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搭错车 当代情感剧 原创 热度 575

类型:网络剧

简介: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8/共3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 20世纪70年代,因哑巴的缺陷而一直打光棍的佟林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婴,虽不能言语但天性善良的他收养了女婴,并给女婴起名“阿美”。因为阿美,佟林受下乡返城没有工作着落的妹妹佟燕的挤兑,将工作和房子都让了 出去,自己则带着阿美外出租房,并以收破烂为生,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阿美。父女俩每天最欢乐的时光,是佟林为阿美弹奏那些收来的旧乐器,阿美每每都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也是佟林最开心的时刻。中考时,老师劝说阿美报考音乐附中,但是因高额的学费,阿美不忍再给父亲增加负担而拒绝了老师;佟林得知后,一心为了阿美的前途考虑,替阿美做主报了名,自己则又偷偷地多打了几份工。当阿美学有成就时,佟林却因为成年累月的劳作而罹患了癌症,阿美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为父亲佟林唱起了《酒干倘卖无》。

收起
爱奇艺号

乡村的晓东

4605人已关注

+关注 已关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