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国家孩子 立即播放

电视剧 40集全 热度 2439

地区:内地

导演: 巴特尔(导演)

类型:年代

电视台:中央八套

简介: 1960年,因为自然灾害的缘故,有三千名南方孤儿被送到内蒙古草原,被大爱无疆的蒙古族养父母收养。哥哥朝鲁、妹妹通嘎拉嘎,还有和他们兄妹年龄相仿的毕若水和阿腾花,各有不同的性格,有的豪爽,有的精明,有的温和...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0/共4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60年代初,鲁小忠牵着妹妹鲁小鱼的手,来到一家工厂的后门,他们遇到了一个叫毕若水的小男孩,鲁家兄妹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家,邻居黄师傅得知毕若水是从保育院跑出来的,便将毕若水送回了保育院。黄师傅一家面临着抚养儿女的重负,实在无力收养父母去世已成孤儿的鲁家兄妹征得工厂同意后,他将鲁家兄妹也送到了谢若水所在的保育院。与此同时,一批从内蒙古来的保育员来到了保育院执行国家孩子计划,准备将一批上海孤儿接到内蒙古去抚养,女保育员乌兰其其格就在其中。鲁家兄妹在保育院大哭大闹,毕若水带着他们熟悉这里并认识了叫黄小仙的同龄女孩,这时鲁小忠突然发现妹妹不会说话了。

  • 无奈跟着乌兰其其格回到保育院的鲁家兄妹,在乌兰其其格的劝导下,很快就跟着保育院的同伴们坐上了去内蒙古的火车,黄小仙和毕若水也跟鲁家兄妹同行,这成了他们纠缠一生的缘分。火车开了几天,终于到了内蒙草原,他们被牧民们迎接到保育院,孩子们因为不适应水土,闹起了肚子,乌兰其其格等保育员们精心照料着孩子们,大部分的人都渐渐好了,只有毕若水水土不服医生说这是罕见的过敏症状,要输血抢救,最后满都拉老师的血顺着管子流进谢若水的胳膊里牧民们天天盼着能领养这些孩子,但是苏书记却要求不急着领养,要先把孩子们的身体养好。鲁小忠知道他们将要被这些焦急等待的大人们领回各自的家去。

  • 保育院厨师哈图的儿子宝力根看到正在玩羊拐的鲁小鱼,小鱼的哥哥鲁小忠以为宝力根要抢羊拐跟他打了起来。保育员出来拉架,这时却从宝力根怀里掉出来几张国家孩子才有的糖纸,这些奶糖是国家下发专门给国家孩子们吃的,保育院有严格规定不许挪用占用,宝力根的父亲承认这些糖纸是自己给孩子的,但他没有偷孩子们的糖,只是捡了糖纸,但面对众人质疑,他愤然辞职鲁小忠想学摔跤,大人们说,辞职离开的厨师哈图是这片草原最好的摔跤手。小忠求乌兰其其格带他去找哈图学摔跤,小忠和宝力根不打不相识,成了好朋友。一段时间之后,孩子们身体都调养好了,终于到了可以认养孩子的那一天。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60年代初,鲁小忠牵着妹妹鲁小鱼的手,来到一家工厂的后门,他们遇到了一个叫毕若水的小男孩,鲁家兄妹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家,邻居黄师傅得知毕若水是从保育院跑出来的,便将毕若水送回了保育院。黄师傅一家面临着抚养儿女的重负,实在无力收养父母去世已成孤儿的鲁家兄妹征得工厂同意后,他将鲁家兄妹也送到了谢若水所在的保育院。与此同时,一批从内蒙古来的保育员来到了保育院执行国家孩子计划,准备将一批上海孤儿接到内蒙古去抚养,女保育员乌兰其其格就在其中。鲁家兄妹在保育院大哭大闹,毕若水带着他们熟悉这里并认识了叫黄小仙的同龄女孩,这时鲁小忠突然发现妹妹不会说话了。

