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伟大的转折 立即播放

电视剧 38集全 热度 2583

地区:内地

导演: 李伟

类型:历史

电视台:中央一套

简介: 本剧讲述了红军在长征途中,从1934年12月进入贵州到1935年5月出贵州,历经了被国民党大军层层围堵到在毛泽东的领导下中央红军摆脱了优势敌军的追堵拦截,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计划的故事。全剧以红军的生死存亡与毛...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8/共3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长征途中的中央红军突破敌人的湘江封锁线之后伤亡惨重,被迫翻越老山界来到湖南西南边境的通道县,准备由此北上湘西会合红二、六军团。 徐特立、董必武等劝毛泽东不要再沉默了,应该为了党和红军的前途挺身而出。张闻天和王稼祥也对李德、博古等“三人团”的军事指挥极为不满。李德提醒博古,毛泽东与王稼祥、张闻天已成为反对最高“三人团”的另一个“三人团”;团中央书记凯丰也来反映,毛泽东经常到各个军团去找军官们谈话,意在反对最高“三人团”。博古听后无可奈何。南昌行营官邸。蒋介石与幕僚陈诚、贺国光、杨永泰等总结湘江之战“一石三鸟”的战果——重创了红军,削弱了湘军和桂军,并制定下一步的作战计划,成立“追剿”军总司令部。

  • 1934年12月18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在黎平城内一座德国式路德教堂隔壁一户大商人的家里举行。李德因病缺席。博古依然坚持中央红军向北进入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遭到多数人的反对。毛泽东提出,打过乌江去,在遵义站住脚之后,向北过长江可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向东则可与红二、六军团合股,或者与二者成三足鼎立之势,逐步赤化川、湘、黔。大家热烈讨论毛泽东的构想。毛泽东又巧妙地搬出了斯大林的理论——在1930年曾建议红军向四川发展。张闻天、王稼祥都表示支持毛泽东的建议。于是,会议很快就通过了一个决议:继续西进贵州,北渡乌江,到黔北开辟川黔边根据地。 博古和周恩来把黎平会议决议向李德传达之后,李德与周恩来大吵起来。

  • 寒夜,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在猴场的宋家祠堂里举行。李德的声音异常响亮:“乌江是另一个湘江,红军会败得更惨!”毛泽东的声音却比他还要响亮:“这种随意更改中央政治局集体决议的做法是严重违反组织原则的!”凌晨鸡鸣,天空中飘起了雪花。宋氏祠堂里的争吵仍在进行。最后,以举手表决的方式,再次挫败了李德、博古“回师黔东,北上湘西,会合红二、六军团”的主张;并且还决定,过江之后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总结第五次反‘围剿’的问题。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长征途中的中央红军突破敌人的湘江封锁线之后伤亡惨重,被迫翻越老山界来到湖南西南边境的通道县,准备由此北上湘西会合红二、六军团。 徐特立、董必武等劝毛泽东不要再沉默了,应该为了党和红军的前途挺身而出。张闻天和王稼祥也对李德、博古等“三人团”的军事指挥极为不满。李德提醒博古,毛泽东与王稼祥、张闻天已成为反对最高“三人团”的另一个“三人团”;团中央书记凯丰也来反映,毛泽东经常到各个军团去找军官们谈话,意在反对最高“三人团”。博古听后无可奈何。南昌行营官邸。蒋介石与幕僚陈诚、贺国光、杨永泰等总结湘江之战“一石三鸟”的战果——重创了红军,削弱了湘军和桂军,并制定下一步的作战计划,成立“追剿”军总司令部。

