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天涯女人心 立即播放

电视剧 38集全 热度 1997

地区:内地

导演: 罗长安

类型:剧情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四川卫视

简介: 民初福州,陆雅卿被表哥赵天来卖与赌场,后转至酒楼,因缘遇到佟家公子佟绍伟。在绍纬和青梅竹马的王长荣帮助下,雅卿得保清白。绍伟不顾佟母阻挠迎娶雅卿。管家杨开泰勾结绍伟指腹为婚的对象李念珍加害雅卿。佟母听...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8/共3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绣女陆雅卿自小父母双亡,被赵舅妈收养,靠为佟记绣庄做针线活为生,一天,在去佟记绣庄交针线活的路上,偶遇佟记绣庄少东家佟绍伟,并为绣庄化解一起风波,佟绍伟被她灵巧的手艺吸引,心生爱慕。此时陆雅卿的表哥赵天来因为滥赌成性,欠下赌场一大笔钱,将陆雅卿抵押给了赌场陈老板,赌场打手找上门来,要拉走陆雅卿,被爱慕雅卿的醉仙楼厨子王长荣和寻上门来的佟绍伟合力赶走,在佟绍伟离开后,赌场陈老板亲自找上门来,威胁若陆雅卿不肯就范,就剁掉赵天来的手指,陆雅卿为救赵天来,答应陈老板明晚上灯之时到赌场找他。与绍伟青梅竹马并定下娃娃亲的李念珍从南洋回来,被两家父母安排结婚,绍伟只是把念珍当做妹妹,对她并无感情,面对母亲的逼婚,心中苦恼。雅卿去寺院为赵舅妈普渡寺祈福,却意外遇上来上香的绍伟和念珍,绍伟偷偷丢下念珍去找雅卿,见她神情落寞,便为她吹起了一首哀伤的曲子,两人说起心事,雅卿想起不久便要去赌场找陈老板,心中苦闷,而此时念珍找不到绍伟,大为生气。

  • 绍伟问雅卿有什么难以解决的心事,雅卿不肯开口诉说,绍伟陪她度过了美好的一天后,陆雅卿独自去赌场找陈老板,这时王长荣向醉仙楼老鸨花姨哀求借钱,赶到赌场还清了陈老板的赌债,把雅卿救回了醉仙楼,花姨要求雅卿到醉仙楼做杂工还债。佟母和绍伟念珍在酒楼吃饭,绍伟看见雅卿从窗外经过去醉仙楼,忍不住追上去和她搭话,被佟母和念珍看见,佟母面色不善地走了。雅卿到了醉仙楼,老板钟哥要拿陆雅卿当醉仙楼的摇钱树,吩咐花姨给陆雅卿下药逼迫她就范。雅卿在醉仙楼被嫖客非礼,王长荣为她出头被打,雅卿为他求情被羞辱,花姨劝雅卿下水接客,被雅卿拒绝,花姨老羞成怒,准备下药逼迫雅卿就范,被醉仙楼里喜欢王长荣的窑姐白牡丹发现,白牡丹连夜通知了雅卿和王长荣,将他们放走,雅卿和王长荣逃回赵家,发现赵舅妈病重,王长荣和雅卿将赵舅妈送到医院就医。

  • 赵舅妈病重需要手术,雅卿为筹手术费去佟记绣庄借钱,遇上念珍和佟家管家杨开泰,被念珍戏耍没有借到钱,雅卿误会念珍是绍伟的妻室,流泪离开,只得回到醉仙楼答应下水接客,向花姨借钱。黄记绣庄少爷黄喜善为和佟记绣庄套近乎,拉着绍伟去醉仙楼喝花酒,正好遇上雅卿第一次接客,佟绍伟认为陆雅卿有难言的困难,给她钱被拒绝,钱却被赵天来抢走。此时黄喜善却看上了雅卿,花钱买通花姨,要调教雅卿。佟母因为绍伟去喝花酒而大发雷霆,逼迫绍伟早日结婚收心,被绍伟拒绝后生气晕倒,被送入了医院。佟绍伟在医院又碰上雅卿,忍不住对她表白,却被陆雅卿拒绝,赵天来在赵舅妈病房说起陆雅卿进醉仙楼的事,被佟绍伟听见,明白了陆雅卿的苦衷。黄喜善串通花姨给陆雅卿下药,佟绍伟不顾母亲的禁令,来醉仙楼找陆雅卿,真好遇上陆雅卿药性发作。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绣女陆雅卿自小父母双亡,被赵舅妈收养,靠为佟记绣庄做针线活为生,一天,在去佟记绣庄交针线活的路上,偶遇佟记绣庄少东家佟绍伟,并为绣庄化解一起风波,佟绍伟被她灵巧的手艺吸引,心生爱慕。此时陆雅卿的表哥赵天来因为滥赌成性,欠下赌场一大笔钱,将陆雅卿抵押给了赌场陈老板,赌场打手找上门来,要拉走陆雅卿,被爱慕雅卿的醉仙楼厨子王长荣和寻上门来的佟绍伟合力赶走,在佟绍伟离开后,赌场陈老板亲自找上门来,威胁若陆雅卿不肯就范,就剁掉赵天来的手指,陆雅卿为救赵天来,答应陈老板明晚上灯之时到赌场找他。与绍伟青梅竹马并定下娃娃亲的李念珍从南洋回来,被两家父母安排结婚,绍伟只是把念珍当做妹妹,对她并无感情,面对母亲的逼婚,心中苦恼。雅卿去寺院为赵舅妈普渡寺祈福,却意外遇上来上香的绍伟和念珍,绍伟偷偷丢下念珍去找雅卿,见她神情落寞,便为她吹起了一首哀伤的曲子,两人说起心事,雅卿想起不久便要去赌场找陈老板,心中苦闷,而此时念珍找不到绍伟,大为生气。

