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救援

7.6
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完善,我国医疗救援水平迅速提高,“飞行医疗部”这一以直升机、急救技术为依托的部门应运而生。本片讲述了医生司乔等人临危快速反应、深入现场遇到的救援难题、情感冲击以及医护人员面对生离死别,抢救生命的感人事迹。他们肩负着拯救生命、对病患负责的重担。面对绝境的同时,他们身上还带着伤痛,也各自需解决情感问题。在这种极端戏剧情境下,他们通过自身的努力,在拯救生命的同时,用医者仁心来安抚患者心灵,为他们以后的人生道路打下坚实基础;在阅尽人间疾苦的过程中,学会了坦然面对人生,面对事业和感情上的沟沟坎坎,做出了对“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以及“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最佳诠释,也将个人成长融入到集体的建设中去,为我国医疗水平进步贡献力量,同时做到了人性的升华 。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2 / 共42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在关山的坚持下,众人艰难的向山顶进发,就在众人打算通过轮滑装置滑至对面的崖壁时,雪崩降临。此时,其他队员已经安全滑至对面的山峰,只剩下关山、丁晓琦、李鹏飞 3 人。眼见雪崩马上就要湮没 3 人,李鹏飞原本想将生还的机会留给丁晓琦,但丁晓琦执意要留下来和关山一起。最终,李鹏飞安全撤退,而关山和丁晓琦跌入巨大的冰缝之中,昏迷过去。与此同时,野路子出身但是医术高超的青年医生司乔,海外归来的医学博士于飞以及性格乐观的小护士莫沫同时接到了医院的通知,命令 3 人火速赶往医院总部集合。

  • 情况危急,关键时刻,司乔想到了一个不截肢但有一定风险的治疗方法,关山为了能够留住腿,自愿冒险一试。雪越下越大,时间越来越紧,暴风雪预警广播响起,机长陈英奇焦急的催促众人。终于,在司乔、于飞、莫沫的协作下,关山的腿减压成功,暂时没有了性命之忧,而腿也保住了。一行人分别抬着关山和丁晓琦在风雪中艰难的往山下走。然而雪势越来越猛,几人还带着伤员,想要徒步走出去,几乎不可能。但此时如果使用直升机救援,有可能会因为震动引发新的雪崩。速来胆大心细的司乔决定再次冒险一搏,呼叫了飞行经验丰富的陈英奇。陈英气通过对气压稳定情况的分析,和过硬的飞行技巧,终于在雪崩将几人埋葬的危急时刻,救出了大家,而护送大家先上飞机,自己殿后的司乔也在最后一刻,死里逃生。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在关山的坚持下,众人艰难的向山顶进发,就在众人打算通过轮滑装置滑至对面的崖壁时,雪崩降临。此时,其他队员已经安全滑至对面的山峰,只剩下关山、丁晓琦、李鹏飞 3 人。眼见雪崩马上就要湮没 3 人,李鹏飞原本想将生还的机会留给丁晓琦,但丁晓琦执意要留下来和关山一起。最终,李鹏飞安全撤退,而关山和丁晓琦跌入巨大的冰缝之中,昏迷过去。与此同时,野路子出身但是医术高超的青年医生司乔,海外归来的医学博士于飞以及性格乐观的小护士莫沫同时接到了医院的通知,命令 3 人火速赶往医院总部集合。

  • 情况危急,关键时刻,司乔想到了一个不截肢但有一定风险的治疗方法,关山为了能够留住腿,自愿冒险一试。雪越下越大,时间越来越紧,暴风雪预警广播响起,机长陈英奇焦急的催促众人。终于,在司乔、于飞、莫沫的协作下,关山的腿减压成功,暂时没有了性命之忧,而腿也保住了。一行人分别抬着关山和丁晓琦在风雪中艰难的往山下走。然而雪势越来越猛,几人还带着伤员,想要徒步走出去,几乎不可能。但此时如果使用直升机救援,有可能会因为震动引发新的雪崩。速来胆大心细的司乔决定再次冒险一搏,呼叫了飞行经验丰富的陈英奇。陈英气通过对气压稳定情况的分析,和过硬的飞行技巧,终于在雪崩将几人埋葬的危急时刻,救出了大家,而护送大家先上飞机,自己殿后的司乔也在最后一刻,死里逃生。

