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降服魔女的手段 立即播放

电视剧 18集全 热度 1088

类型:都市

语言:其它

简介: 拉帕的家庭有点复杂,父亲是再婚组成的新家庭,而后妈和女儿并不让人省心,经常给拉帕的工作和生活造成不好的影响,同父异母的妹妹诺达一心花痴明星,并且做着自己的明星之路的美梦,而拉帕帮助父亲管理电影公司,在...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18/共1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尤缇欠债被人追债,并遭到人身威胁,另一方面,泰国影业正在为新电影《只有你》进行预告片的剪辑,电影很快就要上映了,但是公司高层弗兰克的意见和剪辑师不同,而老板的女儿拉帕也和弗兰克的意见相左。一听说拉帕要来公司,整个公司都乱成一团,果然拉帕到了以后指出了预告片的很多毛病,并且提出要重新剪辑预告片,弗兰克向老板罗柴抱怨,但是罗柴还是维护了自己的女儿。罗柴去参加继女的演出,这让拉帕很不开心,一家人不欢而散,拉帕只好找奥恩阿姨寻求安慰。为了还债,尤缇以育塔甘的名义去公司面试,刚好遇到了公司的预告片找不见的紧急情况,拉帕也只好命令育塔甘处理,育塔甘提出要找到男主演,重新准备预告片。在育塔甘的帮助下,新的预告片开始拍摄。罗柴开车去找拉帕的路上,因为拉帕倔强不肯接电话,一时分心,意外出了车祸。

  • 拉帕为公司的新闻发布会忙前忙后,并对公司各个部门和相关人员都严格要求,甚至连到达发布会现场的时间都要精确计算。巴维达带着女儿诺达也到了发布会现场,诺达向记者透露自己马上要有新作品上映,但演员爱娜的到来抢走了很多记者的注意力,诺达和爱娜在记者面前相互比拼。发布会按照计划顺利举行,公司的新片《只有你》的预告片也如期发布,公司的员工私下都在议论,觉得拉帕在公司的决定权其实很大,不能轻易得罪。隔天拉帕在新闻中得知自己的父亲出了车祸,匆忙赶到医院照顾父亲,却突然得知公司原来的高层弗兰克成立了自己的电影公司,还挖走了公司四个著名的导演,虽然拉帕的父亲罗柴醒了过来,但是公司却陷入了危机,拉帕和罗柴都忧心忡忡。

  • 拉帕不甘心被弗兰克挖走公司的人才,找到弗兰克大发脾气,闹得弗兰克的会议室不得安宁,拉帕宣告背叛她的人都要受到惩罚,而弗兰克则表示自己受够了拉帕,早就不想在她的手下工作了。医院里,医生检查后告知罗柴的身体想要恢复还需要时间,这让罗柴十分沮丧,下半身移动不方便的罗柴不小心扑倒了照顾他的奥恩阿姨,却不巧被妻子巴维达和仆人看到,巴维达出言羞辱奥恩,罗柴大发脾气,赶到医院的拉帕赶紧去安慰父亲。离开医院后,拉帕把自己的不安和委屈向育塔甘倾诉,为了让父亲尽快恢复,拉帕带父亲出院回家休养,并且安排奥恩阿姨照顾,自己则继续忙于影业的工作。由于父亲车祸,以及弗兰克的自立门户,公司的股价一直下跌,拉帕需要替父亲处理很多事情。心情不好的拉帕带着育塔甘去购物,回来在停车场遇到了躲避粉丝的大明星西蒙,西蒙对拉帕一见钟情。与此同时巴维达在弗兰克的怂恿下,诱骗自己的丈夫罗柴将公司转让给自己。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尤缇欠债被人追债,并遭到人身威胁,另一方面,泰国影业正在为新电影《只有你》进行预告片的剪辑,电影很快就要上映了,但是公司高层弗兰克的意见和剪辑师不同,而老板的女儿拉帕也和弗兰克的意见相左。一听说拉帕要来公司,整个公司都乱成一团,果然拉帕到了以后指出了预告片的很多毛病,并且提出要重新剪辑预告片,弗兰克向老板罗柴抱怨,但是罗柴还是维护了自己的女儿。罗柴去参加继女的演出,这让拉帕很不开心,一家人不欢而散,拉帕只好找奥恩阿姨寻求安慰。为了还债,尤缇以育塔甘的名义去公司面试,刚好遇到了公司的预告片找不见的紧急情况,拉帕也只好命令育塔甘处理,育塔甘提出要找到男主演,重新准备预告片。在育塔甘的帮助下,新的预告片开始拍摄。罗柴开车去找拉帕的路上,因为拉帕倔强不肯接电话,一时分心,意外出了车祸。

