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欢喜盈门 立即播放

电视剧 38集全 热度 3086

地区:内地

导演: 韩兆

类型:剧情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安徽卫视

简介: 转业军人牛向前誊,主动放弃省直机关副处长的职务bai,回到家乡竞选村主任。带领村民建设“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社会主义新农村。他的想法与做法遭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阻力。牛向前...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8/共3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响堂山村水秀山清,风景如画,住着一群渴望富裕、勤劳纯朴的村民。村主任田茂山年近六十,已经连任两届,是响堂山村公认的领头人。周镇长来到村委会,告诉田茂山新一任村主任的候选人不光有他,还有会计于进海,以及一个强劲的对手。田茂山不当回事,自诩还能连任。这时车向前出现,这个强劲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田茂山的女婿车向前。田茂山不能理解车向前放弃省里机关的工作机会,居然要回村跟自己争村主任。田茂山来到女儿田晓梅和儿子田满仓合开的小超市,跟并不知情的女儿发了一通火,再三嘱咐田晓梅,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车向前回省城报道。

  • 于进海向刘贵祥表明来意,希望刘贵祥支持自己当村主任。在刘贵祥的有意引导下,于进海信口开河,说田茂山思想落后,毫无竞争力,有信心把这个前浪拍死在沙滩上了。田茂山于听到于进海两面派的话,气得冲出来与他对峙,斥责于进海忘恩负义。于进海自知捅了马蜂窝,只得努力自圆其说,私下告诉田茂山自己对他忠心耿耿,之所以当着刘贵祥的面胡说八道,纯粹是为了探对方的口风,并口头承诺退出选举求得原谅。田茂山对他半信半疑。杜玉珍的儿子王志杰农业大学毕业回乡后谈了个城里姑娘,失恋后整天萎靡不振,状态令人担心。

  • 常立杰的媳妇却在好菜好酒款待常立杰,夸赞老公天生就是当村干部的料,“妻管严”常立杰见媳妇儿对自己这么恭敬,反而紧张起来,有点消受不了。杜玉珍思考一番,还是想辞去妇女主任,车向前问她原因,杜玉珍表示家里的事太麻烦,尤其是儿子的状态让她无法专心,向车向前全盘托出儿子失恋的事。车向前为了让杜玉珍安心工作,特意来找王志杰谈心,用训练士兵的口吻告诫王志杰:因为失恋就萎靡不振,压根不像一个男人,还对志杰说,自己当兵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你这种怂包,这是生在了和平年代,要是打起仗来,你绝对是第一个当逃兵的人,王志杰听了忿忿不平。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响堂山村水秀山清,风景如画,住着一群渴望富裕、勤劳纯朴的村民。村主任田茂山年近六十,已经连任两届,是响堂山村公认的领头人。周镇长来到村委会,告诉田茂山新一任村主任的候选人不光有他,还有会计于进海,以及一个强劲的对手。田茂山不当回事,自诩还能连任。这时车向前出现,这个强劲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田茂山的女婿车向前。田茂山不能理解车向前放弃省里机关的工作机会,居然要回村跟自己争村主任。田茂山来到女儿田晓梅和儿子田满仓合开的小超市,跟并不知情的女儿发了一通火,再三嘱咐田晓梅,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车向前回省城报道。

  • 于进海向刘贵祥表明来意,希望刘贵祥支持自己当村主任。在刘贵祥的有意引导下,于进海信口开河,说田茂山思想落后,毫无竞争力,有信心把这个前浪拍死在沙滩上了。田茂山于听到于进海两面派的话,气得冲出来与他对峙,斥责于进海忘恩负义。于进海自知捅了马蜂窝,只得努力自圆其说,私下告诉田茂山自己对他忠心耿耿,之所以当着刘贵祥的面胡说八道,纯粹是为了探对方的口风,并口头承诺退出选举求得原谅。田茂山对他半信半疑。杜玉珍的儿子王志杰农业大学毕业回乡后谈了个城里姑娘,失恋后整天萎靡不振,状态令人担心。

