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绝路逢生 立即播放

电视剧 38集全 热度 4227

地区:内地

导演: 李京

类型:战争 /谍战 /年代 /悬疑

简介: 一九四五年七月,抗战胜利前夕,新四军军需处干部林虹,潜伏在北冰洋贸易商行做助理,暗中筹措军需品。商行老板查福鼎是苏州名流,靠收买国民党上层军官发国难财,影响恶劣,军统启用高级特工周玖决定秘密抓捕查福鼎...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8/共3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45年,苏州,新四军抗日前线进入白热化状态,由于伤员过多,药品严重供应不足,情况十分危急。关键时刻负责押运药品的运输船又遭到了日伪巡逻舰的伏击,人员药品全部损失。卧底在北冰洋贸易商行做总经理助理的林虹收到药物被劫的情报,迫于前线战事紧急,只能冒险继续想办法进货。负责抓捕的特务队长严必裘,本就怀疑北冰洋贸易商行是共产党在江南的地下联络站,搜剿了这批药品后更加深信商行老板査福鼎和助手林虹就是他们布局多时的“青蛇计划”的抓捕对象,于是决心彻查,日夜盯防

  • 査福鼎对余二斗没有好感,两人交谈了几句不欢而散。严必裘为监视査福鼎带队到了戏院,一旦确认他们与人接头,当晚就抓人,经邹鲁提醒才想起了河源少佐今晚也来看戏。 此时,周玖和白丽也乔装成日本人来到戏院,准备按计划逮捕查福鼎。严必裘认出林虹就是当年的同学柳莺,但未认出乔装后的周玖,而周玖在看到査福鼎的同时也看到了林虹,两人不约而同都想起来了当年特训班的日子。白丽将陷入到回忆中的周玖拉回现实,来不及考虑其他的周玖还是决定按原计划行动。

  • 余二斗带着貔貅去仓库行窃,貔貅不满的抱怨着。二斗摸进仓库后发现有人在搬运货物,正想看个明白的时候发现有人一把枪已经顶在自己的脑门上了。二斗吓得拔腿就跑,一路跌撞碰倒了铁皮空油桶,听到声音的林虹和冯水根忙去查看。林虹打死了严必裘的手下,冯水根担心枪声会引来敌人,让林虹先离开,自己留下善后。周玖摸黑来到查福鼎别墅的卧室附近,查福鼎醒来上厕所,两人撞个正着,扭打起来。保镖进来后朝周玖开枪,却被查福鼎拦住,周玖跳窗逃跑。余二斗装作脚扭伤拐了一名叫小凤的女孩儿卖到了人贩子手里,卖了二十大洋,然后借机甩掉了貔貅拿钱想去发大财,结果转眼把钱全输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45年,苏州,新四军抗日前线进入白热化状态,由于伤员过多,药品严重供应不足,情况十分危急。关键时刻负责押运药品的运输船又遭到了日伪巡逻舰的伏击,人员药品全部损失。卧底在北冰洋贸易商行做总经理助理的林虹收到药物被劫的情报,迫于前线战事紧急,只能冒险继续想办法进货。负责抓捕的特务队长严必裘,本就怀疑北冰洋贸易商行是共产党在江南的地下联络站,搜剿了这批药品后更加深信商行老板査福鼎和助手林虹就是他们布局多时的“青蛇计划”的抓捕对象,于是决心彻查,日夜盯防

  • 査福鼎对余二斗没有好感,两人交谈了几句不欢而散。严必裘为监视査福鼎带队到了戏院,一旦确认他们与人接头,当晚就抓人,经邹鲁提醒才想起了河源少佐今晚也来看戏。 此时,周玖和白丽也乔装成日本人来到戏院,准备按计划逮捕查福鼎。严必裘认出林虹就是当年的同学柳莺,但未认出乔装后的周玖,而周玖在看到査福鼎的同时也看到了林虹,两人不约而同都想起来了当年特训班的日子。白丽将陷入到回忆中的周玖拉回现实,来不及考虑其他的周玖还是决定按原计划行动。

