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法证先锋 电视剧

6929.9万播放

地区:香港

简介: 法证事务部高级化验师高彦博冷静理智,观察力过人,可以凭一条头发,或衣物纤维,协助警方将罪犯绳之于法。但令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当法医的古泽琛和高级督察梁小柔,竟会怀疑他毒害自己的妻子。博终以专业知识证明...展开
剧集列表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汀汀在跑步途中,救了一对险些被高空堕下的花盆击中的婆孙,因而揭发一案灭门惨案。经验丰富的法医泽琛单凭流到屋外的血迹已断定屋内仍有生还者。果然,泽琛发现户主的儿子伟升仍有气息。血案怀疑是因屋中藏有名贵钻石所致,彦博与泽琛发觉凶器应是两张刀,可是在现场却遍寻不获,幸在汀汀提点下,彦博在一辆垃圾车的垃圾中找到重要的证物。

  • 彦博发现原来丽玲在死亡前曾服用退烧药,误导众人对她死亡时间的推断,小柔虽心中不满,但她为人公正,接纳彦博的讲法,对案件重新开始调查。文狄虽没有杀人而被释放,可惜却因受承认偷车而被警方再次调查。彦博与泽琛找何医生听取泽瑶的验身报告,得知全身瘫痪的她竟患上末期肝癌,泽琛为姊姊的不幸感到非常难过,彦博心中虽同样感到难受,但仍努力开解泽琛。汀汀投考法证科工作,终因为良好的记忆力及脑筋灵活,终获得彦博录用。

  • 彦博等人从方面的证据中,已确定伟升便是杀人真凶,但是由于仍未能找到贼赃,一时间也未能落案起诉伟升。小柔将伟升带返凶案现场,但他仍未招认杀人。彦博最后从伟升的衣物中找到新证据,终在鱼缸内将所有钻石寻回。小柔成功破案,兴高采烈回家,却收到男友从外地寄回来的分手信,小柔唯有借与同僚庆功,借酒消愁;其后小柔在街上遇上泽琛,泽琛见小柔失恋,忙加以安慰。汀汀首次跟彦博出勤,调查狂徒高空掷物案。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汀汀在跑步途中,救了一对险些被高空堕下的花盆击中的婆孙,因而揭发一案灭门惨案。经验丰富的法医泽琛单凭流到屋外的血迹已断定屋内仍有生还者。果然,泽琛发现户主的儿子伟升仍有气息。血案怀疑是因屋中藏有名贵钻石所致,彦博与泽琛发觉凶器应是两张刀,可是在现场却遍寻不获,幸在汀汀提点下,彦博在一辆垃圾车的垃圾中找到重要的证物。

  • 彦博发现原来丽玲在死亡前曾服用退烧药,误导众人对她死亡时间的推断,小柔虽心中不满,但她为人公正,接纳彦博的讲法,对案件重新开始调查。文狄虽没有杀人而被释放,可惜却因受承认偷车而被警方再次调查。彦博与泽琛找何医生听取泽瑶的验身报告,得知全身瘫痪的她竟患上末期肝癌,泽琛为姊姊的不幸感到非常难过,彦博心中虽同样感到难受,但仍努力开解泽琛。汀汀投考法证科工作,终因为良好的记忆力及脑筋灵活,终获得彦博录用。

  • 彦博等人从方面的证据中,已确定伟升便是杀人真凶,但是由于仍未能找到贼赃,一时间也未能落案起诉伟升。小柔将伟升带返凶案现场,但他仍未招认杀人。彦博最后从伟升的衣物中找到新证据,终在鱼缸内将所有钻石寻回。小柔成功破案,兴高采烈回家,却收到男友从外地寄回来的分手信,小柔唯有借与同僚庆功,借酒消愁;其后小柔在街上遇上泽琛,泽琛见小柔失恋,忙加以安慰。汀汀首次跟彦博出勤,调查狂徒高空掷物案。

