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空降利刃 立即播放

电视剧 50集全 热度 6274

地区:内地

导演: 张蠡

类型:军旅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江苏卫视

简介: 在改革强军大背景下,以张启、齐小天等空降特种兵为代表,讲述了在战斗力生成模式改革探索中,为培育空军官兵全球化视野、信息化能力和实战化水平,进一步激发研究强敌、战胜强敌的血性忧患,将组建一支全新的、全要...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50/共5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空军航空兵某部队的王牌飞行员张启驾驶长机和僚机苏子晋在执行飞行任务时,成功驱离一架突然闯入、意图不明的飞机,两人判断可能跟“金飞鹰”大比武有关。张启的优异表现被联合指挥部新到任的副参谋长凌夫注意到。同时,空降军第八军直属特战团团长石剑和政委王雪冰正基于军改背景下的联合作战的思路,着手实战化的训练改革方案的制定。石剑认为空战一体的思维之下,需要更多的航空兵人才。金飞鹰比武当日,张启和苏子晋兵行险招,赢得比赛。不想张启突发晕厥,几乎坠毁。接到停飞通知,张启不免颓然。

  • 乔栋带着张启熟悉营区,张启走进食堂刚坐下,马当先故意命令士兵起立,唱起《空降兵战歌》欢迎他。张启感到难堪,匆匆离开。第二天,大操场上,潘野特意让马当先介绍了空降兵的光辉历史,并让骨干挨个向张启汇报。他震惊地发现张启记忆力超人,于是向张启发出挑战,张启接受。马当先向潘野汇报训练的事,潘野希望组建小型作战分队。目睹了张启认真准备的样子,潘野有些不悦。跳伞复训中,张启泰然自若,圆满完成。齐小天差点临阵退缩,落到地面后又得意忘形。李保根为此惩罚齐小天,两人险些发生冲突。

  • 张启认为现有的训练科目缺乏实战观念,潘野不同意,要和张启来一次“单挑”,张启选择潘野作为对手。对于这场单挑,王雪冰认为是件好事,让石剑等着看好戏。新兵叶飞站潘野,齐小天则相信张启能赢。张启为了比赛,瞄上了仓库里的最新仪器。一个月后,第一天九场比赛,张启只赢了一场。第二日,在军事地形学的比赛中,潘野和张启被投放到一处荒野,潘野原是个中高手,不想,张启完胜。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空军航空兵某部队的王牌飞行员张启驾驶长机和僚机苏子晋在执行飞行任务时,成功驱离一架突然闯入、意图不明的飞机,两人判断可能跟“金飞鹰”大比武有关。张启的优异表现被联合指挥部新到任的副参谋长凌夫注意到。同时,空降军第八军直属特战团团长石剑和政委王雪冰正基于军改背景下的联合作战的思路,着手实战化的训练改革方案的制定。石剑认为空战一体的思维之下,需要更多的航空兵人才。金飞鹰比武当日,张启和苏子晋兵行险招,赢得比赛。不想张启突发晕厥,几乎坠毁。接到停飞通知,张启不免颓然。

  • 乔栋带着张启熟悉营区,张启走进食堂刚坐下,马当先故意命令士兵起立,唱起《空降兵战歌》欢迎他。张启感到难堪,匆匆离开。第二天,大操场上,潘野特意让马当先介绍了空降兵的光辉历史,并让骨干挨个向张启汇报。他震惊地发现张启记忆力超人,于是向张启发出挑战,张启接受。马当先向潘野汇报训练的事,潘野希望组建小型作战分队。目睹了张启认真准备的样子,潘野有些不悦。跳伞复训中,张启泰然自若,圆满完成。齐小天差点临阵退缩,落到地面后又得意忘形。李保根为此惩罚齐小天,两人险些发生冲突。

  • 张启认为现有的训练科目缺乏实战观念,潘野不同意,要和张启来一次“单挑”,张启选择潘野作为对手。对于这场单挑,王雪冰认为是件好事,让石剑等着看好戏。新兵叶飞站潘野,齐小天则相信张启能赢。张启为了比赛,瞄上了仓库里的最新仪器。一个月后,第一天九场比赛,张启只赢了一场。第二日,在军事地形学的比赛中,潘野和张启被投放到一处荒野,潘野原是个中高手,不想,张启完胜。

  • 卫生队的病房里,张启对潘野说这种训练不合理,为此,再次向潘野发起挑战,要训练一支战术小分队,两个月内端掉潘野。潘野应战。张启的“小型化”“专业化”的设想,最终只有齐小天一个人自愿加入。张启宣布第一特战小组成立,接下来,他对齐小天进行了全方位的训练。李保根查哨,看到这次齐小天真的在俱乐部刻苦用功,感到欣慰。时间过去了一个月,马当先已经沉不住气,潘野反而不当回事,不过两人商量后,决定加强一下防守。

