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在桃花盛开的地方 立即播放

电视剧 30集全 热度 1577

地区:内地

导演: 陈力

类型:剧情 / 农村

简介: 本剧讲述了一位平凡、苦难的农村女党员,历经几十年艰苦、无畏的追求,矢志不移地坚守着自己的光荣与梦想,反映出基层群众对党的热爱和忠诚。全剧贯穿四十年中国农村的沧桑巨变,为平民百姓树碑立传,关注他们命运的...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0/共3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日本鬼子投降的第二年,中原地区大旱,土地龟裂,民不聊生。烈日炎炎,黄河滩上香烟缭绕,哀声震撼,衣服褴褛的人们正跪地求雨。美丽质朴的黄少花祷告上苍。保长魏守根、中共地下党员田山堂带领乡亲们开闸放水。河堤半腰是巨大的、昂头瞪眼的“镇河神牛”。省黄河管理委员会主席官邸,太极县长唐程和夫人关佳玲正在这里焦急地等待主席韩镜汝接见。

  • 黄少花为救山堂和守根、更为开闸放水救乡亲自投罗网,答应嫁给韩做小。唐程为人正直,他带领全县老百姓挖井抗旱,并不同意关佳玲所做的这一切。山堂和守根被放,都各有打算要救少花。守根乘人之危,逼迫少花娘写下同意把少花嫁给他的字据。山堂带人救少花中计未果,守根领着少花家的大黄狗烧了关佳玲准备的花车趁乱救出了黄少花。少花娘深知自己孤女寡母,山堂和守根都惹不起,官家追逼又紧,便逼着闺女女扮男装远走他乡去投奔舅舅家。没想到少花这一走就没了音讯,她碰上了一场国共两股小部队的激战被人带走了。

  • 四八年桃花渡解放,军管组长吴一平带人进村,大会宣布田山堂为村支书、魏秋生为村长;守根成了被管制对象,但心中不服,因为他自持有功,曾是闻名全县的抗日英雄,用他的话说,就是服共产党不服田山堂。山堂心有不忿,加上少花的那点恩怨,他多次惩治守根并想把他“送进去”。多亏了吴一平坚持党的政策,守根才得以平安,但劳动改造是免不了的。镇反运动中,因群众告发和马占成想立功的虚假揭发,唐程因四六年水闸死人事件受到了审查。他为保护关佳玲,把所有责任揽了下来。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日本鬼子投降的第二年,中原地区大旱,土地龟裂,民不聊生。烈日炎炎,黄河滩上香烟缭绕,哀声震撼,衣服褴褛的人们正跪地求雨。美丽质朴的黄少花祷告上苍。保长魏守根、中共地下党员田山堂带领乡亲们开闸放水。河堤半腰是巨大的、昂头瞪眼的“镇河神牛”。省黄河管理委员会主席官邸,太极县长唐程和夫人关佳玲正在这里焦急地等待主席韩镜汝接见。

  • 黄少花为救山堂和守根、更为开闸放水救乡亲自投罗网,答应嫁给韩做小。唐程为人正直,他带领全县老百姓挖井抗旱,并不同意关佳玲所做的这一切。山堂和守根被放,都各有打算要救少花。守根乘人之危,逼迫少花娘写下同意把少花嫁给他的字据。山堂带人救少花中计未果,守根领着少花家的大黄狗烧了关佳玲准备的花车趁乱救出了黄少花。少花娘深知自己孤女寡母,山堂和守根都惹不起,官家追逼又紧,便逼着闺女女扮男装远走他乡去投奔舅舅家。没想到少花这一走就没了音讯,她碰上了一场国共两股小部队的激战被人带走了。

  • 四八年桃花渡解放,军管组长吴一平带人进村,大会宣布田山堂为村支书、魏秋生为村长;守根成了被管制对象,但心中不服,因为他自持有功,曾是闻名全县的抗日英雄,用他的话说,就是服共产党不服田山堂。山堂心有不忿,加上少花的那点恩怨,他多次惩治守根并想把他“送进去”。多亏了吴一平坚持党的政策,守根才得以平安,但劳动改造是免不了的。镇反运动中,因群众告发和马占成想立功的虚假揭发,唐程因四六年水闸死人事件受到了审查。他为保护关佳玲,把所有责任揽了下来。

