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DVD版 电视剧 热度 2052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湖南卫视

类型:青春 /古装 /偶像

导演: 张开宙

简介: 盛家六姑娘明兰从小聪颖貌美,却遭遇嫡母不慈,姐妹难缠,父亲不重视,生母被害去世的困境。她藏起聪慧,掩埋锋芒,忍辱负重逆境成长,在万般打压之下依然自立自强,终历尽艰难为母报仇。在这一过程中,明兰结识了宁...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73/共73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扬州通判盛家三女二子,人丁兴旺。盛家主君盛紘的妾室卫小娘怀有身孕,却遭到下人克扣冬日应有的例份炭火。同日,东京忠勤伯爵府袁家特来下聘盛家嫡长女华兰,可袁家伯爵夫妇没有亲自来扬州纳征,只派了长子袁文纯夫妇前来,让华兰的母亲盛家的主母王大娘子非常不满。盛家庶子长枫年幼无知,与来客白烨比投壶险些输掉聘雁。明兰精通投壶,挺身而出,战胜了白烨,为姐姐保住了聘礼。

  • 林小娘想把墨兰送去盛老太太屋里养着,告诫墨兰要察言观色哄老太太开心,但墨兰觉得祖母并不喜欢自己。 明兰恳求父亲去看看卫小娘,卫小娘却隐瞒了自己的困境。明兰哭着向父亲告状,说屋里没有炭火,食物也经常缺少,盛紘大怒。盛紘与王氏质问管家的林小娘,而林小娘辩称她从未克扣过卫小娘。盛紘派人彻查,结果发现被克扣下来的例份都藏在林小娘的贴身侍女小蝶的房中。

  • 卫小娘突然临盆,盛紘和王大娘子外出,只有林小娘管家。眼看卫小娘情况不好,盛家无人帮忙,明兰冲出盛家,刚好在街上遇到了顾廷烨,在顾廷烨的帮助下,他们找到了郎中,林小娘却派人阻拦他给卫小娘诊治,结果被顾廷烨制服。但卫小娘却因子大难产,已经不行了。临终前卫小娘告诉明兰,万事不要冒尖出头,让明兰以后去盛老太太那边,明兰哭着答应了。 卫小娘难产故去,明兰伤心晕倒。盛紘回家发现妾死儿亡,十分愤怒。王大娘子听从女儿华兰的劝告,好好办理了卫小娘的丧事,赢得了盛紘的好感。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扬州通判盛家三女二子,人丁兴旺。盛家主君盛紘的妾室卫小娘怀有身孕,却遭到下人克扣冬日应有的例份炭火。同日,东京忠勤伯爵府袁家特来下聘盛家嫡长女华兰,可袁家伯爵夫妇没有亲自来扬州纳征,只派了长子袁文纯夫妇前来,让华兰的母亲盛家的主母王大娘子非常不满。盛家庶子长枫年幼无知,与来客白烨比投壶险些输掉聘雁。明兰精通投壶,挺身而出,战胜了白烨,为姐姐保住了聘礼。

  • 林小娘想把墨兰送去盛老太太屋里养着,告诫墨兰要察言观色哄老太太开心,但墨兰觉得祖母并不喜欢自己。 明兰恳求父亲去看看卫小娘,卫小娘却隐瞒了自己的困境。明兰哭着向父亲告状,说屋里没有炭火,食物也经常缺少,盛紘大怒。盛紘与王氏质问管家的林小娘,而林小娘辩称她从未克扣过卫小娘。盛紘派人彻查,结果发现被克扣下来的例份都藏在林小娘的贴身侍女小蝶的房中。

  • 卫小娘突然临盆,盛紘和王大娘子外出,只有林小娘管家。眼看卫小娘情况不好,盛家无人帮忙,明兰冲出盛家,刚好在街上遇到了顾廷烨,在顾廷烨的帮助下,他们找到了郎中,林小娘却派人阻拦他给卫小娘诊治,结果被顾廷烨制服。但卫小娘却因子大难产,已经不行了。临终前卫小娘告诉明兰,万事不要冒尖出头,让明兰以后去盛老太太那边,明兰哭着答应了。 卫小娘难产故去,明兰伤心晕倒。盛紘回家发现妾死儿亡,十分愤怒。王大娘子听从女儿华兰的劝告,好好办理了卫小娘的丧事,赢得了盛紘的好感。

  • 卫小娘的妹妹卫姨妈来到了盛家,可怜明兰孤苦无依,想要带走她。盛紘得知后没有同意。盛老太太回来得知了卫小娘的事情,责怪盛紘宠妾灭妻,太过抬举林小娘,才弄成现在这样,又怜惜明兰孤弱,要把明兰接到自己膝下来养。盛老太太给盛紘分析了卫小娘难产的蹊跷之处,盛紘自责糊涂,决定把管家之权交还给王大娘子,林小娘得知后在房中大发脾气。顾廷烨要坐船回到东京,刚好与要赴京就职的盛家在码头相遇。明兰拿了一对卫小娘绣的护膝送给顾廷烨,以表谢意。

