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神探柯晨 立即播放

电视剧 44集全 热度 5600

地区:内地

导演: 黄志忠

类型:年代 /罪案 /悬疑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北京卫视

简介: 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天津警察厅的审讯高手柯晨,秉承着正义的理念,凭着丰富的经验、不凡的身手,在工作和生活的过程中,为普通百姓查明真相,伸张正义,使得他们在混战时期得到了一丝喘息的空间...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4/共44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静海帮头目白簋意外被捕,天津警局高级督察方竟成奉命审讯,怎料白簋油盐不进毫无收获。临末,白簋自断尾指胁迫方竟成,点名要与天津第一警探柯晨来一场王对王的较量。时至,柯晨正在警局筹备慈善义演的具体事项。局长孙满堂分派警校刚毕业不久的向羽成为柯晨助手,一同参与审讯白簋。在与白簋的交谈之中,柯晨敏锐地发现对方试探的意图,当机立断终止本次审讯。柯晨意外的举动引来向羽的不解,为此她直抒胸臆却遭来柯晨一通大骂。

  • 众人只得眼睁睁看着白柳氏扬长而去。柯晨确认现场情况赶回监狱知晓此事,大骂一通后重新调动警力,驱赶白柳氏至威廉二道。在尽头柯晨早已等候多时,白柳氏再次入狱。由此,孙满堂在慈善义演上特意嘉奖柯晨。静海帮二当家决心为夫人复仇,孙满堂深知这帮人的脾性,派心腹截获警告。受到打击心灰意冷的向羽在酒吧遭遇富少胡裕诚调戏,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没想到胡一成请来的帮手是少时玩伴孙思扬,在其好言好语下,两方熟络了起来,向羽也重拾信心。

  • 四宝认罪,柯晨承诺会善待小石头。方竟成买醉酒吧偶遇柯晨,两人相对,方竟成借酒劲打听局长心思,柯晨巧言应答。校园里,女学生金金成绩十分不错,传言是由于受到了南开大学的学长辅导。薛宝妮怨气冲冲的回到家,似乎在学校里受了气。胡裕诚为其表妹薛宝妮出头寻衅金金,却对金金一见钟情,二话不说英雄救美。向羽经过,二人一同送金金回家。河边惊现女尸,金金失踪。其父获知急急赶往警局。向羽告知女尸并不是金金。金父离了警局,前往金金干妈家,被门口小贩告知这户人家好几天都没出过门。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静海帮头目白簋意外被捕,天津警局高级督察方竟成奉命审讯,怎料白簋油盐不进毫无收获。临末,白簋自断尾指胁迫方竟成,点名要与天津第一警探柯晨来一场王对王的较量。时至,柯晨正在警局筹备慈善义演的具体事项。局长孙满堂分派警校刚毕业不久的向羽成为柯晨助手,一同参与审讯白簋。在与白簋的交谈之中,柯晨敏锐地发现对方试探的意图,当机立断终止本次审讯。柯晨意外的举动引来向羽的不解,为此她直抒胸臆却遭来柯晨一通大骂。

  • 众人只得眼睁睁看着白柳氏扬长而去。柯晨确认现场情况赶回监狱知晓此事,大骂一通后重新调动警力,驱赶白柳氏至威廉二道。在尽头柯晨早已等候多时,白柳氏再次入狱。由此,孙满堂在慈善义演上特意嘉奖柯晨。静海帮二当家决心为夫人复仇,孙满堂深知这帮人的脾性,派心腹截获警告。受到打击心灰意冷的向羽在酒吧遭遇富少胡裕诚调戏,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没想到胡一成请来的帮手是少时玩伴孙思扬,在其好言好语下,两方熟络了起来,向羽也重拾信心。

  • 四宝认罪,柯晨承诺会善待小石头。方竟成买醉酒吧偶遇柯晨,两人相对,方竟成借酒劲打听局长心思,柯晨巧言应答。校园里,女学生金金成绩十分不错,传言是由于受到了南开大学的学长辅导。薛宝妮怨气冲冲的回到家,似乎在学校里受了气。胡裕诚为其表妹薛宝妮出头寻衅金金,却对金金一见钟情,二话不说英雄救美。向羽经过,二人一同送金金回家。河边惊现女尸,金金失踪。其父获知急急赶往警局。向羽告知女尸并不是金金。金父离了警局,前往金金干妈家,被门口小贩告知这户人家好几天都没出过门。

