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金枝欲孽

6877.4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戚其义

类型:言情剧/古装剧/宫廷剧

年份:

简介: 本剧讲述的是清嘉庆十五年,上承康、雍、乾三代盛世丰绩,再加恶吏和珅已诛,朝野内外一片升平景象。然而,皇帝的后宫中,千百年来,仍是一片了无休止的争斗光景,比诸于政坛上男人们的角逐,更见动魄惊心,血肉模...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陈妃刚被册封,却因误信传闻,偷走离宫,被如妃如玥发现,陈妃求情不果,诅咒身怀龙种的如玥后,含恨被如玥赐死。差役孔武与表弟陈爽运送贡品途中,遇天理教中人欲抢准备上京选秀的秀女,孔武为救陈爽杀人,为免惹麻,本欲弃舍下一众秀女不顾,惜秀女中尔淳使计,逼令二人护送她们入宫。孔武为摆脱天理教追赶而至的暴民,惟有抛下贡品给他们抢夺。娇身惯养的秀女们抵受不住路途颠簸,又挂念家人,多番埋怨,尔淳好言相劝。

  • 资深宫女安茜发现玉莹误闯禁地,骗她在粉脸上画符作福,使计令她逃过如玥问责,惹如玥不满,向她示警。玉莹以为安茜全心靠害,回宫怒责她,却反被安茜教训一顿。尔淳与同被选入为本届的秀女沅淇、淑宁原为万田的养女,万田不惜伪造户藉安排三女入宫,期望其中一人一朝能得皇上宠幸,以保其身。孔武在青楼设赌局,大杀三方,喧哗之声令妓女香浮所服侍客人不能安睡。

  • 茜与太监常永禄情如兄妹,永禄知安茜离宫日子不远,特送上寿包替她祝寿,安茜愿望离宫后,能回乡与祖母过寿辰。孔武、陈爽入宫修建凤仙殿,陈爽感宫中规矩繁琐,不屑到此,孔武却视此为踏脚石。如玥经白扬以艾灸治理后,龙胎稍为移正。万田设宴款待白扬,又送厚礼,白扬婉拒好意,只肯收下数种名贵药材,万田明白他藉此暗示如玥地位稳固。白扬回家拜祭亡母,与清华又起龃龉,原来二人乃父子关系。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陈妃刚被册封,却因误信传闻,偷走离宫,被如妃如玥发现,陈妃求情不果,诅咒身怀龙种的如玥后,含恨被如玥赐死。差役孔武与表弟陈爽运送贡品途中,遇天理教中人欲抢准备上京选秀的秀女,孔武为救陈爽杀人,为免惹麻,本欲弃舍下一众秀女不顾,惜秀女中尔淳使计,逼令二人护送她们入宫。孔武为摆脱天理教追赶而至的暴民,惟有抛下贡品给他们抢夺。娇身惯养的秀女们抵受不住路途颠簸,又挂念家人,多番埋怨,尔淳好言相劝。

  • 资深宫女安茜发现玉莹误闯禁地,骗她在粉脸上画符作福,使计令她逃过如玥问责,惹如玥不满,向她示警。玉莹以为安茜全心靠害,回宫怒责她,却反被安茜教训一顿。尔淳与同被选入为本届的秀女沅淇、淑宁原为万田的养女,万田不惜伪造户藉安排三女入宫,期望其中一人一朝能得皇上宠幸,以保其身。孔武在青楼设赌局,大杀三方,喧哗之声令妓女香浮所服侍客人不能安睡。

  • 茜与太监常永禄情如兄妹,永禄知安茜离宫日子不远,特送上寿包替她祝寿,安茜愿望离宫后,能回乡与祖母过寿辰。孔武、陈爽入宫修建凤仙殿,陈爽感宫中规矩繁琐,不屑到此,孔武却视此为踏脚石。如玥经白扬以艾灸治理后,龙胎稍为移正。万田设宴款待白扬,又送厚礼,白扬婉拒好意,只肯收下数种名贵药材,万田明白他藉此暗示如玥地位稳固。白扬回家拜祭亡母,与清华又起龃龉,原来二人乃父子关系。

