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餘年

简介:某大學文學史專業的學生張慶熟讀古典名著,但他用現代觀念剖析古代文學史的論文命題不被葉教授所認可。為了讓葉教授成為自己的研究生導師,張慶決定通過寫小說的方式,進一步闡述自己想要表達的觀點。在他的小說中,身世神秘的少年——范閒,自小跟隨奶奶生活在海邊小城澹州,隨著一位老師的突然造訪,他看似平靜的生活開始直面重重的危機與考驗。在神秘老師和一位蒙眼守護者的指點下,范閒熟識藥性藥理,修煉霸道真氣並精進武藝,而後接連化解了諸多危局。因對身世之謎的好奇,范閒離開澹州,前赴京都。在京都,范閒憑藉過人的智謀與勇武成為年輕一代的佼佼者,他先以詩文冠絕京都,而後出使鄰國,營救人質,整合諜報網,查處震動朝野的走私案……這個過程中,范閒飽嘗人間冷暖並堅守對正義、良善的堅持,歷經家族、江湖、廟堂的種種考驗與錘煉,書寫了光彩的人生傳奇。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6 / 共4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 =========23====23
  • 23
  • =========24====24
  • 24
  • =========25====25
  • 25
  • =========26====26
  • 26
  • =========27====27
  • 27
  • =========28====28
  • 28
  • =========29====29
  • 29
  • =========30====30
  • 30
  • =========31====31
  • 31
  • =========32====32
  • 32
  • =========33====33
  • 33
  • =========34====34
  • 34
  • =========35====35
  • 35
  • =========36====36
  • 36
  • =========37====37
  • 37
  • =========38====38
  • 38
  • =========39====39
  • 39
  • =========40====40
  • 40
  • =========41====41
  • 41
  • =========42====42
  • 42
  • =========43====43
  • 43
  • =========44====44
  • 44
  • =========45====45
  • 45
  • =========46====46
  • 46

分集剧情

  • 在范閒的記憶中,自己是現代社會一個患了重症肌無力的將死之人,當他的生命走到盡頭,再度清醒時,竟然身為嬰孩,陷入一場血雨腥風的追殺中。一個黑布矇眼的少年五竹,將他救出殺局,送至澹州范府,令他以京都司南伯范建私生子的身份活了下來。范閒不知自己的生母是誰,也不知自己為何異於常人,但嬰孩時的遭遇令他時刻小心警惕,便勤練母親留下來的祕籍,力氣大於常人許多。

  • 范閒回到范府,卻見周管家被五花大綁,原來他奉京都柳姨娘之命,常年監視范閒,此番鑒查院傳來刺殺,周管家順水推舟,欲讓范閒喪命。老夫人一反常態,嚴懲了周管家,原來一直以來她對范閒的不聞不問竟是與范閒有約,以此引出別有用心之人。老夫人叮囑范閒,要學會心狠,范閒明白自己龜縮在澹州並不能平安度日。為保老夫人遠離危險,范閒告別老夫人,準備啟程回京。臨行前,五竹將葉輕眉留下的箱子交給范閒,告訴他開啟箱子的鑰匙在京都某處。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在范閒的記憶中,自己是現代社會一個患了重症肌無力的將死之人,當他的生命走到盡頭,再度清醒時,竟然身為嬰孩,陷入一場血雨腥風的追殺中。一個黑布矇眼的少年五竹,將他救出殺局,送至澹州范府,令他以京都司南伯范建私生子的身份活了下來。范閒不知自己的生母是誰,也不知自己為何異於常人,但嬰孩時的遭遇令他時刻小心警惕,便勤練母親留下來的祕籍,力氣大於常人許多。

  • 范閒回到范府,卻見周管家被五花大綁,原來他奉京都柳姨娘之命,常年監視范閒,此番鑒查院傳來刺殺,周管家順水推舟,欲讓范閒喪命。老夫人一反常態,嚴懲了周管家,原來一直以來她對范閒的不聞不問竟是與范閒有約,以此引出別有用心之人。老夫人叮囑范閒,要學會心狠,范閒明白自己龜縮在澹州並不能平安度日。為保老夫人遠離危險,范閒告別老夫人,準備啟程回京。臨行前,五竹將葉輕眉留下的箱子交給范閒,告訴他開啟箱子的鑰匙在京都某處。

