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渴望遇见你

8.4
在“不完美”的原生家庭长大的张泯,与懂得天上所有星座却唯独不知自己身世的陶伦,因一位能与植物对话的负离子女孩罗溪,被命运拴到了一起。创伤与治愈、爱情与亲情的紧密交织,吟唱出一段关于疗愈、浪漫、温情的恋爱心曲。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6 / 共3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四海集团总经理张泯受父亲张敬中的委托来到波尔多继承吴爷爷的遗产,在法国沿海公路上遇到了在波尔多大学求学的女孩罗溪。罗溪的自行车出现故障,张泯及时调整方向险些碰到罗溪。张泯的车抛锚了,罗溪好意陪他,着急去见律师的张泯拿了罗溪的毕业作品,并要求罗溪留下处理故障车。抵达酒庄的张泯,意外得知自己并非唯一的遗产继承人,还有一个女孩。原来吴爷爷把酒庄的城堡给了张泯,却把葡萄园留给了罗溪。这一切打乱了张泯前来继承酒庄并把酒庄卖掉的计划。匆匆忙忙回到酒庄的罗溪撞见了正与律师沟通的张泯,气不打一出来,大骂张泯。因为吴爷爷生前,曾经委托罗溪一定照顾好一颗名叫“小聪聪”的葡萄藤,为了捍卫吴爷爷的遗愿,她拒绝将葡萄园转让给张泯。张泯软磨硬泡跟踪罗溪,无意之间捡到到了罗溪挂在脖子上的一把钥匙。张泯询问罗溪这把钥匙的用途,罗溪为了抢回钥匙误将张泯推倒红酒盆中,惊魂失措的罗溪跑回了城堡躲了起来。张泯怒气冲冲的寻找罗溪,肖秘书也被招呼过来帮忙。Alex夫妇帮着罗溪打掩护,罗溪暂时躲过了张泯。

  • 罗溪向陶伦吐槽了张泯,陶伦答应陪罗溪面对一切。张泯拒绝陶伦住进城堡,罗溪拉着陶伦出来逛街,张泯紧随其后。喜欢星座的陶伦重复了童年时的淘气伎俩,在一个打瞌睡的的老外脸上画了星星。陶伦、罗溪和张泯因此被一伙法国人在波尔多追得满街跑。为了躲避追赶,张泯和罗溪躲进了一条小巷,两人靠近的瞬间,跑过来的陶伦看到了这一幕。回到酒庄,在罗溪的坚持下,陶伦住进了酒庄的城堡。第二天罗溪和陶伦去墓地看完吴爷爷,张泯犹豫再三还是和他们一起来到了墓地。张泯在墓地前表达了愧疚之情,罗溪看在了眼里,打算无偿将葡萄园转让给张泯,但要张泯保证一年之内不能转卖酒庄。酒庄继承的事居然这么轻松就搞定了,张泯和秘书肖正男计划签完协议就继续下一个行程。为此,酒庄举行了简单的晚宴为诸位送别。罗溪邀请张泯参加,肖正男却抢在张泯之前替他做了决定,拒绝了罗溪的邀请。倒是肖正男代表张泯参加晚餐聚会。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四海集团总经理张泯受父亲张敬中的委托来到波尔多继承吴爷爷的遗产,在法国沿海公路上遇到了在波尔多大学求学的女孩罗溪。罗溪的自行车出现故障,张泯及时调整方向险些碰到罗溪。张泯的车抛锚了,罗溪好意陪他,着急去见律师的张泯拿了罗溪的毕业作品,并要求罗溪留下处理故障车。抵达酒庄的张泯,意外得知自己并非唯一的遗产继承人,还有一个女孩。原来吴爷爷把酒庄的城堡给了张泯,却把葡萄园留给了罗溪。这一切打乱了张泯前来继承酒庄并把酒庄卖掉的计划。匆匆忙忙回到酒庄的罗溪撞见了正与律师沟通的张泯,气不打一出来,大骂张泯。因为吴爷爷生前,曾经委托罗溪一定照顾好一颗名叫“小聪聪”的葡萄藤,为了捍卫吴爷爷的遗愿,她拒绝将葡萄园转让给张泯。张泯软磨硬泡跟踪罗溪,无意之间捡到到了罗溪挂在脖子上的一把钥匙。张泯询问罗溪这把钥匙的用途,罗溪为了抢回钥匙误将张泯推倒红酒盆中,惊魂失措的罗溪跑回了城堡躲了起来。张泯怒气冲冲的寻找罗溪,肖秘书也被招呼过来帮忙。Alex夫妇帮着罗溪打掩护,罗溪暂时躲过了张泯。

  • 罗溪向陶伦吐槽了张泯,陶伦答应陪罗溪面对一切。张泯拒绝陶伦住进城堡,罗溪拉着陶伦出来逛街,张泯紧随其后。喜欢星座的陶伦重复了童年时的淘气伎俩,在一个打瞌睡的的老外脸上画了星星。陶伦、罗溪和张泯因此被一伙法国人在波尔多追得满街跑。为了躲避追赶,张泯和罗溪躲进了一条小巷,两人靠近的瞬间,跑过来的陶伦看到了这一幕。回到酒庄,在罗溪的坚持下,陶伦住进了酒庄的城堡。第二天罗溪和陶伦去墓地看完吴爷爷,张泯犹豫再三还是和他们一起来到了墓地。张泯在墓地前表达了愧疚之情,罗溪看在了眼里,打算无偿将葡萄园转让给张泯,但要张泯保证一年之内不能转卖酒庄。酒庄继承的事居然这么轻松就搞定了,张泯和秘书肖正男计划签完协议就继续下一个行程。为此,酒庄举行了简单的晚宴为诸位送别。罗溪邀请张泯参加,肖正男却抢在张泯之前替他做了决定,拒绝了罗溪的邀请。倒是肖正男代表张泯参加晚餐聚会。

