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烈火雄心3 电视剧

2370.4万播放

地区:香港

简介: 承接前两辑,一班无名英雄各自背负着不为人知的压力冲入火场,他们引证了人性的可贵,揭示了生命的重要,然而作为施救者,他们正等待着一个救人自救的机会。年轻贪玩的方履安被消防队队长钟有成鼓励投考成功,因而...展开
剧集列表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方履安陪好友麦正龙到新界狗场涂鸦,其时履安见另一班青年欲纵火以报复狗场主人曾放狗咬人,履安及正龙赶离火场,二人驾车时由于天雨路滑,导致两人连人带车跌落一排洪水口之中,由于当时水流很急,两人的环境非常危急。 此时休班的消防队长锺有成经过,他亲自下水救人,又为两人致电求助。履安母亲沈月华对儿子不满,履安外公沈逸帮口,反被月华数落沈逸纵容外孙。

  • 履安与正龙为洗脱纵火罪名,晚上四出找武至天亮;正龙欲放弃时被履 安责骂,两人口角只剩下履安一人在卡拉OK。但履安的努力没有白费,终在卡拉OK所处的商场内觅得武;履安要求武自首,但武拒绝更与履安大打出手。 卡拉OK突然起火,有成接报赶至现场,正龙向他说出履安仍被困商场内。武的双腿被压于家俬下不能动弹,履安不想遗下他,武更答应若能逃出生天便自首。履设法救武,可惜被浓烟所阻找不到出路。

  • 柏宇回消防局时看见惠盈正拿着大量东西,于是主动协助她,更发现两人是在同一消防局工作。有成得悉女友回到局中,特意到救护员办公室找惠盈,约她一起吃饭;惠盈因要回甜品屋帮忙而不能赴会,有成只得陪她回去。有成看见惠盈之弟浩南做事不认真,主动出言教训他;浩南向姐姐投诉,惠盈只得息事宁人。履安不想家人担心,四出找寻武放火之证据;想到武有可能到非法红油场买油纵火,于是往该些地方调查却不得要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方履安陪好友麦正龙到新界狗场涂鸦,其时履安见另一班青年欲纵火以报复狗场主人曾放狗咬人,履安及正龙赶离火场,二人驾车时由于天雨路滑,导致两人连人带车跌落一排洪水口之中,由于当时水流很急,两人的环境非常危急。 此时休班的消防队长锺有成经过,他亲自下水救人,又为两人致电求助。履安母亲沈月华对儿子不满,履安外公沈逸帮口,反被月华数落沈逸纵容外孙。

  • 履安与正龙为洗脱纵火罪名,晚上四出找武至天亮;正龙欲放弃时被履 安责骂,两人口角只剩下履安一人在卡拉OK。但履安的努力没有白费,终在卡拉OK所处的商场内觅得武;履安要求武自首,但武拒绝更与履安大打出手。 卡拉OK突然起火,有成接报赶至现场,正龙向他说出履安仍被困商场内。武的双腿被压于家俬下不能动弹,履安不想遗下他,武更答应若能逃出生天便自首。履设法救武,可惜被浓烟所阻找不到出路。

  • 柏宇回消防局时看见惠盈正拿着大量东西,于是主动协助她,更发现两人是在同一消防局工作。有成得悉女友回到局中,特意到救护员办公室找惠盈,约她一起吃饭;惠盈因要回甜品屋帮忙而不能赴会,有成只得陪她回去。有成看见惠盈之弟浩南做事不认真,主动出言教训他;浩南向姐姐投诉,惠盈只得息事宁人。履安不想家人担心,四出找寻武放火之证据;想到武有可能到非法红油场买油纵火,于是往该些地方调查却不得要领。

