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秀才爱上兵

1438.1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刘家豪

类型:古装剧/剧情

简介: 孤女陈细妹得祝清庭父亲如亲女般照顾,成长后秉承亡父的侠义精神,成为热血为人的女护农,后辗转成为行侠仗义的女捕快。谢皇上才高三斗,机智聪颖,抱负做个好官。其父谢苍天从好心救助将死的小和尚,怎料小和尚竟...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良材县近日受“飞天擒佬”的恃虐,县官秦大人为了悬赏,命令一班衙差捉拿犯人,众衙差立即将此事交由契妹陈细妹处理。然而,细妹在捉拿“飞天擒佬”的过程中,顺势将一众横行的恶霸捉拿,却巧遇偷了家传宝碗给友人欣赏的谢皇上,细妹二话不说,立即缉拿谢皇上归案,但却惹来身为大米商苍天的不满,决定罢买县内的大米。

  • 众人一番扰攘后,终于到达长沙;但因为细妹看不惯当地农民受到欺压,竟出手对付当地官吏,最终被雷飞龙的官兵擒获。为了脱身,谢皇上接受从文之计,竟声称以八十万两买回众人的自由,实则争取时间,要护农范一出发请身为高官的恩师到长沙。细妹对从文的才智大为敬佩,更努力巴结他;看到细妹的真性情,令从文想起昔日的自己,原来当年从文是担任衙差工作,但因为他的才思敏捷,往往比主审更早看破案情,更被同僚戏称“大老爷”。

  • 原来细妹没有离开长沙,但众人却不让她跟随;闲荡中的细妹遇上媒人陶八姑,得她的启发后,明白自己应依照自己心意,继续去锄强扶弱。范一回长沙向众人报讯,原来谢皇上的恩师得急病死去,没有了靠山的众人欲逃离长沙之际,却被老虎带兵阻止。老虎仗势强迫从文开口,但从文宁被老虎打至满面鲜血仍不肯发声;谢皇上趁飞龙出现之际阻止从文被打,更公开自己有圣上御赐的玉碗。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良材县近日受“飞天擒佬”的恃虐,县官秦大人为了悬赏,命令一班衙差捉拿犯人,众衙差立即将此事交由契妹陈细妹处理。然而,细妹在捉拿“飞天擒佬”的过程中,顺势将一众横行的恶霸捉拿,却巧遇偷了家传宝碗给友人欣赏的谢皇上,细妹二话不说,立即缉拿谢皇上归案,但却惹来身为大米商苍天的不满,决定罢买县内的大米。

  • 众人一番扰攘后,终于到达长沙;但因为细妹看不惯当地农民受到欺压,竟出手对付当地官吏,最终被雷飞龙的官兵擒获。为了脱身,谢皇上接受从文之计,竟声称以八十万两买回众人的自由,实则争取时间,要护农范一出发请身为高官的恩师到长沙。细妹对从文的才智大为敬佩,更努力巴结他;看到细妹的真性情,令从文想起昔日的自己,原来当年从文是担任衙差工作,但因为他的才思敏捷,往往比主审更早看破案情,更被同僚戏称“大老爷”。

  • 原来细妹没有离开长沙,但众人却不让她跟随;闲荡中的细妹遇上媒人陶八姑,得她的启发后,明白自己应依照自己心意,继续去锄强扶弱。范一回长沙向众人报讯,原来谢皇上的恩师得急病死去,没有了靠山的众人欲逃离长沙之际,却被老虎带兵阻止。老虎仗势强迫从文开口,但从文宁被老虎打至满面鲜血仍不肯发声;谢皇上趁飞龙出现之际阻止从文被打,更公开自己有圣上御赐的玉碗。

  • 众人成功归来,谢皇上与从文把酒谈心;席间谢皇上说出自己的理想是要当一位像包公般的好官为民请命。他更比喻从文如公孙先生般博学多才;而从旁偷听的细妹大为感动,更一跃出现,向谢皇上说出自己将成为“女展超”,谢皇上却不置可否。从文向谢皇上请假回苏州家乡,原来他已五年没有回乡;当年原来是因为从文与妻子玉娴口角,而令她投河自尽失踪。

