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宫心计2公主嫁到

1亿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方骏钊

简介: 刁蛮任性的昭阳公主为避嫁吐蕃急招驸马,一代金店掌舵人丁来喜主动送上门,因二儿子金多禄及三儿子金多寿均属单身,希望藉此解决金店面临的财困危机。兄弟情深,多禄为救家业,主动答应亲事。谁料公主过门後尽显骄...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昭阳公主在七夕之时带同近身司徒银屏女扮男装偷偷出宫参加长安举行的盛会,竟与算命先生起冲突。鉴金号大少爷金多福在算命档寻得被昭阳泼得一身油彩的二弟多禄,遂连忙拉他迎接从少林学艺回来的三弟多寿回鉴金号。少府监罗道远与大驸马赵弘庆贺鉴金号扩充开业的盛会,并借机会试探金家掌舵人丁来喜对金器的了解。

  • 满面伤痕的多禄与昭阳互相责打,银屏却发现韦贵妃出现。多福突然召见金铺的员工,更要求员工放无薪假,众人不满更纷纷要求算清薪水及转当散工。昭阳与孙贵妃在数落多禄之际,韦贵妃突然出现捉拿银屏入狱。崔太妃在偏殿设宴招待众公主及驸马,韦贵妃即传召银屏,而银屏更当众指出昭阳与多禄的相遇情节是假。银屏为了在金家隔邻兴建公主府而到金家巡视,更藉公主之名要金家丢弃他们的摆设。

  • 金家众人询问多禄,公主何时会到金家向金太夫人等人请安时,银屏却突然出现,金家上下已知,苦难日子已开始。多禄在归宁之日陪伴妻子回宫,众驸马特意在他们面前表演高难度杂耍助兴;之后多禄竟被安排成为飞刀标靶。来喜与金太夫人特意到公主府邀请昭阳在中秋当晚到金府一起赏月,昭阳回忆小时候在乡间过节时的快乐事,因此答允邀约。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昭阳公主在七夕之时带同近身司徒银屏女扮男装偷偷出宫参加长安举行的盛会,竟与算命先生起冲突。鉴金号大少爷金多福在算命档寻得被昭阳泼得一身油彩的二弟多禄,遂连忙拉他迎接从少林学艺回来的三弟多寿回鉴金号。少府监罗道远与大驸马赵弘庆贺鉴金号扩充开业的盛会,并借机会试探金家掌舵人丁来喜对金器的了解。

  • 满面伤痕的多禄与昭阳互相责打,银屏却发现韦贵妃出现。多福突然召见金铺的员工,更要求员工放无薪假,众人不满更纷纷要求算清薪水及转当散工。昭阳与孙贵妃在数落多禄之际,韦贵妃突然出现捉拿银屏入狱。崔太妃在偏殿设宴招待众公主及驸马,韦贵妃即传召银屏,而银屏更当众指出昭阳与多禄的相遇情节是假。银屏为了在金家隔邻兴建公主府而到金家巡视,更藉公主之名要金家丢弃他们的摆设。

  • 金家众人询问多禄,公主何时会到金家向金太夫人等人请安时,银屏却突然出现,金家上下已知,苦难日子已开始。多禄在归宁之日陪伴妻子回宫,众驸马特意在他们面前表演高难度杂耍助兴;之后多禄竟被安排成为飞刀标靶。来喜与金太夫人特意到公主府邀请昭阳在中秋当晚到金府一起赏月,昭阳回忆小时候在乡间过节时的快乐事,因此答允邀约。

  • 金家兄弟救出了被绑架的四德,为了安置无家可归的四德,多寿便请她到金家当婢女。折冲府派人到金家请多寿担任府兵教头一职;翌日昭阳突然出现更说已代多寿推掉了教头工作。金家众人与公主吵得面红耳赤,来喜最终提议让多寿与师承娥媚派的银屏比武,最后多寿右手受伤。银屏突然全身发痛,昭阳急召御医诊治却束手无策。一肚子怒火的多禄回到房中,竟取出了一整箱纸蜻蜒,原来他平息怒火的方法是细看当中的字句。

  • 晚上小玉辗转反侧,终向多福说出真相;当来喜坦言没有办法之际,多禄却说出想到妙计来让小玉脱罪及救出四德。四德听到银屏染上怪病时,竟说有能力把她治愈。昭阳感谢四德救回银屏,两人闲谈间竟发现竟是同来自天秤邨,顿时好感大增。四德求昭阳召太医替多寿诊治右手。但多寿竟当众拒绝。来喜要求多福回礼给公主,当小玉发现多福准备把价值千両的花瓶送予昭阳,竟刻意想打破它。