  • 一日早上,柯晨正常上班,途中察觉有人布置对他的刺杀,在危急关头,向羽突然窜出,柯晨躲避不及身受重伤。柯晨遇袭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大批群众前往探望,被警探拦阻。小道消息传柯晨有生命危险。孙满堂听闻大怒,遣心腹去警告静海帮,二当家趁天津警署群龙无首之际,威逼监狱长策划劫狱。当夜,白柳于狱中打扮等待手下回合,怎料,他们的计划一早就被识破,柯晨只是将计就计与方竟成合作,一举拿下静海帮众人。事毕,方竟成也意外寻到病因,“胜过柯晨”是他内心的重担,更为严重的是,在心理治疗时他曾一度表现有自毁倾向。

  • 二人心生恻隐销毁审讯记录,携白柳出狱阻止胡家荒唐的成亲,让金金可以与干妈相见片刻。孙满堂在回程的车上,邂逅为追寻自由去往天津的李曼丽。方竟成则迎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心理治疗——与黄莺莺的相亲。白柳母女好不容易重逢,向羽急于挟恩提审白柳,遭柯晨拒绝并被用一套精湛的人性把控所说服,向羽听罢反倒是同情起白柳。晚些拉上柯晨一同买醉,向羽不胜酒力被柯晨背回家,说出了自己不少伤心事。凌晨时分向羽被柯晨拉着去坟场试胆,因玩笑赌约二人结成师徒之谊。

  • 方竟成开开心心回家撞见久候多时的李曼丽与孙满堂。李曼丽以前妻身份要求留宿,提及当年的婚誓,方竟成大发雷霆求放过,并拿出大把的药瓶,李曼丽对此懊悔不已留泪哭求。向羽正常上班,才进警局就见局长孙满堂心情不佳,正在训斥手下。向羽献宝似的找到法医室,以煎饼果子作为拜师礼,遭到柯晨与法医二人联手捉弄,匆忙逃开。李曼丽与一外国人相谈甚欢,方竟成执行公务与线人街头,两方意外在餐厅外撞到,李曼丽大方介绍,方竟成则纠正指出前妻的身份。

  • 柯晨一行拜访光华女中,校长为维护学校声誉,希望不要公布调查情况,称校董已承诺将以金金名义设立奖学金。校方隐瞒真相的举动引起向羽等人极度不满,柯晨安排众人继续搜集事件证据,亲自前往监狱将金金死讯告知白柳。听闻金金出事,白柳黯然神伤不已,求柯晨让她见大燕一面。校方在事发之后承受多方压力,决定举办悼念仪式,宣布奖学金的成立,以作回应。不过原本以金金命名的奖学金,碍于声誉之疑,将更名为光华精诚奖学金。

  • 薛宝妮四人也在事发后深刻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主动上台忏悔并向金父金母由衷致歉。在柯晨演讲过程中,陈探长发现疑似杀手,准备等人群疏散再执行逮捕计划。不料杀手阿贵已先一步离去。薛家父女、学校班导、胡一成一众人等登门金家诚恳致歉,获得金母的谅解。柯晨获得金金的日记转交给白柳,期望后者可以撤回杀手。阿贵思量甚久,似乎认可了柯晨的发言,觉得报仇的确不是金金所希望看到的,违背白柳的命令远去。

  • 因白柳之死,向羽辞职。孙满堂与柯晨单独会面,柯晨提及马广田所说的联络人,孙满堂以做白粉生意的日本人寻仇搪塞,又称白柳死前找他,纯粹是病急乱投医,想让他为金金报仇。孙满堂称可能是因为他的拒绝,才导致白柳自杀。黄莺莺带学生野外写生,方竟成专程前来相见。交谈时,黄莺莺提及李曼丽,方竟成表明态度,重点指出是前妻,其实两人作息颠倒根本见不到面。黄莺莺选择相信,与方竟成一同去约会看电影。

  • 柯晨、孙思扬在会所休憩,谈及胡裕诚、金金觉得十分惋惜,孙思扬伤感至极想要尽快成熟,被柯晨一脚踹下泳池。肖得盛向赵紫萱请假,称要出去办事。晚间,肖得盛夜袭军队长,将人掳去。第二天,肖得盛专程雇人送木箱给柯晨,并知会记者赶往警局,说有爆炸新闻。柯晨打开箱盖,赶紧合上,命手下阻止记者上前。与此同时,肖得盛来电。柯晨假装记者陈留白本人会转告留言。肖得盛提出一个游戏,给柯晨七天时间,查出木箱内的人头是谁,如果查不出,第八天就会呈上新的人头。