  • 長公主派出的宮女落入禁軍手中,慶帝讓宮典猜測何人慾壞范閒名聲,宮典惶恐說出東宮嫌疑頗重。慶帝隨口提及太子送宮典書畫之事,宮典駭然,原來范閒現身慶廟實為慶帝安排,並藉機試探宮典是否已投誠太子。宮典速返東宮,將太子所贈書畫歸還,燒燬多年收藏,聲稱再無愛好,與太子劃清界限。太子明白兩人私交甚篤犯了慶帝的忌諱。

  • 范建與范閒書房夜談,揭開了葉輕眉的往事。葉輕眉曾創葉家商號,富甲天下,她早逝後,商號更名內庫歸長公主執掌。長公主與當朝宰相林若甫有一私生女林婉兒,范閒迎娶她便可順理成章拿回內庫。范建分析當朝局勢,慶帝賜婚范閒,屬意他接手內庫,而長公主暗中支援太子,若范閒接手內庫,則斷了太子的經濟命脈,所以澹州刺殺或與太子有關。范閒半信半疑,仍然懷疑柳姨娘。飯桌上,一家五口當面對峙。柳如玉承認安排周管家盯住范閒,但絕對沒有派人殺他,范若若也認為刺殺不是柳姨娘所為,范閒佯裝和解,實則暗中查探。

  • 後來鑒查院將滕梓荊調入四處,銷燬他的資料,承諾保他全家。澹州刺殺失敗後,滕梓荊選擇假死,欲回京尋得家人,脫離鑒查院,不料家中早已人去樓空,妻小生死不明。他希望范閒進鑒查院用提司身份幫他調取當年的文卷,也許上面會有家人的下落,范閒應下此事。郡主林婉兒天生患有肺癆,深居簡出,她唯一的好友便是京都守備葉家之女——葉靈兒。林婉兒向葉靈兒訴苦自己打小孤單,而今只想嫁心儀之人,但苦於慶帝指婚。

  • 為了不暴露范閒行蹤,范思轍假裝范閒,稱車內有唱曲小娘子,不便相見,婉兒聽其言語輕浮,失望離去。婉兒回到皇家別院,得知范閒將赴靖王府詩會,決定前去再探其真容。范閒至鑒查院調取文卷,發現院內文書值守竟是王啟年。王啟年稱文卷繁多,一時難以找到,承諾第二日將文卷送至范府。范閒詢問澹州刺殺真相,王啟年稱此事由院長查探,自己不知,范閒威逼利誘,得到一個叫徐雲章的人名。

  • 入夜時分,滕梓荊與范閒、若若一同前去訊息鋪子,得知徐雲章曾與東宮來往頻繁。范閒想起王啟年曾言明此事已由鑒查院院長接管,而此機密訊息得來的過於容易令范閒生疑。果不其然,此訊息鋪子正是鑒查院所建,在慶帝的旨意下,才將徐雲章曾與東宮來往的資訊交給范閒,將太子對范閒的敵意展露無遺。慶帝欲對范閒施壓,測試他是否有能力接手皇家內庫。

  • 范閒即刻約靖王世子去流晶河畔喝花酒,他表面上與醉仙居頭牌司理理同眠,實則將她迷暈,悄然離去,這一切被靖王世子盡收眼底。范閒行至牛欄街尋得郭保坤的轎子,及時攔住欲為家人報仇的滕梓荊。二人將郭保坤矇頭圍毆於小巷之中,一番逼問,發現文卷內容並不屬實。郭保坤並沒有看到范閒本人,范閒卻吟誦《登高》一詩,自曝身份。

  • 公堂之上,范閒能言善辯,又叫來司理理和李弘成為自己做牛欄街當夜的不在場證明,他雖從與郭保坤的案子中脫身,又沾上了一夜風流的名聲。京兆尹梅執禮負責審案,欲判范閒無罪,此時太子出現在公堂上,對梅執禮施壓,梅執禮只能對民女身份的司理理用刑逼供,誰知二皇子也出現在公堂上,明面上尊重太子,暗地卻指責太子干預司法。司理理不懼拶刑為范閒作證,贏得身前名。