  • 1934年12月18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在黎平城内一座德国式路德教堂隔壁一户大商人的家里举行。李德因病缺席。博古依然坚持中央红军向北进入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遭到多数人的反对。毛泽东提出,打过乌江去,在遵义站住脚之后,向北过长江可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向东则可与红二、六军团合股,或者与二者成三足鼎立之势,逐步赤化川、湘、黔。大家热烈讨论毛泽东的构想。毛泽东又巧妙地搬出了斯大林的理论——在1930年曾建议红军向四川发展。张闻天、王稼祥都表示支持毛泽东的建议。于是,会议很快就通过了一个决议:继续西进贵州,北渡乌江,到黔北开辟川黔边根据地。 博古和周恩来把黎平会议决议向李德传达之后,李德与周恩来大吵起来。

  • 寒夜,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在猴场的宋家祠堂里举行。李德的声音异常响亮:“乌江是另一个湘江,红军会败得更惨!”毛泽东的声音却比他还要响亮:“这种随意更改中央政治局集体决议的做法是严重违反组织原则的!”凌晨鸡鸣,天空中飘起了雪花。宋氏祠堂里的争吵仍在进行。最后,以举手表决的方式,再次挫败了李德、博古“回师黔东,北上湘西,会合红二、六军团”的主张;并且还决定,过江之后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总结第五次反‘围剿’的问题。

  • 红军连长毛振华与5名战士乘坐的竹筏从老虎洞附近顺利过了乌江,因手电筒掉进水里坏掉了而无法发信号告知南岸的曾营长等人。其余5只竹筏均被江水卷回了南岸来。曾营长以为毛振华等人已经牺牲了,回来向刘伯承汇报了偷渡失败的情况。刘伯承只得另寻他策。毛振华等6人攀着江岸悬崖,悄悄运动至敌人阵地侧下方,隐藏在一个山洞里,等待着配合大部队夺取渡口。军委作战局局长张云逸带了一个工兵连和一个炮兵连前来增援,同时还带来了军委的死命令:敌中央军已迫近后卫红五军团,限定刘伯承1月3日前必须突破乌江,否则红军将会面临背水一战的危局!刘伯承命令连夜赶扎竹筏,天亮之后以两个团的兵力发起强渡。

  • 刘伯承率过了乌江的红4团、红6团冒雨疾进,旨在一举拿下遵义城。红4团先遣营首先全歼了团溪镇上一个连的黔军,接着红6团又奔袭遵义城南15公里处的黔军遵义城防前哨阵地——深溪镇。大雨麻痹了深溪镇这一个营的双枪兵,正当他们在熟睡之时,红军摸掉哨兵将他们四面包围了。一阵激战之后,敌军营长以下20人余被打死,其余皆缴械投降了。红军的俘虏政策使黔军们深感意外,20几个俘虏全部表示愿意帮助红军打遵义。于是,刘伯承决定:连夜出发,利用俘虏,化装诈城。

  • 遵义成了红色标语口号和歌声的海洋。扩红队在闹市区搭台演唱《当兵就要当红军》,招募新兵。邓小平主编的《红星报》重又出版了,第一版刊登了荣获“红星奖章”的毛振华、赵章成等22名突破乌江的英雄群体。1月12日,“中华苏维埃遵义县革命委员会”成立大会在省立第三中学的大操场举行。博古主持大会,毛泽东、朱德、陈云、张闻天等出席,毛泽东的“老庚”陈金榜作为桐子坡农会主席和游击队长也出席了大会。毛泽东讲了话,宣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首都定在遵义。

  • 1月18日,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王稼祥、刘伯承大清早就聚在一起开军事会议。此时,黔军二师已占领刀靶水,正向遵义城南40公里处的懒板凳攻击前进;遵义正东方向60公里处的湄潭也被敌军占领了。各种情报汇聚显示,川、黔、湘、桂军及中央军共40余万部队正向遵义地区四面合围过来。红军新的军事领导集体决定执行遵义会议的决议之一:放弃黔北根据地,到川西北去开辟新的根据地并相机与红四方面军会合。 1月19日,红军的4个军团分别向北移动,中央纵队也撤出了遵义,遵义县革委会和黔北游击队也离开遵义转入了隐蔽斗争。