  • 常立杰的媳妇却在好菜好酒款待常立杰,夸赞老公天生就是当村干部的料,“妻管严”常立杰见媳妇儿对自己这么恭敬,反而紧张起来,有点消受不了。杜玉珍思考一番,还是想辞去妇女主任,车向前问她原因,杜玉珍表示家里的事太麻烦,尤其是儿子的状态让她无法专心,向车向前全盘托出儿子失恋的事。车向前为了让杜玉珍安心工作,特意来找王志杰谈心,用训练士兵的口吻告诫王志杰:因为失恋就萎靡不振,压根不像一个男人,还对志杰说,自己当兵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你这种怂包,这是生在了和平年代,要是打起仗来,你绝对是第一个当逃兵的人,王志杰听了忿忿不平。

  • 车向前很快投入工作状态,跟常立杰一起查村里以前的账目,要求于进海找上任村委会委员在收据上签字,于进海趁机提出连任村委会会计的想法,车向前表示考虑后决定。于进海找到田茂山签字,田茂山故意刁难,强迫于进海监视车向前的一举一动,并随时向他汇报,于进海面露难色,在田茂山的胁迫之下,于进海不得不答应给他做卧底。王志杰被车向前的一番激励唤醒,杜玉珍看到儿子的改变很是欣喜,答应车向前干好妇女主任。杜玉珍上任第一件事,就是配合车向前敲打于进海。杜玉珍故意放出风声,说于进海工作不规范,在村民中的口碑不好,准备改用田满仓做村里会计。

  • 孟珊无意间打碎了王志杰的陶瓷存钱罐,里面竟然有一封半敞开的情书。好奇之下,孟珊将情书打开,原来这封情书是王志杰的前女友写给他的。孟珊又来到超市,田满仓被年轻貌美的孟珊深深吸引,得知她是新来的副主任后满仓赶紧献殷勤,自我介绍一番,向孟珊表示好感,孟珊却冷漠回应。王志杰来找车向前举报孟珊,说她目的不纯,是下乡来镀金的。车向前认为他对孟珊有偏见,有意绕开话题。其实车向前对王志杰早有打算,希望他能带头在村里开展无土栽培技术。王志杰不喜欢养鸭子,而农业是他的对口专业,在一番畅谈之后,车向前表示要大力支持他,王志杰感到兴奋的同时也感到很有压力。

  • 杜玉珍跟儿子商量,要给他介绍个对象,这个人就是刘晓菲。杜玉珍认为刘晓菲要模样有模样,要人品有人品,家庭条件也好,与王志杰十分般配。王志杰却回应与刘晓菲没有感觉。杜玉珍将儿子的态度转告给刘贵祥,刘晓菲得知后非常失望。另一边,车向前带孟珊去医院检查,故意联合医生吓唬孟珊,说她的伤情严重,若不及时治疗,将来可能会截肢,说着就要准备进行手术,还拿出了超大号的针头。孟珊被这阵势吓到,这才说出了自己装病的实情。从医院出来,孟珊主动向车向前道歉,表明自己只是不想爬山。

  • 田茂山主动约杜玉珍吃饭,想找她诉苦,杜玉珍却转头约了刘贵祥。农家乐饭桌上,三人相聚,田茂山跟刘贵祥看到对方都很惊讶,转身要走。这时,杜玉珍制止两人,声明这是自己设下的局,就是要他们坐在一起,好好商量田茂山入股水泥厂的事。饭桌上,田茂山跟刘贵祥对峙,杜玉珍充当和事佬,在两人之间努力劝和。田几番争论之后,田茂山决定去水泥厂上班,刘贵祥也同意给他个总经理当。田茂山进厂后各种矫情,要大平米的办公室,要待遇,一副领导做派。一方面田茂山改不了领导的脾气,另一方面他视刘贵祥为情敌,故意给他难堪。

  • 苗大地没地方住,车向前把苗大地领回了自己家。杜玉珍好不容易劝好了田晓梅,田晓梅早早关好了店,准备回家给车向前做饭。一进门却发现车向前带着人人嫌弃的苗大地回来了,还要住在家里,田晓梅又与车向前发生矛盾,气上心头,转身离开。田茂山得知苗大地居然住进了女儿家,气冲冲跑去找车向前算账。苗大地对田茂山振振有词,说你不是主任了,也就管不着我了,我只听车向前的。苗大地的态度使田茂山更加生气,田把二人赶走,车向前和苗大地只好抱着被子回村委会办公室睡觉。