  • 警方通过侧写凶手性格,进一步缩小嫌疑人范围,并且柯晨表示已握有破解谜案的关键,他筹备警力等待时机抓捕真凶。向羽独自行动走访车行这条线,从实处出发,还原当天一早所发生的事件种种,最终得出结论,对凶手来说,这其实是一场比赛。孙满堂抽空探望方竟成,中途李曼丽来访与孙满堂表现亲昵,临别时李曼丽口语遮拦道出昨晚与柯晨的偶遇,两个男人面露尴尬脸色不佳。孙满堂后与向羽见面,极力化解这对冤家师徒的隔阂,鼓励向羽直面柯晨,将自己的推论完整告知对方,只为早日抓到凶手结案。

  • 柯晨带队跟着线索顺藤摸瓜,没有抓到木箱案凶手,意外撞到走私团伙。肖得盛看到新一期的报纸,发现木箱案受害者已被查清。不甘心认输的他着手下一次犯案,跟踪起烟土商刘爷。陈留白刊登新闻,李曼丽向方竟成邀功,却不料她以自我为准的单纯想法惹恼了方竟成。方竟成大发雷霆,细数李曼丽当年在上海所犯下的荒唐事。李曼丽苦苦哀求,方竟成不理,赶往交易现场。向羽回警局看望同僚,顺便收拾东西,虽有心复职,但迫于自尊不接受孙满堂的二度招揽,她更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给柯晨看。

  • 法医在检查木箱案受害者之后,指出并无明显线索,警局众人一致认定,这一次凶手认真起来,五天之内要求查出受害者身份,是对警局又一次挑战。木箱案再发,天津各界都来信批评,孙满堂压力重大,当众批评柯晨在第一次案件时的过失,向羽仗义执言为师父辩驳,被孙满堂逐出礼堂。李曼丽到警局慰问,听闻方竟成破获儿童案居然没有受赏,想要去找孙满堂评理,被方竟成阻止。向羽看过尸体后,提议柯晨可以启用专业画师,通过受害者人体骨骼复原样貌。柯晨欣然接受向羽的意见,邀请赵紫萱来提供支持。隔天,柯晨就贴出木箱案受害者肖像,回应凶手的挑衅。

  • 方竟成归家看到李曼丽沉迷麻将,索性离家买醉。后有邻桌生事,方竟成受池鱼之殃,出手相助两名舞女。在舞女回家路上,环湖案凶手再次犯罪,幸得方竟成相救,凶手被发现果断逃跑。柯晨确认木箱案第二受害者刘爷暂住地,上门查证意外搜获一箱烟土。根据两案信息交叉对比,警方重新确立搜查方向,案件获重大进展。向羽向孙满堂道歉,并希望可以学习柯晨以前案件卷宗以充实自己。方竟成救下的舞女并没有来警局做笔录,方竟成随后调派陆松林去昨日的案发现场布控,陆松林提出自己的异议,方竟成便情绪激动向副手大发雷霆。

  • 向羽去梨园听戏,正巧撞见台柱红姐遭胁迫,向羽便仗义执言并赶跑了一帮子人。有了这层关系,向羽算是与红姐搭上话了,向羽自称是侦探事务所,想通过唱词追查海河轮号事件,这引起红姐的反感。一无所获的向羽便离开梨园,跑去与叶半垄闲聊编排柯晨。方竟成把郑宝玉关入多人牢房,一看就好欺负的郑宝玉被众囚殴打教做规矩,郑宝玉为过好日子决定与方竟成合作。柯晨接到线报,获知向羽正调查十五年前的事件,请叶半垄劝其罢手。同一时刻,向羽再入梨园投洪姐所好。红姐深感向羽诚恳邀其回家,追问其为什么关心海河轮号事件,向羽慢慢道出心路历程,彻底打开红姐心扉。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杀手夜袭牡丹红宅院犯案,曾汝冠目睹杀手逃跑全过程。见心爱之人生死,曾汝冠激愤下持枪自首。柯晨接手此案,准许向羽进入现场调查,希望借她独特视角找寻更多线索。因曾汝冠的投案自首,曾家遣万豪上门拜访孙满堂为其开解。孙满堂受之压力委派方竟成接手牡丹红案。稍晚,方竟成主动找上柯晨谈有关牡丹红案的交接,希望柯晨不要有所芥蒂。狱中的曾汝冠与对门关押的郑宝玉,畅谈各自丰功伟绩,两人初步相识。孙思扬来警局为曾汝冠向孙满堂求情,被父亲赶出警局。

