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宫心计

6267.2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梅小青

简介: 唐朝晚期,宪宗驾崩,郭贵妃得大宦官马元贽帮助,拥立其子李宥为帝,是为穆宗。刘三好的父亲因支持宪宗立二子李恽为帝,被穆宗秋后算帐,充军塞外,其妻江采琼与七岁女儿三好和家婢姚金铃被收入宫中为奴。江氏历代...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唐宣宗怡的两位爱妃刘三好和姚金铃互数对方不是,三好眼看昔日好姊妹铃坏事做尽,顿感痛心,又为未能遵守亡母江采琼的遗言,与金铃决裂而忏悔。二十年前,采琼的夫君被充军塞外,她带著女儿三好和家婢金铃入宫为婢,采琼凭外家历代打造首饰和一双巧手被编入司珍房,与掌珍阮翠云一起负责郭太后凤凰珠钗。司制钟雪霞向来针对云,遂刻意挑拨采琼和翠云的关系;雪霞无意中得悉翠云曾在事发前探望采琼,决心揭发。

  • 采琼死后,蔡尚宫决定按郭太后之吩咐毁去凤凰金钗;翠云虽负责此项任务,但不忍见采琼心血结晶毁于一旦。李怡把三好视作好友,把乘龙胜云之梦境向她说出,郑太妃怕李怡的梦境会惹来杀身之祸,遂不许李怡在别人前提及此梦。郭太后把凤凰金钗赐予郑太妃,云不禁暗替她两母子担心;霞故意与云争夺好成为自己的学婢,令她无缘加入司珍房。郭太后欲对付怡。好见怡要离宫,为他送行。

  • 郭太后要好讲解衣饰的设计,对好之设计大加赞赏。好拿了赏赐的美食给云品尝,云劝她工作要更小心;霞吩咐好不要轻信别人,更指云佛口蛇心。大将军马贽因过失而被皇上投闲置散兵权被削,令属于其一党的祥亦被牵连;各宫婢对祥刻意回避,只有好没有改变。怡获恩准回宫探望分离多年的母亲;郭太后看见怡愚钝如昔,心中暗喜。铃与燕因小事争吵,令好弄破了王贵妃的新衣;最后好只得临急修改衣服设计,郭太后为此事大发雷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唐宣宗怡的两位爱妃刘三好和姚金铃互数对方不是,三好眼看昔日好姊妹铃坏事做尽,顿感痛心,又为未能遵守亡母江采琼的遗言,与金铃决裂而忏悔。二十年前,采琼的夫君被充军塞外,她带著女儿三好和家婢金铃入宫为婢,采琼凭外家历代打造首饰和一双巧手被编入司珍房,与掌珍阮翠云一起负责郭太后凤凰珠钗。司制钟雪霞向来针对云,遂刻意挑拨采琼和翠云的关系;雪霞无意中得悉翠云曾在事发前探望采琼,决心揭发。

  • 采琼死后,蔡尚宫决定按郭太后之吩咐毁去凤凰金钗;翠云虽负责此项任务,但不忍见采琼心血结晶毁于一旦。李怡把三好视作好友,把乘龙胜云之梦境向她说出,郑太妃怕李怡的梦境会惹来杀身之祸,遂不许李怡在别人前提及此梦。郭太后把凤凰金钗赐予郑太妃,云不禁暗替她两母子担心;霞故意与云争夺好成为自己的学婢,令她无缘加入司珍房。郭太后欲对付怡。好见怡要离宫,为他送行。

  • 郭太后要好讲解衣饰的设计,对好之设计大加赞赏。好拿了赏赐的美食给云品尝,云劝她工作要更小心;霞吩咐好不要轻信别人,更指云佛口蛇心。大将军马贽因过失而被皇上投闲置散兵权被削,令属于其一党的祥亦被牵连;各宫婢对祥刻意回避,只有好没有改变。怡获恩准回宫探望分离多年的母亲;郭太后看见怡愚钝如昔,心中暗喜。铃与燕因小事争吵,令好弄破了王贵妃的新衣;最后好只得临急修改衣服设计,郭太后为此事大发雷霆。