  • 绍伟问雅卿有什么难以解决的心事,雅卿不肯开口诉说,绍伟陪她度过了美好的一天后,陆雅卿独自去赌场找陈老板,这时王长荣向醉仙楼老鸨花姨哀求借钱,赶到赌场还清了陈老板的赌债,把雅卿救回了醉仙楼,花姨要求雅卿到醉仙楼做杂工还债。佟母和绍伟念珍在酒楼吃饭,绍伟看见雅卿从窗外经过去醉仙楼,忍不住追上去和她搭话,被佟母和念珍看见,佟母面色不善地走了。雅卿到了醉仙楼,老板钟哥要拿陆雅卿当醉仙楼的摇钱树,吩咐花姨给陆雅卿下药逼迫她就范。雅卿在醉仙楼被嫖客非礼,王长荣为她出头被打,雅卿为他求情被羞辱,花姨劝雅卿下水接客,被雅卿拒绝,花姨老羞成怒,准备下药逼迫雅卿就范,被醉仙楼里喜欢王长荣的窑姐白牡丹发现,白牡丹连夜通知了雅卿和王长荣,将他们放走,雅卿和王长荣逃回赵家,发现赵舅妈病重,王长荣和雅卿将赵舅妈送到医院就医。

  • 赵舅妈病重需要手术,雅卿为筹手术费去佟记绣庄借钱,遇上念珍和佟家管家杨开泰,被念珍戏耍没有借到钱,雅卿误会念珍是绍伟的妻室,流泪离开,只得回到醉仙楼答应下水接客,向花姨借钱。黄记绣庄少爷黄喜善为和佟记绣庄套近乎,拉着绍伟去醉仙楼喝花酒,正好遇上雅卿第一次接客,佟绍伟认为陆雅卿有难言的困难,给她钱被拒绝,钱却被赵天来抢走。此时黄喜善却看上了雅卿,花钱买通花姨,要调教雅卿。佟母因为绍伟去喝花酒而大发雷霆,逼迫绍伟早日结婚收心,被绍伟拒绝后生气晕倒,被送入了医院。佟绍伟在医院又碰上雅卿,忍不住对她表白,却被陆雅卿拒绝,赵天来在赵舅妈病房说起陆雅卿进醉仙楼的事,被佟绍伟听见,明白了陆雅卿的苦衷。黄喜善串通花姨给陆雅卿下药,佟绍伟不顾母亲的禁令,来醉仙楼找陆雅卿,真好遇上陆雅卿药性发作。

  • 佟绍伟将黄喜善赶跑,在救陆雅卿的时被王长荣看见,被王长荣误会,白牡丹为他分辨,并给他出主意让他为陆雅卿赎身。佟绍伟将随身的怀表留下给花姨做抵押,声明三天内来拿钱来赎人。陆雅卿药性过后醒来看见佟绍伟,绍伟向她解释李念珍并不是他的妻室。绍伟回家后向佟母开口要赎雅卿,佟母以绍伟和念珍马上成亲为条件,才肯为陆雅卿赎身。李念珍向佟绍伟表白,佟绍伟也言明只是把她当做妹妹,李念珍不理,佟家开始准备佟绍伟和李念珍的婚事。佟绍伟逃脱家里的看管,回到醉仙楼告诉雅卿,佟母以他与李念珍的婚事为条件,答应为她赎身,佟绍伟提出为她赎身后带着她远走高飞,离开这里,雅卿被绍伟的深情感动,却顾念大局,拒绝了他的请求,要他斩断这份情缘,两人动情之下互相表白,情难自己……

  • 佟母因为绍伟又逃家去醉仙楼而大发雷霆,不同意再为雅卿赎身。李念珍串通花姨和黄喜善,让黄喜善出资将陆雅卿赎下,却被佟家管家杨开泰目睹了整件事。佟家紧锣密鼓地为佟绍伟和李念珍的婚事做准备,佟绍伟的妹妹佟培祎和妹夫林泰也回来参加佟母的婚礼,佟绍伟让妹妹帮忙,让佟母同意让他在婚礼前出去散心,佟绍伟去了和陆雅卿度过美好一天的普渡寺暗自伤心。佟家在婚礼前还不见佟绍伟回来,佟母大伟恼怒,让佟绍伟的下人唐福禄去找他。唐福禄到陆雅卿处找绍伟,却发现绍伟不在这里,陆雅卿带着唐福禄去普渡寺找到佟绍伟,佟绍伟下定决心要跟陆雅卿在一起,带着陆雅卿回到佟家,向佟母说明自己只想和陆雅卿结婚,佟母大怒,此时黄喜善却忽然带着警察找上门来,声言陆雅卿已经是黄家买下的人,佟绍伟涉嫌拐带人口,要警察抓他去警局。佟母为顾全佟绍伟,愿意从黄喜善手中买下陆雅卿,却被李念珍暗中示意黄喜善阻止。陆雅卿为救佟绍伟,甘愿跟黄喜善回去,此时佟绍伟忽然出声表示愿意和李念珍结婚。