  • 拉帕为公司的新闻发布会忙前忙后,并对公司各个部门和相关人员都严格要求,甚至连到达发布会现场的时间都要精确计算。巴维达带着女儿诺达也到了发布会现场,诺达向记者透露自己马上要有新作品上映,但演员爱娜的到来抢走了很多记者的注意力,诺达和爱娜在记者面前相互比拼。发布会按照计划顺利举行,公司的新片《只有你》的预告片也如期发布,公司的员工私下都在议论,觉得拉帕在公司的决定权其实很大,不能轻易得罪。隔天拉帕在新闻中得知自己的父亲出了车祸,匆忙赶到医院照顾父亲,却突然得知公司原来的高层弗兰克成立了自己的电影公司,还挖走了公司四个著名的导演,虽然拉帕的父亲罗柴醒了过来,但是公司却陷入了危机,拉帕和罗柴都忧心忡忡。

  • 拉帕不甘心被弗兰克挖走公司的人才,找到弗兰克大发脾气,闹得弗兰克的会议室不得安宁,拉帕宣告背叛她的人都要受到惩罚,而弗兰克则表示自己受够了拉帕,早就不想在她的手下工作了。医院里,医生检查后告知罗柴的身体想要恢复还需要时间,这让罗柴十分沮丧,下半身移动不方便的罗柴不小心扑倒了照顾他的奥恩阿姨,却不巧被妻子巴维达和仆人看到,巴维达出言羞辱奥恩,罗柴大发脾气,赶到医院的拉帕赶紧去安慰父亲。离开医院后,拉帕把自己的不安和委屈向育塔甘倾诉,为了让父亲尽快恢复,拉帕带父亲出院回家休养,并且安排奥恩阿姨照顾,自己则继续忙于影业的工作。由于父亲车祸,以及弗兰克的自立门户,公司的股价一直下跌,拉帕需要替父亲处理很多事情。心情不好的拉帕带着育塔甘去购物,回来在停车场遇到了躲避粉丝的大明星西蒙,西蒙对拉帕一见钟情。与此同时巴维达在弗兰克的怂恿下,诱骗自己的丈夫罗柴将公司转让给自己。

  • 公司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资金运转情况始终没有好转,巴维达带着女儿诺达来到公司,宣布要参与公司的管理工作,这让拉帕很不满,在与巴维达的争吵当中拉帕才知道,父亲将公司的一部分股份转让给了巴维达,所以拉帕不能阻止巴维达母女参与管理公司事务。但拉帕利用职权,安排员工停掉巴维达和诺达乘坐的电梯,想给她们一个下马威,巴维达只能回家找罗柴告状。拉帕面对父亲的质问,并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错,反而觉得是父亲不关心自己,还表示是父亲害死了妈妈,两人不欢而散。公司为了打败弗兰克,开始给新片选择男演员,在几个男演员中最后决定争取西蒙杨。诺达是西蒙杨的忠实粉丝,参加过他的演唱会,还知道他的行踪。为了公司利益,拉帕和诺达一起去请西蒙杨,而竞争对手弗兰克也想要邀请西蒙一起合作。