  • 履安顺利考入消防学校接受训练,月华看见儿子终脚踏实地做人亦感安慰。有成欲与惠盈过二人世界,可惜她因要照顾家人而拒绝,有成只好迁就她相伴探望外婆。 惠盈的外婆三妹见有成对惠盈照顾有加而赞口不绝,但惠盈却不满有成太喜欢事事作主。被调至有成小组的克明因习惯了柏宇的宽松纪律,对不断的操练吃不消。克明在消防局内因烧纸符而弄至火警,有成处罚他。

  • 有成看着与柏宇的合照,回想起最初认识他的情景;柏宇鼓励有成努力进修,使有成明白知识能改变命运,令他终可从救护员转职成为消防员,两人更成为好友。有成被转职时,与柏宇合作无间渐生默契,更合力完成多项危险任务。有成回想往事时对柏宇的帮助感激不已,但亦忆起二人在差不多的时间认识了惠盈。回想从前,柏宇与惠盈初见面时,他不小弄坏了惠盈替浩南所取回的模型;柏宇看见惠盈因自己而被弟弟埋怨而感内疚。

  • 消防局的同事对柏宇跟有成不和的原因甚感兴趣,锦辉只得说出有关往事。 在零八年时惠盈与有成已是情侣,有成到甜品店找惠盈时,遇上浩南因沉迷游戏机而紧张得昏倒,有成替他急救使浩南避过一劫。 有成得知惠盈欲把大学所学得的知识学以致用,特替她向厚德说出此事。厚德得悉后答应让惠盈找自己喜欢的工作,正当惠盈以为自己重获自由之时,有成替她找来一份在救护站的文书工作。

  • 惠盈看见柏宇与有成反目,欲化解二人恩怨,但两人均认为自己没错而不肯低头。履安终成功毕业成为消防员,月华甚感欣慰。正当履安一家到西贡庆祝时遇上有人跳海;月华知履安怕水不肯让他下海救人,更开始担心消防工作会让儿子遇险。 履安被派往有成的消防局工作,更因发现能与有成同属一组而兴奋无比。柏宇与队员到场处理一宗烧炭自杀案时,克明遇上烧炭老伯临死时捉紧自己之手而大受刺激,更开始疑神疑鬼。

  • 经历大火之后,各人冰释前嫌又再通力合作,柏宇更安排饭聚,希望大家能打成一片。履安虽没有进入火场,但在电视上看见同事的英勇亦十分兴奋。 月华终看到儿子可能遇到的危险,不禁强烈要求履安辞职。浩南虽考获救护员的工作,但却认定这项工作没有意义,更一心希望还清债项后转行当水货商人。柏宇在饭局当天等候有成时,有成却联络惠盈说有富离家出走而不能赴会。

  • 柏宇跟凯琳认识后,双方也发现互有好感;凯琳更乘柏宇打冰上曲棍球时,替他拍下不少照片。惠盈向凯琳推销柏宇,更令她主动邀约柏宇一起喝咖啡。 惠盈探望三妹时见她风湿发作,劝她早日退休,三妺戏言若惠盈能考获八级钢琴便如其所愿。有成到琴行接女友时,看见教琴老师色迷迷看着惠盈,不禁出言提醒她。履安向有成提出让他加入进火场救人,但有成认为他尚未做好救人的准备。

  • 惠盈因与有成冷战而闷闷不乐,柏宇见状对她安慰一番;惠盈因有成的处处紧迫而刻意回避他,但有成却认为情侣吵架只属平常事,却不知惠盈已重新思考两人之关系。有成为见惠盈而找三妹,更将惠盈因苦练而手痛之事说出;三妹内疚自己因戏言而害苦惠盈,但惠盈则责怪有成在三妹前说三道四。有成坦言自己所做的是为了惠盈,但她只感压力大增。少意欲补偿履安,提出与他一同寻犬。

