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溏心风暴 粤语

1234.2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刘家豪

简介: 上环文咸西街“唐记海味铺”在业界享负盛名,由一间小小老铺,发展成坐拥六亿资产及物业之海味生意。坐拥数亿身家的唐仁佳及正室凌巧,一家九口,为名副其实之草根富户,故唐家并无豪门的冷漠疏离,反之一家和谐融...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上环鲍鱼大王唐仁佳过世后,唐家后人为了争夺六亿遗产,母亲王秀琴与唐至逸结成一伙,而兄妹唐至安、至欢及至欣则与秀琴对薄公堂。至安与弟妹私下与秀琴会面,更欲将家传的二头鲍鱼送回给秀琴,希望可私下和解,但秀琴坦言不会接受。事实五年前,当仁佳在生之际,唐家可算得是非常完美的一个大家族;虽然仁佳有着两位太太凌巧与王秀琴,但一直以来家都和睦非常,更由一间祖传的海味店,发展到超过三十间分店的大店。

  • 原来至逸早已回到家门前,之前说身处外国也只是开父母的玩笑;举家替凌巧贺寿及庆祝她痊愈,亦是仁佳完成多年心愿,亲口品尝二头鲍鱼的日子。翌日仁佳向至安竟说出自己人生目的已达大感空虚,更因此被凌巧教训。至欣对鞋店的售货员少基暗生情愫,更特意要求众好友替她出主意,以求主动出击。几经波折,至欣终得悉少基将参加渡海泳;为了以最好状态见少基,至欣借词要鍜练至安成为猛男,竟要他出钱买瘦身产品。

  • 晚宴上仁佳抽得旅游礼券,为了能私下与秀琴二人世界,特意补团费参加杜拜邮轮团,令怕晕船浪的凌巧自动退出。众子女得悉凌巧将留香港,至安主动提出将陪伴凌巧;但这边厢,秀琴改变主意想到欧洲购物,仁佳一口答应。仁佳与秀琴购买度假用品之际,却遇上欲购泳装的至欣等人。仁佳发现至欣触犯了“大学前不得拍拖”之家规,正欲责骂之际,却被她们发现原来仁佳购买的是滑雪用品;最后仁佳与达成互守秘密之协议。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上环鲍鱼大王唐仁佳过世后,唐家后人为了争夺六亿遗产,母亲王秀琴与唐至逸结成一伙,而兄妹唐至安、至欢及至欣则与秀琴对薄公堂。至安与弟妹私下与秀琴会面,更欲将家传的二头鲍鱼送回给秀琴,希望可私下和解,但秀琴坦言不会接受。事实五年前,当仁佳在生之际,唐家可算得是非常完美的一个大家族;虽然仁佳有着两位太太凌巧与王秀琴,但一直以来家都和睦非常,更由一间祖传的海味店,发展到超过三十间分店的大店。

  • 原来至逸早已回到家门前,之前说身处外国也只是开父母的玩笑;举家替凌巧贺寿及庆祝她痊愈,亦是仁佳完成多年心愿,亲口品尝二头鲍鱼的日子。翌日仁佳向至安竟说出自己人生目的已达大感空虚,更因此被凌巧教训。至欣对鞋店的售货员少基暗生情愫,更特意要求众好友替她出主意,以求主动出击。几经波折,至欣终得悉少基将参加渡海泳;为了以最好状态见少基,至欣借词要鍜练至安成为猛男,竟要他出钱买瘦身产品。

  • 晚宴上仁佳抽得旅游礼券,为了能私下与秀琴二人世界,特意补团费参加杜拜邮轮团,令怕晕船浪的凌巧自动退出。众子女得悉凌巧将留香港,至安主动提出将陪伴凌巧;但这边厢,秀琴改变主意想到欧洲购物,仁佳一口答应。仁佳与秀琴购买度假用品之际,却遇上欲购泳装的至欣等人。仁佳发现至欣触犯了“大学前不得拍拖”之家规,正欲责骂之际,却被她们发现原来仁佳购买的是滑雪用品;最后仁佳与达成互守秘密之协议。

