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苏茉儿传奇 立即播放

电视剧 40集全 热度 4621

地区:内地

导演: 柏杉

类型:历史剧 /古装剧

语言:普通话

简介: 赛马大会,苏茉儿邂逅多尔衮,结下珍贵友谊。草原上突遭变故,察哈尔大兵入侵,苏茉儿失去了亲人和家园。为了取得大金的庇护,科尔沁只得采取和亲政策,送格格布木布泰去做皇太极的侧妃,苏茉儿作为侍女跟随。在大金...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0/共4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公元1626年,明朝和后金在宁远大战,明大将袁思典以红衣大炮重创后金部队,后金可汗努尔哈赤身受重伤、危在旦夕,众阿哥贝勒对汗位继承之事虎视眈眈。听闻需寻得奇骏马努尔哈赤才能痊愈,众阿哥贝勒心中明白寻得奇骏马之人定会被选为继承人,一时间努尔哈赤众子皆外出寻马,唯独八子皇太极请命留守,每日亲自侍奉汤药,床前尽孝勤勉不已,但私下皇太极却密切监视外出寻马的一众兄弟,运筹帷幄。其实在众多阿哥贝勒中,最关心努尔哈赤安危的是十四子多尔衮,他亲赴科尔沁草原,在金马鞭大赛中邂逅驭马高手苏茉儿,两人不打不相识,从最初误会频出到相互理解,历经艰险终寻得奇骏马,却与皇太极暗中派去的心腹狭路相逢,双方一场恶战。

  • 皇太极献上奇骏马后,努尔哈赤的病情果然好转。多尔衮同一个母亲的兄弟阿济格和多铎对皇太极获得功劳义愤填膺,都不愿意他成为下一任大汗。但多尔衮却并没有打算揭穿皇太极抢夺奇骏马的事实,仁义孝顺的他甚至在努尔哈赤床前立下重誓,将忠心辅佐父汗选定的继承人,永不反悔!通过涉猎大会的考验,关于汗位继承人的问题,努尔哈赤一时间无法在多尔衮和皇太极之间做出决断,恰逢蒙古草原上一个彪悍部落塔塔儿来犯大金边境,努尔哈赤几经思虑后,命多尔衮带兵征讨。趁大金自顾不暇,察哈尔林丹汗盯上科尔沁这块肥肉,科尔沁草原水草丰美但科尔沁男儿却并不善战,全靠大金庇佑才得以在草原上立足。

  • 努尔哈赤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刻,他为了皇太极可以坐稳汗位,狠心留下口谕,让大妃阿巴亥即刻殉葬!远在战场的多尔衮听闻父汗驾崩,母妃殉葬,怀疑皇太极弑杀父母篡位,立即带兵杀回大金宫中,将皇太极团团围住,兄弟之战一触即发。多尔衮和皇太极在努尔哈赤灵前对峙,没想到皇太极讲出多尔衮曾经在努尔哈赤床前立下的重誓,那一刻多尔衮终于相信皇太极正是父汗选定的继承人。两兄弟冰释前嫌,多尔衮跪下向皇太极称臣,表示效忠。在多尔衮的率先效忠下,皇太极顺利即位,成为大金新一代大汗。为了不辜负努尔哈赤对自己的期待,皇太极并没有毁掉努尔哈赤为了掣肘他留下的诏书。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公元1626年,明朝和后金在宁远大战,明大将袁思典以红衣大炮重创后金部队,后金可汗努尔哈赤身受重伤、危在旦夕,众阿哥贝勒对汗位继承之事虎视眈眈。听闻需寻得奇骏马努尔哈赤才能痊愈,众阿哥贝勒心中明白寻得奇骏马之人定会被选为继承人,一时间努尔哈赤众子皆外出寻马,唯独八子皇太极请命留守,每日亲自侍奉汤药,床前尽孝勤勉不已,但私下皇太极却密切监视外出寻马的一众兄弟,运筹帷幄。其实在众多阿哥贝勒中,最关心努尔哈赤安危的是十四子多尔衮,他亲赴科尔沁草原,在金马鞭大赛中邂逅驭马高手苏茉儿,两人不打不相识,从最初误会频出到相互理解,历经艰险终寻得奇骏马,却与皇太极暗中派去的心腹狭路相逢,双方一场恶战。