  • 柯晨与肖得盛一追一逃,在染衣坊内,肖得盛抓住机会持枪抵住柯晨。二人近距离接触再次交锋,柯晨多次言辞试探,并试图拖延时机,被肖得盛识破从容逃离。向羽再会遇难者家属,对她的大事件并没有实质性帮助。向羽有些气馁便上山找叶半垄解乏。叶半垄受柯晨所托劝向羽罢手,不要再纠结海河轮号,不想弄巧成拙反使向羽反倒信心倍增。曾夫人的小情人野心膨胀不再满足经营理发店,想要入主津门大饭店成为人上人,曽夫人对此不喜令万豪去处理手尾。李曼丽突然拜访孙满堂一家,与孙夫人极为投缘,顺利入住孙家。几天之后,她又故态萌发在孙家开派对,引得孙满堂略有不悦。

  • 为寻找木箱案真凶,柯晨等人再度寻求赵紫萱帮助,根据现有信息为真凶做侧写画像。同一时刻,肖得盛撞破赵紫萱在贵族学校做素描模特,愤慨之下大闹美术室。赵紫萱与肖得盛不欢而散。稍后柯晨带着向羽来见赵紫萱。根据柯晨的陈述,赵紫萱描绘出的人物越来越像肖得盛,深怕为肖得盛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她刻意遗漏数笔避开肖得盛的容貌。方竟成为了逼迫曾汝冠招供,撤走了牢房里其余囚犯,并准备把画卷换成照片压迫曾汝冠。曾汝冠看到牡丹红的照片,一时语塞。方竟成回到家,打开李曼丽留下的信,心里略有些伤感。方竟成为了寻求慰藉,成为黄莺莺的旁听生,并且约黄莺莺共进晚餐。

  • 柯晨上山与叶半垄讨论最近发生的事,两人分析孙满堂的行事作风改变的缘由。方竟成察觉曾汝冠知道真凶是谁,刑讯郑宝玉要其套曾汝冠的话。郑宝玉初时不应,但在方竟成的攻心手段之下,他最终还是屈从。方竟成向孙满堂汇报案件进度,正逢万豪登门,曾家大总管怒斥警方对曾汝冠曾采取不人道的手段。方竟成早有准备,以刑讯记录为证驳回对方,最后孙满堂争取到五天时间来了结牡丹红案。郑宝玉搬回牢房,对曾汝冠坦言自己是被迫要来套话的,反倒是获得了曾汝冠的信任。

  • 方竟成下班回家遇到李曼丽,原来李曼丽谎称回上海,实际是去了北京游玩。现下回到天津,她把房子租到方竟成隔壁。方竟成感觉受到了欺骗,不喜。环湖中路案再现,孔如雪拜访孙满堂,以“咬脖子”这个未公布点,提出真凶另有其人,要求开释郑宝玉。孙满堂以方竟成为挡箭牌。双方各执一词,毫无结果。方竟成约孔如雪解释其中内里,希望孔如雪配合自己行动,早日查出环湖中路案真凶。柯晨去见赵紫萱,希望赵紫萱可以帮助他破案,赵紫萱却不愿成为被利用的工具。警署例会,方竟成报告牡丹红案进度,合理猜测案中隐情。向羽贸然介入,称自己受曾家雇佣追查此事。

  • 郑宝玉重新搬回曾汝冠对过囚室,曾汝冠咂摸出斥责郑宝玉出卖他。郑宝玉自责深重,不答。稍晚,方竟成下班碰见李曼丽,两人说了会儿话,关系有所缓和。万豪拜托向羽调查牡丹红的案件有了结果,驻地部队有个叫倪三的,各个特征都与曾汝冠描述的相符。万豪立刻便带着向羽一同去抓捕嫌凶。人证物证俱在,万豪威逼警局放了曾汝冠,被孙满堂拒绝。孙满堂、柯晨、方竟成三人讨论,深知倪三的出现过于巧合,向羽是被曾家利用,柯晨申请由他来审问倪三。向羽先于警局破案,一案成名,警方却因此事遭受着巨大的舆论压力。