  • 小柔将彦博对待老父的情况看在眼内,对彦博的人品重新估计。警方经过调查后,发现在工厂大厦旁找到的砖块与从高空掷下的属同一批,而且更在砖块之中找到一张写有“正”字的纸张,当中似乎隐藏着一些重要的线索。泽瑶开始接受化疗,彦博前往探望,在医院中,他重遇旧同学沛沛,当她知道泽瑶遭逢惨变,心中黯然。小柔对掷物案仍无头绪,泽琛见状出手相助,为小柔分析犯人的心态,怎料反而差点令小柔被砖块击中,小柔为之气结。

  • 小柔及时赶到,阻止耀光攻击泽琛,二人一同追捕耀光,耀光拔足而逃,撞倒刚巧经过的高通,令他头破血流,幸而最后小柔及泽琛终将耀光拘捕。高通虽无大碍,但却验出他患有白内障,他不欲将事情宣扬,命泽琛不可将此事告知彦博。经化验之后,证明在砖块之上的指纹并非来自耀光,不过,当耀光的“大佬”有权前来保释他之时,不慎露了口气,令小柔发觉他便是抛砖块攻击她的真凶,于是拖计套他的指纹,结果实了小柔的推断正确。

  • 泽瑶突然去世,彦博与泽琛同感悲伤,而汀汀亦大为愕然,反而沛沛则表现得非常冷淡。泽琛到医院取泽瑶死亡证时,发现医院女工玉姐竟然因心脏衰竭而入院。从而令得知玉姐进食泽瑶留下蛋糕之后才出事,心生疑问。经化验后,泽琛发现蛋糕内含有一种名为“斑蝥素”毒素,所以决定要申请将泽瑶尸体作解剖化验,结果显示泽瑶死前连续十日服用有“斑茅素”食物,中毒导致心脏衰竭而死,泽琛与小柔不约而同怀疑购买蛋糕彦博便凶手。

  • 泽琛见到蛋糕盒,发现一直忽略了检查蛋糕盒,立即回彩玉家找寻当日蛋糕盒。几经转折,小柔终于也将蛋糕盒找到,而且上面找到类似“徐田”字样。小柔初时以为玉姐不想泽瑶受苦而落药为解脱,但彦博与泽琛未能相信。为寻找更多证据,小柔等人到医院搜查玉姐储物柜,幸而给们找到一些药方,这时,小柔电话响起,原来玉姐已经苏醒过来,所以小柔立即向录取口供。

  • 小敏被发现山坡下昏迷,被送往医院救治。彦博案发现场找到众多对象,之中以垒球棒与 Joe 头部伤痕最吻合,加上棒上只有 Joe 及小敏指纹,所以昏迷中的小敏便成为杀人疑犯。心怡收到消息,神憎鬼厌何永章将会调入小队工作,众人忙向小柔痛陈利害,小柔本来答应拒绝入组,怎料小柔看过永章资料之后,竟批准入队。小敏苏醒过来,向小柔供出事实经过。

  • 原来 Sue 好友 Fanny 暗中与 Joe 拍拖。而经检验之后,亦确认案发当日 Fanny 亦曾过案发现场,可是,直至现时为止,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四个疑犯杀害 Joe 真正凶手。正当彦博与泽琛为寻找真正凶器而苦恼之际,却使用扶手电梯之时得到启发,想到 Joe 真正死因,加上 Fanny 口供,二人更加可以确定 Joe 只死于意外,因失救致死。

  • 彦博发现,原来污水渠上方以前曾漂染厂,染料及化学物料足以令尸体腐化速度加快,所以尸体极有可能容婶女儿容慧;但由于骸骨被污水长期冲擦,所以无法抽取 DNA 化验,泽琛唯有尝试牙齿中抽取 DNA 化验。小柔依容婶资料,找到容慧投靠亲戚张泰小柔发现张泰,夫妇讹称没有收留容慧,淑媛与小刚、汀汀更张泰家中找到容慧头发及留墙上血迹。经过调查,小柔得知骸骨身上衣物残渣来自一间夜总会制服,所以前往调查。

  • 泽琛与彦博从 DNA 样本中发现原来放火真凶竟已死容慧,所以立即将消息通知小柔。当警方取得搜查令后,小柔立即前住 Red 住所搜查,除揭穿小花原来就容慧本人,法证更从其家中找到怀疑骸骨旁结线及染有血迹玻璃碎片。Red 与容慧起初不肯承认杀人,但其后 Red 竟肯承认因小花企图勾引;二人纠缠间,小花撞伤头部并跌入浴缸中溺毙。可经过化验,Red 家中找到玻璃碎片上血迹竟属容慧所有。