  • 范閒前去探望滕梓荊一家人,滕梓荊與兒子多年未見,正在積極努力地贏得兒子的好感。范閒催促滕梓荊早日與家人離開京都,過上安穩幸福的生活,滕梓荊表示正有此意。夜間滕梓荊卻返回范府,向范閒表示自願留在京都做范閒的護衛,因為范閒明知自己身處京都漩渦,卻不避不躲,直面太子等強權勢力,滕梓荊擔心他的安危,范閒感動。

  • 婉兒質問范閒到底是誰,范閒說自己是范閒,婉兒卻不信了,誤會范閒是登徒子,以自己的性命相逼,讓范閒不要再來。范閒情急之下再寫《登高》,以筆跡證明了自己的身份,又解釋自己為何當街打郭保坤、夜宿醉仙居,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愛上了一個吃雞腿的姑娘,想攪黃賜婚。婉兒感動,對彼此折騰出來的這番曲折哭笑不得。

  • 晚上,范閒又偷偷來到婉兒房間,這次他給婉兒帶了自己研製的湯藥,專治她的肺癆。誰知婉兒對其中一味藥過敏,產生了類似醉酒的症狀,二人一番追逐,婉兒“醉”倒。范閒對著昏睡的婉兒,傾訴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的孤獨和困惑,也許“我是誰”不再是一個問題,他更想與心愛之人相守一生。

  • 范閒前往鑒查院面見一處主辦朱格,質問他換俘緣由。朱格以兩國戰事一觸即發為由欲打發范閒。范閒痛斥朱格以無辜生命換取所謂的大局,已忘了鑑查院立院之根本,寒心離去。范閒後又請靖王世子求助二皇子從鑒查院將程巨樹調出,以國法斬之,卻無奈鑒查院只聽慶帝之命,二皇子也無能為力。王啟年探得程巨樹被押送出城的時間和必經之路,向范閒自薦引走押送者,為他製造出手機會,不料范閒卻反方向而去。

  • 范閒雖將程巨樹殺死,卻並未放棄追查幕後黑手。王啟年帶來了最新查到的訊息,牛欄街兩個女刺客表面雖為東夷城四顧劍徒孫,但背後主謀卻另有其人。范閒突然想到最初安置程巨樹的一個院子,一番搜尋發現了北齊暗探的令牌。王啟年表示願替范閒回鑒查院探查一處的密報,順勢告訴范閒關於牛欄街刺殺的諸多線索,二人分頭調查。

  • 城外,王啟年攔截鑒查院的情報信鴿,得知司理理化身六路出逃,嘆追捕可謂難於登天。范閒冷靜下來抽絲剝繭,猜測六路人馬皆為煙霧彈,真正的司理理極有可能重回京都,經澹州海上歸齊。而鑒查院朱格這邊,也懷疑上了司理理的身份,但他們被司理理化身六路出逃的圈套所騙,凡事都比范閒慢一拍。果然被范閒猜中,司理理重返京都,假裝染病從東門順利出城。

  • 言若海讓范閒避嫌,將人犯交由鑒查院四處審查,司理理嘲笑范閒誇下海口能保全自己,面對鑒查院卻無能為力。范若若得知范閒成功押送司理理回京,恐太子對范閒不利,前去面見太子,謊稱自己為了范府的安危願意助太子一臂之力,監視范閒。

  • 范閒未動司理理分毫,用高超的審訊技巧獲得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原來脅迫司理理之人竟是林婉兒的二哥林珙,刺殺自己的幕後指使者也是他。范閒答應司理理,以後無論誰再審訊她,只要司理理不再供出林珙的名字,范閒一定保她性命。司理理見范閒自由出入鑒查院,對他的身份更加好奇。

  • 五竹尋至城外莊園,將林珙殺死,鑑查院朱格聞訊前去查探,判斷林珙死於高超劍術之下,懷疑矛頭直指二皇子門客謝必安。林珙為太子門人,二皇子門下劍客涉嫌命案,鑑查院判斷此事或涉及皇子爭鬥,迅速上報慶帝。