  • 魏守根深爱着黄少花,心里又非常内疚,总认为当年少花离家出走是因自己逼婚造成的。他请来乡医小神仙给少花看病,没想到这家伙敷衍了事,开了些平安药。守根把他一顿臭揍,但小神仙的一番话却引起了他的深思,小神仙说他曾经看过一个这样的病人,如果让她怀了孕,说不定能清醒过来。过了些日子,守根想起当年为他治伤的国民党军医罗汉英。他去了省城,把藏在牲口市、已改名换姓的罗找出来。罗怕暴露身份,死活不肯随他走。

  • 村里流言纷纷,少花娘没脸出门,每天含泪照料着女儿。不经意间,少花有一天忽然毫无来由地醒了过来。娘惊喜间,发现女儿已失忆,过去的事一点儿也想不起来。开始,娘不想告诉任何人,千方百计想办法让女儿恢复记忆,但一切努力都白费,少花一直把她叫“大婶儿”。吴一平是县军管会成员兼神牛湾区的区长。他让公安系统了解了罗汉英的历史,知道他没什么问题还曾给左权将军看过病,便把他留在县里,帮着筹建县医院。少花娘为女儿醒来高兴,又因她变成了个“傻子”而苦恼。一天,她命令大狗荒子看家,到区里找到一平倾诉。吴一平知道消息非常高兴,许是少花是他救下来的,也因为少花的身份,他一直对她很关切。

  • 魏守根暗中关注着少花的一举一动,打了条黄河鲤鱼去探望。吴一平趁机设局,想进一步观察守根。山堂在饭桌上和守根叫劲,两人喝酒比拼。守根表面唯唯诺诺,吴一平暗中观察……守根久经战场,根据自己的经验分析出少花可能是在水中受伤。少花这才回忆起了渡江战役。少花娘给女儿穿上了军装,使她又忆起入伍行军时的一些片段。少花执意要回部队,娘百般阻拦,在无奈的情况下说出了她已身怀有孕,并再次询问赵景松的情况。少花说不清楚,更不相信自己怀孕,急切间再次昏迷了过去。少花醒来后一心要打掉孩子去找部队,在大家劝说下才改变了主意,等待生产。过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日子。这期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

  • 孩子生下来后,因月份不足、孩子个头太小,又引起人们的议论纷纷和流言蜚语。少花急不可待,想偷跑出去找部队,多亏娘有防备才没走成。在吴一平等的劝说和命令下,她才坚持到了孩子满月。吴一平为孩子取名赵霞,大家很高兴。吴一平为帮少花,曾命令公安和民政部门多次发函,但因全国解放后部队大整编,番号都变了,所以一直没准确消息。终于,黄少花踏上了艰难的寻找部队之路。她凭着模糊的记忆,辗转千里找到了渡江战役前她们部队驻防的地方,热心肠的房东唐二嫂认出了她。在当地乡亲们的帮助下,少花找到了渡江时一块牺牲的七名战友的坟墓。

  • 时间到了一九五零年,朝鲜战争前夕,全国形势很紧张,大部队源源北调,赵景松也在其中“镇反运动”加大了力度,唐程被流放大西北劳动改造,关佳玲痛苦不堪,对党的政策产生了怀疑甚至对立情绪。吴一平为平息流言蜚语,想给山堂介绍个对象。他担心山堂心里念着少花不会同意,便略施小计,以影响不好要免去支书为由给了他个下马威。魏守根听乘船人说朝鲜开战,跑去告诉了少花,使她又有了不能当逃兵要归队的念头。当时,吴一平已通过信函找到赵景松所在部队,但黄少花的档案却没找到。他不能以实相告,只能以身体原因和组织决定,暂时打消了少花归队的念头。田山堂尽管不怎么愿意,还是和牛桂香结婚了。

  • 黄少花不顾一切赶到街口,却被执勤军警挡在人群中不能上前。那是多么让人揪心的场面呵!少花眼睁睁瞅着赵景松行进在队伍中,再喊再叫却不能上前。赵景松似乎听到又似乎没听到,回头看了一眼便随部队“雄赳赳气昂昂”地向前、向前……少花傻了、瘫了,她坐在街头台阶上一动不动,任凭冷风吹拂着衣袂翩跹、秀发如麻。黄少花的心被景松带走了。她拖着万般无奈和一身疲惫,还有部队给的一张赵景松的照片,自己都不知是怎么回到家乡的。从此,这张照片被她放在贴身口袋里,风风雨雨一直陪伴到终老。魏守根在码头上发现了濒临崩溃的黄少花,把她背回了家。