  • 凌夫亲自送行,激励队员们要打出中国空降兵的实力和威风,也希望他们都能安全回来。降落孤岛后,潘野意外失联,张启代替他指挥队伍,一行人突破布有火力点的山洞。张启发现情报有误,且与外界失联。张启决定先行隐蔽待机。隐蔽时,乔梁感谢张启救了自己,张启本想问林俊娇的事,欲言又止。天亮后,他们遭遇了猛烈的攻击。马当先背后出现了恐怖分子,幸亏潘野及时赶到。潘野将指挥权交给张启,张启当即改变作战计划。

  • 关键时刻,张启赶到,埋伏下来,示意乔梁不要反抗,有他在。乔梁遭到殴打,张启本想等海军救援的直升机到达之后再反击,但直升机未能准时到达,乔梁性命危急,只好果断开枪救人。同时,潘野那边也遭到了猛烈反击。几番搏斗,乔梁为了不让张启被威胁,毅然牺牲了自己。直面战友的离去,张启心如刀割,也晕厥倒地。直升机到来,反击开始。被送到医院的张启,恢复得很好,但腰伤成为隐患。乔栋被派去接张启出院的途中,意外得知弟弟牺牲,来到医院,张启无法面对乔栋,一直回避他。医院里老人秦巨田闹自杀,非要找媒体爆黑幕,张启为了救人,把他掀翻在地。

  • 张启在分析情况之后,想要找出天蝎行动中的变量。为此,秦川偷偷溜进资料室,进行演算,出来时,差点撞上车至光,幸亏乔栋解围。张启重新向团长政委提交了复盘报告,提出十九条错误。石剑大发脾气,又因为资料室的事情,关了张启的禁闭。潘野去看望张启,以“团改旅”关键时刻的现实情况劝他放弃复盘,张启则坚持要一个真相。为了救树上的空降猫,齐小天爬上了树,刚好看到团长办公室里,张启正向石剑申请组建一支专业蓝军,叫做锅盖头。石剑非常赞同但没立刻同意。齐小天则充满了期待。

  • 陈述“组建蓝军”建议的舆情,要求来一次红蓝军实战对抗演习。石剑答应打赌,如果输了,就亲自打报告,组建第一支蓝军。张启的激将法成功。其实,这也是石剑的激将法。石剑命令潘野带领天蝎小组搞一次复盘演习,潘野这才知道张启是“深山猎人”,愈加不理解。齐小天拿着“检讨”跑去跟张启套近乎,写的却是实战对抗科目训练的设置报告。张启稍加赞许,就把他“扔”了出去。组建队伍,张启和潘野都想要乔栋加入。

  • 对此,潘野很快向团长政委主动请缨,组建集训队。但团党委经过反复研究,选择张启作为队长。不想,张启婉拒。石剑不解,而王雪冰看清了个中缘由。潘野再度消沉,王雪冰来到拳击场,和他放手一搏,谆谆劝解。对于组建集训队,团党委给予最大支持,但这是一条“不归路”,没有编制,只是试验性质。张启无惧风险,并出示了他早就设计好的标识。他的想法和决心深深打动了石剑和王雪冰。潘野代理营长,马当先报告,说接到了加入锅盖头的邀请。

  • 张启始终觉得秦川是个人才,想留住他。为了啃下这块骨头,张启了解了秦川转业的原因,原来秦巨田一直要求他尽快转业。张启先让齐小天和叶飞来照顾生病的秦川,搞得秦川无力招架。再点破秦川转业的真正原因,是因为理想无处施展,而锅盖头会给他这个机会。张启再递给了他一份锅盖头的建设方案。最后,张启亲自前去秦川家中,果真不是冤家不聚头。秦巨田给张启两个选择,一是赔偿医药费,一是让秦川转业回家。张启不能答应,吃了闭门羹。谁知张启前脚刚进军营,后脚举报信及医院诊断书已经送到了石剑手中。

  • 在改革强军大背景下,以张启、齐小天等空降特种兵为代表,讲述了在战斗力生成模式改革探索中,为培育空军官兵全球化视野、信息化能力和实战化水平,进一步激发研究强敌、战胜强敌的血性忧患,将组建一支全新的、全要素、体系化专职蓝军“锅盖头”。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和磨合,“锅盖头”开始了征战南北、挑战四方的魔鬼生涯。历经一系列的战斗演习、行动,“锅盖头”部队的战士再次被分配到各部队,他们成为王牌部队的骨干教员,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在坎坷中前行,在磨练中成熟的战士们开始了新的任务。