  • 秀琴自发作后,便刻意不在家中晚饭,任凭仁佳如何努力也枉然。至欣为与少基见面,特意参加渡海泳,却可惜游泳途中却被水母炙伤送院。当至安赶至,因此与在心等人见面,驾车途中更令众女对印象甚好。仁佳出尽办法欲令秀琴向凌巧道歉,却不得要领;原来秀琴一直觉唐家待薄她,更担心未来至欢不能分得优厚家财,所以为此变得神经云云。明霞失恋,为令好友振作,至欣竟不惜以至安的生父之名,引他到明霞家中,更强迫他陪众女打麻雀。

  • 凌巧一早便召集家人会议,原来她决定留港庆祝结婚周年纪念;一家九口最终大吃自助餐之余,晚上亦到卡拉 OK 大唱特唱。但原来唐家众兄妹早已预备了歌颂母亲的歌曲及短片,令凌巧感动不已。凌巧偕至欣到英国视察大学,需离家三星期。临出发前凌巧提醒仁佳将其中两铺的契上加入秀琴之名,令她大喜莫名;秀玲亦要求仁佳陪伴她到处看铺。在心突然出现唐记找至安,原来她需要三万元应急;至安没问理由下便借出。

  • 在心被凌波出言羞辱,更得悉全区已知她借钱一事,大受打击;她即便将身上物件典当出卖,更立下借据给至安,这些激烈的行为令至安摸不着头脑。因为铺租一事,秀琴与凌莉交恶,为让两人和解,仁佳想出一好计。仁佳打算用凌莉名义,将两间面积较大的铺契加入秀琴之名,她得悉下亦甚感欣喜,接受和解;这边厢仁佳亦要求凌莉协助,亦得她首肯。在仁佳刻意安排的酒席上,秀琴向仁佳发作,说已查出两铺是有大问题,认为凌莉刻意陷害。

  • 至安成功寻得在心,发现她身无分文,更被迫要将兄长欲予的货品放在街上出售。仁佳欲借凌波之力调协,但言谈中反而触及凌波痛处;凌波认为多年来凌巧凌莉一直待薄他,即使将铺转交到秀琴手上也不给他。最后凌波更愤而离职,更带同事阿吉蝉过别枝。至安努力欲补偿在心,突然在网上发觉她竟要出卖爱犬;至安得至逸之助,成功以高价投得;但为了不让在心过早发现是自己欲出钱协在助,至安特意扮鬼扮马转移在心视线。

  • 至安看到在心没法售出货品,心生一计,主动向菲律宾朋友求助,除了学习简单菲语协助推销,更落力将自己打扮成菲藉歌手,当街献唱。最后成功将货品全数售出,两人关系亦得以回复正常。虽然众人家努力隐瞒凌巧,但她终在酒楼及家佣口中,得悉家中曾发生了不少大事;但为了顾全仁佳与凌莉的努力,她决意诈作不知。另一方面,至逸与女友文丽见面时,却遇上狗仔队;原来文丽是有夫之妇,至逸欲提出分手,但文丽不依。

  • 凌波被凌巧当众教训,深深不忿,因此特意约不在场的秀琴茶聚;席上他更拗曲事实,将凌巧教训自己的事,说成凌巧将对付秀琴。四年一度的慈善竞步大赛将举行,至安担任教练时,发现了至逸心烦,更得悉他的秘密恋情。至逸刚向至安坦白恋上有夫之妇,却又接到文丽来电,原来两人亲热的照片被人拾得,更威胁他们要以七十万赎回。至逸本想借此事令文丽离婚,但文丽不欲因此与丈夫交恶而失去他对家族经济支持。

  • 至安一直守口如瓶,仁佳最终竟交予至安一封长信,内中提到自己如何心痛;至逸看到至安看完信后心情低落,主动说出要自首,但却被至安阻止。凌波自得知此事后,不断以此作话题攻击至安,弄至家无宁日。至欣是应届高考生,但却因至安之事弄至失眠;唐家上下得知此事,除悉心开解外,更举家一起陪她打乒乓球减压;但仁佳亦趁此机会,在至安电话中取后在心电话。至安发现仁佳致电给在心,急得赶至她家等候欲解释。