  • 无奈跟着乌兰其其格回到保育院的鲁家兄妹,在乌兰其其格的劝导下,很快就跟着保育院的同伴们坐上了去内蒙古的火车,黄小仙和毕若水也跟鲁家兄妹同行,这成了他们纠缠一生的缘分。火车开了几天,终于到了内蒙草原,他们被牧民们迎接到保育院,孩子们因为不适应水土,闹起了肚子,乌兰其其格等保育员们精心照料着孩子们,大部分的人都渐渐好了,只有毕若水水土不服医生说这是罕见的过敏症状,要输血抢救,最后满都拉老师的血顺着管子流进谢若水的胳膊里牧民们天天盼着能领养这些孩子,但是苏书记却要求不急着领养,要先把孩子们的身体养好。鲁小忠知道他们将要被这些焦急等待的大人们领回各自的家去。

  • 保育院厨师哈图的儿子宝力根看到正在玩羊拐的鲁小鱼,小鱼的哥哥鲁小忠以为宝力根要抢羊拐跟他打了起来。保育员出来拉架,这时却从宝力根怀里掉出来几张国家孩子才有的糖纸,这些奶糖是国家下发专门给国家孩子们吃的,保育院有严格规定不许挪用占用,宝力根的父亲承认这些糖纸是自己给孩子的,但他没有偷孩子们的糖,只是捡了糖纸,但面对众人质疑,他愤然辞职鲁小忠想学摔跤,大人们说,辞职离开的厨师哈图是这片草原最好的摔跤手。小忠求乌兰其其格带他去找哈图学摔跤,小忠和宝力根不打不相识,成了好朋友。一段时间之后,孩子们身体都调养好了,终于到了可以认养孩子的那一天。

  • 轮到苏书记领养孩子时,黄小仙冲上前抱住了苏书记的腿,死死不放,苏书记被她感动,认为这是上天赐给自己的缘分,就领养了她,给她取了内蒙古名字叫阿藤花。公社小学校的语文老师满都拉收养了毕若水并为他改名谢若水。她的丈夫是来这里支边的汉族老师,身患重病,常年卧床两个人也没有孩子,谢若水欢天喜地和哥哥妹妹告别,他劝鲁小忠不要再倔强了,还是要有新的家庭,哥哥坚决不肯。乌兰其其格对鲁家兄妹说,自己一定给他们找到最好的额吉和阿爸,有父母的家才是家,没有父母就不叫家。鲁小忠叫上宝力根去草原上骑马抓兔子,宝力根带着他去了危险的“兔子滩”,却在途中不慎马蹄踩进兔子洞。

  • 在途中不慎马蹄踩进兔子洞,宝利根从马上摔下不幸去世了。乌兰其其格很是自责和紧张,苏书记更担心痛失爱子的哈图会迁怒朝鲁,安排乌兰其其格带着他们兄妹先躲到外地去,但悲痛的哈图却提出要收养朝鲁,他说自己是公社最好的马倌,年年拿得都是最高的工分,养活一个孩子不成问题,而且自己的儿子死了,国家也应该赔一个给他,苏书记说要给他换一个,哈图却说我就要他,我的儿子因为他死了,这是上天的安排。

  • 在大家的催促下,哈图给鲁小忠取了一个蒙古名字叫朝鲁,朝鲁不愿叫哈图阿爸,哈图除了管朝鲁吃饭,对他也不理不睬,两个人之间绷着劲,乌兰其其格天天奔波在两个蒙古包间,照顾着朝鲁和通嘎拉噶。甘亮对乌兰其其格一见钟情,说她是这个草原上最漂亮的姑娘,他愿意为了乌兰其其格留在草原,扎根草原,他鼓励乌兰其其格去旗里参加学习,乌兰却说现在有孩子在身边和他们有感情不能离开,甘亮说有感情也不能耽误学习。

  • 朝鲁把吃饭省下的粮食藏在宝力根床铺上的狼皮下,偷偷节省着口粮,准备积攒下来带着妹妹离开朝鲁得知妹妹能说话了,大为高兴,但是当他去拿粮食的时候却愣住了,因为积攒起来的粮食被老鼠偷吃掉了,他们走不了了。乌兰其其格送通嘎拉嘎到公社的小学校去上学,她带着通嘎拉嘎去苏书记家请他写证明批条子,证明她是国家孩子,苏书记痛快地写了证明材料,还将给女儿准备的新书包送给了通嘎拉嘎。

