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春暖花又开 立即播放

电视剧 50集全 热度 2002

地区:内地

导演: 康镇海

类型:剧情 / 农村

语言:普通话

简介: 大年三十,老北村马家孝顺儿媳田窗花,翘首期盼丈夫回家过年,等来的却是一纸离婚协议书。丈夫闹离婚、女儿不省心、村民账务无法偿还,而就在此时,噩耗传来,自己的父亲又突然离世。田窗花尽孝公婆,令二老动容,宁...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50/共5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腊月二十三这天,辽北汤岭镇石砬子村田家正乐呵呵的煮饺子炒菜,准备小年团圆饭。大女儿田窗花满心欢喜的盼回了在城里开公司的丈夫铁大壮,却不料闺蜜李安梅和铁大壮一起闯进家门,大言不惭的宣称:她和铁大壮好了,已经怀了铁大壮的孩子,要窗花让位。安梅告诉窗花,自己从小就喜欢铁大壮,是田窗花抢走了自己的所爱,今天她就是要把属于自己的男人夺回来。田父田有粮怒打铁大壮,窗花一气之下掀了桌子,团圆饭变成了散伙饭。一次酒醉,铁大壮稀里糊涂的上了李安梅的床,记不得做了什么居然就让李安梅怀孕了,实在是悔青了肠子。

  • 铁大壮偷偷跑回村,跪下求窗花原谅他一次。可窗花问他安梅的孩子怎么办,他又无言以对。铁大壮的父亲铁正义是个老党员,被亲家田有粮堵上门来兴师问罪,憋气又窝火,将大壮喊回家来问个明白。在众乡亲们面前,铁大壮承认自己酒后乱性对不起窗花,但不想离婚。铁正义怒打铁大壮。铁家一片混乱时,大壮母亲铁老太说话了:过不到一块就离吧!惹得田有粮怒骂铁老太丧良心。原来铁母患风湿病瘫痪在床多年,全靠窗花端屎端尿悉心照料才下了地。如今她居然支持大壮离婚,窗花感到心灰意冷。

  • 债主飞哥让安奎以命相抵,限期还款七百万,安奎无奈只能答应。田有粮不甘闺女离婚,人财两空,跑到亲家铁正义的酒厂打假砸场子,可铁正义却一言不发躲着他走。田有粮笑话他理亏不敢接招,众村民都说他有点过分。铁大壮在公司看着和窗花与小丫的照片发呆,安梅却来追问他下一步咋打算。这时田窗花的弟弟田地头来微信说小丫发烧了,大壮不顾安梅的阻拦急忙赶到了医院。小丫见到爸爸分外高兴。为了孩子,窗花只好答应大壮陪着孩子一起回家。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腊月二十三这天,辽北汤岭镇石砬子村田家正乐呵呵的煮饺子炒菜,准备小年团圆饭。大女儿田窗花满心欢喜的盼回了在城里开公司的丈夫铁大壮,却不料闺蜜李安梅和铁大壮一起闯进家门,大言不惭的宣称:她和铁大壮好了,已经怀了铁大壮的孩子,要窗花让位。安梅告诉窗花,自己从小就喜欢铁大壮,是田窗花抢走了自己的所爱,今天她就是要把属于自己的男人夺回来。田父田有粮怒打铁大壮,窗花一气之下掀了桌子,团圆饭变成了散伙饭。一次酒醉,铁大壮稀里糊涂的上了李安梅的床,记不得做了什么居然就让李安梅怀孕了,实在是悔青了肠子。

  • 铁大壮偷偷跑回村,跪下求窗花原谅他一次。可窗花问他安梅的孩子怎么办,他又无言以对。铁大壮的父亲铁正义是个老党员,被亲家田有粮堵上门来兴师问罪,憋气又窝火,将大壮喊回家来问个明白。在众乡亲们面前,铁大壮承认自己酒后乱性对不起窗花,但不想离婚。铁正义怒打铁大壮。铁家一片混乱时,大壮母亲铁老太说话了:过不到一块就离吧!惹得田有粮怒骂铁老太丧良心。原来铁母患风湿病瘫痪在床多年,全靠窗花端屎端尿悉心照料才下了地。如今她居然支持大壮离婚,窗花感到心灰意冷。