  • 红五军团在梅溪河西岸阻击川军郭勋祺部,他们采用虚留生路、暗藏杀机的方法,故意保留河上的石板桥,而用几挺机枪暗中封锁,给川军造成很大的伤亡。川军派出小股部队沿着梅溪河上、下游寻找可以徒涉的地方,谁知红军早就在对岸埋伏了许多神枪手,也给川军以较大的杀伤。川军苦战一天却没能越雷池半步,郭勋褀发誓一定要报这一箭之仇。中央纵队顺利进驻赤水河边的土城镇。中革军委作战指挥部,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伯承在研究战况,决定派林彪的一军团快速北上奔袭赤水县城,控制北渡长江的战略要地。

  • 中央政治局在扎西召开系列会议,讨论土城战役失败的教训、红军整编、成立川南特委和游击纵队等问题。毛泽东在会上总结了土城战役失败的几大原因——情报不准确;对川军战斗力估计不足;红军兵力分散;红军打的是不擅长的阵地攻坚战;北渡长江的企图没有隐蔽性,未能出其不意。毛泽东还坦率地作了自我批评,周恩来主动承担了责任。这样一来,就得到了与会者的支持,博古、凯丰也就没有什么好指责了。紧接着,新上任的中央总负责人张闻天在扎西广场主持召开红军科、营以上干部会议,传达遵义会议精神。

  • 在川滇黔三省交界的鸡鸣三省村,中央政治局常委根据遵义会议的决定进行适当的分工。周恩来说服博古交权,让张闻天接任中共中央总负责人。中央政治局在扎西召开系列会议,讨论土城战役失败的教训、红军整编、成立川南特委和游击纵队等问题。毛泽东在会上总结了土城战役失败的几大原因——情报不准确;对川军战斗力估计不足;红军兵力分散;红军打的是不擅长的阵地攻坚战;北渡长江的企图没有隐蔽性,未能出其不意。毛泽东还坦率地作了自我批评,周恩来主动承担了责任。这样一来,就得到了与会者的支持,博古、凯丰也就没有什么好指责了。

  • 2月12日晨,中央红军主力迅速挥师东进,只留下红九团冒充主力继续在扎西一带活动,迷惑敌人。古蔺县的川军侦察兵发现了作为先遣队的红13团的动向,及时向川军司令部报告。驻川参谋团主任贺国光对刘湘报告的军情并不当回事,认为红军主力仍在扎西一带。由于冒雨急行军,路途颠簸,贺子珍在赤水古蔺县白沙河边临产了,修养连被迫在路边一间破败的茅草房里为她接生。贺子珍终于生下了一个女孩,却无可奈何地送给了当地一户人家。第二天,已知晓情况的毛泽东来看贺子珍。贺子珍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之后擦干眼泪催促毛泽东赶紧到前线去指挥战斗。

  • 清晨,作为主攻部队的红13团离开桐梓县城直扑娄山关。先遣连在去娄山关的公路上遇见3个运煤的当地人,连长见其行色可疑,从他们的背篓里搜出了手枪,原来是黔军的侦察兵。经过审问才知,娄山关已有黔军3个团布防,第6团就跟在这几个侦察兵的后面正向桐梓开进。红13团与黔军6团在川黔公路上正面遭遇,已有准备的红军先行开火,将黔军击溃。黔军退往娄山关上依托既定工事抗击红军。奇袭娄山关的先机已失,只有强行夺关了。毛泽东的命令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彭德怀的命令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彭德怀以13团正面抢关,12团接应;另派10团、11团在黔北游击队的带领下从南溪口绕大娄山迂回攻击黔军设在关南黑神庙的指挥部及关南重镇板桥。