  • 万田妻柳惜春为家人祈福求签后,回家见万田将古董统统摔破,大感奇怪,原来万田恐受查抄和珅余党一事牵连,才将古董摔破免受嫌疑。此时,吏部官员到来请万田协助调查。尔淳、沅淇及淑宁等接惜春报讯,担心万田。尔淳看惜春为自己寻亲所求的签,愁容满脸,玉莹上前开解她,始知她仍欲寻访失散姐姐。皇上突提前回京,众秀女感兴奋。尔淳相信安茜已发现自己与淑宁、沅淇为一伙,施计向她示警。

  • 太监小灵子向大太监鄂罗哩禀报关于送子观音像被摔破一事是乌鸦所为,安茜求鄂罗哩还素英一个清白,鄂罗哩却指乌鸦在满清地位崇高,素英难逃问责,安茜深明宫中规矩,只求能保素英全尸回乡。孔武发现素英尸首被抬走,震怒。如玥试出白扬虽与清华作风迥异,却并非断绝父子情,暗示他终有一日因各事其主而对立,着他要作好准备。孔武不理宫中禁忌,射杀乌鸦泄愤,白扬上前好言相劝,方知他为素英之死而杀鸦,甚欣赏他的胆色与大志。

  • 如玥闻玉莹不适缺席,而沅淇获庆青睐,命人将本来送给玉莹的双面绣绢扇转送给沅淇,众女羡慕不已,却招来淑宁妒忌。淑宁为消除劲敌,命万田心腹太监小伦子将玉莹与尔淳的药对调,令二人继续病下去。自白扬替如玥诞下龙胎后,后宫妃嫔纷纷指明要他替自己诊症,白扬疲于奔命,但见众女为讨皇上欢心各出其谋,摇头叹息。清华奇怪玉莹延医多日仍未好转,遂着白扬替她诊治。

  • 安茜终盼到宫中让仆役与亲人见面之期,惜迟迟未见祖母到来,大感失落,安茜瞥见素英亲人闻素英死讯后伤心反应,难过不已。陈爽得悉孔武将自己血汗钱向太监曹镇南捐官,不单徒劳无功,还被镇南手下重打,大发怨言。孔武遇安茜,知她为素英之死难过,开解她,却不肯认命与安茜苟同,还使计令素英可获主子叩头。如玥产后努力回复昔日身段、美貌。皇后探望如玥及小格格。

  • 如玥私下约见玉莹,指她所用的扇上句语是针对自己,以下犯上,玉莹即吓得跪在如玥前,泪如雨下表示无辜,如玥表示明白玉莹招人妒忌,更送她新扇替代, 玉莹感激。宝婵等不明如玥为何不趁机铲除玉莹,原来如玥看上玉莹, 打算罗致她为己用。玉莹额娘往宫中探望玉莹,母女久别重逢,相拥,玉莹母送上银票给玉莹,并表示此为最后一次玉莹愕然。

  • 玉莹向白扬表示不会理会他与尔淳关系,只要求白扬替自己办一件事。皇帝将出游,清华打点路上所需药材,忽见小礼子拿着一包药,奇怪,白扬及时出现替礼解围。玉莹为能顺利亲近皇帝,着白扬替自己开药方,白扬指此举会损阴,欲劝止玉莹,不果。白扬替尔淳戒除毒癖后,着她好好照料其不能根治的哮症。孔武、陈爽获擢升为护军,首件任务竟爬上竿顶喂饲乌鸦,陈爽不满。

  • 永禄知安茜为筹钱及宫女们之事费心,开解她。如玥欲向安茜打探谁令淑宁突然在殿上发疯,安茜却守口如瓶。安茜发现永禄托孔武偷运名画出宫变卖,往制止他,孔武闻二人对话,怀疑绣丝帕的人正是安茜,遂向永禄问明,孔武因而得知安茜为祖母之事担忧,决仗义帮忙。白扬将万田送来的药材转送福雅,却发现下人扣起福雅的茶叶,福雅反替下人们解话,并托白扬将自己所造的布袜转交万田。