  • 余二斗带着貔貅去仓库行窃,貔貅不满的抱怨着。二斗摸进仓库后发现有人在搬运货物,正想看个明白的时候发现有人一把枪已经顶在自己的脑门上了。二斗吓得拔腿就跑,一路跌撞碰倒了铁皮空油桶,听到声音的林虹和冯水根忙去查看。林虹打死了严必裘的手下,冯水根担心枪声会引来敌人,让林虹先离开,自己留下善后。周玖摸黑来到查福鼎别墅的卧室附近,查福鼎醒来上厕所,两人撞个正着,扭打起来。保镖进来后朝周玖开枪,却被查福鼎拦住,周玖跳窗逃跑。余二斗装作脚扭伤拐了一名叫小凤的女孩儿卖到了人贩子手里,卖了二十大洋,然后借机甩掉了貔貅拿钱想去发大财,结果转眼把钱全输了。

  • 貔貅不依不饶的要带二斗去见龙爷,余二斗央求貔貅宽限三日。忽然想起前些日子遇见与自己长相一样的查福鼎,告诉貔貅自己有办法了。说着便带着貔貅来到了査家的别墅。 此时,周玖给严必裘打电话要求见面,严必裘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赴约。林虹为了药品总得想办法,这次她乔装成男人与情报员接头,不料分开后情报员被特务打死,写情报的纸条被特务搜走。试图抢回情报的林虹被躲在暗处的冯根水拦阻,并答应林虹会将她的情况报告给上级。周玖句句话直逼严必裘的内心,告诉严必裘自己知道了青蛇计划还锁定了北冰洋贸易商行。在周玖开出条件诱惑下严必裘同意与他合作。

  • 这边邹鲁收了金条放走了查福鼎,那边林虹和余二斗则被严必裘堵在别墅抓了个正着。林虹毕竟有着丰富的斗争经验,继续分析局势迂回战斗,她故意表现出和严必裘熟络的样子,要引起河源的怀疑,好扰乱敌人的视线。可余二斗一个小混混可着实被枪战的场面吓坏了,更何况没人信他不是査福鼎啊。偏巧此时一眼看见了河源,此人正是一年前侮辱逼死他心爱的芳嫂的日本人啊,恶向胆边生,一下子扑上去厮打起来。

  • 周玖回忆着当年恋人柳莺的父亲被杀的情景,多年来自己一直被误认为是杀人凶手,他不愿相信柳莺是共产党,无意间失口对白丽说出林虹的真实名字是柳莺,原本暗恋周玖的白丽更加纠结了。严必裘怀疑余二斗没有说实话但又拿不出证据只好作罢,河源因昨晚的抓捕行动感到十分高兴,表扬了严必裘的青蛇计划并决定晚上亲自提审那些被余二斗瞎说供出的共产党。

  • 河源手里拿着龙喜财交代的名单十分恼怒,发觉被余二斗耍了,决定再次从林虹和余二斗两人身上寻找突破口。河源亲自提审林虹,林虹淡定从容地告诉他们和她一起被抓的人并不是查福鼎而是余二斗,二人只是意外长得很像而已。河源大怒,责怪严必裘办事不利,严必裘反说这是共党的诡计,巧言令色暂时平息了河源的怒气。严必裘等人再次审问了余二斗,余二斗承认自己是屈打成招,并不是真的查福鼎,河源等人仍心存疑虑决定进一步试探余二斗。林虹看着余二斗在自己面前被打很是愧疚,为了保住余二斗的性命,只好说出余二斗就是查福鼎。

  • 就在貔貅得意于帮主之位时,在监狱吃尽苦头的龙喜财和青龙帮一众都被放了回来,听见有人叫貔貅帮主大怒。貔貅急忙离开帮主的椅子,苦苦求情才免去一顿毒打。龙喜财让貔貅戴罪立功,无论如何要把余二斗抓回来,他要将余二斗碎尸万段,貔貅战战兢兢接受了任务。严必裘意识到应该马上处理掉林虹和余二斗,情急之中他想到了用引诱其越狱的方式借刀杀人。林虹识破了严必裘的诡计,余二斗不听劝差点因此丧命,幸亏运气好躲过一劫。严必裘的计划失败,反倒引起了怀疑保卫局藏有共党内线之事,河源命令将林虹二人转押到日本宪兵队。严必裘联系到了周玖,并把林虹转移之事告诉了他,想以此换回十根金条,两人却各自在心里都有另一番打算。