  • 夜晚,红军中央纵队到达娄山关下的板桥镇宿营,受到乡亲们的热烈欢迎,毛泽东等人感觉又回到了苏区根据地。毛泽东估算着敌中央军增援遵义的时间,命令红一、三军团连夜追击娄山关上败退下来的敌人,最好能一举拿下遵义城。黔军旅长杜肇华带着娄山关溃军沿着川黔公路向遵义方向逃跑,在高坪镇搜罗部分溃散之兵后连夜逃窜。第二天上午在董公祠遇见了前来增援的王家烈、柏辉章率领的黔军两个团。两股黔军迅速在飞来石建立起阻击阵地,暂时挡住了邓萍、张爱萍所率的两个团的红军的追击。红一军团两个团及时赶来增援。邓萍率4个团发动攻击,很快击溃黔军。

  • 已占领遵义的彭德怀红三军团选定遵义城南制高点老鸦山、红花岗应战敌中央军吴奇伟纵队;林彪的一军团兵分两路向遵义东南、西南出击,然后迂回包围攻击老鸦山、红花岗攻击之敌;陈赓的干部团作为预备队。红三军团所部4个团在2月28日清晨先于敌人几个小时抢占了老鸦山和红花岗,开始构筑防御工事。在密集的炮火和飞机的助攻下,中央军第59师首先向红花岗阵地发动了猛烈冲锋。不但未攻下,还阵亡了1个营长,伤亡士兵300余人。但经过反复的拉锯、肉搏,中央军第93师向老鸦山的攻击得手了。彭德怀亲自组织反攻,未能克服。危急时刻,朱德带领陈赓的干部团前来助阵,终于夺回了老鸦山阵地。

  • 红军的中央领导机关再次进驻遵义城里的柏辉章公馆,并在那里召开遵义战役的总结会议。张闻天通报了此战的战果:歼敌三千余人,俘敌三千余人,缴获子弹30余万发,这是中央红军长征以来首获大胜。遵义民众自发组织了庆祝红军胜利的游行活动。在遵义省立三中的操场上,军民召开祝捷大会并开展文艺汇演。女红军们编排的活报剧《遭殃军》及自编自唱的民歌《二月里打回遵义城》尤其受欢迎。遵义县革委会的牌子重新挂了起来。毛泽东、张闻天到遵义县委来与地方干部开座谈会,遵义苏维埃主席杜铁匠等人说起了“红军菩萨”的故事——红军在1月19日撤离遵义时,一个叫龙思泉的红军医生为给老百姓治病而掉队,被反动民团杀害。

  • 鸭溪前敌司令部,毛泽东、朱德、刘伯承精心制定了歼灭中央军周浑元纵队两个师的作战计划,旨在集中优势兵力再次重创中央军,进而威慑黔、川、滇、湘、桂各军,争取在遵义地区站稳脚跟,开创一个中央苏区。红军主力随即出动,设伏于周浑元纵队两个师七个团的必经之路枫香坝。然而,在重庆的蒋介石被洋顾问端纳提醒,与陈诚、贺国光、杨永泰等反复商量之后,竟然全盘否定了自己两天前在情绪躁动时作出的收复遵义的作战计划,用专用的密电给薛岳和周浑元各发了一封加急电报,要贵州境内所有的中央军、黔军、滇军、川军等“暂取攻势防御”,待查明红军动向后再行动。这样一来,毛泽东在枫香坝伏击的口袋阵就落空了。

  • 红军所在的鸭溪、狗坝等地四周的敌情越来越严重,回旋的余地越来越小,必须要打一仗才能冲出敌人的包围圈。军事指挥三人小组对此展开讨论。毛泽东综合了红三、五军团的建议,提出了打击鲁班场的中央军周浑元纵队的计划,得到了周恩来、朱德、王稼祥等人的同意。防守鲁班场的敌中央军周浑元纵队似乎也感觉到了被红军攻击的危险,加紧备战,在鲁班场外围构筑了以70多个碉堡为支撑的比较坚固的防御工事。3月14日,红军司令部向各军团下达了攻打鲁班场的作战命令。彭德怀、林彪对此都有意见,被迫执行了该项命令,率军奔袭鲁班场。当夜,毛泽东深谋远虑地注意到距离鲁班场30多公里的赤水河重镇茅台的重要性,认为无论鲁班场之战胜败与否,都必须先行占领茅台。