  • 罗溪为了阻挡来者砍掉小聪聪藤,不顾一切的挡在了葡萄藤前。张泯为了救罗溪,挡在了罗溪面前,用胳膊挡住了落下来的锯齿,并为此受伤流血,住进了医院。张泯的行为触动了罗溪。躺在病床上的张泯让罗溪觉得他并不是在演戏欺骗她。罗溪在给张泯买水时,发现了张泯钱包里一张写有“张弛”的老照片,返回病房时在走廊里更误听到了张泯和张敬中的电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的罗溪和陶伦来到吴爷爷的墓前,陶伦安慰罗溪,并邀请罗溪晚上看双鱼座流星雨。晚上,罗溪和陶伦躺在院子里欣赏双鱼座流星雨,陶伦告诉罗溪佩戴的脖子上的钥匙也是双鱼座,并把喝醉的罗溪背回了卧室。陶伦好奇的拿着这把钥匙,依着阁楼里留下的星星点点的记号,找到了一个被藏的很好的小箱子,居然用罗溪的钥匙打开了小箱子,里面都是一些过去的小孩子的玩具和旧物。半夜找水喝的罗溪在厨房撞到了张泯,微醉的罗溪带着张泯去识别那些他童年时留在这个城堡的痕迹,张泯却早已经忘了童年的这一切。最后罗溪手写了一份葡萄园转让协议,塞给了张泯。

  • 张泯与罗溪沟通签署一份正式的转让合同。就在罗溪签字前,罗溪接到了国内大哥周武的电话,他们的青年旅舍经营不善欠下钱,现在很急需一笔资金,不然旅社也可能保不住了。一时无措的罗溪寻求张泯的帮助,希望能借50万救急。张泯突然感觉律师的提醒没错,罗溪果然还是为了钱。生气的罗溪打张泯,却误打到了肖正男,为了自证清白,签了无偿正式转让协议。罗溪到毕业展收拾作品,并告诉陶伦青年旅舍发生的事情,准备放弃学业回国处理。陶伦答应借钱给罗溪,并愿意和她一起回国面对。罗溪与葡萄藤匆匆告别,和陶伦一同坐飞机赶回了国内。肖正男了解到罗溪的难言之隐,告诉张泯罗溪的事情,原来罗溪和几个哥哥都是孤儿院长大的孩子。自责的张泯开车来到当初相遇的海岸公路,望着天上的飞机。周武、周末热情欢迎罗溪和陶伦回来。但迎接罗溪的却是一片狼藉的青年旅舍,罗溪查账时对两个哥哥大发雷霆,周武、周末各种解释,但知道两个哥哥其实是为了杨琳被人骗走了钱,罗溪坚持将两兄弟赶出青年旅舍。在陶伦的劝说下,被赶出去的周武、周末才得以收拾铺盖返回旅社。

  • 张泯此刻正忙的要命,四海度假村的住客有个孩子走丢了,张泯派肖正男开展寻找工作。罗溪和杨琳则匆匆赶到派对现场,原来BK集团的千金刘文娜正准备办派对欢迎张泯回国。找到孩子的张泯忙前忙后,勉为其难的来到派对房。刘文娜带领着穿着外星人衣服的舞伴献舞,张泯看到此番景象就头疼,转身要离开。刘文娜却挽住了张泯,张泯看到了别在刘文娜头上的发卡。罗溪目睹了这一切从派对上跑开。张泯摘下了刘文娜头上的发卡离开派对,并追着那个穿外星人外套的女孩。罗溪躲进了卫生间,无意间听到了张家父子的对话,得知张泯可能并非四海集团真正的继承人,他也是一个被收养的孩子。陶伦到派出所填写资料,登记DNA,希望借用新的技术寻找父母。民警告诉陶伦利用数据库寻找亲人的几率很低,要多尝试其他方法。准备离开的罗溪在电梯里撞见了张泯,罗溪开始理解张泯的难处。杨琳取走了罗溪的衣服先走了。张泯看罗溪穿着重重的玩偶服,不方便,决定开车送罗溪回青年旅舍。路上,张泯提出让罗溪来四海集团上班,并帮罗溪还50万债。罗溪并不领情。民宿一家人在院子里种菜浇菜。

  • 刘志刚话里带话,表面上劝告张泯对刘文娜好点,其实在威胁他,这让本来就不满意这段感情的张泯不舒服。陶伦和罗溪商量增加民宿的特色,打算买几台天文望远镜,在院子里搭些帐篷和建造观星台,罗溪用缺乏资金的理由回绝了他,但同意拍宣传视频发布网络,招揽生意。罗溪接到了四海集团通知面试,罗溪向陶伦保证不去四海集团上班,声称要直接找张泯当面拒绝。但在张泯办公室门口,前来道歉的刘文娜和张泯依偎在一起,罗溪看到这一幕转身离开。张泯撇开了刘文娜,希望她不要这么任性,不要来办公室找他影响工作。刘文娜笑嘻嘻的走开。前台告诉张泯,罗溪来过,张泯头痛症发作。罗溪溜达到四海集团花房,看到有些绿植物摆放错误,罗溪打算重新摆放时被花房员工阻止,尽管各种解释还是被哄出了花房。周末在民宿做直播,陶伦建议周末去音乐学校学习,打算给周末介绍老师,沉默的周末不知道如何回复陶伦。张泯给罗溪打电话解释,但一直没打通。晚上,民宿用餐的时候,落魄的杨琳来投奔民宿,罗溪挖苦杨琳,但哥哥们坚持让杨琳住到民宿。

  • 陶伦还在车站送了罗溪一件小礼物,希望罗溪面试顺利。罗溪在公交车上打开礼盒,看到了幻灯相机,里面有有民宿一家人的点点滴滴。罗溪穿着塞纸巾的高跟鞋来面试,遭到嘲笑。四海集团想要召开美食节提高酒店的入住率。张泯在会议上看到佑安旅社发的有机蔬菜宣传视频,决定给家人预定了蔬菜,也算帮助民宿一家人。接到订单的周武左右为难,罗溪不允许任何人提张泯,杨琳却怂恿周武赚钱要紧,两人决定让陶伦去送菜。陶伦带着新鲜的蔬菜赶到了张家别墅,在等待签收的时候,看到了走廊角落里的星座图。出来接收蔬菜的吴天华看到陶伦蹲在角落里描绘星星,眼前立即出现了早年间走丢的亲儿子。吴天华询问陶伦的身世,得知他父母都健在,且在美国,心里有点空寥寥的。小贷公司的人到民宿催债,民宿一家人一筹莫展。罗溪去面试正好碰上张泯,张泯听说了罗溪面试遭到的不公平对待,怼了公司负责人。张泯尾随罗溪回到了旅社。看到坐在客厅里耀武扬威的那伙人,张泯站出来帮民宿化解了危机。随后,张泯带罗溪去买鞋,罗溪却非常不适应,拒绝了这些好意。