  • 黄喜善带着雅卿回到黄家,想要玷污雅卿,却被黄夫人制止,雅卿被打发在黄家做了下人。佟绍伟找上黄家要为陆雅卿赎身,黄喜善对他百般刁难侮辱,并要他下跪,佟绍伟为了赎回陆雅卿向黄喜善下跪,却被黄喜善戏耍,佟绍伟和黄喜善发生冲突,被黄家的人暴打。佟家管家杨开泰向李念珍暗示自己知道是她和黄喜善串通好,将陆雅卿买走的事,李念珍大惊失色,但是杨开泰却没有以此为要挟让她做什么。佟绍伟的妹妹佟培祎提出要和自己纨绔的丈夫离婚,被佟母劝下了。陆雅卿被黄家买走,赵天来却拉着赌场的陈老板来向黄喜善讨要欠下的赌债,围住了黄喜善,被杨开泰看见,杨开泰为黄喜善解了围,被黄喜善拉去黄家去喝酒。佟绍伟从黄家失意归来,去了赵舅妈家,对着陆雅卿留下的绣活睹物思人,却又碰上回家的赵天来,被赵天来殴打质问。

  • 佟母要安排绍伟和念珍出去游玩,被绍伟拒绝,绍伟因为雅卿的事闷闷不乐,同时无心管理秀庄的事,借酒消愁,李念珍目睹丈夫情绪消沉,便去了黄家找陆雅卿,希望陆雅卿能去劝劝佟绍伟,陆雅卿知晓是李念珍串通黄喜善将自己买到黄家,情绪激动地拒绝了李念珍。李念珍走后,陆雅卿终究是不忍心看着佟绍伟消沉下去,便去哀求黄夫人放她去见佟绍伟一面,骗他说黄家待自己很好,让他对自己死了心,佟绍伟大受打击,回到两人相遇的普渡寺,吹起曾经吹给陆雅卿的曲子,把口琴留在了那里。李念珍因为丈夫对自己的冷漠倍感心酸,这时杨开泰却出现安慰她,对她似有意图。绍伟回到家中,为自己的冷漠向李念珍道歉。回到黄家后,黄夫人要陆雅卿去伺候黄老太爷,并拉着黄喜善去看望黄老太爷,警告他不要再打陆雅卿的主意。

  • 佟绍伟的妹夫林泰向佟母开口要十几万大洋做生意,佟培祎反对,佟母也没有同意,但是给了他每月一笔应酬费。黄喜善在给雅卿的饭里下了药,黄夫人却误打误撞吃了陆雅卿的饭。黄家秀庄因为陆雅卿的原因,绣品更上了一个层次,杨开泰请示李念珍,是否借佟母做寿的机会和黄家缓和一下关系,被李念珍严词拒绝。黄记绣庄因为陆雅卿的绣品声名大噪,黄夫人和黄喜善要请陆雅卿吃饭,期间黄喜善又打陆雅卿的主意被黄夫人撞破,黄夫人警告了黄喜善。佟母做寿没有请黄喜善,黄喜善却拉着陆雅卿自己上门祝寿,佟绍伟见陆雅卿和黄喜善一起出现,倍感失落,李念珍目睹丈夫痛苦之情,和佟培祎一起安排陆雅卿和佟绍伟见面,佟绍伟向她倾诉思念之情,陆雅卿强忍感情,要佟绍伟顾全佟家,拒绝了佟绍伟。

  • 佟绍伟因为陆雅卿的拒绝,失意之下去找黄喜善拼酒,喝得大醉之后终于和李念珍发生关系,但此时,身在黄家的陆雅卿却一阵呕吐,雅卿去找医生诊断是有了身孕,在诊断时却被林泰看见,林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李念珍要钱。李念珍知道这个消息,陷入了焦躁之中,她去找杨开泰商量,要他先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佟绍伟。黄夫人得知陆雅卿怀孕,下定决心要成全她和佟绍伟,此时李念珍因为丈夫的冷落,雇了杀手拉着黄包车去撞雅卿,导致雅卿入院。杨开泰暗中观察李念珍,向她透露自己知道是她雇请杀手去撞雅卿,被林泰听见,林泰想以此要挟李念珍,却被念珍驳回。雅卿的孩子保住了,李念珍却去了医院,请求陆雅卿离开这里,到佟家不知道的地方去生活,被黄夫人驳斥。

  • 林泰再次来要挟李念珍,却对念珍给的钱太少不满意,想将这个消息卖给佟绍伟,没想到黄夫人却将陆雅卿怀孕的事告诉了绍伟。佟绍伟大喜过望,马上去找杨开泰筹钱,要向黄喜善赎回陆雅卿,此时李念珍得知佟绍伟要去赎人,她不想看到陆雅卿回到佟家,找杨开泰商量,杨开泰却串通黄喜善,以此勒索佟家。黄喜善背着黄夫人,借机向佟家勒索五万大洋,佟母为了陆雅卿肚子里的孩子咬牙答应。陆雅卿和佟绍伟见了面,说起黄夫人要将自己还给佟家的事,要去阻止黄喜善的勒索。佟绍伟害怕佟母不同意让陆雅卿回到佟家,阻止了雅卿。绍伟在等杨开泰那边佟母的消息,他和雅卿一起盘算,如果佟母不同意佟母在一起,就一起去广州,就在这个时候,佟母和杨开泰念珍等人,却一起找了上来。

  • 佟母愿意接纳陆雅卿回到佟家,但却因为陆雅卿不是明媒正娶的,要她走后门进入佟家,佟绍伟不愿让陆雅卿受委屈,和佟母再起争执,此事陆雅卿却自愿走入了后门。佟培祎因为林泰不学无术,要和他离婚,林泰不以为然。佟家为赎回陆雅卿花了五万大洋,导致秀庄的流动资金受到影响,佟母拿出自己的首饰应急。李念珍以赶工期为由,让陆雅卿干大量的针线活,佟绍伟想和陆雅卿搬到秀庄去住,李念珍拒绝了,气急之下在陆雅卿的燕窝里下了打胎的药,幸好被仆人告知了陆雅卿,陆雅卿气愤之下去警告李念珍不要害自己的孩子。杨开泰在醉仙楼和黄喜善喝酒,期间说起新奇好玩的地方,黄喜善要他带自己去开眼界,杨开泰便拉着黄喜善去了洋气的私人会所,在杨开泰的蛊惑下,黄喜善拿起了鸦片枪,开始吸食鸦片。