  • 债主飞哥让安奎以命相抵,限期还款七百万,安奎无奈只能答应。田有粮不甘闺女离婚,人财两空,跑到亲家铁正义的酒厂打假砸场子,可铁正义却一言不发躲着他走。田有粮笑话他理亏不敢接招,众村民都说他有点过分。铁大壮在公司看着和窗花与小丫的照片发呆,安梅却来追问他下一步咋打算。这时田窗花的弟弟田地头来微信说小丫发烧了,大壮不顾安梅的阻拦急忙赶到了医院。小丫见到爸爸分外高兴。为了孩子,窗花只好答应大壮陪着孩子一起回家。

  • 村民们冲进田家,根本不听田有粮和田地头的解释,大呼小叫的要窗花还钱。窗花再三声明自己已经和大壮离婚了。可马寡妇等人一口咬定当初把钱交到窗花手上的,不还钱就不走了。无奈之下窗花决定拿自己的积蓄替大壮还钱,田有粮哪吃过这样的亏,气得差点跌坐在地上。窗花去县里取钱,路遇安奎开车经过捎她一程。十年不见,如今见面两人却有些生疏了。安奎替安梅向窗花道歉,劝窗花给大壮一个机会,毕竟孩子还小。可窗花说已经晚了……

  • 安梅哭天抹泪的逼大壮和她结婚,大壮说只有等窗花先走一步他才能考虑结婚,安梅大为不满,要去找窗花理论。这时安奎赶来,痛斥安梅拆散人家夫妻不道德。安梅根本听不进去,拂袖而去。安梅看见窗花在市场上买苹果帮大壮还债,心生妒恨,花钱找来地痞砸了窗花的摊子,安奎出面狠狠的教训了地痞,又被柳宗嘉撞见了,更加重了她的疑心。 回家后柳宗嘉让李安奎跟她去上海发展,安奎断然拒绝,柳宗嘉指责李安奎是个农民,外面有女人才不肯离开,两人爆发激烈冲突。

  • 李安梅的母亲过生日,她来找大壮一起回家给老太太祝寿。大壮不敢去,可李安梅不依不饶,把铁大壮逼到桌子底下去了。最后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柳宗嘉来找李安奎,说她对离婚后悔了,她要李安奎服从她的约法三章,然后复婚。李安奎告诉她感情不是儿戏,问题没解决,这个婚复不了。大壮提着蛋糕来到李家,见到李母和李安奎十分尴尬。安奎愤怒的想赶走大壮,被安梅拦住了。

  • 安梅不顾大壮的阻拦,执意要去铁家见父母,当晚铁正义不留他们在家住,李安梅赖着不走,安奎赶到把妹妹拉走。李安梅拉着大壮到村里农家乐开房,正好碰见窗花,大壮和安奎都很尴尬。李安奎忍不了安梅的无耻,气得把她扛起来就走,气得安梅大喊大叫。大壮和安梅在农家乐开房的事被村民当成了嚼舌头的话题,马寡妇又把窗花和安奎编排到一块了。恰好柳宗嘉赶到村里来找安奎,听到闲话怒不可遏,她遇到安梅,问她安奎和窗花到底是不是搞到一起了。

  • 田母上山着凉病倒了,到医院检查竟发现了胸部肿物,怀疑是乳腺癌。可是家里的钱都给大壮还债了,窗花很着急。田有粮怒气冲冲的来到老铁家,要钱给田母治病。铁母拿出十万元的卡,让他别再总是拿大壮的出轨说事。田有粮生气离开。铁正义找来大壮,让他马上把银行卡交到窗花手上。窗花无奈之下给安奎打电话,正赶上安奎应儿子小白的要求一家三口在一起吃饭,没接她的电话。

  • 李安梅独自来见大壮的父母,开口就叫爸妈,说代表大壮来商量结婚的事。铁正义没给她好脸,打电话让大壮滚回来。李安奎鼓励窗花敢于挑战自己,竞选村主任。窗花也很想为乡亲们做点事,决定从黄精项目开始,发展农村股份制经济,带领石砬子村致富奔小康。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被赶回村里的大壮看见,引来大壮一阵叫骂。大壮回到家,对安梅的结婚要求,只能违心地答应。铁老太给安梅约法三章,十分苛刻。