  • 为了得到投资人派洛先生的投资,拉帕和弗兰克都在争取大明星西蒙的加盟,弗兰克耍了手段先取得与西蒙的合作,拉帕气愤难耐。为了公司的发展,派洛的投资必须拿下,罗柴知道女儿没有争取到西蒙,心里十分着急,便告诉育塔甘对付弗兰克的办法。原来弗兰克并不是真心想要西蒙出演电影,并且批评过西蒙的唱功和演技差劲,不料弗兰克的那些话都被西蒙听到,因此西蒙转身加入拉帕的公司。电影投资到手,在试镜女主角的时候拉帕一直不满,认为只有爱娜稍微适合,但拉帕始终嫌弃爱娜太低俗。另一边,同样也想出演女主角的诺达与巴维达吵闹,为了女儿,巴维达利用股东的身份威胁拉帕,要求拉帕给诺达加戏。剧本完成后,西蒙耍大牌要求拉帕亲自把剧本带给他,并向拉帕表白。

  • 新电影进入了筹备阶段,但是剧本却不小心外流了,这对公司造成很大影响。拉帕怀疑这件事是巴维达做的, 回到家里和巴维达理论,而这个时候巴维达正在和罗柴沟通,想要给自己的女儿诺达加戏,于是拉帕和巴维达大吵一架,但巴维达坚持说自己也是公司的股东,有权到公司去,表示拉帕没有证据就不能诬陷自己,罗柴并没有帮拉帕说话,育塔甘及时拉走了拉帕。回到家的育塔甘发现家里一团乱,原来是欠债公司造成的,即使是白天在公司开会,育塔甘也会不断收到短信,这让育塔甘很慌张,在公司的剧本改编会议上频频走神。育塔甘找借口离开公司,谎称自己妈妈生病了,但其实他是去想办法赚钱了,忙完工作的拉帕还在担心育塔甘的情况。诺达让妈妈给自己加戏,从公司下楼的时候刚好遇到了西蒙,西蒙是来找拉帕谈合作的,误以为诺达是公司的普通员工。另一边,弗兰克还在通过巴维达刺探拉帕公司的情况。

  • 因为育塔甘无故迟到,联系不上他的拉帕非常生气,拿到地址后直奔育塔甘家,没想到却看到被打得奄奄一息的育塔甘,拉帕赶紧把他送到医院。在医院里育塔甘跟拉帕坦白自己欠了债,因为没钱还债被债主追杀,之前骗拉帕去陪妈妈其实是去想办法赚钱。拉帕帮育塔甘还了钱,并警告育塔甘不许再骗她。另一边,巴维达偷偷去见了弗兰克被塞西拍到,拉帕兴冲冲拿着证据给罗柴看,却不想自己的父亲不相信她,反而相信巴维达,一气之下拉帕搬出家门。在收拾公寓时,拉帕热衷于给育塔甘变装,育塔甘有苦难言。晚上,对着熟睡的拉帕,育塔甘不禁倾诉自己欺骗她的苦衷。另一边,罗柴到弗兰克的公司找他,把巴维达出演的第一部电影版权送给弗兰克,要求弗兰克不许再纠缠巴维达,遭到弗兰克拒绝,弗兰克还扬言巴维达与他有染,没想到被躲在暗处的巴维达听到,双方关系破裂。

  • 巴维达知道奥恩喜欢罗柴后,经常故意在奥恩面前与罗柴大秀恩爱,处处刁难,想刺激奥恩主动离开这个家。看到罗柴并不拒绝与巴维达亲密,再加上罗柴对自己确实不管不顾,奥恩决定不再留下照顾罗柴。公司里,西蒙过来试装拍摄,育塔甘与西蒙一见面便争锋相对,导致西蒙怀疑育塔甘暗恋自己,要么就是育塔甘喜欢着拉帕,面对西蒙的质问,为了掩饰自己的感情,育塔甘假装承认自己喜欢西蒙,看着西蒙与拉帕亲密互动,育塔甘很是吃醋,无奈的是拉帕一直误认为育塔甘是同性恋。另一边,弗兰克找到了拉帕的绯闻男友多诺,并花钱从多诺处得到他跟拉帕的过往,污蔑拉帕包养当红年轻男演员,闹得网上人人皆知。拉帕得知育塔甘早已知道这些谣言,却不告诉自己,心里非常生气。