  • 自红军进入茅台镇以来,敌机就不断来骚扰。但当敌人的侦察机飞来时,毛泽东却有意让部队慢慢过渡,就是要让敌机看见红军正在三渡赤水河。红军总政治部在茅台镇的“荣太和”、“成义”、“恒兴”三家较大的酒坊张贴了关于保护茅台酒的告示。缺少医用酒精的红军医院用茅台酒为伤员洗伤口,院长还命令卫生队多买一些茅台酒带走。修养连品尝茅台酒的时候,徐特立还给大家讲了茅台酒参加巴拿马博览会为国争光的故事。周恩来花钱卖茅台酒请客,中央政治局的全体人员都到齐了。周恩来说,政治局许多人对鲁班场之败有看法,让毛泽东给大家说明一下。毛泽东的解释得到了多数人的理解。

  • 对于红军的四渡赤水行动,国民党各军判断不一,但都认为“川南围剿计划”破产了。蒋介石判断红军还是要北上渡长江进四川,只不过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渡江地点,故而在黔北反复徘徊。根据这一判断,蒋介石及众幕僚再次制定了一周前才放弃的“碉堡封锁”计划。毛泽东、周恩来等决定红军主力往西南方向转进,攻击各路敌军中最弱的黔军王家烈、犹国才部。然而红一、三军团都回电表示反对,认为连续10几天的急行军使得部队非常疲劳,在鲁班场战斗中损失的人员、装备还没有得到补充,其他几路敌军很快就会增援黔军,因而无取胜的把握。见两个主力军团均无信心,毛泽东等只得作罢。

  • 诈渡失败,红3团即刻决定使用竹筏实施强渡。在轻重机枪的掩护下,朱连长率70余人的红军突击队乘坐竹筏强渡乌江。然而,竹筏到了江心却遇上了漩涡与回流,10只竹筏全部被卷回了北岸。强渡亦告失败。傍晚天气突变,雷雨交加。红3团决定利用天气作掩护,从上游一段较为平缓的江面偷渡。由于白天红军连续的诈渡、强渡,使得敌人加强了戒备,中央军连长还打电话请求增援。

  • 在牛场乡,毛泽东等制定了过江之后新的行动方针:派出一支精干的便衣侦察兵袭扰贵阳以西的清真机场;派红4团伪装主力直扑贵阳,扬言“攻占贵阳城,活捉蒋介石”,以便调动离贵阳最近的滇军来护驾,致使云南边境门户洞开;派红3团往东抵近清水江,架设浮桥东击瓮安、黄平,作出要去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假象;红军主力则向贵阳以东前进,然后沿着湘黔公路折向西南方向,到滇桂黔边去落脚。

  • 蒋介石判断中央红军下一步的动向是去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便亲自给湘军、川军、中央军下达了四路大军共同收复遵义的作战电令:两路防守,两路出击,其中驻防鲁班场一带的中央军周浑元纵队两个师为主攻部队,从遵义西南方向攻击前进。红军军委二局侦破小组破译了蒋介石发给薛岳的这份电令。毛泽东等根据敌人的部署,制定了再歼灭命中央军两个师而赤化全贵州的作战计划

  • 在贺子珍的劝说下,毛泽东晚上提着马灯去找“在军事上最后下决心的”周恩来商议。这时,总参谋部汇集了近几天的敌军情报。情报显示,黔军正在向打鼓新场收缩,滇军正向打鼓新场靠拢,如果红军进攻打鼓新场,很可能会陷入敌人几路大军的合围之中。游击队也及时送来了打鼓新场的黔军正在加紧备战的情报。周恩来、朱德被毛泽东说服了,暂缓发布命令。在第二天清晨的政治局紧急会议上,毛泽东据理力争,终于说服了大家。