  • 赵天来找上佟家要钱,被李念珍利用诬陷陆雅卿,佟母听到陆雅卿和佟绍伟的对话,知道陆雅卿心性善良,敲打了一下李念珍,念珍表面上应允,心中暗暗恼怒。赵舅妈上佟家来找陆雅卿,遇上李念珍去找陆雅卿晦气,两人怒目相向,却出了意外,同时晕倒。李念珍醒来后发现自己怀了孕,是陆雅卿救了自己,惊喜之下向雅卿下跪认错,两人互相剖白心迹,接受了彼此。杨开泰暗恋念珍,得知念珍怀孕,心怀恨意。念珍怀孕后和雅卿摈弃前嫌,全家人都和睦相处,去普渡寺游玩,又说起了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两人争着伺候好佟母,雅卿用偏方医好了佟母的腿疾,佟母见他们相处和谐,也倍感欣慰,此时杨开泰却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

  • 佟绍伟和陆雅卿到集市上游玩,两人捏泥人放风筝过得十分开心,此时在家中念珍的侍女小梅却提醒念珍,不要被陆雅卿夺走佟绍伟的心,念珍听了更加揪心。念珍因为绍伟对雅卿好,心中吃醋。佟绍伟要对秀庄进行改革,在店里摆放免费的糖果,李念珍因为这主意是雅卿出的,故意叫人使坏,糖果遭遇了小叫花的哄抢,还是雅卿出面解决了这件事。杨开泰在念珍的药里下了打胎药,念珍妒忌雅卿,自己的孩子却出了问题流产了,她怀疑是雅卿做的,对雅卿恨之入骨,雅卿有口难辩,独自为死去的孩子念经祈福。雅卿回想起在她为念珍熬药的那天,曾有一个陌生的丫鬟故意将她支走,她此时想起,怀疑其中有蹊跷,药是那个丫鬟将她支走的时候出了问题,便去问杨开泰,杨开泰答应她去查这件事。

  • 杨开泰和黄喜善在会所抽鸦片,回想起自己指使人给念珍下打胎药的情景。佟绍伟陪念珍去看医生,得知念珍有可能就此得上习惯性流产。念珍大受打击,以酒消愁,佟母劝她念佛静心,念珍不听,佟母将她的酒收走,并命令下人以后不许给她喝酒,在佟母走后,杨开泰却拿着一瓶酒出现了。雅卿给念珍炖了银耳汤,却被念珍疯狂追打,被佟母救下。雅卿在秀庄摆放绣品,念珍忽然出现攻击她,并在秀庄大肆打砸,被佟绍伟撞见。

  • 醉仙楼的伙计压林泰到佟家,李念珍不愿意帮他还债,培祎求情,林泰讽刺李念珍独守空闺。李念珍到店铺送糖水,向陆雅卿道歉。林泰到店里要钱,说他是佟家的姑爷,生是佟家的人,死是佟家的鬼。李念珍不让他拿走一个子,林泰嘲讽她太抠才得不到佟绍伟的喜欢。众人喝了李念珍的糖水后腹痛,陆雅卿拿糖水给大夫查看,发现里面含有红花。林泰得知后,利用此事威胁李念珍,向她要一百大洋。

  • 严掌柜告诉杨开泰黄夫人被暗杀。佟绍伟和陆雅卿到黄家吊念,黄喜善在灵前哭泣,抱怨陆雅卿。佟绍伟和黄喜善在灵前打架,杨开泰劝阻。佟绍伟当时陆雅卿和黄夫人坐在一起,怀疑黄夫人的死,陆雅卿让他别多想。杨开泰告诉李念珍,她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杨开泰强吻李念珍,李念珍推开他,杨开泰离开她的房间时提醒她要吃饭。佟绍伟跟陆雅卿说日本的机器就快运到上海,想买六台机器。陆雅卿说佟记绣庄重在绣法,不在机器,让佟绍伟找老太太商量,佟绍伟说生意上的事情他做主。佟绍伟把机器的消息告诉杨开泰,杨开泰转头告诉黄喜善。杨开泰找李念珍喝酒,两个人发生关系。第二天早上,杨开泰依旧在李念珍的房里,佟绍伟走到李念珍门口又离开,两个人的关系险被发现。佟绍伟找杨开泰商量买机器的事情,杨开泰让陆雅卿劝佟绍伟,说绣庄还没缓过来。佟绍伟取钱,陆雅卿和老夫人前来阻止。

  • 佟绍伟因为买机器被阻拦不高兴,喝酒后和陆雅卿吵架。陆雅卿深夜外出,佟绍伟雨夜寻找她。黄喜善买到六台机器,晚上和杨开泰喝酒庆祝,他说对方人前一套背后一套。杨开泰让小梅到黄喜善身边,再次在李念珍说佟绍伟坏话,让她击垮佟绍伟。李念珍把佟记绣庄绣样交给黄喜善,出卖佟家。佟绍伟陪陆雅卿看望舅妈,冯管家上店里要佟记三天赶出二十件绣绒滚金边的被面,严管家说干不出来,杨开泰让冯管家去黄记。严管家跟佟绍伟报备订单少七成,黄喜善等人暗中打压佟记。醉仙楼姑娘向陆雅卿报信,黄记和佟记的绣品取一样的名字。佟绍伟发现李念珍和黄喜善一起聊天,怀疑她出卖佟记,老夫人出卖和解。老夫人关心陆雅卿肚子里的孩子,李念珍请求到佛堂祈求,杨开泰为李念珍辩解。

