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搜神传

3408.3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方骏钊

简介: 彩芝乐知天命,从仙草化身的母亲身上得到仙气,变成半仙之体;敢当幼年被顽童欺负,得黄大仙爱惜,得到九牛二虎之力;晏喜被诅咒缠身,经常无故入睡,却因被剑魂干将附身,学会不世剑术。三个拥有仙缘的人遇上祸害...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心地善良的蓟彩芝将患病的老乞丐带回家让父母医治 ,原来彩芝的父亲蓟申在镇中一向赠医施药。病愈的渔夫向蓟申送上几颗珍珠,本来想让妻女将珍珠镶成珠钗,却被彩芝转送给青梅竹马的好友,县令蒋金之女蒋倩。蒋倩天生相貌丑陋,即使珍珠末对其相貌亦起不了帮助。蒋倩听说烟云洞府中之神仙有“穷可以变财,蠢可以变状元”的法力,央求彩芝陪她同往,求仙子将她变美。彩芝并不相信不劳而获,但好友苦苦相求,只好答允作伴。

  • 彩芝记起如何进烟云洞府内发生的所有事情,往找蒋倩欲令她恢复记忆。另一边厢,众村民对蒋倩的美貌赞叹不已。蒋倩看见彩芝左一句吐出「大头虾」、右一句「妖精作怪」,感到非常讨厌,认定是彩芝妒忌她的美貌。彩芝到处找寻床头婆婆为蒋倩恢复记忆,在路上遇到怪人晏喜,见此人竟懒得倒睡在湖边,只好将他带回申芦。原来晏喜道出自小就有渴睡症,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感到疲累便会随即睡倒,一般十天的路程都会延迟达三个月。

  • 芝醒来与忘忧一起瞒骗蓟申有关起死回生之秘密。彩芝复原后往黄大仙找石敢当、晏喜时,发现自己拥有仙力,可以任意飞翔。彩芝向忘忧请求学仙法欲令蒋倩解除妖咒,母女促膝谈心,忘忧更将自己与蓟申的结缘因由相告。原来忘忧乃系太上老君座下的一棵凝香仙草,因被妖精所伤,而失足跌落凡间,幸得蓟申悉心照顾才得以康复。为报答蓟申,遂求黄大仙帮忙赐她一道符封仙气,让她以凡人的身分留在凡间,继续照顾彩芝与蓟申。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心地善良的蓟彩芝将患病的老乞丐带回家让父母医治 ,原来彩芝的父亲蓟申在镇中一向赠医施药。病愈的渔夫向蓟申送上几颗珍珠,本来想让妻女将珍珠镶成珠钗,却被彩芝转送给青梅竹马的好友,县令蒋金之女蒋倩。蒋倩天生相貌丑陋,即使珍珠末对其相貌亦起不了帮助。蒋倩听说烟云洞府中之神仙有“穷可以变财,蠢可以变状元”的法力,央求彩芝陪她同往,求仙子将她变美。彩芝并不相信不劳而获,但好友苦苦相求,只好答允作伴。

  • 彩芝记起如何进烟云洞府内发生的所有事情,往找蒋倩欲令她恢复记忆。另一边厢,众村民对蒋倩的美貌赞叹不已。蒋倩看见彩芝左一句吐出「大头虾」、右一句「妖精作怪」,感到非常讨厌,认定是彩芝妒忌她的美貌。彩芝到处找寻床头婆婆为蒋倩恢复记忆,在路上遇到怪人晏喜,见此人竟懒得倒睡在湖边,只好将他带回申芦。原来晏喜道出自小就有渴睡症,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感到疲累便会随即睡倒,一般十天的路程都会延迟达三个月。

  • 芝醒来与忘忧一起瞒骗蓟申有关起死回生之秘密。彩芝复原后往黄大仙找石敢当、晏喜时,发现自己拥有仙力,可以任意飞翔。彩芝向忘忧请求学仙法欲令蒋倩解除妖咒,母女促膝谈心,忘忧更将自己与蓟申的结缘因由相告。原来忘忧乃系太上老君座下的一棵凝香仙草,因被妖精所伤,而失足跌落凡间,幸得蓟申悉心照顾才得以康复。为报答蓟申,遂求黄大仙帮忙赐她一道符封仙气,让她以凡人的身分留在凡间,继续照顾彩芝与蓟申。

  • 彩被妖怪迦楼罗追杀,喜欲救助时却睡意突起;喜自刺大腿提神却因此以血唤醒古剑赤炼剑内的干将魂魄,干更附身于喜将罗赶跑。言到彩家请帮助见毅;两人相见欲私奔之际石赶至,更将毅送往官府告他拐带妇女,彩亦因此与石绝交。喜与干详谈,更答应协助他寻回妻子莫邪。石侵占毅的田地,更在毅家地底发现一金蟾,石大喜将之带回家中;原来该金蟾是妖怪,在夜深放出小妖们,潜进石家各人身体内。