  • 铁大壮把黄精项目说的一钱不值,大泼冷水,说要是他当上村主任,可以开矿採石头,炮声一响黄金万两,坐上直升飞机奔小康,比几年后才能见钱的养殖黄精项目好多了。他的游说引来了部分村民的拥护。安奎说这是破坏生态环境,是现得利,不符合中央政策,可大壮却继续煽动村民捣乱,田有粮一怒之下和大壮抡起了拳头。窗花当即宣布,村主任要公平竞争,自己奉陪到底。窗花和安奎来找铁大壮,请他入股黄精项目。

  • 村民们议论大壮要入村委会的事,说窗花把大壮留在身边,就是和安梅较劲。这话被安梅听见,心里不爽。找窗花兴师问罪。铁大壮来到现场,当众表态自己愿意当这个副手,把李安梅气个半死。安奎在家和孩子玩闹,柳宗嘉回来态度十分温柔,提出找时间去办复婚手续。安奎不同意,说两个人互相尊重都做不到,复了婚还得离。柳宗嘉顿时失控,大哭大闹,搞得安奎手足无措。

  • 大壮心理失衡,搭梯子爬上二楼闯进窗花办公室,大吵大闹,安梅也赶来凑热闹。她拉着大壮去领结婚证,大壮告诉她身份证丢了。安梅告诉他,不领证也得结婚,先把婚礼办了。大壮十分无奈。安梅回家想和母亲说她和大壮结婚的事,被安奎拦下了。可她还是告诉了柳宗嘉。安奎让安梅经常和柳宗嘉通个电话,因为他觉得柳宗嘉精神不太正常。大壮再婚的消息在村里传开了,田有粮和小女儿田窗棂十分生气,决定要搅黄这场无耻的婚礼。

  • 铁正义宣布取消婚礼,可安梅却坚持要一个人拜天地,一个人进洞房。而此时的铁大壮却一脸乌黑衣衫褴褛的奔跑在乡路上。铁老太一个人坐在台上,面对田有粮的戏耍,暴跳如雷,最终气倒在地,被送进了医院。婚礼不欢而散。 窗花、铁大壮和李安梅都赶到了医院。李安梅棒打铁大壮,大闹医院,又来找铁老太一顿哭诉,大壮自知理亏,一时无语。窗花批评父亲和妹妹不该去婚礼现场胡闹,田有粮却不以为然。李安梅咽不下这口气,疯狂的和铁大壮哭闹,铁大壮只能陪笑脸,说软话,赔礼道歉,总算熬过了这一关。铁老太又卧病在床,安梅开始尽儿媳的本分。可是她没侍候过病人,不是粥热了,就是水凉了,喂饭喂不好,翻身也翻不好,回一句嘴就被刁蛮的铁老太一顿申斥,总拿她和窗花比。安梅忍无可忍,一气之下跑出去,和大壮抱怨。大壮只好请来个专业护工,可是铁老太却坚决不肯接受,大壮真是没办法了。由于黄精和不老梅都是长线产品,村民们苦于没有现钱入账,来找窗花。安奎给窗花出主意发动群众想办法,一定能找到好项目。

  • 大壮夹在安梅和铁老太中间,苦不堪言。安梅哭哭啼啼,大壮除了好言好语的哄着别无他法。众人想不出能来快钱的项目,大壮却私下告诉田有粮,调树苗是个好项目,只要搞到政府绿化的订单,可以赚大钱。田有粮心动了,不顾窗花的劝告,私下找到马寡妇,说自己要去河北调树苗赚钱。马寡妇被他说动了,答应帮他找人集资。田有粮瞒着窗花开始了调苗子的准备。安奎对窗花说,女人有了事业,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看到窗花从低谷走出来,很为她高兴。小白想爸爸了,把爸爸找回家来,要亲自做西红柿炒鸡蛋给爸爸吃,却不小心把手给割破了。安奎急忙送儿子去医院包扎处理。柳宗嘉得知儿子进了医院,急忙跑来,将安奎一顿训斥。二人的争吵让小白十分生气。 铁老太病情加重,不吃不喝,大壮无奈又来找窗花。窗花过来做了铁老太最爱喝的营养粥,喂老太太喝了,原来铁老太主要是心病。粥下了肚,病情也稳定多了。大壮和铁正义不住的感谢窗花。安梅看在眼里,心里不是个滋味。她想到自己在铁家受的委屈,收拾行李,开车离开。可是车行至半路,她又不甘于这样给窗花让位置。