  • 少花把佳玲带回家,追问反动传单之事。佳玲赌气不好好回答,并说出对朝鲜前线不负责任的话,招来少花的一顿拳头巴掌。少花娘看不过,将心比心教育女儿,少花意识到自己这样做确实过火。于是,她找到山堂,询问唐程的下落。二人又因教育方法问题观点不同发生了争执。守根看不起马占成,趁他送信要走的机会,找借口把他狠揍了一顿。少花把唐程的改造地点告诉了佳玲,使她多少有点感动。但因思念情切,她决心铤而走险逃跑去找丈夫。她去找守根,本想让他开船帮助逃跑,没想到守根并不买账。守根并没揭发佳玲,因为他心里有顾忌,她发现了守根从河里捞出来的“三八大盖”。

  • 少花找到守根,用爱护的口气又批评又鼓励,使他对自己不负责任的态度感到了错误,主动到山堂家认错并把枪交了上去。那年,上级号召种棉花,口号是:要发家种棉花,富裕自己支援国家。田山堂积极响应,在区大会上做了保证:明年秋末,桃花渡保证每人上交十斤皮棉, 村里召开党员大会,少花抱着孩子去了。山堂坚持组织原则,说她关系没转回来,不能参加会。当时的场面很尴尬,是牛桂香和山堂爹打圆场少花才留了下来。会上山堂说要拆村民被窝里的棉絮上交之事,多数人都有意见不敢表态。少花不顾自己的身份,站出来说山堂这样做不实事求是,是祸害百姓。

  • 魏守根说国家急需棉花是为生产炸药支援前线,还说当地不种棉花是因为没有好棉种,必须去南方才能找到。他的一番话让少花动心动肝,下决心去南方引进优良棉种,打破当地习惯,自己种棉花。山堂说她瞎胡闹,娘也极力反对,守根却坚决支持,千方百计为少花筹钱。 关佳玲再次收到了反动传单,她不知是谁寄的,想到上次的教训,不由惊恐万状。她犹豫再三,还是主动把传单交给了少花。少花正想带她去南方买棉种又担心她不去,便欲擒先纵说要把传单交给山堂。关佳玲吓得够呛时,少花却又当她面把传单扔进了灶口。关佳玲这才松了口气,乖乖跟她上了路。魏守根怕山堂阻拦,先斩后奏去区里报告了吴一平。

  • 关佳玲并不相信马占成,但她毕竟是对共产党有成见,所以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便去找了魏守根,没想到正好被巡逻的民兵看见,以为他们是搞破鞋便向山堂做了汇报。山堂信以为真,带人去小屋,守根没在,却碰上个黑影从屋里出来。他们一路追赶到了少花家。那条黑影正是马占成,他受人指使想找守根问水情之事。占成,他受人指使想找守根问水情之事。当时朝鲜战场吃紧,国内的阶级敌人想搞破坏是肯定的,但马占成干不了这么大事儿。关佳玲掩护并放走了马占成,被少花发现了蛛丝马迹。山堂追问守根和佳玲搞破鞋之事,守根当然不承认,少花相信佳玲对唐程的感情,也不认为他们会干这种事。

  • 田山堂理解少花,本不想干预这事。可乡亲们好多人不理解,尤其是以村里的长者顺昌爷为首的老人们,找到山堂家逼迫他干预这件事。山堂无奈,只得跟随大家来到桃园。这时,魏守根已挖好坟坑,准备为景松安葬。顺昌爷等带头发难,不管少花怎么解释、少花娘怎么哀求,老人们就是不准下葬。魏守根忍无可忍开始“犯浑”,他拿铁锨想拼命,义愤填膺地讲述了赵景松“向我开炮!”的英勇事迹。桃园震惊了!黄河震惊了!整个桃花渡震惊了!乡亲们爱国,乡亲们崇拜英雄!山堂和桂香拿来缎子被面,覆盖在赵景松的棺木上;顺昌爷等老人送来了一车纸马、纸人随葬品……全村人为英雄举办了一场隆重的葬礼。

