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施公奇案2 粤语

517.9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文伟鸿

类型:悬疑剧/喜剧

年份:

简介: 吴君柔乃镇上出名的灵媒,但其实她只是“挂羊头卖狗肉”,为救因杀人被判死刑的大哥吴军瑜。适逢世纶甫到埗曾误会君柔是一件离奇剑鱼杀人案中的疑凶,几乎害她被杀头,君柔便利用世纶对自己内疚怜惜之心,加上月娥...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施世纶自妻儿遇船难后,放下官职,携母赵月娥与妻庞葛爱及贾秀玉四处游历,途中遇上正追捕通缉犯仇大虎的仙游县捕快苏英俊,英俊喜悉世纶身份,望世纶破解镇上悬案,可惜世纶已对查案意兴阑珊。月娥于客栈遭大虎挟持,此时掌柜吴君柔称冤魂附身,向大虎索命,大虎终束手就擒。月娥与世纶托君柔招世纶两名亡妻到阳间,解世纶心结。世纶与英俊目击剑鱼杀人事件,内心存疑,世纶终揭穿君柔装神弄鬼技俩。

  • 世纶怀疑君柔藉剑鱼杀人,于是入梦向枕仙求教。世纶往遇害者陈大均家,得悉君柔亦曾到来,及后偷听君柔与同伴对话,深信君柔为了盗取官银而杀人。英俊与世纶得悉陈大均死前一天曾与君柔起争执,世纶终明白枕仙提示所指。君柔遭通缉,欲找世纶代为申冤不果,于是挟持世纶,最终被擒。杨知县审理君柔杀陈大均一案,立判君柔翌日处斩,世纶与英俊同感惊愕,世纶再向枕仙取提示,后想到君柔不谙水性,难藉剑鱼杀人,于是设局引出真凶。

  • 英俊追捕采花贼时结识了女扮男装的陆小蝶,对小蝶与大自然沟通本领赞叹不已。月娥发现世纶对君柔有意,决定试探君柔是否适合嫁入施家,却被君柔看穿其用心。月娥对君柔表现本来大感满意,可惜给君柔作为聘礼的玉佩与新购鹦鹉不见了,月娥心绪不宁,决将二人婚事搁置。世纶为找寻玉佩方能与君柔成亲,求助于枕仙,世纶相信寻回鹦鹉便能知道玉佩下落,君柔于是请小蝶协助寻找鹦鹉,果然如愿,世纶喜不自胜,更误会了枕仙的预告。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施世纶自妻儿遇船难后,放下官职,携母赵月娥与妻庞葛爱及贾秀玉四处游历,途中遇上正追捕通缉犯仇大虎的仙游县捕快苏英俊,英俊喜悉世纶身份,望世纶破解镇上悬案,可惜世纶已对查案意兴阑珊。月娥于客栈遭大虎挟持,此时掌柜吴君柔称冤魂附身,向大虎索命,大虎终束手就擒。月娥与世纶托君柔招世纶两名亡妻到阳间,解世纶心结。世纶与英俊目击剑鱼杀人事件,内心存疑,世纶终揭穿君柔装神弄鬼技俩。

  • 世纶怀疑君柔藉剑鱼杀人,于是入梦向枕仙求教。世纶往遇害者陈大均家,得悉君柔亦曾到来,及后偷听君柔与同伴对话,深信君柔为了盗取官银而杀人。英俊与世纶得悉陈大均死前一天曾与君柔起争执,世纶终明白枕仙提示所指。君柔遭通缉,欲找世纶代为申冤不果,于是挟持世纶,最终被擒。杨知县审理君柔杀陈大均一案,立判君柔翌日处斩,世纶与英俊同感惊愕,世纶再向枕仙取提示,后想到君柔不谙水性,难藉剑鱼杀人,于是设局引出真凶。

  • 英俊追捕采花贼时结识了女扮男装的陆小蝶,对小蝶与大自然沟通本领赞叹不已。月娥发现世纶对君柔有意,决定试探君柔是否适合嫁入施家,却被君柔看穿其用心。月娥对君柔表现本来大感满意,可惜给君柔作为聘礼的玉佩与新购鹦鹉不见了,月娥心绪不宁,决将二人婚事搁置。世纶为找寻玉佩方能与君柔成亲,求助于枕仙,世纶相信寻回鹦鹉便能知道玉佩下落,君柔于是请小蝶协助寻找鹦鹉,果然如愿,世纶喜不自胜,更误会了枕仙的预告。

  • 君柔与世纶成亲之日,得悉世纶方为错判兄长之元凶,于是起杀机,终下不了手,君柔无计可施接纳叔叔吴守信建议,留在施家伺机报复。英俊闻小蝶到仙游县为找负心汉,于是带她到妓院,小蝶从种种佐证怀疑君柔同伴诸葛良就是悔婚负心汉。君柔遭狱长苛索赎金,为筹钱救兄,君柔重施故技骗妓女金钱,因而得悉妓女肚兜被窃,决藉此伺机陷害世纶。世纶为了月娥,勉为其难找枕仙取提示破盗窃肚兜案,英俊推测是和尚所为。