  • 朝鲁性格顽劣,很快在学校成了小霸王,他又不服管教,满都拉老师经常惩罚他,他抓了一只老鼠塞进了满都拉老师家的窗户,想吓唬吓唬她,却不料谢若水病重的父亲谢根杨被吓到,病情加重,满都拉老师气坏了,揪住朝鲁不放,哈图赶来,当着众人的面把朝鲁一顿揍,朝鲁一气之下跑出学校,说再也不来念书了。乌兰其其格带着通嘎拉噶找到他,劝他一定要上学,他却性子执拗,坚决不肯去上学。

  • 朝鲁说要带着谢若水和妹妹回上海,阿藤花偷听到消息,转身去告状,养母搜出了谢若水准备逃走的食物和衣服,她不由分说打了谢若水一顿。朝鲁兄妹和谢若水一起跑向茫茫草原。傍晚的时候,公社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这三个孩子逃走了,他们点上火把到处去找。阿藤花洋洋得意地跟苏书记讲自己怎样假装也要逃走,探听他们消息的勇敢举动,苏书记却突然将她按倒在椅子上打了一顿屁股,苏书记说,我们蒙古族人不搞这些阴谋规矩,既然答应了承诺了,就不能背叛自己的伙伴。

  • 孩子们就这样一转眼长大了,哈图的腿却不知道被谁打断了。朝鲁想去民兵连当民兵,连长徐世铎不同意,说朝鲁阿爸有问题,哈图也不同意朝鲁去民兵连,朝鲁跟他闹起来,哈图还生气了通嘎拉嘎说:“哈图大叔生气不是因为朝鲁要去民兵连,而是因为他不愿意像哈图那样当一个好马倌。”朝鲁很自信,认为自己已经是一个好马倌了,还是去参加了民兵连。徐世铎是个很有野心的支边人员,他要把民兵连当做自己走上政治岗位的跳板,所以向苏书记建议,将国家孩子都收到民兵连来。

  • 几个孩子都辛苦地训练着自己的马,朝鲁争强好胜,一定要亲自驯一匹马,他向父亲虚心讨教终于训好了自己的马,他又带着自己的妹妹通嘎拉嘎去挑马,手把手教她驯马,看见通嘎拉嘎终于亲手驯好了自己的马,朝鲁很替她高兴。徐世铎给乌兰表白,表示会对通嘎拉嘎很好,最终乌兰接受了徐世铎的红丝巾,答应和他在一起。阿藤花偷偷找到通嘎拉噶,一番攀交情谈友谊送礼物之后说出真实目的,她想让通噶将训好的马让给自己。

  • 苏书记亲自请朝鲁代为驯马,得知马匹是由朝鲁训好的,阿藤花却开心不起来。打靶训练让阿藤花的自信心得到了恢复,原来她很小的时候,苏书记就经常带着她去武装部打靶。这是个热血沸腾的时候,一向彪悍的朝鲁却打不好枪,反倒是阿藤花一直领先,她终于出了一口气。朝鲁不服气,拼命训练,而他的刻苦得到了徐世铎的赞赏,便给朝鲁开着小灶。徐世铎与乌兰其其格的关系也更近了一步,在通嘎拉嘎面前摆明了两人的关系,他对通噶拉噶更好了,把她当成未来的女儿一样。

  • 民兵连的汇报演出吸引了众多领导,徐世铎亲自带队,要在领导们面前留下重要印象。最后一项是长途骑马的野战对抗比赛,朝鲁把徐世铎引到了遍布兔子洞的兔子滩,十年前,哈图的儿子就是在这里坠马而死的,马蹄踩进兔子洞,徐世铎从马上摔下来,受伤很重,通噶拉噶用自己学到的蒙医知识,全力以赴抢救着赛马比赛却去了兔子滩的消息传到观看博克比赛的哈图耳朵里,哈图愣住了,哈图要押着朝鲁去公社自首,他要孩子健康成长,不搞歪门邪道。