  • 皇太极献上奇骏马后,努尔哈赤的病情果然好转。多尔衮同一个母亲的兄弟阿济格和多铎对皇太极获得功劳义愤填膺,都不愿意他成为下一任大汗。但多尔衮却并没有打算揭穿皇太极抢夺奇骏马的事实,仁义孝顺的他甚至在努尔哈赤床前立下重誓,将忠心辅佐父汗选定的继承人,永不反悔!通过涉猎大会的考验,关于汗位继承人的问题,努尔哈赤一时间无法在多尔衮和皇太极之间做出决断,恰逢蒙古草原上一个彪悍部落塔塔儿来犯大金边境,努尔哈赤几经思虑后,命多尔衮带兵征讨。趁大金自顾不暇,察哈尔林丹汗盯上科尔沁这块肥肉,科尔沁草原水草丰美但科尔沁男儿却并不善战,全靠大金庇佑才得以在草原上立足。

  • 努尔哈赤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刻,他为了皇太极可以坐稳汗位,狠心留下口谕,让大妃阿巴亥即刻殉葬!远在战场的多尔衮听闻父汗驾崩,母妃殉葬,怀疑皇太极弑杀父母篡位,立即带兵杀回大金宫中,将皇太极团团围住,兄弟之战一触即发。多尔衮和皇太极在努尔哈赤灵前对峙,没想到皇太极讲出多尔衮曾经在努尔哈赤床前立下的重誓,那一刻多尔衮终于相信皇太极正是父汗选定的继承人。两兄弟冰释前嫌,多尔衮跪下向皇太极称臣,表示效忠。在多尔衮的率先效忠下,皇太极顺利即位,成为大金新一代大汗。为了不辜负努尔哈赤对自己的期待,皇太极并没有毁掉努尔哈赤为了掣肘他留下的诏书。

  • 多尔衮和苏茉儿为了躲避追杀,只好一路乔装打扮,逃亡的路上虽凶险无比,却也不失乐趣。但杀手穷追不舍,险象环生,为了不连累苏茉儿,多尔衮一人出走,可苏茉儿却在关键时刻出现,救下命垂一线的多尔衮,同生共死的经历让两人暗生情愫,在飞沙四起的空旷之地,两颗心渐渐靠近,但追杀之人赶至,多尔衮被逼跌落悬崖,苏茉儿九死一生活了下来,她拼命寻找多尔衮,却只寻到多尔衮的随身背囊,苏茉儿误认为多尔衮身死,伤痛不已。皇太极得知哲哲擅自追杀多尔衮之事勃然大怒,当即命人阻止,他绝不能因为哲哲的错误举动,而让刚刚稳定的大金国根基动摇。

  • 此事皆因多尔衮而起,他不愿让自己的兄弟独自承担,便向皇太极跪请和他们同担罪责。阿济格也醒悟了自己铸下大错,为了不连累两位同胞弟弟,他一力担下所有的造反罪名,恳请皇太极就此放过多尔衮和多铎的性命。为了不让皇太极有反悔改口的机会,阿济格在狱中自尽。于此同时,苏茉儿流落他方,却在一条小河边巧遇濒临绝境的诺敏,两人相认后抱头痛哭,苏茉儿这才得知诺敏在和大家走散后,被寨桑贝勒收留,成了他们家一名最底层侍女,正是因为诺敏身份卑微,被寨桑贝勒家资历较深的侍女欺负的几乎无立足之地。

