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遇见幸福DVD版 立即播放

电视剧 42集全 热度 1343

地区:内地

导演: 梦继

类型:都市 / 剧情 / 家庭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湖南卫视

简介: 甄开放、欧阳严严和萧晴因父辈交好相伴长大,20多年后重逢却已形同陌路。单身妈妈甄开放失业又离婚,无奈开起专车,带着3岁大的女儿生活, 与帅气多金的民航机长司问渠意外结识;职场精英欧阳严严突然辞职,引起妻子...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2/共42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城市购物频道女编导甄开放最近因工作问题焦头烂额。更糟糕的是,丈夫宋明远另有新欢,性格刚烈的她迅疾签署离婚协议书,就此成了单身妈妈。在小学班主任欧阳严严姑姑的葬礼上,甄开放见到了阔别多年的发小欧阳严严与萧晴。欧阳收入不菲,但神情看似落寞,一位销售同行突患重病的事使欧阳深受震撼。而萧晴身为航空公司乘务长,一心只为正在读大学的女儿,整天盘算着如何多挣钱。父母们劝说三位发小一聚,但三人都心照不宣地敷衍。他们的情谊,似乎都在岁月的磨砺中渐渐丢失了。

  • 购物台面临改制裁员。甄开放因与外包公司江副总理念不合,在不停的争执中败落。同时,她因长期忙于工作疏于照顾女儿,生活变得一地鸡毛。乐乐在幼儿园玩耍时不小心摔伤,前夫宋明远愤怒指责甄开放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提出要争夺抚养权。辞职后的欧阳严严立即感受到了世态炎凉——他在 KTV 包场竟无一人前来,正在读高二的儿子欧阳博文前来安慰父亲,发现了欧阳的秘密,每天疲于出差及杯晃交错中的他竟然是“地球曲库”。萧晴股票接连失利,低落。而正在上大学的萧春泥,威逼利诱让姥爷萧解放在退学申请书上签了字,立志从此搞音乐创作。

  • 冤家路窄,甄开放去超市买牛小排,与司问渠再次相遇,他报复性地买空了冰柜里的牛小排,甄开放的囤货计划落空。可随后热心肠的她看到司问渠倒车技术超烂,帮着他挪了车。司问渠在尴尬中让出几份牛小排,二人关系有所缓和。萧晴股票被套,整天唉声叹气,萧解放一直想告诉她萧春泥退学的消息,可每每见她丧丧的样子就欲言又止,只好劝她与二位发小多聚聚。萧晴计上心来,决定赴约。三人时隔多年终于聚到一起,可萧晴表面叙旧,却拐弯抹角地推销保险。甄开放和欧阳严严颇为不爽,心直口快的甄开放还爆出了春泥退学的事,三人再次不欢而散。萧晴回 到家对父亲萧解放大发雷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城市购物频道女编导甄开放最近因工作问题焦头烂额。更糟糕的是,丈夫宋明远另有新欢,性格刚烈的她迅疾签署离婚协议书,就此成了单身妈妈。在小学班主任欧阳严严姑姑的葬礼上,甄开放见到了阔别多年的发小欧阳严严与萧晴。欧阳收入不菲,但神情看似落寞,一位销售同行突患重病的事使欧阳深受震撼。而萧晴身为航空公司乘务长,一心只为正在读大学的女儿,整天盘算着如何多挣钱。父母们劝说三位发小一聚,但三人都心照不宣地敷衍。他们的情谊,似乎都在岁月的磨砺中渐渐丢失了。

  • 购物台面临改制裁员。甄开放因与外包公司江副总理念不合,在不停的争执中败落。同时,她因长期忙于工作疏于照顾女儿,生活变得一地鸡毛。乐乐在幼儿园玩耍时不小心摔伤,前夫宋明远愤怒指责甄开放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提出要争夺抚养权。辞职后的欧阳严严立即感受到了世态炎凉——他在 KTV 包场竟无一人前来,正在读高二的儿子欧阳博文前来安慰父亲,发现了欧阳的秘密,每天疲于出差及杯晃交错中的他竟然是“地球曲库”。萧晴股票接连失利,低落。而正在上大学的萧春泥,威逼利诱让姥爷萧解放在退学申请书上签了字,立志从此搞音乐创作。