  • 住在王志杰家中的孟珊,不下心摔碎了培育幼苗的营养液,志杰又心疼又生气,二人又发生争执。田晓梅接到酒店的通知,把超市和女儿交付给弟弟田满仓之后,没有告知丈夫车向前,就坐上了开往城里的大巴车。田晓梅开始在酒店从事客房保洁的工作,心里赌一口气,不靠丈夫也要在城里混好,车向前给她打电话,她挂掉了。另一边,忙了一天的车向前半夜去看望女儿茜茜,却被田茂山挡在门外。王志杰为了让孟珊离开自己家,想要吓唬孟珊。志杰让田满仓去抓蛇,谎称用于制作营养液,不明就里的田满仓照做。随后王志杰又指示田满仓把抓来的蛇放进了孟珊的抽屉里,想把她吓跑。孟珊果然被吓得要死,把此事告诉了车向前。

  • 刘桂花发现饭店里丢了两百块钱,而且厨房里的鸡翅、鸡腿都不见了。服务员金枝主张报警,苗大地制止,称就算警察来了,也不一定能抓到小偷。刘桂花、于进海都怀疑苗大地有猫腻,于是暗中观察,最终当着车向前的面将苗大地揭发。几人发现苗大地从垃圾堆中翻找出一个黑色塑料袋,里边装着饭店里丢失的食物,车向前还在苗大地的鞋垫下找到刘桂花丢失的来那个百块钱。人赃俱获,苗大地无力辩解。于进海和刘桂花气急败坏,要严惩苗大地,车向前替苗大地求情,说人是他带回来的,也是他推荐来农家乐工作的,现在苗大地犯了错,他感到十分愧疚。最终车向前发话,不能让苗大地继续干下去了,要引以为戒,立马走人。送走了泼皮户苗大地,于进海夫妻这才松了一口气。

  • 车向前带着常立杰去水泥厂调研,先找车间主任,工人告诉他,主任去医院看病了,得了尘肺病。车向前发现,不少人都得了尘肺病。他又到现场去看,发现水泥厂周围的植物都被厚厚的白色粉尘所覆盖,这让他很忧心。田茂山在水泥厂门口碰见了车向前,车向前表明来意,因为得知很多工人得了尘肺病,所以过来看看。田茂山十分不屑,摆出总经理的样子,认为车向前是摆明跟自己作对,三言两语把他轰走,二人冤家路窄。车向前进城找到呼吸科专家钱有福,了解尘肺病的情况,钱有福介绍尘肺病主要的患病因素是由于吸入了一些致病的粉尘,使得患者肺部受到了严重损伤,这种病会使患者会产生憋气、咳嗽的症状,病情再继续发展会使患者丧失劳动能力,呼吸日渐困难,最后因呼吸衰竭而死亡。

  • 车向前精心策划了一场群众活动,每个参与者都会得到一份礼品。消息传出,全体村民无不响应。到达后,村民才发现奖品只是一个口罩,所谓的“活动”则是一个知识讲座。车向前为了这个活动,特意从省医院请来了专家钱有福。专家讲述了石末粉尘对人体的危害,车向前趁机指出村中一些水泥厂工人,他们的身体已经或多或少出现了尘肺病的症状,情况不容忽视,全体村民愕然。 车向前召开村委会研究水泥厂的污染问题,村委会成员众说纷纭。车向前力排众议,与村委会达成了统一意见:关停水泥厂。村委会下达了命令,限水泥厂三天内关停。车向前让常立杰去通知刘贵祥,但于进海主动要去,他想借机报复之前刘贵祥对自己的言语侮辱。