  • 矿洞内乱作一团,于飞极力安抚各矿工,安排加快速度往矿洞外转移,而此时的大宝却突然拒绝出去。原来,大宝有一个还在读书的弟弟,大宝得知自己患有矽肺后,担心以后再也找不到工作。与其如此,还不如死在矿洞内,领取高额抚恤金,可以不再拖累弟弟。于飞一面安抚大宝,希望其不要放弃生还的机会,一面寻找快速离开矿洞的办法。塌方外加山顶的泥石流,终于将矿洞堵死,于飞等人被困在矿洞中。

  • 此时,沈媛媛的妹妹沈丁丁冲进医院,接到消息时她还在奶茶店打工,众人发现沈媛媛的状况不妙,但沈丁丁拒绝透露家庭情况及沈媛媛的病情。百乱中,于田甫的电话打到罗玥那里,邀请她赴宴、聊一聊关于于飞的事情,罗玥答应了。沈媛媛的病情开始恶化,于飞和司乔发现她的异常,他们发现沈媛媛可能有营养不良的状况,但沈丁丁却没有,在众人的逼问下,沈丁丁说出了实情。原来姐妹两人都是在福利院长大的。沈媛媛身体不好,沈丁丁刚到法定年龄,便外出打工供养姐姐。司乔想资助沈媛媛,被沈丁丁严词拒绝。

  • 劫匪将公交上的乘客当做了人质,并要求年轻力壮的乘客下车,车上只留下了一群老幼妇孺,以方便二人控制。作为乘客的司乔也遭到了二人的驱赶,但看到黄龙腿上的贯穿伤严重,司乔看在眼里,将自己是医生的事告诉杨智,杨智将其留在了车上。劫匪命令乘客们用报纸、衣服封住了窗户,以防止警方了解车内情况,并逼迫司机在城里飞驰,朝郊区驶去,警方只能紧随其后。

  • 眼看场面被控制,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作为人质的陶静怡突然站了起来,用黄龙的枪抵住了梁队长的额头。陶静怡竟是杨智的妻子。梁队长无奈,只能放下枪,安排三人上直升机。不远处的狙击手已经做好了他们一下车就击毙的准备,没想到因瞄准镜反光引起了黄龙注意,黄龙怒不可遏,对着离着最近的司机就是一枪,场面失控。

  • 锦山看守所内,制毒罪犯周德毅的最终裁决书下来了,即将执行死刑的他决定将角膜捐献给一个因车祸而面临失明的十岁女孩黎阳。临死前,他只想和母亲见一面,然而周德毅却被狱警赵凯告知他母亲早于两天前去世,赵凯隐瞒消息不报让周德毅情绪失控了,他在牢里疯狂嘶吼。与此同时,医院病房内,莫沫正与角膜被捐献者黎阳玩耍着,作为医生,莫沫真心替这个被这个有望重见光明的可爱小女孩开心。另一边,飞行医疗部内,于飞正质问陆振辉去三甲医院担任院长职位一事,陆振辉坦言如果真有那一天,希望于飞或司乔接替他,于飞有些意外和不解。

  • 尚不知情的莫沫正边治疗边安抚第七监室的几个病患,无意间发现地上被撕碎的器官捐献同意书,询问几位病患狱友得知周德毅的事情,莫沫回想起可爱的黎明,陷入沉默,她将捐献书的碎片揣入兜中。莫沫来到十三监室和众人回合,这里汇集了体温异常的患者,也掺杂着不少装病的犯人。没时间挨个排查真假患者,于飞临危不乱,将症状和感染后有致死的严重后果告知众人,装病的犯人纷纷心虚,自行离开。