  • 安梅回到城里,突然被一个男人拦住了,这人叫白成叶,是安梅过去的噩梦。当初安梅被白成叶骗了,做了他的情人。当发现白成叶有老婆的时候,安梅已经怀孕了。于是安梅离开了老白,并设下圈套,趁大壮酒醉的时候做成与大壮发生一夜情的假象,把孩子说成是大壮的,生生拆散了大壮的家庭。如今白成叶的突然出现,让安梅充满了恐惧,她急于摆脱这个流氓,可是老白却说,不会放过她

  • 第二天,柳宗嘉继续要求李安奎按照自己的意愿复婚。安奎要她收起她的老板脾气。如果两个人不能相互尊重,连朋友都没得做。看见安奎拂袖而去,柳宗嘉疯狂地大骂安奎混蛋。田有粮拉着一大车树苗回村了,受到村民们英雄般的欢迎。但是在分树苗时却发现树苗都是断了根的死苗子。村民们被骗都很愤怒,到田家找田有粮算账,田有粮见势不妙从后窗跳出去逃跑了。于是村民们又找上了窗花,让她为她父亲的行为负责。

  • 警察赶到了,问是谁报的警,田有粮和大壮异口同声地说是自己报的警。警察见被害是个老头都很诧异。把田有粮带回派出所问话。田有粮得知有人报警自己被强奸,又气又急,他告诉警察自己被人骗了,买回了一批死树苗,回来找那些骗子算账,结果被人打伤捆起来。事情搞清了,铁大壮因为报假警受到了警告。出了派出所的门,窗花、安奎和田有粮气得把大壮打了一顿。几个人开车离去。

  • 安梅说大壮屡次骗她,就是因为心里只有窗花,根本没有自己,哭得很伤心。她来找铁老太,说不想和大壮再过下去了。因为铁大壮根本没把自己当成家人。还有铁老太,自己怎么侍候也得不到一点好脸,你们铁家老少就把我当成生孩子的工具。本姑娘不侍候了!她扬言要把这个孩子打掉。大壮怒斥李安梅拿孩子要挟自己,李安梅拂袖而去。可铁老太受不了了,她又哭又闹,以绝食相逼,让大壮把安梅找回来,无论如何也要保住铁家的大孙子。

  • 窗棂在台历上发现小丫在上面写了一行字:我恨你们。想起今天小丫的反常表现,窗花猜想孩子可能离家出走了。全家人都慌了,四处寻找,有人说看见小丫追着大壮的车往村外跑了,可是大壮和安梅的电话始终处于关机状态。田有粮夫妇互相埋怨,吵个不停,铁正义斥责他们加一起一百多岁了,还总是争风吃醋,不嫌丢人。窗花无奈打电话给安奎,安奎答应立即回村里帮助找孩子。

  • 田母说学校老师说近来小丫状态不好,父母离婚已经给孩子心理带来了阴影。她拿出一副小丫画的画,竟是孩子哭着找爸爸。大壮要窗花和安奎亲近的时候顾及一下孩子的感受,窗花说她绝不会让孩子再受到伤害。安奎这边还是没办法说服母亲,他不肯与柳宗嘉复婚,要娶窗花。李母却说等她闭上眼睛再娶窗花吧。铁正义让大壮把田家人请来,商量小丫的教育问题,提出田家大人总吵架,对孩子影响不好,要把小丫接到铁家来照顾,田家人当然不同意。

  • 田有粮不肯罢休,在铁家大吵大闹,当着村里人把铁家老少逐个数落了一顿,又把铁大壮出轨的丑事翻腾出来,说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连围观的村民都听不下去了。铁大壮和李安梅出来阻拦,田有粮越发骂的欢,把铁家的咸菜坛子都给砸了。窗花赶到,看见吓得哇哇直哭的小丫,只能厉声制止田有粮,把他带走了。田家一家人不甘心孩子就这样被铁家抢走,田有粮更是不依不饶,窗花劝也劝不住。第二天田有粮又来到学校接小丫。

  • 窗花要领走小丫,铁大壮不让,李安梅却巴不得让小丫赶紧走,一家人争执不下,惊动了铁正义和铁老太。铁正义怒斥李安梅,领走了小丫。大壮只好向窗花道歉。窗花气呼呼的离开了。田家关于小丫归属的家庭扩大会召开,村民们也都到场了。田有粮一开板给铁正义扣了一堆大帽子,把责任都推到了铁家头上。铁正义说为了给孩子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咱们做长辈的改改自己身上的坏毛病,有那么难吗?