  • 杨开泰在屋里为生父牌位上香。陆雅卿为老夫人炖汤,李念珍看见两个人的亲密相处不悦。佟绍伟到黄记,和黄喜善争吵。佟记绣庄生意不好,老夫人等人等他回家吃饭,绍伟一回来就指责李念珍。佟绍伟说对不起陆雅卿,让她跟自己过苦日子,陆雅卿鼓励他振作。李念珍独守空房,杨开泰又开始煽风点火,两个人再次发生关系。林泰到绍伟的书房偷东西,小婉看见杨开泰从李念珍的房间出来,可她却也被发现。杨开泰发现林泰偷东西,暗中打了他。杨开泰罚小婉洗一个月的马桶,开始折磨小婉。杨开泰跟老夫人说小婉身体不舒服,让小婉做轻松的事情,给老夫人换个人伺候,老夫人不愿意让他把人换回来。杨开泰警告小婉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小婉回到老夫人身边,小婉做事恍惚。陆雅卿生下孩子,佟绍伟很高兴。林泰提醒佟绍伟奴才比主子有钱,杨开泰比佟绍伟有钱。

  • 佟绍伟和林泰到杨开泰的房间探查,杨开泰早已经做好准备未让他们发现。陆雅卿抱着孩子,佟绍伟、老夫人等一旁看着逗小孩,这时李念珍出现,气氛顿时尴尬起来,李念珍送宝宝金锁。糖葫芦发现小婉怪异,询问她原因,杨开泰出现,小婉吓得什么都不敢说。晚上,杨开泰找糖葫芦聊天,下药迷晕他。老夫人对培祎说林泰虽然不长进,但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老夫人跟培祎发现小婉和糖葫芦赤裸在一起,倍感失望。杨开泰把小婉和糖葫芦抓起来浸猪笼,林泰发现告知佟绍伟,佟绍伟及时阻止。糖葫芦向佟绍伟解释他们什么都没发生,杨开泰踹了给他洗脚的小婉一脚,让她把地擦干。李念珍替小玲珑向大家敬酒,老夫人说男人要有孩子才算真正长大。培祎懊恼林泰给她丢人,和林泰吵架。陆雅卿刺绣,佟绍伟说要让她和孩子过上幸福的日子。佟绍伟和陆雅卿到寺庙拜佛,回来后发现孩子不见了,雅卿晕倒,老夫人再次病倒。原来是李念珍偷偷抱走孩子,林泰告知佟绍伟消息,佟绍伟等人来到李念珍住宿的宾馆。佟绍伟抱回孩子,陆雅卿甩了李念珍一巴掌。

  • 李念珍告诉佟绍伟他们,她只想要一个孩子,指责陆雅卿害她再也不能有孩子。李念珍向他们要孩子,陆雅卿把孩子抱走。杨开泰让李念珍回家,李念珍被休。老夫人对李念珍说她永远是她女儿,佟家永远认她。李念珍问佟绍伟是否连休书都不愿意亲自交给她,离开前,她和佟绍伟相互拥抱,陆雅卿沉默。杨开泰带李念珍到一座华丽的房子,李念珍质问他钱是不是从佟家拿的。杨开泰向李念珍表白,让她留下来。严管家告知佟绍伟绣庄这个月差五百大洋,佟记存货堆积。佟绍伟质问杨开泰为什么买那么多绣线,杨开泰辩解那是黄记没进机器之前买的。陆雅卿到库房研究刺绣,寻找出新出路。省长到佟记绣庄,询问一件小衣服怎么卖,佟绍伟说那是给小玲珑绣的。省长赞扬佟记改革手工绣法,并预订绣品。黄喜善送省长百鸟朝凤的绣品,省长婉拒送回给该城新建的医院。佟记因为双股绣法,客人回升。

  • 黄喜善向杨开泰抱怨陆雅卿研究出新绣法,杨开泰预谋夺取新绣法。陆雅卿辛苦研究双股绣法,佟绍伟说要让她做大少奶奶。佟绍伟跟老太太说,老太太说不插手。老夫人感慨念珍才走,他们就急着操办喜事,让佟绍伟凡事想周全一点,多顾虑别人的想法。杨开泰给李念珍送饭,那报纸给她看,感叹陆雅卿的厉害。陆雅卿研究刺绣,杨开泰给她端茶送水,想让她把绣法交给其他绣娘,陆雅卿让他别操心这些小事。佟记绣庄开新品发布会,女学生来闹事,抵抗封建思想,说绣品是华丽的裹脚布。林泰看上其中一个女学生,跟踪他们,结果被打。佟绍伟心血来潮画画,陆雅卿认为女学生说的不完全错。谭小姐看到报纸上的漫画询问佟绍伟是谁,林泰又来找她。林泰请谭小姐吃东西,谭小姐请林泰帮忙。佟绍伟恰巧见到谭小姐的宣讲,与其辩论。黄喜善见佟绍伟又上报纸,心生不满,与杨开泰商量办法对付他佟记。黄喜善请醉仙楼王师傅做主厨,黄家一个下人被毒死。黄喜善派人把王师傅绑起来,并虐打他。

  • 白牡丹上黄家接人,黄喜善不肯放人,要求白牡丹为他做事。佟绍伟跟陆雅卿说要招绣娘,陆雅卿说佟记没那么多钱,佟绍伟准备借钱。白牡丹急忙拉陆雅卿走,两个一起到黄家。黄喜善虽然放人,但是却要陆雅卿当黄家绣娘的面用双股绣法刺绣。林泰再次到学校找谭小姐,学生们到佟记闹事。佟记绣庄生意再次不好,黄喜善拍卖陆雅卿的绣品。佟绍伟责备陆雅卿为了一个厨子把新绣法教给对手,两人再次吵架。李念珍、杨开泰和黄喜善一起喝酒庆祝,李念珍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开心。谭小姐约林泰,林泰说佟绍伟的不是,让她不要相信佟绍伟。林泰误以为佟绍伟和谭小姐有染,说他是斯文败类。佟绍伟警告林泰,培祎脸上长满红点,林泰对此漠不关心。培祎伤心,陆雅卿安慰她,佟绍伟再次醉酒。