  • 凌波又一次在饭桌上出言不出逊,至逸终按奈不住,站出来说出是他急需七十万去助女性朋友。虽然至安回复清白,但仍遭到凌巧责难;为了向凌巧道歉,至安请求在心协助,完成一封道歉信。至安送至欣到试场,更送上红封包以作鼓励;晚饭时至欣以考题为由,借此说出对至安为唐家付出的感谢,令家人感动不已;凌巧更为此主动向至安道歉。唐家回复平静,至安为此宴请在心;在心亦因此在街上重遇已成为律师的学长程亮。

  • 唐家众人吃饭前,不经意提到加铺的话题;除了秀琴感到不悦,凌波亦不知就里,以为将可分得二铺,最后更成被取笑对象。秀琴与凌波私下互吐苦水之际,却遇上至逸与文丽约会;秀琴更觉文丽面熟,将她的样貌用手机拍下。秀琴凭相查出至逸的对象竟是城中富豪的妻子;为了打击凌巧,秀琴在家中高调公开此事。凌巧向刚回家至逸查问,至逸亦坦言说出与文丽相恋,更说出之前所借的七十万是为了赎回酒店密照;凌巧为此被激至晕倒送院。

  • 仁佳主动向至逸说项,应要以凌巧的健康为重,要他暂时将与文丽结婚之事暂时放下;但至逸竟说出执意要与文丽结婚,更不惜远走至美国与她注册。仁佳听后按不住怒斥儿子,最后更令至逸离家暂住。至安到医院探望凌巧时,高调说出自己将有机会拍拖,令到举家替他高兴,但亦引起凌巧想起至逸错选对象相约之事。晚上家人聚餐时,凌莉觉鲍鱼被调换一事有可疑,凌波为脱身不断诋毁至逸。

  • 虽然至安被家事困扰,但他看到在心因忙公事倦得在小巴睡着时,仍努力为她打气;他亦争取与在心吃饭的机会,自觉与她的感情将一帆风顺。这边厢,凌巧回家后,刻意惩罚秀琴,除了将她安排在饭桌末席,更不让她参与家庭活动。至安晚上欲与在心见面,却遇上程亮送在心回家;而至安亦惊觉在心一直在网志上所提及的对象,原来就是程亮不是自己。为此事耿耿于怀的至安,第二天竟订了十三朵玫瑰花向在心表白,令在心不知如何是好

  • 双方家人正式会面之日,凌巧要求秀琴留家,令她大感难受;席上两家人言谈甚欢,仁佳等大感安慰。秀琴要求仁佳陪伴她坐电车,二人怀缅昔日光景时,秀琴狠责仁佳没尽丈夫之责替他出头;仁佳终鼓起勇气,提出要凌巧原谅秀琴。在心虽努力替程亮的官司努力,但程亮终败诉收场;本欲鼓励心上人的在心,却哭得死去活来反要程亮安慰。卓家举家到唐记探访仁佳,仁佳请众人茶聚;席上文丽母亲丽薇说出要四间店铺做嫁妆,吓得仁佳等人呆了。

  • 至逸陪伴文丽探望家人,却被家人多番奚落,指唐家小气。秀琴将自己有感在唐家地位不保之想法向凌波诉说,却得不到认同;仁佳决定将嫁妆加至二百多万,但丽薇要求至少要三间铺作嫁妆才肯与家人出席婚礼,最后两家不欢而散。凌巧眼见婚期将至,主动约见丽薇;在一番交心软语后,凌巧带丽薇至一旺铺,更说将之送给卓家为嫁妆,而家人亦可经营茶餐厅。丽薇向地产估价后发现该铺值五百四十万,终让步答应出席婚宴。

  • 至逸与文卓在婚礼的翌晨,唐家齐集,仁佳要两人向凌波道歉;在众人力劝及凌巧出言证实凌波被冤枉后,凌波终气息接受一对新人之道歉。在心失恋后情绪失控,在心更发现她晕倒在家中浴室,更因此被送往医院。唐家刚回复平和,仁佳与凌巧正喝茶享乐之时,仁佳却面色大变,更嚷肚痛临时离开;原来这一切都是仁佳为逃避与神秘女子月锳相见。至安在街上又与常峰在街上游荡,至安带他回家后,为免产生危险,更特意为用品写上标签。