  • 林虹替二斗向严必裘求情,告诉他余二斗并不是他想抓的查福鼎,严必裘断然拒绝。二斗感动的提出一起进退,也出乎了林虹的意料,不由得对他另眼相看。正当这时,车外发生的爆炸,让严必裘对林虹彻底翻了脸,蒙面人的出现,及时救了他们的性命,带走了林虹和余二斗。林虹似乎有所察觉,这个蒙面人的眼光似曾相识,周玖除掉蒙面布,目光与林虹相遇,二人的目光都凝固了。这令林虹想起了当年和周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百感交集。

  • 草屋内,大家都已睡去,二斗被草屋里的蚊子咬得睡不安稳,林虹见他戴手铐挠不到就主动替他赶蚊子,这让一旁的周玖看得心生醋意,同时也更加相信这就是査福鼎。林虹与周玖眼神再次互相碰撞,林虹发现周玖还带着以前的那枚戒指,不禁怀疑周玖是否还爱着自己,暗自思忖,如果周玖还念及旧日感情,也许可以有机会争取他。次日清晨,林虹在河边洗脸,周玖看得入迷,不禁又回忆起了从前。林虹主动与周玖谈起了当年父亲被杀之事,触动周玖的思绪。

  • 余二斗解释自己如何被当成查福鼎的经过,但周玖认为此事还需慎重,就把二斗带出去拷问,二斗详细的说了细节,以为周玖会放过自己。林虹一边思考军统抓捕査福鼎的真实原因,同时也替二斗求情,但最后周玖还是半信半疑,决定按照原计划进行,去查府探个究竟,也顺便验证査福鼎的身份。此时严必裘也打起了査家的主意,打算敲诈一笔。另一方面,游击队郭队长已经发现了周玖一行人的踪迹,准备营救林虹。双方交火之后,林虹看到游击队,明白这是游击队的同志来救她了,但是为了弄清周玖抓捕査福鼎的真实目的,林虹最终决定先留在周玖这边,于是佯装无力被周玖继续劫持逃跑。

  • 周玖一行人奔波至江边休息,这次大家都确信二斗就是查福鼎,再无异议,余二斗再怎么解释也没人相信。周玖带着老鹰再探查府,却意外发现了真正的查福鼎,于是绑走查福鼎。石旺趁机追了出来,一路枪声吵醒了严必裘,带着特务们循枪声而去。不远处,青龙帮的貔貅也跟着追了过去。周玖和老鹰在混乱中背着查福鼎逃跑,留下严必裘和石旺等人对射。严必裘发现原来是两拨人之后和邹鲁两人分别带队向两头追去。查福鼎苏醒,趁着周玖、老鹰和严必裘对战溜走,却被赶来的貔貅当做余二斗抓住,刚一转身又正对上了周玖的枪口。周玖要挟貔貅背着查福鼎跟自己跑,不然就打死他,貔貅被迫顺从,一直到周玖他们上船才把貔貅扔留在岸边了。

  • 周玖刚离开不久,严必裘就带人上了船,拿枪逼着雪雁审问周玖等人的去处,雪雁告诉严必裘他们去了上海。严必裘得意,想着周玖这回无论如何也逃不出自己的掌心了。暂时逃离危险的周玖一行乘船往无锡去,田鼠等人在甲板上讨论共产党的魅力,押在船舱里得知林虹真实身份的査福鼎,则向过去的“未婚妻”发难,责问林虹为什么要骗他。余二斗当仁不让站在林虹一边,气得査福鼎无话。林虹感谢余二斗的帮忙,余二斗说他见不得日本人欺负中国女人,跟林虹道出当年芳嫂被日本人残害的事。林虹告诉余二斗,日本人一定能被赶走,余二斗内心澎湃。