  • 双方僵持不下,各不相让,窗花给铁正义夫妇跪下了,恳求叔婶把孩子还给自己。大壮心疼窗花,也跪下给父母磕头,说一切都由自己而起,是自己的罪过,请父母给自己一个机会,让孩子回到田家。在这种情况下,铁正义夫妇还能说什么呢!李安梅改变了自己的蛮横态度,做出温柔贤惠的样子。她蒸了一锅包子,给铁老太吃,还让大壮给小丫和窗花送去十个包子,她的变化大壮还真有点不适应。

  • 安奎说当年自己进了监狱,一出来,却发现自己最爱的女人和最好的兄弟结婚了,他相信兄弟会照顾好窗花的。可是你却出轨……大壮说自己尽管喝多了酒,可是不至于什么事都想不起来!是你妹强迫我……两人打打谈谈,说到动情处,涕泪横流,对瓶喝起白酒,直到酩酊大醉。安梅早上赶到村委会,发现安奎和大壮喝多了抱在一起睡得正酣,急忙叫醒他们。安梅告诉安奎,柳宗嘉在家里又哭又闹的,让他赶快回去。

  • 两人正说着话,安奎来找窗花,大壮就故意拉起窗花的手气安奎。安奎见两人相谈甚欢,识趣的离开了。回到家,安梅告诉大壮:老白好吃懒做不务正业,趁早撵走他。大壮答应了。度假村工程招标会召开了,田有粮和铁大壮等五个单位参加了竞标。最终铁大壮的成功建设公司因为先进的设计理念和环保概念得票最高,中了标。大壮激动的表示自己作为石砬子村人,一定会对家乡的工程负责到底。

  • 窗花抢下大壮的手机,看见了大壮发给柳宗嘉的定位,顿时崩溃了。她愤怒的痛骂铁大壮毁了她的家庭、事业和感情,赶走了铁大壮。窗花再次诚恳的挽留李安奎,因为石砬子村需要他,自己更需要他。铁大壮知道自己深深伤害了窗花,十分悔恨,光着膀子来到田家小院负荆请罪,哭着求窗花原谅。田有粮出来痛打铁大壮,李安奎出面制止了他。安奎当众表示自己不会遇到挫折就退缩。

  • 安奎要大壮和他联手调查,让安梅说出实话,可是大壮说他没心情,现在只想照顾好安梅。铁老太得知安梅的孩子没了,哭天抢地,要死要活,铁正义也懊恼万分。但他根本不相信窗花是打人凶手。村民们力挺窗花,给她演出二人转解心宽,可是窗花还是被警察带走了。田有粮又急又气,瘫坐在地上。李安奎再次来找安梅,要她说出实情,抓到真正的凶手,李安梅却说这个官司她和窗花打定了。

  • 柳宗嘉和李安奎在这个场合见面,两人都很意外。安奎不让柳宗嘉插手安梅的事,可柳宗嘉却发狠说她一定要把田窗花绳之以法。窗花被关在牢里,田有粮抓狂了。他带着窗棂、小草,扎着白腰带,跑到铁家院子里扔着纸钱,呼天抢地,大声喊冤。铁正义受不了这个阵仗,和田有粮厮打起来。李安梅也出来参战,安奎和大壮忙着拉架,村民们围了好多人看热闹,铁家院子里乱成一团。安梅让田有粮进屋来告诉他真相。

  • 李安奎单独约见安梅,揭穿了她和老白的丑事,要她悬崖勒马,离开大壮。安梅哭着跪求哥哥替她保密。她说做这些不堪的事都是为了留住大壮,大壮就是她的命,离开大壮毋宁死。如果这些事让外人知道,安奎就等着给她收尸吧。李安奎陷于两难,痛苦万分。他告诉马律师没堵住老白,隐瞒了这条重要线索。窗花因证据不足被释放了。