  • 曾汝冠大闹监狱,要求见柯晨,说自己将有问必答。孙满堂听闻此事,找来柯晨与方竟成,二人为此扯了许久,最后孙满堂命令柯晨去处理。柯晨提审曾汝冠,曾汝冠表示自己是因为看到牡丹红和高大年勾搭,一气之下买凶杀人。转身,柯晨提审郑宝玉,告知其有关曾汝冠案件的信息,郑宝玉对曾汝冠心生愧疚。夜间,向羽对被利用一事懊悔不已,更是被孙满堂大骂一顿。狱中,郑宝玉试图与曾汝冠沟通不得回应,愧疚自残受伤。方竟成与李曼丽小酌夜谈,谈及方竟成的工作和两人的感情生活。

  • 趁与方竟成独处时,李曼丽点破方竟成的心意,重提前一段醉酒时的余温。姜雨涵致电万豪,称曽夫人曾上过门,她决议了清二人关系。万豪希望姜雨涵再给他一个小时时间,办完手上的事他就去找她。郑宝玉作为柯晨的说客来劝解,遭曾汝冠怒斥,两人隔窗对骂。柯晨寻赵紫萱帮助调查,根据倪三的叙述,赵紫萱绘制出嫌犯茹科夫的样貌。警方凭此展开大面积搜捕。等到王副官的电话,万豪急速回到公馆,与姜雨涵见面,但后者去意已定难以挽回。柯晨让约娜塔莎打听茹科夫的行踪。牡丹红案风头正紧,万豪找到茹科夫,警告对方不要生事,以防意外发生。

  • 宴会外,向羽靠着叔伯的关系,顺利进入会场逮到万豪,但同时也搅乱宴会得整个气氛。柯晨欲用报道茹科夫被捕的新闻,引幕后黑手登场。万豪为彻底解决这事,与茹科夫商量后,准备解决柯晨。向羽基本拼凑出事发可能,孙满堂指出曽夫人身份为向羽查遗补漏拓宽案件视角,这桩案子背后牵连甚大。孙满堂更倾向于待督军办接手。万豪约柯晨单独见面,两人各执一词没有谈拢,万豪放下狠话一人离去。紧接着,茹科夫现身袭击柯晨,未果。杀手公然袭击警察,孙满堂下令全城搜捕捉拿茹科夫。

  • 方竟成将事情大概全数告知孔如雪,希望可以有办法救下柯晨。向羽赶到柯晨被关押所在地,以家族背景向军督办王副官施压,但仍未如愿得见柯晨,只得将雪茄和钱交给王副官,让他们好好照顾柯晨。孔如雪与向羽约谈,决定用舆论的力量来帮助柯晨。万豪与孙满堂相约,万豪提出更换曾汝冠案的负责人,被孙满堂拒绝,于是万豪让军督办施压,去警局要求孙满堂签字移送案件,孙满堂以该案只有柯晨有权处理为由拒绝。军督办去监狱接曾汝冠,但曾汝冠得知真相后不愿离开,举枪以自杀为威胁,逼退军督办。

  • 关押处门口赵紫萱、民众和记者聚集抗议,要求柯晨案给一个说法,曾家与军督办串通陷害柯晨的说法在民间流传。肖得盛从报纸上获悉柯晨一事,夜间袭击军督办,杀死了门口的两个哨兵,并将此事告诉了陈留白,要求其登报通知军督办,若是不放柯晨,后果自负。焦宝根由于害怕,向柯晨讨要了手写的保命符。不堪舆论压力,柯晨案公开审理,军督办指出了柯晨与娜塔莎之间的多次合作以及转运物品的照片等证据直指柯晨,而柯晨对这些发生过的事,竟然供认不讳。柯晨虽然承认军督办所指控之事他均有参与,但却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其中的细节。

  • 离了监狱万豪致电孙满堂,直言其实是孙满堂害死了柯晨。向羽的父亲对柯晨一事无能为力,向羽崩溃大哭,来到叶半垄住处,叶半垄虽然强作镇定地安慰向羽平复她的情绪,但向羽离开后,叶半垄却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柯晨最后一顿饭,焦宝根送来了自己母亲做的馒头,李曼丽买了花让方竟成带给柯晨,方竟成、孙满堂神色凝重。枪决开始执行,向羽带警局的人来到军督办门口,要求见柯晨最后一面被拒绝,向羽掏枪情绪失控,孔如雪在车中泪流满面,孙满堂站在军督办门口静默不言。时间已到,数个枪口同时对准了柯晨。