  • 彦博要将高通回家中居住,可惜高通已决定回家乡中山养老,彦博亦尊重父亲意愿,不过高通未回乡前,仍会暂住彦博家中,二人相处和睦泽琛放心。两名跑步人士路上发现女尸,大惊下报警,由小柔小队负责侦查。女尸由于经过雨水和沙泥污染,所以大部份证据被毁,令调查更加困难。泽琛检验尸体后发现死者曾被遭性侵犯,而且凶手非常细心,竟懂得以漂白水清洗死者,令警方无法从尸身上精液中抽取 DNA 化验。

  • 沈雄等人已经对永章忍无可忍,向小柔投诉,小柔仍如旧加以维护;永章当年原来学堂中最出色学员,而且更小柔年幼时助兴隆士多赶走恶霸,所以小柔认定永章一名热血探员,所以一直维护他……永章受小柔责备后,良心发现,向小柔道出十四年前与晓东恩怨,更认定晓东与奸杀案有关;小柔咨询泽琛与彦博意见,虽然无法确定奸杀案否与晓东有关,但认为可以重开这案件调查,最后,小柔亦得到上级允许展开调查。永章重新振作,投入查案工作。

  • 小柔等赶到永章家,发现永章血迹及留下线索;另一方面,郑晓东没有实时杀死永章,将运到一所废屋中,更面前向一名女子狠施毒手;永章挣脱捆缚,与郑晓东搏斗,混乱中永章中刀,而小柔等及时赶到,将郑晓东枪伤。因为婚姻出现问题,淑媛决定向彦博提出辞职,彦博劝淑媛三思。永章被送到医院,但因为肝脏受到重创,而且失血过多,所以返魂乏术。小柔及众组员也因永章死而痛哭流泪。

  • 彦博见小柔对着小刚管束过严,令做事缺乏自信,所以略施小计,令改变对小刚管束,泽琛见彦博竟然轻易摆平小柔,暗暗称奇。小柔与彦博得知高通喜欢粤曲戏宝,竟不约而同努力为寻找,令二人接触机会增加。彦博送小柔到兴中家,怎料发生失窃事件,幸彦博机智瞬间便发现原来两名菲佣监守自盗,彦博更发现兴中家中不少古玩字画也赝品,令兴中大为愤怒。高通与泽琛见近日彦博与小柔来往甚密,欲撮合二人,令二人啼笑皆非。

  • 卓坚将兴隆,而且不断迫问杀死兴中经过,兴隆突然心脏病发,被送入医院。小柔因紧张兴而心绪不宁,彦博则努力协助兴隆回忆整件事情经过,终于令想到可以证明兴中被杀时不场证据。泽琛检验兴中尸体时,发口中含着一枚硬币,而且更找到一种极之珍贵羊毛;经化验后,证实兴中并非死于海中,反而死于泳池水中,而且更验出兴中体内有“檀花”花粉。卓坚查知兴中有一情妇金海潮,于是到家中访问调查。

  • 彦博发现小柔身上沾有与兴中口中同样名贵羊毛,小柔细想之下疑由司机邦身上沾来,所以通知卓坚往兴中家向邦查问,怎料邦竟连忙向湄致歉,湄心知事情败露,无法隐瞒,于向卓坚等人供出兴中死亡真相…… 事情得到解决,小刚决定陪同兴隆往外地旅行,小柔却这时病倒,幸而小柔曾电话中向身中山高通提及自生病,所以高通便致电彦博,对小柔加以照料,小柔见彦博对自己细心照料,心中感到甜丝丝。

  • 彦博一觉醒来,发觉小柔竟成枕边人,彦博大惊,不过小柔则神态自若。泽琛一见彦博情况,便觉得似服食过软性毒品,彦博为了不想事情曝光,一方面向泽琛说谎另一方面则拜托人代为化验。化验结果证实彦博尿液样本中含有迷幻药成份,彦博即想到当晚酒吧发生事,所以再到酒吧,发现卓浩与友人 Paul 又服食软性毒品,于立即报警将二人拘捕,卓浩对彦博更恨之入骨。彦博向小柔表明当晚只意外,他无意开始另一段感情。