  • 车向前忙于工作,晓梅在城里上班,女儿茜茜成了小皮球,今天跟姥爷田茂山住,明天又去找舅舅满仓。苗大地没了工作,开始游手好闲,不仅拿着死苍蝇去刘桂花的农家乐吃霸王餐,又到田家超市去赖皮赊账。为了报复刘桂花,他还故意堵刘桂花家的锁眼。车向前得知后找到苗大地盘问一番,苗大地不承认,车向前谎称可以查看监控录像。苗大地害怕,赶紧承认了。田茂山游说杜玉珍辞掉妇女主任,给他当秘书。杜玉珍对他讲水泥厂的污染危害性,田茂山不以为然,认为是车向前故意夸大其词。另一边,刘贵祥让女儿晓菲查阅一下怎么治理水泥厂的污染,晓菲告诉他,要彻底治理就要给水泥厂装上一个大罩子,大概要花三个多亿。

  • 苗大地来到杜玉珍的鸭厂工作,发现王志杰将仓库上了锁,他好奇地捅开了锁头,发现里面有很多器皿和各种液体,都是王志杰在研究的东西,他不明就里偷喝了几口。车向前给妻子晓梅打电话,劝说她回来,晓梅拒绝,听到车向前要关掉水泥厂,晓梅认为车向前是故意为难父亲,生气挂断了电话。苗大地吃了王志杰偷偷栽培的种子,开始闹肚子,给满仓打电话,让满仓带他去医院,满仓没有理他。常立杰想要修好村委会的旧功放机,于进海跟他打赌,如果他修好了就请他吃饭。常立杰修着修着,功放机冒了烟,他央求妻子给他一千块,给村委会买一台新的功放机,妻子认为他是烧包,骂了他一顿。常立杰只好又来找满仓借钱,给满仓打了欠条,拿着钱去买了一台一模一样的功放机,还扣上了原来的旧壳子,佯装自己修好了机子。

  • 周镇长提出水泥厂要有整改方案,否则不得开工,并表示愿意帮刘贵祥去协调提前终止送货合同,车向前劝刘贵祥把眼光放长远,环保是大计。刘贵祥无可奈何。周镇长走后,田茂山和刘贵祥相互埋怨。刘贵祥召集厂子里的几个主力开会,让他们每人盯住村委会的一个人,有任何情况向他报告,并把这次行动命名为“绝地反击”,对经营水泥厂仍不死心。满仓给正在酒店工作的姐姐晓梅打电话,称父亲住院了。晓梅赶紧回村,看到弟弟,满仓夸张地告诉姐姐,父亲吐了血。晓梅急急忙忙回到父亲家中,田茂山装病,对女儿哭诉一番车向前的大逆不道。晓梅不明真相,回到自己家中,见到丈夫,气愤地给了车向前一个耳光。

  • 刘贵祥的手下孙树林等人继续监视村委会人员的一举一动,并随时给刘贵祥通风报信,刘贵祥在水泥厂带领工人偷着开工,只要村委会的人不知道,他就继续干。田晓梅让车向前等父亲入股水泥厂的钱退回来,再关停水泥厂,车向前不同意,二人争吵,闹的很僵。田晓梅决定回城,田茂山对女儿嘱咐一番。女儿茜茜舍不得妈妈走,并透露给妈妈其实她也回过爸爸家。车向前发现村路上有车轮碾轧过的痕迹,还有一些粉尘,去水泥厂查看,刘贵祥早得到消息,假装在椅子上喝茶,等车向前走了,就吆喝工人继续开工。在部队练过侦察的车向前明白了刘贵祥的诡计,回到村委会告诉大家咱们都被跟踪了。

  • 孙树林向车向前道歉,不该听从刘贵祥的指令跟踪村委会成员。水泥厂的工人们陆陆续续放下工具,离开了厂子。杜玉珍夸赞田茂山,田茂山很受用。而懊恼的刘贵祥跟女儿发生了争执。刘贵祥让女儿拢拢账目,预备钱给工人们发工资和奖金,称不能亏待辛苦多年的员工,并着手卖掉水泥厂的设备。刘贵祥仿效车向前,也来广播台发表演说,告诉工人三天内来领钱。关掉水泥厂的刘贵祥,意味着要赔偿大额违约合同。刘晓菲央求车向前帮忙。田茂山一早来找刘贵祥家讨要自己的工资,刘贵祥讥讽他那天的豪言壮语都白说了。田茂山跟着刘贵祥,不给钱他就不回去,不管刘贵祥上厕所还是看电视,他都跟着,耗了大半天。