  • 柯晨在警局练功,向羽拿到了筱明达的照片前来邀功,听说自己可以回警局,欣喜若狂。一行人等觉得墓地可能会有线索。军督办也在万豪家找到了一处打不开的铁门密室,曾汝伦等人费力打开后,里面却一无所获。柯晨和向羽也来到了墓地调查,得知明达父母的墓被迁移的地址,而他们也根据这个地址找到了肖得盛的藏身之处,肖得盛发现了他们的到来,从后门逃脱。柯晨从现场遗留的痕迹发现肖得盛应该才刚离开,立马追了出去。万豪来找姜雨涵,告知他自己被军督办陷害,准备离开天津,想要带她一起走。柯晨和向羽找到了肖得盛逃跑所用的小木舟,但是却丢失了他的行踪。

  • 最终,万豪为了让所有的案件结束在自己身上,不牵连累曾夫人,随即万豪自杀。曾汝伦和柯晨谈起枪决前夜,他是不是在等孙满堂,柯晨让他不要多想。李曼丽受到亨利的求婚,而方竟成则是收到了黄莺莺留下的告别信,她让方竟成尊重自己的内心,正视自己的感情。另一面,李曼丽婉拒了亨利的求婚。李曼丽将亨利求婚的事告诉了方竟成,但方竟成却因为黄莺莺的事态度不佳,李曼丽看了黄莺莺留下的信,暗自欣喜。柯晨找狱里的曾汝冠聊天,将万豪自杀茹科夫被捕一事告诉了曾汝冠,并劝他尽快离开天津去英国读书,因为曾汝伦回来了。

  • 曾老爷子借着曾汝冠递苹果的机会,在他手心里写了个走字。曾夫人也在曾汝伦未注意到时,让曾汝冠赶紧跟着柯晨离开。于是曾夫人、曾汝冠以及柯晨在曾汝伦的面前演了场戏,曾汝冠成功坐上柯晨的车离开,柯晨告诉曾汝冠,他是他哥哥曾汝杰在英国时的同窗,曾汝杰已经在英国定居,所以去英国是最好的选择。孙思扬送曾汝冠到车站,曾汝冠无比自责,想要留下与母亲共生死,被孙思扬痛骂阻拦。肖得盛电话陈留白,询问报上的内容是否是柯晨本人的意思。陈留白紧接着便将此事告诉了柯晨,柯晨立马准备应对行动。而当年案件之所以没有被受理是因为作为唯一证人的幼年肖得盛,说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 周立来到警局自首,说自己是环湖中路案的真凶,郑宝玉听闻情绪失控。方竟成审问周立,周立却和他聊起了他眼中的郑宝玉。而环湖中路案也是起源于周立在感情中受到的情伤,让他对所有风月女子都怀恨在心。真相大白,郑宝玉被释放。曾汝伦买了西点回去“孝敬”曾老爷子,意图劝说曾老爷子将曾家的所有产业让他来打理,老爷子吃了曾汝伦的西点算是答应了他的提议。向羽和陈警官为了保护柯晨,偷偷跟踪监视,却被柯晨发现。柯晨让两位不用这般,肖得盛不会在这里下手,事实上肖得盛此时正在附近监视着他。柯晨与向羽等讨论肖得盛此人,表示无论什么犯人,归根结底还是要了解那人的过去和环境。

  • 通过柯晨的一系列话语,肖得盛幡然悔悟,最终举枪自尽,木箱案告一段落。 尹警官和向羽谈论起肖得盛案,谈起当日柯晨为了向羽向肖得盛下跪,暗示柯晨喜欢向羽。向羽表面上否认,但内心在偷着乐。孙满堂在办公室踱步思索当日柯晨在结案会议上,有关牡丹红案的相关对话。曾老爷子拉住金医生,说楼上曾夫人得了风寒嗓子哑了,让他去看一眼,但是被曾夫人拒绝。孙满堂拿着陈留白登报的新闻和柯晨聊了起来,大动干戈的肖得盛案只提了寥寥几笔,倒是牡丹红案占了更多的版面。孙满堂质疑柯晨,曾夫人明明有重大涉案嫌疑,不应该结案,为何现匆匆结案。

  • 第二天,陈警官便直接把向羽喜欢柯晨的小心思,偷偷告诉了柯晨。毕探长也成功说服了曾汝伦的贴身保镖老丁,作为他们的线人,他们也从老丁处得知了董事会的消息和曾夫人目前的处境。而曾汝伦也和姜雨涵说出了董事会后的打算,他打算利用曾夫人让柯晨名声扫地。董事会上,曾老爷子在竟然突然站了起来,原来他不仅脑子不清楚是装的,就连断腿,也是装的,曾汝伦大为震惊。曾老爷子直接宣布,若他突然不在世,曾家由曾夫人继承,若曾夫人突然不在世,曾家则由曾汝冠继承。曾汝伦被摆了一道,愤怒回家,找曾夫人算账。

