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娘妻 立即播放

2.8亿播放
电视剧 38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陈朱煌

类型:言情剧/年代剧/家庭剧

语言:国语 年份:2010

简介: 1934年的闽南,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高记洋行儿子高耀宗,从小调皮桀 骜不驯,体弱多病。父母为了冲喜给她娶了大他九岁的林秋菊做为妻子,俗称“娘妻”。林秋菊温柔贤惠,作为高家媳妇没有享受到应有的爱反而受尽凌...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34年的福州,一场无名之火烧毁了高记洋行的仓库,看守仓库的长工阿福无力赔偿巨额损失,无奈之下,只好答应老爷的条件,把他十七岁的闺女秋菊,嫁给才八岁的少爷高耀宗做太太。美其名为婚姻,实则是耀宗的母亲病重,不放心幼儿无人照顾,只好让她所信任的少女秋菊做了童养媳,担负起照看这个小丈夫的责任。

  • 秋菊体谅夫人的无奈与苦楚,在夫人病榻前立誓,将一辈子做耀宗的娘与妻,永远只为耀宗而活。夫人这才安然地闭上眼睛。老爷的新婚妻子依萍已身怀六甲,看似柔顺娇媚的她,与高记的总管丁传贤才是真正的一对,两人早就觊觎高记的家产,满心等着依萍生下她与丁传贤的孩子,就要逐步夺走一切,秋菊自然成了他们的眼中钉。两人已密议着如何先对付秋菊,再对付耀宗。

  • 家俊得知秋菊在高府内受尽委屈,他设法进入高家,见到忙于料理家务的秋菊那憔悴的身影,家俊更是心痛,他要求秋菊离开高家,不要受制于一纸荒唐的契约,但思想传统的秋菊怎有勇气说毁约就毁约?更何况她不能弃耀宗于不顾,不能把夫人临终的请托抛在脑后。就在家俊和秋菊拉拉扯扯中,惠珊撞见,误以为两人有不可告人之事,更是对秋菊怀恨在心!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34年的福州,一场无名之火烧毁了高记洋行的仓库,看守仓库的长工阿福无力赔偿巨额损失,无奈之下,只好答应老爷的条件,把他十七岁的闺女秋菊,嫁给才八岁的少爷高耀宗做太太。美其名为婚姻,实则是耀宗的母亲病重,不放心幼儿无人照顾,只好让她所信任的少女秋菊做了童养媳,担负起照看这个小丈夫的责任。

  • 秋菊体谅夫人的无奈与苦楚,在夫人病榻前立誓,将一辈子做耀宗的娘与妻,永远只为耀宗而活。夫人这才安然地闭上眼睛。老爷的新婚妻子依萍已身怀六甲,看似柔顺娇媚的她,与高记的总管丁传贤才是真正的一对,两人早就觊觎高记的家产,满心等着依萍生下她与丁传贤的孩子,就要逐步夺走一切,秋菊自然成了他们的眼中钉。两人已密议着如何先对付秋菊,再对付耀宗。

  • 家俊得知秋菊在高府内受尽委屈,他设法进入高家,见到忙于料理家务的秋菊那憔悴的身影,家俊更是心痛,他要求秋菊离开高家,不要受制于一纸荒唐的契约,但思想传统的秋菊怎有勇气说毁约就毁约?更何况她不能弃耀宗于不顾,不能把夫人临终的请托抛在脑后。就在家俊和秋菊拉拉扯扯中,惠珊撞见,误以为两人有不可告人之事,更是对秋菊怀恨在心!

  • 被秋菊拒绝的家俊一肚子火全都撒在了来看望她的惠珊身上,依萍趁机拉拢惠珊陷害秋菊。但依萍和丁传贤怎么可能眼睁睁地就让耀宗平安无事?只不过经过这次的风波,秋菊对耀宗保护得更加仔细,外人很难接近耀宗,或找机会伤害耀宗。这更加深了依萍和传贤的认定:只有先除掉秋菊,才能对付得了耀宗!