  • 3月21日,红军大部队分别于太平渡、二郎滩第四次渡过赤水河进入黔北地区。毛泽东在渡口将护桥有功的红军工兵连和黔北游击队夸赞了一番。过河之后,中革军委进驻一座叫“回龙寺”的庙里。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研究红军的下一步行动计划,却为何去何从而犹豫不决。对于红军的四渡赤水行动,国民党各军判断不一,但都认为“川南围剿计划”破产了。蒋介石判断红军还是要北上渡长江进四川,只不过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渡江地点,故而在黔北反复徘徊。根据这一判断,蒋介石及众幕僚再次制定了一周前才放弃的“碉堡封锁”计划。

  • 黔军犹国才部召开军事会议,商议如何阻止朱毛红军经过镇宁、关岭等地。魏金荣咬牙切齿地表示要报二郎滩、老木孔战败之仇。参谋长提出一个借刀杀人之计——煽动沙子沟弄染寨的少数民族首领陆瑞光的上千武装人员反抗红军,因为那里是红军的必经之地。犹国才采纳,命魏金荣去执行。魏金荣带着一些枪支弹药作为礼品来弄染寨见陆瑞光,试图说动陆瑞光共同对付“无恶不作”的朱毛“红匪”,陆瑞光似信非信。离开弄染寨之后,魏金荣安排一队黔军假扮红军到寨子里抢掠放火,使陆瑞光相信了魏金荣的话,武装抗拒红军通过山寨。张爱萍率领的红11团被陆瑞光所阻。张爱萍只身进入山寨与陆瑞光谈判,初步消除了误解。

  • 在北盘江白层渡口东岸,毛泽东、周恩来亲自给留下来从事地下工作的罗明、谢小梅夫妇交代任务,让他们作为中央代表返回贵阳去联系贵州省工委的同志,以便加强对贵州地下党工作的领导力量。与此同时,贵州省工委书记林青等也做好了迎接夫妇二人的准备。罗明夫妇装扮成商人,在经过关岭县城时,却被黔军扣押,随身携带的100块大洋和一枚用作联络暗号的红戒指也没黔军抢走了。经审讯,黔军没有发现二人的可疑之处,释放了他们。夫妇二人出狱后一路乞讨继续前往贵阳,却没能联系上贵州的地下党组织。

  • 当夜,在贵阳乐会巷毛光翔公馆里的行营里卧室里,蒋介石正在写日记。忽然接到驻守息烽的中央军93师师长唐云山打来的电话:共匪一部渡过乌江了!蒋介石立即打电话大骂薛岳和江防司令黄道南失职。薛岳当即严令黔北的周浑元、吴奇伟纵队连夜掉头南下追击红军。在急速南下的途中,红军修养连的女干部陈慧清突然临产,需要停下来生孩子,而后面的敌人追兵将至,情势十分危急。中革军委得知这一情况,立即命令后卫红五军团停下来阻击敌人,毛泽东的命令是:打出一个生孩子的时间来!负责阻击的红39团团长不理解为了生孩子的事需要用一个团来打阻击,被军团长董振堂说服了。红39团立即构筑阻击工事,准备迎战敌人的追兵。

  • 陈赓所部干部团一个连负责留在梯子岩渡口警戒并迎接红九军团过江。然而,由于天雨路滑,又要避开敌人的追兵,红九军团只能选择偏僻的小路行军,比约定过江的时间晚了6个多小时。由于敌人追兵迫近,干部团留守连队只得炸掉浮桥。朱德得知红九军团还没有过江,而浮桥已被干部团炸掉,气得大骂陈赓“乱弹琴”!陈赓带着工兵连赶往江边,准备重新修复浮桥,刚修好一半,红九军团赶到了。而就在此时,敌人的追兵也快赶到了。无奈之下,红九军团只得放弃渡江,沿着乌江上游山区撤离;干部团再一次将完成一半的浮桥炸毁了。中革军委得知这一情况,也值得作罢,命令红九军团继续留在黔北做一支伪装主力的战略轻骑兵。红九军团接到电令后,迅速向贵州西北方向转进。