  • 小柔、彦博、泽琛等人到酒吧向卓浩索取其体液作证据,卓浩不忿被彦博处处相迫,竟当众揭破彦博与小柔一夜情关系,令二人非常难堪;纵然如此,彦博终成功使计取得证物,但经检验后,竟发现行凶者不卓浩,而是其亲属……小柔本欲向上级取得搜令搜查伟图寓所,但碍于他的社会地位及实证不足,所以要求未获纳,幸而,一次社区中心活动之中,小柔成功取得伟图口沫样本,经 DNA 测试后,证实便迷奸 Ella 真凶。

  • 汀汀本想约泽琛打壁球,但泽琛因为要赶写小说,所以无暇前往,汀汀失望之余回家撤夜为泽琛设新书封面,翌日泽琛收到封面时,心中感到非常感动,亦因而令二人关系大有进展。Vivian 被发现死于家中,淑媛等到达之时,方知事情与华健有关; Vivian 家中,汀汀找到安睡药瓶,又找到 Vivian 遗书,所以初步认为死于自杀。

  • 小柔感情虽然再度受挫,但并无意给彦博任何机会,独个儿离开……小敏重新做人,努力学习计算机,更主动替泽琛制作以作家身分个人网页,刚巧离港医病多时 Tracy 即将回港,二人便相约到骄阳社为她庆祝。江韵琴母子被发现死于家中,警方怀疑们服食安眠药及烧炭自杀,彦博屋中搜查时发现母子二人与少聪合照,调查之下,发现二人竟然少聪前妻与儿子。小柔对少聪冷淡反应极为不满。

  • 少聪被杀,而死因竟与泽琛小说中情况完全一样,加上泽琛网页留言板上有人扬言要对付少聪,更令泽琛觉得震惊!小柔从闭路电视中,发现少聪曾带一名神秘女子返家,而事后少女乔装离开,小柔怀疑少女才真正凶手。沈雄向接替少聪职位 Bowie 查问,发现似乎对事件有所隐瞒,遂加以调查,发现一次到酒吧卖醉之后结识一名叫夏德威男子,更以五万元聘请将少聪解决,事后少聪果然暴弊。

  • 神秘少女又再被拍到凶案现场出现,可由于戴着帽,未能认出容貌。汀汀到骄阳社找泽琛,小敏因妒忌泽琛只爱汀汀,所以故意将撞倒,竟因此令滚下梯级受伤,而泽琛目睹事情发生,对小敏行为感到不满。彦博认为网友判官极有可能连环杀手,所以诱出现,好让小柔等能将绳之于法,怎料打草惊蛇之余,更导致商场大混乱,更令小柔被上司责骂。经商场一事后,众人得知网友判官并非真凶,彦博开始怀疑另一网友路人甲身分。

  • 经过化验后发现,小敏中毒而死,但由于所有证据均刻意而为,反使彦博更肯定小敏被谋杀,更被插赃嫁祸成为连环杀人凶手……泽琛邀 Tracy 到家中食饭,但她教汀汀使用脚部按摩器时,令彦博开始对生疑。Tracy 因为身体不适,所以无法协助骄阳社众人筹备大型节目,刚巧泽琛与汀汀至,泽琛留下协助汀汀则负责将预备给 Tracy 药膏送往家中。由于彦博开始怀疑 Tracy,所以希望可以找泽琛查问澳洲医疗情况。

  • 小丑此来要为 Tracy 报仇,他将彦博困一个货柜中,而且以网络摄影机将一举一动录下来,寄给小柔等人,要他们看着彦博活活渴死。小柔几经艰苦终找到志文并将拘捕,但没有供出彦博所在,而且更乘沈雄等人不备时自杀,令寻找彦博情况更不乐观。彦博货柜中因为长期缺水,神智渐变迷糊竟,先后见到死去泽瑶及小柔。最后众人亦找到彦博,泽琛亦鼓起勇气向汀汀求婚,汀汀欣然接受。二人订婚之日,众人欢天喜地,唯独彦博迟迟未到。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