  • 冤家路窄,甄开放去超市买牛小排,与司问渠再次相遇,他报复性地买空了冰柜里的牛小排,甄开放的囤货计划落空。可随后热心肠的她看到司问渠倒车技术超烂,帮着他挪了车。司问渠在尴尬中让出几份牛小排,二人关系有所缓和。萧晴股票被套,整天唉声叹气,萧解放一直想告诉她萧春泥退学的消息,可每每见她丧丧的样子就欲言又止,只好劝她与二位发小多聚聚。萧晴计上心来,决定赴约。三人时隔多年终于聚到一起,可萧晴表面叙旧,却拐弯抹角地推销保险。甄开放和欧阳严严颇为不爽,心直口快的甄开放还爆出了春泥退学的事,三人再次不欢而散。萧晴回 到家对父亲萧解放大发雷霆。

  • 送走小夏,甄开放开始一边找工作,一边照顾女儿,无奈却处处碰壁。甄开放受邀去策划一档新节目,恰好乐乐的幼儿园爆发手足口病,甄开放只能临时赶去接女儿,带着她来开会,乐乐的吵闹声惹怒了制片人,甄开放十分尴尬,顿感茫然无助。司问渠刚分手的前女友邵邵竟然在副机长姚舜君的生日会上向司问渠当众求婚,坚定的不婚主义者司问渠拒绝,邵邵伤心离去。边哭边走出门外的她误将甄开放的车当成专车,上了车就哭诉。甄开放在安慰邵邵中得到灵感,决定先做专车司机谋生。

  • 甄开放意外遇到叫车接女儿的萧晴,两人相顾无言。甄开放希望萧晴替她向父亲隐瞒自己开专车的事。萧晴一口答应,可下车后她见甄开放有零有整地收了她车费,心里不爽,回家后便将这事告诉了父亲萧解放。萧解放瞬间就给甄建国拨了电话。甄建国立马赶到北京,他一来便处处数落甄开放,父女二人从生活观念到生活习惯都南辕北辙,两个人摩擦不断。欧阳严严天天在家无所事事打游戏,赵雅茹心生怨言。欧阳才感受到,这么多年雅茹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他去医院接赵雅茹下班,两人去了二人定情的地方,这时候他们发现,两人的沟通已出现障碍。

  • 萧解放需要手术,血型匹配的甄开放当即献血,萧晴动容,三家人终于找回了以前的感觉。三发小促膝畅谈,萧晴坦言了“丧偶式婚姻”的无助,而甄开放还是以倔强性格死撑,绝不承认以前在婚姻中自己的问题。赵雅茹发现欧阳严严与发小甄开放的来往越来越多,心生疑虑。看着镜子中越发圆润的身影,她深感自卑,也对丈夫更不放心。司问渠的前女友邵邵又找到他,告知自己怀孕了。司问渠陷入两难,他只能暂时将她安顿在家中,自己搬去同事姚舜君家住,邵邵在司问渠家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 甄开放工作中经常要面对各种奇葩乘客,忍耐中也偶有情绪,她深深感到转行做司机的心理落差。这日甄开放送司问渠去超市,见到了陪在司问渠身边的邵邵,恍然大悟,原来司问渠是个渣男。她施计报复司问渠,却无意中发现了司问渠温暖的一面。萧晴和同事姚舜君私交甚好,但一次在就酒吧喝酒时,萧晴发现,姚舜君的语气有些越界,她的内心有被拨动的感觉,萧晴情急之下打电话给甄开放诉说、解围。

  • 甄建国决定留在北京生活,帮甄开放照顾乐乐,但生活习惯上的差异让他俩摩擦不断。甄开放对司问渠疏离,司问渠不解,甄开放索性带着司问渠来到了新生婴儿房外,希望能触动到他。甄开放并不知晓司问渠是由于原生家庭的原因对婚姻有着莫名的恐惧。然而甄开放无意间发现邵邵其实是假怀孕,大惊。邵邵苦苦哀求甄开放保密,甄开放内心煎熬,她告诉萧晴,想让她帮自己拿主意。欧阳严严发现自己被跟踪,盘问之下,竟是妻子赵雅茹雇用的私人侦探!欧阳严严错愕不已,回家后一言不发,希望妻子主动坦白,可赵雅茹仍若无其事,他开始重新审视起自己的婚姻。

  • 三位发小都遇到了生活难题,凑到一起吐槽,一天他们仨在面包房偶遇欧阳严严的前同事苏茜。欧阳严严与苏茜之间似有似无的暧昧情愫被萧晴和甄开放抓包,欧阳严严被迫承认自己的确曾对苏茜动过心。萧解放语重心长地跟萧晴解释那把吉他对萧春泥的重要性,原来春泥从小到大远离父母,一直跟着姥姥姥爷长大,吉他是她思念父母时的精神寄托。萧晴这才意识到自己多年忙于打拼,忽略了对女儿的陪伴,她跑遍京城,终于找回了女儿的吉他,并向女儿道歉,在甄开放的顺水推舟下,萧晴与春泥和好,母女俩一片温情。