  • 一个麦熟前的夜晚,神牛湾的村支书王永泰公然带车来抢少花家的麦子。少花、佳玲和唐程和他们发生冲突。王永泰声称桃花渡的人偷走了震河神牛,拒不讲理继续抢麦。魏守根赶来助阵,双方发生冲突、械斗,有不少人受伤。闹事的双方被叫到区会议室,吴一平对他们进行训斥。黄少花也真单纯,竟然当着众人面批评他管不住下属。为此,开会的多少人都意外地对她另眼相看,田山堂却说她脑袋震坏了,缺根弦儿。吴一平不想把事情闹大,批评一通让他们回去自己解决。少花和佳玲琢磨着这事肯定和魏守根有关,便找到他住的河边小屋旁连蒙带诈。二旦这个怂包经不住敲打,首先不打自招。少花她们离开后,守根教训了他一顿。

  • 吴一平闻讯赶来,把山堂一顿臭骂。他为此事被记警告处分;桃花渡领导班子集体记大过。山堂回到家,被早已气蒙了的老爹拿着推碾棍追得他满街逃窜。吴一平来看望少花,让守根把山堂找来。守根在棒子地里找到山堂,两人都是怒气填膺,不由分说便打在了一起。这是一场恶斗,拳头巴掌、滚上翻下……一直打到筋疲力尽,双双瘫倒在地。入了社,也没见日子好起来,而且粮食越来越紧张。为防止孩子们偷吃,少花把盛饼子的竹蓝高挂在房梁上。这天,关佳玲领回来了个木匠,想打张饭桌修修门框,讲好只管饭不付工钱。少花下工回来,发现蓝里的饼子又少了,孩子们还没放学,关佳玲怀疑到木匠身上。

  • 原来,当年守根他们盗神牛时,发现底下有个大铁箱子,他怀疑里面有宝物,建议取出来卖钱买粮救乡亲。山堂当即表示同意,保证出了问题自己一个人担。守根和三来来他们趁着夜色,淌水去神牛底下抬回来了只大铁箱。山堂用铁钎子撬开,又撬开里面的小箱取出来一张裱过的黄色条幅,上面有字还盖着大印,可惜他们都不认识。三来来请来了少花、佳玲和唐程,才知道那是盖有康熙皇帝手章的圣旨。唐程说这东西价值连城,大家很高兴。山堂决定让少花、佳玲、守根和来来进省城去把它卖掉。一夜无话,第二天四人一大早便去了省城。佳玲根据当年的记忆,找到了一家文物商店。值班人员看看东西,登记了少花的姓名,拿着圣旨就进了后院。

  • 守根看到霞子很高兴,喝了不少酒,说了一些霞子听不懂的话。实际上,他对少花一直心中有愧,一是认为当年少花逃走是因他拿枪逼婚;二是认为他跟少花做了那件事才有了霞子,耽误了她归队……下雨了,少花来给女儿送伞,无意间听到了守根的唠唠叨叨。她尽管不甚明了,但心里已是疑虑重重。她没进去,只是等霞子回来后把一肚子没好气撒在孩子身上。第二天一早,守根在乡亲们殷殷的目光中坐上大队派的马车,神色泰然地踏上了去县监狱之路。山堂、少花都来相送,心里的感动无以言表。按当时的政策和守根的身份,判他无期也不为过,多亏了山堂找吴县长活动,才被判了八年。

  • 一次,监狱组织犯人去烈士陵园参观,守根意外发现了赵景松的照片和事迹介绍。他一下子蒙了,认出景松就是当年国共合作时在战场上救过他命的人。这么多年,他一直不知恩人叫什么,想不到这么巧,他竟是少花的爱人!再想到少花昏迷时自己对她做过的事……守根跪在台阶上,把脑袋磕出了鲜血。还是杨文军提醒了他:世上同名同姓者居多,你怎么能肯定这个人就是少花的爱人?一句话点醒梦中人,从此,守根下决心要弄清两个赵景松是不是同一人! 也是为了弄明白两个赵景松是不是同一个人,吴一平带领少花和孩子们去了那个烈士陵园。在赵景松像前,少花呆立了良久,也证实了是同一个人。

  • 赵霞和弟弟偷跑到监狱去看大娘,提出来要见见魏守根。当守根告诉霞子她爹赵景松是个英雄时,她却突然冒出一句话,说是三来来告诉她,她爹不是赵景松。守根着急地跟她解释间,没想到被赶来的少花听见了。田芳莲病了,发高烧,两天起不来炕,村里医生看不了,劝桂香送县医院。家里没多少钱,桂香想让丈夫去大队借点,没想到山堂冲他发火,说集体的钱一分不能动!桂香束手无策,找少花想办法。少花手头钱也不多,提议找唐程借。这话被山堂听见了大发脾气,说共产党的支书找老反革命借钱,你先掐死我吧!