  • 满身是伤的余二斗告诉林虹自己不是逃跑,而是为了给她找医生。林虹十分感动,查福鼎吃醋,骂林虹是不干不净的女人,余二斗被气的冲上前去揍他,被送药的船老大制止。周玖将三人关在舱中,嘱咐白丽、田鼠、四喜丸子好好看守,和老鹰下船去办换乘的事。田鼠和四喜丸子认定不省事儿的余二斗就是查福鼎,痛打二斗。林虹大声斥责国民党不顾国仇家恨,只重个人利益,说的二人哑口无言,余二斗逃过一劫,十分感激林虹。貔貅从龙爷那领到枪支,无奈手下全是饭桶,枪法见不得人,只好掏出白花花的大洋派阿福通过发小从特务队买来烟雾弹。

  • 严必裘审问貔貅后,才明白有两个查福鼎,害怕河源知道后追查他失职,逼迫貔貅发誓不告诉别人,要他带路搜查周玖的船。余二斗一路上被石旺、东生二人好生照顾,乐得当一回査家的大少爷,却处处露馅,在听说老爷子去世的消息后,余二斗假装大哭,被在附近搜索的周玖发现,一路尾随着他们三人。石旺听从三姨太的吩咐,在鸡肉里下毒,准备毒死少爷。可惜余二斗刚咬了一口鸡腿就被周玖拦下劫走,糊里糊涂倒是捡回一条小命。回去后,周玖等人发现四喜丸子、林虹和查福鼎都不见了踪影。余二斗说四喜丸子是共产党,被周玖狠狠教训。严必裘得到线索,一路追踪着他们,周玖一行人慌不择路,拼命跑到河边,正发愁的时候,四喜丸子开着货船接应了他们

  • 严必裘承诺只要能保命愿将十根金条全部送给印局长,印局长答应严必裘找万里浪局长试试。通过万局长的努力,河源接到了武藤大佐的命令,暂时不杀严必裘,这让刚刚还在为能代替特务队队长而兴奋的邹鲁感到了威胁,下决心一定要早日抓到林虹和查福鼎。莫名其妙被释放的貔貅和阿三回到青龙帮,龙喜财责令他们一定要不惜代价抓到余二斗。而此时,余二斗、林虹和查福鼎等人被带到了南京,暂时关在一处仓库里,余二斗病情加重,林虹求情救余二斗,却引来了周玖对余二斗真实身份的怀疑。假扮余二斗的查福鼎失口否认,被两人弄糊涂的白丽怒问林虹,林虹依然没有正面回答,周玖决定先都带到重庆再说。

  • 周玖提出希望林虹能够改变立场,站到自己这一边,被林虹拒绝,周玖告诉林虹自己当年并没有杀害她的父亲,但碍于政治立场并没有告诉林虹更多,两人谈起当年还有目前各自的立场,林虹试探从周玖嘴里得到更多关于西行任务的信息,虽然周玖终究没有说,但他发现自己对林虹的感情和感动无法回避。屋里面查福鼎说林虹的坏话,被余二斗唾骂,林虹回到仓库时,正好听到了二人的对话。南京胡站长单独与白丽见面,命令白丽在配合周玖的同时也要监视周玖,并给了白丽一把匕首,命令她在必要时刻可以杀掉周玖。邹鲁和苏队长带人包围了仓库,周玖带人突围,白丽和林虹安全逃离,而余二斗和查福鼎两人却落入了随后追杀过来的中统手中。

  • 余二斗向林虹询问她和周玖的关系,林虹没有理他。余二斗告诉林虹他想逃跑,林虹劝他等待组织上的营救,余二斗想出了一个办法决定试试。余二斗恭维查福鼎,试图得到查福鼎的贴身信物好给査家报信来解救他们,不料却被查福鼎耍了,十分生气。周玖向白丽道歉,两人回到船舱。船靠岸时,周玖让田鼠和四喜丸子上岸采购粮食但要准时归队,两人欣然答应。余二斗在船舱里计划逃跑,假装抽搐想去就医,周玖等人仔细观察他的表现,最终还是识破了二斗的小伎俩。