  • 英俊被革职后,终日留连妓院,小蝶不忍见英俊消沉下去,带英俊看萤火虫令他重新振作。君柔得悉名画「月下飞仙」将于移交给燕娴郡主前在衙门展出,心生一石二鸟之计,君柔等费煞心思策划偷画,不料被白衣女鬼夺去,英俊为了将功补过复职,奋力追捕女鬼,误堕林中陷阱。世纶向枕仙取提示寻画,可惜未能参透提示。月下飞仙的作画人冯之恺前来找君柔通灵,欲与画中人倩影相见。

  • 纶指出三日内若未能找回月下飞仙便要满门抄斩,柔感连累了众人。纶软硬兼施求枕仙帮忙寻俊,终获提示,柔却刻意误导纶往东山,自己则往找画师,惜徒劳无功。蝶闻俊失踪,提议到西郊神龙山,果寻获俊。俊刚获救即被蝎子所伤,蝶替俊吮出毒血,俊心神荡漾。纶访恺,见他发疯般撞柱寻死,并留下遗书。纶发现恺遗书草稿及藤屑,顿生疑。蝶与柔找到影所藏身山洞,相信影并非鬼魂。

  • 柔被施家所感动,终将画交还给娴以保施家上下之命。枕仙死时忘记自己身世,只有手帕上之小牛子为线索,请纶代为查访。纶向娴之总管鲁公公问及,鲁却有所隐瞒。俊因娴向纶施压得以复职,蝶发现俊正是悔婚汉,决定到衙门当二爷好接近俊报仇。俊打破娥之送子观音,各人责难俊,纶却极力围护,令柔得知俊之身份。瑜调包身份被揭,将提前处斩。柔大急,欲掳走俊迫娴放瑜,惜掳挟俊失败,还留下信函,令纶不解。

  • 纶虽入梦骂枕仙泄愤,实对柔未能放下;而柔对纶亦有余情。柔等再次装神弄鬼,令乡民以为狐仙作怪,藉此骗取金钱找人劫狱救瑜,纶出言拆穿并扣押柔等人,免柔等越陷越深。蝶劝纶应相信柔有冤情,纶夜赴牢房偷听得知柔曾救自己一家,却不愿自己知道,纶遂决到莆田县翻查瑜之案情。纶无意於澡堂内撞破蝶为女儿身,二人尴尬决缄口保密。纶追查当年瑜之案情,却无发现可疑之处,无奈离开。

  • 纶到客栈查案无所获,试按枕仙提示到三元班查问,得知汉与戏班花旦玲珑交往甚密,而汉妻更指出瑜案死者文武生阎伯生亦为珑之相好,令纶感到珑与两案有关。纶以自己官位保瑜暂缓处斩,望从珑身上找到翻案证据。珑被查时,主动招认杀汉,却坚决否认杀生。柔不信,跟踪珑好友范小楼,被纶责备。纶收告密信,指班主洪焕堂因走私和田玉分赃不匀而杀汉。堂被捉拿后竟主动认罪,令众人大感困惑。

  • 纶重查两凶案现场,均见房间有窄小通道互通,特安排释放堂与珑,让堂与柔假装到客栈相好,引凶手再次出现……瑜与玉终沉冤得雪。施家上下到三元班看最后演出,瑜与柔等亦到场看戏,瑜与纶本想让两家和好,但适得其反。纶到客栈找柔,被众人戏弄,受伤险被绝后。柔担心,到庙为纶求平安符,遇娥三人,被玉戏弄跌伤,但柔为纶忍辱。纶本想找枕仙助与柔和好,但见枕仙因未知自己身世,而日渐灰飞。

  • 柔仗义替好友铁剑兰设局惩戒情场老千,却被爱与玉误会红杏出场,纶更向她递上休书。兰等知柔对纶仍有情,引纶与柔上山,令二人患难见真情,但娥却不肯接受柔回归家门。蝶决向俊报复,先令俊深陷情网,再以澡堂之事威迫纶成婚,蝶趁俊公开向自己求婚时,当众羞辱他,令俊感情重创。纶因蝶、俊之事苦恼,决与柔离县调查枕仙身世,而蝶亦回乡向川请示婚事。

  • 纶到牛家村,得知枕仙部分生前轶事。村民卢达被乌鸦啄死,再次应验童谣,俊身分与枕仙之提示吻合遭怀疑,被指用妖法杀人,纶被请到镇上查案。根子卢有财身首异处意外死於戚家大宅,又与童谣相合。众人从嫦口中得悉财与达才是奸杀案真凶,川自责。蝶见河鱼死光,发现庙内天雷是人为凶案。纶再到戚家,发现财之死亦属人为,更得知当年戚家有幼子戚耀天逃离火场,相信天才是凶手。