  • 范閒奉旨入宮,得知宮典身份,明白當日慶廟的貴人便是慶帝。是慶帝安排自己和林婉兒先見了一面,沒想到那一面就讓范閒和婉兒一見鍾情。慶帝讚范閒誅殺凶犯,活捉暗探,於國有功,封他為太常寺協律郎。原來慶帝伐齊佈局已久,卻未能尋得發兵契機,而牛欄街一案,引出北齊暗探潛伏京都之事,正合慶帝之意,可以藉此原由出兵北齊。慶帝透露林珙便是那牛欄街刺殺的主謀,以此來試探范閒,范閒仍然佯裝不知,矇混過關。慶帝和范閒討論牛欄街背後主謀,范閒藉機把矛頭指向太子來試探慶帝。面見慶帝時,范閒反感下跪,看似對皇權沒有敬畏之心,但背後早已冒冷汗被慶帝看穿。范閒感到慶帝深不可測。

  • 陳萍萍請太子回宮,太子怒不同意,與黑騎對峙,步步相逼。僵持不下時,王啟年暗中擲出飛刀,黑騎以護駕之名卸下太子武器,護其回宮。范閒這才發現王啟年是陳萍萍的人,是他讓黑騎對范閒的行蹤瞭若指掌。陳萍萍身邊的高手影子出現,請范閒與院長一敘。陳萍萍對范閒異常關切,談起他母親葉輕眉時,面露溫柔神色。他問起林珙是否為五竹所殺,范閒一概裝傻充愣。陳萍萍承諾林珙一案他會幫范閒收尾。

  • 陳萍萍的請求遭到林相和慶帝的拒絕。送林相出宮後,慶帝向陳萍萍問起五竹的行蹤,叮囑陳萍萍既已栽贓四顧劍,便不要漏出破綻。原來陳萍萍、范建、五竹都曾是慶帝潛龍之時與他關係密切之人。另一邊,和范閒一同出宮的林相勸范閒離陳萍萍越遠越好,想要他和婉兒成婚後把他調進吏部,遠離鑑查院。

  • 林婉兒惴惴不安地邀范閒去偏僻處走走,范閒卻一心要查探太平別院,他以給婉兒摘花為由搪塞婉兒,與若若一同離去。林相安排的殺手們見林婉兒孤身一人,決定靜候片刻,等待范閒出現,而遠處將一切盡收眼底的五竹默默離去。與此同時,太子擺駕前來,他告訴林婉兒,殺害林珙的人不是范閒,而是一位大宗師。太子囑託婉兒將此話告訴林相,他便自有定奪。背後潛藏的殺手將與婉兒同在一處的太子錯認成范閒,遂將太子綁走,林婉兒百般辯解也無濟於事。

  • 被抓到相府的太子要見林相和范閒,林相慌忙向太子請罪,太子倒並未發難,反而拉攏林相和范閒與自己結盟。言談間,窗外突然傳來異動,本來守在屋外的殺手紛紛倒地而亡。眾人狐疑間,二皇子帶著謝必安出現,以聽說太子遭脅持為由前來救駕,與太子上演了一番兄弟情深的虛偽好戲。范閒此番眼觀太子言行,生出懷疑,指使林珙殺害自己的,或許並不是太子。同時,經由此事,林相也徹底消除了對范閒的懷疑。

  • 范閒在後宮的一言一行,皆被絲毫不差匯報給了長公主。本不打算見范閒的長公主覺得他頗為有趣,臨時改意,叫來燕小乙一起,召見范閒。范閒隻身拜會廣信宮,長公主一上來便直言不諱,告訴范閒林珙投入自己門下,牛欄街刺殺和滕梓荊之死皆是自己所為,連帶澹州刺殺也是她的手筆,而後語帶挑釁地問范閒想不想報仇。范閒心中震驚,表面掩飾,內心恨不得馬上除掉長公主,但他逐漸冷靜下來,心知燕小乙早已在殿外待命,自己不可輕舉妄動,來日方長。長公主再度挑釁問范閒如果燕小乙不在此處,范閒是否會殺她,范閒直言總有一天會有答案。

  • 范閒至鴻臚寺參與談判,慶國因是戰勝國,原本氣勢逼人。哪知處於劣勢的北齊使團突然得知慶國暗探之首言冰雲在北齊被捕的訊息,談判形勢瞬間被扭轉。北齊提出要用言冰雲換回肖恩和司理理。各方愁眉不展之際,慶帝言明,不能寒了在北齊捨生忘死的將士、暗探的心,務必讓言冰雲活著回來,同意交換。言若海作為言冰雲的父親,本想為了慶國,捨棄言冰雲,他聽到慶帝如此決定,感動得老淚縱橫。