  • 谢若水的父亲谢根杨常年缠绵病榻,还是没能挺过来,谢根杨老家的亲戚从唐山老家赶来了。养父的亲戚们认为谢若水不是亲生的,他在草原没有后代,所以要扶柩回唐山埋进祖坟,而满都拉却反驳说他们是合法夫妻,谢若水也是合法养子,跟亲生的一样,所以养父的家就在草原,不能离开。经过谈判,让谢若水来做最终的决定,谢若水说父亲生前有遗愿,他虽然喜欢草原,但是始终忘不了故乡,所以自己决定让父亲回故乡唐山安葬。

  • 徐世铎听到通嘎拉嘎和王朝阳在一起的消息后,就去找了王朝阳表示决不允许王朝阳和通嘎啦嘎在一起,因为王朝阳的父亲失踪了。徐士铎告诉乌兰其其格为什么不许女儿和王朝阳恋爱的原因被睡在隔壁的通嘎啦嘎全部听见了。朝鲁要替王朝阳回上海看母亲,同噶却不同意,告诉这是阿爸为了他好。王朝阳心灰意冷,和通嘎啦嘎的关系冷淡了下去,可是双方却又都放不下对方。贾德晨说通嘎拉嘎与王朝阳就像欧亨利写的《麦琪的礼物》这本书中男女主人公一样,都为对方考虑很多。

  • 王朝阳去旗里等妈妈的回信,他妈妈去世了,他崩溃了,他是个没吃过苦的孩子,他开阔的眼界和丰富的知识,还有热情大方等品质,让他在这荒凉之地有了爱情和朋友但是他本身其实并没有那么要强。在关乎人生命运的打击下崩溃,这一刻的他光环尽去,万念俱灰朝鲁、通嘎、谢若水和阿藤花四人将王朝阳埋在了一处朝南的山坡上。苏书记说,这些孩子是毛主席送来草原扎根的现在却死在草原上,自己对不起他们,对不起毛主席,这次事情,谁都不许再提了。

  • 阿藤花对朝鲁说自己过的很苦,都没有大米吃,晚上却在门外莫名看到一袋大米,第二天来找朝鲁问,巴雅尔却一吐舌头跑掉了,原来是巴雅尔喜欢上了阿藤花。巴雅尔告诉朝鲁,阿藤花喜欢的人其实是朝鲁。徐世铎找到被牧区生活折磨得苦不堪言的阿藤花,对她说,她不是苏书记亲生的孩子,她是国家的孩子,徐世铎留下了不少大米和干肉。朝鲁和谢若水听说此事,连忙赶去劝阻,却看到阿藤花喜笑颜开地煮了一大锅好吃的,正美美地享受着,还招呼朝鲁兄妹一起吃,朝鲁沉下脸,打翻了碗。

  • 朝鲁等人虽然不舍阿藤花,还是送她上了火车。这时却接到了电报,阿藤花的大哥死了。通嘎拉噶学习蒙医进步很快,已经可以为牧民治疗些小毛病了,这时,有了一个去旗里参加赤脚医生培训班的机会,徐世铎一番运作,让通嘎拉嘎得到了培训机会,但是不适应牧区生活的阿藤花也把这个学习班看成是改变命运的机会,她恳求通嘎拉嘎把这个机会让给自己,她了解通嘎的个性,知道她吃软不吃硬,通嘎拉嘎果然放弃了。在公社培训期间,阿藤花打着自己是哈图儿媳妇的旗号,蒙骗了看守去看望苏书记,也深得苏书记同房难友的好评。

  • 廉杰对阿藤花很有好感,并对阿藤花开始猛烈追求,阿藤花意识到这是她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她犹豫了,她太期待富足安定的生活了,渴望被呵护被宠爱。这时,她要跟盟里领导的公子好的消息也传到朝鲁耳朵里,通嘎拉噶要去为朝鲁打抱不平,朝鲁并不允许妹妹出面。苏书记要求阿藤花放弃盟领导的公子,阿藤花说吃这些苦难道不应该得到补偿吗?心酸地撸起袖子,露出在牧区留下的累累伤疤,苏书记心生内疚,阿藤花对养父说,我已经长大了,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阿藤花要去盟里成亲了,通嘎一直将阿藤花送上火车,朝鲁却没有出现,回到草原,通嘎看到的是大醉的朝鲁。苏书记重新走上工作岗位后,徐世铎离开这片草原,销声匿迹了。