  • 金太夫人打了昭阳后,竟然毫无惧色地高声要求公主责罚自己。来喜看到儿子们变得如斯田地,提出将不再做金家当家,长跪金家祖先灵位前忏悔。多禄与多福听说有新金铺开张并会大撒金粒,於是决定一探究竟。皇上赏赐了两瓶葡萄美酒给昭阳,而她特意举办葡萄夜宴招待众公主。五位公主聚首夜宴之时,永河公主等人竟借行酒令作诗,不断出言羞辱昭阳。

  • 荣叔向多禄等人说出将带领他们离职,这时来喜突然回到金铺,更指出一切都是荣叔的阴谋。来喜偕三位儿子探访新金号,当看老板竟然是丁财旺与米仁慈两人时,来喜竟一反常态当街与财旺等人骂战起来;三兄弟与小玉向金太夫人打探,终得知了来喜与财旺的恩怨。多禄与多寿探望官媒鲁大人,却发现他竟被调职;多禄与多寿带礼物探望新官媒,发现新官媒丁有维的父母竟就是财旺夫妇。

  • 虽然看到有维色迷迷的眼光,但四德为了不负银屏所托,只得说出银屏的问题要有维答覆;想不到淫媒却趁机要四德饮下混有蒙汗药的茶水,把四德迷晕了。有维的下属把淫媒等人缉拿,有维决定将银屏也视作犯人一并带走。众公主出现要求将银屏带回宫治罪。崔太妃审问银屏,昭阳为了救好友,不惜说得声泪俱下。宝叔气急败坏地通知财旺与仁慈,指发现了来喜的二子多禄是驸马之事。

  • 昭阳突然到临金家,提出要四德到公主府照顾自己,多禄却反对。糊糊涂涂成为了金家总管及驸马近身的四德,这天请金太夫人过府一起玩叶子戏;金太夫人连连惨败,更被昭阳截糊。多禄在街遇上楚翘,因见她晕眩於是送她回妓院。昭阳跟踪永河公主,却看见多禄抱著楚翘自失火的妓院步出,於是怒得当众掌掴他。虽然众家人力证多禄的诚信,但昭阳最终决定与他和离。

  • 财旺夫妇计算得失,发现始终没法夺得鉴金号的生意,最后更借机会把跳槽的荣叔辞退。四德出外购物时遇上多寿,两人更合力把四德的钱包夺回,多寿发现钱包中有纪念四德恩人的小铃当。昭阳欲向崔太妃提出与多禄和离,却听到崔太妃阻止清云和离,最后临阵退缩。昭阳突然出现於金家,她向多禄说要收回和离要求,令他晕倒过去。道远赞成财旺夫妇建立金业总会的意见,夫妇两人请同行吃饭拉拢他们推举自己当金业总会主席。

  • 为了休掉昭阳,金家上下商议后决定合力安排一场戏,要让昭阳犯上“妒忌”之条,但最终却无功而回。昭阳与银屏正在公主府讨论为何大公主的婢女心儿会出现在街上时,却突然钟声大作震耳欲聋。金家众人在有维前提出昭阳犯了“七出之条”的“不事舅姑”及“口舌”之条,但昭阳却指自己受到“三不去”的保护。昭阳看到丈夫表现不济,要多禄到“俊贤雅集”学习;多禄却发现负责教学的太傅们,一见驸马犯错便会即时责打。

  • 道远请长安四大金铺的负责人开会,说出皇上赞同成立金业总会,财旺与来喜均主动说欲做会长。有人到鉴金号展示金器,更高声说鉴金号售卖假金;经检验竟发现金饰确是鎏金(假金),来喜只得作出赔偿及答应调查事件。与有维争执过后的银屏,竟又看见心儿在街上;三位公主齐聚集在大公主府,原来她们与米行老板合作,借赈灾为名赚财,但这时昭阳突然出现。

  • 多寿到医馆就诊,回家途中与好友成勇撞作一团,把身上的药粉调乱了;晚上多寿看见四德与自己病况相似,于是把药粉给她吃。多禄往“俊贤雅集”上学,却发现大驸马表现失常,胡言乱语;大公主突然派人搜索失踪的大驸马,多禄悄悄助他躲藏起来。当多禄回家后,发现大驸马扮作下人跟随自己回到金家;这时四德突然出现指大公主到了金家说要找大驸马;多禄到大厅招呼大公主,更坚称自己没有窝藏大驸马。

  • 看到多禄充满英雄气概地指责众公主的任性刁蛮,说到激昂之处,多禄竟视死如归地指责皇上,指他这位父亲没有教好女儿,才让众驸马受苦;众驸马被多禄激励,终齐心向皇上说出真相。皇上始终没有怪罪多禄,终令昭阳松了一口气,亦令她对多禄另眼相看。晚上昭阳突然惊呼,银屏向她追问究竟,昭阳指自己造了一个“恶梦”,而梦中人竟然是多禄。皇上与多禄见面,更指昭阳在私下有称赞他。