  • 二皇子提議由范閒主持來年春闈科考,太子附議。莊墨韓勸慶帝謹慎,長公主卻一反常態對范閒大加誇讚。言辭激動處,長公主質問莊墨韓是否有詩作能勝過范閒所作的《登高》,莊墨韓自嘆不如,卻話鋒一轉,道出這《登高》的後四句乃是多年前他的師父所作。莊墨韓拿出詩文舊紙為證,質疑依范閒的少年心性,寫不出詩中那股悲涼的心境,全場譁然。郭保坤此刻借題發揮,請奏慶帝將范閒革去功名,逐出京都。不想郭保坤此舉引來范閒質疑,郭保坤似是對此事早已知曉,郭攸之情急之下制止郭保坤的愚蠢行徑。

  • 途經廣信宮,范閒見一黑袍人跟隨女官入內,他難忍好奇跟上前去,發現黑袍人竟是莊墨韓。原來莊墨韓與肖恩是親兄弟,他為親情所困,才不得已答應長公主在夜宴上構陷范閒,夜宴上長公主替范閒的辯解,實則是為莊墨韓推波助瀾。更令范閒震驚的是,言冰雲之所以在北齊被捕,竟為長公主洩密。

  • 若若剛鬆一口氣,燕小乙匆忙趕至范府,硬要見范閒一面。柳如玉和范若若極力阻攔,仍被燕小乙破門而入。范閒及時趕回,速藏於床榻中,佯裝剛睡醒的樣子。燕小乙強行檢查范閒身體卻未見傷痕,悻悻而歸。原來,他那一箭,恰好被范閒腰間的鑰匙擋住。范閒驚訝,這把鑰匙的材質竟然連九品高手的箭都射不穿。尋到鑰匙後,范閒和五竹滿懷期待地打開了神祕黑箱。箱子開啟的瞬間,范閒不禁感嘆這世界的荒謬。箱子開啟後是一塊觸控式螢幕,語音提示輸入密碼。

  • 范閒震驚之餘,心裡惦記著放回鑰匙,太后寢宮依舊如常,范閒的手腳還未被察覺。范閒想到求助林婉兒帶自己進宮,他向婉兒坦白自己在太后處取了些與母親有關的東西,還坦白自己將與長公主針鋒相對。林婉兒欣慰范閒的坦誠不欺,願范閒留長公主性命。婉兒探望太后之際,范閒扮作小太監一同進宮,趁婉兒陪太后去花園散步之時,獨自潛入太后寢宮。長公主等人依舊懷疑刺客的身份,為了查清真相,長公主派燕小乙去向太后討要懿旨,讓宮內各處仔細搜查是否有異常。

  • 慶帝召陳萍萍與長公主對峙,長公主以范閒進京前見過言冰云為由,指出他也有通敵之嫌,卻不料正中陳萍萍的圈套。范閒見過言冰雲一事乃是鑑查院的絕密,長公主此舉暴露了她在鑑查院有內應的事實。鑑查院直屬慶帝管轄,長公主插手鑑查院便是試探君權,慶帝定不能容忍。陳萍萍告訴范閒,下一步便是找出長公主在鑑查院的內應。言若海得知長公主的通敵行徑後,告訴朱格他將在郊外樹林截獲北齊使團的人,為長公主通敵作證。入夜,當言若海帶人在郊外樹林展開行動時,朱格卻趕到,要奪言若海性命。

  • 范閒聽到“求情”二字,想到逝去的滕梓荊和其他無辜性命,怒從中來。范建則言明,范閒和長公主之間還有林婉兒夾在中間,范閒若是真心待婉兒,則當考慮為她遷就,范閒猶豫。御書房外,太子前來為長公主求情,慶帝不為所動,他讓太子再等等,看還有沒有人來為長公主求情。范閒隨後入宮,太子和慶帝都以為范閒是要為長公主求情,但范閒堅守心中是非,請慶帝嚴懲長公主。因為他在入宮前去了一個地方——滕梓荊的墓地。