  • 孤立无援的苏茉儿差点被绳索勒死,关键时刻多亏二格格布木布泰路过,仗义出手救下了苏茉儿的性命。塔塔儿袭来,懦弱的吴克善竟然丢下妹妹布木布泰独自逃命而去。布木布泰被塔塔儿的士兵围困,眼看就要受辱,关键时刻苏茉儿施展御马术,舍命将其救走。劫后重生的两位姑娘,在一处山洞结拜为姐妹,约定今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塔塔儿士兵还是搜寻到了努力躲藏的两位姑娘,千钧一发之际,多尔衮神兵天降,他及时出手将布木布泰和苏茉儿搭救,并且和多铎带兵将塔塔儿士兵悉数赶走。

  • 苏茉儿冒死寻到碧仙灵芙才救下多尔衮性命,可多尔衮醒来却只以为这是布木布泰为他日夜祈福的缘故。多尔衮起死回生,布木布泰喜极而泣,扑到多尔衮怀中,苏茉儿暗自退了出来,于无人处暗自垂泪,虽然心痛难当,但依然决意遵守对布木布泰的承诺。科尔沁告急之时,皇太极的大军正与明军陷入胶着状态,在兵力吃紧的情况下,皇太极拒绝了出兵增援科尔沁的要求。这给哲哲敲响警钟,如果大金不再庇佑科尔沁,那么以科尔沁的实力,必然在弱肉强食的环境下岌岌可危。身为科尔沁人的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哲哲要巩固科尔沁和大金的盟约地位。

  • 此时苏茉儿已经作为布木布泰的替身前往大金,一路凶险,多尔衮终于排除万难找到苏茉儿,两人终于可以直面彼此的感情,在布置好的蒙古包中,苏茉儿穿上嫁衣,多尔衮要给她正式名分,但婚礼的关键时刻布木布泰却闯入蒙古包,带来一个紧急消息:塔塔儿再度偷袭科尔沁!塔塔儿来势汹汹,多尔衮不能坐视不理,他暂放下儿女私情,带苏茉儿回到科尔沁,一场鏖战终将塔塔儿众人击退。在混战的危险时刻,布木布泰勇敢地为苏茉儿挡下一箭,救了她一命。苏茉儿感激不尽,布木布泰却是豪气地告诉苏茉儿,之前的恩怨是她自私,但从此她不再欠苏茉儿任何事情。

  • 在长公主其木格暗中捣鬼下,海兰珠“假孕”一事很快暴露于人前,其木格故意让海兰珠意外跌下台阶,林丹汗得知海兰珠未怀孕,得子喜悦瞬间变为勃然大怒,虽然诺敏极力帮海兰珠辩解,但林丹汗毫不为之所动,海兰珠就此失宠。诺敏为此诸多抱怨,但海兰珠与世无争惯了,任诺敏如何埋怨,她也都只是会梨花带雨,并无自救之力。在大金再三的催促下,布木布泰的送亲队伍不得不出发了。可偏偏多尔衮被皇太极任命为迎亲使者,再度出现在布木布泰和苏茉儿主仆的面前,宿日纠葛已经尽成前尘往事,所有人都无法再回到最初。

  • 即便是为了科尔沁忍辱负重来到大金,但布木布泰依然无法面对她不爱的男人皇太极。在宫中的日子,布木布泰和苏茉儿主仆俩过得举步维艰。为了让布木布泰发挥嫁来大金的作用,巩固科尔沁与大金的关系,大妃哲哲严厉监控布木布泰的一举一动,并强行要求布木布泰在宴席上向皇太极献舞,讨他欢心。但此举却恰恰是激发起了布木布泰内心的叛逆,宁死也不愿意向皇太极献媚。事关重大,如此违逆的布木布泰势必会被问罪,苏茉儿无法,只得戴上面纱替布木布泰献舞。席间,苏茉儿数度险险要露马脚,幸而多尔衮早已看出献舞之人不是布木布泰,机智解围。