  • 锅盖头人员选拔完毕,装备又需要大笔经费。为此,张启用上了无赖手段,几次三番,纠缠石剑批经费。最终,石剑被张启钻了空子,同时,交给他一项新任务——科教文卫文职干部的军训。军训的第一天,张启来视察队伍情况,赫然发现队伍中的林俊娇。林俊娇为了离张启更近些,调到了部队医院工作。张启铁面无私,因为林俊娇走神,而批评了她,并且罚她做俯卧撑。因为莫小洛,潘野时常守在服务社门前,导致店里没生意。

  • 张启拖住潘野谈爆破手的事,看到林俊娇进来,赶紧回避。张启请求潘野放过服务社,潘野则请求张启放过特一营。林俊娇看到焦珊珊,误以为她是张启的家属,误会加深。林俊娇对张启暧昧不明的态度感到气愤,张启找来乔栋,解开了送水的误会。而潘野和焦姗姗走来,又解除了另一层的误会。林俊娇听到“乔梁”的名字,一头雾水。对此,焦珊珊点破张启和林俊娇关系的不一般,潘野不敢相信。上班第一天,张富贵雷厉风行地整顿了消极怠工的物流点的同事,每个人都开始努力工作。乔栋坚持喊林俊娇弟妹,照顾有加。林俊娇无所适从,去找张启,两人的对话被齐小天听到,齐小天决定帮她澄清误会。服务社内,齐小天拿出医院的监控记录,还原了事情真相。锅盖头想借调的人一个也来不了,张启决定不等,选择输入新鲜的血液。张富贵的事业渐有起色,他获得了十足的信心和成就感。林俊娇受到张启的鼓励,晚上也加紧训练,乔栋为自己的误会向她道歉,林俊娇说起有关父母和自己的往事,安慰他。乔栋由此猜出林俊娇和张启的关系。

  • 锅盖头的高调,在营区出尽风头,也引来一些非议。齐小天来到服务社找莫小洛,又被潘野抓个现行,不过潘野对他的新装更感兴趣。好容易被潘野放过,齐小天和叶飞争着向莫小洛献殷勤,被三营的崔欣挑衅。二对一,齐小天和叶飞输得很难看,王猛和程哲认为他们很丢人,冷眼旁观。张启得知情况,严厉批评了四人,尤其是王猛和程哲未能体现锅盖头“你在我在”的精神,应当受罚。军首长来团里视察演练成果,锅盖头演练得一塌糊涂,令人感到尴尬。

  • 晚上,队员们纷纷翻出院墙,违规外出,而莫小洛也鼓动齐小天和叶飞一起出去玩。张启和乔栋查房,发现情况,来到西墙下等他们,凌晨时分,抓个正着。张启令队员们起床,并文职干部列队参观,怒斥这十一个人是混蛋兵,而他们锅盖头已经成为红军眼里的烂泥,烂靶子。一声声怒斥让所有人沉默。随后,张启粗暴的体罚,令队员们都受了伤,张启让乔栋送来药膏,队员们却都不太领情。

  • 正在雨中训练的林俊娇十分关心张启,她试图阻止,乔栋只好打电话给潘野。张启赢了,齐小天和叶飞非常高兴,王猛、程哲、崔欣等人心服口服,纷纷认错,决定留在锅盖头。张启告诉他们留在锅盖头的人全靠实力。张启腰伤复发,加上高烧,住进卫生队。林俊娇赶去医院,说起自己为了他调职的事情,问他是否忘记了当初的约定。张启对她的关心表现得非常淡然,说自己必须集中所有精力,放在锅盖头的建设上,对于情感,他当初给不了的,现在更加给不了。林俊娇表示绝对不会放弃,但她觉得自己越来越不了解他了。

  • 服务社中,焦珊珊很为林俊娇着急,帮她想追求张启的办法。林俊娇为此买了东西送给张启,乔栋在场,林俊娇害羞,匆匆离开。为了达成目标,锅盖头们训练强度再次加大,齐小天体格不行,不慎扭伤了腰,被迫回到宿舍休息。叶飞跑去服务社用无人机送花环给莫小洛,误会小洛喜欢自己,其实小洛期待的却是叶小天。张启得知叶小天受伤,让乔栋把按摩仪送去。莫小洛也让林俊娇帮忙去给齐小天送包辣条。林俊娇在齐小天宿舍里看到了她送给张启的按摩仪,以及写给张启的信,十分失望。