  • 楚翘走投无路被迫至悬崖,最後更与心儿纠缠时堕下山崖。大公主突然到昭阳的公主府,指她丧尽天良,为怕楚翘横刀夺爱而派人杀害她;昭阳坚持自己并没有行差踏错,更反问大公主为何要生死相迫,但大公主不为所动,更提出要押昭阳回宫受审。这时多禄出现,当他得知事件後,主动要求与昭阳一起回宫向皇上解释。在殿上昭阳向皇上力指大公主无中生有,但大公主却把楚翘与多禄之事如数家珍般说出。

  • 有维与来喜见面,更从她口中听到绑匪有可能是熟人的理据。来喜更特已约了退隐江湖的黑道中人协查,可惜却无功而回。财旺让金铺休息并把铺中黄金带回家中点算,以便到银号换作银票时,却遇到这天已请假的宝叔回到金铺;正当财旺指宝叔不能取消假期时,突然有衙差出现。这边厢绑匪让仁慈吃饭,但因背部很痒难当的仁慈要求绑匪让她松绑以便抓痒,不慎把绑匪蒙眼的布条弄丢,更与绑匪面对面。

  • 正当来喜、财旺、仁慈与众绑匪混战之事,多禄等人终带领官兵冲入藏参处,成功把众人救出。回到家後的多禄,独自一个人到房中把装有纸蜻蜓的锦盒打开;原来多禄独个儿找官兵时,在行至途中竟倦得昏厥了;而在蒙胧中的多禄竟忆起了纸蜻蜓当中的句子,亦因此得到鼓励重新醒来,起程继续找救兵。这时在公主府,昭阳为了纪念外婆的生忌,正依照《劝世贤文》的句子抄写纸条,然後制成纸蜻蜓。

  • 看到丈夫为了自己而中了刺客一剑,昭阳不禁上前拥着多禄;昭阳偕多禄与韦贵妃见面,询问有关刺客之事;昭阳与韦贵妃唇枪舌剑之际,韦贵妃突然词锋一转,令昭阳觉得刺客可能是孙贵妃派来。昭阳突然到访金家,更向金太夫人及来喜奉茶,行媳妇之礼,众人大喜。四德上山采果子不慎扭伤了脚,竟看到打着雨伞的多寿出现。银屏往找有维询问有关好友的觅夫进度时,竟遇上有维欲安排相睇的英俊男子。

  • 多福向有维等说出多寿失恋之事,众人只得在酒楼请他吃饭及努力开解他。正当众人欲起筷之际,酒楼老板突然出现,更为众人送上“鸳鸯寿包”;多寿听到“寿包”竟突然当众大发脾气,令众人呆若木鸡。吃饱喝醉的四人离开酒楼时,听到有山楂水贩子挑卖后,多福等欲追前,但多寿竟又一次当众失仪,高声诉说不满;这时有维终忍不住,出言指责多寿只懂沉迷於儿女私情。

  • 多福发现自己竟付上两万两订金买下贼赃,吓得请多寿与他一起想办法;多寿提议将事件告知来喜,但多福为了面子竟反对。多禄听到兄弟吵架而上前阻止,想不到多福亦要求弟弟将事件守秘,多禄不允,多福气得直指身为“闲人”的多禄竟不帮助哥哥;当三人争持不下之际,来喜突然出现,指自己刚自少府监回来;多福不承认错误更指责母亲,来喜痛心多福不长进,忍不住掌掴了他。

  • 多福与众人骂战理性尽失不能自制,竟把糕点误掷到昭阳头上!银屏即时指出,袭击公主是死罪,吓得金家众人震惊不已。翌日早上,来喜在家人与祖先灵位前,把鉴金号的大锁匙交予多福。众公主聚首少府监欲把礼物送给道远;道远拒收,更说出决定聘请多禄为少监。多福为了妻子而与多寿争执,最终却导致三兄弟不和收场。有维替银屏相亲当天,却在厢房外发现徐婵;为免被悉破之前作假两人只得躲在桌下,有维却无意间亲吻了银屏。

  • 鉴金号终顺利完成替朝廷制作的二十只“灵猴献桃”金寿碗,多福吩咐大力叔把金寿碗入箱,让翌日多寿带工人将碗运回金号;多福独自一人与好友喝,结果醉得不省人事。翌日早晨在路旁醒来时,多福发现身上的大锁匙不翼而飞。道远得知后指多福罪犯欺君,要将他收监。金家众人到少府监请道远网开一面,这时昭阳要胁道远放人。事情终告一段落,三兄弟亦冰释前嫌在房中开怀畅饮。