  • 龙喜财让査福鼎给査府写信索要五十万大洋来赎人,査福鼎无奈只得同意。管家把查福鼎的信交到三姨太手中,提出拿钱赎出少爷,三姨太拒绝并命令管家不许将这件事告诉老爷,自己会找警察想办法。日本人没有抓住周玖查福鼎一行,加强了沿江巡逻,严必裘焦急的向邹鲁示好,邹鲁却巴不得找不到这些共党的下落,让严必裘倒霉。两人各怀心机继续搜索。查家不肯给钱,龙喜财大怒,想起了三十年前自己劫走查懋昇二姨太的事,更是生气,心有不甘决定再试一次。查福鼎要求和龙喜财一起回查府,只有这样才能拿到钱,但作为交换,查福鼎要龙喜财帮他找到林虹,两人最终达成交易。

  • 三姨太引诱了龙喜财,被石旺发现,恨意丛生。石旺将三姨太与龙喜财的事告诉了查老爷,老爷子一口气没上来直接被气死了,查福鼎听到自己父亲去世,流下了悲愤的眼泪。 周玖一行住在了浔阳镇的客栈,为了避免查福鼎再从查府逃脱,周玖决定带人守在查府,留下白丽看守余二斗和林虹。此时的余二斗又萌生了逃跑的念头,他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林虹,不料折腾一番反而自己错喝了带有泻药的粥,逃跑又泡了汤。此时,严必裘也带人向查府进发…反正査老爷已死,三姨太和龙喜财打算卷了査府的财产再走,逼问查福鼎房契时,却被查福鼎反将了一军,龙喜财怕招惹军统生事,最后不得不放了查福鼎。龙喜财责怪貔貅抓来查福鼎而非余二斗给自己惹了麻烦。

  • 野外路上,集结待命的严必裘等人收到情报后出发去查府。余二斗见白丽在瞌睡就准备逃跑,不料被白丽狠狠教训,只得借口要去茅房,白丽押着二斗来到后院茅厕处,发现了伪军特务,赶紧带着林虹余二斗三人逃出客栈,丸子听到枪声,向客栈方向跑去接应。四人终是被逼逃到了查府,进门前丸子腹部受伤。严必裘想来个瓮中捉鳖,围住了查府。府内众人为丸子疗伤,余二斗只身来到后院打水,冷不防被貔貅按住,带到龙喜财面前,余二斗称自己是军统的人,吓得龙喜财也没敢对他怎么样。

  • 余二斗拉着林虹想赶紧逃跑,但林虹认为此时救四喜丸子才是最重要的事,没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更重要。两人说话之际,从沟里爬出来的白丽已经找了过来,恨不得掏枪打死余二斗。争吵时林虹突然发现了草药,这才将事情敷衍过去。三人回了山洞,可惜还是迟了一步,四喜丸子死去,余二斗无比内疚。山洞外,林虹向周玖陈说利害,建议改变西行线路往回走,继续拉近和周玖的距离。另一方,严必裘、邹鲁在谋划着抓捕的事情,严必裘焦躁不安,回来的伪军也仍旧一无所获。

  • 林虹告诉貔貅想从军统手里抢回余二斗纯属天方夜谭,貔貅不信,觉得是林虹故意扰乱军心。另一面,周玖和田鼠也在商量着怎么把林虹找回来。严必裘带着伪军回了院子,告诉邹鲁自己今天发现了林虹,可是还是让她溜了,邹鲁听后准备明天亲自出动,严加盘查。周玖判定自己人里出了内鬼,琢磨怎么查出这个内鬼。此时,查福鼎心里打起了小算盘,他想如果找不回林虹,自己的任务又得推迟,就算逃走,中统也不会放了自己,便提醒周玖要以大局为重,目前紧要之事是找回林虹。