  • 齐衡英俊不凡,如兰墨兰都对他十分爱慕,为争取他的注意力各种明争暗斗,但齐衡暗中喜欢盛明兰。大年初二,亲朋好友来盛家做客。席间,齐衡发现他的汗巾帕子找不着了,因为是贴身之物,必须大张旗鼓去找,让所有人都知道这帕子是丢了的,以免将来有人生出事端。王氏派人搜查了一番,最后在丫鬟素琴身上发现了帕子。明兰觉得蹊跷,和嫣然分析了她的疑惑。恰好被齐衡听到,齐衡惊讶于明兰的闺阁之才,提出不用明兰出面,他不会冤了素琴。

  • 齐衡发现明兰把紫毫笔送给了如兰和墨兰,心中不快。明兰让小桃给齐衡送了一盒点心,借机告诉齐衡,不必再对她这么好了。齐衡听了后深感自己可笑,自作多情。顾廷烨的兄弟在外面喝花酒欠了银子,收账的人找到侯府来,说是顾廷烨赊的账,账单上有他的签字,顾廷烨自然是不认,可其父顾偃开并不相信他,斥责他顽劣不堪,小秦氏在一旁劝和。昌伯爵府的吴大娘子带着幼子梁晗来了,伯爵娘子擅长做媒,林小娘和墨兰认定她是来为京城贵族相看盛家姑娘的,满心欢喜等待着,却没等到伯爵娘子请她们出来见客。

  • 顾廷烨把常嬷嬷接来,要安排到侯府里住,父亲顾偃开却不同意,顾廷烨讽刺顾偃开是因为看不上他母亲白氏的出身,连带着看不上自己。顾廷煜趁机过来,假意劝和,实际上把顾廷烨在外面养外室的事情说了出来,顾偃开大怒,命人把顾廷烨打了一顿。明兰和如兰被盛紘罚跪祠堂,林小娘依旧做小伏低,让盛紘更不能原谅明兰和如兰,王大娘子百般哀求盛紘放过如兰不遂,只好求助于盛老太太,老太太便提议借此缘由找宫中孔嬷嬷来给女孩子们上礼仪课。

  • 顾廷烨和石头捉住了有庆,并把他恐吓了一番,有庆吓坏了,自己提出离开侯府。顾廷煜告诉小秦氏,他们派去的人被顾廷烨发现,恐怕已经打草惊蛇,日后想找出曼娘更是难上加难。齐国公府的平宁郡主处置了院子里卖弄风情想要勾引小公爷的丫鬟。齐衡见明兰不能来上课,撺掇母亲平宁郡主去盛家串门,被郡主一口回绝。平宁郡主把齐衡身边的小厮不为叫来,让他交代齐衡在盛家的情况,不为为齐衡隐瞒,平宁郡主却已经疑心齐衡看上了盛家的姑娘。

  • 盛紘被林小娘说动,去找盛老太太求情,终于让墨兰进入孔嬷嬷学堂,王氏百般不情愿。孔嬷嬷和盛老太太夸赞明兰,盛老太太却让孔嬷嬷不用对明兰特别上心,孔嬷嬷误会老太太对明兰不好,闹着要走。盛老太太这才告诉她,她最是心疼明兰,但明兰除了年迈的自己在盛家并无依靠,过得谨小慎微,夸她越多其实就是害她,孔嬷嬷这才明白过来。葳蕤轩里,王氏见如兰不思进取只知贪睡,恨她不争气。

  • 墨兰竭力霸占孔嬷嬷的所有注意力,引起了如兰不满,明兰劝慰她别放在心上。但两边还是发生了冲突,厮打起来。孔嬷嬷借此机会敲山震虎,历数了大家族做事做人的守则良心,让盛紘受益匪浅。林小娘仗着自己受宠又想拿出她在盛紘面前那一套,假意装贤良,反而被孔嬷嬷一通驳斥。明兰被打了板子后,盛紘在院里问她是否觉得委屈,明兰回答有错当罚并不委屈,盛紘觉着明兰是一个明白事理的女儿,也开始有些反思自己平日对三个女儿没能做到一碗水端平,让明兰以后有委屈尽管找自己说。

  • 孔嬷嬷结课后离开盛家,盛家女儿们又回到了家塾上课。课上庄学究让大家借由嫡庶讨论今上继皇嗣之事。盛家嫡庶两房争论不休,顾廷烨和齐衡各有看法,明兰也被牵扯出来,只好连比带划一通,好容易才过关。下课后,齐衡特意等候明兰问她不要紫毫笔的原因。科举开考,明兰给长柏和长枫各绣了一副护膝,还给齐衡也绣了一副偷偷藏在盒子里让不为带回了齐国公府。考前,各家都紧张不已,亲自送孩子去考场,只有顾廷烨坚持独自一人前去,顾家人都十分不满,顾偃开的继室小秦氏不停地帮顾廷烨说好话。。齐衡发现了明兰送给他的护膝,上面还绣着意味着“元若”的元宝。齐衡非常欣喜,觉得明兰心里还是有他的。

  • 明兰故布疑阵,打草惊蛇,假装让卫姨妈回扬州,实际却安顿在客栈,林小娘惊慌不已,正好中计,露出破绽,让卫姨妈有路可查探。明兰写字魂不守舍,盛老太太点破她是因为心中挂念齐衡科考的结果,明兰支支吾吾想隐瞒,老太太却说其实她早就看出来齐衡对明兰的心意了,可是齐衡家世太好,齐大非偶,明兰若真嫁给齐衡,未必能过得幸福。放榜了,诸家子弟中,只有盛长柏中了,顾廷烨和齐衡都落了榜。盛家正房欣喜若狂,恨不得放十里鞭炮。林小娘责怪儿子长枫不用功,长枫夸口自己认识过继皇嗣后备人选兖王身边的人,林小娘转怒为喜,放他出去和狐朋狗友饮酒作乐了。顾侯爷打听得知顾廷烨本是考中了的,因为年少时轻狂之语上达天听,才被皇帝刷了下来,并断了以后科考之路。