  • 永禄为免安茜幸福着想,劝她向如玥供出万田的内奸 ,安茜却不愿违背自己。鄂罗看见安茜跟永禄在一起,出言教训安茜,安茜终忍受不住,不顾一切欲强行离宫,幸孔武及时制止。孔武开解安茜时,无意中发现原来一直与自己以笛子和奏的正是她。尔淳因一只断线风筝结识福雅,二人甚为投契,更一起放风筝,引发尔淳的哮症,福雅因而受惊,幸白扬刚巧路过,替二人诊治。

  • 安茜为保贞操刺伤镇南,鄂罗哩不屑地指她已走投无路,安茜既惊且恐,孔武此时出现,将鄂罗哩与镇南杀掉并将二人尸首弃于水井中。安茜跪求如玥,指望能期满回乡,如玥为了抽出万田的内奸,竟向表示即使鄂罗哩失踪,仍会替她再配婚,安茜绝望。安茜伤心痛哭,忽闻孔武之笛声,心感安慰。永禄劝安茜为自己打算,并表示愿意指替她向如玥说出万田的内奸。

  • 皇后插手鄂罗哩、镇南命案,并将安茜带走,如玥不满。安茜将鄂罗哩的恶行向皇后禀报,却将杀人罪名独揽上身,此时,太监汪福寿前来报告水井中还发现另一副白骨,皇后一凛,下令将水井严封,并不许有人再就此事翻究谈论,最后亦只轻责罚安茜擅离职守一事,安茜大喜。安茜被罚点灯,孔武上前关心,并向她求证关于水井中另有文章的传言,安茜却向孔武回绝其好意,表明二人步伐不一。

  • 孔武发现汪福寿为私运玉戒,清华恰巧路过,遂替汪福寿求情,并将玉戒偷偷捣碎。皇后知清华已洞悉井中第三副骸骨属谁,感激他为自己隐瞒,赐厚礼答谢。清华知皇后准备对付如玥,往找白扬。白扬见清华喝得烂醉如泥,无奈送他回家,因而得悉皓雪生辰,且发现她为自己默默所做的一切,感动,遂藉词留在家中,皓雪开心。白扬恐玉莹轻举妄动再得罪如玥,为保她性命,讹称她染上传染病。

  • 玉莹终不舍自毁容颜以表对如玥忠诚,恰巧白扬路过即上前欲替玉莹解围,如玥冷语指玉莹一无是处。玉莹要白扬归还被烧毁之银票,白扬只感她冥顽不灵。安茜开解玉莹,玉莹遂请求她替自己送信出宫给母亲,并请她将自己遭遇保密,免她挂心。宝婵发现安茜托永禄送信,使计欲从孔武手上取得,惜被孔武发现,二人起龃龉,陈爽代孔武向宝婵道歉,宝婵知陈爽对自己有意,决利用他讨好如玥。

  • 尔淳将发现宝婵烧木头一事告诉万田,万田指如玥使用霹雳木向皇后落咒。尔淳从白扬口中得知如玥素来不信鬼神之说,其后在小格格百日诞辰祈福典礼上,见如玥使用道长曾吩咐过虽避免相冲图案的袍子盖小格格,决将发现烧霹雳木一事秘而不宣。福雅做手套给尔淳过冬,托白扬代劳,白扬想到玉莹受灼伤的手,请福雅为玉莹多做一对,尔淳刚好前来探望福雅,闻言不悦。

  • 安茜身心俱疲,晕倒在玉莹房中。尔淳见白扬为了玉莹而替安茜把脉,不悦,出言嘲讽白扬,并将福雅托白扬所送的手套退还。安茜获皇后恩待,不但让她回复原职,祖母骨灰亦获准回乡厚葬。孔武陪安茜送祖母最后一程,并暗示爱意,孔武知道安茜不再回避自己,展露笑容。安茜趁出宫机会探望玉莹额娘,发现母女二人皆为对方着想,隐瞒自己的处境,不料回到宫中却见玉莹自暴自弃,劝她不要辜负母亲期望,令玉莹重新振作。