  • 周玖同意交换余二斗,却想暗中夺回林虹。冯水根等人靠近屋子被周玖等发现,双方发生枪战,查福鼎趁乱带余二斗逃跑了,并找铁匠打开了手铐。查福鼎打晕余二斗后逃走,路上被盯着他的中统再次警告务必除掉林虹。余二斗醒来发现阿福、阿三,跟踪二人想救林虹,不料查福鼎正跟在他后面,因查福鼎的不小心,害余二斗被阿福、阿三抓到。貔貅大喜,决定将计就计拿林虹和余二斗去换金条。余二斗用计离间阿福、阿三后逃了出来,因为太饿偷了几个烧饼不幸被警察抓住,并认出他是通缉犯。貔貅气坏了,责怪阿福和阿三,同时,周玖等人也因交换人质的事情在苦恼。

  • 躲过盘诘的貔貅把险些憋死在地窖里的林虹赶紧弄了出来。河源也赶到了江西审问被当成查福鼎的余二斗,余二斗否认,河源只好让余二斗和查福鼎当面对质辨认真假。查福鼎故作惊讶的看着余二斗,并坚决咬定自己才是真正的余二斗,两人争吵起来,河源无奈只好将两人继续关押起来。老管家和龙喜财见面,请求他不要伤害查福鼎和余二斗,否则会悔恨终生,但并未说出龙喜财就是两人的亲生父亲,姜师爷觉得老管家的话有言外之意,但龙爷并未反应过来。查府遣散了所有下人,只有老管家不肯离开,却不想被上门的日本人给抓了起来。

  • 管家告诉査福鼎不但有个弟弟,弟弟有一把能开这把锁头的钥匙,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就是余二斗。在查福鼎震惊之余,老管家的气息越来越微弱,用最后一口气告诉查福鼎说他的父亲就是龙喜财。老管家死去,查福鼎放声大哭,拿起锁头,回忆起与余二斗的点点滴滴,心中感慨万千。另一边,客栈里,周玖、老鹰、白丽三人怀疑貔貅那边发生了什么情况。貔貅和阿福拿东西在街上走着,看出有人尾随,用计将田鼠甩掉。貔貅将吃的带给林虹,并借机询问重要东西藏哪里比较好,林虹猜出貔貅要将自己换个地方藏,就告诉貔貅应该将重要东西藏在人多的地方,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 为了保命,萧翻译官答应和周玖他们合作。一直躲在旁边监视的阿三回到土地庙将此事报告给了貔貅。局长命令严必裘和邹鲁保护河源的安全,两人都没有在意。此时,余二斗已经跟妓院老鸨等人喝酒混熟。早上雪雁回到房间不见人,看到余二斗正在院子里打扫,责怪余二斗昨晚喝的太多忘记了正事,余二斗却自有打算,让她告诉林虹准备今夜行动。貔貅再找周玖都找不到了,等他们也不来,心下不安,就想再给林虹换个地方,所以决定晚上再到妓院去。萧翻译带着假扮日本军官的周玖来到浴堂,河源也在这里。白丽假扮成日本小姐为河源服务,正当河源没有防备时,周玖拿枪指住了河源,周玖和白丽挟持河源到了城外。

  • 周玖带着老鹰来找严必裘,严必裘提出用河源和林虹两人来交换查福鼎,周玖只好答应。白丽提出要假扮林虹,在撤退时掩护周玖,周玖表示不会让白丽去冒险,白丽很感动。周玖在街上遇到貔貅,逼问他林虹的下落,貔貅告诉他林虹被余二斗带走了,周玖只能相信。此时,林虹带着余二斗和雪雁正为找不到吃的着急,余二斗听见远处有哀乐的声音,计上心来。余二斗拉着林虹和雪雁来到了正在办丧事的赵家大院,找了一份哭丧的活,三人被留了下来,林虹虽然很不习惯,但迫于无奈也只好跟着哭起来。邹鲁来找周玖,说自己愿意用查福鼎来交换河源,周玖思前想后,决定和邹鲁进行交换。