  • 刺客原来是女镖师梁飞雁,她更公然说出此举是代妹妹杭州名妓小蝶报仇;原来小蝶被发现悬梁自尽,而飞雁更在妹妹的日记中看到她是与谢皇上相恋,同时亦发现妹妹的财物亦全数失去。谢皇上了解案情后,就逮捕了同窗田有谅;有谅承认冒名,但却否认始乱终弃,坚持自己深爱小蝶更不会加害她。谢皇上相信同窗,决意与众人同到杭州调查;他们到达小蝶自尽之房间,发现疑点重重。

  • 果然如谢皇上所料,有黑衣人欲毁去小蝶尸首;细妹为此挺身而出与黑衣人大战,更成功击退对方。但黑衣人去而复返更以人海战术,细妹只好奋力抵抗,但众人决定将尸首带返良材县。另一边,从文说出小蝶不是中毒而死,只是师爷疏忽而产生的误判。田家突然击鼓鸣冤,他们更说出真凶应是田大富的弟弟田大贵;原来他受命拆散有谅与小蝶。为了逃避追捕,细妹等人化身为卖碱鱼商贩,以便将尸首的尸臭掩盖。

  • 谢皇上带领众县民抗议,但镇东决定以武力镇压。混乱过后,县民依然继续反抗。吏部尚书姚大人突然出现;原来刚回乡探亲的他刚得悉此事,因此他要求谢皇上与镇东同席商议。最后姚大人决定由两人联审,更让谢皇上担任主审,镇东为此大表不满。 虽然决定重审案件,但由于没有了关键的小蝶尸首,致令审讯无法进行。细妹终将尸首带回衙门;从文与谢皇上验尸时发现尸身有另一伤口。

  • 酒酣耳热之际,镇东向从文敬酒;但从文不但没有送回乌纱,更当众指镇东乃酷吏为害百姓,更一脚将乌纱踏毁。镇东大怒,更誓言向从文与谢皇上报仇。姚大人回京前向谢家拜别,更说出镇东申请调任,而将升任谢皇上担任县官,令谢皇上大喜,但苍天却为儿子正式踏进官场而头痛不已。 谢皇上为答谢众人,特意带他们到玉宇琼楼“饮花酒”,细妹自然赌气没有出现。

  • 为了调查焦尸身分,众人不惜逐家查问,但清庭则借此机会,在唐水面前努力表现自己优秀的一面。香水的娘亲陈巧与众家人到衙门报称女儿香水失踪;而他们最后从遗物中,确认焦尸确是香水。从文与一众捕快整理现场,更判断香水很有可能是被谋杀。 谢皇上与从文遇上苍天,欲查问当天晚上有否遇见异样事情,但苍天含糊交代。谢皇上为此无头公案开会讨论,但祝氏兄妹因各自心有所属而魂游太虚,令谢皇上气结。

  • 八姑突然带一众姑娘击鼓鸣冤,指听到唐水当晚所见之事,更取出苍天曾写给唐水之情书,要求谢皇上秉公办理。谢皇上与从文欲请苍天上公堂作供,却被玉兰阻止,令他大感无奈。清庭请缨深入调查唐水,更特意支开同僚,独自潜入唐家。 清庭潜入唐家,更不断幻想自己与唐水如何亲密温馨,但想不到他错入了祖母唐依的房间。最后清庭只得扮作?面采花贼,才得以脱身。

  • 众人随耀成的带领下,成功寻获香水。原来被杀的是香水的翠表姐,事件起因原来是耀成与香水欠下翠三千两而起,两人误杀翠后,特设此局以脱罪。 谢皇上了解案情后,虽同情两人遭遇,但亦判二人秋后处决。但谢皇上亦答应照顾香水一家以后生计;另一方面,谢皇上却不明白为何唐水要诬告苍天。清庭借谢皇上欲调查唐水之便接近唐水,更进入唐水家替她做家务;两人倦极竟和衣睡在一起,刚巧让唐水的父亲唐大海遇见。

  • 当众人正为所有谜团得以解决而畅饮之际,谢皇上却提出新的疑团。他说出最近两次背着细妹时,都听到睡着了的她在梦呓提到某男子。诸事八卦的众人听到此事,决合力查出细妹心仪的人是谁;他们不惜特意灌醉她,更证实了谢皇上所言非虚。当从文使计得悉细妹的意中人是县中人之际,众人却收到消息,镇东在短短三个月升职三级,更成为了六府巡按;而他首个巡视的地方便是良材县。众人知镇东来者不善,纷纷严阵以待。