  • 廉杰告诉朝鲁自己能够给通嘎拉嘎一个上学习班的机会,就这样通嘎拉嘎进入了学习班准备考试,在公社集中起来的学习班上,通嘎与谢若水又成了同学。谢若水用心帮助水平不足的通嘎拉嘎,都是血气方刚青春沸腾的年纪,他们在紧张的学习压力下相爱了。满都拉敏感地看出了谢若水对通噶拉噶的关切超过了一般同学的关系,她严厉地训斥他,高考当前,一切都要让路,两个年轻人表面答应了,但是却无法控制,谢若水的阳奉阴为让满都拉大怒,她把两个年轻人堵在约会的地方,痛斥他们欺骗自己,谢若水放弃了这段初露苗头的感情,通嘎拉嘎的情感再次受到了伤害,她放弃了高考。

  • 苏书记给朝鲁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让朝鲁去相亲,但朝鲁没去,回了自己家,发现了自己的阿爸哈图和安雅在一起了非常高兴,朝鲁搬出了蒙古包,住进了以前的民兵连。他为养父操办着婚礼,把自己积攒的工分全都用上了。另一边,失踪多年的徐世铎回来了。原来当初他一直不服气,到处去告状,没有结果的情况下就四处流浪,终于活不下去,回到家乡。乌兰额吉没有怨恨,这个家庭重新有了父亲。徐世铎他走南闯北开阔了眼界,他摸准了苏书记正苦于牧民经济发展的难题,他找上门去,“三问三答”,侃侃而谈,让本来是坚决不肯批准他的苏书记最终点了头,他们约法三章,一旦徐世铎的办法有效,牧民经济改善,他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

  • 徐世铎带着本大队的人悄悄搞起包牧到户。哈图等人都支持,干劲也高涨起来,大家的日子好过起来,而徐世铎则在此时把位置让给了朝鲁,他要抓住机会去下海经商。乌兰其其格告诉通嘎拉嘎,说谢若水大学毕业了,他写信回来问,如果通嘎拉嘎没有原谅他,他就一辈子不回来了。他们来草原二十多年了。三十二岁的朝鲁来到盟里开劳动模范表彰大会,阿藤花来和他见面,一副生活富足的少妇风韵,她殷勤招待朝鲁,滔滔不绝讲着自己的丈夫正在做的生意,话里话外能听出她丈夫是个能人,很能抓住政策变化,朝鲁却看出她在伪装快乐,他也对阿藤花挂在嘴边的那个什么改革开放不感兴趣。

  • 苏书记带着刚刚大学毕业分配回来的谢若水来现场办公,批评了朝鲁的做法,责令他立刻开始执行公社的文件,开展试点工作,就这样,谢若水在朝鲁人生最低潮的时候再次相遇了。徐世铎又回来了,他向朝鲁传授心得:“我一辈子经历的风浪不小,但是每一次我都能顺风顺水,为什么?沉舟侧畔千帆过啊,你要懂得借势,要审时度势,要顺应国家的气运。”徐世铎也发了电报,要朝鲁和通嘎拉嘎务必多要草场和牲畜,他这些年关注国家政策,敏锐地意识到会发生重大变化,可此时朝鲁却因为“想不通”生病了,来探望病情的谢若水和刚刚为朝鲁看完病的通嘎啦嘎在草原相遇了,谢若水希望通嘎能原谅自己,通嘎啦嘎却狠心告诉谢若水,自己并不难过,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也许只是他给了自己那种久违的,王朝阳曾经给过的温暖。