  • 刘志刚给张敬中打电话,希望他能来医院看看张泯。张敬中却觉得小毛病不值得大惊小怪。吴天华劝说张敬中去医院看望张泯,毕竟是自己养大的孩子,不用那么苛刻。为了夫人,张敬中随吴天华来到医院,吴天华上楼照顾张泯,张敬中从秘书口了解了张泯没有大碍便打道回府。 罗溪回想一天发生的事情,拿起桌子上的幻灯相机看里面的画面,回想起陶伦的告白,内心烦躁不安。躺在床上拿着发卡的罗溪,又想起了在波尔多与张泯的经历,两个人在国内发生的事情也搅乱了她的内心。早上民宿一家人用餐,杨琳指责罗溪晚上翻来覆去吵醒了她。罗溪和陶伦吃饭的时候略微尴尬,小馒头点出了两个人暧昧的关系。罗溪去阳光房换灯泡,陶伦跑过去帮她,两个人别别扭扭的。陶伦及时接住了从差点摔倒的罗溪。看笑话的周武、周末和杨琳取笑他们,陶伦却坦率的告诉大家,他向罗溪表白了,但罗溪没答应。刘志刚内疚让张泯住院,BK集团给四海集团送来了迪拜项目的合作计划。张泯在电梯里碰见了张敬中,张泯请张敬中能够看看计划,张敬中却提点张泯要多锻炼,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不要动不动就住院。

  • 在花房的罗溪,无意中看到了张泯和一个中年女性见面,那个其实是张泯的亲生母亲沈秀芝。张泯告诉沈秀芝不要来公司找他,然后转身离去。刘文娜不允许刘志刚再威胁张泯了。刘志刚提醒刘文娜四海集团的事情,可以去找吴天伟帮忙。坐在办公桌前的张泯头疼难耐,询问肖正男罗溪有没有来上班。肖正男告诉张泯,罗溪要参加新员工培训。张泯和肖正男开车在公司门口“劫”走了罗溪,但没想到车在半路上没油了。张泯、罗溪、肖正男只好借宿在一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间农家屋。他们只能三个人挤一间房,半夜起床的张泯和罗溪因为肖正男无意的一脚而差点接吻。两人有点尴尬。走出屋子在夜里看星星时,张泯再次把发卡送给罗溪。刘文娜请吴天伟吃饭,吴天伟告诉刘文娜张泯接走了罗溪。终于换车抵达培训中心的张泯、罗溪下车就看到了在门口等他们的吴天伟和刘文娜。刘文娜亲昵的接走了张泯,罗溪在培训中心,因为被总经理亲自送来,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心里十分懊丧。培训结束,罗溪返回民宿,一家人庆祝她进了四海集团工作。

  • 四海集团举行新员工入职仪式,吴天伟安排了所有人,唯独留下罗溪。罗溪追问吴天伟,吴天伟带着罗溪到销售部蒋经理的办公室报到,并特别交代蒋经理好好照顾罗溪。罗溪到工位后看到了枯萎的绿植,对着植物自说自话,引来了同事李欣的注意。罗溪把绿植换了位置,碰上路过的蒋经理,罗溪遭到了蒋经理的嘲讽。蒋经理安排罗溪把客户资料输入电脑并熟悉VIP用户的资料,对接一下团建的客户。罗溪用信用卡给客户结算,暴露了客户的隐私,得到了第一个投诉。蒋经理警告罗溪保护客户隐私,不要自作主张。民宿年轻人求婚引发了欢声笑语,周武周末、趁机向杨琳求婚。团建公司的负责人和罗溪对接,罗溪因酒店房间不足,希望对方调整团建时间或缩减房间数量,客户大为不满,罗溪再次接到第二宗投诉。蒋经理当着销售部员工的面“鼓励”罗溪,竟然只用一上午的时间就得到两个投诉。吴天伟将罗溪收到两个投诉的消息告诉刘文娜,并将罗溪的个人信息给了刘文娜。刘文娜打算去佑安旅社一探究竟。肖正男按照张泯的指使,搜集了陶伦的资料,张泯得知陶伦在派出所登记了DNA寻找亲人。

  • 旅客们看到佑安旅社的宣传视频,蜂拥而至,宾客盈门。张泯看到了罗溪手里的水仙花耳环,对比了小时候自己和亲生母亲沈秀芝的照片,匆匆忙忙赶到沈秀芝家,质问沈秀芝另一只耳环的去向。沈秀芝向张泯解释,当年小张泯走失的情景,她担心张敬中知道这件事,并愿意承担后果,只希望张泯能顺利继承四海集团。沈秀芝情绪激动昏倒,张泯将沈秀芝送到了医院。 晚上罗溪拖着垃圾出旅社,看到了在旅社门口的张泯。张泯紧紧抱着罗溪,想让罗溪陪自己一会儿,此时被恰巧出门的陶伦看到。张泯带着罗溪回到了四海集团,罗溪陪着张泯待了一夜。陶伦一宿未眠。张泯一早便赶去医院看望沈秀芝,却撞上了来检查身体的吴天华。吴天华告诉张泯只是来做常规检查,让张泯不要担心。张泯来到沈秀芝的病房,沈秀芝问张泯来看她还是来看吴天华。张泯劝说沈秀芝及时收手,不要再做错事。吴天伟约刘志刚喝茶联络感情,顺便告诉刘文娜,张泯就在酒店房间昨晚并未回家。刘文娜开心的去找张泯。肖正男和罗溪在张泯房间用早餐,机智的肖正男为罗溪打掩护,将刘文娜打发走。

  • 陶伦提醒罗溪,张泯有未婚妻,轮不到罗溪来心疼。罗溪替张泯辩解,并生气的离开。张泯一早来到办公室,看到一盆薄荷摆在桌子上,想到是罗溪送来的礼物内心很欣慰。刘文娜造访民宿找陶伦想要组队拆散张泯和罗溪,遭到了陶伦的拒绝,并被教育了一番。张敬中未经张泯同意,官宣张刘两家婚事。张泯找张敬中理论,扯出了有关沈秀芝的陈年往事。罗溪看到了张泯和刘文娜的即将订婚的消息后,伤心的流下眼泪。周武、周末、陶伦、小馒头在厨房准备美食节的菜品。睡醒的杨琳告诉大家罗溪不舒服,不去美食节了。周武、周末听到杨琳落枕,抢着给杨琳挤牙膏献媚。陶伦去房车看罗溪,安慰郁闷的罗溪。张敬中责怪吴天伟将张泯和罗溪的事情透露给刘志刚,警告吴天伟做事要三思而行。周武在民宿客厅给杨琳按摩,顺势掏出戒指准备给杨琳戴上求婚,但周末在一旁搅合。陶伦和罗溪来到厨房把美食节准备的食品装运。美食节上,佑安旅社的生意非常红火。女主播Lisa在镜头前给观众介绍种类繁多的美味,周末时不时抢镜捣乱。Lisa撞见了罗溪,八卦她和张泯的关系。

