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中人

8.8
1945年抗战胜利以后,国民党军统总部情报处沈放重回组织,接线任先生后开始了纠察出我党叛徒、获取“灵芝计划”、破坏“金陵会”预谋的行动。长期的潜伏生活始终处在黑暗之中,即便有来自组织的帮助与关心,沈放依旧感到身心疲惫,脑中遗留的弹片更是不停的折磨着他并且随时威胁着他的每一次行动。然而困难还不止这些,与父亲久积的矛盾,哥哥沈林对自己的怀疑、不解与监视,更是让他孤立无助,危机四伏。一场蓄谋已久的“局”慢慢浮出水面,一段生死对弈逐渐拉开帷幕。一脉相承的沈氏兄弟,就此入其局,陷迷局,溺小僵局,攻破局,步步为营,终为最后的胜利赢取转机 。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16 / 共49集) VIP会员每日24点更新,非会员次日24点更新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1945年,日本人扶植的汪伪政权跟被军国主义控制的邪恶的日本帝国一样,处在崩溃的前夜。时任汪伪政府军委会政治保卫总监部南京直属区情报科科长的沈放,正带队监视着一栋西式洋楼。中共南京地下组织成员陈伟奎从洋楼中探身出来匆匆离开,他不知自己早已跳进了天罗地网。正当陈伟奎被特务逼进死胡同,束手就擒之际,沈放手执消音手枪将手下特务击毙,放走了陈伟奎。

  • 沈林在刺杀加藤毅一后,找到日本派遣军司令部高级情报课长田中贤二,拿取出城的通行证。原来沈林之所以能成功刺杀加藤,其中也有田中的一份力。而狡猾的田中怎会轻易放过沈林,早在门外安排了狙击手,想除掉沈林灭口。不料沈林轻易识破了对方的阴谋,拿出了与田中接头的照片和录音,反将一军。田中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可以出卖加藤取而代之,别人也可以。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45年,日本人扶植的汪伪政权跟被军国主义控制的邪恶的日本帝国一样,处在崩溃的前夜。时任汪伪政府军委会政治保卫总监部南京直属区情报科科长的沈放,正带队监视着一栋西式洋楼。中共南京地下组织成员陈伟奎从洋楼中探身出来匆匆离开,他不知自己早已跳进了天罗地网。正当陈伟奎被特务逼进死胡同,束手就擒之际,沈放手执消音手枪将手下特务击毙,放走了陈伟奎。

  • 沈林在刺杀加藤毅一后,找到日本派遣军司令部高级情报课长田中贤二,拿取出城的通行证。原来沈林之所以能成功刺杀加藤,其中也有田中的一份力。而狡猾的田中怎会轻易放过沈林,早在门外安排了狙击手,想除掉沈林灭口。不料沈林轻易识破了对方的阴谋,拿出了与田中接头的照片和录音,反将一军。田中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可以出卖加藤取而代之,别人也可以。

  • 沈林顺着线索找到喜乐门的舞女曼丽,并从对方口中得知车夫小蔡的存在。小蔡扑朔迷离的信息,加剧了沈林的好奇,他对沈放的审讯更加严苛。小蔡和其他同志借红十字会到监狱给犯人打疫苗的机会,潜入监狱企图营救哥哥袁涛。但从小蔡假装过敏休克的那一刻起,这场里应外合的营救行动就被沈放暗中察觉。沈放协助小蔡,在监狱中找到被打得奄奄一息的袁涛,并拉断电闸制造混乱,将袁涛营救上救护车。而就在救护车行将驶离监狱大门的那一刻,越狱的行动被心思细密的沈林看出破绽,当即拦下。小蔡等人强行突围未果,无一生还。

  • 伍元朴曾在伪政府监狱管理处任职,对这座监狱的构造颇为熟悉,并已买通狱警,保证计划万无一失。沈放虽心有疑虑,但仍同意一起越狱。当夜,俩人躲过层层巡逻,逃至监狱外小树林。眼见自由在望,沈放突然发难,挥动铁棒砸向伍元朴。伍元朴瞬间倒地,还未弄清状况便已毙命。此时沈林带着一队军警“适时”出现,沈放称伍元朴是共产党,自己跟着越狱不过是为了揪出其余同伙。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却听得沈林颇为恼火。原来伍元朴正是沈林苦心安排的情报人员——“苦菊”!