  • 当秋菊与家俊在老家碰面,两人都感到莫名其妙,秋菊的父亲来福更是不解,自己并没有生病,也没有派人去叫秋菊回来。高老爷气呼呼地赶去秋菊的老家捉奸,本以为这回一定能抓个正着,谁知高老爷的人包围住林家时,当场抓到的人,竟是惠珊和家俊!而这时,在家中等候着,准备看好戏的依萍,竟见到秋菊自己回来了,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 只是阴狠的依萍并没有因为陷害惠珊的事情败露,而稍加收敛,她反而变本加厉想直接对耀宗下手。这一天,她利用耀宗在后院踢键子时,暗中放出毒蛇,眼见毒蛇就要攻击耀宗,幸秋菊与惠珊刚好路过,秋菊见状赶紧冲前护住耀宗,只是她自己却因而被毒蛇咬中,且立刻毒发昏倒。高老爷赶来探视秋菊,依萍也悄悄的潜至秋菊房外偷窥,当她看到众人对秋菊的关心,她恶念又起,她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秋菊毒死,永绝后患。

  • 在高家,耀宗日夜思念秋菊,他吃不下,睡不着,他终日以泪洗面,深受感动的惠珊,终于不舍地告诉耀宗,如果他亲自去求秋菊,也许秋菊就会受他感动,跟他回来,惠珊的话,耀宗听进去了,这一夜,他摸黑去找秋菊,一路上他受尽险阻与惊吓,最后甚至不慎跌入坑洞,幸为村民所救,并带他去找秋菊,秋菊见状感动落泪,耀宗则求秋菊跟他回家,秋菊无奈只好假装答应,其实她已决定要跟家俊走。

  • 耀宗半夜不睡还在房外等秋菊,秋菊问他为什么,他说怕秋菊又偷跑了,秋菊告诉耀宗,她再也不走了,因为你已经是我最喜欢的人,耀宗高兴得又叫又跳。三个月后,依萍生了个男孩,高老爷给他取名耀祖,依萍心中暗喜,她想这下子她可以母凭子贵了,但高老爷却要她把小孩交给秋菊照顾,依萍大失所望。半夜,丁传贤偷偷潜入依萍房,因为他急着要看自己的骨肉,因为他才是他的亲爹,丁传贤要依萍忍耐,他说翻身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 在高家,依萍又开始进行她的阴谋,她不惜偷偷打伤自己的亲生儿子耀祖,嫁祸给秋菊。她说秋菊负责照顾耀祖,耀祖身上的伤是秋菊虐待耀祖的证据。只是高老爷不相信,他不相信秋菊会打伤耀祖,但他却认为应该是耀宗所为,因为耀宗吃醋,因为他恨耀祖跟他争宠,因为他恨耀祖抢走秋菊。耀宗当然不服地跟高老爷顶嘴,想不到高老爷竟然怒打耀宗,气得耀宗对他说出:你不明是非地胡乱打人。

  • 秋菊陪耀宗在小面摊吃面,她告诉耀宗,爹其实是深爱你的,例如你生病时,爹比谁都急,他整天守在床前顾着你、护着你。秋菊的话,耀宗听进去了,他跟着秋菊回家,乖乖地向高老爷认错。这一天,高老爷生日做寿,惠珊与伟杰回来祝寿,秋菊发现惠珊怀孕了。这一天晚上,伟杰逼惠珊想办法从秋菊手中偷走高家的房产地契,惠珊不从,遭到伟杰毒打,丁传贤与依萍出现制止。

  • 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在静怡的主动下,耀宗与静怡的感情快速的发展。静怡无意中发现耀宗的书包带着芋包,想不到她竟告诉耀宗,她最喜欢吃芋包,于是耀宗要秋菊每天帮他带芋包,让秋菊感到奇怪,因为耀宗以前最不喜欢吃芋包。然而更奇怪的是耀宗不再让秋菊帮他洗澡,甚至晚上睡觉也背着秋菊,不让秋菊碰他,他告诉秋菊,他长大了,是的,耀宗长大了,秋菊心里真是百感交集。

  • 雅婷的父亲孙大鹏是商场名人,然而想不到他的得意助手竟是家俊,大鹏与妻子原本有意要家俊当自己的女婿,然而公司的职员雪华也深爱着家俊,而雪华的大哥文华,也是公司的职员,他早就暗恋着雅婷,因此他将家俊视为眼中钉,经常在大鹏面前说家俊的不是。秋菊终因过度劳碌而病倒无力工作,但为了耀宗的生活费,秋菊只好不舍地拿出母亲送她的金链子去当,屋漏偏逢连夜雨,谁知刚走出当铺的秋菊竟被抢,幸好有人见义勇为。

  • 饭局中,家俊拿出赎回的金链子送还给秋菊,秋菊既感动又感谢,秋菊还拜托家俊帮她打听久无消息的耀宗,家俊当然一口答应,就在家俊坐车离去的时候被惠珊发现,惠珊追着家俊的车跑着、唤着、哭着,她终于体力不支倒地,放声大哭。高老爷与秋菊在家不安地等惠珊。正当秋菊欲外出寻找时,惠珊回来了,只是又受到刺激的惠珊,病情更加深了,她语无伦次地说秋菊抢走她的家俊,她怒打秋菊,幸被高老爷拦阻。