  • 曾汝伦早想过今天也防着这手,所以所有的一切都和自己的儿子交代好了。另一边,陈留白约柯晨一起喝早茶,而柯晨对陈留白的心思似乎心知肚明,但对关键部分信息还是予以保留,并让陈留白劝姜雨涵,不要再掺和这件事了,真相比她想得要复杂得多。曾老爷子果然开始教导曾汝伦的孩子曾韩庆从商,而曾夫人也刚好上门寻找曾老爷子,问其合适回老宅。姜雨涵情绪激动,不听陈留白的劝说,决定继续掺和此事。陈留白将姜雨涵的情况告知柯晨,柯晨想找姜雨涵谈谈,但她不知所踪。

  • 曾晗青决定不走父亲的老路,放弃怨恨曾夫人。柯晨检查房间,发现了床底下滚落的药物,让管家请金大夫来。法医在药瓶上提取了指纹,金医生到达鉴定药物,一眼便发觉这是两种不同的药丸。柯晨让毕探长想办法将曾夫人叫来,而这需要曾老爷子的配合。他们谎称曾老爷子已经快不行了,曾夫人很快便赶了过来,却看到了健康的曾老爷子和屋子里的警察,只得配合调查。吴姨在柯晨的劝说下,开始招供,并交代了曾夫人的阴谋。曾老爷子得知后,告诉曾夫人,这一次他真的无能为力了。曾夫人选择体面的离开,自杀。增加对外宣称她死于急病。

  • 柯晨向孔如雪求婚登上了报纸,警局沸腾,向羽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李曼丽在医院,想起当年与方竟成一起吵架的情景。柯晨和向羽抓了几个抢百姓东西的兵痞,但是却被要求放了。由于柯晨向孔如雪求婚,向羽在工作中开始带上个人情绪,柯晨提醒。向羽独自买醉,酒保告诉她,这是失恋了。向羽在早餐铺,得知孔如雪在报纸上拒绝了柯晨,向羽大喜。柯晨在警局朗读孔如雪的拒绝内容,警员们议论纷纷。孙满堂想不通,再次找到李曼丽探讨此事,李曼丽解读报纸内容,发现了两人言语间的隐含之意。那些兵痞又开始惹事,柯晨向羽及时赶到,与那些兵痞起了争端,约架第二天。

  • 警局来到十二旅门口现场勘查,袭击者军事素养极高,十二旅怀疑是南方来的别动队,而他们也希望警方可以帮助调查。大张沽的女人孩子受到威胁,劫匪们决定将普林斯交给警方,荀从道认为马的状态不佳,不适合移送,双方起了争执。普林斯终于愿意吃东西了。柯晨分析盗马案,认为盗马之人必定是懂马之人,他们决定从马的专家开始入手。一群壮汉闯入马厩,威胁荀从道带着马跟他们走。柯晨和向羽找到了荀从道的祖宅,未找到其人。大张沽的劫匪们丢失了马和荀从道,决定将此事告诉警局沈探长。沈探长审讯张甲午,但张甲午依旧什么都不说。劫马者将荀从道和普林斯带到了一处街道拍照。

  • 柯晨到与洪爷说起盗马案和荀从道,试探口风。原来洪爷是准备拿普林斯作为筹码,入股华商跑马会,而普林斯的生与死,则是取决于这项交易的成败。洪爷去看马,质问化名乔二的荀从道。沈探长与其上司讨论案情,原来张甲午不仅参与了盗马案,还参与了军火盗窃案,而这很有可能与兵痞案有关。柯晨查出了洪爷和跑马会的交易,荀从道开始寻找机会带马逃跑。张甲午被释放。警局中方竟成分析兵痞案,认为别动队的推论还是个假设,不能定论,柯晨认为别动队的可能性十分低,更有可能是为了某个个人的政治野心。就在此时,又有官兵在街上被枪击。