  • 沈放冲进浴室,发现浴室内两人已被割喉。得到消息的沈林也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看见沈放走出浴室。国民党中央军校礼堂里,沈放一身戎装上台接受嘉奖令和勋章,晋升为军统一处特别情报专员。授勋结束,沈林邀沈放一同回家,却被拒绝。沈放直言自己还在记恨父亲,恨他过去对母亲所做的种种。伍元朴灵堂,沈林前来祭拜。伍元朴是因沈家两兄弟而死,吕步青本就满腹牢骚,沈林的到来令他更加抵触。吕步青放话,会盯紧沈林。

  • 沈宅前院张灯结彩,高朋满座。宾客们对沈放赞誉有加,令沈老爷子很是受用。沈放故意与父亲作对,把喜乐门舞女曼丽堂而皇之带进门,同在场的未婚妻姚碧君不免尴尬。沈柏年将沈放叫到书房,父子两人争执起来。沈放反感父亲的教训,也拒绝接受被安排的婚姻。两人一路从书房吵回大厅,众人目睹一场父子反目大戏。沈放指出父亲任职监察院副院长时任由冤案频发,讽刺父亲将苏静婉养在身边不甚体面,并指责沈父虐待妻儿。

  • 沈放意外碰到汪洪涛,汪洪涛连推带搡着和沈放进了酒馆请沈放吃饭。席间,汪洪涛谈及三起命案可能是外人在动私刑,沈放听后颇为认同。汪洪涛便借机请沈放去看时下最流行的话剧。话剧演出大获成功,沈放却神情愈发古怪。原来女主角柳如烟,正是沈放的青梅竹马——柳如萍。柳如烟向观众挥手致意,而她望向的,却是二楼包厢内的沈林。随着一声枪响,一名军官应声倒地。顿时,剧场里一阵大乱。

  • 演出结束后,沈放坚持要求送柳如烟回家,半路沈放头疼病发作,昏了过去,柳如烟连忙打电话将沈放送往医院。因为陈伟奎的母亲,沈林对陈伟奎的心理战渐渐取得成效。军统方面,罗立忠告诉沈放,共产党提出用三名军统特务换走被抓的共产党员陈伟奎,让沈放陪着军事调停处的人去中统要人。由于吕步青的阻止,军事调停处的人最终同意三天后带走陈伟奎。就在沈林询问陈伟奎还有没有接触过其他共产党时,沈放带人前来传达上级命令,要求马上交换俘虏。

  • 沈放在报纸刊登的广告得到回应,但信息不甚明确,沈放找寻未果。姚碧君将沈放的通话如实记录。汪洪涛向沈放提供通共人员线索,他表示之所以卖军统人情,是盘算着以后不管查走私还是捞油水都更方便。沈放暗暗为同志的安危担忧。两个人各怀心事,跟踪目标盐贩。正当王洪涛制服盐贩之际,沈放偷袭,将王洪涛打昏。沈放帮盐贩松绑,却被反将一军。沈放意识到自己中了圈套,但悔之晚矣,只能任由他们带走。

  • 1946年5月5日,蒋介石还都南京,国民党内部腐败日益严重,迫害共产党员的行动也愈发频繁。而汪洪涛的担忧也成真,其身份因叛徒的出卖而曝光。在跳湖躲过追捕后,汪洪涛乔装成送奶工,约沈放到奶站详谈。汪洪涛伤势严重,忍着痛楚向沈放交代工作。组织内有人叛变,究竟谁是叛徒,需要尽快甄别。汪洪涛要求沈放为了组织的需要继续潜伏下去,找出叛徒,保护同志。汪洪涛决绝是为了保护我党地下组织,也是为了保护沈放,他的做法使沈放想起了曾经牺牲的方达生。