  • 顾侯爷回到侯府痛骂顾廷烨,顾廷烨怀疑是大哥顾廷煜告发的他,回到常嬷嬷院里借酒消愁。曼娘得知顾廷烨当官无望,想方设法出门,故意被侯府的人找到。顾廷烨来侯府寻曼娘,被众人围攻叱骂,顾廷烨厉声责问顾侯关于白氏的死亡真相,顾侯语塞。这日,盛紘下朝后被单独拦下,安顿在偏殿。盛家不见家主归来,顿时慌乱,四处找人打听,谁都不知究竟。齐衡派小厮不为找到了明兰的丫头丹橘,特意向她透消息。明兰告诉老太太,盛紘已经确定是被皇帝“留宿”,但为何如此却不知道。王氏从娘家得知皇帝留宿盛紘的消息,哭哭凄凄来找老太太。王氏想到盛紘不在家,可以乘机收拾林氏,于是让刘妈妈盯着林栖阁那边。深夜,林小娘已经从王氏下人处得到盛紘被囚禁宫中的消息,她感觉有可能大厦将倾,想要变卖田产铺子。林小娘乔装改扮成送花草的农妇下人,私会卖家,被门口刘妈妈带着一众仆人摁在地上捆了起来。

  • 林小娘被拖回盛家,王氏称她私会外男,背夫偷汉,要请盛老太太出来主持大局,但老太太称病不理了。王氏指挥下人立刻把林小娘捆起来卖掉,林小娘大声喊冤,要和买家对质。 第二日,盛紘回家了,全家欣喜若狂,原来盛紘被皇帝扣在宫中是因为长枫和兖王身边的人多有往来,在外喝花酒时有醉言醉语传入宫中。盛紘用明兰之前在庄学究课上对于立长立嫡的一番言论回应皇帝,皇帝释然,才放了盛紘。盛紘暴打长枫,林小娘大哭,一口咬定是别人陷害长枫。王氏立刻说了林小娘私通外男之事。两人争执不下,盛紘勃然大怒,又为无人替自己考虑感到可悲。

  • 王氏和林小娘大闹一场,盛紘只好与盛老太太商议让谁来管家,老太太给盛紘看了明兰平日记的各房各处开支用度, 并借口明兰已经及笄,让她独立分院,暂时代管家务,盛紘同意了。搬家时,明兰看卫姨妈的回信,得知姨妈已经在寻访当年给卫小娘看病的郎中,但还无收获。王氏和林小娘都往明兰屋里塞了自己的心腹丫鬟。盛老太太为了华兰一直没有生养的事情特意请来了她的好姐妹太医院贺家的贺老太太,贺老太太最擅长看女子妇科,盛老太太称病把华兰骗回盛家。贺老太太有个孙子贺弘文,老太太们带着华兰去房里看诊,明兰和贺弘文在外屋对坐,贺弘文言辞中对女子在世间的生存处境颇为理解怜惜,让明兰心生感慨。华兰的身体没有问题,盛老太太嘱咐她要好好调理,不要再理会伯爵府管家的事情。华兰告诉盛老太太,过几天有场永昌伯爵府吴大娘子办的马球会,可以让家中的弟弟妹妹们都去玩耍。王氏责怪华兰不应该告诉盛老太太,而应该偷偷告诉她,只用如兰去就行了。华兰告诉她,老太太待她好,她们就当是为了给明兰谋划嫁到一个好夫家来报答盛老太太。

  • 金明池马球会,贵族世家们大多聚集此,喝酒赏花,打球投壶,王氏带着三个兰和长枫也去参加。顾廷烨照例被行首们包围。明兰和闺蜜余嫣然见面,互相倾诉在家里过得不易。余嫣然是余老太师的孙女,父亲娶了继室后又生了二女儿嫣红,嫣红经常联合同父同母的兄弟欺负嫣然,而嫣然性格温柔,不敢反抗。伯爵娘子组织打马球,每队一男一女,胜者的奖品是一只凤钗。嫣然看到这是生母曾经用过的东西,想要夺回来,但嫣红却联合哥哥把她打得落花流水。明兰为了帮朋友,顶替嫣然,和长枫一起组队,眼看就要打赢,嫣红却拉来了顾廷烨助战,顾廷烨表示为了公平,换左手击球,长枫见状吓得逃跑。明兰倔强地想要独自迎战,伯爵娘子喜欢明兰的脾气,想要帮忙,齐衡忽然挺身而出,搭档明兰,打赢了顾廷烨和嫣红。明兰为嫣然赢回了簪子。