  • 佟绍伟醒后看见陆雅卿在研究绣法,让对方别生他的气。佟记绣庄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客人,又因为价格太高离开。谭小姐穿旗袍来找佟绍伟,要跟他探讨中西文化。陆雅卿给店里送来新绣法绣的绣品,见谭小姐也在店里,她没有搭理绍伟,只是和谭小姐聊几句就离开。谭小姐和佟绍伟坐车追陆雅卿,陆雅卿来都醉仙楼找白牡丹。花姨说陆雅卿身份不一般,下次来先让丫环说一声,他们好准备酒菜。白牡丹请假,花姨不同意。陆雅卿找花姨赎人,花姨答应。佟绍伟深夜违规,杨开泰和李念珍跳舞。陆雅卿等佟绍伟回家,佟绍伟头也不回就回房,他不满陆雅卿去醉仙楼。陆雅卿从绣庄取五百块大洋,严总管因为绣庄主要靠雅卿绣法支持,他就擅自做主给了雅卿。谭小姐再向佟绍伟表白,佟绍伟拒绝。佟绍伟带谭小姐到家里,恰巧在门口遇见陆雅卿,他故意表现得和谭小姐亲密,试图引陆雅卿吃醋。糖葫芦告知陆雅卿,陆雅卿对培祎说佟绍伟有魅力。林泰看见佟绍伟和谭小姐跳舞不满,培祎得知林泰喜欢谭小姐。林泰没钱,抢培祎的簪子。

  • 佟绍伟坐在湖边的树干上扔石头,正巧李念珍坐船过来,李念珍看见佟绍伟立马躲进船里。杨开泰问李念珍是不是早就知道会遇见佟绍伟,质问她是不是还想嫁给佟绍伟。佟绍伟找杨开泰查李念珍是否还在镇上,让他找人。杨开泰到黄喜善家,下人在汤里放花椒引起小梅不满。小梅提念珍,杨开泰发火。杨开泰酒后告诉李念珍佟绍伟找她,要接她回家。谭小姐到佟府找陆雅卿,并带她到学校听《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可行性》的辩论赛。谭小姐见刺激不到陆雅卿,到佟记问佟绍伟是否爱她,李念珍恰巧听到他们的对话。佟绍伟见到李念珍,跑出去追她。佟绍伟回家与陆雅卿争论,两人不欢而散。绍伟告诉老夫人看见李念珍了,说李念珍被商人骗了,老夫人让绍伟接回李念珍。杨开泰到旅馆甩了李念珍一巴掌,这时陆雅卿和佟绍伟来接李念珍。陆雅卿让李念珍住回原来的房间,佟绍伟送念珍回房。

  • 陆雅卿给李念珍送被子,恰巧见到对方和佟绍伟在一起。杨开泰问小婉是否见了糖葫芦,再次折磨她。佟绍伟被陆雅卿关在门外,雅卿让他睡书房。谭小姐带培祎和雅卿去男人去的地方——电影院,佟绍伟向糖葫芦抱怨陆雅卿。陆雅卿阴历生辰,醉仙楼王师傅给她送面,佟绍伟不让他们见面,两个扭打在一起。李念珍告诉陆雅卿,陆雅卿出门没见到两个人。原来他们到酒馆比酒,王师傅表明自己对陆雅卿没有非分之想,现在只把雅卿当妹妹,他喜欢的是白牡丹。佟绍伟和陆雅卿之间的误会解除,白牡丹来酒馆,四个人一起庆祝雅卿生日,李念珍前来,气氛瞬间冷下来。

  • 佟绍伟得知李念珍生病,陆雅卿让他去看念珍。李念珍跟佟绍伟说以前的事情,后者面色尴尬,恰巧陆雅卿给李念珍端吃的来。码头工人罢工,赵天来被六爷的人抓起来虐打。李念珍和杨开泰再次不欢而散,谭小姐又到佟记。佟绍伟说要给谭小姐西洋玩意儿的钱,谭小姐说不要,她前来不是找佟绍伟的,是找培祎和陆雅卿的,并告诉绍伟她不喜欢他了。谭小姐跟雅卿学刺绣,杨开泰让陆雅卿早点研究新绣法,同时探听新绣法。雅卿舅妈前来找她,告诉她赵天来是踪了。谭小姐找伯父帮忙,对方要求她不准再旷课。

  • 陆雅卿和佟绍伟前来给谭老爷子庆生,谭老爷子中毒晕倒。佟绍伟被抓进牢房,谭将军封禁佟记绣庄。李念珍拿剪刀欲自尽,威胁杨开泰救出佟绍伟,她不管杨开泰怎么报复佟家,她要的只有佟绍伟。陆雅卿恳求谭将军,说里面一定有误会,对方说进了牢房的人哪个人不说自己不冤枉。谭将军质问佟绍伟,佟绍伟不承认,杨开泰自首说佟记绣庄的丝线都经过专门的药水浸泡的。医生说谭老爷子不是中毒,是过敏所致引发其他病症。谭小姐要求伯父放人,谭将军不放。杨开泰狱中安抚佟绍伟。谭老爷子醒来,谭甜让他早点让大伯放出佟绍伟。老爷子问谭甜是否喜欢佟绍伟,谭甜说自己曾经喜欢过佟绍伟。佟绍伟和杨开泰被放,佟绍伟跪在大厅,老太太上前抱住杨开泰。杨开泰说柜上的货都要销毁,佟家面临新一轮危机。