  • 韦贵妃到公主府探望昭阳,更得悉四德竟与昭阳是同乡。世民南巡回来,昭阳向世民说出曾有刺客在皇宫出现,这时有消息指韦贵妃遭刺客袭击。韦贵妃向世民告状,指昭阳欲置她於死地,因昭阳并非真正的公主,而她更指四德才是真正的公主。世民与昭阳及四德滴血,终接受四德才是自己的亲女儿之事,昭阳终被囚禁天牢。刺客追杀欲替昭阳洗脱罪名的银屏及李公公,李公公舍命让银屏逃脱。

  • 从有维处得知,昭阳指金家有机会被诬告,令众人担心不已;看到多福义无反顾地支持多禄,小玉竟突然说出自己已怀有身孕,为了金家不会绝后,要求多禄答应与昭阳和离;时多福突然说出有保护小玉的方法,竟然要与小玉和离。有维发现受伤的银屏,把她带到破庙照顾,而有维更决定与银屏交拜天地,成为夫妻。银屏与刺客再次对战,刺客突然中毒身亡;这时朝廷的追兵亦赶至。

  • 有维见父母不肯让自己离开房间,竟然说出欲悬梁自尽;财旺与仁慈只得将房门打开,但有维欲离开之际,财旺说一切已经太迟了,仁慈更指银屏已被捕并收押天牢,将会与昭阳及多禄一起处死。有维听罢顿感晴天霹雳,但仍执意往找银屏,更欲与她共死,而仁慈为了阻止有维竟以死相迫。财旺忍不住提醒儿子,银屏为何特意通知他们把有维接回家;另一方面,金家上下与四德等均求神庇佑多禄等人。

  • 不再是驸马的多禄约道远与有维吃羊肉,原来他欲答谢道远提拔自己,但道远竟提出聘请多禄担任自己的幕僚。财旺在街上再遇徐婵,当徐婵欲要胁财旺时,却因看见道远而急急离开。徐婵终被道远寻获,原来道远认出她是廿多年前把儿子抱走之人。财旺与有维为讨仁慈欢心欲到宝玉行买礼物送给她,道远介绍宝玉行的老板给财旺认识,当道远看到财旺父子甚有默契,竟暗生妒忌。

  • 四德得知鉴金号明日入宫面圣,吩咐婢女安排酒宴召待金家众人,但这时韦贵妃却出现阻止;韦贵妃欲杀害沉妈妈的私生子荣安时却被他逃去。逃亡中的荣安看见四德后竟追杀她,幸得皇上欲召见的济贫大善人宇文杰所救,而四德更认出他是当年在天平村赠予金锁的恩公。回宫休息的四德终醒来,发现多寿曾到访并留下了新的金锁与信件;四德发现随身的金锁不见了,深夜在御花园寻找时无意中发现了指证韦贵妃的证据。

  • 韦贵妃不想放过昭阳而派出杀手;昭阳虽避过第一次袭击,但终喝下了扮作小二的杀手的毒茶。当四德在宫中拜祭昭阳时,韦贵妃却出现把火盆踢翻。世民巡视灾区后回宫,四德竟突然在世民面前举证韦贵妃诬蔑及谋害昭阳之事,更当众指自己是假公主。四德与宇文杰在御花园闲谈时,宇文杰突然向四德表露好感;众人发现金太夫人极喜欢看新买的观音画像,更竟在看画时缓缓把眼合上。

  • 多寿向宇文杰说出一切,想不到宇文杰听后答应让爱。宇文杰向四德辞行更托四德去接济一位老婆婆,两人前往探望时宇文杰突然哮喘病发作,四德为救人只得在他怀中寻药。多禄向多福说出市集上流传了宇文杰与四德在城郊密会之事。宇文杰提出要还四德一个清白,决定娶她为妻,四德只得说要考虑。四德约多寿见面,满心欢喜的多寿赴会时却被小偷打晕。

  • 金家三兄弟在茶楼喝茶,振作起来的多寿向兄长报告,已选定了开设鉴金号第一家分店的位置;这时卜一卜刚巧经过,金家兄弟於是请他赠言,结果竟群起指责他的推算不准确。有维与财旺在鼎丰号等候道远,突然有幪面贼匪出现欲行劫,有维见财旺遇险,竟挺身与贼匪纠缠而受伤。道远赶走贼匪后查看有维的伤势,忍不住透露了自己是有维亲生父亲的事。有维在晚上到罗家探望道远,却偶然发现道远家花园竟有密室,更因此发现道远是突厥人身分。

  • 一反常态失去了工作热诚的有维,看见父母亲前来探望;原来财旺收到消息指扬州祖坟损毁,故此无法决定要先回乡还是先办婚礼,有维於是提议父母先离京回乡。四德与多寿相遇,终得知多寿不是因为嫌弃她而没有赴约。皇上得知运送法器到吐蕃的队伍中出现了刺客而导致人命伤亡。世民向道远追究责任,道远坦言主理此事的是多禄;金家接到圣旨被判处以死刑,幸昭阳紧急下用计与金家脱离关系而不用被捉拿。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