  • 赵凯也被传染昏倒,莫沫于飞迅速赶往,发现赵凯和周德毅一样出现了蓝斑锥蝽感染后的并发症,出血热。这种情况病人急需输血,司乔向陈英琦求助血袋,但折返的燃油不够,无法取血袋,危急关头,于飞和司乔决定放手一搏,采取现场输血。卢医生上前劝阻,于飞无暇顾及他的言语,现场是 B 型血且没有感染的人只有卢医生,他决定献血。然而,周德毅突然肺泡积血,需要借助呼吸机呼吸,而赵凯逐渐恢复意识,卢医生表示他只给赵凯输血,他不愿救一个即将行刑的死刑犯。

  • 莫沫回到宿舍,于飞和司乔意外到访,度过这样惊心动魄的一天,他们需要一顿像样的晚饭犒劳自己。三人吃着火锅畅谈着,莫沫自认为无用的心结在畅谈中消散。半个月后,黎阳的重见光明,莫沫等人前去看望,她意味深长的告诉黎阳,有个人期望她在未来的日子,用清澈的双眼,好好看看这个世界。于飞委婉的回绝了回归心胸科的邀请,他向黎远平坦言医学界并不缺少心脏专家,但飞行急救的医疗医生在国内屈指可数,他决心在飞行医疗部努力发展,创造价值。

  • 罗玥请假多日,对于飞的电话也不做回应,让于飞十分忐忑,这天于飞拿着点心找到刚回来上班的罗玥,刚想和罗玥好好谈谈,却被不开眼的司乔搞砸时机。之后司乔去看望先天心脏畸形的小患者杨若修,传来下午可以做移植手术的好消息,众人替孩子开心。可惜好景不长,高昂的手术费是若修奶奶无法承受的,罗玥拿着缴费单发愁,司乔得知将缴费单抢去,另寻办法。

  • 手术中,于飞发现病人和供体器官年龄相差十岁,这意味着血管口径相差悬殊,做不到无缝衔接,于飞快速找到突破口,进行渐进缩窄吻合术。观察室内众人惊呼,这是需要执刀 25 年才能练就的高超技术。一切都在于飞有条不紊中进行着,却仍躲不过血管破裂的突发状况,止住血后,于飞片刻思考,决定将心脏两侧总隔膜打开,以便完成移植。另一边,司乔莫沫正为方茂林手术,却发现电池的百分比有问题,原来这台蓄电池实际供应着两个手术室的电量,他们必须加快速度。

  • 于飞去医院看望杨若修,看到他恢复良好,活泼可爱的样子,于飞很开心。他回到飞行医疗部,几人打包东西,一副准备离职的样子。陆振辉火气十足,现身按住三人,表示绝不能让医院将他们开除。莫沫开心的飞奔出来,男朋友王赫正在大堂等她,莫沫将自己不会离职的好消息告诉王赫,本以为王赫会替她开心,但王赫却以莫沫若正常上班就无法观看他赛车比赛为由劝说她离职,两人一言不合,相互拉扯起来,最后当着大家的面吵了起来。

  • 几人纷纷回到飞行医疗部,陆振辉带来了好消息,飞行医疗部保住了,众人皆大欢喜。陆振辉表示让他们这几天好好休息,平复情绪。莫沫提议一起去看赛车比赛,这正是男朋友王赫的比赛,人多热闹,于是大部队出发。赛场观众席上,众人纷纷议论着,显然,王赫是备受争议的车手,质疑他的人都说以他以目前的实力走到今天实数运气,当然也有支持者,于飞便是其中一个,司乔问其缘由,于飞向他介绍本场夺冠选手王赫和陈一硕,一个老牌车王,一个年轻新秀,胜负只在毫秒。

  • 正当众人没回过神,还在感叹王赫这个弯道不该出现这样的失误时,莫沫早已离开人群,冲了出去,司乔见此也追了上去,于飞刚想随司乔一起,却被罗玥拉住,小美一旁打边鼓,这才让于飞这个木头明白,罗玥吃醋了,于是拉起了罗玥的手。公路赛道上,王赫醒来,他坚决不退赛,将车开到终点,下车喊了一句陈一硕作弊便昏了过去。司乔莫沫赶了过去,在观众席上的于飞也坐不住了,最终罗玥知趣离开,于飞与众人回合。