  • 皇帝关心受惊过度的尔淳,皇后藉词留下尔淳休养,并暗示宝婵之死另有内情。尔淳巧言令皇帝相信宝婵并非畏罪自杀,并对如玥起疑。万田认为宝婵之死可能与皇后有关,尔淳感对付的人不只如玥一人,苦恼。皇帝亲自查问如玥关于宝婵之死一事,心中却早有定案,并决定册封尔淳为贵人,如玥心灰意冷。如玥着小灵子送上金炉给皇帝以表关心,皇帝却因皇后而将它退回。如玥发现自己失势,大受打击。

  • 皇后想起玉莹别致的发髻,传召永禄前来,对他手艺甚表满意,永禄按计划以巧言令皇后对玉莹添好感。永禄将自己在皇后宫中所闻告诉安茜,安茜感事有蹊跷。皇后安排玉莹见皇帝,如玥此时前来恭贺皇帝寿辰,玉莹出言挑衅如玥。如玥本欲利用小格格令皇帝回心转意,岂料皇后早已收买其奶娘,令皇帝误会如玥毒害亲女,如玥惊愕之余,更被皇帝唾弃。

  • 孔武、白扬护驾有功,地位即时提升。安茜跟孔武说清楚与白扬关系,孔武释怀并向她道歉。孔武因接受皇帝封赏,延迟了出宫见陈爽,以为陈爽不辞而别。孔武擢升至御前侍卫,见尔淳向皇帝表示玉莹跟自己相克,告诉安茜,安茜猜出尔淳图谋,想出对策,果然令皇帝反过来产生对玉莹的关注与怜爱。白扬代陈爽约孔武见面,陈爽恭贺孔武升官,并藉口慰问宝婵来试探孔武,原来他得悉宝婵已死,不满孔武对自己谎话连篇,跟他决裂。

  • 皇帝见玉莹在白扬安排下,乔装小太监前来相见,大为受落,并与她进内堂欢好,白扬内心难过,为放下心中爱念,离开时将玉莹所赠荷包放在路边。玉莹成功得皇帝宠幸,回宫拥着安茜喜极而泣。尔淳奚落白扬将心爱的女人奉上给皇帝,白扬不快,转身欲走,尔淳却仍不肯放过白扬。永禄无意中得悉安茜祖母之死并非意外,乃皇后所策划,愕然。

  • 如玥为爱女甘替皇后抄经。孔武孤身在雪地上行走,不禁勾起与安茜一起走的情景,难受。皇后在钦安殿遇如玥,二人言词间各不相让,皇后竟划破小格格脸蛋要胁如玥就范,如玥痛惜爱女,无奈依皇后吩咐留在殿中抄写经书。孔武见如玥抵着严寒天气抄经,放下火炉给她。安茜为对付皇后,决将与孔武的感情埋藏,并将刺绣心得倾囊相授众宫女,又教她们做人的道理。

  • 安茜使计引开玉莹,并穿上她的太监衣服往见皇帝,却被尔淳发现。皇帝正为下人不肯承认责任而大发雷霆,忽见安茜冒充玉莹,勃然大怒,安茜却凭巧言及智慧替皇帝解忧,皇帝大悦。尔淳向玉莹暗示她被安茜出卖,玉莹回宫发现真相,震怒不已。安茜接受皇帝宠幸,悄悄回宫将玉莹的衣服放回,玉莹现身,并怒斥安茜背叛自己,安茜直认不讳,二人决裂。

  • 安茜与玉莹密谋设圈套诬蔑她红杏出墙,将她铲除。如玥在孔武安排下终得见小格格,感激他,孔武见如玥扭伤脚踝,背她回宫。玉莹使计试出尔淳对白扬有意,决改变策略,安茜不欲累及白扬,深感不安。永禄开解安茜,安茜却表示决往通知二人,不是为了救白扬或尔淳,只为挽回仅存的良知。原来,玉莹假意跟安茜合作,实则首要对付安茜。安茜往找白扬途中,被如玥的笛声吸引,最终只得白扬被当场捉拿。