  • 职队军训完毕后,林俊娇来营房找张启,张启顾左右而言他,批评她训练不专心。林俊娇情绪低落,临走时看到桌子上的按摩仪,原来是个误会,一扫阴霾,开心离去。齐小天和叶飞为了追求莫小洛的资格,要比试比试,让李保根当见证人,李保根提醒他们义务兵一律不许在军队内部和驻地找对象。在第二天的负重十公里越野中,齐小天、叶飞、王猛较上了劲,张启给了他们一个教训。张启找来秦川计算出无人岛的地面引导坐标,原来他心中依旧放不下天蝎行动,放不下乔梁,再次进行复盘。

  • 锅盖头进行考核的同时,马当先一路跟着追踪器的信号,来到一个荒凉的地方。乔栋正在那里等他。乔栋不由分说缴获了马当先的摩托车。让马当先徒步返回营区。考核结束,秦川倒数第一名,而李保根组因对地形的熟悉获得第一名。秦川质问张启为什么使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张启开车带秦川离开,来到一片安静的草地。队员们对这种行为也很不理解,七嘴八舌,乔栋早就知情,向他们解释了张启的良苦用心,原来是为了能够让秦川走出来,而下的猛药。张启也告诉秦川,他所理解的战友情是什么。

  • 野外拉练回来,林俊娇来到张启的办公室,看到李东文送给张启的画像,心生醋意,并将画像带走。军营外,李保根妻子丹红来探望李保根,不停抱怨,两人话不投机,不欢而散。此时服务社内,潘野为了不让其他们战士接触莫小洛,命令马当先安排哨兵盯防,尤其谨防齐小天、叶飞等人。齐小天为了报复马当先,用无人机偷袭马当先,钓出了马当先以及埋伏的人马。齐小天兴奋地向张启报告,张启表面责备,内心则很是欣赏他。次日,张启带领锅盖头前去鼓丘驻训。

  • 马当先赶往医院,正好看到林俊娇在场,误以为是林俊娇和张启联手偷袭特一营。医生从病房出来告知潘野,焦姗姗已被抢救过来,但是孩子未能保住。张启打来电话询问情况,潘野拒接,因此结下误会。张启继续向鼓丘行进,到达鼓丘后,命令锅盖头把破旧的房子整理干净。锅盖头整理内务的同时,直升机大队苏子晋,带领直升机大队前来配合训练。张启与许久不见的老搭档在草地上谈起自己的鸿鹄之志,苏子晋不理解,还是选择支持。

  • 在改革强军大背景下,以张启、齐小天等空降特种兵为代表,讲述了在战斗力生成模式改革探索中,为培育空军官兵全球化视野、信息化能力和实战化水平,进一步激发研究强敌、战胜强敌的血性忧患,将组建一支全新的、全要素、体系化专职蓝军“锅盖头”。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和磨合,“锅盖头”开始了征战南北、挑战四方的魔鬼生涯。历经一系列的战斗演习、行动,“锅盖头”部队的战士再次被分配到各部队,他们成为王牌部队的骨干教员,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在坎坷中前行,在磨练中成熟的战士们开始了新的任务。

  • 次日,张启与秦川、叶飞去野外勘察地情,张启让叶飞作为狙击手去野地里埋伏,又让秦川介绍无人机的情况。此时一位老人抱着误食毒蘑菇的孙子向他们求救,张启急忙求助林俊娇,情形危急,林俊娇让他找一种催吐的草药,网络时断时续,张启只能以身试毒,最终成功救下孩子。张启因为中毒住院,而叶飞的坚守岗位受到张启的肯定。军首长前来视察合练演习,对结果很不满意。石剑压力很大,要让张启带领锅盖头返回部队参加合练演习。

  • 红蓝军对抗演习即将开始,张启锅盖头作为蓝军对抗潘野特一营。在演习前,乔栋提醒张启给老战友留点面子,他不想看到张启被误会和偏见伤害。张启表示演习和实战是一样的,在战场上永远是实力说话。阵前动员,潘野喊出“一雪前耻,全歼锅盖头”的口号,而张启让队员自己去选择究竟是一战成名还是就地解散。对抗一开始,潘野就拿出了完美的战术布局,为锅盖头准备了一个大的圈套。

  • 张启认为乔栋因顾忌张启与潘野之间的感情,私自打开路由器,指挥不力。乔栋辩解,最终他选择尊重张启的决定。乔栋被调离锅盖头,队员们都十分不理解。齐小天要为乔栋求情,张启喝令他出去,自己却烦躁不已。乔栋返回特一营,潘野想去为他说情,被乔栋拒绝。李保根妻子突然打来电话,要和李保根离婚,李保根深受打击。在进行知更鸟数据终端训练中,李保根心不在焉,未听清操作要求。