  • 棋博士扬与好在庭园中相逢,好对他留下深刻印象。日本棋士到大唐找高手比拼,扬之父亲耀安奉命对奕败阵;武气得要臣下急谋对策,铃被燕弄伤手,颖芳假意安慰,更哄骗铃绘下图样设计。霞得悉司珍房小婢笑容的母亲病危,而她欲出宫探望母亲;霞遂早一步在蔡尚宫前替笑容说好话,以挫云之锐气。素恩与艳裳见霞插房小婢之事,不禁替云不值。郑太妃在御花园内看见小次郎因头风影响而狂性大发,不禁被他吓昏。

  • 三好得知显扬其实无必胜把握,不禁暗自替他担心。李元贽为了恢复兵权,竟想杀害好把罪名嫁祸小次郎,以此讨武欢心。太监欲下手之际,怡突然现身。怡把贽的诡计对郑太妃说出,郑不禁大表担心。武赢得比赛心情大喜,更让贽重掌军权。贽为好不识抬举,拒绝与他合作一事而耿耿于怀。徐妈妈找祥买水粉,却赖皮不肯付账,霞不耻其恶行出言顶撞,令她怀恨于心。小顺送金链给铃时被四司看见,铃因此被云指责。

  • 雪霞与云因账簿一事而各执一词,郭太后宁枉无纵把两人同时收押监牢;蔡尚宫替两女求情,郭太后给予三天限期让她们查出真相。蔡尚宫欲请贽帮助,但贽不欲得罪太后而拒绝。徐妈妈突然到狱中向二人严刑迫供,蔡尚宫赶至阻止,更提出要与徐妈妈一起找郭太后对质。徐妈妈故意在太后前指是受王贵妃吩咐,但郭太后偏袒王贵妃,反指蔡尚宫以下犯上把她一同治罪。

  • 三好感激扬出言向郭太后进谏,才得以令尚宫局逃过一劫。郭太后把徐妈妈交给尚宫局处死。贽知尚宫局逃过大难,又再向蔡尚宫示好,却遭四房四司与蔡尚宫揶揄一番。武狩猎时看见怡,故意找他发泄,幸得扬相助。何采女请云与霞相助,希望能有光鲜的衣饰出席宴会。云要铃替采女造钗,令颖芳妒意大起。铃揭发颖芳之诡计。岂料翌日铃仍是满脸红肿;云知颖芳加害铃之事,决定把她赶离司珍房。

  • 三好被委任为掌珍一职,但她不想铃失望,提出辞职;云向好展示早前已购下她所制作的金钗。霞与云积怨再深一层。云得悉铃因好获升任掌珍一职而不高兴,特意劝铃不要加害好,令铃对好更为妒忌。怡见好被捕兽器所伤,立即出手相救;好看见怡变得临危不乱而大感奇怪。扬看见怡背着好回宫,立即带她到司珍房治理。蔡尚宫吩咐四房为武大寿作准备,霞见云迟迟未交出饰样设计,遂借探病为名,希望能从好口中探知内情。

  • 郭太后送上毒药给郑太妃母子,借口请两人试治疫症之药。郑太妃与怡服用毒药后病情加深。郭太后决定把两人送离皇宫。云趁郑太妃离宫前到访,郑太妃把云所送赠的平安符归还给云,云拆开平安符,明白事情经过,原来是好将毒药掉包。扬知疫症四处蔓延,特送上精美香囊给好。贽把所有棋博士请来,在众人前指耀安与王贵妃之婢女秀莲有染。秀莲被屈打成招指证耀安是奸夫。扬为救父亲,想出计策诱使真正的奸夫现身。

  • 郭太后对郑太妃母子再动杀机,祥悄悄通知好,令好担心不已。好终忍不住把怡的秘密向他说出;扬甘愿冒险通知怡被追杀一事。郭太后知有人对郑太妃暗中相助,决定要把两人召回宫中加以折磨。好见扬受伤回来,替祥把药送予他;扬伤重晕倒,幸得好整晚悉心照料。好夜不归房被铃发现,好向铃坦言喜欢上扬,但一切将止于心中。武怕怡夺其帝位的梦境成真,竟不惜下令杀和尚搜佛寺也要找出怡。