  • 甄开放无意中闯进黑车地盘,被黑车司机围攻,在拉扯中本想打电话报警,却不小心按通了司问渠的电话。司问渠听闻急忙赶去,并机智地带甄开放逃离了混乱的现场,甄开放看着司问渠心生暖意,两人关系缓和。苏茜得知欧阳严严默默帮助她搞定了客户,心旌荡漾,发微信约欧阳严严见面。欧阳严严内心波澜,对是否赴约摇摆不定。而后欧阳严严带着赵雅茹和儿子博文去了当初他们第一次约会的烧烤店,他意味深长地强调自己多年来从未变过。赵雅茹心中石头落地,随即找到私家侦探,意图与他了结,两人因酬劳问题产生争执。

  • 司问渠约甄开放吃饭,甄开放犹豫后答应。甄建国弄坏了甄开放约会要穿的百褶裙,父女俩起争执,甄建国愤怒离家。甄开放约会中状况百出,她无比气馁。甄开放回家后看到爸爸做的草菇鸡汤,想起年少时也因裙子和父亲起过争执,她端着鸡汤心生愧疚。甄建国意识到自己好心办坏事了,也感到内疚。欧阳国庆因老伴病情加重,骗欧阳严严说想家,急匆匆赶回古城。欧阳严严察觉不对劲,回古城“突击检查”,得知母亲糖尿病加重。欧阳严严深感不孝,承诺会经常回来看望父母。

  • 司问渠参加高中同学聚会不胜酒力,甄开放开车来接司问渠。回到家楼下,司问渠情不自禁地抱住了甄开放,他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喜欢上甄开放了。欧阳严严和赵雅茹逛街时总感觉有人在跟踪,竟然是之前那位私家侦探!欧阳严严抓住侦探拎到赵雅茹面前,愤怒离开,赵雅茹顿时惊慌。回到家,欧阳严严跟赵雅茹指出自己多年来勤恳工作,为这个家付出了这么多,为什么赵雅茹还是不相信他,两人战火升级。

  • 乘客赵勇峰在行车途中对甄开放动手动脚,甄开放愤怒地将其赶下车,赵勇峰却反咬一口,大喊司机打人,引来路人围观,两人闹到派出所。萧晴跟袁磊摊牌,讨论两人是否要继续这样的丧偶式婚姻。袁磊觉得萧晴小题大做,两人不欢而散。甄开放赶乘客下车的视频被路人拍下放到网上,赵勇峰借机炒作,一时间舆论哗然,网友纷纷人肉甄开放。甄开放也因此被上级司管数落,要求她去道歉,甄开放拒绝。司问渠为甄开放担心,陪她去事发地点附近的商户调监控录像寻找证据,却无功而返。发小都在帮甄开放想办法,欧阳严严想帮助甄开放寻找证据,却不小心向甄建国透露了此事,甄建国终于知道女儿这些天不正常的原因。

  • 苏茜通过钱千皓给了欧阳严严一封情书,欧阳严严左右为难,将信给了萧晴。萧晴下车时,信封滑落在欧阳严严车的座位缝里,没人发现。专车乘客被打事件越闹越大,街坊邻居对甄开放指指点点,连乐乐的情绪都受到影响。甄建国气不过,找到赵勇峰的公司,正好碰见赵勇峰在记者面前颠倒是非,甄建国一怒之下打了他,被送进派出所。为了救出父亲,甄开放带着钱去找赵勇峰和解,赵勇峰却开出天价赔偿款,甄开放无奈决定卖掉房子凑钱。苏茜见欧阳严严迟迟没有回音,便当面表白。欧阳严严拒绝,可在苏茜下车后,忍不住坦露心迹,被私家侦探偷放的监听器录了下来。私家侦探找到赵雅茹,用欧阳严严出轨的证据威胁,赵雅茹听到欧阳严严对苏茜的表白伤心不已,不想竟然发现录音中还有一些别的内容。