  • 苗大地盛情邀请车向前吃饭,感谢车向前对自己的帮助,款待车向前的是苗大地在杜家鸭厂偷拿的鸭子。车向前有所怀疑,苗大地不承认,说鸭子是在集市上买的。正说着,杜玉珍给车向前打来电话,告诉他孟珊失踪了。车向前发动村委会成员一起找孟珊,苗大地也跟着一起找,寻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找到,王志杰不以为然,认为孟珊又不是小孩子。杜玉珍告诉儿子,孟珊住在自家,对她要负责。另一边,常立杰急忙去广播寻人,于进海、满仓等人听到广播也都出来帮忙。刘贵祥和田茂山已经喝醉,在刘家饭桌上沉沉睡去。在响堂山上悬崖边,大家终于找到了熟悉的身影,看到了泪流满面的孟珊。

  • 刘贵祥差遣女儿晓菲来告诉杜玉珍他生病了,想看看杜玉珍是不是像关心田茂山一样关心自己。杜玉珍提了水果来看望刘贵祥,没想到田茂山先到刘家一步,提着一瓶酒来找刘贵祥继续谈还钱的事。刘贵祥正在赶田茂山走,见杜玉珍来了,赶紧装病,显得很虚弱,田茂山也跟着杜玉珍进了刘家的门。刘贵祥努力扮演难受的样子,同样装病有经验的田茂山告诉杜玉珍,刘贵祥是装的。刘贵祥差遣田茂山给自己端茶倒水,又让杜玉珍给自己喂桔子,杜玉珍不喂,田茂山就给刘贵祥嘴里塞桔子。

  • 车向前来到家工程公司帮刘贵祥谈解除违约合同的事,对方老总邓兵是个军事迷,得知车向前是个军人,要跟他比武,车向前一招赢了邓兵,邓兵佩服,同意解除合约。刘贵祥和田茂山也来周边考察,溜达一圈饿了,两个人去吃饭,田茂山发现北京烤鸭非常美味,一口气吃了两只,结账的时候发现一只要卖一百多块,利润可观。车向前又去找另一家不肯解约的黄总,黄总在陪客户喝酒,正招架不住,黄总对车向前提出条件,只要车向前能帮忙陪酒,就答应解约。晚上,车向前喝得醉醺醺,来酒店找晓梅,晓梅并不明白他是为了工作才喝了这么多酒,埋怨车向前。刘贵祥和田茂山考察回来,受到启发,商量着把村子里的鸭厂全部买下来,成立养鸭集团。

  • 刘凯旋找王忠厚求情,保住了王淑英的工作。王淑英认为晓梅很无情,跟晓梅闹翻,并质问她也违反了酒店规定,隐瞒了已婚,晓梅无话可说。满仓向王志杰探虚实,志杰表示对孟珊毫无兴趣,只想让她尽快搬走,满仓表示会帮助志杰。夜晚,满仓披上白布单、戴上面具,在孟珊的窗口装神弄鬼,想要把孟珊从杜家吓走,却正好碰上车向前,满仓落荒而逃。满仓逃走后,车向前来找孟珊谈心,希望她振作起来,用事实证明自己可以过的更好。孟珊表示想回村委会去住,车向前同意。在车向前的努力帮助下,刘贵祥终于解除了水泥厂的违约合同,和田茂山一起,决定兴办鸭厂,响亮的鞭炮声中,“茂祥养鸭集团”挂牌成立了。

  • 王志杰的种子终于在营养液里发了芽,他兴奋极了,大晚上跑来告诉车向前,车向前告诉他这芽就好像响堂山的希望。一大早,相亲大会隆重召开,几个村的单身男女都来凑热闹,车向前举着话筒主持。晓菲对志杰情有独钟,志杰却只顾着聊他的无土栽培。几个中年妇女围着刘首富刘贵祥献媚,刘贵祥却赶紧对杜玉珍示好。相亲大会结束后,车向前跟几个村委会成员总结成果,车向前特别询问苗大地相亲成功没有,结果没人看上苗大地。杜玉珍提议把李二姐介绍给苗大地。车向前还对大家说,他要去跑投资支持王志杰的无土栽培种植,建设基地。杜玉珍偷偷告诉车向前,千万不能去帮志杰拉赞助,更不能建基地,因为志杰研究的营养液根本没成功。