  • 有成带履安参观耀根的菜田,履安感受到有成因惠盈而不开心,特意开解他,有成仍对两人之感情充满信心。柏宇奉命扑灭火警,更发现起因有可疑;上司安排有成协助调查起火原因,履安自愿参与调查。履安藉成功申请成为消防领犬员而邀请同事到家中庆祝。有成认为与惠盈的冷静期已过,遂向她提出结婚要求。有成无意中听到浩南的说话,得悉柏宇比自己更早认识惠盈,心中醋意再起。

  • 柏宇和有成接获救火任务,但因火势蔓延极快令扑救困难;耀根与有富看见新闻报道,担心下同赶往现场。惠盈得知有成曾留言给她,亦担心有成的安危。有成进入火场前看见惠盈出现在现场与柏宇倾谈,令两人之误会更深。柏宇与有成在火场听有女孩哭声,破门救出她后却遇上大爆炸。家栋与众队员等候两人之消息,却因通讯机失灵而不能与他们对话,只能断续听到两人为惠盈而争吵的对话。

  • 惠盈在有成昏迷后一直努力照顾他,希望他能早日苏醒。浩南因三婆之死与有成昏迷之事,感到世事无常,更对救护员的工作心灰,惠盈只得鼓励他积极面对。惠盈遇上柏宇到医院探望有成,对柏宇表示自己不会再弹琴,更希望与他保持距离,不想再有误会发生,柏宇看见惠盈之改变亦感无奈。消防局各人因有成受伤而士气不振;履安回港后往探望有成,看见有成卧在病床上感心酸。

  • 大力不满惠盈误取了他的手提电话,对她冷言相向;柏宇要求大力向她道歉。柏宇对各队员的操练十分苛刻,令众不满情绪日益加剧。有队员在网上匿名揭露柏宇的“桃色丑闻”,履安欲劝阻却不被接受;卓敏把此事告诉柏宇,但他却不屑一顾。惠盈明白耀根仍误会她,只好等他离开后才到医院探望有成。获救的女孩突然情绪失控,柏宇赶往医院探望,一坚却无意中听到小女孩的说话。

  • 有成病况稳定后将转往疗养院养病,而履安亦开始与消防犬一同工作。履安被委派替一纵火案作调查,为警方找出有关证物;履安凭消防犬之举动向警方提供线索,但却不受理会。履安在案发现场附近发现疑犯,于是通知少意,令她能勇擒犯人。少意得上司赞赏,特送礼答谢履安;各同事看见少意出现大感好奇。时光飞逝,惠盈与柏宇亦回复了正常的生活,但浩南依然对所有事也抱悲观的心态。

  • 金石带队至大厦调查不明气味事件,发现大厦各层均传来恶臭;履安发现是一名老妇七婆所为。七婆不但把杂物堆放在后楼梯阻塞通道,更把尿水泼向履安以阻止他搬走杂物。未几消防局再接投诉,住客要求控告七婆阻塞通道。金石派履安到七婆家调查,因而遇上少意。七婆见状,竟向少意投诉履安欲非礼自己。浩南接获任务到茶餐厅救人,但到达后发现是老板为驱赶客人而滥召救护服务。

  • 七婆未能及时服药引致精神病发作而惊动警方;刚巧履安赶至,机警地把七婆手上的菜刀拿走,才不致酿成惨剧。少意因七婆之事与履安相处渐多,慢慢发现履安的优点,更对他渐生好感。耀根获得赔给有成的赔偿金,不知如何处理又怕有富胡乱花掉,最终向柏宇商量,欲与他开设联名户口保管赔偿金。柏宇知惠盈对弹钢琴仍有梦想,特意鼓励她再次弹奏,更将之前录下惠盈弹琴的片段回赠给她。

  • 少意为吸引履安注意,刻意在他面前展示身材,但履安却无反应;少意惟有转向讨好沉逸与月华。沉逸向少意拿取八字算命,得悉少意十分命硬,恐她有克夫命,月华亦大加反对;履安向两人派定心丸指自己以事业为重。柏宇约惠盈到爵士乐酒吧听音乐,使她得以度过浪漫又愉快的晚上。卓敏在消遣时被旧情人骚扰,浩南替她解围,两人更成为朋友。May与少意为履安展开争夺战,月华发现两女的真面目,决定赶走两女。