  • 看到甄开放被赵勇峰勒索,赵雅茹良心难安,将录音交给了欧阳严严。欧阳严严拿出证据,司问渠也劝服了合子酱,人证物证俱在,赵勇峰终受到法律的制裁。甄开放从派出所接回甄建国,她还特地学着熬了草菇鸡汤,却错把香菇当草菇,甄建国哭笑不得。甄开放深感父亲对自己的包容和照顾,懊悔自己曾经太任性,父女的心在此刻无比贴近。性骚扰事件了结,甄开放终于确认自己对司问渠的感情,两人关系突飞猛进。三家相聚,欧阳博文带来了同学安之遥,来自离异家庭的她对父母十分冷漠,这让甄开放的心里埋下了一根刺。

  • 乐乐的幼儿园举办亲子活动,需要父亲带着孩子参加,宋明远一直加班,无法出席。司问渠表示自己愿意去,却遭乐乐拒绝,甄开放为难。司问渠设法找到宋明远,宋明远随后告知甄开放他会参加,甄开放欣慰。然而第二天宋明远直到活动结束才匆匆赶来,甄开放怒火中烧,不听其解释,两人再生争执,矛盾升级。赵雅茹偶然发现了掉在车里的情书,她化了精致的妆来到苏茜公司,本想大闹一场,在见到人美心善的苏茜后,赵雅茹深感自卑。她回家与欧阳严严摊牌,等儿子考上大学就与他离婚。欧阳严严完全没想到赵雅茹会提离婚,痛苦不已。

  • 赵雅茹向欧阳严严提出“共用房屋协议”,但二人约定不让博文知道。赵雅茹想给博文申请国外学校,而父母是否有稳定职业对孩子留学办签证有影响,赵雅茹要求欧阳严严找工作,欧阳严严不以为然。甄开放抱着乐乐翻看过去的照片,意识到离婚对孩子的影响,继而向宋明远提出和平相处。同时,甄开放和司问渠感情发展顺利,二人拥抱被甄建国和乐乐撞见。没想到乐乐上来就用小手捶打司问渠。甄建国看到这一幕心中担忧,司问渠无奈离开。一日,欧阳博文在路上遇到敲诈,萧春泥和安之遥赶到,打倒了不良少年,闹到了派出所。萧晴和欧阳严严赶到派出所,得知萧春泥下手最重,萧晴心里十分不安,开始查看留守儿童的心理问题,越看越觉得萧春泥不对劲。

  • 甄开放发现甄建国不仅讲话特别大声,而且对她讲的话也常置之不理。,甄开放担心父亲,要带他去医院检查,只好拜托宋明远照顾乐乐。所幸只是甄建国一时大意,把棉签的棉花堵在了耳朵里,甄开放松了一口气。萧晴对照着心理问题的资料观察女儿,觉得女儿的行为很可疑,硬是把萧春泥骗去心理医生处,引起春泥反感。两人大吵一架,春泥控诉父母从小对自己不管不顾,现在却不断干涉,萧晴听了不禁自责心痛,答应女儿以后一定不会这么武断。甄开放见乐乐抗拒司问渠,便约司问渠夜宵,想商量此事。司问渠刚要出门,竟看到自己那消失二十几年的父亲出现在门口,当场愣住,他临时爽约。

  • 乐乐丢了,甄开放崩溃,满世界寻找乐乐。宋明远指责甄开放当妈妈不合格,众人无比绝望。来来回回翻看了监控视频之后,终于找到线索,救回了乐乐。尽管是虚惊一场,甄开放还是后怕不已,她知道,自己与司问渠已经渐行渐远。一日赵雅茹遇到医闹负了伤,欧阳严严十分愧疚,决定重新工作,不料接连碰壁,欧阳严严开始恐慌,担心被社会抛弃。欧阳严严与一家医疗公司的老总见面,对方许诺种种丰厚条件,欧阳严严很高兴,以为可以重回职场,可是转眼这家公司被查封了。赵雅茹奚落了几句,欧阳严严深感挫败。甄建国私下找司问渠,询问他和甄开放将来的打算。司问渠对结婚一事吞吞吐吐,甄建国心下明了,回来劝甄开放多为孩子考虑,甄开放犹豫,想约司问渠谈谈。

  • 接到甄开放消息时,司问渠本欲回电话,可就在此时医院来电,司向前突然病发,正在抢救,司问渠急忙赶去。甄开放没等到司问渠的回应,以为对方默认分手。司问渠从医院出来给甄开放回电话,却已无人接听。萧晴知道自己亏欠女儿,于是对女儿极尽关心,这让萧春泥很不习惯,甚至感到压力。在萧晴干涉萧春泥旅游时,春泥终于忍不住决定要搬出去住,袁磊心疼女儿,悄悄帮春泥租了房子。失恋的甄开放回古城办理拆迁,两个发小陪同;欧阳严严重回职场失败,与妻子的关系一如既往地恶劣;萧晴想要接近女儿,却被孩子认为是在演戏。三个低谷中的成年人开 启治愈之旅。