  • 四海集团接到丢失戒指的投诉,客户认为嫌疑人是周末。肖正男暂缓报警,开启内部调查。张泯吩咐肖正男暂停佑安旅社的摊位活动,派酒店安保人员找到周末配合调查。周武安排周末收拾摊位,自己替周末到保卫处接受审查。罗溪不顾肖正男的阻拦,闯进张泯的办公室解释周末不是小偷。张泯要进行调查以证周末清白。肖秘书给罗溪提供了客户的在酒店的路线图,罗溪沿着客户的行动线寻找戒指。陶伦接到周末的求救电话也赶来四海集团。刘文娜在酒店门口遇见了陶伦,刘文娜希望罗溪离开四海集团,她愿意出钱买一枚戒指补偿客人。刘文娜准确知道戒指的价值,陶伦怀疑周末是被诬陷,拒绝了刘文娜的要求。张泯和肖正男查看监控录像,发现周末并没有跟踪客人,相反是这位客人跟着周末。张泯和肖秘书请女顾客来监控室对质,女顾客的谎言被当面拆穿,惊慌失措的女顾客交出了戒指,张泯不答应不再追究此事。肖正男将戒指放走廊盆栽附近,让这件事以戒指被罗溪找到而告终。返回办公室的张泯与陶伦在电梯里相遇,陶伦希望张泯不要干预罗溪在四海集团的去留。

  • 罗溪受园艺部同事的委托检查草皮,帮助园艺部想出了恢复草坪的解决方案。小馒头劝说陶伦对罗溪好一点,不要整天想着把佑安旅社变成四海度假村,并给陶伦分享爱情秘笈,烦躁的陶伦将她赶了出来。罗溪加班,刘文娜假借送宵夜陪她加班为借口来到办公室,实则要给她介绍男朋友。晚餐期间,陶伦给民宿小伙伴儿们发了改造民宿的计划图,希望能够投资两台望远镜,增加车辆接送等服务。周武再次否定了陶伦的建议。罗溪突然放下筷子宣布自己要去相亲。罗溪履约来到刘文娜安排的咖啡厅,刘文娜故意拍下进门的罗溪,发了一张朋友圈给张泯、陶伦。刘文娜介绍的相亲对象名叫郭淳,他和罗溪尴尬开场,刘文娜引荐完就离开了。陶伦以自己的追求者的身份出现在相亲现场,要接罗溪回家。郭淳很紧张,找理由离开。陶伦告诉罗溪,可以用自己当挡箭牌,不需要找别人,罗溪希望过两个人不要再有任何误会。张泯开车也来到咖啡馆并没进去。蒋经理怒气冲冲地问责罗溪销毁错了文件,罗溪讲明事情的原委,蒋经理感觉罗溪在推卸责任,更加生气,让罗溪将销毁的文件恢复如初。

  • 醉酒的张泯试图请问罗溪告白,刚触碰到罗溪就昏倒在地。罗溪通知肖正男,并把张泯送到医院。刘文娜接到肖正男的电话赶到医院,质问罗溪为什么张泯会晕倒在销售部的办公室。张泯醒过来,让刘文娜陪伴,并请罗溪先走。陶伦一大早起来给罗溪泡花茶,周武建议陶伦要光明正大的关心罗溪,不要躲在背后默默做事。杨琳告诉陶伦罗溪夜不归宿,陶伦关心加班一宿的罗溪,去四海集团找罗溪。罗溪将文件恢复完并交给了蒋经理,并汇报在恢复资料时,发现有老客户长久未来酒店消费,希望联系顾客维护关系。陶伦来到销售部得知罗溪在花房休息,此时刘文娜打电话给陶伦告罗溪状。陶伦到花房找罗溪。刘文娜带着水果和工作人员来张泯办公室,声称要亲自照顾张泯。陶伦给睡觉的罗溪披上衣服。刘文娜故意带着张泯来到花房挑绿植,好让张泯看到罗溪依偎在陶伦怀里的场景。张泯指责刘文娜老是把罗溪扯进到他们之间。醒过来的罗溪让陶伦先回民宿,她继续去上班。罗溪联系老客户,打算完成老客户的心愿。陶伦在咖啡厅暗示了刘文娜结盟的遗愿。

  • 蒋经理在销售部夸奖罗溪,老客人把名下公司的团建活动都交给四海集团,本季度超额完成销售指标,奖励罗溪优秀员工奖。好事未成双,四海集团spa中心研制的食用精油致使顾客出现呕吐的情况。张泯责令SPA中心下架精油产品并联系供应商,开始调查这件事。顾客不依不饶,张泯与顾客沟通,赠送了顾客酒店免费入住券安抚顾客。罗溪在酒店走廊遇到肖正男在垃圾桶里寻找证据,罗溪停下手上的工作帮着肖正男一起找。罗溪翻到了杯子里的残茶,肖正男拜托罗溪检查茶叶的成分。四海集团危机公关经理想要甩锅给承包商,张泯却想一查到底。两人意见不一致,张敬中安排一切按照危机公关小组的计划执行。公关部把赔偿方案和保密协议交给了顾客家属,只待签字。刘文娜在四海集团大厅遇见了正准备签字的当事人,当事人对四海集团颇有微词,连带吐槽张泯。刘文娜为张泯打抱不平,与顾客发生激烈争执,受害者家属因此拒绝调解并撕毁赔偿方案。媒体来到四海集团要曝光安全问题。张敬中急匆匆冲到张泯办公室,大声斥责张泯,这一幕被刘文娜看到。张泯和公关部召开会议应对公关危机。

  • 张泯在新闻通气会上的发言并未按照事先准备的稿子进行,引来公关部的不满。公关部与张敬中沟通后,张泯被叫到张敬中办公室,张敬中和张泯再次起了冲突。刘文娜把张泯的衬衫带回家,在保姆的帮助下,熨烫衬衫准备还给张泯。公关部给股东汇报这次危机公关的情况,股东们反而给了张泯很高的评价。张敬中甚至流露出对张泯的一丝满意之情。张泯和刘文娜合体参加媒体采访和封面的计划也被提上了日程。刘文娜给张泯送回衬衫,张泯感谢刘文娜这次勇敢承担并提供帮助,刘文娜想让张泯请她吃饭,张泯委婉的拒绝刘文娜,明确的告诉刘文娜不一定非要接受家庭的安排。刘文娜依旧深爱张泯。沈秀芝给张泯打电话,祝他生日快乐。张泯带罗溪出来吃饭,罗溪把民宿这些日子攒的钱还给张泯,但他没有收。张泯告诉罗溪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希望罗溪陪他过生日。罗溪带张泯来到一家小面馆吃面。刘文娜在日料店等待着张泯,直到店铺打烊张泯都没有出现。张泯和罗溪从面馆出来,去坐摩天轮,张泯在摩天轮向罗溪告白。张泯回到家中,吴天华给张泯准备了生日蛋糕和礼物。