  • 惠盈把柏宇的起居饮食照顾得头头是道,柏宇甜在心头。惠盈在大雨中仍送饭给柏宇,但当得悉他已吃饱后,却谎称没有带饭给他。浩南完成了EMA的考试,正式成为电单车救护员;浩南接连收到两宗救护工作,衡量轻重后及时救了昏迷的伤者,但却被另一轻伤者投诉。惠盈怕控制不了对柏宇的感情,故意疏远他……柏宇康复上班与惠盈在走廊相遇,两人因不知如何面对彼此的感情而感尴尬。

  • 履安对与少意发生关系一事甚感懊悔,但少意却要他不用在意,令履安松了一口气;两人在商场相遇,少意见履安毫无表示大感失望。履安思前想后,决定以掷毫决定是否与少意正式交往。惠盈不想自己再对柏宇胡思乱想,决定把柏宇送给自己的唱片转赠他人;凯琳回港,更向柏宇表示欲复合。浩南热心为卓敏找寻工作;志斌在夜店内再遇众人时,特意因早上在消防局对浩南冷淡之事道歉,令浩南觉得志斌为人虚伪。

  • 少意因履安提出分手及意外怀孕而意志消沉;Ada与May不满履安所为,向他说出少意有身孕之事。履安得悉后对少意表示会负责任,但少意拒绝。履安与同事在消防局内打排球时差点弄伤志斌,志斌立即向柏宇下令要众队员不可在局内打球,柏宇据理力争,但志斌仍一意孤行。柏宇站在队员的一方不理会志斌的命令,令他对柏宇怀恨在心。惠盈与柏宇的恋情终被家人发现,各人亦表支持。

  • 志斌因打排球一事而与各同事关系变僵,家栋奉命再回消防局担任协调,更要志斌收回命令。志斌见柏宇越级投诉甚感不满,欲伺机对付他。履安得悉少意到医院做手术,以为她堕胎,少意亦乘机表示已打掉胎儿,履安感无奈。志斌故意在浩南面前约会卓敏,令浩南难堪。志斌得知卓敏是柏宇妹妹,对她更为热情……柏宇获救火任务,借用起火现场邻座单位以观察火势;少意、履安与柏宇进入单位后发现有可疑。

  • 有成经抢救后情况稳定下来,医生表示有成因突然受到外来刺激而苏醒,耀根等高兴不已。志斌见柏宇破坏其好事,在公事上处处针对他。浩南见卓敏因与志斌的恋情告终而闷闷不乐,欲找借口陪伴她,但浩南又因失言而激怒卓敏。浩南按捺不住向卓敏示爱,她却直指两人性格不合,令浩南非常失望。有成因昏迷太久需要时间恢复记忆,众同僚努力向他诉说往事,但有成对他们仍视同陌路。

  • 惠盈把有成要求复合一事对柏宇说出,柏宇为免误会加深决定向有成说明一切。有成回消防局探望同事,各人为免尴尬不敢说惠盈已是柏宇女友之事;金石在有成面前挑拨离间,令有成认定柏宇横刀夺爱。有成柏宇到天台谈判,两人关系降至冰点。有成向惠盈表示会给予时间让她在两男间作出抉择,惠盈大感无奈。克明在当值时与同事谈论赌波,柏宇见状立即提醒各人不可做当值以外的活动;但齐叔表示可替众人下注。

  • 有成接受了截肢手后心情仍未平伏,不肯见人。惠盈到病房欲开解有成,但他不想惠盈看到自己落泊的样子,要她不要再出现。各同事得知有成的情况后,为他不能再当消防员而感惋惜。传媒偷拍柏宇与队员打排球的照片,然后把打球与赌外围之事连在一起报道,暗指柏宇纵容下属。志斌乘机在家栋面前大数柏宇不是,更要求将他纪律处分。有成开始物理治疗,惠盈担心有成和柏宇一起探望他。