  • 甄开放、欧阳严严和萧晴在路上遇到老同学,又想起了往事种种,也终于在时隔多年后再次直面三人友情的裂痕——当初究竟为何会分开?原来这一切都与当年的文化宫播音班有关。此刻他们坐在文化宫的台阶上,共同回忆往事,萧晴这时候才终于道了歉,甄开放早已经将这些陈年恩怨抛之脑后,三人一同感慨原来是场误会。他们终于解开了多年心结。司向前病愈出院,与司问渠之间的关系也有了缓和。这天半夜,司问渠突然胃绞痛,司向前见状冒雨出门去给司问渠买药,看着苍老的父亲司问渠内心触动。餐桌上,司问渠替母亲问出那句话——你究竟有没有爱过她。司向前愧疚无比,看着司母的旧物,痛哭出声;司问渠站在房间外,也很揪心。

  • 萧晴身在古城,但已经好几天联系不上女儿,着急不已,后来才明白女儿屏蔽了她。她委屈悲愤,在车上崩溃大哭!甄开放和欧阳严严陪在其左右,三个人互吐心声,互相治愈,三人决心重新出发。回到北京后,甄开放昔日的领导易鹤轩希望她重回电视台工作,甄开放婉拒但心中还是泛起波澜。司问渠回家发现父亲已经离开,只留下一份忏悔信,让他也开始反思自己一直以来对婚姻的恐惧。欧阳严严和赵雅茹已经貌合神离,但在博文面前还是努力演绎着正常的一家三口生活。欧阳严严在家长会上的“奇谈怪论”在学校闹得沸沸扬扬,欧阳博文觉得很丢人,回家质问父母是否要离婚,二人继续演戏圆场,博文失望离开。

  • 萧春泥在咖啡店偶遇一位叫白运杰的男生,两人互生情愫。萧晴去萧春泥的住处看望她,并要求女儿记账,逐步学会经济独立。两人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内心各自暗涛汹涌。航空公司纷纷传言说司问渠要升职,而正在此时,前女友邵邵的父亲突然带领着一群人大闹公司,说司问渠始乱终弃,公司经不住邵邵父亲施压,着手调查此事。司问渠晋升的有力竞争者付奇盛也趁此借题发挥,更增加了司问渠的麻烦。甄开放得知此事后默默地帮忙寻找邵邵,司问渠发现后感到温暖,甄开放矢口否认。这日为了追踪邵邵,两人忙乱中被锁在了楼梯间里。司问渠坦诚了这段时间与父亲的相遇,真情告白,但甄开放想起女儿,犹豫中还是决意回绝。回到家,甄开放彻夜不休终于找到邵邵的新住址,她通过欧阳严严告知司问渠有关邵邵的信息。

  • 司问渠通过甄开放提供的地址找到邵邵,最终邵邵被感化,出面澄清了事件始末。甄开放本以为事情圆满解决,可是没想到邵邵竟然找到了自己,讥讽其配不上司问渠。甄开放气不过,一路冲到司问渠家楼下,恰逢航空公司同事来庆祝司问渠复飞,甄开放看到光鲜亮丽的空姐空少们,一下子备受打击,失落离开。萧晴发现萧春泥行踪有点异常,怀疑她恋爱了,但怕自己搓火与春泥再次闹僵,她想让萧解放出面管教。萧解放嘴上说着不愿意,心里着实兴奋,瞒着萧晴跑去替孙女春泥试探白运杰,竟与白运杰处得不错。三发小在欧阳严严家聚会,欧阳严严说起自己想要开素食火锅店,萧晴表现出兴趣。

  • 欧阳严严一心忙着自己的火锅计划,与发小频繁相聚,竟然记错与赵雅茹的结婚纪念日,赵雅茹这下更加心灰意冷。她突然开始换了一种生活方式,气场全开。三发小和司问渠在欧阳严严家相聚,甄开放直言自己和司问渠已无任何复合可能,一时间气氛尴尬。饭桌上,众人接到苏茜和姚舜君结婚的请柬。萧晴犹豫再三告诉了司问渠邵邵找过甄开放的事,司问渠愕然,便让欧阳严严帮忙将甄开放“骗”到婚礼上,想借机表白求复合。在青岛的婚礼上,司问渠隐藏身份约甄开放楼下餐厅见面。甄开放不知道是谁约自己,下楼后碰巧遇以前电视台的领导易鹤轩,二人聊上了天。司问渠在隔壁包间郁闷地发现自己被截了胡,听得断断续续不清不楚,将二人的玩笑话当真产生误会,他以为甄开放和领导已经郎情妾意,便愤愤离去。