  • 明兰去玉清观给卫小娘上香,齐衡特意找了过来,对明兰摊牌,说自己喜欢她。明兰责备齐衡心无定算,只能影响自己,她只是个小官的庶女,高攀不上公府贵人,让他不要办糊涂事。但齐衡直接告诉明兰,他就是要娶明兰当正妻,明兰震惊。暮苍斋的下人都老老实实列着队听训,可偏偏大娘子派来的人在隔壁院子骂房内丫头。明兰出来看了下,正碰上盛紘来找她,盛紘得知了马球会上的事,认为她和齐衡一起上场打马球太出风头,此举是丢盛家的脸面。顾廷烨告诉常嬷嬷,他想求娶余嫣然,余嫣然性格好,必能容下曼娘,这事被曼娘听到了,她可怜兮兮地说一定努力伺候大娘子和顾廷烨。

  • 余老太师斥责自己儿子续弦后不把前妻的女儿放在心上,又撑不起家业,指望顾廷烨的高额聘礼。 长柏到明兰屋里送字帖,王氏房里出来的银杏跟长柏献殷勤,刚正严肃的长柏十分不快,说明兰性子太软。余嫣然和明兰说了顾廷烨想求娶她的事,明兰告诉她顾廷烨当年帮自己救母,嫣然说这人人品或许不错,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听说顾廷烨生活放荡混乱。顾廷烨亲自去找余老太师表达诚意,余老太师听同僚说顾廷烨从开始上书院到中举只花了六七年,算得上聪明绝顶了。听说嫣然打算嫁给顾廷烨了,明兰登门探望,曼娘却找上门来,气坏了余家祖孙。明兰替嫣然出面,力挽狂澜,戳破了曼娘的奸计。事后老太太嗔怪明兰太出风头对己不利,明兰说她不想看着嫣然就此落入火坑里。余老太师把嫣然嫁给了许州老家的一个孩子。余大人听说顾廷烨居然肯出两倍聘礼,于是决定让次女嫣红出嫁。

  • 曼娘让丫鬟故意跟着余家置办婚礼的采买套近乎,透露顾廷烨还有两个孩子的事情。余大人继室到顾家质问顾廷烨孩子的事,小秦氏不断赔罪,答应会驱逐曼娘,赶走两个孩子,顾廷烨坚决不肯。顾老侯爷本对能和书香门第、举家清流的余老太师家联姻十分欣慰,如今婚事破灭,被顾廷烨气得发狂,他殴打顾廷烨,逼迫他驱逐曼娘,顾廷烨质问白氏母亲婚嫁经过,顾侯爷心虚,又气又怒,一口血喷出来,昏迷不醒,顾廷烨慌张跑去请郎中,回家却发现自己被全家隔离,无法进入内院。常嬷嬷听说顾家将顾廷烨逐出家族,告诉两个孩子以后要克勤克俭,曼娘却不以为然。顾老侯爷过世半天后顾廷烨才知道,顾廷烨大闹侯府,终于闯入顾偃开房中。小秦氏在众人面前斥责顾廷烨不孝,让他离开顾家,顾廷烨没想到小秦氏竟然睁眼说瞎话陷害自己,意识到顾家这群人就是想赶走他,他终于看清了小秦氏的真面目。 顾廷烨受到了重大打击,失魂落魄地离开顾家,长柏追上来,和他分析这都是顾家有意结的一张网。

  • 顾廷烨回到甜水巷,常嬷嬷跟他分析接二连三的这些事情,要他暗中盯着曼娘。回房后,顾廷烨和曼娘倾诉,曼娘虽温酒做菜,万种风情,但顾廷烨入睡后,她却翻身下床验看自己的珠宝首饰。长柏不顾父亲阻拦,偷偷去看望生病的顾廷烨,明兰做了鱼粥让长柏带过去。曼娘果然开始悄悄变卖首饰家当,顾廷烨暗中跟踪,发现当初卷钱逃跑,害得曼娘无奈沦落风尘的亲大哥竟然也活着,顾廷烨才明白自己一直被曼娘玩弄在股掌之中。顾廷烨把曼娘找来,多次试探终于戳破了她的阴谋,让她连夜收拾东西离开。曼娘追悔莫及,哭哭哀求,但顾廷烨已经看穿了她的真面目,不会再回心转意。曼娘为了报复,偷偷撇下女儿,当夜拐走了儿子昌哥儿,顾廷烨着急地到处寻找儿子。

  • 顾侯爷发丧,顾廷烨只能身着孝服在路边远远地跪祭父亲。京城的事情告一段落,顾廷烨要离开京城去找儿子,他与长柏饮杯告别。齐衡精心准备给平宁郡主过生辰,趁着郡主高兴,提出自己喜欢明兰,希望郡主上门提亲。郡主内心不郁,却也没发作,她只是说等长柏婚礼的时候他们家一起上门去道贺。齐衡以为得到了首肯,十分高兴,要不为赶快偷偷去通知明兰。明兰得知后左思右想,还是告诉了盛老太太此事,盛老太太震惊,严令明兰不许声张,叹气公府虽好,却并不是个嫁人的好去处。

  • 长柏婚礼,平宁郡主带齐衡到盛家道喜,王氏叫出三个女儿出来见客,平宁郡主突然让齐衡和她们认兄妹,实际就是想堵死盛家女儿和齐家结亲的路,大家愕然,齐衡百般不愿意,盛老太太却让明兰首先站出来接下齐衡认兄妹的珠串。晚上明兰在房里伤心,盛老太太心疼明兰,决心要为明兰寻一门好亲事,不用再看人脸色。盛家宥阳老家的长房嫡长孙盛长梧即将成亲, 盛老太太决定带明兰回老家散心。路上遇到齐衡马车跟着,齐衡让明兰放心,自己会继续抗争,让齐国公和平宁郡主去提亲的。