  • 南非富商陈国烈决定到香港与至安见面,这边厢,仁佳与凌莉却为月锳突然出现之事费心,更欲主动约她见面。与国烈相见当天,仁佳竟不随大队出发;席上众人发觉国烈真的与至安极相似,但仁佳突然出现搞砸饭局,更要求国烈说出至安被发现的日子。虽在心与程亮成为情侣,但在心发觉程亮在人前却刻意和她保持距离,令她心中暗暗不悦;至欣发现至安为了此事情绪低落,特意找众好友开解他。

  • 借凌波之助,月锳留下电话后暂时离开唐记;在凌波的追问下,仁佳终于说出真相。原来至安的亲生父亲竟就是仁佳!得悉此事的凌波,主动与月锳联络后发现她只想见至安一面而已;但凌波却乘机骗取仁佳五十五万,说可将她打发。至安取 DNA 报告当天,用计令仁佳说出真相。原来至安的生母月锳是澳门黑帮人士之女;她主动追求仁佳,而当年仁佳得悉凌巧患癌失意,醉后与她发生关系。

  • 至安身世被揭,唐家上下混乱不已;凌巧闭门不出,仁佳则责怪凌波将事情泄露,两人更扭打起来。秀琴主动要与仁佳离婚,得凌巧阻止。凌巧在家人前宣布,自己将独自到英国散心;出发当天,凌巧更说出以得家事将秀琴主持。在心与程亮约会时,发现至安情绪极为低落;程亮发现女友心不在焉,最后终同意让女友到暂时离开探望至安。在心觅得至安之时,同席的明霞见程亮百无聊赖,主动与他共舞倾谈。

  • 凌莉成功要凌波加入杯葛秀琴行列,秀琴气愤不已。在心害怕程亮私下与旧女友会面,竟约众女友一起“捉奸”,结果原来误会一场。原来程亮早已等候在心,更送上鲜花道歉;两人终将度假之地改为公海,完成一起潜水的承诺。凌巧向秀琴说出已证实癌症真的复发。卓家将嫁妆的店铺装修为茶餐厅,但竟要求唐家代付装修费二百五十万,凌莉与至安努力说项,但最后仁佳因受凌巧病情之事影响,对金钱不再执着,决定赠予五百万给卓家。

  • 仁佳与至欢探望秀琴,秀琴说出深感悔感,但仁佳没有理睬。在心虽努力学习萨克斯风,但终被导师指出她没有天份要她退学;至安看在心发愁,追问原委后说出自己乃萨克斯风高手,在心大喜,要拜他为师,令她可吹奏一曲送予程亮。程亮送在心回家时,在街上遇到常峰;原来在德突然回到家中,更差遣父亲替他买食物。在德更高调说自己将不再搞生意,会安分找工作。程亮离开时要求在心不要相信在德将会改变,在心因此与男友因此而争吵。

  • 凌巧完成第一期化疗出院,卓家特意前来探望。丽薇私下竟向文丽要求,要她搬回娘家暂住;原来她认为唐家现在有重病人在家,会影响胎儿,文丽断然拒绝。在心约至安食饭,对他诉说程亮将工作与原则放得比她重要。程亮主动向在心道歉,但在心竟提出分手;程亮失意,借酒浇愁却遇上明霞。明霞陪程亮散心,更了解到原来两人均欣赏了同一套歌剧,暗自感心甜。

  • 早上至逸与文丽又起事端;原来文丽欲参加前夫父亲的丧礼。这次凌巧则不许,她提醒文丽应要顾及家中各人的感受。明霞闹情绪不愿上班,因她已发觉自己已爱上了程亮;晚上与众好友聚会时,却得悉在心已与程亮和好。凌巧在家中突然晕倒,经检验肿瘤并没有变少;晚上凌巧要求至安,如她再晕过去便是离死期不远,所以要他召集众亲友向他们话别,至安含泪答应。

  • 至逸特意带凌巧到访将成为“唐记鲍鱼酒家”的单位巡视,全程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家庭医生通知仁佳与至欢,秀琴已患上抑郁症;仁佳到秀琴家探访,觉得她真有悔意,心底已原谅了她。与此同时,凌巧突然晕倒。至安联络众亲友聚于凌巧病榻前,让她向众人道别。程亮替在心送常峰覆诊时,因重要证人突然变卦,令程亮不慎让程峰走失;在心气愤不已,再次提出分手。