  • 郭太后在登基大典上反对怡登上帝位,怡随即变回正常出言反击,终得满朝大臣支持下登基,贽知怡反利用自己亦只可敢怒不敢言。贽要怡把剑锋封为大将军,令自己在京城的势力更大。怡知扬真心待自己,决定封他为带刀侍卫。郑太妃母凭子贵,荣升为郑太后;怡与母亲为感谢云与好之帮助,特宴请两女饭聚。郭太后得悉云多次相助郑,遂以云所制之钗不合心意为由,要整治云与好;幸得郑及时赶到解围。

  • 怡与贽商讨政事,希望施行利民之政,但贽欲独揽不想怡参与决策。德裕到宫中向怡进谏,贽为除去德裕指他以下犯上,怡惟有把德裕关入大牢。扬到狱中宣读圣旨,德裕感激怡不杀之恩。贽不满怡自作主张,扬认为贽野心日张。扬与好在御花园遇上刺客,贽出现把两人捉拿,更指两人通奸。贽没有扬与好私通之证据,故意诬告好送情书给内侍监,迫怡将好治罪。云与霞私下找郑,求她为好出头。贽要怡让出封地才放过好,怡只有答应。

  • 尚宫局各人合力查出毒害云的真凶。郭太后认为蔡尚宫用人不善以至犯下大错,但四司同心向郭、郑两位太后求情,终使蔡尚宫不用革职。铃因下毒之事决心要向上爬。好见颖芳出言侮辱铃与她争论,颖芳不忿更令好受伤。颖芳到内侍监找贽领赏,贽竟把颖芳施以极刑再把她交给皇上发落,怡虽知一切皆是贽所为,亦无可奈何。好右手不能再灵活运用,太医表示可用金针深刺经穴救好,但需刺穴七分深,恐会另生危险。

  • 云被调任作司设房担任司设,好则升为司珍一职。裳夜访蔡寝室,质问她为甚麼替云铺排升迁之路,而不帮助自己。铃得悉怡有意平反冤狱,立即替好向怡请求平反好父亲之冤狱。郭突然直闯大殿,更带一众大唐祖宗的灵位到殿上迫怡退位。郭欲铲除贽及怡,要怡把贽治罪;岂料怡与贽在郭面前合演好戏,令她气煞离开。郭知自己大势已去,决定跳城自尽,但遭铃阻止。郭被打入冷宫,贽乘机对她奚落一番,两人互数不是。

  • 霞因染料被调一事而气上心头,令云与霞的关系又回复紧张;蔡问裳是否在云与霞背后从中作梗,裳直认不讳。郑见怡已登帝位,劝他早日选妃为大唐继后香灯;怡兴高采烈地欲向好提出立妃一事时,却遇上郭之婢女琴娘行刺。铃向好道出喜欢怡一事,郑无意中听到。贽借琴娘行刺一事排除异己,怡无计可施只好逃避。好向怡说出铃倾慕他已多时,希望怡能选铃为妃,这时贽亦向怡举荐义女贤为皇妃人选。

  • 云往找家碧跟进妆镜台的设计时遇剑锋,在旁的家碧认定两人有情,遂再次刁难云,并言语间透露她和剑锋夫妻恩爱,使云大感难受。云回到司设房,根据家碧所示而再作设计,路过的好得悉她被家碧奚落,云慨叹当宫婢的坎坷,好亦感到难过。万锋往找云,向她道出已得知一切,云解释自己到来祈福只寄望他事事顺利,亦劝喻他应珍惜现有的幸福,两人终於回复普通朋友的关系。

  • 屏带同多款设计图样让贤挑选,她请仲屏额外为剑锋和家碧制造陈设;艳裳带来精致糕点让贤享用,贤大赞其手艺后,特意着艳裳制作「四喜果子」在她陪太后赏花时品尝。艳裳向仲屏求助,传授制作四喜果子之法,被仲屏教训她胡乱奉承贤之过。剑锋办事后约见云,特意送上她家乡出产的蜜饯,云为避嫌婉拒,被路过的艳裳目睹两人的交谈。