  • 有成努力适应新安装的义肢,希望能尽快找工作解决经济困境;有成不想睹物思人,请履安代把钢琴卖掉。有成因缺了一腿在找工作时处处遭到歧视,令他甚感沮丧。有富向有成表示替他觅得物流公司文员工作;但有成看见弟弟与老板并不熟稔,怀疑是其他人替他找工作。有富受不了兄长的质问,只得说出是惠盈所为。有成感谢惠盈的帮助,接受了新的工作,但仍未能忘怀昔日壮志而感失落。

  • 履安赶至医院得知少意仍在手术室内不禁大为紧张,更为出事时不在她身边感内疚;另一方面,卓敏因受伤而在颈项上留下疤痕,卓敏担心破相不愿众人探望。 有成探望履安儿子,却与惠盈及柏宇相遇。有成工作时有同事因心脏病发晕倒,于是替他施以急救,令各同事对他另眼相看。有成对消防处的工作仍念念不忘,决定与消防处长商量希望重新加入;处长告知柏宇早已向他提及此事。

  • 履安与少意自儿子出世后便忙得不可开交,履安提议少意辞去警察的工作专心照顾儿子,但少意不肯就范。少意产假过后被借调到CID参与扫黄工作;刚遇上履安带儿子外出,履安看见少意性感打扮大为光火。柏宇在管理组工作一段日子,即被调至消防总部,与有成一起工作。柏宇邀有成一同吃饭,惠盈看见有成带同何姑娘出席,鼓励他追求何姑娘,有成只有一笑置之。

  • 少意向丈夫哭诉,自儿子出世后自己不被重视,履安答应多抽时间陪伴;少意亦趁机提出转职CID一事,但履安坚决反对。有成与何姑娘逛商场时,因听到琴音而再忆起惠盈。有成买了玩具送给履安的儿子,但履安因仍与少意冷战而闷闷不乐。惠盈突然收到舅父电话要她代还债项,有成特意陪她前往。有成与惠盈到财务公司后发现舅父欠下巨债,有成为让惠盈脱险提出承担所有债项。

  • 履安为挽救婚姻表示愿意转为担任文职,方便照顾儿子,但却表明不会答应让少意转当CID,少意听后竟以离婚要胁履安同意。 有成劝履安让步,但履安反劝有成应放下惠盈而与何姑娘发展。一坚见有成喝闷酒,忍不住劝戒他;有成承受不了对惠盈的苦恋,决意写下一纸遗书。当有成欲跳楼轻生之际,因为耀根的来电令他临崖勒马;一坚把有成的举动对惠盈说出,更把从天台拾获的遗书交给她。

  • 履安因签了分居协议书而心情低落,有成只好替他作出选择。有成约少意见面,代履安讨论分居条件,有成更表明履安将会争取儿子抚养权,少意听后痛哭当场。柏宇与惠盈雨过天晴,更珍惜彼此感情;另一方面有成向何姑娘暗示两人没有发展机会,令她失望不已。有成心中有所决定,于是约见律师,替他办理遗产分配及立平安纸。惠盈希望辞去消防局的工作全职教琴,柏宇大表赞同;有成交代一切后仍挥不去当时欲跳楼的影像,更被恶梦缠绕。

  • 一坚向志斌要求进入火场搜索,但志斌却怕被指失误而拒绝要求,各人大感不服。家栋明白各队员心急救人,提出在火势受控制下可进入搜救。家栋坚持 拯救三人志斌怕有闪失再次阻止行动,家楝提出将一力承担所有责任后,一坚等消防队立即进入火场。 柏宇、有成及履安不断寻觅出路,正当三人成功找到出口之际,火势却一发不可收拾地向三人直扑而至。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