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鉴证实录

3101.8万播放

地区:香港

导演:苏万聪

简介: 科学鉴证抽丝剥茧,悬疑奇案逐一侦破。聂宝言继承父遗志,加入法医官行列。其姐宝意乃著名专栏作家兼电台节目主持,专替人解决家庭及爱情纠纷,惜能医不自医,与女儿津津关系恶劣。津认识了在法证科工作的曾家乔,...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两个少年在郊野发现了一具女尸,宝言和家乔便展开追查。在解剖室中,宝言在女尸身上找到精液,警方大为紧张。咏妮为争买鞋,和宝言津津闹得不快。其后咏妮在家乔的上司见面中,大赞家乔,令他不好意思,也令咏妮感不快。警方又在垃圾站找到女尸,与前案有很多巧合的地方。家原怀疑一洗车工人所为,但后来发现拉错了人,重新调查此案。此际,家乔却目睹咏妮为下一个受害者,令他十分震愕。

  • 家原和宝言闻到咏妮的死讯,立即赶往调查,家乔伤心不已。差馆来了一个新组员小唐菜。她一开始就怀疑家乔是凶手,一于公事公办。跟踪家乔。家乔十分伤心。但如常回大学上课,当听到其他人对咏妮的闲言闲语,悲痛不已。最后DNA报告证实家乔并非凶手。于是众人便循其他线索去追查。及后小唐菜更怀疑时装店老板Vannes是凶手,便和家乔去到其家,查一查他是否与众多谋杀案有关。

  • 小唐菜和家乔爬入Vannes家,给Vannes发现,但请了他们入屋。然后用车送他们离开,当他们落车后,Vannes却驶车撞向他们,小棠菜唯有拔枪自卫。家原在某餐厅遇见宝言,于是差馆中人知道了便笑宝言终可嫁得出。家原在一事中被投诉,指他蓄意伤人。宝意和津津因一事闹得不快。重犯要求宝意为他写自传,但给望山劝阻,并邀请宝意相聚。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两个少年在郊野发现了一具女尸,宝言和家乔便展开追查。在解剖室中,宝言在女尸身上找到精液,警方大为紧张。咏妮为争买鞋,和宝言津津闹得不快。其后咏妮在家乔的上司见面中,大赞家乔,令他不好意思,也令咏妮感不快。警方又在垃圾站找到女尸,与前案有很多巧合的地方。家原怀疑一洗车工人所为,但后来发现拉错了人,重新调查此案。此际,家乔却目睹咏妮为下一个受害者,令他十分震愕。

  • 家原和宝言闻到咏妮的死讯,立即赶往调查,家乔伤心不已。差馆来了一个新组员小唐菜。她一开始就怀疑家乔是凶手,一于公事公办。跟踪家乔。家乔十分伤心。但如常回大学上课,当听到其他人对咏妮的闲言闲语,悲痛不已。最后DNA报告证实家乔并非凶手。于是众人便循其他线索去追查。及后小唐菜更怀疑时装店老板Vannes是凶手,便和家乔去到其家,查一查他是否与众多谋杀案有关。

  • 小唐菜和家乔爬入Vannes家,给Vannes发现,但请了他们入屋。然后用车送他们离开,当他们落车后,Vannes却驶车撞向他们,小棠菜唯有拔枪自卫。家原在某餐厅遇见宝言,于是差馆中人知道了便笑宝言终可嫁得出。家原在一事中被投诉,指他蓄意伤人。宝意和津津因一事闹得不快。重犯要求宝意为他写自传,但给望山劝阻,并邀请宝意相聚。

  • 宝意用身体保护津津,才免致她被车撞倒,令二人和好如初。津津遇到达森,给他迷倒。巧合地当宝意到望山家吃饭时遇见达森。望山希望宝意不要为邱水添写自传。家乔升职。成为科学鉴证主任。望山家中发生命案。妻子阮佩云遇害,望山与达森悲痛不已。家乔十分怕血,特别请教宝言。众人都在找寻凶手,但没有结果。

  • 在佩云的追思弥撒中,达森显得十分悲痛,津津在旁安慰。家原到监仓找阿福录口供,但他胁持小棠菜,并承认杀害邱水添,众人大为惊讶!达森的补习老师被杀害,家原心感十分巧合。津津到达森房中,见到一张往瑞士的机票。家原找到新线索,拘捕了冯望山,他承认杀了佩云和收买阿福。但其实真正凶手另有其人!