  • 布木布泰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论是大汗还是后宫,都不是能容得下她随便使性子的,但后悔却已来不及。她想替苏茉儿求情,可皇太极却连她的面都不见,她去请求大妃,哲哲也只是让她吸取教训,并没有半点想要帮她的意思。诺敏将自己的失身之恨算在海兰珠头上,海兰珠内心愧疚,又加上失宠后生活艰难,竟是一时想不开,割腕自杀了。诺敏虽然看到海兰珠轻生,但却故意装不知道,要不是其他侍女无意间发现叫破,只怕海兰珠便就此香消玉殒了。林丹汗大怒,虽然海兰珠已经失宠,但海兰珠毕竟关系到察哈尔和科尔沁的表面关系。

  • 诺敏此番成功翻身,更多了一个心眼,竭力向长公主其木格示好,以求庇护,却不知其木格暗笑她自不量力。身在大金后宫的布木布泰已经认清了眼前的事实,要解救苏茉儿必须争取到皇太极。布木布泰使尽计策终于笼络了皇太极的心,并成功怀上他的孩子。布木布泰原以为这样就能把苏茉儿换回来,可皇太极却看出她的意图,在彻底征服布木布泰、将她的性子磨平之前,他不会轻易释放苏茉儿。经过多番周折,苏茉儿才算调理好身子,多尔衮不愿再失去爱人,加上原本就对江山权势没有野心,便决心放弃一切。

  • 见到布木布泰为了自己,做出那么多牺牲,苏茉儿更是决意放下儿女私情,倾自己所能,对布木布泰效忠。骁勇善战如多尔衮,也还是难以攻下樊州城,守将吴怀正更是调来十架红衣大炮,重伤了多尔衮。消息传到大金,朝野上下一片慌乱,唯有皇太极一人保持镇定,冷静思考战局,以及多尔衮一旦殉国,将如何打算。布木布泰这边得到消息早已按捺不住,她关心多尔衮安危,却也无论如何也走不出这后宫高墙。无奈下只得派苏茉儿偷偷逃出后宫,帮她连夜赶往大营查看情况。

  • 多尔衮终于醒来,却发现苏茉儿替自己成为了俘虏,他不惜动用樊州城内安插良久的重要内援,一定要将苏茉儿安全救出。苏茉儿在城内发现绝妙契机,可以不连累无辜百姓而拿下樊州城,为此她放弃了解救的机会,冒着生命危险说动了樊州城的百姓,让百姓有了归顺之心。众人一番里应外合,樊州城没有动一兵一卒,便和平解决了战事。拿下了樊州城的多尔衮心忧百姓,想尽快兑现承诺,让樊州百姓得到救济粮,但此时粮草紧缺,从大金运粮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为了解决燃眉之急,给断粮良久的樊州百姓一条生路,多尔衮不惜动用部分军粮,让樊州百姓在战火之后,终于解决了温饱问题。

  • 科尔沁的贤德格格自是气不过,但不明所以的她也不好发作,为了帮多尔衮说情,多铎亲自找到贤德格格,想向她解释清楚其中误会,让贤德格格可以理解多尔衮,主动放弃这次大汗赐婚,但一来二往间贤德格格却阴差阳错爱上多铎,两人最终获得皇太极指婚,再次稳固了大金和科尔沁的联姻关系。联姻风波虽然过去了,但是多尔衮的抗拒,让皇太极觉得他这是自恃军功,向自己示威,为此他断然告诫多尔衮,以苏茉儿性命要挟他死了娶苏茉儿这条心。多尔衮权衡再三,为了不连累苏茉儿,他不得已狠心与苏茉儿划清界限。自此之后,两人干脆都放下小情小爱,以大局为重。