  • 乔栋回到特一营,参加了马当先主导的高跳低开的训练,训练时,他为了营救昏过去的孔连长,导致自己打开伞包太迟,坠地后,导致三级伤残。潘野质问张启为什么要赶走乔栋,张启不肯透露。林俊娇劝张启说出心里话,消除误解,而张启只有满腹后悔莫及。乔栋喊着“队长”醒来,得知自己的伤情,平静中满含热泪。张启来到英烈墙边,叙说自己的后悔。三个月后,乔栋申请病退,悄悄离开。离开当天,乔栋给张启留下一封信,张启得知消息,飞奔而去,只见到人去楼空。信中,乔栋承认了自己的“背叛”,让张启不要向大家隐瞒。

  • 齐小天呼吁大家为张启鸣冤的请愿书签名,李保根走进来,毫不犹豫签了字,叶飞被鼓舞,随即签字,大家也都跟着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下午训练,锅盖头缺席严重。正在团改旅的当口,石剑和王雪冰正商量如何力保张启,齐小天拼着齐天大圣“一去不回”的勇气跑来递请愿书,被关了禁闭。林俊娇担心张启,这时才得知他四面楚歌的处境。焦珊珊教林俊娇两个人在一起,要学会交心。林俊娇约张启见面,可是张启始终不肯打开内心,对两人的感情产生了怀疑。大雨中,林俊娇发来了“分手”的消息,张启愣住。

  • 禁闭室,马当先告诉齐小天禁闭解除,要带他回去。林俊娇打电话给焦珊珊,要找李保根妻子的电话。晚上,齐小天要和李保根练习武装泅渡,两个人在泳池里撕扯了起来。李保根终于承认自己错了。林俊娇联系李丹红,她的话让丹红感到惭愧。李保根向调查组说出真相后,接到了丹红的电话。张启恢复队长职务,李保根记过处分。军改方案正式下来,特战团扩编为特战旅,锅盖头的训练计划被批准,张启兴奋不已。

  • 马当先情绪低落,潘野来到锅盖头,对闹脾气的马当先一番循循善诱。潘野在作训股看到锅盖头训练计划中的夜间训练计划被中断,原来是没有配备四目夜视仪的原因。车至光看到张启也在参赛名单之上,劝他不用如此,张启坚持。马当先迟迟不到。张启只得宣布比赛开始。三十公斤负重平板支撑考的是耐力和意志力的双重考验,要成功必须突破极限,一撑到底。最后时刻,马当先赶来递交了申请。

  • 临行前,石剑对锅盖头进行动员,并要张启把他们平安带回来。刚到艾塞尼卡,各国特种兵就像俘虏一样被看押着,指挥官马尔斯告诉他们自己将会成为他们的噩梦。他让所有人匍匐前进来见主考官,是他的狗马斯特。特种兵们像囚犯一样被编号,照相,分宿舍,被挑衅。齐小天无法适应,马当先告诉他,银翼就是向辱而生。通话时间,马当先打电话问潘野和平年代争取这种胜利值得吗?潘野告诉他军人就是要时时刻刻争取胜利,才能为国家赢得尊重。

  • 训练中,所有人都累得瘫倒在地上,午饭送来,齐小天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生吃活鸡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挑战。但在张启的表率下,突破了心理障碍。吃过饭后又是一段武装徒步三十公里,张启来回跑动,鼓励着每一个队员。到达终点后,他找到秦川,为饥饿的秦川摘来蘑菇解渴。队员们又被要求做500个俯卧撑,并且带有高压水枪的加码。马当先第一个完成。返回营地,所有人都累到瘫痪。晚饭时,张启伸手去拉疲惫的马当先,马当先拒绝了他的帮助。晚饭吃的是牛排和蔬菜,他们刚要吃饭,食物就被扔进泔水桶,需要他们拿出来接着吃。张启第一个从泔水桶中抓起牛排,若无其事地吃起来。

  • 银翼营地之夜,张启细心培育着那棵植物,齐小天因为信被浇坏,开始用意念写信。晚上的“加餐”换成了震爆弹,震耳欲聋的声音,使得他们瞬间失去方向感和听力。林俊娇遇到焦珊珊和潘野来医院检查,谈起分手的事,焦珊珊试图劝解,林俊娇在犹豫中坚持。银翼的第二周开始,队员们在泥水里匍匐前进时,伴随头顶的机枪扫射。一名艾塞尼卡的士兵因为衣服勾到钩子上,不慎被打死,引发恐慌。张启冷静地鼓励大家,四人得以顺利过关。