  • 彩通知言毅已获救,言感激不己;石一家染上不知名怪病,家中金库突塌下令钱财尽失。镇民更发现石的神力已失去,于是狠狠的教训他;此时有一仙女无极天尊出现;尊赐与仙镜与及符咒予石,令石得知家中已被妖怪侵占。几经艰苦,石终请得尊与众护法帮忙到家中除妖;但刚遇上到石家替言看病的申与彩等人。尊成功将妖怪收服,更将石家众人治好。彩见喜一时神勇一时渴睡,欲使计激发他的潜能让他康复却失败。

  • 尊突然出现在罗的面前,罗竟向她跪拜;原来罗亦是尊的手下。尊之所以出现,就是因为罗发现镇中出现仙气。守护这一带的土地公公、床头婆婆、日游神与夜游神到尊所在之地调查她,但却没法查出的真正身分,而尊更主动与他们结交,更送上琼浆玉液。村民突然肚涨,众人欲寻尊救治却没法得见;众人向申求医,但申束手无策,忧为了帮助镇民,只得泄露仙力制成药丸。

  • 深夜,申偷偷跟着忧到树林,看见忧和彩在一起。看见忧教彩法术。可,申看见彩剩下一个头飘动,便晕倒了。申无法不相信尊,于是,把尊给的药给忧。忧喝了药后,变成了树妖,尊更把申变成了猪精。彩被众人当作妖女,加上倩的鼓动,村民,就开始追杀彩。彩本想寻回爹,后来中了倩的诡计,被村民抓了,喜知道后,立刻去营救彩。彩同喜也寻到彩的爹,然后,打算离开。

  • 彩和石背着熟睡的喜来到他的祖居「晏庄」,夜深后怪事纷纷出现,彩斥他们疑神疑鬼。翌日依旧怪事连连,三人感到混身不自在,更怀疑木柱内藏妖精。几经查探原来涉及晏家与赖家之恩怨,赖虫更说出喜之所以患上「渴睡症」由来;两家恩怨化解,赤剑却未有踪影。渴睡的咒语解除后,喜努力打扫祖屋,时迦追来但被神灯击退;彩欲利用神灯救忧,岂料神灯与石同告失踪。

  • 玉终以金丹令石神智清醒过来,并教他彻底解除魔咒之法;玉透露与三人有缘,希望可以协助他们消灾解劫,提示要同心协力才能参透玄机!床追截众人把言病入膏肓的消息相告,原来言因思念毅而积郁成疾。石道出当日因迷情本性,竟吩咐下人把毅追杀,更令他失足堕河;毅脱险后巧遇法力大减的龙女,一阵怪风吹起。毅答应为其到东海传书予龙王。途中与彩等人相逢,告知众人事情始末,大家有所决定。岂料寄住之旅店竟是黑店。

  • 众人连夜赶路,可惜仍走不出河伯的迷阵。石突然受魔咒影响,使计令彩失望将喜赶走;他更把毅交出以换取破阵之法,幸得被干上了身的喜相救,二人冰释前嫌。伯从通灵宝玉中看到众人内讧的情况,暗自得意;喜细心观察星象找出「当局者迷」的奥秘,终破解伯的百年迷阵。此时迦追来,青锋赤练两剑再次相遇,彼此间似有无形的牵引,合拍非常。

  • 龙王终被彩的孝心感动,赦免众人的死罪。喜被毒蜘蛛丝捆绑,干却无力相助感沮丧。龙王成功救出女,并欲许配予毅,然而毅坦言只会娶言一人,龙王大怒;女见状便把众人连冰魄神珠一并带走,龙王气愤至极,遂传五湖四海追杀令誓要追回女和冰魄神珠。龙王感激彩化解其父女积怨,为表谢意把冰魄神珠相赠,彩被封干女儿、掌管太湖。前往救忧途中,石的魔蛇咒发作;幸被干上了身的喜及时赶至,二人合力终把石的魔蛇咒解除。

  • 干听到彩的哼歌声误以为是邪,细问之下不禁怀疑迦的身分;众人为放迦的事起争执,最终还是让飞鸟把伤重的迦接走。彩跟石、喜返回镇上,终发现倩的转变乃被魔蛇咒控制。言得到毅的悉心照料,药到病除;石得知后大喜,遂安排二人婚期。干教喜练剑,气他为人不懂变通,时彩到来向干赐教;切磋时彩意外碰到已给干上了身的喜,令向来守礼的干自责不已。

  • 原来言在一个月前已奄奄一息,遂求女帮忙用鳞片为她续命,得以圆众人之愿开开心心出嫁,惜天命不可违,不禁慨叹造物弄人。石求众仙救言,却得知言已被鬼差带往轮回,即变得疯疯癫癫找寻到地府的方法;彩把一长满毒疮的女子带回家照顾,而此人正是忧之孖生妹妹凝碧,同是太上老君的仙草。彩为救言求碧带她到地府借生死册。言回魂之夜,众人忙碌采集怀疑言会附身的昆虫;这一切都只是碧跟彩的计划。