  • 山堂犯了难,在干部会上想出了个主意,就是大家都去少花家泡,白天黑夜,直到她同意为止。秋生他们想想别无良策,只好搬席子提水壶跟他去了。关佳玲鬼,首先看穿了他们的目的,便和少花商量听之任之,随他们去。两人想开了心里就坦然了,该吃吃该睡睡,就当院里没人。山堂他们泡了一天一宿,又饿又渴。三来来首先动摇,被山堂狠骂了一通。佳玲点子多,去村里发动群众,首先忽悠牛桂香,又怂恿别的干部家属。可好,等到了下午,全村的人都来看热闹。顺昌爷把他们臭骂了一顿,牛桂香也扬言不走了,要陪丈夫一块泡。山堂心烦意乱,只得带干部们灰溜溜撤走了。

  • 他拐弯抹角说明来意,守根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尽管不情愿还是走上了“盲流”之路。真是冤家路窄,在大西北一收容站,守根又碰上了同为“盲流”的马占成。魏守根看见马占成就没好气。他嬉笑怒骂把马占成收拾得不轻,并强迫已改了名的他去交代自己的历史问题、命令他不能再做“跑马灯”。马占成怕他,不得不答应。守根从收容站逃跑被抓,再跑再抓,反反复复在社会上混迹了两年。终于有一天,守根被遣返回了桃花渡。毕竟守根当年是为村里才做牢的,山堂他们想请他吃顿饭,可左等右等也不见他人影。此时的魏守根非常纠结,他想留下来,又觉得无法面对黄少花,心里更嘀咕两个赵景松是不是同一个人,犹豫再三,终于决定还是出走。

  • 那年一改多年沿习,一年内两次征兵。夏季征兵时,少花穿上保存多年的军装去了县征兵办,前来协助工作的刘福年接待了她。说到赵晨当兵,刘福年拍胸脯保证,但说到赵霞他却连连摇头,说今年没有女兵指标。少花多了心,还当他嫌弃霞子。她回去后,一方面给俩孩子加强了营养,一方面强迫他们跑步、干活加强锻炼。关佳玲看苗条不对,极力劝说她不能让霞子去当兵。多年相守相亲,她对霞子感情很深,几次说霞子归她,晨晨归少花。等到秋季征兵,少花带着俩孩子进了县城。守根得到消息,也偷偷跟在后面,但还是被少花发觉了。少花心里没底,先去找了吴一平。吴一平责无旁贷,领着娘儿仨去征兵办找到来带兵的方辉。

  • 少花把芳莲拉近屋,答应让儿子和她订婚。山堂抹不开面子,一直硬撑着说不同意这门亲事,等俩孩子向他鞠躬时才笑了。两个孩子快走了,少花让他们带上芳莲回老家给爷爷奶奶烧张纸。三人一路上特别高兴,在离村不远的山坡上看到正在为生产队放羊的李粟。大家一番欢喜地打闹后坐在河边聊天,李粟看着二人的一身军装非常羡慕。这时,他们班当年学习最差的同学邦子骑车路过和他们打招呼。李粟告诉赵晨说邦子的叔叔是公社武装部长,他一毕业就去公社当上了通讯员,感叹自己的前途未卜。赵霞嫌他没志气,生气不再理他。实际上,李粟岂是无志之辈?他挎包里随时都装着书本,一直在努力学习,等待机会。

  • 少花情知不妙,连声相问。大家一时都不愿意开口,最后不得不告她:赵霞出事了。守根闻讯赶来了。芳莲告诉了母亲,桂香跌倒在地……在急驰的列车上,方辉讲述了事情的经过。为抢救一位待产的孕妇,方辉带领赵霞她们几个卫生员冒雨相送,过一条季节河时碰上了山洪,为争取时间,救护车依靠她们拉紧的绳子过河。车过去了,孕妇得救了,赵霞和两名战友却被崩塌的悬崖埋在了地下……在部队营地,所有战士行军礼向少花这位英雄母亲致敬,少花用同样标准的军礼回敬大家。赵霞和两位战友静静地躺在军旗下,默默的鲜花、低回的哀乐……那种场合,铁石心肠的人也会潸然泪下。