  • 吴天伟与蒋经理商量在四海集团搞事情。陶伦到吴天华家送菜,不小心与保姆相撞打翻了水杯。陶伦上楼擦拭衣服,恍恍惚惚想起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有些似曾相识,但又不确认。吴天华点醒了发呆的陶伦,并给了陶伦一件干净的衣服。陶伦给吴天华聊起小时候的事情,吴天华也想起了曾经跟小张泯说的话。随后,两个人聊了很多星座的知识,吴天华打算将陶伦介绍到天文台就职。刘文娜在家里和刘志刚抱怨自己闲在家里才与张泯说不上话,她想要去找份工作,而且最好就去四海集团工作。蒋经理向张泯汇报,公司的机密资料泄密,以至于影响到底商续租等重大事件,并将泄密事件引到罗溪身上。罗溪百口莫辩,蒋经理一口咬定是罗溪和郭淳所为。在应急会议上,在人事总监吴天伟和公关部曲主任在场的情况下,蒋经理提议开除罗溪,并在酒店行业封杀罗溪。刘文娜到民宿找陶伦,陶伦希望刘文娜赶紧离开。陶伦计划去看二手车,改善民宿的经营。刘文娜缠着陶伦去二手市场看车。陶伦没有看到合适的车,刘文娜满口答应陶伦一辆车作为结盟的礼物。

  • 张泯为保护罗溪,与公关部曲主任发生争执。张泯责怪公关遇到事情就推诿,将这次将机密泄漏的事情推卸给罗溪。陶伦劝说罗溪放弃四海集团的工作回到民宿,罗溪想要清清白白的离开四海集团。张家晚餐上,刘志刚提出解除婚约,张敬中生气打了张泯,张泯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刘志刚生气的离开。张敬中让张泯整理手上的工作,离开四海集团。情绪激动的吴天华险些晕倒。陶伦和罗溪坐在树屋的秋千下,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陶伦希望罗溪能够明白自己对她的爱,希望不要在感情的世界自欺欺人。陶伦在旅社门口撞见了张泯,警告张泯不要再纠缠罗溪。杨琳告诉罗溪,刘文娜给民宿送车的事情。刘文娜在家里大吵大闹,责怪刘志刚不该贸然取消她和张泯的婚约。刘志刚这回铁了心,坚持自己的决定。张泯拒绝参加电视访谈,刘文娜决定独自接受采访回应,并在访谈上高调讲述她与张泯的感情是孩童时期就建立的,根本没那么容易摧毁。并表示绝对相信张泯,还要去四海集团上班辅佐自己的未婚夫。张泯看到刘文娜的访谈颇为无奈。

  • 刘志刚为了留住面子,不得不把解除婚约的消息压下来。张敬中敦促张泯赶紧开除罗溪,并用罗溪的家人威胁张泯。张泯来到沈秀芝的家,沈秀芝为绯闻的事情担忧。沈秀芝敦促张泯和刘文娜尽快结婚,取代张敬中在四海集团的地位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随后张泯拜访钟叔,为离开四海集团做进一步准备。吴天华和陶伦约在天文台见馆长,陶伦聊到了儿时的故事和民宿,吴天华想去拜访民宿,准备送陶伦天文望远镜。刘文娜被关在家里不吃不喝,刘志刚爱女心切,不得不叫来了张泯。在张泯的劝说下,刘文娜进食,含泪倾诉了自己非张泯不嫁的决心,不忍心的张泯默认了婚约。肖正男给张泯汇报机密材料泄露导致商家解约的情况。次日早上,刘文娜将新置办的办公用具搬到张泯办公室,吴天伟开始给刘文娜安排工作。罗溪受到蒋经理的冷落,除了没有给罗溪安排实质性的工作,禁止员工给罗溪共享任何工作信息。无所事事的罗溪打算请大家喝咖啡,在公司电梯遇到了张泯。张泯不想看到罗溪做杂务,对罗溪发脾气。

  • 沈秀芝反复看信件,害怕多年隐藏的秘密暴露。肖正男和罗溪找到了证明罗溪清白的证据,张泯叮嘱肖正男让蒋经理带上人证物证开会,打算彻底还罗溪清白。蒋经理在会议上一口咬定是罗溪泄露的机密,肖正男给大家看了最新的证据,原文件和修复的文件对比,行间距和左右间距有很大差别,被泄露文件为原文件,证明罗溪的清白。蒋经理怀疑罗溪提前复印了文件,张泯责称监控录像能证明罗溪在有限时间内没有做这件事。吴天伟建议听听证人的话,被收买的证人遭到张泯连糊带吓,胆怯的证人反咬蒋经理。但参会的刘文娜却突然以竞业条款为由打算开除罗溪,罗溪解释了旅社的归属权和经营权,为了维护张泯,罗溪提出了辞职。陶伦看到罗溪在四海集团受委屈,欲带罗溪离开。张泯追罗溪到地下车库,张泯答应罗溪可以转去园艺部报到,刘文娜不同意。陶伦替罗溪说话,刘文娜吐露出陶伦收车结盟的事情,四个人正面发生冲突,罗溪拿了车钥匙,带着陶伦离开。张泯和罗溪的事情愈演愈烈,沈秀芝找到张敬中,希望张敬中履行最初的约定,想办法让张泯与刘文娜迅速成婚。

  • 在饭桌上,吴天伟有意无意的说起张泯跟小时候变化很大,张敬中觉察出吴天伟话里有话。张敬中担心吴天伟知道张泯的身世,探听吴天华口风时,吴天华打算将张泯的身世告诉吴天伟,张敬中劝说吴天华尽量隐藏张泯的真实身份,吴天华打算尊重张泯的意愿,找合适的机会再公开身份。罗溪来四海集团告别,给肖正男准备了早餐。准备离开的罗溪碰见了张泯,打过招呼后就走了。张泯得知罗溪办完了离职手续,跑出追罗溪。张泯在电梯里堵住罗溪,想要罗溪给他一个答案,罗溪坚持选择回到民宿陪伴家人。陶伦接到派出所的电话,找到DNA配对的父母。拿到亲生父母联络方式的陶伦,打算飞回美国和亲生父母相见。在阳光房,陶伦告诉了罗溪找到亲生父母的消息,陶伦希望罗溪能够和他一起回美国。民宿收到了吴天华送来的天文望远镜。民宿接到通知,房东要收回民宿,众人十分焦虑。陶伦认为旅社不让续约可能与四海集团有关,便去找张泯,希望他们能就此打住。张泯想起了先前用民宿威胁过他的张敬中。张泯带着刘文娜买婚戒,张泯接到电话,丢下刘文娜自己选戒指。