  • 慶帝試探范閒對兩位皇子的態度,而後試探太子、二皇子對范閒的態度。沒想到,太子和二皇子都對范閒評價頗高,慶帝警告兩人怎麼鬥都行,不要將范閒拉下水。范閒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參加慶帝的家宴,坐如針氈,謹慎應答。慶帝曾說范閒還需歷練,所以想把押送肖恩、司理理返回北齊,接回言冰雲的任務交給范閒,此舉也可一同消除六部對范閒的不滿與猜忌。范閒記得林相的囑咐,婉言拒絕,慶帝則以范閒和婉兒的婚事相要挾,范閒無奈只得接受任務。范閒即將出使北齊的訊息很快傳到長公主耳中,她陰謀暗生,告知燕小乙留意范閒北上的路線,希望范閒死在出使之路的意外中。

  • 肖恩見到諸位“老朋友”戾氣不減,揚言要取范閒性命。臨行前陳萍萍又交給范閒整合上京城諜網的任務,並囑咐范閒去太平別院。范閒在別院見到慶帝,慶帝告訴范閒,司理理身上被下了毒,若親密接觸便可毒害北齊小皇帝,此計名為“紅袖招”。慶帝命范閒完成紅袖招任務,並尋機會殺了肖恩。最後,慶帝囑咐范閒無論如何要活著回來。范閒離開前,與眾人告別,費介叮囑范閒需格外留意幾個人:沈重、上杉虎、苦荷和苦荷的徒弟——北齊聖女海棠朵朵。末了,費介囑咐范閒一定要平安回來,否則他就血洗北齊國都為范閒陪葬,范建也派出貼身虎衛護送范閒。范閒告別眾人,帶著王啟年和精銳虎衛離開京都。

  • 一路隨行的司理理經歷兩國交鋒和世道紛亂,終日惴惴不安,范閒與司理理坦誠交心,解除她內心的恐懼。司理理道出自己真名是“李離思”,實為慶國皇室血脈,因胞弟被北齊挾持,自己不得已才成為北齊暗探。郭保坤僱傭的歸鄉老兵攜帶各種糧食和農具,與之一道跟在使團後面,殺手氣息全無,儼然鄉民荒原趕路的氣氛。郭保坤見狀心灰意冷,又騎虎難下,只得繼續趕路。

  • 肖恩跟隨騎兵逃離的過程中被王啟年追蹤,逃至樹林僻靜處,卻發現營救之人並非上杉虎騎兵,而是范閒設的局。肖恩發現中計,看準時機要逃,范閒與肖恩格鬥,肖恩年老又被關押多年,未能贏過范閒,反被范閒擒住。在逼問肖恩秘密的過程中,肖恩得知范閒竟自小生活在澹州,對范閒更加留意。

  • 入夜,使團一行和北齊官兵在郊外紮營,海棠朵朵為完成師命化妝成黑衣刺客再次殺入營地偷襲肖恩。圍攻之下,范閒掩護海棠躲進帳篷,躲過沈重的盤查。沈重告訴范閒,自己是太后一黨,太后不願肖恩歸來透露太多秘密,引起朝局變動,所以肖恩必死無疑。海棠朵朵此行刺殺失敗,使團已入北齊上京城境內,任務便無法完成,只得離去。在入上京城之前,范閒以救郭攸之作為交換,囑咐郭保坤天亮後自行離去,按安排行事,助范閒完成出使任務。

  • 因北齊戰事不利,民怨沸騰,上京城內百姓和武者前來挑釁使團,如不接戰,便顯得南慶示弱,如派兵對民動武,又顯得南慶不能容人。范閒取來南慶邊軍戰旗,獨自翻身飛上馬車,迎戰挑釁的北齊武者。幾個武者被范閒擊敗後,北齊九品高手何道人前來挑戰。范閒與何道人棋逢對手,不相上下。為避免事端,范閒與何道人的激戰被沈重阻攔。

  • 范閒和王啟年去約定的客棧找郭保坤,郭保坤按范閒吩咐,呆頭呆腦地去街頭公然打聽錦衣衛大牢所在。沈重看穿范閒這是聲東擊西,要隱匿行蹤,急忙趕往客棧尋找范閒。范閒和王啟年藏在桌案之下躲過搜查,隨後他們二人在僻靜處見到何道人。原來何道人在馬車上與范閒交鋒時,暗中塞給范閒一張紙條,上面便是約見這處的地址。何道人坦言自己受陳萍萍囑託,助范閒在上京行事。此番見面,何道人又給了范閒慶國內庫在上京城的店面地址。