  • 明兰最后只得跳江逃生,以为必死之际被人所救,醒来一看竟然是顾廷烨,喂她姜汤的是顾廷烨的小女儿蓉姐儿。顾廷烨告诉明兰曼娘暴露以后拐走了他的儿子,他一路寻找,后来他听说漕帮消息灵通,小厮石头的哥嫂还在这边当个小头目,于是就过来安顿,借漕帮的势力打听儿子消息。今日漕帮打算吞并这些水贼的势力,没想到却救下了盛家的船,明兰感激顾廷烨救命之恩,她告诉顾廷烨,蓉姐儿本来应该是个侯府小姐,可现在跟着顾廷烨流落在外,因为父亲的错误选择,连累了孩子的一生,不是个负责的人应该干的。

  • 私下,盛老太太问明兰贺弘文如何,明兰觉得贺弘文能感慨女人这一辈子不容易,他应该是个会疼人的,但是自己没有福分。到了晚上,敌军果然偷袭,顾廷烨带领将士击退敌军,并假意恭贺刚被敌军惊醒逃出帐篷的谢将军决策英明。长梧婚宴美满,但长梧的姐姐淑兰所嫁非人,丈夫孙志高在喜宴上发作,大吵大闹。盛家盘问淑兰才得知孙志高一直志大才疏,屡考不中,在家中对淑兰动辄打骂,婆婆也对淑兰非常苛待,处处刁难她,现在又逼迫她接纳一个妓女入门为妾,孙家本就是一个贫寒人家。

  • 盛家得到花娘的籍契,以断绝孙秀才学业仕途为威胁,舍弃部分利益,终于让淑兰跟孙秀才和离,摆脱了悲惨的命运。 盛刘氏老太太突然病危,关照好淑兰等儿孙的前途,带着对夭折女儿的思念和对宠妾灭妻的丈夫的怨恨离世。明兰写信催问卫姨母调查卫小娘被害一事的进展,交付小桃送出。盛家的出殡队伍遇上流寇袭击,明兰逃跑时与众人失散,幸而带兵伐寇的顾廷烨将她救下。顾廷烨为明兰清白声誉着想,让她孤身回家,自己在暗中护送。明兰平安回到盛家,与盛老太太相拥而泣。

  • 明兰和盛老太太平安回京,明兰收到卫姨母即将来京的传信。顾廷烨回到京中私宅,将蓉姐儿托付给乳母常嬷嬷养育,还找来盛长柏解决蓉姐儿的学业问题。蓉姐儿不经意间说出护送一事,长柏听后了然。 伯爵娘子去玉清观上香,听闻盛家女眷在此,特去说道齐衡和母亲斗气绝食,还打死一名女使之事,暗中提点六子梁晗与明兰的姻缘。老太太听出伯爵娘子意思,问明兰作何想法,明兰道出自己明知不该妄想,还是愿为真心待自己的齐衡一搏。上元灯会,人潮如织,盛家三个兰也出门游赏。齐衡小厮无为寻到明兰,转达齐衡境况,又问出明兰心意传给齐衡。

  • 明兰在祠堂上香,想让父亲为生母超度亲自做些小事,被无情拒绝。宁远侯府小秦氏为老侯爷丧事设答谢宴,权贵云集。明兰从余嫣红处得知平宁郡主有意让齐衡娶邕王的女儿嘉成县主,而荣飞燕也曾意属齐衡。郡主等人指桑骂槐羞辱明兰,明兰并不在意。齐衡暗中与明兰相见,让明兰不要听信流言,他只愿娶明兰一人,明兰不禁感动,两人心怀忐忑地互相安慰着说起两人的未来。明兰跟小桃丹橘说着与齐衡之事,遇上回顾家“取”枪的顾廷烨。顾廷烨讥讽她与齐衡之事,不料大哥顾廷煜带人来捉。

  • 邕王一家竟用阴谋手段扣下了齐国公。郡主进宫向皇后陈情请命,邕王一家百般抵赖,皇后也无法插手。走投无路的齐衡当面与邕王妃对峙,以自身性命相胁,然而邕王妃早有应对之法,逼得齐衡签下一纸婚书。伯爵夫人到盛家请女眷们去府上做客,有意说起齐衡与嘉成县主的婚事已定。明兰听到消息,强撑仪态。盛老太太听说齐衡婚事,安慰明兰她已经争过拼过了,哭过以后要爬起来,日子还得过。叛军来势凶猛,先前排挤顾廷烨的上级修书给他,请他回前线作战。顾廷烨得知齐家要与邕王结亲的消息,忙去找齐衡,给他出了御前告状和绑架县主的主意。

  • 贺老太太带贺弘文到盛府拜访,盛老太太说起明兰生病,有意让贺弘文去处置。贺弘文有心给明兰做了鱼汤,还与她说笑。明兰去玉清观与卫姨母见面,姨母催促明兰拿出解决卫小娘之事的章程,明兰只安静地做了茶吃,离去时在观外见到伯爵娘子。伯爵娘子热情地邀请明兰打马球,明兰推说身体不适且身份不够怕惹出是非,伯爵娘子索性送帖子去盛家,请三个兰都去马球会。王夫人瞧出伯爵夫人有意与盛家结亲,以为她意属如兰,林小娘让墨兰大胆行事,与梁六公子更进一步。马球会上,伯爵娘子有意撮合梁晗与明兰,明兰守礼且机敏应对。