  • 至逸因无法赶及让酒楼在凌巧生日时开张,不禁心烦气燥;凌波迟到开会,亦被至逸当众责骂。但凌波以跟踪文丽与前夫见面之事开脱;至逸追问文丽此事,令文丽与凌波当面争吵起来。另一边厢,仁佳已原谅秀琴,亦常与至欢到她家中吃饭。晚饭时间,凌巧至电凌莉,要她告知凌波,将解除他在唐记及酒家的职务;凌波发恶,誓言要找出向凌巧通风报讯之人。至安主动承认,但众家人却认为他不应将家中麻烦事通知凌巧,以免影响她病情。

  • 在德主动向至安透露已成为社交舞导师,欲向至安讨钱;至安断然拒绝,只肯代他出钱购入西装。程亮带明霞参观新居,明霞见在心于墙上留下“程太到此一游”的句语,竟照办煮碗于墙上提字……在德任教的舞蹈学校,原来秀琴也是学员之一,秀琴更因此与在德成为朋友。至逸特意到文丽参加表演之场地,欲请太太回家却不成功;刚巧凌巧病况恶化,两人唯有一起赶往探望。

  • 凌巧趁机重回上环,更与旧街坊见面。至安遇见程亮与明霞态度亲昵,不禁主动约见在心;问及二人近况,在心竟说出程亮近来忙于工作,二人甚少见面,至安心中泛起不安。程亮发现在心私下探望母亲,竟感不快。凌巧再次入院,凌波通知秀琴一切,秀琴大乐;但在德提醒秀琴,如没得凌巧原谅,她将终生没法踏进唐家。秀琴赶到医院,七情上面跪求凌巧原谅。凌巧临终,向至欢说出对秀琴之最后说话;至欢听后向大家转述说话为“原谅秀琴”。

  • 在心发现程亮不在家,哭着致电给他;但程亮正与明霞调情中,所以没有发觉,照样谎话连篇。仁佳与秀琴来往甚密,仁佳更在凌巧生忌之时,带她一同拜祭,子女们亦没有太大的反感。秀琴向在德说出与唐家关系改善,原来她早已“金屋藏夫”。趁程亮出差期间,在心于他中家寻得单据,证明他对自己说谎;另边厢,原来程亮借出差之便,更乘机飞往台湾,与明霞享受二人世界。在心约见至安,刚见面便哭成泪人,今至安不知所措。

  • 至安与凌莉及其他弟妹私下开会,同意要仁佳接受二年后才可迎娶秀琴;但想不到晚饭时秀琴竟主提出,三年后才与仁佳成婚;家人大感满意。但另一方面,秀琴私下用钱收买凌波,要他助自己与仁佳注册。程亮发现自己的真心后,主动向在心要求复合;明霞生日,约程亮见面,二人亦同然回复朋友关系。因失恋关系,在心工作频频出错;至安主动借钱给在心,让她可辞职不用再常与程亮见面,在心感激。

  • 事情过后,仁佳与至安父子和好,但至安发现仁佳身体出现异状;程亮受在心影响,亦渐改良与母亲的关系。明霞约见程亮,更交待自己已展开新恋情,程亮衷心祝福她。另一方面,仁佳亦发自己身体反应出现异常,暗自心惊。秀琴向仁佳说出怀孕之事只是误会,仁佳为向各人赔罪,欲请众人吃饭,却不幸病发。虽仁佳只是轻微中风,但他却为此担心不已;刚巧凌莉回家,说出将介绍一位加拿大的美女华侨与至安相亲。

  • 因为程母之死,令程亮得以与在心复合;待程亮情绪平复睡着之际,在心主动致电给至安,说出与程亮复合之事。至安整理心情,更继续与 Cherry 约会;至安蜜运之际,原来至欣与凌波亦分别有恋情,令唐家又再次充满喜悦。凌波私下约会秀琴,因他帮助女友而欠下廿万高利贷,但限期将至却无力还钱,欲请秀琴协助但遭拒绝。程亮努力补偿在心,事事关怀外,更说出因母亲之事,已学懂珍惜眼前人,在心听后高兴不已。

