绪低落,霖与霞好言安慰,云怒掴霞,骂她搞风搞雨。镶嵌师傅周飞的儿子周旭仔自南洋回港,云安排至店中当打杂。生在南洋时曾帮忙过旭,旭为人憨直,对生一直心存感激。添失踪,众人彷徨之际,添突然安全返家。霞欲皓月参加珠宝展销会,云反对。玉见姐妹失和,同意霞改组董事局之提议,引入股东。

  • 兴公布展销会的业绩未如理想,霞提出父亲的遗愿扩充养珠场,云以风险大和前景不明朗等因素否决,霞向生求助约龙见面,希望能取得资金扩展养珠场。霞忙于养珠场的事,未有接送添上学,令他有微言;霞在接见日本投资者时,更连累失恋喝得半醉的霖差点被奸污,幸得旭相救。旭斥责霞出卖妹妹,使她大为错愕。霞向曾为贵宾房服务的侍应了解,发现兴牵涉在内;兴向云承认自己所做的一切,更对云动之以情,终令她放弃追究。

  • 嫦遵守生的安排到“皓月”工作,她发现霖把数值写错,好言提点却被她调侃,旭见状替嫦责霖。霞在养珠场缅怀与父亲相处的日子,无意中听到奇怪的声音。霞带云和玉等人到养珠场,要旭向众人展示他早年在南洋养珠场工作,云答应让霞以两星期为限,以贝蚌的存活率决定应否扩充养珠场。霞与云同意嫦应受人操控,决定设法将她除去。兴对嫦和旭下药迷晕,设局让众人捉奸在床,玉将旭辞退并将嫦赶走。

  • 霖把云收买医生等证据道出,此时玉出现教训霞和云,更责生应该饮水思源,又着兴要安份守己,勿再生事端。云向兴表示欲放假调理身体,为朱家留后作准备,谁知兴表现冷淡;兴送上新皮球予添,添不慎把云的送子观音打倒地上,云气得欲痛打他,玉见状着霖把霞和添拉走。云不忿追上,却失足滚落楼梯受伤;云让兴出任代董事长,生认为应由总经理的霞担任,玉终决定把公司交予霞打理。

  • 兴和霞回家后,云见兴对霞关怀备至醋意大发;云到霞房把她的首饰和化妆品打翻后离开,路过的嫦竟欲趁火打劫。霞发现亡父所送的首饰被毁,嫦把责任全推到云身上,两姊妹为此起争执。霞和债主见面,发现他仍藏有影响丈夫名声的证据,只好答应再次为他出售贼赃。云带家人到霞和买家交易的地点,欲在玉面前揭发霞,谁知却目睹霞被控接赃。众人商讨如何营救霞时,有警察到来将云带走。

  • 云脊椎受伤,暂不良於行,而且输卵管受伤,不能生育。云情绪崩溃,兴却暗暗心喜。云受伤不能回公司,欲由兴暂代董事长一职,玉和生等却支持霞以总经理身分暂代,云气愤难平。生怀疑云之意外是兴设局,苦无证据。南洋数家珠场关闭,珠源短缺,成本大增,霞害公司损失,自请处分,将代理董事长一职让予兴。珠场收成,质量俱佳,霞大为振奋。兴驾车送霞回家,遇倾盘大雨,车子抛锚,二人被困车内,兴勾起少年时与霞相处的点点滴滴。

  • 仁要挟霞继续卖贼赃,霞被迫就范。云安排买家,并带玉等至酒店让众人亲眼目睹霞卖贼赃,不料警察先到一步,当场逮捕霞,云大为错愕。不久,云亦被逮捕。仁欲绑走添勒索,幸生及时搭救。仁讲出原来霞丈夫辉当日亏空公款买珍珠,生介绍买入之珍珠竟是贼赃,后来劫匪内讧,将贼赃抢回并杀害辉。生始知自己间接害死辉,决定营救霞作补偿。兴见云等即将坐牢,喜上眉梢,发不明所以。兴向发讲出父亲何荣死因。

  • 耀生利用舞小姐好友Lucy讨好雷探长的得力助手,希望他可以提供祥兴收买雷探长的证据。众职员在讨论碧云和碧霞的斗争,祥发忍不住冲口而出指朱家姊妹是被害的,此话刚好被路过的碧霞听到,顿时对祥兴起疑。碧霖自荐为公爵的妹妹设计婚纱,并找来旭仔帮忙,谁知太累的她终在旭仔於皓月的床铺睡著了,碧云大为紧张。耀生约见雷探长的得力助手,证实祥兴向雷探长行贿竟是希望将碧云姊妹扣押,随後,耀生即被巡警以藏毒的罪名拘捕。

  • 生被带到杂差房,遭严刑拷打。添将先前差点被绑之事告诉霞,霞才得悉生曾先后搭救母子。霞往警局见雷,始知之前生故意让雷之儿子在澳门被仇家捉走,再协助打救卖人情,交换云和霞得以释放。霞知情后向玉求援,故意说生是当日报警之人,兴为了替云出气才派人插赃嫁祸。玉向兴求情,兴答应帮忙,生被释放。生被迫「食死猫」,遭踢出董事局,又降为二柜。生借酒浇愁,醉后向如吐露被陷害之事。如到皓月吵闹,生和兴大打出手。