  • 家俊细心照顾惠珊,让雪华看在眼里,难过在心里,她问家俊为何对秋菊跟惠珊那么好,家俊回答说,她们都是我的同乡,我们的感情你是不会懂的,雪华听了难过地悻悻离去。家俊出差,大鹏突然觉得缺少得力助手,翠凤趁机推荐耀宗,要大鹏让耀宗做做看,大鹏终于点头答应,耀宗一到公司就发挥他的外文能力,让大鹏眼睛一亮,觉得耀宗是个可造之才。

  • 家俊向大鹏提出辞呈,他说他要回去照顾一位同乡,大鹏还是不答应,耀宗则想趁机赶走家俊,他跟雅婷说,他跟家俊也是同乡,他知道家俊是个负心汉,他抛弃了一位深爱他的女子,害得那位女子发疯,这次家俊回去家乡看到那位女子,良心发现,才决定回去照顾她,也算弥补以前所犯下的大错吧。家俊又提出辞呈,大鹏要家俊提出理由,雅婷则将耀宗告诉她的向大鹏报告,大鹏终于同意放家俊一个月假,让他回去照顾同乡。

  • 出院的耀宗在路上失神地走着,工作没了,雅婷不理他了,想到丁传贤的羞辱,他生气、他悲痛,他决定要找丁传贤报仇。舞厅门口,耀宗持刀躲在暗处,终于看到丁传贤搂着酒女出现,耀宗正想冲前却突然有只手搭在他肩膀,耀宗回头一看,竟然是雅婷。原来雅婷以为耀宗是躲在那里等她,受到感动才现身。耀宗则趁机与雅婷解释。

  • 大鹏突然把文华叫来,他要文华立刻停止所有他经手的买卖。文华感觉大事不妙,一定是大鹏知道什么消息,他想该是走的时候,于是他赶到办公室,偷走保险柜内所有值钱的东西及现金,就在他要离去的时候,大鹏带着保镖赶至,文华吓得腿一软,瘫倒在地,他求大鹏饶了他,只是这时候的大鹏怎么可能饶他,他问文华是不是要让他家破人亡,要让他被枪毙示众,只见文华面如死灰,他知道他完了。

  • 耀宗一回省城,立刻将离婚协议书送到大鹏面前。大鹏满意地收下,并同意让他跟雅婷结婚。从此耀宗与雅婷出双入对。这一天他们在舞厅又碰上了丁传贤,耀宗跟丁传贤暗示文华已死,他也没有多安稳的日子可过,吓得丁传贤一回家立刻要把仓库的货低价出清。然而丁传贤的恶梦才刚开始,他的大老婆依萍竟然下药让小老婆小燕流产。丁传贤虽然气得咬牙切齿,却不敢对依萍下手,因为依萍知道他太多秘密,但是他的心中却已埋下除掉依萍的念头。

  • 家俊和惠珊成亲了。婚礼上,惠珊真心感激秋菊这十几年来无怨无悔的付出和照顾,她才有今天的圆满和幸福。惠珊的肺腑之言却让耀宗更觉惭愧。他向父亲高老爷忏悔,并信誓旦旦地说绝不会抛弃秋菊,也不会抛弃这个家。言犹在耳,耀宗一回到省城孙家,想跟雅婷说清楚,不料雅婷怀孕了。雅婷的怀孕摧毁了耀宗的决心,而答应在半年之内跟雅婷结婚。

  • 高老爷的病情日益加重,已是风中残烛,期盼见耀宗最后一面,但秋菊寄去催耀宗返家的信都石沉大海,这是因为所有寄去的信都被雅婷私藏而烧毁。高老爷盼不到耀宗回来,他绝望了,趁着还有一口气在,他向秋菊忏悔,说出当年和管家丁传贤串通,假藉仓库被烧,归咎来福而逼其写卖身契,让秋菊被迫嫁给八岁的耀宗之一切真相。秋菊得知后,没有怨言,也没有后悔,她承认深爱耀宗,也认为一切是命运的安排。

  • 台风夜,正扬帮忙钉窗户,却被倒下的树干所碰伤,紧急送医救治。而此时雅婷也因与耀宗争吵而从楼梯摔下昏迷,也被送往同一所医院急救。母亲的祈求和关怀,让正扬脱离险境而平安出院。同一时间,雅婷因动了胎气而留院观察,当耀宗送孙大鹏夫妇离去时,与秋菊和正扬母子咫尺天涯,竟然错过了相逢的机会,令人扼腕不已。