  • 在中统针对汪洪涛的案情分析会上,沈林当面斥责吕步青擅自行动,不但汪洪涛因此致死,还打草惊蛇引起共党警惕。沈放遵照汪洪涛生前嘱托,暗中查访到日伪资产分配委员会的周达元、交通部公路局运输调配处处长钱必良、浦口码头的经理郭连生,这些人都是为组织输送急需物资的重要环节。沈林对沈放的怀疑日益加重,并要求姚碧君在结婚后继续加紧监视。姚碧君不明白兄弟之间为何要如此相待。

  • 喜乐门里,众人醉生梦死,恰巧曼丽等舞女被美国兵欺负,沈放、吴队长看不过去,前脚剑拔弩张的俩人,反倒并肩揍向飞扬跋扈的美国兵,舞厅里顿时吵闹一片。罗立忠力挺沈放,不但帮忙打点,还垫资让沈放赔偿夜总会。罗立忠根据吴队长的汇报,确定沈放有严重的战争创伤综合症,是个爱寻求刺激的怪人。罗立忠之所以乐于借钱给沈放,是因为中统搞内部调查的负责人是沈林,沈放玩的越大,对罗立忠越有好处。

  • 郭连生为求活命,答应罗立忠改做线人。本以为事情能就此了结的郭连生刚一转身,就被吴队长射杀。此举虽除掉了郭连生这个叛徒,但罗立忠的心狠手辣同样让沈放心惊,他明白罗立忠此举意在敲打自己。婚礼如期举行,正当沈放和姚碧君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教堂时,沈放敏锐察觉到对面有枪口的瞄准镜反光。一声枪响,沈放忙侧身闪躲,子弹擦着他的手臂飞过。神秘杀手的出现搅乱了沈林的思绪,加上此前罗立忠枪杀郭连生。沈林不禁将怀疑的目光转向罗立忠,却因叶局长担心与军统再起摩擦,而不得已压了下去。

  • 姚碧君很是担心为沈放包扎,这一亲密的举动让二人有些尴尬,二人不欢而散。电线短路导致沈放公寓的监听器故障,对面监视的特务待亲眼确认二人离开后,趁机进入公寓维修设备,而这一切被躲在不远处楼里的沈放看在眼里。一日,沈放发现了跟踪车辆,他故意停车走进小巷,引诱特务来追。上当的杜金平尾随沈放却被他逮个正着,在沈放的威逼利诱下不得己答应协助沈放。夜晚,沈放和江副官等人来到喜乐门,沈放故意让江副官等人发现跟踪的杜金平,并在众目睽睽之下打晕了他,将其带回军统审问。

  • 沈放留意到座位上的柳如烟和曾牧之发生争执,曾牧之离开。姚碧君也留意到沈放的眼神,有些不悦的以上厕所为由离开。沈放趁机来找柳如烟,二人亲密交流的样子让躲在一旁偷看的姚碧君有些不高兴,她没有打招呼就离开了喜乐门。罗立忠带着美国军事顾问汤姆森少校也来到喜乐门,几人互相介绍认识。舞会结束,沈放得知汤姆森邀请柳如烟参加美国代表团的交际会,沈放表示希望柳如烟陪自己前去,被柳如烟拒绝,二人不欢而散。

  • 田中加紧了对郭连生、汪洪涛的调查。李向辉不耐烦地配合,沈林对田中也不很信任,但叶局长依然叮嘱他们好好配合,等待他的结果。罗立忠在喜乐门舞厅里接受贿赂,言语间透露出战略顾问委员会制定了一个新的计划被列为最高机密,这引起了沈放的兴趣。沈放约见任先生,将情况一一汇报,并试图获取情报,任先生暗示如需帮助,他有人能帮的上。田中完成了对郭连生的分析工作,他的分析得到了叶局长的认可。中统局开始了对二人的严密监视。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