  • 陆雅卿安慰佟绍伟,问他小时候最关心什么,让他明白孩子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父母在自己的身边。佟记绣庄有佟记以及陆雅卿这两个招牌,杨开泰让黄喜善收购佟记绣庄,两个人七三分,他七黄喜善三,并让黄喜善娶小梅。佟记绣庄面临倒闭,杨开泰提出和黄喜善合作。杨开泰找小梅喝茶,小梅感恩杨开泰。黄喜善不让佟绍伟当经理,雅卿等人想到李念珍,老太太提议给李念珍名分,佟绍伟和陆雅卿沉默,最后决定让杨开泰担任。黄佟两家约在酒楼见面,黄喜善迟到,佟绍伟不悦。黄喜善说自己最佩服佟家的几个人,唯独没有佟绍伟,并批评他。佟绍伟生气要走,被佟夫人拦下。佟记秀庄再次开业,黄喜善未等严掌柜介绍佟绍伟,他就直接出来表明自己的身份。小婉跟糖葫芦说自己看到杨开泰和李念珍的事情,恰巧被李念珍听到。小婉和糖葫芦晚上私奔被杨开泰抓住。

  • 唐福禄想带小婉走,被杨开泰抓了个现形,两人只好留下。杨开泰把小婉秘密送到黄府,唐福禄找不到小婉,着急地向紹伟求助。林泰把小婉的消息告诉陆雅卿,雅卿托花姨帮忙打听,确认小婉就在黄府。杨开泰向佟母提议让李念珍去绣庄帮忙,李念珍不明其用意,杨开泰告诉她这是在帮她争取在家中说话的权利。巴黎和会上协约国对中国问题的处置引发学生不满情绪,谭甜号召同学们采取行动,抗议不平等条约,林泰劝谭甜别在插手政府的事,谭甜告诉他中国正是因为有太多他这样的人,才变成这样,几个男同学把林泰拉到厕所打了一顿,叫他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书院门口。小婉在黄府受小梅的百般刁难,杨开泰伪造书信,让小婉按上手印,以向佟家报平安。雅卿看过信后,要求去趟黄府。

  • 在小梅面前,小婉不敢告诉雅卿自己过得不好,雅卿临走前,小婉突然叫雅卿救她,她把手臂上的伤给雅卿看,并告诉她杨开泰这么做是因为小婉看到杨开泰与李念珍的苟且之事,雅卿让小婉再等一下,她立刻回佟家让紹伟接她回去。小梅把陆雅卿来过的事告诉杨开泰,杨开泰让小梅想办法解决。佟紹伟因为佟家和黄家关系微妙,告诉雅卿不好贸然去要人。雅卿求黄喜善放人,黄喜善却让雅卿用多股绣绣一副凤凰图作为交换条件。陆雅卿连夜绣凤凰图,小婉绝望之下上吊自杀。黄府派人把小婉的尸体送到佟家,唐福禄悲痛万分,指责是杨开泰害死小婉。陆雅卿因为小婉的死自责不已,后悔那天没把小婉带出来,同时怪罪绍伟眼睁睁看着小婉羊入虎口。

  • 小婉死后,唐福禄因为对佟家有怨,伤心地离开了佟家。黄喜善担心事情抖露出去,吓得提心吊胆,杨开泰却跟没事人似的,他告诉黄喜善现在最好的办法是把佟家踩在脚底下。林泰腿伤,痛得嗷嗷大叫,全家人都被他吵得没法休息,佟培祎前去关心他,反被他一顿骂。李念珍让林泰把嘴上,每天就给他一块钱,她跟老太太告状,林泰和培祎总这样也不是回事。佟紹伟心情低落,一个人喝闷酒买醉,李念珍看到佟紹伟醉倒在陆雅卿门口心里很不好受,把紹伟搀回自己房间,而他口中念的仍是雅卿的名字。第二天,李念珍带佟紹伟去裁缝店做几套新衣服,一路上,佟绍伟想起以前和雅卿在一起的一些情景。林泰故意喊痛,培祎端药给他也不喝,气得她一点办法也没有。抵日情绪在学生中蔓延,谭甜和她的同学说服老师团结起来,抵抗外来侵略。培祎羡慕谭甜,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反抗老师,谭甜告诉她,只要她愿意,她也可以拥有这样的生活,让她放弃林泰,开启新生活。学生上街游行,抵制日货,黄喜善和杨开泰商量对策,黄喜善为了保货,先把店关上。

  • 佟培祎看到游行队伍,有些害怕,谭甜说服她国难当头,他们有责任发出自己的声音,培祎也加入游行。杨开泰把佟培祎参与游行的事告诉佟紹伟,佟绍伟一行人去街上找培祎。游行学生走到黄记绣庄门口,浩源告诉同学们,黄记绣庄用的是日本人的机器,激起群愤,要求封店,并让黄喜善交出机器,黄喜善和游行学生发生剧烈冲突,并喊来打手,现场一片混乱。在杨开泰的暗示下,黄喜善把谭甜、绍伟、雅卿、培祎等人抓走关押,佟老太太上门要人,黄喜善以损失费五万大洋作为交换条件,并称学生砸店行为是受了佟紹伟的指使。佟老太太救子心切,在杨开泰的鼓捣下,拿出房契,让杨开泰把房子抵押出去,凑足救人的钱。谭立武得到情报来救侄女,黄喜善乖乖放人。紹伟一行人回家,发现房子没了,责怪杨开泰干出糊涂事,但为时已晚,无法挽救。佟家遣散了下人,决定先找房子安置。雅卿安慰紹伟,只要大家在一起就不会被打倒。