  • 柯晨知道张甲午身上定然还有其他的秘密,但是张甲午讲究规矩和道义,只字不提。兵痞之前在街坊留下太多怨言,警方调查时遭遇许多困难,调查受阻方竟成遭遇十二旅林参谋的严词质问。解决了盗马案,柯晨和向羽一吃蛋糕庆祝,向羽幸福之情溢于言表。柯晨一回警局,就被孙满堂叫去,孙满堂收到十二旅的要求,希望柯晨也参与到兵痞案之中。叶半垄与当年三位遇难者家属约见相谈,说要列一份名单,刚巧被向羽听到。向羽与叶半垄谈柯晨,两人的感情八字有了半撇。柯晨、向羽拜访荀从道,询问祖屋的价格,借此希望可以帮助荀从道的计划实现。

  • 孙满堂众人在警局探讨爆炸案,认为和兵痞案是同一伙人所为,但是两个事件的性质目的却又不一样,一个是护名一个是扰民。孙满堂指出其中关键,对方的目标不是伤人,而且和英法租界干上了。这时凯旋关发现了炸弹,又是英租界。柯晨认为对方在引起注意并表达诉求。英租界士兵处理炸弹,最后虚惊一场,原来是个假炸弹。军督办王副官的车与顾小轩在街角相遇,两车对峙时得知了互相身份,顾小轩自称来自上海,他的身份、言辞、派头使得王副官信以为真,两人最终反而相谈甚欢。向羽还在为之前的事情置气,工作里带了情绪,陈警官答应帮忙让柯晨哄哄向羽。

  • 王副官带着军督办突袭常胜赌坊抓了青帮河西分会舵主,这舵主与他有私仇,王副官将其暴打一顿关入死牢,洪爷为救此人来找顾小轩帮忙,顾小轩提出条件。陈留白与孙满堂赶到警局报案,有关正德系医院的医患纠纷事件,药的真假是其中的关键。孙满堂让陈留白将潘正德的事和柯晨再说一遍,由于正德系医院在英租界,孙满堂让柯晨着手调查此事。柯晨对英租界的沈探长有恩,正德系医院的问题,在两方努力下迅速告破,潘正德当场被捕。方竟成找柯晨谈话,认为柯晨要求他对孙满堂保密一事另有隐情。潘正德被捕,其卫生局的舅舅引咎辞职,此事登上了报纸。

  • 柯晨看到偷偷摸摸来取钱的王副官主动上前询问,提出帮他取钱,顺便打听了些许电话内容。顾小轩买了一早回上海的船票,被柯晨拦下。顾小轩本不愿配合,但听闻柯晨要抓乡党会那帮人,便留下细谈。乡党会的人抓走了王副官的姨太太,并掌握了他密会顾小轩的证据,要求与王副官见面。乡党会代表组织邀请王副官加入,王副官欣然应允,但加入组织的条件,是让王副官杀了自己的姨太太。王副官连开几枪,但却是空枪,原来只是个测试。晚些,孙满堂夜访乡党会众人,通知开启下一部分的行动。同时,孙思扬在回家路上被蒙面人绑架,提出十万赎金的要求。孙满堂最近得罪的人不少,谁都有可能是绑架者。

  • 柯晨将海河轮号遇难者花名册交给孙满堂,并叙述了叶半垄做此事的缘由,并向孙满堂质问那十公斤炸药。孙满堂说,再给他七天时间,他会将所有的一切毫无保留地告诉柯晨。冯占魁准备找王副官报仇,而柯晨也找到洪爷询问冯占魁被释放的来龙去脉,柯晨得知是孙满堂办的面色凝重,提醒洪爷多加小心。洪爷察觉事有蹊跷,决定关帝庙议事。有关二十五年前海河轮号的事,柯晨一五一十告知方竟成,并坦言他为此已经等了十五年。洪爷决心隐退,这样他欠孙满堂的人情就不会牵连青帮。青帮前往洪府参加议事的大佬都在路上被乡党会击杀,洪爷也被门口的狙击手所射杀。

  • 孙满堂告诉柯晨,必须控制青帮的理由,并希望柯晨可以在他打造的这个舞台上施展拳脚。孙满堂约向羽吃饭,这次对话,也是两人的告别。方竟成也与李曼丽告别,十二旅已经赶往乡党会据点,柯晨也在那里,方竟成必须去帮他。孙满堂自首,给柯晨留了信,将一切的因果原原本本记载其中。罗汉找到了柯晨,向羽找到了老三但秌竡,他也带她前往乡党会据点,是孙满堂的吩咐。柯晨来到乡党会的地盘,劝说罗汉等人解散乡党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就在乡党会人不满之时,向羽赶来,并说出了柯晨自己未提的他的故事。乡党会人被说动,愿意按照柯晨所言行事。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