  • 刘文娜独自上台,引起现场的躁动和议论。刘文娜不顾刘志刚的劝阻,在台上宣布与张泯和平分手,取消订婚宴,并表示自己解脱了,因为不再爱了。刘志刚退场后,对张敬中夫妇发飙,吴天伟言辞不当故意裹乱。张泯奋不顾身跑到民宿,发现罗溪已经和陶伦走了,周武杨琳拒绝告诉他罗溪的去向。张泯从小馒头口中得知罗溪去了机场。张泯赶到机场,抱住了留下来的罗溪,两个人驱车来到湖边。张泯深情向罗溪告白,想要牵着罗溪的手走下去,两个人深情拥吻。张家联系不上张泯,张敬中急得团团转,吴天伟跑过来看笑话,吴天华劝说张敬中不要逼迫张泯做他不喜欢的事情了。张泯送罗溪回家,路上张泯把民宿的房契送给了罗溪,罗溪谢绝了张泯的好意。周武为罗溪未能跟着陶伦去美国发脾气,但看到房契心情大好,希望罗溪能够收下张泯的礼物。张泯去探望沈秀芝,沈秀芝责怪张泯逃婚,张泯怀疑沈秀芝设计把陶伦支走去美国认亲。沈秀芝大喊大叫,张泯为了安抚沈秀芝,不得不答应沈秀芝的要求。张泯内心充满了对陶伦的愧意。

  • 王秘书除了资料,还给张敬中了水仙花耳环照片,介绍了陶伦和罗溪、民宿的关系。钟叔给张泯准备了材料并提醒他,吴天伟暗地里收购了很多股份,吴天伟第一顺位继承人身份可能会威胁到张泯。罗溪发微信感谢张泯的礼物,偷看罗溪信息的杨琳取笑罗溪最终还是选择了有钱人。杨琳告诉罗溪未来还会有很多曲折的事情,希望罗溪有个心理准备。董事会召开前,张泯与张敬中、刘志刚见面,利用提前购买的土地换得了在四海集团暂时的安全。董事会顺利进行,张泯和四海集团暂时安全。张泯到民宿见罗溪,罗溪送面包给张泯吃,两人互喂面包。看到甜蜜的张泯和罗溪,杨琳充满了羡慕,周武、周末拿出烧饼、长面包也大献殷勤。晚上,张泯到肖正男家借宿,张泯吃肖正男的零食,喝他的藏酒,心疼的肖正男让张泯赶紧解决自己的问题。远在美国的陶伦给民宿家人通视频电话,周武安慰陶伦需要和家人培养感情。陶伦中断民宿的通话,就接到了刘文娜的求救电话。陶伦用计引开保镖,把来到美国的刘文娜带了出来。刘文娜给陶伦讲了与张泯在订婚现场分手的经历,自嘲如今他们两个最应该惺惺相惜。

  • 吴天华收到了一件童年张泯走丢时穿的小衣服,想起了给小张泯打理衣服,送他上学的情景。罗溪看到张泯派来的工作人员准备了各类衣服让她挑选,生气的罗溪拒绝了这些服务,不接张泯电话,张泯怪罪肖正男。肖正男建议张泯亲手给罗溪做点什么。张泯和肖正男来到民宿的菜园子,帮忙浇水锄草侍弄蔬菜。除此之外,张泯还取消了旅社客户预定,并进行了赔偿。罗溪听到后,罗溪很生气,抱怨张泯不顾及她的感受。周武打算给张泯支招哄罗溪开心,建议他向罗溪求婚。肖正男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张泯和肖正男回到办公室,预演求婚。肖正男对张泯的求婚不满意,提出了很多建议。吴天华决定证实下神秘信件的内容,偷偷派人去查验张敬中和张泯的血缘关系。当收到两人真的有张泯父子关系的证明时,吴天华难以接受昏倒。临时来拜访张家别墅的沈秀芝看到吴天华昏倒,并看到了那份让她昏过去的文件,将证明立即调包并把吴天华送到医院。张泯在树屋布置了求婚现场,张泯下跪向罗溪求婚,民宿一家人现场见证,却不料罗溪并没有答应。

  • 张泯离开病房前,张敬中告诉张泯已经确认陶伦的身份,打算把陶伦接回家。张泯并没有表现的惊讶,张敬中怀疑张泯沈秀芝母子耍手段支走陶伦去美国寻找假父母。张泯提前准备好所有工作等待办理交接。早上梳头化妆的罗溪发现张泯送的戒指不见了,找了民宿上上下下发现是杨琳偷偷戴着摘不下来了。张敬中安排秘书去接陶伦,陶伦得知吴天华病倒后就直接去了医院。陈妈给陶伦介绍了吴天华的病情,陶伦按照医生的叮嘱,给吴天华梳头按摩。张泯到沈秀芝家,沈秀芝给张泯讲述了吴天华晕倒的晕倒的过程和掉包亲子鉴定的事。沈秀芝盼望吴天华永远都不要醒过来,对张泯继承四海集团依旧抱有幻想。张泯想要放弃四海集团,追求自己生活。沈秀芝打了张泯,情绪激动的沈秀芝打算自杀。躲进厨房的沈秀芝晕倒,张泯给沈秀芝请了医生,安抚她好好休息。张敬中在病房与陶伦认亲,病床上的吴天华依然昏迷不醒。张敬中给陶伦讲述了小张泯走后的事情。张敬中拿出陶伦折的星星,告诉陶伦他们从来没有放弃寻找他。