  • 蒋介石在幕僚的陪同下视察贵阳的城防工事。城郊的枪炮声越来越近,参谋人员来报,说红军的另一支部队已经打到了贵阳东郊的乌当、水田坝、新添寨一带,距贵阳只有30华里了。幕僚们分析红军可能会包围贵阳城。蒋介石表面上故作镇静,说“我个人生死事小,贵阳的得失关系到国际视听”,私下里却十分关心清镇机场的警备情况,因为那是他从空中逃跑的唯一通道。当得知清镇机场也遭到红军便衣队袭扰之后,蒋介石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单独召见贵阳市公安局长王天锡,让他挑选20名忠实可靠的向导,预备12匹好马和两顶轿子到行营听用,以备危急时从花溪小道经平坝到安顺。

  • 毛泽东、周恩来等下了过乌江之后的第二步棋:命令红一、三军团绕过贵阳东北,越过湘黔公路南下佯攻龙里、贵定两县,中央纵队及五军团准备从湘黔公路折转向贵阳西南方向。刘伯承说这叫“示形”于贵阳之东、“击实”于贵阳之西的声东击西战法;命令红6团在清水江上架浮桥,进入瓮安境内大肆活动;电令红二、六军团派兵从湘西进入贵州活动,造成配合中央红军将要经黔东去往湘西会合二、六军团的假象。

  • 聂荣臻安排一军团教导营去执行急行军奔袭定番县城的命令,教导营决定利用缴获的敌中央军服装,使用化妆之术诈取定番县城。 化装成国民党中央军的红军教导营来到定番城下,由于许多官兵头上戴着遮阳的柳条、树枝圈而被守城黔军识破,诈取失败,只得强攻。红九军团在黔西北的连续胜利激怒了王家烈部黔军,王家烈命令黔军三个团跟击红军,欲将红军赶出贵州。红九军团在大定猫场宿营,刘鹤鸣率黔军第6团勾结地主、土匪武装,趁夜奔袭猫场。红8团团长崔国柱无视哨兵的警告,使得敌人偷袭成功,战斗从凌晨5点打到下午3点,红军伤亡400余人,7团团长牺牲,9团团长、政委身负重伤,还丢失了大量军用物资。

  • 黔军犹国才部召开军事会议,商议如何阻止朱毛红军经过镇宁、关岭等地。参谋长提出一个借刀杀人之计——煽动沙子沟弄染寨的少数民族首领陆瑞光的上千武装人员反抗红军,因为那里是红军的必经之地。张爱萍率领的红11团被陆瑞光所阻,张爱萍只身进入山寨与陆瑞光谈判,初步消除了误解。陆瑞光提出要见红三军团最大的官。彭德怀与其会面,并签订了一个“彭陆协定”。由此,红军得以顺利通过山寨,毛泽东还指示,将其作为今后处理与少数民族关系的典范向全军推广。 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得知百层渡口的消息,接着又收到红一军团占领下游者相渡口、红三军团夺取上游花江铁索桥渡口的报告,红11团顺利渡过北盘江。

  • 张爱萍所部红11团顺利渡过北盘江,并搭建了一座竹筏浮桥供后面的中央纵队使用。谁知两架敌机突然来袭,炸毁了浮桥。中央纵队到来时,只能靠两只木船来回摆渡,等待渡江的千军万马排了很长的队。毛泽东、周恩来等恐敌机此时来轰炸,很是着急。一个叫王凤昌的当地老人自愿帮助红军过江,因为他曾亲眼所见,红军对老百姓秋毫不犯,而且真心帮助穷人。王凤昌老人指点了下游几百米处一个叫花滩的江段,说那里的水齐腰深,可以徒涉。于是,红军战士们脱光衣裤,双手举着枪,头上顶着衣裤和行李徒涉过江。李德听说后,不愿再排队等待乘船过渡了,也要从花滩那里裸渡。