  • 义安力证夜闯内侍监的人是他,希望一睹贽收藏的贡品棋盘。贽担心义安和扬会揭破他敛财和私藏贡品,煽动群臣誓要怡治义安死罪,幸得剑锋仗义执言,义安得以从轻发落,秋后发配边疆,怡向扬查问夜探的结果和他绑父上殿的经过,好让免却和贽间的直接冲突。反被怡将错就错安排他代自己远行祈福,贽无奈答应,贤放纸鸢发现小兔被困先皇所立的石碑中,贤遂着人打破石碑,将小兔救出。

  • 云和好把设计图样交予郑,她赞赏仲屏领导有方。仲屏身体抱恙,久咳未愈,使众人担心不已,她透露欲让出尚宫之位予才德兼备之人。艳裳往探望仲屏,对她的行为感可疑;仲屏薄责艳裳各方面仍未符合擢升尚宫的要求,使艳裳把怒气统统怪到掌膳的头上。当他再遇霞时,即指责她比恶蛇阴险恶毒,使她暗气。霞往找祥诉说被剑锋痛骂,暗怪云仍然介怀当年的事;祥为博红颜一笑,不惜扮鬼脸使霞怒气尽消。

  • 郑宴请铃和贤母女时,碧发现贤偏爱酸食,以为她怀有龙裔;但原来真正怀孕的竟是铃。铃被画卷绊倒失足撞伤;太医证实铃滑胎(流产),铃竟威迫太医代为隐瞒。怡无意中透露碧行为鬼祟;,经燕再三调查,铃从烧过的布碎中发现自己的八字和银针,认定是碧同贤害死自己腹中胎儿,决定报复。郑为准皇孙打造大量饰物,铃故意在她面前假装肚痛,郑召太医为铃诊治。太医为铃诊治之际,郑联想有人对铃施巫术,决定为铃讨回公道。

  • 家碧被判绞刑,贤一整天在龟冢等候怡,希望求他收回成命,却被铃使计把怡留在身边,使贤呆等一场。剑锋自行更改路线,将运送赈灾款项的队伍兵分两路,以避过不少危机,却没料到在客栈会被伏击,他和扬中蒙汗药昏倒,醒来後发现众士兵被杀,赈灾款项不翼而飞,两人推断被附近的山寨偷袭,遂集合兵马,誓要取回官银。原来贽早已洞悉剑锋的计策,遂联合山寨抢走官银,更意图置扬於死地。

  • 云制作铜镜等让碧陪葬,使锋十分感激,但此事传回尚宫局……郑将霞调任管理司制和司设两房,而云则被擢升为尚宫。霞带贺礼到祥家欲与顺为祥贺寿,没料到竟传来祥失足致死的恶耗。霞拜祭祥时记起祥在意外前曾透露往找云,即问云是否见过祥,但云否认。霞返回祥发生意外的地点路祭,容透露曾目睹云和祥交谈,霞决定要将杀害他的人查出。云向郑请辞,更令郑答应擢升霞为尚宫,云则同时管理司设和司制两房。

  • 贤被罚留在仙居殿,三好来探望,贤感安慰。怡到佛寺了解重建的工程,发现贤所抄写的经文和她为铃的亡儿茹素,感到动容。铃到骨灰井,表面专程往拜祭琼,却透露不满好和贤过於亲近。贽得悉怡乘他出宫祭天时,打算重组军,使贽决定还以颜色。狱中传来安被打的消息,他顿时明白是贽的报复,遂急於和怡商讨对策。霞来到司制房直斥云力有不逮,好连忙解释又表示愿意接受霞的惩罚,将两人一起责罚。

  • 霞大赞好和裳的珍品和膳食设计出众,唯独云管理的两房各自交出一项图样,指图样早已向郑请示。云和好无意中得知顺名字的来源,云惊闻顺的身世和自己孩儿相似。好送来郑着她打造的首饰予铃和贤,铃刻意把珍珠颈链扯断,令贤绊倒,后贤被太医证实有孕,郑大赞好是“观音送子”。