  • 玉莹将自己所为,迁怒于安茜。尔淳得知福雅为了白扬而向皇后自首,一惊,幸皇后根本不相信福雅。尔淳从福雅身上,顿有所悟,遂找安茜洽谈交易,安茜却不答允,更与尔淳打赌,指玉莹已对白扬动了真情,白扬终会获救。当晚,尔淳、安茜、玉莹难以入睡。孔武押白扬往见皇帝时,清华前来指已有人向皇后自首认罪,白扬一凛。玉莹被罚静思己过,白扬亦被免去院判一职,如玥却认为始作俑者,是安茜而非玉莹,孔武闻其推断,愕然。

  • 安茜侍寝后回到寝宫,为看不起自己而大发脾气,永禄前来开解她,并劝她放弃报仇,安茜却表示已不可回头。如玥得清华治理双眼,病况好转,才发现孔武细心照顾自己的安排,感激。尔淳怀有龙种,众人争相奉承,安茜前来,遣走众人后,欲与她和解,坦言她与玉莹皆不是自己的敌人,尔淳却以为她只为自保。万田得悉尔淳有孕,喜上眉梢,却劝她疏远福雅,以免泄漏身份。

  • 福雅发现万田给自己的书函后,赶往制止正欲向万田骨灰下拜的尔淳,原来她已从惜春口中得知一切,但为了尔淳着想,决不跟她相认,并劝尔淳为了腹中块肉而活下去。福雅感激白扬一直隐瞒其姊妹关系,并着他将玉莹留下的珠钗交还,白扬决放下对玉莹的感情,将珠钗遗弃。安茜试探皇后对尔淳龙胎的关注,以证实宫中传闻,希望藉此掌握皇后罪证。

  • 宫女替皇后染发时突感痛楚,皇后恍然永禄一直暗中加害自己。福雅送种子给尔淳,希望能启发她履行天职。白扬在亡母灵前忏悔,清华惊悉爱子闯下弥天大祸。清华与白扬对饮,翌晨白扬宿醉醒来,发现清华另有所图,即赶回宫,及时阻止玉莹喝下胎药。白扬回家质问清华,清华坦言孽种不可留,劝白扬以大局为重,后得知玉莹没有喝下胎药,痛悔当年为皇后毒害如玥,以致未能回家见爱妻最后一面,抱憾终生,报应在今天。

  • 如玥经不起孔武逼问,终说出教安茜报仇之法,孔武质疑她利用安茜利己。孔武被安茜拒于门外,孔武惟有隔墙高呼,劝她不要被如玥利用。清华向皇后提出呈辞,并奉上白扬的断指示忠,皇后表面尊重他的决定。陈爽重投天理教,誓入宫替宝婵报仇。皇后为调查万田安插秀女入宫一事,传召惜春,惊悉她原来是前朝宫女,更深信她与万田有所图谋,惜春最终不堪被皇后折磨,咬舌自尽。福雅发现惜春之死,往找尔淳,向她叮嘱一番。

  • 尔淳往找白扬,却只见玉莹,玉莹不信尔淳所言,不肯随她离宫,白扬此时寻至,告知皇帝已洞悉一切,劝玉莹离开。陈爽举箭射杀如玥,孔武挺身护如玥,陈爽见众口一词,终相信宝婵非被如玥所杀,此时,暴民闯至,孔武见陈爽中箭,悲痛杀敌,如玥发现暴民皆是阉人,怀疑是皇后所为。尔淳与玉莹、白扬逃走时,哮喘病发,遂着二人自顾逃命,玉莹闻白扬劝尔淳的说话,毅然回宫,白扬气愤,以为她执迷不悟,怒掴她,惜玉莹仍坚决回宫。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公司介绍 新闻动态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爱奇艺实验室 开放平台 爱奇艺号认证 爱奇艺作者中心 帮助中心 侵权投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