  • 兴义边境威舍镇寡妇桥,正在行军的中央纵队修养连遭到几架敌机的空袭。贺子珍为救护伤员被炸成重伤,生命垂危。医生给她做了手术,取出10几块弹片,但仍有两块留在头上。贺子珍为了不拖累大家,坚持要留下来养伤。毛泽东知道贺子珍受伤的消息,与陈昌奉等几个警卫员骑马赶来。毛泽东生死与共的话语感动得贺子珍热泪盈眶。部队继续行军,毛泽东亲自抬着贺子珍的担架坚定地向前走去。罗炳辉、何长工率红九军团从大兔场向云贵边境北盘江上游转进,一路上被黔军刘鹤鸣团追击着。罗炳辉命令红8团团长崔国柱给予刘鹤鸣一点颜色看看。崔国柱在一片山凹树林中设伏,打死打伤黔军300余人,报了猫场的一箭之仇。

  • “滇东决战”计划落空,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很不理解,也很失望。林彪更是大发牢骚,夜晚独自给中央总负责人张闻天写了一封信,要求更换红军的最高军事指挥者,让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在军中主持大计,而让彭德怀出任前敌总指挥。张闻天收到信后大吃一惊。于孙度所部滇军的突然撤走,红军和薛岳的中央军之间就出现了一个7天左右的距离,再加上龙云已将金沙江沿岸的滇军正规军调去保卫昆明,就给红军北渡金沙江创造了条件。于是,中革军委在哨口村召开紧急会议,决定让林彪的红一军团佯攻昆明,牵制滇军,然后迅速出击金沙江上游占领龙街道渡口;彭德怀的红三军团进军金沙江下游并占领洪门渡口;中央纵队直插金沙江中断皎平渡口。

  • 孙渡回到昆明,受到了龙云的严厉斥责。蒋介石告诉龙云:红军攻打昆明只是虚张声势,真实目的是要渡金沙江去四川。龙云认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依然调集云南的主要兵力来守卫昆明。 毛泽东亲自送刘伯承到陈赓的干部团去,详细交代了抢占金沙江皎平渡的重要性。刘伯承安排干部团8连化装成国民党中央军作为先锋,自己与陈赓率干部团大队人马向金沙江挺进。

  • 毛泽东、周恩来、朱德接到刘伯承的电报大喜,毛泽东盛赞刘伯承为“红军中的孙武”。中革军委当即决定,让林彪的红一军团和彭德怀的红三军团放弃龙街、洪门渡口,全部改向皎平渡集结过江,,将原定的阻击敌人追兵3天3夜改为6天6夜,一定要掩护全军安全过渡。中革军委还派总政治部代主任李富春前往红五军团传达军委命令并作战地动员工作。红五军团第37团负责团街石板河的一线阻击,战士们构筑了纵深配置的坚固防御阵地,在阵地上放声高歌,斗志十分旺盛。陈赓率干部团一个营过江之后立即扑向通安镇。与此同时,会理守军川军刘元瑭带着一个加强团也赶来抢占通安镇,并准备反攻皎平渡口。

  • 红军中央纵队来到会理境内休整。夜晚,毛泽东抽空去修养连看望伤重未愈的贺子珍。贺子珍早给他准备了打土豪得到的一些“浮财”——报纸、书籍。毛泽东发现了一本《庸庵文续编》,认真翻阅起来。同一个夜晚,在昆明行营的蒋介石与宋美龄也在谈论《庸庵文续编》一书。得知朱毛红军已经全部入川,蒋介石决定立即赴重庆督剿。会理城外枪炮声密集,红三军团、干部团的攻击开始了。与此同时,红军总政政治排演的讽刺薛岳和蒋介石的活报剧《一双破草鞋》也在军中上演,很受战士们喜欢。在前线指挥战斗的彭德怀接到了中央的通知,让他第二天去开会,作为遵义会议“余波”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在会理城郊铁厂举行。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