  • 甄开放被婚礼上两人的爱情感动,明白真爱是不惧任何阻碍的,决心去找司问渠敞开心扉,共同面对问题。不料司问渠正陷入情绪之中,没等甄开放说完,就抢先告辞,两人的复合看似无望。从青岛回来后,萧晴找到欧阳严严要拿出五十万参与欧阳火锅店的投资, 甄建国也对欧阳严严的计划特别有兴趣,但甄开放坚决不同意父亲拿自己的养老钱冒险。甄建国悄悄找了欧阳严严,将自己的养老钱给了严严参与投资。

  • 甄开放找到欧阳严严诉说自己的苦恼,欧阳严严丝毫不介意,二话不说就把钱还给开放,这却惹得甄建国不悦。这日在火锅店,欧阳严严突然得知一批高价食材被困运送途中,他因故走不开,只好求甄开放帮忙,甄开放一个人去大家都不放心,司问渠却突然起身,冷着脸拉着甄开放就 走。自从上次青岛一事之后,甄开放和司问渠每次见面都分外尴尬,甄开放心中疑惑为何司问渠突然转变,路途上终于将他不高兴的原因套了出来,两人解开误会,决定一起面对困难,甜蜜复合。

  • 司问渠执行飞行任务时,感觉不明鸟类撞击了飞机发动机,司问渠凭多年经验和敏感的直觉,决定驾驶飞机返航济州岛。机务检查了飞机后并没有发现异常,旅客得知是机长误判导致返航后暴怒,纷纷向航空公司声讨机长。在济州岛的司问渠顶着压力,坚决反对飞机继续起飞,公司只能派来了新机长,欲驾驶飞机回北京,司问渠阻拦无果。飞机平稳降落北京,并没有像司问渠说的那样出事故。甄开放接到失意归来的司问渠,默默陪伴在他身边给他力量,司问渠深受感动,为了不让甄开放担心,他表面上风轻云淡,但内心也充满焦虑,时刻担心飞机的安全隐患,频频做噩梦半夜惊醒。

  • 白运杰在春泥面前心虚不已,他信誓旦旦地保证会向公司请求,跟春泥一起组成组合出道,春泥选择相信白运杰的承诺。欧阳严严的火锅店渐渐露出疲态,开始有企业用户退订餐食,资金周转出现问题。萧晴见欧阳严严不愿承认在经营上的问题,多次向他提出建议,欧阳严严反而怪萧晴质疑他的专业能力。航空公司调查结束,公司解除司问渠的机长职务,责令其向公众道歉,并承认错误。司问渠冷静地接受了公司的处理意见,但仍然坚持公司应该尽快深入检测飞机,否则后患无穷。火锅店的情况越来越差,萧晴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多次催促欧阳严严去索要各种欠款, 可是欧阳严严拉不下面子。加上欧阳严严动辄给老朋友们免单,餐厅的收益大受影响,二人产生巨大分歧。

  • 萧晴考虑很久后决定撤资。她一大早来找欧阳严严,遇到了下楼倒垃圾的赵雅茹。赵雅茹一听萧晴说要撤资,指责她背信弃义,二人大吵一架。萧晴找甄开放哭诉此事,却得知甄开放早已经把甄建国投资的钱撤了回来,负气离去。甄开放百口莫辩,与萧晴的友谊再次降到冰点。在欧阳严严的努力之下,火锅店终于顾客增多,生意渐渐好转。不料晴天霹雳,市政工程通知下达,火锅店的外立面被工程的隔离护栏等包围着,生意一落千丈。此时航空公司孔探检测结果出来,司问渠沉冤昭雪,公司立刻解除了对他的处罚决定。司问渠顺水推舟组局,本是好心,谁知道三个发小在饭局上又吵了起来,闹得不可开交。萧晴重提往事,指责甄开放和欧阳严严对朋友太不仗义,两人合伙欺骗她,她愤怒离席。