  • 在心将再分手之事告诉明霞,竟令她决定将结婚延期。未婚夫 David 约明霞见面之际,明霞安排想见她的在心先上自己家等待;但明霞突回想起自己将程亮的电邮打开,因此飞奔回家……在心得悉一切,发短讯通知与程亮正式分手;程亮大惑不解,于在心家守候。在心与至安出现,程亮欲上前解释却不得领,而他竟迁怒于至安。在德请教律师,发现原来欲要成功分得大笔遗产,秀琴需与仁佳注册二年或以上。

  • 唐家过了两年风平浪的日子后,仁佳再度中风入院;原来秀琴觉得唐记的员工有问题,欲解雇他们,凌莉当然拒绝,而仁佳在劝阻两人时中风。晚上秀琴更借此事端,向众人公开她与仁佳早在两年前已注册一事;众家人给消息吓呆了,只有至欢一人不敢作声……在德与秀琴与著名律师戴建熹达成协议,得其支持准备夺取唐家家产。仁佳出院之日,秀琴竟置丈夫不顾,更带同在德与凌波与卓家众人到唐记。

  • 凌莉被控毁谤一案,终成为在心出道的第一单官司。要面对曾连败程亮四次的建熹,在心发现自己胆怯不已;幸得程亮作出协助与不断替她打气下,奇迹地在心战胜了建熹。秀琴再次出招,带同在德等到唐记关铺查账;仁佳只可带着疲乏的身躯阻止秀琴胡来。秀琴的说话,再次激得仁佳进院;心情低落的仁佳,终于接到一个好消息,就是文丽再次怀孕。

  • 早上至安找仁佳晨运,但发现父亲昏睡沙发上,不禁大为担心;但原来仁佳只是与他开个玩笑;但想不到仁佳真的病发,终被送入医院。秀琴偕凌波等前来探望,便主动说出将收回离婚之言。凌波随即将坊间杂志交予仁佳看;看到杂志将唐家一切公诸于世,令仁佳不禁大为激动。至逸欲指责秀琴不义,却反被她抢白一番。程亮仍努力以日记写下自己的点滴;在心因为欲替一名弱智人士辩护,程亮阻止无效,只好努力协助她。

  • 在心收到医院电话,得悉程亮发生交通意外,即赶赴医院。在心赶至医院,程亮已返魂乏术。在心在程亮的遗物中,发现一只刻着“请原谅我”的贝壳,即时情绪失控。至安在报章上得悉程亮在车祸中丧生,即时致电在心,却联络不上,令他担心不已。而在心则在海边吹色士风怀念程亮。在心重遇的士司机,并质问他程亮是否真的看了她给他的电邮,的士司机无奈道出一切都是至安的安排。

  • 至逸欲开设鲍鱼连锁店,遭凌莉反对,至逸不满要动用唐家资产先要得凌莉和至安的批准。仁佳再度中风,秀琴赶赴医院,至安、至逸、至欢和至欣赶到,却遭秀琴赶走,众人在医院发生碰撞,秀琴的律师着她记下仁佳终临前的说话,对将来争产甚有帮助。至逸不满被拒探望父亲,决定报警。仁佳突然醒来,向秀琴表示愿意改遗嘱,分一半身家给她,但先要条件是见到一班子女和唐心,秀琴答应。

  • 秀琴决定打官司推翻仁佳的遗嘱,至安找在心帮手,在心动用程亮律师行一众顶尖律师为他打官司,至安感激不已。在法庭上,至安被问到有否曾禁固仁佳,并阻止他和秀琴见面,无奈承认曾阻止两人见面。秀琴再度召开记者会,公开承认和常在德关系,至欢闻言气愤得全身发震。在心和至安因为官司而日夜见面,却暗地里对至安保持距离,因自觉有罪疚感,怕程亮会不悦。

  • 争产案进入结案陈词,在心将秀琴20年前嫁入唐家开始说起,表示仁佳一直将自己的一半分给她,秀琴在聆听席上伤心流泪。秀琴的代表律师结案陈词,秀琴却突然表示案件已结束,并向众人道歉,庭上的人无不哗然。常在德追至,秀琴欲驾车撞死他,却在最后一刻醒觉煞车,常在德逃之夭夭。秀琴揽着至欢痛哭,并表示很怕再看不见他。凌莉、至安、至逸、至欢和至欣等前往拜祭仁佳和凌巧,告知已完成他们的遗愿。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