  • 特战旅接到了银翼比赛项目:死亡越野。石剑很是担心会出安全事故。银翼比武抢位赛中,沙地自由搏击项目,中国队对阵阿米瑞克,最后一局秦川在比武中腿被扎伤惨败。阿国获得胜利。潘野没有陪同焦珊珊产检,而是去跟致远的副总裁见面,竟是乔栋。乔栋表现出一副盛气凌人的做派,否定曾在部队的一切,这次来既是报恩又是要做交易。潘野无法接受乔栋,两人不欢而散。林俊娇为焦珊珊制定了治疗方案,还开车到营区,为她抽血化验送药。生死交战开始之前,张启郑重地将国旗交给齐小天保存,齐小天又把子弹项链放了进去。锅盖头银翼小队排在第六位,比第一名晚八个小时出发。张启正在给队员们讲述比赛中的注意事项,马尔斯突然带人闯进来,宣布:游戏开始。

  • 林俊娇申请援外的申请被批准,同行的是申近,目的地是战乱频发的加里南。锅盖头小队还未出发就被关进牢房,一颗颗催泪弹被扔进去。张启利用秦川的伤病,骗过守卫,带队只用了34秒就冲出牢房,破了记录。林俊娇找到申近,百般拒绝他的示好,申近不肯放弃,反问她选择援外的目的是什么。张启从宿舍拔出野草,让大家吃下催吐。马尔斯宣布,离开营区,必须要从灌满水的U型管中钻出去。林俊娇来给营区给潘野送药,告诉他自己援外的事情,又问起张启,她希望潘野原谅张启。齐小天,马当先和秦川陆续爬出U型管,只有张启没有爬出来。齐小天疯了一样让马尔斯救救张启,马尔斯却叫人用枪赶走他们。三个人决定先到D1集合点。张启终于爬出U型管,几乎昏了过去。他的顽强让马尔斯产生触动。生死交战正式开始,进入森林的张启在沿途刻下记号,口渴难耐时,发现水源,然而水里被投了毒。秦川利用自己的知识,发现了水源的方向,谁想一群马蜂袭来。三人只得跳入水中躲避。秦川被马蜂蛰到。上岸的齐小天掏出国旗,发现没有被浸湿,十分开心。张启在山中迷路,兜兜转转终于来到马路边。

  • 秦川是因为蜂毒和伤口感染昏倒,张启要给他弄一些药品。三个人警惕地接近深山里的一家杂货铺,发现马尔斯和几个大兵在里面。这其实是马尔斯的陷阱。果然,埋伏的兵冲了出来。寡不敌众,张启和马当先被俘虏。张启用手势示意齐小天开车离开。林俊娇来到锅盖头,从抽屉中取出张启给乔栋“礼物”。森林的囚室中播放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张启、马当先和其他俘虏几乎难以忍受。马尔斯走进来,叫大兵为其中一些俘虏注射剧毒的伊甸园之泪,它会使人生不如死。

  • 林俊娇申请援外的申请被批准,同行的是申近,目的地是战乱频发的加里南。锅盖头小队还未出发就被关进牢房,一颗颗催泪弹被扔进去。张启利用秦川的伤病,骗过守卫,带队只用了34秒就冲出牢房,破了记录。林俊娇找到申近,百般拒绝他的示好,申近不肯放弃,反问她选择援外的目的是什么。张启从宿舍拔出野草,让大家吃下催吐。马尔斯宣布,离开营区,必须要从灌满水的U型管中钻出去。

  • 为了胜利,四个人最终选择了一条最凶险的路。进入莫尔地,四人相互扶持着前进,张启还抓了一条眼镜蛇蛇作为药物和食物。秦川发烧晕倒,四人躲进山洞避雨,因为一个苹果,忍不住唱起上甘岭战役的歌——《一条大河》。清晨,齐小天去找水,张启在山洞口小解,不料,马尔斯的狗马斯特冲上来撕咬张启。马当先及时救下张启,抓住了前来复仇的马斯特。秦川高烧不退,张启细心照顾,并决定第二天再出发。焦珊珊又出现流产先兆,林俊娇着急去送药,却打不到车。

  • 秦川在路边劫持了一辆伐木工人的卡车,四人隐藏在车中,来到了被“农夫”封锁的路段。被挟持的伐木工人开车掩护锅盖头小队通过封锁区。张启载着四名队员一路疾驰,第一个冲向了营区。中国队拿下了银翼的好消息传遍了整个作战旅。石剑、王雪冰和锅盖头们聚集在食堂中观看银翼比武的闭幕式,马尔斯将带着针的勇士勋章扎进特种兵们的身体里,当他宣布中国获得第一名的时候,全旅上下欢呼雀跃,流下热泪。国旗升起,锅盖头小队唱起国歌,紧紧拥抱。