  • 明兰有意在墨兰面前炫耀伯爵娘子的赏赐和亲近,还差女使给墨兰送去伯爵夫人赠的皮子,墨兰气不过,让人将皮子扔了出去,女使见机出言讥讽。墨兰气极,打了女使,气冲冲去找明兰。明兰一激,两人推搡纠缠间,墨兰用碎瓷片划破明兰的脸,王氏赶到欲惩治墨兰。林小娘赶来与王氏言语纠缠,王氏眼看又要着了林氏母女的道,盛老太太派房妈妈过来及时制止王氏,看住墨兰,等盛紘处置此事。两个兰在盛紘面前对质,明兰借机说出丢泥巴阻止墨兰失仪之事,看重名声的盛紘下令责罚墨兰。盛老太太心疼明兰,明兰言明梁晗有不文之事,自己无意嫁入伯爵府。

  • 明兰心中有盘算,对伯爵娘子的厚待从容以对。盛紘找读书人入府给墨兰相看,如兰为捡被风吹走的帕子,遇见那个文姓举子文炎敬,见他温文有礼,心中一动。林小娘拒绝文炎敬与墨兰的亲事,惹得盛紘不悦。明兰从卫姨母处得知本月十五伯爵娘子要带梁晗去玉清观做道场一事,欲以此为钩“钓鱼“,离开时望见齐衡夫妇。林小娘的心腹雪娘打探到做道场一事,林小娘便教墨兰不要犹豫,丢掉廉耻一搏。

  • 私会情浓之时,墨兰与梁晗说起提亲之事,梁晗找借口拖延。盛紘在此时破门而入,雷霆震怒将墨兰绑回家。林小娘又卖苦情求情,但盛紘已将卷入此事的下人审问清楚,让林氏母女分别跪祠堂关禁闭。华兰回家,王氏这才知道京中已将墨兰遇见梁衡失礼的事传遍了,却惊讶于所传之事竟不是两人私通。盛家乱作一团,盛紘只得找老太太求助。老太太历数长枫结交狐朋狗友祸从口出,墨兰丧德败行毁坏门风,林氏当年背恩弃义,盛紘多年来对林氏偏袒纵容等事,指出林氏终会祸及盛紘前程和盛氏一门,盛紘顿生畏惧之心。

  • 墨兰匆忙地出嫁了。盛紘让人将林小娘拖到祠堂责打。奄奄一息的林小娘被送去城外平岭庄看押,明兰借口老太太委派跟着去了庄子。林小娘见了明兰,说出谋害明兰母亲之事,质问明兰还在图谋什么,明兰不语离去。盛老太太知道了明兰借她的名义跟去平岭庄,问明兰究竟有何心思,明兰承认自己有事瞒着祖母,却不肯言明,老太太也看不透她。平岭庄传来林小娘因打板子生了病,不几日就病死了的消息,王氏多年宿敌终于除去,知道这是盛紘恨极林氏授意下了狠手,本该狂喜的面孔上多了几丝复杂情绪。

  • 赵策英与顾廷烨密谈,说起他们父子收到皇帝嘱托辅佐新皇的密诏,正为此担忧。顾廷烨意识到生面孔的家丁有蹊跷,忙赶去解救团练。千钧一发之际,顾廷烨及时赶到,从刺客手下救出团练。顾廷烨审问被捕刺客,原来是兖王因立嗣之事忌惮同为宗室的团练。团练打算外出避祸,顾廷烨和赵策英分析形势,建议他入京面圣。团练犹豫不决,两人索性设下一局,找人假扮刺客在团练避祸的路上进行了一次刺杀。团练被逼至此,当即决定入京。

  • 叛军即将攻到御前,皇帝写下血诏,命离京最近的禹州团练赵宗全入京勤王救驾。瘦小的宫女蕊初请命带诏书和兵符出宫报信,正好和逃命的明兰遇上,两人结伴同行。蕊初不幸受伤,明兰只得独自奔逃出城,直至郊外被叛军包围。明兰高声呼救,团练一行恰巧行至京郊,顾廷烨救下明兰,明兰交出血诏和兵符。赵宗全又生迟疑退却之意,顾廷烨让他认清形势,赵策英也劝他为一家几十口性命考虑,赵宗全终于决定接受诏书,点兵入宫救驾。顾廷烨处理好明兰的脚伤,入城平叛,与她约定好联络信号。

  • 顾廷烨以禁军统领的身份回到顾家,顾廷煜指责他耀武扬威,小秦氏惺惺作态摆出一副慈母模样。顾廷烨讥讽两人做戏本事一流,直言要袭爵,还从宗祠中取走本就属于自己的御赐之枪。 顾廷烨即将领兵出征,对欲结亲攀附的人家都爱答不理,从盛长柏口中打探出盛家老太太替明兰相看上贺弘文的消息。出征途中,顾廷烨安排石头去给他办一件要事。