  • 诺敏对权位的向往,她进一步撺掇色勒莫要坐上驸马的宝座,夺取到察哈尔的实际权力和地位。色勒莫拗不过诺敏,只得不断努力,却弄巧成拙反被其木格狠狠教训。色勒莫心生退却,只想跟诺敏过平淡生活,但诺敏决不放弃,只有权位,才能让他们这些被外部族侵略的可怜百姓找到安全感。痛苦分娩之后,布木布泰终于诞下小格格图雅,但她却因为无法直视这是皇太极的血脉而不愿意和孩子亲近,在苏茉儿一番规劝下,布木布泰终于母性萌发,将图雅小格格宠爱地抱入怀中。因为已经再无事需要央求皇太极,布木布泰自此便以要照顾孩子为由,一再推辞侍寝之事。

  • 哲哲的心腹兰嬷嬷因此而嫉恨苏茉儿,生怕苏茉儿就此抢了自己的地位,兰嬷嬷使用各种办法对付苏茉儿,苏茉儿虽感无奈,但也只能极力应对。苏茉儿好心为哲哲制作香囊,却被兰嬷嬷加以利用,差点就让哲哲因为过敏而丢了性命。心有余悸的哲哲当即免去了苏茉儿的掌事身份,兰嬷嬷终于放下了心。诺敏策划许久,终于为色勒莫找到好机会,在其木格面前大放异彩,让其木格惊艳当场,对色勒莫倾心相许。色勒莫一举俘获其木格芳心后,又以欲擒故纵之法,让其木格坚定不移地去向林丹汗请求,一定要让色勒莫做她的驸马。成功上位的色勒莫为了进一步在察哈尔站稳脚,又开始了新的计划。

  • 多尔衮被苏茉儿的苦苦哀求打动,心软同意了带苏茉儿上战场,寻找色勒莫。色勒莫虽然请缨上了战场,但林丹汗和众将领却没有一个真拿他当一回事,都觉得他不过是来蹭军功的小白脸,色勒莫隐忍等待机会。多尔衮深知林丹汗的脾气,用激将法引出林丹汗,眼看就能将他生擒,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个戴着面具的神秘人将林丹汗救走。林丹汗惊喜发现面具人竟是自己看不起的驸马色勒莫,于是立刻封他为大将军,予以重用。色勒莫乘胜追击,在战场上布下阵法,施计将大金主帅多尔衮困在丛林之中。远在察哈尔的诺敏得知色勒莫远在战场上的表现,自豪不已,顿觉自己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指日可待。

  • 色勒莫认出了被关押的大金俘虏就是妹妹苏茉儿,他不顾此时林丹汗已经对他心生不满的危机,冒死派心腹将苏茉儿放走。林丹汗大怒,军中其他将领也借机对色勒莫落井下石,色勒莫默默承受一切惩戒,死也不松口说出真相。色勒莫一时间失了大将军头衔,也不再享有大汗信任,他之前努力种种几乎尽数归零。但色勒莫并不介意,只要苏茉儿平安无事,他大可以忍受任何刑罚,他一生的努力目标,也不过是希望诺敏和苏茉儿过上好日子。皇太极大队人马来到军营,为了堵住豪格之口,多尔衮故意将救出自己的功劳送给豪格,豪格为了一己私利,也是尽力配合多尔衮的说法。

  • 林丹汗被部下救出时,察哈尔已经是兵败如山倒,看着被士兵带回的色勒莫的尸体,林丹汗也无从追究,只能带着残兵仓皇撤离。经此一役,察哈尔元气大伤,短期内再也无力与大金为敌。大金这边却是欢喜不已,大肆庆祝胜利。苏茉儿沉浸在再度失去哥哥的悲伤中,她也明白战场上刀剑无眼,哥哥的死怨不得别人,但作为妹妹,她还是想找回哥哥的尸骨,带回故乡科尔沁安葬。苏茉儿顾不得双目失明的危险,偷偷策马离开大金军营,去往察哈尔。多尔衮担心苏茉儿的安危,连赏赐都没要,急着离开去寻找苏茉儿。这让皇太极疑心又起,嘴上答应了多尔衮的请求,暗中还是命哑狼尾随多尔衮,一探他的真实意图。