  • 守根找到山堂,辞去了摆渡工作,一个人闷在家里,没完没了地扎“走马灯”。他想起赵霞去监狱探望时说喜欢“走马灯”,所以,每扎了三五放就拿到霞子坟上烧掉。少花总是默默注视着他,一天给他送粮食时说了句话:烧了多可惜,说不定拿到集上能卖钱哩。只要你活得好,霞子就能活得好。守根挑着灯去赶集。少花她们也去集上卖菜,半路碰上了骑着摩托车的马六甲。唐程听人说,这小子从监狱出来挣大钱了。佳玲愤愤不平。在集上,她们看到流浪在外的二旦卖老鼠药,还碰上了唐程当年的仆人景海。他现在在县招待所工作,一下子全买了她们的菜。

  • 少花佳玲她们没当一回事,高高兴兴地做饭待客。山堂和秋生他们一早就接到县委办公室通知,在大队部等了半天。他想请新书记吃顿饭,回家让桂香准备准备。家里没面了,桂香去少花家借,才知道新书记就是李粟。少花惊喜之余,还出题考了考他。李粟回答得头头是道,大家高兴地准备吃饭。李粟拿出份聘书,宣布经县委研究,决定聘唐程担任县政府顾问。山堂他们还在大队部傻等,桂香跑来告诉了实情。山堂觉得没收到约请,正吩咐大家回家吃饭时,县长吴一平来了。当时,农村改革开放刚开始,相当一部分干部还有抵触情绪。吴一平不放心,先给山堂敲了敲警钟,山堂不以为然。

  • 黄少花对山堂的态度和发言非常不满,回村找他算账,两人各执己见,吵得不可开交。守根和佳玲出点子,到处宣扬山堂过生日,目的是发动人们去他家吃饭,哪怕你吹破天,拿不出粮食来现丢人。这场闹剧,直到吴一平来才算结束。看到一平,山堂更是一肚子气,说什么蛤蟆老鼠都成精了,当然是指守根佳玲他们。吴一平苦口婆心,从政治、形势、人情等多方面进行开导,无奈山堂就是听不进去。吴一平摇头叹气地走开了。当天晚上,李粟想着白天开会的情况,想到以山堂为首的那些干部对改革开放的不满言论,心潮久久难平。他总觉得有话要说,凌晨三点提笔给中宣部写了封信,题目就叫《还是社会主义好》。

  • 一把火烧毁了编织厂,三万块钱泡汤,李粟和吴一平带着公安干警赶到现场。案子刚开始侦破,二旦主动前来自首,问他为什么这么干,他说眼红,说守根这个伪保长凭嘛能挣钱?二旦被铐走。国家的钱当然要还,少花这个担保人信誓旦旦。吴一平和李粟捐钱,亮明了他们的支持和鼓励。李粟找到马六甲,推荐他和守根合伙,重新把编织厂恢复起来。他还和少花商量让她接替村支书,少花连连摇头。 为解决少花的组织问题,李粟指示县组织部门下了很大功夫,终于联系上了当年少花的领导沈英才。当少花她们匆匆赶到沈家所在的休干所时,没想到他刚刚去世。休干所工作人员介绍,依照沈的遗言,他被葬在了一个多年前的烈士陵园里。

  • 在山堂坚持下,县委研究同意了他的意见。在周边村镇和邻县领导的帮助下,数千劳力冒雨奋战了几天几夜,新大坝终于巍然耸立。洪水要来未来的间隙,黄少花、田山堂和魏守根坐在草地上说起了这么多年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怨情仇。或许是因年代久远,三人都很平静,都很达观,像是在说别人的事。不出少花和唐程等人所料,洪水下来,新大堤很快垮塌,被冲开个丈余的口子。为抢修大堤,为保住数万人的身家性命急需木料,少花让拆掉了自己的房子。木料在洪峰中站不住,需要人跳进水中扶持,危机关头,山堂推开守根跳进水中,沙袋、木头、沙袋……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