  • 贺家请盛老太太和明兰去贺家,贺母与曹姨妈一起劝说让明兰容纳曹锦绣进门。明兰以礼制不清为由反对,曹姨妈对着明兰骂起来,被贺弘文制止。盛老太太给明兰解围,将两人关系划清为兄妹。明兰看清贺弘文心软,欲与祖母打消与贺家结亲的念头。顾廷烨去盛家提亲,求娶如兰,盛紘本是心有疑虑,盛长柏将顾廷烨的好处如实一顿夸,夫妻俩都动了心,谁知如兰死活不嫁,任王氏如何劝说都无用。明兰也对如兰说起顾廷烨的好,心有所属的如兰反让明兰自己去嫁。

  • 顾廷烨在圣前说起求娶盛家嫡女之事,王氏听到圣上要赐婚的风声忧心不已,如兰给她出主意,可以借口自己已有婚约,还提及了文炎敬。王氏忌惮顾廷烨的忤逆作为,不敢与他生出仇隙,如兰思及文炎敬的安危,无可奈何就要接受这门亲事。顾廷烨说亲事已禀了圣前无法退婚,两边商量之下,只得把族谱里记在王氏名下有嫡女之名的明兰嫁过去。明兰去探望华兰,华兰借口离开,顾廷烨出现在华兰院中。明兰见到顾廷烨,便猜出他使了计策,他要娶的人本就是自己。

  • 顾廷烨对明兰表现出诚恳,他把盛家众人的性子摸了个清,撒了如此大的一张大网求娶明兰,明兰听了又惊又气。齐衡质问顾廷烨,让他放弃明兰,顾廷烨告诉齐衡为时已晚,自己已非她不娶开春后顾廷烨求皇后办了一场马球赛,明兰也被拉了去,顾廷烨求皇后赠他重礼为聘,明兰欲跑回家被顾廷烨拦住。顾廷烨一件件排除明兰忧虑之事,将心思剔透却装傻充愣的明兰看了个透,承诺自己男人堆里是老几,明兰女人堆里就是第几,长揖告白后,明兰终于展露笑颜。

  • 盛老太太给明兰添着嫁妆,明兰牵挂祖母万般不舍。迎亲前,明兰拜家堂禀祖宗神明,为婚姻祈福。顾廷烨敬了茶,盛家夫妇叮嘱一番,老太太含泪送别明兰,明兰在轿中含泪而笑。顾家厅堂,顾廷烨和明兰对着顾廷烨生父生母牌位和小秦氏拜堂成亲,众人都觉得奇怪。小秦氏的亲信向嬷嬷在蓉姐儿跟前离间她和明兰,蓉姐儿大方地告诉了明兰,还与明兰亲近着吃起东西来。顾廷烨回到洞房,与明兰调笑几句后见她肚饿,新婚之夜外出给她买了果子吃食。

  • 新婚次日,明兰被尊长们叫去说话,梳洗时瞌睡不已,顾廷烨信心满满要给明兰上妆,还向她传授自己被小秦氏等人栽赃陷害的经验。小秦氏对明兰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却借着四房大娘子的手,拿出顾廷烨从前收房的女使红绡,要明兰给领回去。明兰不从,说是不能忤逆顾廷烨不愿纳妾的意愿,引来四房五房一顿教训后,索性求跪家堂忏悔,以退为进。伪善的小秦氏顾忌自己名声,把明兰从祠堂劝了出来,五房看穿了她借刀杀人的伎俩,提点四房。顾廷烨对明兰的机敏心中有数,明兰责怪他没说清楚小秦氏等人这般厉害。

  • 三对夫妇去给王氏见礼,王氏故意在墨兰面前说起梁晗小妾春珂新生的孩子,王氏的亲姐姐康姨母也在,私下跟王氏嘀咕明兰的坏话。女眷们一席吃饭,康姨母故意在众人面前搬弄是非,明兰不卑不亢,盛老太太差人叫明兰去说话,将她解救出来。老太太提点明兰管家之事,教明兰跟顾廷烨的相处之道。盛紘回府见了明兰排场,训她摆架子,顾廷烨看出明兰受了委屈,主动安抚她。在明兰的指挥下,一家子顺顺当当搬进了澄园,顾廷烨给明兰捏肩捶腿,把账本交给她,还提醒她注意大房等塞进来的人。果然,五房大娘子就借口引荐仆人来到了澄园。

  • 赖妈妈也不安分,礼品像流水一样送进澄园,被赖妈妈看在眼里。顾廷烨担心明兰应付不来侯府送的人,明兰替他考虑让他不用插手,可顾廷烨出门前看到小秦氏的轿子,还是回了府。小秦氏来问给仆人派差一事,提及明兰夫妇私下收礼,责备她败坏顾家名声。明兰却说两人只是一概收下礼品却不拆封,已禀过官家将如数上缴,话语间有理得体,把小秦氏的软钉子都拔了去。顾廷烨见状,放心出门去了。赖妈妈在澄园打探消息,笼络下人,私下说嘴说得难听,被小桃听去还死皮赖脸。明兰在名门女眷中频遭闲话与奚落,华兰跟明兰说起此事,明兰虽气愤却打算笑着走下去。