  • 众人失去霖踪影,焦急万分。旭载霖至珠场,晚饭后旭酒醉不省人事。翌日,云和彭等找到珠场,霖诓称与旭已发生关系,彭忿而退婚。霖之事街知巷闻,记者至皓月采访,云为显示无阶级观念,答应旭和霖之婚事。旭被升为副经理,员工带他到夜总会庆祝,刚巧看到爱媚珠宝的黄老板与生聚餐。黄希望生协助搞垮珠场,生笑而不答。飞全家至朱家提亲,玉答应婚事。霖欲令旭知难而退,故意戏弄其家人,旭虽介意但仍坚持负责任结婚。

  • 发劝兴及时收手,兴不肯。珠场损失惨重,无法供应足够珍珠,龙之展销会被迫停办。龙要求巨额赔偿,皓月被迫答应。警察在火场发现生之皮鞋,又查到户口金钱来历不明,怀疑生涉案,发布通缉令。兴怂恿云做假帐,中饱私囊。生大难不死,藏身珠场,找旭协助寻凶。霞跟踪旭找到生,亦知生纯是回珠场拿玩具,并非纵火之人。霖虽嫁给旭,但二人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霞劝霖放下成见,欣赏旭之优点。

  • 玉中风瘫痪,不能言语。众人担心不已,不解为何玉会独自外出,暂将其送往别墅静养。生在街上不慎被捕,幸警方刚逮到纵火之人,生无罪获释。生重回董事局,再任头柜,但心中总觉「真凶」只是顶罪。「真凶」确是发雇来顶罪,兴责怪发擅作主张,发劝兴尽早收手。董事局以珠场损失惨重,决意出售,霞争取无效,往澳门洽谈生意弥补公司损失。霞洽谈不顺,又丢失珍珠样办,珍珠原来被刚巧到澳门谈生意的兴捡走。

  • 霞赶至酒店,芬等刚巧带添驱车离去,霞始知原来一切是云的安排。霞怒掴云,二人大起争执,霞搬往别墅暂住。芬约霞见面,表示要争取添抚养权。原来芬是新界居民,继承权是按大清律例不是英国法律,添是罗家骨肉,抚养权应是判归祖母。双方为争抚养权,不惜打官司。霞为免添入住男童院,无奈答应在法院判决前让添暂由芬照顾。生见霞思念添,带霞偷往酒店与添会面。霞想趁机把添带走,被云和芬发现拦阻。

  • 法庭最后将添之抚养权判给芬,霞悲痛欲绝。芬要带添到美国,霞赶至机场送行。霞为免添纠缠,不惜大骂和掌掴添,逼其离开。霞重返朱家报仇,故意在云前与兴暧昧,挑拨其夫妻感情。云收买嫦,秘密商议万一嫦生女孩,就买男婴来替换,嫦忐忑不安。霞警告嫦不要与云合作及立即离开朱家,否则对其不利。霞恫吓嫦,嫦吓得夺门而出,途中竟被嫦的南洋丈夫坚遇上。嫦首饰被坚抢去,昏倒在地。嫦之胎儿情况不稳,医生建议开刀。

  • 坚勒索十万元,云原欲付赎款,但在保险箱竟发现兴所藏霞之发夹,醋意大生,改变主意。云到公司忆起姐妹旧情,打算救人。兴和生先后知悉霞等被绑票,二人联袂付赎金,但因迟到,绑匪已离开。霞得知嫦的遭遇,心生同情,二人趁机逃走。霞不慎堕崖,幸生将其救回。嫦被坚追及,危急时兴及时赶到将其击毙。嫦即将临盆,兴仓皇替其接生。霞指责云竟不付赎金,云趁机揭穿嫦和生的奸谋。嫦儿柏伦患有溶血病,必须近亲立即换血。

  • 玉有望可重新开口说话,兴暗惊。玉在花园为拾回掉在地上的戒指而从轮椅倒下,兴突然出现。玉被发现溺毙於鱼池,三姊妹伤心不已。霖睡不著,旭陪她聊天,霖对他增添好感。生分别游说云及霞购买嫦的三成股份,乘机抬高价钱。嫦发现伦被云抱走,云说嫦在放弃股份的一刻即表示放弃儿子,无权再抚养他,嫦难过。霞游说嫦以十万元出让股份给自己,免除生从中剥削,更可与儿子过新生活,嫦心动。

  • 嫦回公司向云要求正式工作,云以其教育水准低故意嘲讽。霖思念玉,旭为此彻夜入海捞珍珠,霖大为感动。众人知道旭和霖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霞和嫦建议二人分开。旭发现原来与霖没有发生关系,不敢高攀,自愿离婚。生离开皓月后,生活潦倒,嫦托霞带钱接济。皓月尖沙咀分店开张,兴怂恿云虚报装修费用取利。兴用心教导嫦读公文、看帐目,嫦发现帐目问题,兴故意支吾以对,令嫦对云起疑心。