  • 牧民的生活一下子变得繁忙而富裕,他们要办一次那达慕来抒发快乐,哈图给朝鲁和自己都报名参加了摔跤比赛,他认为朝鲁需要通过胜利重新树立自己的自信。摔跤比赛中,朝鲁成绩平平,他没有因此改变自己的心情,哈图说他是暂时不知道了方向,过几天忙起来就好了,朝鲁为了让朝鲁散心,通嘎拉噶拉着他去邻近牧区的公社看露天电影,看着银幕上放映的电影《牧马人》,朝鲁生出一个念头,要做一个草原上的巡回电影放映员。这对他来说,是一次逃避,也是一次新开始。

  • 一天,谢若水去巴雅尔家里劝他不要再生孩子的事情时遇见了通噶拉噶,和通噶拉噶说了为什么要推进计划生育政策后,通噶拉噶决定帮助他推进计划生育的工作,而这份帮助让谢若水鼓起了勇气,他开始勇敢面对繁琐的基层工作。朝鲁一次次在黑暗中放起《牧马人》、《燕归来》,《海峡》总是不厌其烦地一遍遍重温那些父子重逢的场面,一次次在黑暗里偷偷地擦去眼角的泪花,对遥远的亲人和故乡愈发想念。朝鲁到了黄河边的村子放电影,听人家说河对岸就出了内蒙古了,按照规定他不能去那边放映,但是对岸的人来邀请,许诺给丰厚的钱,朝鲁没有答应,在放电影的过程中,朝鲁遇到了一个对他有好感的蒙古族姑娘图雅,但是朝鲁在犹豫,他在电影中看到了繁华的上海和秀美的江南,他萌生着回到故乡的梦想。

  • 朝鲁处理完事情后在回到招待所的路上遇到了阿藤花,朝鲁因为阿藤花没有借给她钱有些生气,但阿藤花解释了自己取钱需要时间,现在才把钱拿给朝鲁,朝鲁知道自己误会了阿藤花后很不好意思,经过一番交流,两人都对彼此有了更深的了解。一天夜晚,通噶拉噶和乌兰其其格在家里做活,突然听到了怪叫,原来这是谢若水来找通噶拉噶的暗号,乌兰其其格觉得奇怪,通噶拉噶说了两句后就出来找了谢若水,乌兰其其格在通噶拉噶出去后很担心她,就一路跟着通噶拉噶,发现了谢若水和通噶拉噶在一起了。谢若水拉着通噶找了一个地方约会,谢若水说让通噶拉噶把羊拐给他吧,他会好好珍惜的,但通噶拉噶说自己还是要等等。

  • 朝鲁担心通噶拉噶失恋后心情难受,来通噶拉噶家找她,各种逗她开心,乌兰其其格说不用担心通噶拉噶了,通噶拉噶已经不难受了。通噶和朝鲁说哈图打算分一半马给朝鲁,朝鲁说现在他不太想要,但之后做什么他还是很迷茫。朝鲁回家后,盯着放映机他想起了与图雅之间美好的回忆。由于旧放映机还没有修好,朝鲁和通噶拉噶说自己要去把放映机修好,就这样朝鲁再一次踏上修放映机与放电影的路。乌兰其其格看见朝鲁离开,说朝鲁又走了,通嘎说朝鲁心里是有主意了,乌兰问通嘎:难道你想在草原上陪额吉一辈子呀?那你学的医可就白学啦。通嘎说:我现在不也给别人看病嘛。乌兰建议通噶让她开个诊所。

  • 通嘎拉噶故意把毕力格说成是自己的未婚夫,谢若水知道后慌慌忙忙的离开了。乌兰对通噶这一做法非常不认同,让通噶给毕力格说清楚,通噶拉噶说虽然自己现在还无法喜欢上毕力格,但给一点时间,自己愿意嫁给他,毕力格在草原上策马狂奔,十分喜悦。朝鲁一直在各处通过放电影赚钱。图雅在田里干活,和乡亲们说自己之前是去找朝鲁了,以后会嫁给朝鲁。朝鲁放完电影,到旗里买衣服的时候却看见小偷偷赵昌平的信封袋。朝鲁帮赵昌平抓到了小偷,赵昌平为感谢朝鲁,请他喝酒,说可以帮他办理上海户口,毕竟朝鲁和他妹妹就是上海人,可以正大光明地回上海,但是想回上海就不能成家,因为成家后很难迁回上海户口了。