  • 马尔斯和张启深谈了许久,告诉他自己选择当一个磨砺者,而非仅仅是一个承载荣誉的人。他也提醒张启身体有恙。锅盖头小队凯旋归来,随即成为参加红箭行动的红军们的众矢之的。张启“定盘星”的名声威震第八军。“敲碎定盘星,干掉锅盖头”也成为所有红军的口号。而王雪冰十分担心张启的身体,原来他得了格林巴利综合征,石剑认为在这个当口,张启不能休息也不肯休息。大宝不见了,潘野满营区去找。英烈墙前,张启遇到落单的大宝,发现他脸上带伤。张启告诉大宝,爸爸想做英雄的梦想能够实现,并把银翼勋章送给他。潘野回到家看到勇士勋章,大宝问潘野想不想当英雄,潘野说“想”。

  • 三十二旅长王志鹏派出三营营长张广志带队参加红箭行动。张广志研究了张启的各项数据,自信能打败张启。红箭2017军演即将拉开帷幕,蓝军的直升机上,张启让卫生员收好自己的药。刚开始没多久,张启就让秦川通过无人机施放电磁干扰,导致三十一旅分队搭乘的KJ-31直升机途中迫降,被齐小天小组火力击中,成为红军演习中首支被全歼的红军特战小分队。三十三旅红军驻地分队忽然来了拥军慰问团,毫无警惕的战士很快被齐小天的小分队“消灭”。直升机上,张启竟然学马尔斯喝起咖啡,而马当先想起马尔斯就心有余悸。齐小天登上直升机,叶飞表示佩服。快到时间,张启却迟迟不宣布进驻通信中心。原来他在坐山观虎斗。潘野洞悉蓝军张启的战术,他选择紧跟张启,等待时机。

  • 直升机上,张启下令往潘野的伏击圈里去跳。潘野派出一只小队去消灭降落的蓝军,几次三番,发现落下的全是木头人。而这些木头人为蓝军立下了大功。几番周旋,潘野被搞得疲惫不堪,战力耗损大半,只得撤离。张启占领通信站,开始部署战斗位置。距离任务结束还有两个小时,潘野通过对张启的了解,成功说服尚未出动的张广志进行合作。天亮后,张启申请启用查打无人机,随时监控战场动态,并对敌进行精准打击。潘野向张广志讲出他制定的完美的攻击计划。张广志密切注意着通信站周边的情况,发现有几个驴友进入通信站,很快又走出来。张广志叫人放大画面,没发现已经换装的齐小天正在其中。

  • 回到营区,潘野和张启都成为传奇人物,而齐小天因为私自带领老百姓参加演习,受到批评。齐小天迫不及待跑到服务社,将一张纸条塞入空降猫的铃铛中,送给莫小洛,约她到游乐园玩。车至光就齐小天的事情和张启讨论,两人观点不一。从游乐场回去的路上,莫小洛忽然感伤说起爸爸的事情,齐小天默默听着。营区门口,车至光看到齐小天和莫小洛一起回来,质问齐小天是不是在谈恋爱。齐小天不承认。晚上,不甘心的齐小天在军网上发表有关义务兵不许找对象是否适应新时代的文章,引起轩然大波。第二天,齐小天向车至光承认帖子是自己发的。

  • 晚上又去找莫小洛聊天,被纠察队发现。张启为齐小天申请了解除禁闭,没想到齐小天却提交了退伍申请。张启非常失望,齐小天也满腹委屈,坚持己见。莫小洛因为这件事心神不宁,莫奶奶告诉她喜欢一个人,要看自己能为他做什么。凌晨紧急集合,张启说自己对某人轻易放弃自己军人的身份感到非常失望,并给队员们两个选择,一是让这个人退伍,二是负重跑完马拉松全程,规定时间,跑不完的,会被踢出锅盖头。齐小天惭愧地发现所有队员没有抱怨,甘愿共同承受这场马拉松的挑战。

  • 凌夫担心张启的身体,打来电话,让程高安排他去医疗队检查身体。两人来到医疗队,张启惊喜地发现,林俊娇在这里。林俊娇为张启开了许多项检查,张启试图讨价还价,林俊娇被他气得半死,说张启得罪了两次,让他回去反省。张启想不出答案,悄悄向齐小天讨教,齐小天对张启的不自信感到万分不理解,鼓励张启追回林俊娇。张启来医院去取体检报告,看到林俊娇从手术台上下来,疲惫万分的她躺在长椅上睡去。张启心疼地将她抱回医疗室,梦醒后的林俊娇似乎感受到张启对自己的丝丝情意。另一份体检报告出来,张启腰伤严重,林俊娇告诉程高让张启再来医疗站。