  • 童谣命案凶手虽然就擒,但川却受刀伤命危,川望纶与蝶即成婚以圆心愿,柔体谅成全,俊到场欲阻止,蝶坚决嫁纶,俊无奈祝福,川含笑而终。纶与柔假装有喜得以回施家,但却被逼分房而睡。俊因未能与蝶成亲,寄情工作,却四处胡乱拉人。俊在狱中受强奸重犯葛飞所托带口信回家,俊在飞家发现线索,决替飞翻案。纶查得枕仙生前於京城妓院工作,到京查访。

  • 纶在京城找到胡公公,从而得知枕仙死因。胡所说的实是鲁安排的假故事,胡亦被鲁灭口。纶追查发现伤冬者非原凶,只是替身。原来飞利用俊,设局以假家书及替身骗俊,俊更险死於飞手下。俊遭蝶痛骂,始知自己没用,一切皆是娴在其背后帮助。俊越想表现自己,越显得无能,更被街坊责难追打,幸得柔接回客栈养伤。玉发现柔假装有孕,幸客栈众人灌醉玉,令施家以为玉醉酒闹事。

  • 俊自暴自弃躲於破庙,与乞丐同在破庙,更欲上吊结束生命,惜事与愿违。纶设局引飞不果,再向枕仙求助。纶凭蝶提示於冬尸首上发现新线索。蝶到破庙责备俊,离开时遇飞,遭其挟持,俊舍命相救,飞亦落网就擒。蝶获纶鼓励决找俊修补旧情,但娴却指已为俊安排其他亲事来重振家声,蝶伤心离去。玉被娥赶离家,柔不忍,终承认假装有孕。柔虽能留下,却被娥刻薄对待,但玉与柔却因此事而和好。

  • 纶与俊为查枕仙死因再次上京,得知枕仙可能死於莆田县,决乘船到莆田县查访,路上鲁安排人将仙枕换走并弃於海中,幸枕仙施法自救回船。船程行经纶当年妻儿送命船难之神秘湾,船遇浓雾失踪,二人生死未卜。施家上下悲伤,娥迁怒柔克死纶。娥因挂念纶出走堕崖失踪,柔往找娥受伤,其后不理自己伤势救娥,令娥对她改观。纶、俊流落荒岛,枕仙再施法引领搜寻船救回二人。

  • 娴因俊从宝牒中得知蝶对他余情未了而不悦。郡马阿齐安排邀请施家阖府晚饭,齐趁机向纶与蝶施压,更以施家上下性命相逼,蝶借酒浇愁。捕头司马追风追查烧船事件,得知船上藏有走私酒,纶怀疑是失火。柔知船运私酒后感不安,原来当日柔为兄之冤案曾於船上放小炮竹威胁县官,柔怀疑炮竹引发私酒烧船,令纶妻儿送命,大感内疚,终日不安。纶往莆田县查知当日枕仙曾与一吴姓女子见面,枕仙亦记起一串蓝色手链。

  • 柔藉词到莆田县探兄,乘机离开施家。纶见柔举动感奇怪,追至莆田县,柔亲口承认自己累死纶妻儿,但信等将纶打晕,强行带柔离开。纶回府发通缉令捉拿柔等人。柔於逃难路上,突发现自己有孕。柔等人於破屋休息,被官兵围困劝降,但官兵一见众人,即大开杀戒,幸柔等机警逃脱。风查知与枕仙见面之女子并非柔,而是吴牡丹。纶到丹居所险被烧死,但查知丹亦死於船难。枕仙记起丹身怀火药,可能是船难主因。

  • 纶与柔等回客栈地下室暂避。俊跟踪施家家眷望能捉拿柔,突有杀手出现追杀蝶并图抢仙枕,俊舍命相救,杀手对俊处处留手,令俊怀疑纶与柔是被诬害。枕仙提示纶时,却忆起自己与杀人有关连,即逃避见纶。倩向俊剖白,自己与娴合谋骗俊,并劝俊与蝶再续前缘。俊因发现船难真相,被落毒昏迷不醒。娥欲见纶与柔,令柔等被官兵发现,蝶以自己性命换取枕仙现身助纶破案,为期三天。

  • 枕仙险被鲁消灭,幸获风助逃脱,但枕仙日趋虚弱。纶於齐手上找得证据,证明齐与丹关系,柔找娴帮助,但娴为保齐,将证物烧毁。施、吴两家尽被扣押监牢等候处决,枕仙以法力救出众人,却失手被鲁所擒,枕仙性命危在旦夕。纶得知钦差敬亲王到来,决犯险找敬求助。纶等领敬到娴府找枕仙,枕仙终被救出,众人与齐当面对质,唯证物均被销毁,齐却承认所有罪行,更当场自尽。

  • 枕仙以五爪金龙提示柔下落,纶藉此寻找柔下落,不果,却在路上发现鲁的尸首,且死於离奇的新伤之下,令纶感案中另有隐情。原来,柔被真凶困於荒村枯井之内,呼救无援。俊获解毒后醒转,抱蝶之身躯到山头后失踪。纶根据娴所指被鲁挟持之路上的山崖旁边,发现柔随身玉佩,众人认为柔已堕崖身亡,但纶却感有人画蛇添足,误导众人柔已死去。俊被寻获,真凶欲杀俊灭口,隐藏真相。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