  • 通噶追问朝鲁为什么一定要回去,说上海现在对我们只是一个名字了,朝鲁说我们应该回到上海,通噶之所以还忘不了王朝阳就是因为他是上海人,我们要回到上海去。通噶回家后,思虑再三把羊拐给了毕力格,决定和毕力格结婚。通噶去找朝鲁说自己要结婚的事,朝鲁不同意说另有安排,朝鲁说赵大哥说如果在草原上成交了,回上海就很难了,通嘎说:不难办,因为我根本不想回去!两人不欢而散。通噶要结婚了,但朝鲁却不想参加她的婚礼。

  • 通嘎在朝鲁走之前和毕力格、朝鲁一起到王朝阳坟前,通噶对王朝阳正式告别,毕力格说我和通嘎是不会忘记你的,以后你是我们家的亲人,通噶挖了一些土给朝鲁让他带到上海去。朝鲁和赵昌平一起去了上海,朝鲁在上海的火车上与人发生了冲突,进了警察局,警察这边觉得朝鲁来上海有问题,一直在询问朝鲁。警察在知道自己误会了朝鲁后,给朝鲁道了歉,并开车带朝鲁去上海放映场。图雅突然早产,但难产了,通噶接生不了,要尽快把图雅送到了旗里的医院医治。

  • 朝鲁有了孩子之后,整个人都活过来了。这天阿藤花来找朝鲁,触景生情,和朝鲁说因为丈夫出轨了,自己想离婚,但舍不得孩子。阿藤花的孩子叫托亚,叛逆倔强,朝鲁见到托亚对乌兰其其格大吵大闹,就一把扯过女孩打了她的屁股,乌兰其其格见状制止了朝鲁,女孩哭着跑了出去。通噶拉噶找到跑出去托亚,给她讲了朝鲁这个舅舅当年两次打她妈妈的故事。阿藤花问朝鲁为什么打托亚,却没想到朝鲁还是在护着自己,这时候她决定回去离婚。

  • 哈斯其其格和谢若水的关系一直不太好,这天哈斯其其格晚上回来谢若水家中吃饭,对谢若水说在旗劳动局给他联系了个科长的职位,谢若水说再考虑一下。满都拉想让哈斯其其格赶快生个孩子,就和谢若水说让他接受哈斯其其格的建议去旗里劳动局工作。谢若水虽然不想去,但拗不过自己的母亲,还是答应去了。阿藤花来看望徐世铎,和通噶拉噶聊了几句,才知道阿藤花离婚后又下岗了,自己独自抚养托亚压力很大,为了能好好养孩子就去做了保险行业,通噶拉噶得知了阿藤花现在的情况,决定给全家都买上保险。

  • 朝鲁和毕力格一起去了良种畜牧推广会,毕力格告诉朝鲁那一头阿尔巴斯白绒山羊很好,朝鲁说就要这头种羊了并把这头羊买了回来。通噶拉噶要去盟里考医学院,就和阿藤花一起回了家,通噶看见阿藤花现在住的地方很心疼她。朝鲁和哈图商量让他别养马了,养马亏本,以后养山羊吧。哈图心中舍不得马,但还是答应了朝鲁。朝鲁来找乌兰其其格要阿藤花的地址,打算把之前阿藤花给自己的钱寄回去给她,顺便说起了自己要养羊了。徐世铎听见后也心动了,让乌兰去问问朝鲁他养的是什么羊。

  • 朝鲁审问阿藤花这个回扣怎么回事,阿藤花说回扣自己拿了,自己要挣钱养女儿,朝鲁思索再三决定自己把这个锅顶下来,说是自己拿了这些回扣,谢若水十分生气。谢若水为了对保险这事负责任,决定调去基层。哈斯其其格知道后十分生气,与谢若水大吵一架,谢若水想与哈斯其其格离婚了,因为他对哈斯其其格没有感情,心中还是惦记着通噶,他认为不能这样一直错下去了,他想为自己活一次。通噶知道朝鲁为阿藤花背了黑锅,就去找阿藤花理论。