  • 陶伦在医院照顾吴天华,陈妈无意中说出了吴天华看到的死亡证明。陶伦坚持让陈妈说出原委,陈妈吐露吴天华晕倒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份死亡证明。张泯告诉张敬中,工作已经随时准备交接。张敬中并没有打算让张泯离开张家,但张泯担心与张敬中的亲生父子关系曝光,只求张敬中不要再找沈秀芝麻烦。陶伦来到张敬中办公室,张敬中告诉了陶伦交接的事情。民宿成员包饺子答谢周围的邻居和福利院的园长。吴天伟召开股东大会,股东利用张泯假身份的事情罢免张敬中的职位,推举吴天伟担任四海集团的董事长。陶伦去见刘文娜,刘文娜给陶伦讲述了小时候张泯陪自己看星星的经历。陶伦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了刘文娜。原来小时候陪刘文娜看星星的人是陶伦。张敬中为了对付吴天伟,将陶伦叫到公司,并将陶伦和张敬中的亲子鉴定分发给股东。吴天伟的如意算盘落空。张泯在医院陪护沈秀芝,医生鼓励家属给沈秀芝做心理疏导。陶伦陪着罗溪去花卉市场买花,然后去医院看望吴天华。恰巧张泯也在,陶伦和张泯抢着给昏迷的吴天华介绍罗溪。

  • 陶伦在张家第一顿早餐,陶伦询问张敬中有关水仙花耳环的来历。张敬中确认这对耳环不是吴天华的,陶伦回忆起走丢那天带着这对耳环的女人一直抱着自己,他还以为是妈妈。张泯早上和罗溪在阳光房浇花,周武监视张泯。张泯想去锻炼,周武带着张泯去竹林砍竹子。张泯没砍几根竹子就累得腰酸背痛。回到民宿吃早餐,张泯已经累得双手颤抖,周末故意让张泯盛粥。 张敬中让陈妈给陶伦准备了上班的衣服。陶伦与张敬中用餐时,表示找到亲生父母已经满足,不想参与酒店的事务,对继承权没兴趣,希望张泯能够继续管理四海集团。张泯回到办公室,要求肖秘书全力配合陶伦策划周年庆,并把办公室清理出来给陶伦使用。肖正男替张泯抱不平。张敬中得知吴天华办理了私人保险箱业务,保管的东西事关小张泯走丢的秘密。公司策划会上,张泯给同事介绍了陶伦,会议围绕陶伦进行。吴天伟去张泯办公室找陶伦吃饭,间接挑拨他与张泯与张敬中父子的关系。陶伦恢复身份后,第一次回到民宿,受到了大家伙儿的热情招待。

  • 站在病房的张泯看到了张敬中与沈秀芝的争执,再次求张敬中放过沈秀芝。周武与陶伦在阳光房喝酒谈心,微醺的周武想起陶伦、周末、罗溪长大的点点滴滴。陶伦告诉周武他有能力重建民宿。周武对周末充满了愧疚,阻止周末去参加选秀追求音乐梦想。陶伦再次表达了回馈旅社的想法。罗溪起早给张泯制作植物精油,调理张泯的身体。周武花式夸奖陶伦,劝说罗溪考虑一下陶伦。罗溪没有理会周武的苦口婆心,去树屋给张泯送植物精油。陶伦到健身房去看刘文娜练拳击,想起了小时候练拳击的模糊片段。两个人出健身房时,刘志刚来接自己的宝贝女儿,刘文娜将陶伦与张家相认的事情告诉了他。刘志刚警告刘文娜不要再趟张家的混水。张敬中给吴天华请了国外的专家会诊,专家给建议吴天华动手术,张敬中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张泯和吴天伟为了吴天华发生了争执。吴天伟和陶伦一起离开医院,吴天伟在车上挑拨陶伦和张泯的关系。张泯再次去找钟叔求教。对于酒店业务非常生疏的陶伦急需处理各种事务,忙得一塌糊涂。吴天伟搜集到了沈秀芝和张泯的证据,准备在周年庆大会上曝光他们。

  • 张敬中视察周年庆,张泯和陶伦忙前忙后。刘志刚陪着刘文娜也来参加周年庆。张泯给罗溪准备了礼服,肖正男带着忙完的罗溪到客房换衣服,并声情并茂的读了张泯给罗溪写的情书,罗溪换上了礼服,陪张泯一同走进周年庆现场。大屏幕上播放宣传片时,出现了神秘的声音,曝光了张泯和张敬中的父子关系。现场股东、客户、媒体一片混乱骚动。张泯带着罗溪逃离现场,陶伦追了出来。罗溪认为张泯欺骗了自己,张泯和陶伦同父异母的关系做实。张泯此时只想赶到医院接沈秀芝回家,发现沈秀芝情绪崩溃痛哭不止。肖正男和张泯把沈秀芝接到了肖正男家。尽管张泯身份曝光,肖正男依旧愿意跟随张泯,并着手调查音频的来源。吴天华手术前,张敬中签署同意书时,陶伦指责了张敬中欺骗吴天华的感情。张泯到民宿取走了东西,给罗溪留下了一封解释的信,希望罗溪能够和他一起远走高飞。陶伦在医院陪了吴天华一宿。看着昏睡不醒的吴天华,陶伦暗暗发誓要让沈秀芝和张泯付出代价。回到张家,陶伦责怪张敬中欺骗吴天华。

  • 张泯被派出所拘留,张泯的银行卡信用卡手机身份证被警察暂时保管。肖正男向陶伦递交辞呈,陶伦劝说肖正男留下来,肖正男还是决定离开。张敬中请律师保释张泯,陶伦也出现在派出所,数落张泯沈秀芝的罪名。张泯无言以对,但请求陶伦不要迁怒到沈秀芝身上。走出派出所的陶伦撞见了张敬中,张敬中向陶伦道歉,希望能够放过张泯,不要兄弟相残。陶伦谴责张敬中欺骗吴天华。律师将张泯保释出来,张泯谢绝了张敬中送他们母子出国的好意。张泯希望上一代的恩怨能够了结,让张敬中照顾好吴天华和陶伦。周武前妻来民宿想要小馒头的抚养权,周武周末杨琳为了小馒头也急得团团转,商量小馒头的去留。四海集团召开媒体会,张敬中正式卸任四海集团董事长,将股份转让给陶伦。张敬中告诫陶伦要远离吴天伟。刘文娜带着陶伦寻找小时候的记忆,两个人去看了科技馆的星空展。陶伦慢慢从刘文娜口中了解到小时候的自己。张泯告诉罗溪衣袖上“c”正是代表自己的本名“张弛”。陶伦邀请刘文娜来四海集团给自己当特助,刘文娜很感动。