  • 其木格几经思索,看在色勒莫的情面上,同意让诺敏和海兰珠随“扎克丹”、苏茉儿回大金。然而,就在一行人要离开察哈尔的时候,色勒莫的亲信认出了亲手击杀色勒莫的多尔衮。其木格大怒,命人拿下多尔衮,送去色勒莫曾崭露头角的格斗场,以命抵命。多尔衮被强行扔在格斗场进行生死决战,尽管多尔衮骁勇善战,但其木格存着弄死他的心,自然是出尽一切招数,要致他于死地。就在多尔衮生死一线的时候,格斗场突然浓烟四起,陷入一片混乱,多尔衮趁机带着苏茉儿逃脱。其木格大怒,她布下重兵,埋伏在多尔衮等人的必经之处,一定要追回众人,替色勒莫报仇。

  • 几番波折之后,终于让苏茉儿重见光明。两人刚离开鬼医住处,便遭遇了其木格派来的人马,多尔衮和苏茉儿被其木格手下抓回。在仇恨的驱使下,其木格决定亲率大军征讨大金,临行前,欲拿多尔衮的人头祭旗,以慰色勒莫在天之灵,却不料大将那日松在此时谋反,软禁了其木格,夺取了兵权。在掌控了察哈尔大权后,那日松立刻命人放出多尔衮,并以礼相待,因为他一心想讨好大金,以换取大金庇佑他坐稳察哈尔大汗的位子。为了这个目标,那日松蓄谋已久,甚至还设计毒死了林丹汗。那日松还强逼其木格与自己联姻,好让自己名正言地顺统治察哈尔。

  • 皇太极得知多尔衮果然得到制诰之宝,阴差阳错地证实了之前所想,而哑狼却数次抗命不遵,没有替他除掉多尔衮,这令他怀疑哑狼叛变,便派出另一队人马,务必在多尔衮回朝前杀死他,得到制诰之宝。与此同时,多尔衮不日回来的消息也传到大金宫中,为了断绝布木布泰的念想,哲哲命布木布泰不得走出佛堂,在那里抄经祈福,祈祷大金安泰。失宠已久的燕侧妃将自己失宠的原因尽数归咎在布木布泰身上,此番见到布木布泰被哲哲派去抄佛经呈与皇太极,便觉得是报复的大好机会。燕侧妃偷偷在佛经之中放入大金忌讳之物,欲嫁祸布木布泰,却还是被精明的哲哲发现端倪。

  • 在一场惨烈的生死恶斗后,哑狼牺牲自己调虎离山,被同僚带回皇太极那里。皇太极怒他背叛,将他处死。可哑狼却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找到苏茉儿,亲口向她表达了感恩之情,并将自己从皇太极处偷得的努尔哈赤遗诏送给了苏茉儿。苏茉儿在看过遗诏内容后陷入了纠结,为了大金的安稳,亦为了多尔衮的安危考虑,她最终将遗诏收藏起来,不到万不得已她绝不能让这样东西现世。多尔衮确认了杀手是皇太极派来的,他极度心寒,几次想要用制诰之宝起兵一搏,但关键时刻为了黎民苍生,他还是放下这个念头。为了不和皇太极兵戎相见,多尔衮决意冒死进宫,他要亲手将制诰之宝献给皇太极,以表他赤胆忠心。

  • 对于在察哈尔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的海兰珠来说,她如今一心只想回到科尔沁娘家。布木布泰亦不愿姐姐和自己一样卷入复杂的大金后宫,暗中想办法要把海兰珠送出宫去。塔塔儿老汗王过世,新上任的大汗伊斯对大金虎视眈眈,多尔衮向皇太极请缨,欲出征塔塔儿,他也知道此战凶险,但他迫切想要立下战功,好借此求皇太极将苏茉儿赐婚给自己。在塔塔儿吃够了苦的诺敏,很快就沉迷于大金后宫的奢华中,完全不想离开。头脑清醒的苏茉儿明白,如果海兰珠继续留在大金,那很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布木布泰,被囚禁在这金色的牢笼中。