  • 在一次误会中,家乔得罪津津,她誓言报复,但后来却知是一场误会便和好如初。家原和小棠菜在寺外相遇,小棠菜觉他十分孝顺,便起了倾慕之心。宝意放弃了为邱水添写自传的念头。而家乔更克服了怕血的缺点。志锐邻居传命案,有一孕妇伏尸在地,表面并无伤痕,令家原对此毫无头绪。

  • 宝言在英国期间与瑞昭曾有过一段情,却因娴哀求别把他抢走,于是宝言对此仍耿耿于怀。一尸体被发现,家乔小心翼翼地在现场找寻证据。在偶然机会下,宝言与家原开始取得投契。岸风告知家乔自己是同性恋者,并向家乔透露崇杰之死与某男子有关。在几经辛苦下,终找到该名疑犯,但他表示有太太做时间证人,而家原等人向其妻欣求证时,她对一切事情表现得太镇定,令他们起疑心。

  • 警方对崇杰被杀的案件,仍未有突破性的进展。宝言越来越感到与志锐原有不同志趣,主动向他提出分手。欣找家原,并说一神秘人致电她,遂向警方求助。小棠菜故意亲近家原,那边厢津津见家乔喜欢小棠菜,更献计给家乔。不久,欣突然被杀,此案更添悬疑。

  • 家原与小棠菜在十二楼一单位中,找到一姓梁男子,竟与立文有亲密关系,及表示立文并非凶手,立文后亦遇害,在他身上同样发现羽绒毛与蝴蝶结绑著只手。立文的朋友中,知他曾与一台湾人天飞来往甚密,后分了手。不久梁亦遭杀害,宝言表示梁非畏罪自杀,实是被谋杀。在努力调查下,知道了天飞在港的住址,是一名女子居祝他们暗中跟踪她,却被发现。家原到该女子家调查离开时,黏了羽绒毛,在各种证据下,她大有嫌疑。

  • 疑犯和盘托出,承认自己是天飞,亦是一个变性人,对立文因爱成恨。小棠菜与家原到大排档吃饭,小棠菜完全忘记约了家乔看演唱会,令家乔呆等。后小棠菜经过津津才知家乔的心意。可惜神女无心,小棠菜拒绝了家乔。宝言与一男子John吃饭,被家原与小棠菜碰见,后宝言与John遇劫,幸家原制服了贼人。津津在街上见子俊与一女子极度亲昵,但宝意并不相信。

  • 幸瑶在超级市场内不见津津踪影,家乔等十分担心。宝意收到勒索的电话。子俊带赎金到指定餐厅,等了良久也没有动静,在中途小睡片刻。子俊未能带回津津,更发现赎金已被换走,宝意大发雷霆,宝言从外地回来知悉津津失踪,立刻报警。宝意再收到绑匪的电话,警方赶到沙滩,只找到津津的外套。

  • 在家原对奇等人努力追寻下,见疑犯正驳电线烧一废屋,并挟持小棠菜,幸终被制服。家乔奋不顾身,与大小华合力救出津津。疑犯承认一切也由他布局。宝意与子俊分手,强装冷静,家乔发现自己喜欢了津津,宝意爱情事业皆失意,宝言提议一同到外地旅行散心。小棠菜与国忠终抽中居屋,但做不到低利率的银行按揭感不快。家原知道后借钱给小棠菜,她感激不已。