  • 王赫手术顺利,莫沫来到病房,询问两人的感情问题及乙醚事件,莫沫用乙醚特有的实效性为证据,揭穿了王赫自行下药,栽赃嫁祸给陈一硕的事实。莫沫终结了这段不堪的感情,两人正式分手。另一边,燕子正焦虑的等待医生的检查结果,陈一硕需要做脑颅手术,术后恢复是关键,但也有瘫痪的可能。此时,陈一硕车队的人来到医院,告知燕子汽联的人审核过后,确定陈一硕与王赫乙醚事件无关,所以冠军仍然有效。

  • 考试进程过半,陆振辉接到女儿电话,陆娜定好了回上海的机票,此事已经在机场准备登机,陆振辉因陆娜没有将此事与自己商量,擅自购买了机票非常气愤,两人爆发了争吵,在考场里的司乔、于飞、莫沫听得清清楚楚。经过剧烈的颠簸后,飞机的两个推进器都停转了,眼看就要下坠。所有乘客都紧张了起来,就连刚与陆娜吵过架的娱记,此时也紧紧抓住了陆娜的手腕,吓得脸色发青,胡言乱语。陆娜回想起刚才与父亲的争吵,后悔万分,陷入深深自责中。

  • 众人赶往救援地后才得知,飞机上已确定有 6 名乘客死亡,其他受伤乘客正在陆续往山下转移。陆振辉强压下恐慌、悲痛的情绪,积极投入到救援工作中。司乔、于飞等人协助其他医生按照伤情严重程度将伤患分类,救援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中。莫沫等人虽然担心陆振辉的情绪,但好在陆振辉表示的很镇定。救人 要紧,几人也来不及多说什么。

  • 几人迅速赶回医院,伤员都得到了妥善的安置,陆振辉绕开心胸科主任,亲自上场诊断,陆娜穿透性心脏外伤,心包填塞手术室内,陆娜心脏伤口较大,出血较多,情况紧急,一度陷入危机,司乔准确麻醉,于飞冷静应对,在司乔和心胸副主任的帮助下迅速缝合伤口。

  • 机长平安醒来,晏睛跟陈英琦准备了花束前来看机长,可二人刚到房间门口就听到了机长杜飞的儿子对他大嚷大叫,丝毫不顾及机长的病还没好,二人上前制止了杜飞,晏睛更是在之后找上了杜飞,她给杜飞看了飞机失事的模拟录像,杜飞直到这时才明白他真的差点失去了自己的父亲,彻底悔悟的他带着自己的妻子前来向机长道歉,晏睛拿出机长当时交给她的祝酒词,为杜飞轻声念出。

  • 医院中,空难患者已经基本出院,徐海鸥正做着救援善后处理工作。陆娜也醒了过来,由于伤势过重,还需要留院观察几天。陆振辉则犹豫自己该如何同女儿修复关系,这时,徐海鸥给了他一瓶亲手熬制的小米粥,示意他借花献佛,挽回父女关系,陆振辉十分感动,想让陆娜同徐海鸥见面,但徐海鸥还没有准备好同陆娜表明自己和陆振辉的关系,婉拒了他。病房中,陆娜恢复得很好,虽然是司乔帮她检查身体,但陆娜心心念念于飞。

  • 郭凡跟陈英琦发现一处新地方,于飞过来看过情况,他判断出这里有出口的机关,郭凡也在随后找到一处机关,可她按下机关之后前后两扇门都被隔断,墓室里还释放出大量有毒的雾状颗粒。于飞察觉到不劲,他上前冒险解开一个华容道机关,寻到了一条新出路。与此同时,晏睛一行人在陈池的带领下一直找不到于飞他们,她只好将这边的情况打电话告诉陆主任,陆主任恰好在陆娜病房,陆娜帮陆主任发了一条微博,微博上正好有一组越野摩托车车队处于森林,能够帮忙找于飞一行人。