  • 安奎目送窗花走进法院大门,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窗花在递起诉书的最后一刻还是犹豫了。安奎身心俱疲的回家,儿子欢呼着与他亲热,李母也露出了笑容。柳宗嘉做了他爱吃的菜,一家人吃了一顿和和美美的团圆饭。安奎答应母亲,这段时间在家里多陪陪家人,柳宗嘉很高兴。时光流逝,几个家庭似乎又恢复了久违的平静。经过了一个夏季的努力,石砬子村度假村第一期工程已经初具规模。

  • 大壮还在为窗花接受安奎的求婚而闷闷不乐,铁父铁母看到儿子萎靡不振的样子十分揪心,好言好语的开导大壮。铁母又重提抱孙子的老话,更让大壮感到扎心。大壮说安梅是自己的选择。既然安奎向窗花求婚了,那自己也要正式向安梅求婚,承担起照顾安梅的责任。铁正义无奈的离开,大壮抱头沉浸在痛苦中。突然有孩子的哭声传来,原来窗外哭泣的是女儿铁小丫。大壮跑出门去安慰女儿。而此时,田家一家人正在高兴的举杯庆祝窗花和安奎重新走到一起。

  • 大年三十,老北村马家孝顺儿媳田窗花,翘首期盼丈夫回家过年,等来的却是一纸离婚协议书。丈夫闹离婚、女儿不省心、村民账务无法偿还,而就在此时,噩耗传来,自己的父亲又突然离世。田窗花尽孝公婆,令二老动容,宁认儿媳不认儿。田窗花离婚了,并费尽周折,终于将欠村民的钱解决了。此后,在党和政府的关怀和帮助下,她将金湖山庄收归村里,又带领老北村村民开发乡村旅游,办冰雪节等,把金湖山庄经营的有声有色,而后,她又意外发现婆婆的剪纸是民间艺术瑰宝,创办了民间剪纸艺术文化公司。再后,田窗花收留落难丈夫,她的爱情发生了逆转,丈夫重新追求她,叛逆女儿也走上正途。她应约去北京参加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交流大会。

  • 田父得知窗花和安奎暂时不结婚的消息后,十分生气。可窗花说,不愿意把自己的幸福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铁父从村民那里听到这个消息后却是觉得机会来了。他让大壮再去和窗花提复婚。大壮表示自己的事已经想明白了,不想再折腾了。听到铁父又提复婚,安梅更加怨恨窗花。她来找柳宗嘉扇风点火,再次激怒了心理失衡的柳宗嘉。

  • 四处寻找柳宗嘉的安奎来到度假村,正遇到怒气冲冲的柳宗嘉。她上来就是一巴掌,质问安奎和窗花领证且婚内出轨的事情,安奎百口莫辩。闻声赶来的窗花看到宗嘉用水果刀向自己手腕划去,鲜血喷涌而出。柳宗嘉被送医急救,安奎义愤填膺的给了安梅一巴掌,怒斥她不弄死一个心不甘。大壮拉着哭哭啼啼的安梅离开了医院。

  • 窗花回到家,田母看到她情绪低落,询问情况,田父要求窗花不要因为别人的威胁就疏远和安奎的关系,窗花借口说累了自己回屋。小草过来劝说窗花不要放弃自己的幸福,窗花坦言说,她希望安奎能真的获得幸福。窗花正打电话向镇长汇报工作,地头跑进来说狗蛋爹被双泉村的人打了,村民们要去报复。窗花过去劝说,可是狗蛋爹情绪激动,说双泉村偷石砬子村的剪纸手艺,还打人,这个气不能忍

  • 窗花回家,田父田母直夸女儿酒量好,把何大年都喝服气了。田有粮又提起窗花和安奎的感情问题,叮嘱女儿要把握住机会,不能被柳宗嘉给搅合了。窗花坦言理解柳宗嘉,并说希望她幸福。 安梅气急败坏的冲进门,大骂窗花勾引自己老公。田有粮一气之下用洗脚水泼向安梅,赶到院子里要动手削她,被窗花拦下。看热闹的马寡妇说她两句,安梅就和马寡妇撕打起来,田家院里乱成一团。这时铁大壮及时赶到,连拉带劝的将安梅带走了