  • 好和柏带同礼物到高府庆祝安脱离牢狱之灾;好与扬惊觉柏和安身中剧毒,柏更已返魂乏术。好陪扬见安最後一面,并得怡默许完成安的遗愿,两人拜堂成亲。扬和云遇上顺,他提出凶手如懂变戏法便可把毒药混入,扬忆起贽的手下林公公的手指呈现黑色;扬把此事告知怡,怡决定向贽和林问罪,贽大惊。扬约见锋,建议他应看清贽的为人。

  • 好询问贤有关碧向铃施巫术的事;贤直认碧曾想过以巫术对付铃,但未及施法布偶已被她烧毁。好试探铃终得悉一切,欲将一切禀报郑时,铃却突然吐血。尚宫局为设宴款待吐蕃王子而忙过不停,霞不甘云提议的“一品当朝”仙鹤备受赞赏,决定使计破坏。当众人到达司设房时,竟目睹顺手拿斧头和“仙鹤断头”的一幕,好推断非顺所为,但贽仍执意将顺收监。 

  • 扬和锋得悉被贬官的德裕病逝,锋暗怪是怡不分是非黑白,扬只好解释当日因由。怡委派扬出宫,访寻一些忠心的官员,并叮嘱扬要妥善收藏名册。扬和好道别,贽带同手下出现,指扬藏有乱党的名册。霞往司设房收年度报表,表示知云有伤在身,欲打算由自己拟定。未料,云竟把完成的两房报表交予霞,一位老太监到拜祭祥後向霞道歉,解释是他教祥走小径;霞恍然一直误会云。

  • 铃不满怡眼看自己被贽羞辱时不发一言,却与扬同时维护好,所以决定除去好。铃让玛对好一见锺情,要将她娶回吐蕃;怡和扬苦无对策,贤建议怡将好纳为妃,此话一出使铃暗气。扬约见好,坦言宁愿她被怡封为妃,亦不欲她远嫁他方。怡决定独自面对一切,要扬带好远走高飞。好约见霞和云,再次促成两人和好如初,使她感安慰;贽向怡调查好和扬失踪的事,贽接到密报指有人目睹好失踪前曾和云见面,遂安排锋扣押她。

  • 贽未料锋竟为了云而旧事重提,只好将云释放。贽率领群臣向怡施压,要求全国缉捕好,以向玛交代。此时,扬竟带同观音像出现,而怡等人到郑寝宫,更发现虚弱的好正在休息。怡终想出办法,令玛放弃迎娶好。顺遇上锋,竟被他邀请用膳。云又拉拢锋和顺结成义父子,锋送上精美的玉佩作礼物,使顺大惑不解。顺请霞鉴定玉佩的价钱,来衡量锋是真心视他为乾儿子,弄得霞哭笑不得。

  • 锋无意中悉破铃欲以有害花草伤害贤和胎儿之诡计,令铃大感气结。锋和顺进行结拜仪式,两人以父子相称使云大感羡慕,顺遂认云作乾娘。贽收买锋的将领下药毒杀锋,结果令锋瘫痪。怡从锋的藏书中,明白他欲借杞王的兵力,对付贽;奈何杞王是武宗子嗣。怡担心杞王和彭太傅仍心存芥蒂,遂著扬借护送锋回乡静养作掩饰,以到矩州晋见杞王。

  • 贽煽动众大臣将三好判罪,三好以身怀帝裔为由保住性命。怡得见杞王,但杞和彭太傅对当日怡被封帝一事心存芥蒂,不愿出兵协助。尚宫局等人约见飞燕,希望她可以供出真凶;此时铃和贽带同几位大臣现身,见证尚宫局众人利诱飞燕诬陷铃,遂将众人囚禁天牢。金铃到天牢中对着尚宫局众人飞扬跋扈,说出祥是死于她的手中。怡为使杞出兵救国,答应愿退位予他;怡率大军入城,贽收拾行装远走,金铃一剑刺死贽。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