  • 清庭突然被捕,镇南在公堂上指他蓄意伤害大海,更在公堂上验证大海已变瘫痪,而兄长镇东更坚持要处斩清庭。碍于证据确凿,谢皇上只有将清庭收监。众人正伤脑筋如何解救清庭,唐水突然到访,她更说出此事原来是镇南用五百两收买大海;从文更教唐水如何协助拆穿骗局。为证明大海被弄瘫,谢皇上特意请来三位著名大夫检验;而镇南却请来退休的御医指证大海确实瘫痪。最后因得唐水帮忙将大海的麻药换掉,令骗局得以拆穿。

  • 无法可施下,谢皇上决定与细妹成婚,以图用圣上所赐的九龙白玉碗来保住她的性命。众人火速行事,让两人狱中顺利拜堂;但镇南执意拆穿这“假结婚”之事,因此藉二人补办喜酒之时,欲套出真相,但反让众人得悉原来细妹一直暗恋谢皇上。虽然众人成功救出细妹,但镇南却请兄长借此事参苍天一本;镇南大洒金钱,买通朝中官员众口一词对付谢家。圣上虽然没有下旨抄家,但竟任命从武到良材县调查。

  • 谢皇上看到从武在公堂上的表现,不禁怀疑他是从文假扮;晚上他更藉与从武把酒谈心之际,主动提出疑问。但从武表现大方,更坚称自己不可能是从文。镇东兄弟与从武见面,从武说出自己的咯血病已到末期,只净下不到一年命,欲在死前做回好官,但镇南听后却另有所思。镇东兄弟终离开良材县,众人特设宴感谢从武。事情告一段落,谢皇上欲向细妹说出二人不用再装夫妻。

  • 谢皇上为了得悉真相,不惜答应从武,如错认了他,就将自己性命交给他处置;但结果从武真的证实了自己身分。清庭欲向唐水表白之际,却发现大海欠下五百两赌债;清庭竟将债项背上身,更以配刀作为抵押。谢皇上与从武的孺子倾谈时,发现有新疑点,因此他偕细妹假借到亲友婚宴,但实质到从文故乡调查。途中两人遇上山贼,细妹为救丈夫而受伤;两人掺扶上路时,谢皇上发觉自己真的已喜欢上细妹。

  • 苍天见镇东已离开,便与玉兰再次迫谢皇上相亲;但谢皇上向父母说出自己已恋上细妹,不用再觅新妻子。镇东与镇南重回良材县,镇南将从武尸首带上公堂,更以状师身分说代死者状告谢皇上及从文,指他们使计顶替真正的戴从武。镇东藉「真假从武」之事,迫谢皇上交出乌纱停职;另一方面,镇南特意去信从文,更蓄意挑衅说已将他兄长的遗体曝尸荒野,迫他尽速到良材县。

  • 相国因贪官亲信被从文处决后便对他深恶痛绝,因此欲借此机会整治“假从武”;但想不到从文棋高一着,竟扮作发脾气至失去常性,更挥刀追斩他,吓得相国逃出公堂。当众人以为可松一口气之际,太后身旁的红人太监陈公公却又出现主审此案。陈公公为了迫从文暴露身分,竟安排从武的新知旧雨出现,要从文一一相认。勉强通过第一关的从文,惟有借咯血病争取时间。

  • 镇南虽死里逃生,但却没有因此受到教训;他更回到京中煽动文武百官,以告假及罢官来迫圣上对付从文。细妹回衙门继续担任捕快工作,但却拒绝与谢皇上谈及私事。从文与谢皇上遇到刺客袭击,细妹虽成功打倒刺客,但亦受了重伤昏迷不醒。谢皇上担心细妹之余,却发现从文性情大变;从文更以高压手法迫各商家在他离开前交回欠税,弄得众人苦不堪言。从文离开之时,更刻意对众人冷淡,令场面尴尬。

  • 谢皇上凭蛛丝马迹成功破案;真凶原来是大海表弟麦秋生与其儿子,因当年大海恩将仇报见死不救,令麦家四人活活饿死。清庭虽没杀人,但亦因禁锢他人而被杖打五十板。细妹终告苏醒,但却失去了在谢家生活的记忆,更说出不曾喜欢过谢皇上。谢皇上从苍天口中得知,原来“报梦”之事出自从文相助,更明白他早前是刻意疏远大家以防对头官员为难众人。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