  • 多诺当着记者的面前到处抹黑拉帕,各大新闻媒体都在报道两个人之前的关系,给拉帕的公司形象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由于之前拉帕在开会,手机关机没能及时处理这些谣言,只能让公关部门紧急处理,育塔甘安慰拉帕,要拉帕冷静处理。罗柴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奥恩一直细心照顾,不知不觉中俩人关系好了很多,这让巴维达很是生气,并且借着公司活动的理由故意向罗柴和奥恩发火。为了公司的宣传,拉帕和育塔甘排练了面对记者如何应对,记者采访的时候,拉帕一开始表现得很好,但是最后还是没有控制住情绪,和记者起了冲突,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诺达只想着利用妈妈的身份和西蒙恋爱,晚会上,诺达的礼服被爱娜撕坏,只能穿着T恤出现。由于公司的负面新闻导致了派洛将公司电影排片减少,票房也受到了影响,拉帕只能亲自打电话约派洛面谈。

  • 罗柴发短信要求拉帕回家,拉帕赶回家后父女俩大吵了一架,罗柴对拉帕下了最后通牒,表示如果电影的票房不回转,拉帕就必须离开公司。继母巴维达夫人十分开心看到他们父女关系不好,听到了拉帕可能离开公司的消息后激动万分。育塔甘带着伤心难过的拉帕去购物和唱歌,第二天拉帕便振作起来了。西蒙自作主张在网上邀请人们去看拉帕的电影,还承诺谁在网上晒的电影票最多,就和谁一起看电影,于是很多西蒙的粉丝蜂拥而至。原本大多数人都是为了西蒙才去看电影的,但最后却意外地被电影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因为觉得电影好看慕名而来,电影院场场满座,网上的评论也由原来的差评变成了赞美与夸奖,电影票的预定也已经排到下周,甚至媒体报道也开始转向。拉帕觉得这都是西蒙的功劳,所以决定让育塔甘帮忙找一家比较好的餐厅,想要答谢西蒙。

  • 育塔甘再次打电话规劝爸爸不要再沉迷斗鸡赌博,发短信给神秘人表示自己已经被拉帕误认为是同性恋而无法更近一步接近拉帕。拉帕一个电话把正在跟诺达约会的西蒙叫走,诺达气愤难耐。知道拉帕想要去跟西蒙吃晚餐,育塔甘心里非常吃醋,对拉帕冷嘲热讽,气得拉帕把他赶出门。吃饭途中,拉帕得知育塔甘家失火,担心之下赶往育塔甘家,发现育塔甘家已被大火烧毁,拉帕表示可以让育塔甘跟她回自己的公寓住。罗柴先生劝巴维达离开公司去做别的工作,巴维达认为一切都是奥恩和拉帕的阴谋,因此内心不甘,大发脾气。在听说巴维达被赶出公司后,拉帕趁机带人当着巴维达的面清理她的办公室,当着员工的面大肆羞辱巴维达,使得巴维达更加憎恨拉帕,同时也怨恨罗柴的不公。巴维达在借酒消愁的时候被弗兰克怂恿,要巴维达跟他合作扳倒罗柴父女。原本还犹豫不决的巴维达在撞到罗柴跟奥恩的私情后内心暗下决定。

  • 由于发生火灾,育塔甘没有地方住,于是拉帕便让育塔甘去自己的公寓住,并且表示自己只是照顾下属,一切第一手看在他是自己秘书的份上。到了拉帕家里,育塔甘为自己之前说过的话向拉帕道歉,拉帕表示自己也发了脾气的,大家就算扯平了,随后就让育塔甘收拾洗澡准备明天的开机仪式。拉帕接到奥恩阿姨的电话,两个人聊天的时候刚好育塔甘询问拉帕香皂的事情,被奥恩阿姨听到了男人的声音,拉帕解释了下情况。育塔甘认真地落实明天开机要忙的各种琐事,让拉帕觉得十分安心,第二天大家都按部就班来到了现场。诺达和母亲抱怨,自己被别人背地里说了不少坏话,但是母亲安慰她先不要放在心上,努力拍戏。诺达去亲近西蒙,想要合影却也被西蒙推脱掉了,但是在母亲的帮助下,媒体记者都误会诺达和西蒙已经在谈恋爱了。