  • 回到驻地,张启郁闷而疯狂地打着沙袋发泄。第二天,听说有军人来找自己,林俊娇开心地跑出去,却发现是齐小天。齐小天着急地告诉她,张启因为腰伤发作卧床不起。担忧不已的林俊娇迅速前往驻训处来,却发现张启正在打沙袋,并且对她的到来反应冷淡。张启劝说林俊娇接受申近,去过有安全感的生活,至于自己,注定只能把所有精力放在事业上。林俊娇告诉他自己拒绝了申近,也绝不会爱上其他人。张启虽然暗暗开心,却依旧没有信心接受这份感情。这时,以齐小天为首的锅盖头小分队组成爱情护卫队前来为张启和林俊娇献艺助兴,并精心准备了“星光灿烂”的舞台。在所有人的见证下,张启终于放下心结,拥抱林俊娇。

  • 张启得到“人肉炸弹”的消息,带队赶来,听到爆炸声,林俊娇和医疗队赶到现场,然而为时已晚,李保根受伤严重,壮烈牺牲,队员们泪洒当场。晚上,齐小天为李保根画着画像,脑海中不断闪现与班长的种种回忆,他想对班长说的话再也没机会说。因为恐怖分子的频繁活动,中国开始组织撤侨。潘野带领第二支小分队,苏子晋作为空中支援,抵达加里南与张启汇合。张启向队员介绍目前加里南紧张的局势,以及阿尔泰勒湖的重要性。为了打击恐怖分子,加里南政府派出警察对可疑的废弃发电厂进行搜查。随即,警察被绑架,恐怖分子以炸毁阿尔泰勒湖的大坝为要挟,向政府提出条件。

  • 张启编组及分派任务后,各组开始行动。联加团的伊森希望张启能将艾凯拉穆的儿子送到联加总部去。恐怖行动越来越猖獗,医疗站内血肉横飞,护士们发现一个受伤的小孩,林俊娇和申近坚守医生天职,为孩子做手术。原来他就是头目艾凯拉穆的儿子。一些加里南平民愤怒不已,想要杀掉他泄愤。幸好被及时赶到张启和队员们制止,在他们耐心的说服下,这些平民终于散去。手术完成,撤侨的车也已经到了。另一方潘野带领的锅盖头前去解救正德启的建筑人员,不想正德启的工程师兼股东冯远清差点被劫持,受伤严重。

  • 潘野拨通了焦珊珊的电话,只言片语中满蓄铁汉柔情。一直冷静克制的张启也露出了一丝伤感,他很是担心林俊娇的安危。两个人试图向对方托付后事。维和任务开始,各小队奔赴自己的战场。潘野带队伏击了恐怖分子的卡车,成功潜入,又在阿米瑞克国的空中打击下,很快夺回机场。张启和齐小天组分别潜入大坝。齐小天小组成功引导苏子晋炸毁工具屋,致使艾凯拉穆无法引爆炸弹。张启也找到人质被藏匿的位置,正在恐怖分子准备杀害人质时,及时消灭了他们。但林俊娇和冯远清不在里面。狗急跳墙的恐怖分子开始内讧,凶狠的法哈勒将枪口对准了艾凯拉穆。

  • 张启带领王猛继续搜寻人质,几度交火后,发现了浑身绑满炸药的冯远清。这时,艾凯拉穆挟持着林俊娇走了出来。情势到了最危急的时刻,张启下令让小组成员去追击艾凯拉穆,解救林俊娇,他独自留下来拆除炸弹。在巨大的压力下,他成功拆除炸弹。艾凯拉穆挟持林俊娇到水库大坝上,被维和小队们两面夹击,无路可退。无人机监控发现法哈勒来到岸边,登船逃走。林俊娇告知艾凯拉穆,她是救治他儿子的医生现在他的儿子很安全,劝艾凯拉穆投降,艾凯拉穆心理防线被攻破,选择放下武器。而张启终因伤势严重昏死过去。张启病况危急,潘野努力调配资源,送他和侨民回国。齐小天驾驶快艇,紧跟着法哈勒。

  • 张启很快递交了调职申请,石剑因惋惜而气愤,认为在锅盖头扩编初始,更换主官并不合适。张启认为锅盖头的三种素质,自己已经不再具备,锅盖头需要新的主官,他请求批准他再次归零,重启。调职申请被批准后,张启回到营地的宿舍,收拾行李,准备告别付出了他全部心血和热情的锅盖头。听到门外有动静,张启发现锅盖头们齐齐围在门口。张启命令队员们回去睡觉,锅盖头们整夜失眠,离别的哀伤充满胸膛。凌晨时分,张启准备悄悄离开,营区门口,锅盖头们不约而同正装列队,向尊如兄长的老队长,生死与共的老战友告别。张启含泪注视着每一张熟悉的面孔,以敬礼回应,泪水模糊眼眶。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