  • 于飞的过往却在此时再次出现,父亲于田甫再次出现,企图利诱于飞,于飞断然拒绝,却被司乔发现于田甫就是当年耽误爷爷病情导致爷爷不幸离世的罪魁祸首。他与于飞的关系,跌入冰点。于飞和司乔的冷战还在继续,莫沫夹在中间十分尴尬。此时,室内一建筑工地发生严重垮塌事故,急诊科患者骤增,人手短缺,三人临时救场,期间时间紧急,司乔使用非常规手段解决血气胸,挽救了患者的生命,却猛然想起,这一招是于飞交给他的,他的心情很是烦乱。

  • 几人陷入沉默,几经讨论过后,决定暂时等待骨髓库的配型结果。不过,司乔的责任心始终让他无法释怀,他决定帮助吴笛找到妙妙的亲生父母,遭到了于飞的反对,两人又开始针锋相对,这次是莫沫将两人强行分开,各打五十大板,提醒他们把自己的恩怨放在一边,三个人一起去寻找妙妙的亲生父母。

  • 几人汇合,根据录音记录,来到了市郊一个非常偏远的街区,却发现那地址已经在几年前被拆迁了,海量的住户无处可寻。于飞却从录音内容中,分析出当年妙妙妈妈生产的时候,有很多非正常的症状。几人根据残缺的用药,病情描述,推断出妙妙妈曾吸入有毒工业气体,从而顺利地判断出当年,妙妙妈就在附近一家曾发生过氯气泄漏的工厂。几人兴奋不已,赶紧赶往工厂,试图寻找妙妙妈的下落。

  • 陆振辉则告诉她,虽然从临床医术到体能,莫沫都不是司乔和于飞的对手,但她具备成为一个好医生的最宝贵的特质——对患者奉献真心。司乔和于飞和解之后,趁着明天假期结束,晚上痛痛快快喝了一顿,痛痛快快地对彼此敞开了心扉,整夜长谈,最后两人都醉了。第二天,于飞猛然在司乔寝室醒来又猛然发现自己的衣服正在晾干。

  • 洪英抱着孩子,看着病床上全身插管的丈夫,努力控制自己的泪水,同时坚定了等他醒来的信念,莫沫看着她们,心情越发沉重。将患者送来的司乔此时心中也很不是滋味,看着纠结的莫沫他决定亲自同洪英进行沟通,但是洪英并不懂得医疗术语,不知道脑死亡同植物人的区别,更是无法接受丈夫已经死去的事实司乔也失败了,他想尊重患者家属的意愿,但莫沫打算再试一次。

  • 将患者送来的司乔此时心中也很不是滋味,看着纠结的莫沫他决定亲自同洪英进行沟通,但是洪英并不懂得医疗术语,不知道脑死亡同植物人的区别,更是无法接受丈夫已经死去的事实,司乔也失败了,他想尊重患者家属的意愿,但莫沫打算再试一次。于飞再次来到雷冬生家中,不按常理出牌,直接问雷冬生的开价。雷冬生也是毫不客气,开价五百万,于飞一口答应,雷冬生诧异,于飞表示五百万不是个小数,那也是严立明的血汗钱,雷冬生一听,加价到一千万,两人越说越激动,雷冬生道出自己不堪的过往,本就是私生子得不到承认,十岁那年母亲车祸去世,老爷都嫌弃他,将母亲骨灰倒在河里,将严立明扫地出门。

  • 生命有的时候需要放下,有的时候也需要延续。雷冬生说完就走了,留下洪英自己默默思考。司乔和莫沫则被雷冬生感动。司乔此时向莫沫深情告白,莫沫还没反应过来,于飞就找到他俩,打断了司乔的告白雷冬生的配型化验结果出来,淋巴细胞毒试验数值太高,无法移植。严立明的生存希望再次落空了,得知消息的雷冬生也十分伤心,他想跟严立明做最后的道别,雷冬生情绪崩溃,躲起来再次痛哭。