  • 孟珊从杜玉珍的口中得知王志杰因营养液的事在颓丧,就去找王志杰,想要劝解他,王志杰向孟珊发脾气,骂她是扫把星,孟珊嘲笑志杰自暴自弃,难当大任,二人争吵。孟珊走后,志杰一人在河边沉思,回想着孟珊对自己说过的话,虽然刺耳却很在理,他暗下决心,绝不轻易认输,再次恢复了斗志。见到儿子再次投入到农业研究中,杜玉珍感慨孟珊的以毒攻毒还真管用。晓菲向父亲刘贵祥提出给自家鸭子身上绑二维码,提高销路,并联系上了城里的饭店,刘贵祥找田茂山商量增加鸭厂的投资,把鸭厂干大干强,田茂山提出带领村民们一起致富。渴望致富的村民们纷纷响应。

  • 深明道理的杜玉珍把存折交给刘晓菲,表示赎回卖给刘贵祥的鸭厂,不让刘贵祥吃亏。刘贵祥得知后很感动,表示不要杜玉珍的钱,女儿刘晓菲说落父亲天真,刘贵祥却说这代表了杜玉珍对自己的一片真心,让女儿去把存折还回去。村民们议论纷纷,焦虑鸭厂真的被关闭。孙树林给刘贵祥带来一份村民们要求罢免车向前的联名信,上面有村民们密密麻麻的手印和签名。田茂山也把周镇长请到了村子,想解决掉车向前的村主任职务。与此同时,并不知事态严重的车向前正在向村委会成员讲解他的设想,他拿出一张设计图,准备将响堂山打造成一个美丽的特色风情山村小镇,并起名为“响堂水镇”,如果水被污染了,水镇的根就没了。

  • 一番较量之后,刘贵祥终于同意退还村民的钱,他打开个钱箱子,对大家说,他想明白了,关闭鸭厂,但他当初承包收购鸭厂也花了不少钱,他的损失很惨重。车向前挺身而出,替刘贵祥说话,让大家把刘当初收购鸭厂的钱还给刘。常立杰带头撕掉了自家欠条,刘桂花、金枝等人也都纷纷撕掉了欠条,表示不让刘贵祥还钱了,晓菲拿出杜玉珍给她的存折给大家看,几个当初被收购的鸭厂厂长面面相觑,表示把损失还给刘贵祥,村民们也都拿到了退还款。杜玉珍被刘贵祥的大义感动,陪他喝酒。车向前带着水果来讨好田茂山,被田茂山轰走。车向前又交给小舅子满仓一沓人民币,让满仓去给田茂山办生日酒。

  • 鸭厂被贴了封条,杜玉珍不舍,拍照留念。关闭了鸭厂,车向前提出,污染问题得从源头解决,他打算在村子里安装一些垃圾箱,实行垃圾统一堆放,集中处理,并设立起到监督作用的“红黑榜”。垃圾桶很快分布到位,“红黑榜”也设立在了村子最显眼的地方。这些举措让村民们一时间难以适应,大家议论纷纷。李二姐和苗大地在田地里劳动,李二姐忽然被毒蛇咬伤,苗大地赶紧用嘴帮她吸毒,还把她背到卫生所看病。车向前给苗大地封为“桶长”,让他监督大家按指定地点扔垃圾,乱扔的就用手机拍下来,在红黑榜上曝光,并给了苗大地一千块钱。苗大地感恩车向前处处帮着自己。

  • 车向前召集开会,提出招商引资的想法,要把有实力的企业和公司请到响堂山,帮助他们一起致富,还说如果谁能给响堂山拉来资金,村委会将重重有赏。常立杰跟于进海为了获得招商引资的机会,在暗中使劲。最终,于进海通过妻子刘桂花联系上一个亲戚,据说是影视圈有名的导演,可以拉到村里拍电影,在全国起到宣传效果。车向前表态,只要真对响堂山的发展有利,他就会全力配合,大力支持。