  • 周玖决定大家分头寻找林虹,由白丽看守查福鼎,天黑集合。貔貅抓住了准备渡河的余二斗,却转眼又让他们逃走了。让余二斗、林虹和雪雁三人没想到的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转身就撞见了正在寻找他们的周玖。林虹三人被带到一间废弃的屋子里,查福鼎看到余二斗,想起老管家临终前的话,心里五味杂陈。周玖派人打探外面的情况,寻找到达重庆的方法。河源出动了宪兵队和特务队,布下天罗地网正等着抓他们。就在周玖等人商量该如何到达重庆时,林虹提出走山路,受到了白丽等人的反对,但最终周玖听取了林虹的建议,惹得白丽不满。周玖一行人来到山脚,白丽带着余二斗等人先上山,周玖林虹和老鹰断后,刚分开严必裘就发现了他们。

  • 周玖一行刚汇合,严必裘就带人追了上来。就在林虹等人没有退路进行殊死搏斗时,严必裘被游击队包围,这给了周玖等人撤退的机会。严必裘命人继续到深山里追捕,可惜伪军还是不听他的,只顾保命,气得严必裘大吼也无济于事。对战中一颗手榴弹落在近处爆炸了,当时查福鼎一跃挡在了余二斗的身上,这一次受伤令查福鼎命丧于此,临死之前,他告诉了余二斗两人是兄弟,但没来得及说出龙喜财就是两人父亲的事,余二斗痛哭不已很是自责。埋葬了查福鼎,周玖一行人互相搀扶着走在山崖下。周玖疑惑刚才袭击严必裘的是什么人,林虹一直在盘算如何争取周玖,此时更是胸有成竹的告诉他一定是共产党游击队,周玖难掩不安。

  • 严必裘观察着整个车厢,看到了乔装成日本人的周玖。周玖知道无法蒙混过关,急中生智一脚踹倒严必裘,大喊大叫随后转身离去。车厢里的日本兵拦住了正要追赶的严必裘,严必裘急忙解释,并带着日本兵向周玖追去,听到枪声的林虹等人得知暴露,也赶紧行动起来。周玖和老鹰控制了火车头,大家都向火车头撤去。周玖放掉火车挂钩,甩掉了后面的火车。赶到车厢尽头的严必裘看到渐行渐远的周玖,十分沮丧。坐在火车上回苏州的河源接到电话得知周玖他们再次跑掉了,立刻布置任务让沿途日军参与抓捕。周玖一行人下了车躲进了森林。邹鲁严必裘也追上来开始搜索。

  • 周玖腹部被刺一刀,伤势很重。林虹给周玖包扎伤口,白丽看着心生不满。此时邹鲁已朝他们的方向追来。周玖让白丽带着林虹等人先撤,自己留下来做掩护,看着如此坚持的周玖林虹有些激动,含泪跟随白丽离开。在逃跑的过程中,田鼠挑明了自己想保命单独逃跑,余二斗明白了原来他是奸细,两人在打斗中滚下山崖,摔晕了过去。脱离危险之后周玖和林虹两方面又汇合了,周玖带着老鹰和林虹两人一起去寻找余二斗和田鼠,找到他们之后,余二斗告诉大家田鼠就是差点害死他们的奸细。周玖决定放田鼠一条生路,这让林虹看到了周玖善良的一面,但白丽却一枪打死了田鼠。受伤的周玖高烧昏迷,林虹十分紧张

  • 邹鲁决定在寺院外安营扎寨,等着共党出来。此时,林虹余二斗已经带着周玖等人躲进了藏经阁的密室里。周玖醒来,看到带着手铐的林虹顿时明白,他让白丽将手铐解开,白丽只好照做。深山小庙,附近并无食物,特务队又不肯分吃的给貔貅等人。所以严必裘就让貔貅想法进入寺院打探消息顺便弄些吃的,貔貅等人进入寺院被武僧抓了起来。智能带着林虹和周玖来到窗前,看着特务队饥饿难耐,林虹想出了离开寺庙的办法。武僧放了貔貅和阿福等人,还给他们一桶稀饭。邹鲁怀疑有毒,但见貔貅等人吃了没事也就放下了戒心,其实饭里放了泻药,只是反应没有那么快。