  • 疲惫的三人接到任务,立刻打起精神,起飞赶往事故现场。直升机无法降落,几人只好绳降下去。司乔灵机一动,想让陈英奇试着把直升机开进隧道,遭到了无情的批判和拒绝——隧道的气流状态几乎无法支持直升机的飞行高度,想进也进不去。几人一路沿着隧道行进,途中帮助了很多被困人员解决医疗问题,但更惨烈的现场还在深处,几人迅速赶往第一现场。大货车堵住去路,数十辆小车叠成一团,挤压变形,到处都是惨叫和呻吟声,莫沫一时有些发懵,司乔冷静指导,于飞镇定施救,莫沫跟上两人的节奏,逐渐稳定了大部分伤员的病情。莫沫忍着泪水,有条不紊地施救,这时他看见了遇险的秋玲。于飞和司乔则在帮助困在面包车中的务工青年。

  • 扭曲变形的车中,众伤者十分痛苦,更让人揪心的是,秋玲为了保护孩子,自己身受重伤,生命垂危。疲惫的三人接到任务,立刻打起精神,起飞赶往事故现场。直升机无法降落,几人只好绳降下去。司乔灵机一动,想让陈英奇试着把直升机开进隧道,遭到了无情的批判和拒绝——隧道的气流状态几乎无法支持直升机的飞行高度,想进也进不去。

  • 吕叁哥出现在嘉安医院飞行医疗部的电梯上,于飞刚刚认出他是在隧道救援时面包车上的一员,他便晕倒了。化验结果显示此人刚刚吸过毒,如果没有及时送医,百分百会因吸毒过量而死。两人使用常规方式处理后,发现吕叁哥体内依然有不明毒素,而患者并不像是瘾君子,两人越分析越觉得不对。此时警察赶到,司乔明锐地觉得此事疑点重重,他前去偷听警察与陆主任的对话。

  • 本以为司乔能够就此收手,他却在莫沫和于飞的严密监视下,跳了窗户跑掉了,随手还把于飞的名表顺走了。司乔拿上化验,急救装备,直奔刘队的警车,一开始刘队还以为这小子疯了,司乔解释自己随车化验的做法,最有效,最迅速,拿到样品直接车上化验,这样可以为吕叁哥争取宝贵的时间。刘队并不知道司乔想冒着生命危险做卧底,便同意了他,前提是绝不可以下车,必须在刘队自己的视线中,保障的他安全。

  • 司乔却凭借极端娴熟的演技,以及对药理药性的了解,一路险象环生,打消了毒贩对他的怀疑与盘问。刘队十分紧张,但是他也没想到,司乔扮演瘾君子居然如此之像。获得信任后,司乔张口就要买黑水晶,毒贩们再次警惕,除了他们没人知道黑水晶,刘队她们也差点就冲进去了。司乔再次演技爆发却防不住毒贩的细微观察,毒贩从司乔的排泄物中发现了异常,进一步发现司乔是卧底。司乔胸口中枪,生命危在旦夕。

  • 司乔在梁队一行人的保护下来到碧园街找四爷,他在四爷的要求下背上炸弹包,独自一人赶往龙哥的船上,而梁队一行人则被四爷的移动信号源引开,等梁队反应过四爷有移动基站的时候,司乔已经独自一人上了维修船,他在四爷的要求下打开了一个柜子,却看到了自己身上的移动炸弹即将爆炸。司乔将炸弹扔进水里,这才发现炸弹是假的,四爷也在这时再度发来一段视频,视频中莫沫受到胁迫欧打,四爷要求司独扔掉手机,甩开警察,独自一人来到指定地点。为了莫沫的安全,司乔只好照着四爷所说的做,他匆忙赶到指定地点,就连乘坐出租车都没有钱给,出租车司机报了警,这恰好给警方留了线索,警方第一时间赶到司乔的下车地点,寻找司乔。

  • 于飞前来找陆主任,他不理解陆主任硬要救魏老院长的原因,陆主任提起了自己跟魏老院长之间的事情,他是魏老院长一手栽培出来的,多年前魏老院长为了让他能专心研究学术,让自己的儿子儿媳代替他去了最严重的灾区,导致二人不染感染疫情死亡,从那时候起陆主任就不再单单是魏老院长的学生,他早已经把魏老院长当作自己的父亲看待,所以他无法眼睁睁地看着魏老院长离开,不管付出多大的努力跟辛苦,他都想要救回魏老院长。陆主任跟着司乔于飞来看望魏老院长,魏老院长考验起司乔于飞的学术专业性,将自己的经验跟学术教给了二人。