  • 车向前带着村委会跟剧组成员见了面,导演唐大刚告诉车向前,他们正在筹备一部大型科幻电影,大投资大手笔,甚至全球上映。而电影正处于选景阶段,觉得他们响堂山村不错,如果选定在这里拍戏,不仅不收钱,还可以给在这里盖影视基地,将来会吸引更多的剧组来村里拍戏。于进海把剧组的导演们接到自己的农家乐,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刘桂花在酒桌上向导演炫技,声称自己胆子大,天生是个演员的料,却被导演无情的奚落一番,认为她不够专业。于进海夫妻俩不敢言语,只得赔笑。

  • “剧组”就要开出村,庆祝偷盗古物得手之时,货车突然冒烟了,原来常立杰并未修好他们的车。这时,车向前率领着应急小分队将几个歹徒包围,假导演见自己无路可逃,便同意交出石碑,让车向前放他们走。车向前称警察马上就到,他们已经无路可逃,被激怒的三人拿出家伙,与小分队展开激烈搏斗。身手矫健的车向前以一敌三,毫不费劲,眼看就要大获全胜。几个歹徒被逼急眼,突然拿出匕首直奔孟珊,王志杰挡在孟珊面前,匕首插进了他的肩头。

  • 车向前召集村委会成员开会,通告大家打着“剧组”旗号的小偷已经被绳之以法了,且文物主管部门也展开了对村里文物的保护工作,同时严厉批评了于进海,于进海解释跟剧组的人根本不是亲戚关系,为了表示悔过之心,愿意写一份检讨书。周镇长把车向前叫到镇上,交代他两件事,一是省里办了个农村企业管理培训班,打算给他们村两个名额。二是把南和县春雨投资公司的霍静总经理介绍给他,希望他能亲自去一趟,把霍总的投资项目引到响堂山村。车向前找到在农业方面有专业知识的王志杰,让他陪自己走一趟,王志杰欣然答应,还表示希望带着孟珊一同前去。

  • 田茂山来找刘贵祥下棋喝酒,其间田茂山抱怨车向前的应急小分队是吃饱了撑的,闲得没事干。刘贵祥则持不同意见,认为应急小分队不仅在抢救文物方面立了功,还大大加强了村里的治安。田茂山责备刘贵祥没立场,刘贵祥说自己是明辨是非,两人由此杠上了。苗大地让常立杰给李二姐写情书,赵彩霞以为老公思想有问题,闹出了啼笑皆非的笑话。村委会想把被封的鸭厂改造成宠物饲料生产基地,成立狗粮厂,村民们响应村委会号召,纷纷参与研发狗粮。赵彩霞找到村委会,指责常立杰背叛自己,众人劝说无效。常立杰劝说苗大地帮自己洗清冤屈,苗大地反说常立杰暴露了自己的秘密,说啥也不肯帮这个忙。

  • 村民研制的狗粮千奇百怪,车向前组织专家评审,专家也被搞得不知所措。得不到媳妇谅解,常立杰无奈之下,给苗大地买了礼物。没想到苗大地去小卖店找田满仓把礼物退了,最终苗大地良心发现,帮助常立杰解释了一切,又把钱还给了常立杰媳妇。常立杰和田满仓都有点晕,苗大地啥时候变化了。专家检验村民研制狗粮成分,并指出他们的不足,村民有的理解。有的却闹起了情绪,桂花说于进海不听自己的,狠狠批评了自己老公。虽然经历了一系列的宠物饲料风波,大家的热情让村委会非常满意。车向前的工作有了成效,干劲也越来越足了。只是妻子的不理解让他还有些困惑,他已经决心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了。

  • 宠物饲料研制成功了,宠物厂马上要投入生产,当前最大的困难是没有一个有经验有担当的领头人,车向前决定为狗粮厂寻找一个德高望重的厂长,他首先想到了田茂山与刘首富,没想到二人纷纷拒绝上任。原因很简单,两位老同志放不下架子。经过一系列纠纷过后,孟珊和志杰的感情已经由敌对变成了理解和爱慕,孟珊主动送给志杰一台烘干机,用来设计金丝皇菊包装,这件事让表面冷酷的志杰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在孟珊的鼓励下,菊花加入饲料的配方终于研究成功了。 阴差阳错,车向前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狗粮厂厂长。开业之前,村委会发出消息,面向全村招工。大部分村民纷纷响应,晓菲在车向前的劝说下,也去狗粮厂做了会计。