  • 安梅负气回家,大壮赶回来解释,他说自己和窗花只有亲情,心里装不下两个女人。可安梅还是不相信他。柳宗嘉独自来到村委会见窗花,直言不想让安奎再来石砬子村工作,股份公司安奎也要撤资。窗花说这事别人无法做决定,要看安奎本人的意愿。柳宗嘉说这是你的意愿吧,我真是小瞧你了。她生气地离开。 柳宗嘉出门遇到安梅,安梅就上次自己胡说刺激柳宗嘉割腕的事向她道歉,并送她回家。

  • 田有粮英雄落难,在鸡窝忍了一宿。看着一地鸡毛,心里窝囊极了。睡在沙发上的安奎被闹铃叫醒,要赶去石砬子村,柳宗嘉平静的就像换了一个人,她让李安奎尽管放心去:反正留得住你的人,留不住你的心。镇里派来的调查组正在村委会对窗花问话,田有粮推门而入,他自我介绍是窗花的父亲,也是举报人,向调查组说明自己举报的是铁大壮,不是自己的女儿。村民们也都赶来,请求查明真相,揪出真正的坏人。

  • 调查组得不到窗花关于十九万元来历的合理解释,要带窗花回县里接受调查,村民们闻讯聚集在村委会门前,表达对窗花的支持。回村路上,安奎请地头帮忙做一份假文件,欲把建材采购的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为窗花顶罪。就在安奎将文件交给调查组的时候,大壮出现了。他当众承认调包假水泥赚黑心钱等都是他一人所为,和窗花没有关系。窗花办公室的钱是他给女儿的抚养费,窗花并不知情。村民们愤怒的指责大壮昧良心,大壮流泪向大家忏悔。

  • 窗花和小草来到光明水泥厂调查水泥掉包的真相,想见严厂长一面,却被拒之门外。窗花急火攻心病倒了。安奎得知窗花生病,放下饭碗就去送药,柳宗嘉偷偷跟了过来。她在门外听到窗花因为见不到水泥厂厂长而着急,回家后又看见安奎急着打电话找关系,就故意透露自己与严厂长是同学,并同意帮忙,但要求窗花来李家面谈。窗花如约而至,见到的却是李母的一张冷脸。李母对窗花冷嘲热讽,让她十分难堪,事没谈就离开了李家。小草为此愤愤不平,却不知柳宗嘉已经私下为窗花约好了严厂长。

  • 窗花四处奔波调查事情真相,可是安梅把事情做的很缜密,让他们找不到调包的当事人,调查屡屡碰壁。宗嘉告诉安奎,严厂长说过,安梅和白成叶有瓜葛,立即引起了安奎的警觉。他隐隐觉得白成叶很可能也参与了水泥掉包案,决定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柳宗嘉态度的转变让李母很高兴,她希望她和安奎人好好过,不许安奎分梨给嘉嘉吃,意寓不分离。

  • 安奎赶到酒店,房间已空无一人,从服务员口中得知二人去了天台露天温泉。安奎急忙跑上露台,却看到窗花和宗嘉正在惬意的泡温泉聊天,安奎一头雾水,不知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原来窗花和柳宗嘉谈起了安奎,她直言不讳的问柳宗嘉,为了安奎你能豁出命去死,为什么就不能改变一下自己呢!不懂得尊重和包容,不去珍惜自己爱的人,怎么能留住他呢!肺腑之言让柳宗嘉茅塞顿开,对窗花产生了强烈的好感。两个女人之间的冰山开始融化了。

  • 马律师去见大壮,说窗花和安奎等人为了救他四处奔波,希望大壮说出实情,揪出真正的罪犯。可是大壮却顾左右而言他,拒不配合,把马律师气得够呛。眼看法院开庭在即,大壮如果坚持认罪,很可能被判刑。马律师把情况通报给安奎和窗花,三人想到现在只有安梅站出来作证,才可能给大壮脱罪。安奎认为安梅是爱大壮的,她不会看着大壮替她坐牢无动于衷。安奎走后,马律师将一支录音笔交给窗花,里面有大壮对窗花和安梅说的心里话。