  • 此时萧晴收到短信,欧阳严严把五十万投资款还给了她,萧晴心中五味杂陈。甄开放委屈自责。司问渠安慰,他顺势提议,让甄开放参与拍摄他们航空公司宣传视频,甄开放答应。萧解放得知萧晴对欧阳严严的所作所为,心急之下来北京劝阻萧晴,并说出当年一段往事。原来萧解放在下岗一事中承了欧阳国庆很大的人情,萧家本就有愧于欧阳家,萧晴听了心中十分懊恼。甄开放来火锅店找欧阳严严,正好遇到供应商来店里砸店要钱。甄开放阻拦不及被人推倒在地受了伤。甄开放将航空公司给的定金交给欧阳严严,希望能帮他渡过难关,欧阳严严溃败,为了不亏欠火锅店员工和供应商,他典当了自己的手表、汽车等。火锅店彻底倒闭,欧阳严严遣散了所有员工,无比落魄。

  • 欧阳严严关掉火锅店之后陷入人生低谷,闭门不见人,行为怪异,赵雅茹怀疑欧阳严严有不好的念头。易鹤轩注意到了甄开放在微博上十分活跃,向投资人高娜引荐了甄开放,高娜表示可以投资甄开放做自己的工作室。甄开放回家向司问渠和甄建国宣告自己也准备创业了。司问渠听闻表示支持,甄建国却坚决反对。萧晴在关门的火锅店门口想起小时候的事,甄开放和欧阳严严曾经都为了帮助她不惜受到老师的批评,而自己也是在发小的帮助下得以完成梦想,沉浸在回忆中的萧晴感到愧疚不已。司问渠摇身一变成了奶爸,和乐乐非常亲近。眼看甄建国不同意甄开放创业,司问渠劝导甄建国,并表示既然自己爱甄开放,就要支持她做她想做的事情。萧解放也告诉甄建国不该再插手儿女的事情,甄建国了然。

  • 赵雅茹看到欧阳严严前所未有的落寞,去商场退掉了自己报复性消费购买的贵重物品,希望在经济上能帮助欧阳严严。她还找到甄开放帮忙安慰欧阳严严,席间甄开放突然流鼻血。甄建国告诉甄开放支持她创业的决定,甄开放高兴不已。甄开放与开车的同事告别,深感自己经历了这个行业,才是真正接触到了生活的本质。赵雅茹鼓励欧阳严严重新开始,欧阳严严终于看到赵雅茹不同的一面,她在事业上的成功让她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只是现在,他和赵雅茹的关系已经回不到过去了。萧晴左思右想,一直想要找机会找甄开放和欧阳严严和解,可性格使然,她始终开不了口,三个人就尴尬地不再联系。甄开放正式成立“放影”工作室,没想到她第一个采访就困难重重。司问渠主动分担照顾乐乐,不想两人为了孩子教育问题起了争执。

  • 司问渠帮助甄开放搞定了之前没完成的采访,甄开放也理解了司问渠的一番苦心,两人和好如初。欧阳严严还是一直情绪低落,甄开放去找欧阳严严,回忆起小时候,都是欧阳严严用各种奇怪的方式激励甄开放,如今她希望欧阳严严能早日振作起来。赵雅茹惦记着甄开放流鼻血的事,带甄开放去医院检查,甄开放认为自己只是上火才常流鼻血。乐乐越来越喜欢司问渠,不仅和司问渠一起打拳击,还常常把司问渠和甄开放一起画在画里,司问渠由此下定决心,要迈出重要的一步。萧春泥无意中发现了白运杰背叛她的事,才意识到错怪了萧晴。春泥在甄开放的鼓励下,决定参加歌唱节目用才华碾压白运杰。萧春泥在歌唱比赛中完胜白运杰。萧晴看着舞台上闪闪发光的女儿,终于理解孩子长大了就需要放手。

  • 唱歌比赛后,萧晴母女二人和好,萧晴选择放手给女儿足够的空间。身在古城的萧解放发现几天联系不上春泥便赶来北京,两人为了春泥的教育问题大吵起来,还触及了他们父女心中最深的心结。当年,萧晴年纪轻轻执意要嫁给穷小子袁磊,萧解放百般阻挠,最终闹得不可开交。萧晴感言当年父亲不理解自己,盛怒之下萧解放摔门离去。博文宣布自己不打算留学,赵雅茹勃然大怒。甄开放到医院拿检查报告,没想到听闻噩耗,她很有可能得了鼻咽癌,必须通过手术切片来确诊,手术的风险很大,有可能造成永久的智力伤害。甄开放如坠冰窖,恰逢此时司问渠深情款款地跟甄开放求婚,慌乱之下甄开放她忍痛拒绝,匆忙离开。司问渠愣在当场,手足无措。