  • 车向前找到田茂山,推荐他去城里学习企业管理,田茂山对车向前成见很深,直接回绝了。车向前就让杜玉珍和刘贵祥一起去城里学习一个星期。田茂山看到村委会公众号的图片新闻,这才知道两个名额是谁,他担心刘贵祥借机和杜玉珍好上,急忙赶到了学校。田茂山本溜进学校学习,结果被管理人员赶了出来。学校老师称必须村委会开证明,有村委会的公章才可以进教室。田茂山为了心头之爱,只好忍气吞声来找车向前给他在证明信上盖章。车向前给他开了证明,田茂山赶紧进城学习,三个人一起进了学习班,成为了老同学。经过辗转联系,车向前终于带领着孟珊、王志杰、于进海和常立杰等人来到南和县。

  • 霍静翻看车向前的规划方案,表明公司接待的都是大的企业财团,乡镇一级的我都没有接待过,更别说一个村子了。车向前称自己承载着全村人的希望,对自己的家乡很有信心,希望对方能推广响堂山村,建设成为下一个农业嘉年华。霍静以时间紧张为由推脱,车向前表示自己会继续等,但自己也有尊严,只会再等两天,如果对方不来找他,就等于放弃合作。霍静认为开发响堂山村是个好项目,同时被车向前朴实而真诚的作风打动,终于亲自来宾馆找他,两人谈起了合作。杜玉珍、田茂山和刘贵祥三人吃完饭,从小饭馆出来,田茂山跟刘贵祥争着护送杜玉珍回去。这时突然一个贼出现,抢了杜玉珍的包,刘贵祥胆怯地躲到杜玉珍身后。

  • 常立杰和于进海出差回到家,两个人的媳妇对自己家爷们儿问长问短,非常热情。没想到刘桂花检查于进海的行李,却发现少了一件红色背心,她断定于进海在外面做了见不得人事,两人发生激烈争吵。而另一边,红色背心出现在了常立杰的行李中,赵彩霞也是对老公不依不饶,百口莫辩的常立杰和于进海都被轰出了家门。刘晓菲跑来找志杰,问志杰想不想她,却被志杰冷漠对待。负气的刘晓菲又来超市找田满仓泻火,两人坐到一块分析:王志杰跟孟珊很可能已经在一起了。霍静到村里的葫芦种植园参观,认为响堂山村有很多特色景点,将来都会成为响堂山和响堂水镇的旅游资源。车向前介绍村里的一些房屋正准备改造修建,霍静直接提出拆除。

  • 孟珊父亲驾车进村,找到车向前,称孟珊的一年任期已满,要接她回城,已经为她找好了国外的学校进修,请车向前给帮孟珊写一份漂亮的鉴定书。车向前向孟珊父亲挽留孟珊,但在孟珊父亲的执意下,车向前最终还是写下了同意孟珊回城的鉴定书。一年的时光,孟珊已经爱上了响堂山村,也早已忘记了自己只是来镀金的,现在正是响堂山村最需要人的时候,她并不想走,当然,这里还有更让她留恋的东西。她来到田野向王志杰告别,希望他能挽留自己,而王志杰却没能说出口。转天一早,孟珊跟大家告别后坐上车离开,她打开手机中与王志杰的合影,伤心地泪流满面。另一边,王志杰心里也很难受,独自回到大棚。

  • 田晓梅回村看望父亲,打算回村里继续经营超市,田茂山告诉女儿超市就要被车向前拆了。刚刚回心转意的田晓梅质问车向前,如果拆了超市,自己回村该干什么?车向前回答我是村主任,必须带头拆。两人再次发生争吵,田晓梅气不过,带着随身物品住进了超市,打算死守,来来往往的人看出端倪,议论着看两人笑话。车向前让常立杰拿着拆房确认书去找田晓梅签字,田晓梅却拿出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她同意拆超市,条件是车向前必须在离婚协议上签字。车主任要离婚的事被于进海传得满城风雨。车向前拿着拆迁确认书去拆超市,气急败坏的田茂山挥起棍子将其打伤,车向前住进了医院,田茂山进了派出所。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