  • 黄喜善查到杨开泰杀死唐福禄的枪跟打死他老婆的枪一模一样,怀疑当日就是杨开泰下的毒手,逼杨开泰交枪查证,杨开泰不敢交出,李念珍却把枪拿给了黄喜善。黄喜善绑走杨开泰,把他折磨得不浅,称黄喜善变成这样都是杨开泰害的。李念珍考虑再三,担心黄喜善日后一定不会放过她,去找中田救人。中田带人去黄喜善的仓库救下杨开泰,并让杨开泰开枪打死黄喜善,对外称黄喜善是被日本人趁乱在学生游行中打死的。小梅本想挑起黄喜善留下的家业,却在杨开泰威胁下乖乖任凭他安排。杨开泰和日本人合作,成为中日亲商大使,开泰绣庄第二家店开业。

  • 中田的礼物就是日本小姐千惠,中田想让二人结为夫妻,杨开泰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杨开泰央求李念珍嫁给他,李念珍不肯答应,杨开泰告诉她不管怎样今天都要把这事办了,原来中田明天就要逼他和那个日本女人结婚。不顾李念珍的反对,杨开泰命下人带李念珍更衣化妆,准备拜堂。拜堂仪式上,李念珍仍不愿意嫁给杨开泰,因为她心里只有佟绍伟。念珍要从杨开泰这搬出去,杨开泰让她还是搬回佟家老宅住。中田很快知道杨开泰婚礼没办成的事,第二天,逼他和千惠小姐结了婚。

  • 送走培祎,佟绍伟在湖边喝闷酒,却碰到了李念珍,看到佟绍伟的消沉模样,李念珍劝他振作。李念珍带了一些钱到佟记绣庄,被陆雅卿赶走,佟绍伟和陆雅卿因为李念珍发生言语冲突,佟绍伟故意说出难听的话中伤雅卿后,便离家出走。佟绍伟醉倒在路边,醒来发现自己在李念珍的住处,李念珍求绍伟留下。中田到绣庄请陆雅卿为日本刺绣,被雅卿拒绝,中田生气离开,命令杨开泰想办法拿到陆雅卿的绣品。杨开泰假惺惺到佟记道贺,想以重新合作的借口,达到阴谋,陆雅卿漠然拒绝,杨开泰只好悻悻离去。林泰把李念珍和佟绍伟在一起的消息告诉陆雅卿和杨开泰,没想到两边都不讨好。陆雅卿到老宅让佟绍伟跟她回家,佟绍伟却让她跟李念珍道歉。杨开泰看到佟绍伟和李念珍在一起,把佟绍伟冷嘲热讽了一番。

  • 黄喜善查到杨开泰杀死唐福禄的枪跟打死他老婆的枪一模一样,怀疑当日就是杨开泰下的毒手,逼杨开泰交枪查证,杨开泰不敢交出,李念珍却把枪拿给了黄喜善。黄喜善绑走杨开泰,把他折磨得不浅,称黄喜善变成这样都是杨开泰害的。李念珍考虑再三,担心黄喜善日后一定不会放过她,去找中田救人。中田带人去黄喜善的仓库救下杨开泰,并让杨开泰开枪打死黄喜善,对外称黄喜善是被日本人趁乱在学生游行中打死的。小梅本想挑起黄喜善留下的家业,却在杨开泰威胁下乖乖任凭他安排。杨开泰和日本人合作,成为中日亲商大使,开泰绣庄第二家店开业。日本绣品的销量远不如中国绣品,中田让杨开泰不管用什么办法,限他一个月内,让两者销量持平。杨开泰表示为难,中田说他这是缺少动力,要送他一个礼物。

  • 中田的礼物就是日本小姐千惠,中田想让二人结为夫妻,杨开泰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杨开泰央求李念珍嫁给他,李念珍不肯答应,杨开泰告诉她不管怎样今天都要把这事办了,原来中田明天就要逼他和那个日本女人结婚。不顾李念珍的反对,杨开泰命下人带李念珍更衣化妆,准备拜堂。拜堂仪式上,李念珍仍不愿意嫁给杨开泰,因为她心里只有佟绍伟。念珍要从杨开泰这搬出去,杨开泰让她还是搬回佟家老宅住。中田很快知道杨开泰婚礼没办成的事,第二天,逼他和千惠小姐结了婚。谭甜和其他抗日学生得到消息,日本人以药品为幌子,正运一批鸦片到西岸码头。学生们到日本领事馆阻拦中田他们去码头接应。激烈冲突下,谭甜被日本人杀害。谭甜死后,谭立武伤心欲绝。培祎深受触动,找林泰签离婚协议,林泰死活不签,培祎决绝离开。培祎剪短头发,收拾好行李,向哥嫂告别,她要去北方追求自己的理想。

  • 送走培祎,佟绍伟在湖边喝闷酒,却碰到了李念珍,看到佟绍伟的消沉模样,李念珍劝他振作。李念珍带了一些钱到佟记绣庄,被陆雅卿赶走,佟绍伟和陆雅卿因为李念珍发生言语冲突,佟绍伟故意说出难听的话中伤雅卿后,便离家出走。佟绍伟醉倒在路边,醒来发现自己在李念珍的住处,李念珍求绍伟留下。中田到绣庄请陆雅卿为日本刺绣,被雅卿拒绝,中田生气离开,命令杨开泰想办法拿到陆雅卿的绣品。杨开泰假惺惺到佟记道贺,想以重新合作的借口,达到阴谋,陆雅卿漠然拒绝,杨开泰只好悻悻离去。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