  • 巴维达听从弗兰克的话,使出各种手段欺骗罗柴,成功取得了罗柴的信任,让他以为自己真心悔过。另一边,因为擅自亲吻了西蒙,爱娜被派洛臭骂并冷落,诺达得知后暗爽不已。拉帕想要证明育塔甘究竟是不是同性恋,与育塔甘接吻了,为此她内心非常纠结,与育塔甘闹了矛盾。为了使拉帕内心好受些,育塔甘提出从拉帕家搬出去,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自从与拉帕接吻后,育塔甘在公司里表现得十分不正常,拉帕气愤不过质问他,没想到遭到育塔甘的表白,并让拉帕接受她也喜欢自己的事实,拉帕一气之下解雇了育塔甘。育塔甘跟神秘人联系,表示不再当间谍陷害拉帕。因为西蒙跟诺达的新闻被爆料,拉帕跟罗柴父女间又起冲突。剧组里,西蒙看到拉帕心情低落,询问塞西才得知育塔甘已经被解雇,从塞西口中,西蒙已猜测出来拉帕不开心的真正原因是因为爱上了育塔甘。导演临时为西蒙和爱娜加戏,爱娜和西蒙却在拍戏中途意外撞车,剧组一片混乱。

  • 拍摄的时候出了车祸,西蒙和爱娜双双被送往医院救治,随之赶来的大家都很担心,医院乱成一团。爱娜醒来,经纪人关心她时不小心说漏嘴,其实这场意外是爱娜经纪人干的,因为弗兰克拿着让爱娜重返荧屏大红大紫的条件诱惑了他。西蒙受伤,粉丝们聚集在公司门口示威,声讨要拉帕负责,正在拉帕被困无法脱身的时候,育塔甘挺身而出,再次见到育塔甘的拉帕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哭。罗柴看到新闻后对拉帕管理公司的效果很不满,决定回归公司并把拉帕赶走,还动手打了拉帕,父女俩从此翻脸。为了安慰拉帕,育塔甘提议带拉帕去他家散心。医院里,诺达百般体贴地照顾西蒙,西蒙在听说拉帕跟育塔甘一起离开后心情很烦躁,直接跟诺达坦白自己不喜欢她,让她不要再纠缠自己,诺达假装坚强离开医院。到了育塔甘老家,拉帕决定住下,晚上,在赏月的时候拉帕不由想起妈妈而伤感,在育塔甘的安慰下,拉帕渐渐敞开心扉,气氛正浓时,育塔甘对拉帕表白。两人情投意合,却不知拉帕家里因拉帕爸爸突然昏迷而乱成一团。

  • 拉帕和育塔甘互表爱意之后,俩人的感情直线上升。因为育塔甘父亲一晚上没回来,育塔甘带着拉帕去寻找,发现父亲醉倒在斗鸡场,还赌输欠债,甚至一看到育塔甘和拉帕便开口要钱。看着父亲窝囊不堪的模样,育塔甘责备父亲让自己和母亲受尽困难,育塔甘父亲发怒赶走了他们。当拉帕和育塔甘正在浓情蜜意时,拉帕的家和公司里却乱成一团,罗柴先生突然昏迷进医院,公司里大小事务都没人负责,塞西只得找来巴维达维持局面,没想到巴维达却偷偷去见了弗兰克。弗兰克挑唆巴维达偷偷收购公司股票,把公司收入囊中,没想到俩人对话被塞西录音,但塞西一直联系不上拉帕。同时,也突然传出育塔甘爸爸被车撞死的噩耗。看到育塔甘爸爸去世,拉帕内心隐隐担心起自己的爸爸,在育塔甘的劝说下打算回家,打开育塔甘手机时,才知道家里和公司都出了大事。拉帕一边忙着公司的事一边又要照顾爸爸,这才发现奥恩阿姨不见了。育塔甘主动帮助拉帕寻找奥恩,却没想到奥恩竟然是一直以来暗中吩咐他陷害拉帕、陷害公司的幕后黑手,一时间,育塔甘陷入了困境。