  • 谢若水来到牧民家中要求牧民交税,结果牧民不愿交,说自己在忙着,谢若水说自己帮牧民办事,让牧民尽快把税交上。谢若水回到住处,发现哈斯其其格在等着他,哈斯其其格向谢若水坦白自己喜欢谢若水,不想和他离婚。阿藤花在公社开起了保险代办点,通噶来帮她打扫屋子,两人聊了几句,阿藤花说想找谢若水为当年的事道个歉。朝鲁想将家搬到了旗里,正好他弟弟也要到旗里上高中,他们在旗里把房子也买好了,但哈图不舍得草原,也不舍得自己养的马,最终还是搬去了旗里住。

  • 谢若水来通嘎诊所治疗,说举报朝鲁自己没有私心,是因为朝鲁做的是违法行为才这么做的,同时也是为了保护草原。朝鲁和徐世铎说在草原上不能开煤矿,徐世铎十分生气,十年后,一天,因为哈图生病了,通噶来找朝鲁,发现朝鲁还在赌博十分生气,要让朝鲁戒赌,朝鲁答应了。朝鲁要回旗里,阿藤花就让朝鲁顺便带上了自己。哈图要过生日了,朝鲁准备为哈图风风光光的搞一次寿宴,好好感谢一下养父的养育之恩。

  • 朝鲁决定关停草场,满足哈图的遗愿。朝鲁不能养羊了,就想着开发成一个旅游的地方。朝鲁印了一些广告单,想打打广告。阿藤花见他把宣传单贴墙上,说这没有用,没人看的,告诉朝鲁要去旅馆这些地方才有用。阿藤花对朝鲁说自己喜欢他,朝鲁顾左右而言他,说起了要找其他的国家孩子,阿藤花说这事就交给她办了。很快,阿藤花就找到了一部分当年的国家孩子。阿藤花提议组织国家孩子寻亲团到上海寻亲,通嘎拉噶欢呼雀跃,朝鲁却不想去,他在妻子坟前曾发过誓言此生再不去上海。

  • 在回上海的途中,他们看见了油菜花,都触景生情的哭了。几人到了上海后先去到了福利院,这时候接到了谢若水的电话说自己机票改签了,晚点到上海。国家孩子们转完了福利院后,坐上车后大家都说再次回到这里后已经不怨恨自己的父母了。晚上,朝鲁接到谢若水的电话,谢若水说自己考虑了很久不打算来上海了。通噶拉噶和朝鲁来到上海,坐出租车寻找带有烟囱的老宅子,发现上海的变化很大,很难找到原来的住处,通噶拉噶和朝鲁找了一早上都没找到,这时候谢若水根据之前的一些线索找到了朝鲁和通噶拉噶的家就急忙打电话给朝鲁,把门牌号告诉了朝鲁。

  • 朝鲁和谢若水在外滩上聊天,谢若水说上海的一切自己都了然于心,上海的地图都背下了,自己现在对找到自己的父母有些忐忑。朝鲁他们一群国家孩子在酒店举办了寻亲大会,在放映幼时照片时,索不登其其格找到了她的父亲。阿藤花的六哥知道国家孩子来寻亲,就来找阿藤花,阿藤花因为一些误会并不愿意认他,六哥解释了事情原委后,阿藤花还是不愿意认,六哥不解,不懂为什么阿藤花还是不愿认他。阿藤花知道是亲人为了找到她受了很多苦,也知道家人每年再找她。

  • 谢若水的亲生父母来找了他,谢若水的母亲为了谢若水能活下去无奈之下才把他送到了福利院。谢若水的父母想第二天和谢若水吃个饭,告诉谢若水想让他回上海工作,谢若水不知道怎么办,就打电话给哈斯其其格问他应该怎么选择,哈斯说不同意谢若水回上海,这下谢若水心安了,因为自己也不想离开草原。朝鲁看见谢若水和阿藤花都找到了亲人,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亲,心中感慨万千。虽然阿藤花和谢若水都找到了自己的亲人,但都决定回到草原,不留在上海,他们的亲人也都理解他们要回草原的决定。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