  • 法庭上,铁大壮坚持说是自己调包的水泥,愿意承担法律责任。马律师请证人李安梅出庭作证,大壮很吃惊。安梅坦言自己不仅是证人,也是掉包水泥的经手人和罪人。安梅承认了老白是自己的情人,是孩子的父亲,说欺骗大壮就是想留大壮在自己身边,也是对窗花的报复。结果被老白威胁无法脱身,只能将错就错下去。她向大壮真诚的道歉。真相如此惊人,全场一片哗然。

  • 大大壮正在向自己的人生做最后的告别。他穿上西装,对着两支蜡烛中间自己的照片深鞠一躬,泪流满面。他拉开抽屉拿出一个标有农药字样的瓶子,这时窗花冲进门,大声喝止他的愚蠢行为。她斥责大壮自私,不负责任,要大壮忘记过去重新开始。激动的大壮说自己对不起窗花,更对不起亲人,自己活成了一个笑话,让家人跟着蒙羞,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理由。看到自己父母进来,大壮举瓶就喝,众人慌忙将大壮送往医院急救,铁母瘫坐在地

  • 急救室里,李母失血过多需要输血,因为她是RH阴性血,医院没有储备血源,面临生命危险。恰好窗花血性匹配,及时为李母输血,才转危为安。大壮吵闹影响到同室病人休息,安奎帮忙给他换了单间。多日来,窗花不辞辛劳的在医院悉心照顾大壮,陪大壮玩耍,散步。宗嘉也细心的照顾着李母。这天李母病情好转出院,正遇到陪大壮散步的窗花,也被窗花的善良感动了。大壮出院回家了,可疯疯傻傻的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认识,只认识窗花。窗花只好每天来家里照顾他。

  • 大壮又闹起来了,铁正义没办法只好来找窗花。看见铁家被大壮搞的一片狼藉,窗花只好把大壮带回田家来照顾。安奎见窗花如此辛苦,心中不忍,提出愿意和窗花一起照顾大壮,帮窗花共同撑起一个家。安奎的真爱,让窗花很感动。田有粮到了哈尔滨,仍然一肚子怨气,埋怨田地头没给他安排去南方看大海。田母说他几句,两人又吵起来。田父一气之下回头就走,被车撞倒,送进医院。

  • 雪地里,大壮和小丫正在开心的玩耍。安奎来到窗花身边,送上真诚的祝福。安奎对窗花说,爱不是占有,如果能让自己心爱的人幸福,放手也是一种爱。窗花回过头来,泪流满面,这泪里有不舍,有真情,还有深深的感激。田有粮和老伴回家了,他戏称被命运的汽车撞了一下腰,明白了人生真谛,要换一种活法。他不再反对窗花照顾大壮。老两口得知窗花和安奎相互理解顺其自然的打算,决定尊重他们的选择。一家人带着大壮开心的吃了一顿团圆饭。

  • 田父田母和窗花带着土特产来拜访李母,一番诚恳的道歉,李母表示了谅解。李母答应收窗花为徒,但是要窗花先回答她的几个问题。李母提出的问题,事关情感、事业和家庭,窗花的胸怀和眼界让李母十分欣赏。特别是谈到她和李安奎、柳宗嘉的关系,窗花成人之美的豁达更让李母对她刮目相看。李母感谢田家父母培养了窗花这个优秀的女儿,把祖传的金剪刀正式授给了窗花。窗花成为满族剪纸的传承人,田李两家人也和好如初。 安奎来看守所接回保释出狱的安梅,希望她放下过去找回自己,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得知大壮回到了窗花身边,安梅无语。

  • 大壮怯懦的将身份证递给窗花,窗花又喜又气,流着泪捶打大壮,怪他折磨了自己这么久,骂他是个懦夫。大壮将窗花紧紧地拥入怀中,悔恨自己胆小怯懦,伤害了心爱的女人,无颜活在世上。他发誓要担起丈夫的责任,给窗花和小丫撑起幸福的家。看见父母流泪相拥,小丫高兴极了,一家人开心的喊着:复婚了!隔壁铁父铁母听到喊声也露出久违的笑容。三人出门,看到安梅站在院子里。窗花示意大壮去和安梅谈谈。大壮感谢安梅让他懂得爱的真谛,并告诉安梅,上次流产后医生说她不能再怀孕了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