  • 宝意欲把自己的户口改为与津津一起的联名户口,突一劫匪挟持津津,以手榴弹作威胁,虽最终各人没事,但却被劫匪成功逃脱。岸风再次遇上咏琪,咏琪被岸风的纯品所吸引,岸风更送上一小龟。家原相约宝言买书并到一高级餐厅进餐。

  • 宝言与宝意倾谈,宝意叫宝言找个伴侣。逛商场时,宝言竟碰见瑞昭与儿子海洋,他更表示妻子已病逝。家原从家乔口中,以为宝言正蜜运。咏琪与后母洁蓉到律师楼,办理其后父兆昌的遗产问题,咏琪心烦,向岸风一再表达心意。岸风终表示自己是同性恋者,幸被咏琪接受,她更向他透露兆昌曾污辱她,令她极度憎恨,而其男友伟明亦因此事而与她分手。

  • 咏琪死于屋中,家乔坚决表示咏琪不会自杀。在家原等追问下,伟明唯有承认咏琪曾找他,但他并没赴约。家原见宝言、瑞昭与金SIR等一起,心里不是味儿。岸风向家乔透露咏琪曾被兆昌侵犯,家原与小棠菜分别向洁蓉及伟明查问此事,二人均表示全不知情。

  • 家乔与岸风化验钻石上的血迹,凶手已无所遁形,此案终告一段落。宝意与津津逛公司时巧遇子俊,宝意忐忑。国忠因力抗偷渡客而被刺一刀,小棠菜赶至医院,家原一直陪伴在侧。国忠无碍,叫小棠菜主动向家原示爱。小棠菜送上感谢卡与情信给家原,但信件掉在车座位下,家原未知小棠菜心意。

  • 宝言代瑞昭照顾海洋,但海洋只挂念若娴,并用波子令绮绫滑倒被指责,他不忿反指宝言立心要抢走瑞昭后更离家出走,宝言终在家找到他,他哭著说出若娴尚在人间。瑞昭承认若娴因虐儿在英国坐监,宝言觉被骗决和他分手。家原和小棠菜的恋情曝光。海洋的尸体在城市河被发现,证实非浸死及曾被虐待。

  • 宝言向丽英透露与瑞昭的感情瓜葛。警方怀疑宝言杀人,但家原则不相信。绮绫在阿聪的鼓励下终和宝言和好。宝言被人奚落,躯车散心,家原追上,更让她在肩膊上痛哭一场。若娴出狱并来了香港想夺回海洋的抚养权,家原等觉得阿文的口供可疑,从学生口中得知此人好赌及案发时曾失踪。家原在聂家作客,宝意问宝言是否对家原有意思,她回应不愿再做第三者。丽英结婚,望破女尸作贺礼,可惜仍无头绪。

  • 丽英请全组同事吃饭,各人都玩得十分尽兴,惟独宝言呆坐一旁。其后家原送宝言回家,两人谈得甚为投契,并且情不自禁下发生了关系。第二日,宝言扮得若无其事,跟家原表示不想做第三者,以免伤害小棠菜。一名修女到警局报案,指认识其中一位已遇害的死者,并带家原到女死者的家中作检查。家原竟发现死者原与咏妮在同一孤儿院长大,而且从一张合照中,怀疑其中一人就是连环血案的凶手,不过当家原继续追查下,被凶手伏击炸至重伤。

  • 家原被炸至重伤昏迷,宝言见到病床上的家原,心情忐忑不安,更回想起曾与家原开心的日子。丽英虽捉到嫌疑犯,但始终也找不到有力的证据,令各人怀疑凶手因换骨髓,让DNA有所改变,故此与死者身上所找到的血液不吻合。于是宝言为了替家原找到真凶,特别以自己作饵,将凶手绳之于法。案件终水落石出,家原亦苏醒康复出院,但宝言却不想对家原爱到不能自拔的地步,决定去巴黎旅行。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