  • 秋菊和耀宗重逢后,期望一家人能团圆,能有新的生活。可是,耀宗却向秋菊表明自己对不起雅婷,既然已经辜负了秋菊,就不能再辜负雅婷,这让秋菊茫然流泪,心都碎了。更让秋菊想不到的是,她被解雇了,而且这还是总经理耀宗所做的决定!因为耀宗担心再这样下去,事情总有被发觉的一天,到时会影响他的地位和前途,所以打算给秋菊一笔钱,让她离开这里。

  • 在去美国之前,耀宗想把秋菊和孩子的生活安顿妥当,不料却引起正扬的强烈反应,认为爸爸不要我们了,因而激动地咬伤了耀宗的手。耀宗手伤,铁证如山,再也无法隐瞒,只好说出一切实情。孙大鹏震怒,大骂耀宗当初为了娶雅婷而抛妻弃子。雅婷也悲泣责骂耀宗和秋菊一起欺骗了她,认为耀宗是借口她不能生育了,所以想续前缘而整天跟秋菊在一起。

  • 雅婷叫耀宗打电话报警,要警察把私闯民宅的秋菊抓走。但耀宗无动于衷,这使得孙家的人更为气恼,也更不谅解耀宗,并扬言将以法律途径解决这一切问题。秋菊凭着她那股坚毅和爱心,救回了正扬,让正扬深深感受到母爱的伟大,而秋菊能抢回自己的孩子,心里也感到十分欣慰。耀宗并没有放弃抢夺正扬的念头,他带秋菊来到一所幼儿园,那些孩童跟着老师唱,个个开心又天真可爱。

  • 耀宗带着秋菊和孩子四处游览,充满着幸福快乐。但这背后却隐藏着一家人即将被拆散的命运,这是无法抗拒的。这天,秋菊带正扬外出买东西,经过幼儿园,正扬看着小朋友上课,竟然看傻了,一脸羡慕的样子,但嘴里却说不想上幼儿园,让秋菊的心涌起无比的酸楚。经过一夜的考虑,秋菊终于做了决定,她边落泪边把正扬的衣服和玩具放进小行李箱里。

  • 十年后的秋菊,鬓边已有些白发,正在试吃着一桌的食品,一面交代秘书要如何改进。阿宽婶见到了秋菊,十分开心,她的小吃店已经收了。秋菊要她来这加工厂帮忙,因为秋菊打算扩展事业而需要人手,秋菊很时间过得很快,又是十多年过去了,高扬食品已成为市场上颇为知名的品牌,而念慈也已经二十多岁了,当了秋菊的秘书。食品出了问题,是过期而发霉,有零售商要退货。秋菊一向对产品管理十分严格,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 耀宗虽奉孙大鹏之命回台湾投资房地产,但事实上,他另有盘算,是要购地盖纺织厂。为此,耀宗和正扬父子有所争执,耀宗认为纺织事业是他的老本行,也势必大有发展。秋菊亲自出面跟地主洽谈购地之事,但这块地却被耀宗以高价收购,并且前来签约。正巧秋菊坐车离去,双方错车而过,失去重逢相聚的机会。

  • 正扬得知爷爷孙大鹏重病危急,要赶回美国探望,临走前约了念慈见面,并把自己写的信交给她。念慈看了信,心头一震,赶紧把信交给秋菊看,秋菊看了信的内容,整个人激动地浑身颤抖,因为这封信的内容表达了当年他被妈妈狠心地交给爸爸,而进到一个陌生的家庭,从那一刻起,他感觉成了永远的孤儿,再也不知道什么是快乐,这二十多年来,母爱是他永远的乡愁。

  • 正扬赶回美国探看爷爷孙大鹏,孙大鹏又惊又喜,雅婷和奶奶翠凤也十分欣慰。孙大鹏消息灵通,早已知道耀宗胡作非为,趁机挪用并亏空公款之事,所以迅急采取行动。 在台湾耀宗的办公室,来了几名不速之客。他们是孙大鹏请来的会计师与律师,他们取出孙大鹏亲笔签的文件,解除了耀宗在孙氏企业担任总执行长的职务并展开查帐的行动。耀宗此时才知道事态严重而紧张不安。