  • 于田甫不肯让司乔于飞救小孙,于飞极力拦下,让司乔莫沫先行救治小孙,小孙的伤情严重,没有足够的血液取不出子弹,司乔只好铤而走险,让莫沫先在设备间进行输血治疗。枪声惊动了医院里的人,小美顺着声音找到设备间,意外听到了于田甫的声音,她匆忙将设备间的事情告诉陆主任。于田甫出现在医院的身影事关重大,陆主任生怕此事会对于飞造成影响,故没有报警,只独自一人前往设备间查看,他在暗处看到了设备间的情况后,暗中报了警。小孙伤情严重,必须立马进行手术,于田甫不肯让三人为小孙动手,甚至想动手杀司乔,局面陷入僵持,陆主任将警方即将到来的消息告诉于田甫,要求于田甫不得动里边的任何一人。听到警察即将到来,于田甫心慌,连忙捡起地上散乱的现金,准备逃离。

  • 院方准备因毒贩一事而问责司乔,戴院长准备让司乔离开飞行医疗部,陆主任跟院长据理力争,最终司乔被停职一个月,跟急诊的郭凡暂换位置,由郭凡代替司乔暂进飞行医疗部。陆主任溺爱司乔于飞、莫沫三人众所皆知,徐海欧有些不满陆主任的过于溺爱,生怕飞行医疗部没有了陆主任之后,他们三人根本站不稳脚跟。

  • 于飞见到经理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他和罗玥分手之后一直没有联系,今天再次相遇,疗养院的经理,正是罗玥。家属的行为让司乔和郭凡越来越怀疑这背后有鬼,但又没有任何证据,事实上从文件来看,他们的关系和说辞,没有任何破绽。就在两人想稳住他们,确保住院时,俩“儿子”带着老宁出院了。司乔和郭凡立刻追了出去,但还是没能阻挡两人将老宁带走。

  • 于飞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又在之前的房间内,在医护人员的监视下又吃了一餐,趁着医护离开,于飞拨通了 minicall,用最后的力气向莫沫发出求援信息,自己也被王大维带到了囚禁室。被抓伤者的化验结果是不明病毒感染,莫沫求助陆振辉,在得知情况后,陆振辉立刻出发救援,让莫沫留在疗养院,迅速报警。就在于飞被施刑,注射海葵毒素的时候陆振辉赶到疗养院,说不见到于飞立刻报警,王大维同他周旋,顺势扣留了他的身份证,带他去见于飞。路上陆振辉发现了罗玥,老陆被王大维控制。

  • 几人顺着地上的野果,逐渐逼近一个山洞,就在几人距离山洞还有五十米的时候,黑豹突然现身,杀气汹汹朝几人走了过来,此前小贾受伤,此时较为虚弱,无力应对黑豹,司乔挺身而出,利用浸满了酒精的纱布做成火把,一点点逼退黑豹,同时几人顺着野果,向洞口慢慢走去。距离洞口还有十几米,火把眼看着就要熄灭,黑豹夜离几人越来越近,司乔把莫沫和小贾推向山洞方向,掩护他们逃进山洞,黑豹看着山洞的方向。

  • 此时,负责飞行医疗部的院长戴安东,却给几人正式放了个长假,经过他们的努力,飞行医疗部已经逐渐培养起一支成熟的前线与后备团队,他们为祖国飞行医疗事业奉献的青春与热血,将永远被铭记在医疗史册。不过司乔,莫沫,于飞三人并不是想追求荣誉:吊儿郎当的 ICU 男护工司乔,成长成为一名理论扎实手法大胆的急救专家;心思细腻却又缺乏信心的小护士莫沫,也在身经百战中,将仁者医心的精神发扬光大。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