  • 尊的出现竟是干设局以激发喜的潜能,惜徒劳无功,干离去。玉施法使干有四十九天的时间与常人无异,干回家忆起与邪的种种。久候的迦竟能说出往事,两人相拥时迦突袭;其实一切仍在尊的控制之中,干被收于勾魂葫芦中。尊终把对邪施法成傀儡的事告知干,原来令他苦等了四百年的人正是迦。摄魂棒终于练成。彩跟石到处寻喜,追逐间喜失足堕河,差点成了水鬼杜三的替身。

  • 三为一时恻隐之心放弃找替身,甘心继续当水鬼;令陆判感动。判未能助三投胎,却能让他成为新任城隍,众仙到贺并告知彩镇已变成妖镇。自干变成魔将后,迦经常心绪不灵,脑海不时浮现四百年前与干的旧事。彩回镇救申,却被倩暗算,幸三赶至救走二人。迦迫玉弄清楚自己的身分,玉施法令她看到前尘往事;迦一时间难以接受,认定是众人挑拨离间。

  • 石护镇有功,被村民封为大石王享尽荣华富贵;石看到铜镜中的自己,感厌恶。原来这些都是玉施法变成的幻象以考验他能否控制欲念。彩的心突感痛楚;尊告知镇上的现况,忧担心不已滴下眼泪。尊看到玉露竟带血,一征。迦返回天尊宫的禁地,内心挣扎应否追寻自己身世。玉感应到尊正冲着她而来,心生一计;尊虽然中计,同时玉亦虚耗不少真元。

  • 迦看到干对自己无动于衷,遂求尊把良知抽回;玉助喜驱除蝙蝠毒,复原后战斗力大增。众人为梦中仙的事争执,彩为盖过众人的嘈吵声而把咒语念过不停,终令仙藤重生。彩的咒语能呼风唤雨;喜余毒未清,魔性会于雷电交加时发作使喜成吸血蝙蝠。玉算出闯天尊宫最佳时机,众人蓄势待发。喜以调虎离山计助彩、石往救忧,自己则对战已成魔将的干。干无意被喜的血溅到,突然清醒的干迫喜把赤练青锋剑毁灭,迦见状即把摄魂棒摧毁。

  • 彩摧毁灵渊救出忧却随即被尊吞下,迫使彩守护在她身旁;干、迦与赤练青锋剑四合铸成一铁球。石、喜回镇见毅、言等亦己到达放心不已;玉的复原药终为村民解咒。喜蝙蝠毒发作,石以乾坤阵制止喜的活动。飞鸟莽撞地把乾坤阵毁坏,更认喜作主人;喜在纠缠间误咬了石。尊必须靠人血散功,以肚里的忧要挟彩捉活人予她吸血;蝙蝠毒必须靠五毒物的溶浆各一斤才可化解,村民同心协力终把喜、石的蝙蝠毒解除。

  • 女借尸还魂嫁予毅一事东窗事发,感内疚离去;毅忆起与女的相处,悲伤不已。尊手下乘尊弱势意图攻击她,彩见状以仙藤制服众人;尊假以屈服让彩见忧,只为得到忧的眼泪。尊走火入魔,彩用一半真元救她,对彩的照顾尊暗觉窝心。石、喜互相诉说对彩动情,更订下规则,谁先到天尊宫救出彩、忧便是彩的真命天子。彩愿以自己以换取忧的自由,归尊门下并服食「寒心丹」以示忠心。

  • 石、喜为救彩不惜拜尊为师,扬言甘愿接受任何考验;尊看出二人喜欢彩,遂提出要吸石、喜二人的血以加快复原。彩得悉他们为自己而甘愿被尊吸血,又气又心痛;尊吸了血后功力大增,却为了讨好彩而放走倩的良知。石对喜的妒忌激发了出卖玉之心,竟带尊往报仇;尊把玉杀掉后却感觉不到一丝快乐。尊发现中计,誓取众人性命。尊对彩施以衰老咒,更把她余下的一半真元抽走,但彩仍竭力保持乐观。

  • 彩见石、喜安好,慨叹相视而不能相认;返回镇上的彩惊见家人正为自己办丧事。为与家人相聚,彩虚称自己乃毅的远房亲戚,借词留下来。喜变得沮丧,彩想尽办法令他重新振作;又呼吁村民帮忙修葺黄大仙祠,却遭众人反对,彩更被他们唾弃。尊不忿彩虽然被衰老咒控制,但依然开朗;遂对石、喜说出彩仍然生存的秘密,更提出只要他们放弃自己的良知,她愿意还彩的自由。

  • 无极天尊把村民变成猪,众仙只好向黄大仙求救;宴喜、石敢当得众仙帮助成功把仙丹劫走并分发予村民。仙丹的数量刚好为全镇解咒,独欠好彩妹的一粒。好彩妹知自己时日不多,希望嫁予宴喜。俨如老婆婆的好彩妹虽感吃力,但仍努力完成拜堂的仪式,拿出干将和莫邪化成的铁球祭拜一番,感慨万千,并把毕生的所有心愿都告知宴喜替她完成,然后说罢便昏到宴喜的怀中。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