  • 周玖和余二斗等人被关进了牢房,这里地势险要戒备森严,周玖感到了绝望。余二斗和周玖等人被带到朱大寨主面前,周玖说出自己是军统的人,希望能够获得一条出路,却一点用没有。为了保命,余二斗说他们身怀绝技,提出愿意留下来为朱大寨主效力。朱大寨主对余二斗的话有了兴趣,并摆了擂台,承诺只要打赢擂台就放他们下山。雪雁担心余二斗被杀,十分着急,林虹看出了雪雁对余二斗的感情。周玖和老鹰赢了擂台的前两局,余二斗自知打不赢别人便设计故意输给了朱大寨主,哄得大寨主高兴的不得了。依言,朱大寨主叫人放了他们,却在看见林虹时心生邪念改变了主意,又将周玖等人抓了起来。

  • 朱大寨主派人将醉得不省人事的余二斗送回院子,还送了一些被褥给周玖等人,命人好好照顾余二斗。林虹被带到了朱大寨主面前,看着美貌的林虹,朱大寨主十分高兴,表示自己要娶林虹成为大明寨的压寨夫人,林虹不屑,但却答应了朱大寨主的要求。周玖得知此事心情十分低落,但听到朱大寨主答应帮助他们营救白丽时,明白了林虹的用意。见周玖等人没有行动,河源决定处死白丽,逼周玖等人出现。周玖带人下山打探情况,看到被拉在街上游行的白丽,决定回到山上重新计划。另一边大明寨人带着余二斗去往苏州査家要钱,结果当然是无果,二斗逃跑不成又被带回了大明寨。朱大寨主大怒,下令杀死余二斗,被林虹劝住,她还劝说大寨主还是帮助他们救出白丽。

  • 严必裘和邹鲁喝酒商量对策,决定不能跟着河源一起死,还得齐心合力抓捕共党才行。朱大寨主设宴款待凯旋而归的周玖等人,同时也表示自己即日迎娶林虹。周玖和白丽急忙阻止,惹得朱大寨主不快。余二斗出来圆场,使朱百万态度有所缓和。周玖等人又被关押了起来,众人想着如何才能救出林虹,气氛低沉。为了抵制朱百万,林虹绝食,想以死来保住自己的清白,朱大寨主派余二斗前来相劝。余二斗告诉林虹自己想加入共产党,还说如果她不吃饭周玖也不会吃饭,林虹暗自感动。雪雁决定用自己替换林虹嫁给朱百万,余二斗不同意,雪雁感动。此时,周玖想出了一个办法。

  • 周玖不断给朱大寨主敬酒,直到喝的迷迷糊糊。林虹和雪雁还蒙着盖头并肩坐着等,直到烂醉如泥的朱大寨主进屋,白丽和两人联手把朱大寨主给擒住了。周玖一行以朱大寨主为要挟,要求出寨。士兵发现寨主被抓,连忙围堵,白丽举枪想杀死朱寨主,被周玖拦住。正当这时,一发炮弹落在附近,一阵大乱,周玖等人随后骑马撤离。林虹等人成功逃脱,一路有惊无险。白丽再次提醒周玖,自己是党国军人,切不可因为自己对林虹的一己私欲,误了大事。周玖提议放余二斗和雪雁自由,二斗提出让林虹和自己一起离开,周玖当然不肯,不料余二斗突然爆发,抱怨林虹竟然会喜欢他这么个无情无义的人。

  • 在与河源并不愉快的谈话中,严必裘激动地扣下扳机,丧心病狂的对着河源的尸体发泄着怒气。他撕下了河源的肩章与帽徽,抄起了战刀,以为自己可以绝地重生,满怀希望的笑了。白丽对周玖摊牌,说自己是上峰派来监视他的,周玖仰天长叹,感叹自己对党国的忠心耿耿,却只换来怀疑。白丽对周玖说了一番动人的话,可周玖还是拒绝和白丽一起回重庆,而且也再次强调自己不会和她在一起。白丽听后本想拿起毒刀杀掉周玖,却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她知道不杀周玖意味着什么,绝望的含恨自杀了。

收起
爱奇艺号

森宇文化

5.4万人已关注

+关注 已关注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