  • 范閒見到了言冰雲,本以為沈小姐和言冰雲情投意合,言冰雲卻對沈小姐非常冷淡,似乎根本不領沈小姐的情義。言冰雲面對突然營救自己的范閒,心生疑惑,擔心范閒已投靠北齊前來套取訊息。此時,沈重率兵趕來要與范閒動手,他看到妹妹為言冰雲送藥治傷,氣急敗壞,勸解妹妹言冰雲是敵國暗探,接近她都是為了利用她。沈小姐卻一往情深,讓范閒抓自己為人質,帶言冰雲逃出困境。危急關頭,海棠朵朵竟帶著皇帝口諭要求放人。

  • 范閒前去找上杉虎商議營救肖恩、殺沈重的計劃。他承諾上杉虎殺了沈重以後可改投南慶,上杉虎表面聽從范閒的安排,實則另有打算,他更想殺了范閒,然後和肖恩一起回到邊境集結大軍。而另一邊,沈重也已做好準備,一旦上杉虎和范閒行動,便將其一網打盡。

  • 三十年前,北齊先帝派肖恩和苦荷率騎兵去往北方尋找神廟的蹤跡。隊伍踏進無人涉足的蠻荒之地,環境惡劣,意外頻生,騎兵死傷殆盡,只剩肖恩和苦荷。二人經歷了生存煉獄,撐過了漫長的極夜,終於熬到天亮,接著神廟出現在他們眼前。他們虔誠地向神廟的巨門接近,卻總是觸碰不到。二人迷茫之際,一個小姑娘從神廟大門跑出來,被苦荷和肖恩當仙女一般跪拜。小姑娘給他們一本線裝書祕笈,被苦荷奉若珍寶。隨後,小姑娘和苦荷、肖恩一同向北齊方向行進。

  • 隨著肖恩的傾吐,另一邊,陳萍萍也在陳述自己苦心鋪排多年的一場騙局。原來,是他多年來透露虛假線索給肖恩,讓肖恩這個善忖人心、生性多疑的人,親自將這些線索拼起來,最終相信范閒是自己的孫子。而肖恩的親孫子,卻被陳萍萍培養成一個對慶國絕對忠心、對北齊視若仇敵的戰士。

  • 范閒利用肖恩和譚武等軍士的死,激發上杉虎對沈重的仇恨,勸上杉虎與自己合作。上杉虎本不屑在朝中站隊,此番為了報仇,終於在范閒的勸說下歸誠太后,並交出自己在軍中心腹的名冊,等於是交出了多年掌兵的根基。上杉虎順勢向太后言明沈重不加稟報,私自派狼桃和何道人誅殺肖恩的事。

  • 范閒來到慶國的諜報據點——上京城一處不起眼的油鋪。范閒與油鋪掌櫃對上暗號,向其出示提司腰牌。油鋪掌櫃一驚,上京城諜網在言冰雲被捕後早已如蟲蛇冬眠一般,再無動靜。掌櫃本以為自己要在此默默終老一生,沒想到范閒此番來重整諜網。油鋪掌櫃接受自己的最後一個任務——把沈重拒絕合作走私之事在坊間傳開,便可歸鄉與家人團聚。同時,范閒指派郭保坤接替油鋪掌櫃,駐守北齊,統領諜網。眾人皆疑,憑郭保坤的才能如何堪此大任,殊不知范閒此舉實為障眼法。

  • 太后壽宴上,慶國使臣與北齊官員同坐一堂,眾人各懷心事。席間,狼桃請奏,願與范閒在殿上切磋武藝。見狼桃殺氣騰騰,海棠朵朵主動請纓,代替師兄與范閒比試。兩國翹楚青年的比試不僅沒有劍拔弩張之犀利,更無刀光劍影之殺氣,反倒似舞蹈般優雅從容,柔美和諧,令觀者無不對兩位青年的友誼稱讚。

  • 海棠朵朵應莊墨韓的遺願,將他的存書交與范閒,代表著莊先生把文壇傳承交到了范閒手上,范閒得知莊墨韓的死訊,心中感傷。突然,沈重率一眾黑衣人前來截殺使團,雙方激戰中,眼看言冰雲不敵沈重,沈小姐突然出現,挺身而出擋住了沈重刺來的劍。言冰雲見狀,一改往日的冷漠,痛心不已,沈重見言冰雲對沈小姐並非無情,便心有安慰。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