  • 秋菊知道耀宗的困境,所以打算卖了公司的厂房和土地,来解救耀宗的危机,这令罗董和念慈感到十分震惊。 由于孙大鹏已对耀宗起诉,耀宗被警方带走,秋菊匆匆赶来,看见耀宗那副狼狈的样子,一个震惊,一个羞愧得无地自容。耀宗被押走之前,急忙写下正扬在美国的电话,要求秋菊赶紧通知正扬,要正扬设法救他。秋菊打电话至美国,是孙大鹏接的,他的态度很强硬,说孙家有再多的财产,也经不起耀宗这样去败。

  • 深夜,秋菊无法入眠,看着正扬的照片不禁长叹,为何耀宗去美国这么久了,还没有把正扬带回来,难道忘了当初的承诺吗? 为了顾及纺织厂员工的生活,秋菊坚持不裁员,而把整个纺织厂转卖给同行,当然,赔了本,秋菊几乎一无所有,不过,她依然是那么坚强,有信心,一定能东山再起。 十年后,深圳,秋菊做饲料生意,和宏达辛勤地搬货,宏达已是秋菊的女婿,他和念慈结了婚。

  • 这天,秋菊在家里突觉身体不适而倒地,被紧急送医救治。 在台湾的耀宗取茶杯,不慎摔破,因而心神不安,正扬赶回来要为耀宗祝贺八十大寿,安慰耀宗千万别胡思乱想,但耀宗一想到秋菊已经八十九岁了,只怕她和正扬母子俩再也见不上面,正扬一想到妈妈秋菊,不禁感伤落泪。秋菊经急救后,平安没事,但她急着要出院祭拜高老爷和月娥的牌位。

  • 天助赶回台湾为爷爷耀宗祝寿,但所送的花瓶礼物都破碎了,因而遭到正扬的责骂,耀宗慈祥地帮天助说好话,随后天赐把天助揪进房间责问他挪用公司两千万之事,天助说拿去炒股票,天赐大怒责骂。正扬进来劝解,并说出当年为何没有回来台湾,而如今却一直找不到妈妈秋菊和妹妹念慈,感伤地叹喟这辈子恐怕相逢无望了。

  • 医院里,耀祖昏迷不醒,国琳急忙来找秋菊,说爷爷想见她一面。秋菊认出这老人就是当年自己抱过、喂过的耀祖,耀祖向秋菊替丁家的人向秋菊说声对不起,也感谢秋菊当年的养育之恩之后,终于撒手人寰。国琳掩面痛哭,秋菊说想不到丁家的孩子心地这么好,让她十分欣慰,过去的就过去了,后生晚辈都别放在心上。秋菊慈祥地安慰国琳,让国琳备感温暖。

  • 丽云为了同意书之事,紧迫盯人地打电话要天赐赶快处理,天赐保证会处理得让丽云满意,同时并问起追女人,要怎么才会让对方高兴而接受,丽云说最重要的是诚意,送她喜欢的礼物,多关心她,就这么简单。 通完电话,天助回来,竟然提起要分家之事,惹恼了天赐而出手打天助,天助也不甘示弱地还手,重重地打了天赐一拳,并对天赐咆哮,不要以为我永远只能被你踩在脚下!

  • 这天,天赐在办公室修着计算机,试着要救回国琳存盘在计算机里的文稿,正扬来关切公司的营运情况,无意中看见计算机的文件上记载着小丈夫高耀宗娶林秋菊的故事,正扬震惊,急问是谁写的,赶快带我去见他! 医院病房,正扬见到了国琳,国琳说这是我爷爷那年代的故事啊!我爷爷叫丁耀祖,他死前还见过林秋菊奶奶,跟林奶奶说了些话呢!

  • 厦门机场,正扬偕同念慈和宏达来接耀宗,耀宗看见念慈,感觉血脉相连的熟悉,父女激动相拥,耀宗更是老泪纵横,向念慈说对不起你和你妈。耀宗知道宏达是念慈的丈夫,也是企业集团的副总裁,一表人才,让耀宗十分欣慰。途中,耀宗坐在车上,触景生情,想起过去秋菊为他吃了那么多苦,以及种种无怨无悔地付出,耀宗愧疚地不禁悄悄地落泪。

  • 虚弱的秋菊昏迷着,正在接受救治,耀宗和正扬他们紧张又急切地进来,丽雪哽咽地说,外婆秋菊九十高龄,身体太虚弱了,主治医生认为只能尽力,听天命。耀宗心头一震,难道这趟来,只能看秋菊最后一眼?他千万个不甘心,坐在病榻旁,真心诚意地说出对秋菊深情,也道出了自己内心的无限愧疚,他边说边落下泪来,但秋菊还是一直昏迷不醒。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