  • 知道弗兰克欺骗了自己,巴维达怒气冲冲地去找弗兰克算账,却被弗兰克狠狠地嘲讽了一番,两人撕破脸大打出手。西蒙因为几天不见拉帕而郁郁寡欢,甚至想要退出剧组,这时拉帕正好到医院看他,对他坦白了这几天的遭遇和自己跟育塔甘的感情。消失了几天的奥恩回来了,在病房中,她忍不住自己的恨想要掐死昏迷的罗柴,恰好拉帕到来才假装在照顾罗柴。罗柴醒来,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父女俩和好。这时,巴维达来到医院试图挽回罗柴对她的信任,却不知罗柴已经知道了她的背叛,巴维达母女俩被赶了出去。知道奥恩是幕后黑手后,育塔甘一直心里不安,于是假装再次接近奥恩,继续当她的卧底,想寻求真相。西蒙那边宣布退出剧组,拉帕想办法去劝说西蒙无果,这时诺达突然出现把西蒙骂得狗血喷头。塞西拿到了事发现场监控,发现原来是楚齐动的手脚。拉帕带着楚齐去找弗兰克对质,弗兰克因为没证据而不承认,还反骂他们诬陷,拉帕一时想不出办法,无奈想放弃。拉帕带着育塔甘去见罗柴,在病房里遇到奥恩,奥恩故意针对育塔甘想使他露馅,育塔甘内心慌乱不已。

  • 得知奥恩是陷害拉帕的幕后黑手后,育塔甘一直内心不安。拉帕见育塔甘心事重重,以为他只是为工作上的事烦恼。正在电影的事毫无头绪的时候,西蒙又回来了,并表示愿意继续拍摄,电影危机解除。奥恩约育塔甘见面,同时叫来了拉帕,毫无预警之下当着拉帕的面揭穿育塔甘的身份,并表明自己就是指使者,目的就是伤害拉帕从而报复罗柴对自己的始乱终弃。被亲人和爱人双重背叛,拉帕近乎崩溃。公司上下因为拉帕的暴脾气而人人自危,心惊胆颤,希望育塔甘快出来拯救大家。拉帕让公关部爆出消息,暗示剧组的意外是弗兰克指使,大量粉丝聚集暹罗影业示威,激怒了弗兰克。正在看新闻的罗柴惊讶于奥恩和弗兰克的同时出现,原来多年来他们俩因为罗柴的伤害而一直联手对付罗柴,罗柴又惊讶又气愤,但在奥恩的控诉后才意识到自己对她伤害太大,后悔不已连连道歉。这时,弗兰克表示还会对付拉帕,让他们父女俩血债血偿。与此同时,弗兰克派去谋害拉帕的人已经开始行动。

  • 弗兰克继续在罗柴家里嚣张地嘲讽罗柴,巴维达在关键时刻赶回家里,看着罗柴和巴维达的相互关心,奥恩受不了了,也说出了自己的怨恨,原来是她和弗兰克联合起来的,这让罗柴很震惊,想要离开的弗兰克被赶到帮忙的西蒙杨制服,随后被赶到的警察带走。知道真相的拉帕却不肯原谅育塔甘,并且开除了育塔甘,即使育塔甘想尽办法去求得她的原谅,拉帕还是坚持替换了秘书。6个月后,泰国影业的情况越来越好,诺达和西蒙的合作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西蒙用影像的方式和诺达表白,诺达决定去香港追回所爱,并且提醒拉帕不要错过,拉帕一直等着育塔甘出现,但是他一直没来,拉帕只能亲自去找育塔甘,两个人终于冰释前嫌,向拉帕表白之后,育塔甘深情地亲吻了拉帕,两个相爱的人终于又在一起了。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