  • 沈秀芝在病房出现幻觉,幻境中的吴天华醒过来,生气地将水泼到沈秀芝脸上,发誓永远不会原谅她。赶到医院的肖正男和罗溪准备接沈秀芝回家,精神分裂的沈秀芝迁怒于罗溪,认为眼下发生的一切都罗溪一手造成的,因而动怒打了罗溪耳光。肖正男安抚沈秀芝,并将她带回家。罗溪让肖正男保守沈秀芝打她的秘密。刘文娜继续带着陶伦寻找记忆,陶伦逐渐恢复记忆,但依旧无法将模糊的片段联系到一起。股东大会上,钟叔选择了刘志刚一票,陶伦手里的两张票分别投给了自己和吴天华。刘志刚将关键的一票投给了陶伦,陶伦以一票优势成为四海集团董事长。吴天伟私下找到刘志刚,刘志刚给出了合理的解释。吴天伟白忙活一场。沈秀芝从肖正男家出来,淋着大雨回到自己家,回想十年发生的事情,内心经受着巨大的折麽,动了自杀的念头。肖正男急匆匆的赶到民宿,告诉张泯沈秀芝走丢了。张泯在赶去沈秀芝家的路上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沈秀芝自杀身亡。张泯恍恍惚惚的来医院认领沈秀芝的遗体。沈秀芝留给张泯的诀别信充满了悔意,更让张泯悲痛欲绝。罗溪和肖正男一直陪在他身旁。

  • 情绪低落的陶伦在刘文娜的陪伴下去酒吧买醉,醉得一塌糊涂。刘文娜不得不扛着陶伦,把他送回家。在酒店的长包房,刘文娜安慰陶伦,希望陶伦不要因为别人犯的错惩罚自己,动情下,刘文娜亲吻了陶伦。在罗溪和肖正男的陪伴下,张泯带着极大的忏悔去寺院给沈秀芝超度。回到民宿,罗溪安慰悲伤的张泯,愿意陪伴着张泯走过这段痛苦的日子。张敬中也来到民宿安慰张泯,希望他能够重新站起来,父子之间的关系也稍显缓和。陶伦梦见小时候自己走丢的情景,刘文娜一直陪着做噩梦的陶伦。醒来的陶伦与刘文娜继续寻找记忆。周武做了一桌子好菜,民宿一家人准备安慰一下张泯。大家伙儿在饭桌上推杯换盏敬张泯酒,几杯酒下肚,每个人都有很多心里话,开始“比惨大赛”,以此来鼓励张泯重新振作起来。张泯看到了大家的良苦用心,感谢能够遇见罗溪、肖正男和民宿的伙伴们,谢谢大家对他帮助。大家情绪高涨,鼓动周末唱首歌。周末的歌再次勾起了大哥的很多回忆。刘文娜带着陶伦来到公园,陶伦回想起当时的冰激凌店,当时十几年已经过去,已经物是人非。

  • 民宿和气融融,大家由过去谈到未来,齐心协力想把民宿经营好,决定给民宿改名字。刘文娜送陶伦到医院。张敬中也给张泯打了电话,张泯从民宿聚会上离开,赶往医院。医生告诉张敬中,吴天华潜意识里不愿意醒过来。张敬中在吴天华的病房前忏悔,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怪自己一时糊涂才犯下错。刚进病房的陶伦听到了张敬中的忏悔,包括张敬中决定资助张泯民宿改造的计划。陶伦心中充满了愤怒。陶伦嘲讽的掌声中断了张敬中的忏悔。赶来的张泯也让陶伦恼火,张敬中资助张泯自立门户的安排成了陶伦爆发的导火索。张泯想给陶伦做出解释,陶伦不依不饶追究民宿改造和连锁经营的计划。张敬中承受不住陶伦的指责,内心愧疚无比。陶伦将张泯和张敬中同时哄出了吴天华的病房。吴天伟也来到了病房,陶伦冷静后,吴天伟请陶伦和刘文娜喝酒。吴天伟提醒陶伦,要打压张敬中张泯父子,让他们没有翻身的可能,顺势拿出了民宿水源地保护的禁令。但陶伦顾及民宿一家人,不允许吴天伟伤害佑安旅社。

  • 刘志刚本打算为了刘文娜臭骂陶伦一顿,但看到陶伦新的经营计划对陶伦刮目相看,希望陶伦不要再惹刘文娜生气。陶伦去健身房找刘文娜道歉,刘文娜发泄情绪,陪练的陶伦故意不避让,结结实实挨了刘文娜一拳。王秘书把陶伦的“凤凰计划”呈给了张敬中,张敬中看出这个计划正是脱胎于张泯的民宿改造计划。回到民宿的陶伦并没有受到大家的欢迎,水源地的事情让民宿再次陷入了麻烦。张泯回到沈秀芝的家寻找线索,回想整件事情,张泯觉得背后另有其人,遂去医院查沈秀芝当时住院时的探望记录。四海集团召开“凤凰计划”媒体会,陶伦宣布四海集团将要实施“凤凰计划”,罗溪闯进媒体会,指责陶伦偷窃张泯的想法。罗溪将以水源保护地为由关闭民宿的消息也告知陶伦。陶伦向罗溪解释这些并不是他做的。肖正男去派出所查拜访人的信息,发现全部是伪造的信息。张泯回到张家,张敬中向张泯解释凤凰计划不是他泄露给陶伦的,希望张泯不要让矛盾加深。张泯告诉张敬中小张泯并不是走失被送到福利院,而是在医院被抢救后送到福利院。

  • 罗溪周武杨琳小馒头给周末送行,周末背着吉他离开民宿去寻找自己梦想。陶伦去找吴天伟解决佑安旅社被封的事情,吴天伟推卸责任,陶伦无可奈何的离开。陶伦来到街心公园,看到卖气球的老爷爷,恍惚之间将所有的记忆片段联系到了一起。陶伦离开街心公园,在路上碰见了吴天伟,吴天伟刹车的那一瞬间,他想起了小时候被撞到的情景,转身上车的吴天伟让陶伦彻底回忆起当年在他身后的那张脸。暴露的吴天伟拼命的逃跑,赶来的张泯和陶伦追吴天伟,在汽车撞向吴天伟的瞬间,张泯却推开了吴天伟,自己撞到了车上。张泯被送进了医院,陶伦通知罗溪。张泯轻微脑震荡和粉碎性骨折,经过抢救后被送进了病房。愧疚的吴天伟到吴天华的病房跪地认错,之后去警察局投案自首。陶伦从这段仇恨中释怀,也明白自己真正爱的人是刘文娜,张敬中也表达了对罗溪的谢意。陶伦在张家别墅的院子里摆上天文望远镜,推着昏迷的吴天华准备看巨蟹座流星雨。周末的歌曲传唱度很高一夜爆红,通过视频给大家展示现在的生活。张泯出院回到了民宿,张敬中来看他,两人真正意义上的和解。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