  • 当所有人都欲关心司问渠和甄开放的时候,欧阳严严收到消息,母亲病危。众人赶到古城,孙剑芳安详地离开了。欧阳严严自责没有好好关心父母,哭得撕心裂肺。萧晴与欧阳严严在这种场合相见,以往的矛盾烟消云散。萧晴拿着存有五十万的银行卡交给赵雅茹,赵雅茹坚持不收,两人都为之前的气话道歉。在古城家中吃饭时,甄建国看到女儿流鼻血一再询问,甄开放随口混了过去。看着替自己担心的父亲,甄开放心中无限难过。甄开放想到当年母亲王宝琴去世时,自己正经历电视台的考核,父亲为了不让自己分心没有通知她,导致甄开放没有见到母亲最后一面,这也是父女俩这么多年最大的心结。甄建国以为甄开放这次会触景生情,可甄开放却称过去的事情早已放下,父女两人在古塔前留念,甄建国不知甄开放心中的痛苦。

  • 回到北京后赵雅茹坚持搬走,欧阳严严心中百感交集。甄开放恳请赵雅茹不要把自己的病情告诉别人,她拜托宋明远多照顾乐乐,并恳请他保密。司问渠得知甄开放情绪异常,匆匆赶来甄开放家询问,却看到她和宋明远紧握的手,司问渠痛苦离去。甄开放开始为自己安排后事,并跟父亲提及养老院的事情。甄建国以为她要把自己送去养老院,一气之下回了古城,甄开放不知如何向父亲解释,只得独自承担痛苦。

  • 欧阳博文约见一位相识多年的网友,却被意外打断,之后那位网友就音讯全无。萧晴忽然接到通知,袁磊所在的动作组拍戏进入深山失联了,萧晴强装镇定的举动被春泥误会,以为萧晴根本不关心袁磊,情绪激动的春泥口不择言,萧晴默默承受。此时剧组传来消息,大部队转移到了山东,萧晴和萧春泥火速赶往山东,春泥看到袁磊狭窄简陋却空荡的房间,更加心痛。

  • 航空公司将在非洲筹建分公司,心如死灰的司问渠主动请缨。司问渠发了告别短信给甄开放,正在做采访的甄开放当场失神,强装镇定。欧阳严严和赵雅茹在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的路上路过一家摄影店。欧阳严严突然提出想补拍一张婚纱照。欧阳严严让化妆师给自己化了一副老年妆出来,他诚恳忏悔自己的过错,表示承诺过要和赵雅茹走到白头,现在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弥补了。赵雅茹泪如雨下,两人深情相拥,久违的爱意和温暖又回来了!

  • 袁磊告诉春泥多年来萧晴不为人知的付出,春泥这才醒悟,她找到萧晴道歉,萧晴却主动承认自己过往给女儿带来的束缚。萧春泥打算重回校园,萧晴鼓励她追逐梦想。萧晴用原本攒给春泥去国外读书的钱,替三家的老人们买了体检卡,三家人的心再次紧紧凝聚在一起。欧阳严严重振旗鼓,开了集健身餐厅咖啡吧于一体的养生馆,打算转行陪伴家人的袁磊也加入团队。三位父亲在生活馆管理甜品店,一段时间后却齐齐找到欧阳严严提出辞职。

  • 赵雅茹无法再隐瞒,她将甄开放的病情告知欧阳严严,欧阳严严大惊,找萧晴商量。得知甄开放的病情及手术风险,三人心情沉重。一直故作坚强的甄开放在发小面前终于流露出脆弱的一面,她放不下乐乐和父亲,同时无法面对司问渠。欧阳严严和萧晴积极劝解甄开放手术,答应替她瞒着甄建国照顾乐乐。发小的付出让甄开放很温暖。甄开放安排甄建国出去旅游,临别前,甄开放害怕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依依不舍

  • 甄开放已经出院在家休养,司问渠寸步不离,悉心照料。肯尼亚发生洪涝灾害,航空公司要派飞机前往肯尼亚撤离中国公民。甄开放鼓励司问渠遵循内心,司问渠感动,再次启程去非洲。临近高考前夕,欧阳博文拿出海军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这让欧阳严严和赵雅茹无比自豪。萧晴和袁磊也结束了丧偶式婚姻,他们不想再错过夫妻间余生的陪伴。甄开放的“放开说”节目越来越火爆,但她却决定遵从内心,她满怀信心地迎接新的挑战。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