  • 霖哀求云放过妹,云坚不吐露真相。旭为洗脱妹罪名,沿途找寻失款,不料与司机发生争执,旭被围殴,幸生经过解救。生和霞到银行暗查云户口,但并无发现异常状况,离开时却看到发急著领钱。妹被冤枉,一时想不开欲上吊自杀,幸旭等及时抢救。警察寻回三千元失款,终还妹清白。兴知警察寻回之失款是发暗中安排,责其多管闲事。生亦怀疑此事与发有关,趁发酒醉,故意套其口风,始知妹是被云嫁祸。

  • 生趾高气扬,对员工颐指气使,众人对其反感。董事局改选主席,云有意连任。生游说嫦投票给云,嫦为之心动。旭和霖正式签署离婚文件,事后霖负气离开。云和生目睹一切,知霖对旭已生爱意,决定撮合二人,争取霖在董事局支持。旭花尽心思追求霖,二人终於坠入爱河。霞借机与兴逛街,勾起兴对其之情意。二人雨中态度亲密,刚巧被云和霖撞见。董事局会议,云投己一票,兴竟也投己一票。霞知自己当选无望,宁愿投给兴。

  • 兴高价购入皇冠「苏菲亚之星」,但准备安排抢劫,然后栽赃诬陷云骗取保险金。霞偷入兴办公室,发现皓月的平面图,心中起疑。兴情不自禁与霞亲吻,不料被云和生撞见,云怒掴霞。生和霞街头争吵,生讲出心中爱意并警告兴为人居心叵测。兴安排劫匪抢劫时顺便杀死生,发劝阻无效。霞向兴提议离开香港,双宿双栖,兴心动。生探访玉之看护崔姑娘,感觉其子应目睹玉遇害。霞在兴之西装发现玉之耳环,怀疑玉之死与其有关。

  • 云跪求霞放过兴,甚至愿意放弃一切。霞想讲出接近兴之目的,被生赶至制止。兴约霞至别墅幽会,故意让云知悉,云伤心吞药自杀,幸众人及时发现送院。霞不想再刺激云,向兴提出分手,兴答应并重回朱家。兴向发透露除了云以外,更要向霞报仇。生和旭找到崔护士儿子波,波讲出当日目睹兴杀害玉之状况。二人正欲带波往警局时被发劫走,发逃走时不慎杀死波。发被捕,为报荣养育之恩,将所有罪行一肩扛下,并劝兴珍惜机会,及早收手。

  • 云拜祭发,兴故意演戏博取同情,云因内疚,将自己所有股份赠与兴,众人劝阻无效。警察至皓月查案,生和霞还以与兴有关。云精神恍惚,病情严重。霞等见兴不断喂云吃药,非常忧心。嫦偷药化验,查出是安非他命。嫦欲讲出结果,但兴以嫦母子安全威胁。旭打造戒指赠霖,霖感动。兴带云至别墅修养,云将董事长一职交与兴暂代。生收到劫匪将离港之消息,赶往堵截。

  • 生和旭大难不死,仅受轻伤。霞保释云回家,不料兴露出真面相,将云姐妹逐出朱家,云等只好至生家暂住。云至警局自首,承认安排劫案骗保险金,希望兴能放过霞等。兴叫劫匪约生假装要求安家费,趁机杀害。生和霞交钱时,发现有计时炸弹,危急时生为保护霞,被炸重伤,下半身瘫痪。劫匪临死时讲出劫案主谋是发,云无罪释放。兴将皓月改名为荣兴发,嫦暗藏皓月招牌送还云姐妹。生虽瘫痪,但勇敢振作,霞略为宽心。

  • 有台湾珠商向皓月购买大批珠鍊,众人正庆幸生意上门,但兴不准珠商向皓月供应珍珠。云等向嫦求援,嫦答应供货但被兴发现。嫦供应之珍珠竟是假货,而台湾珠商亦是兴所安排的圈套。霞等正为钜额赔偿发愁时,幸得生说服「爱媚」的黄老板愿意供货。霞对生感激之余,愿与生厮守半生。威廉斯公爵到港,宴请云和霞。公爵表示有兴趣筹画珍珠生意,霞等积极争取,并得龙少答允挹注资金。

  • 兴资产尽被银行扣押,一无所有,生将皓月和朱宅赎回物归原主。兴生活潦倒,云登门慰问,兴醉中扬言绝不罢手。云设局诱使兴讲出杀死玉之真相,警察立即现身拘捕兴。兴忿而胁持云至皓月,再将朱家各人一一捆缚。兴纵火欲烧死众人,幸嫦及时挣脱,将兴击昏。各人一一逃离火场,但生为救霞,不幸葬身火海。云将董事长一职让予嫦,专心照顾伦。霞辞去总经理职务,带如环游世界。兴精神失常,长住精神病院。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