  • 常嬷嬷请四房五房送来的仆人吃酒,以顾廷烨勤王之事,提点他们合力去了赖妈妈。皇后的妹妹小沈氏来澄园游玩,小沈氏来自禹州,与京城其他贵女相处不来,只有明兰觉得她品行纯良,脾气相投。女使婆子们在厨房吵得凶了,被小沈氏听见了,消息还传到前厅喝酒的顾廷烨和沈国舅那里,顾廷烨有意甩手不管。明兰借此事把打架的女使婆子发去城外庄子,装病的赖妈妈也被送去养病,落下的差事交到了明兰信任的王五媳妇等人手里。明兰给蓉姐儿梳头,一家三口正笑闹着,小秦氏就到了澄园。小秦氏还不放弃安插人手,有意留下貌美的春月如月姐妹俩。

  • 庄子都是朝廷罚没的田产,明兰以赏赐为由,又派手下明察暗访,查清其中一处庄子的管事们隐瞒田亩、私蓄佃户之实。吴管事与宫中内官牵扯颇深,不仅备好了假账,还扣留了明兰派去乔装打探的人。吴管事要挟明兰庄子有巨额亏空,如不让他继续管庄,就把烂帐抖落出去。顾廷烨借口皇庄之事不算内务算国事,替明兰去会吴管事。明兰帮顾廷烨沐浴更衣时发现血迹,顾廷烨忙安抚她不是自己受伤,明兰还是后怕,更觉得要替他守着拿命搏来的产业。

  • 太后召见明兰和小沈氏,作势把要塞给皇帝的宫女转赐给顾廷烨和小郑将军,还说宫中有许多宫女待嫁。明兰提议把宫女们配给边疆将士们为妻,既解了朝廷之急,宫女们还能盼夫君挣些功名,总好过给人做妾,皇后也接话说先帝驾崩时本就要放宫人出宫,太后只得不情愿地应了。顾廷烨听说明兰被太后召见,特意去宫里找她,两人生出夫妇一体之感。太后垂帘听政,把持玉玺,四海清平后仍不肯撤帘还政还玺。顾廷烨说起这位保守的太后对皇帝和桓王的不满,担忧起两方争权以后的日子。朝堂之上,韩相公奏请彻查肃清逆王余党,垂帘听政的太后趁机推举齐衡查办此事。

  • 申氏替齐衡收拾物件,发现了齐衡所藏的那对泥娃娃,明白齐衡心有所属。韩相公替皇帝借走玉玺并借口不还,劝太后撤帘还政,太后震怒后意识到这般泼皮手段只有顾廷烨能想得出。顾廷烨被太后叫去一番呵斥,情愿认罪却不愿改正,太后欲取刑杖行刑,见了顾廷烨一身伤痕,想起当日舍命营救,终于不能理气直壮罚他了。明兰听了顾廷烨这一出主意,担心顾廷烨因出头冒尖而犯人犯险,顾廷烨感动不已。顾廷炜曾留下四房五房帮逆王采买的女子,也被抓了去。小秦氏猜到是四房五房拉他们下水,让顾廷烨夫妇回顾府。

  • 顾廷煜看清顾廷烨是个不会耍阴招的人,让顾家众人无须求他,只等顾廷烨自己扛不住去说情。几个顾家子弟在牢里被打又生了病,顾家几个长辈一齐去逼顾廷煜答应顾廷烨的条件。身体孱弱的顾廷煜晕厥过去,醒来后知道自己身体不成,已无多少时日,只得改了筹划。顾廷煜向顾廷烨低头认错,还把老侯爷安排身后事的信件交给顾廷烨,信中提到白氏陪嫁尽归顾廷烨,且需将信公之于全族。顾家众人自然没照办,如今被翻出来还百般抵赖,顾廷煜又将顾府产业凭据等交付顾廷烨,邀顾廷烨去祠堂叙话。

  • 皇帝私下把顾廷烨叫去训斥一顿。顾廷炜出狱,小秦氏并不领顾廷烨的情。齐衡夫妇从顾家奔丧回去,齐衡说起皇帝为顾廷煜所下抚旨中透露着对顾廷烨的警示之意。白氏追封诰命,常嬷嬷在她灵前告慰。明兰怪顾廷烨连官家斥责之事都不告诉她,顾廷烨觉得自己与皇帝是过命的交情,并不在乎。京城外,四房儿子被流放,四房哭着送别。侯府内,内侍宣旨,顾廷烨承袭爵位,明兰获封诰命。五房替四房斥责顾廷烨,小秦氏又装好人两头打圆场。顾廷炜不满小秦氏得罪顾廷烨,小秦氏怪他不争,又说顾廷烨看似当红实则形势不妙,不愁没人对付他,顾廷炜不耐烦。

  • 廷烨不信,要严刑拷打曼娘,被明兰阻拦。明兰和顾廷烨派人暗中打听,终于得知,曼娘当初被顾廷烨轰走,带着儿子离开京城,无依无靠,被白家收留,白家为了报复,锦衣玉食供养她,让曼娘上京刺杀顾廷烨,然后令庶子昌哥儿继承财产,白家便可操纵昌哥儿这个傀儡,从而重新夺回白家财产。顾廷烨十分愤怒,派漕帮的人到了扬州,把白家运盐的大船围了,漕帮把白大郎抛入水中,审问昌哥儿下落,但昌哥儿真的不在白家手里,线索又回到曼娘一个人身上。蓉姐儿得知情况偷偷劝母亲交出弟弟,曼娘竟想掐死蓉姐儿,被明兰和顾廷烨救下。明兰出主意放走曼娘,派人紧盯,顺藤摸瓜就能找到昌哥儿。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