  • 在塔塔儿战场的多尔衮,首战告捷,俘虏了大汗伊斯的弟弟巴图。伊斯乔装潜入大金军营救巴图,不想还是惊动了大金士兵,为了能让弟弟顺利逃跑,伊斯不惜让自己身陷金兵的包围,被当场俘虏。虽然伊斯隐瞒了真实身份,只装成一个小兵,但还是被细心的多尔衮看出了端倪。多尔衮使了一招诱敌之计,伊斯手下的大将拼死前来搭救,终于证实这个小兵一定是塔塔儿举足轻重的人物。多尔衮将伊斯押回大金,皇太极大喜,满以为就此能够让伊斯和塔塔儿臣服于大金。皇太极示意多尔衮用极刑逼迫伊斯签下条约,从此对大金称臣,英雄惜英雄的多尔衮不愿如此对待有骨气有担当的伊斯,只是苦心相劝。

  • 皇太极和哲哲怪罪下来,将献药的苏茉儿打入了大牢,择日处刑。幸而鬼医的灵药及时发挥作用,让海兰珠奇迹般地又活了过来。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苏茉儿终于被放出大牢,但在大牢中与伊斯的重遇,以及伊斯对塔塔儿子民的一片赤诚之心,被她记在了心底。诺敏为了让海兰珠早日康复,也为了自己能借着海兰珠获取荣华富贵,冒死去取后宫中谁都不敢涉险去取的药材。取药过程十分凶险,横下一条心的诺敏差点就失足摔死了,幸而被及时出现的多铎所救,诺敏仿佛又见到了英勇的色勒莫,因此对多铎一见钟情。此后一番阴差阳错的误会,更让诺敏将多铎对苏茉儿的情义,当成是对自己有意思。

  • 皇太极因得知伊斯逃跑而震怒,多尔衮知道苏茉儿必然会勇敢承担后果,便故意抢在她前面,向皇太极承认是自己放走了伊斯。多尔衮谎称自己是故意而为,好让伊斯回去和巴图内斗,而大金正好趁着塔塔儿内乱的时候,一举打垮塔塔儿。巴图趁着伊斯不在,大肆杀戮伊斯的拥趸,更向一直钟情于伊斯的萨如拉逼婚,萨如拉借口考验巴图的真心,实质上却是和伊斯联手设了个圈套,将巴图擒住,伊斯重登汗位。被冷落许久的燕侧妃好不容易盼得皇太极应允为自己过生辰,哪知皇太极半路上又改道去探望了生病的海兰珠。

  • 宴席上,皇太极趁着酒兴,将诺敏赐予多铎,不料多铎竟当场拒绝,并且直接道出不齿诺敏妄图攀龙附凤的用心。眼看诺敏难堪离去,苏茉儿不忍,拉着多铎到僻静处好言相劝,多铎一时起了情绪,对苏茉儿剖白爱慕之情。哪知,这一幕正被诺敏看到,诺敏以为自己是被苏茉儿耍弄了,嫉恨起了苏茉儿。海兰珠突然流产,皇太极怒极,要求严加彻查此事。经过一番调查,引起流产的竟是布木布泰所赠的绣卷,对苏茉儿嫉恨在心的诺敏抓住机会,将一切矛头都指向了布木布泰和苏茉儿主仆。

  • 心虚的燕侧妃果然上了当,当场暴露,被皇太极赐死。绝望的燕侧妃对皇太极痛诉自己内心的苦楚后,抢过侍卫的刀,自尽身亡。苏茉儿被赦免,托娅如约将遗诏还给了她,想到这遗诏极有可能掀起腥风血雨,更可能将多尔衮推向弑兄夺位的纷争,苏茉儿当着托娅的面,把遗诏一把火烧了。诺敏见苏茉儿侥幸逃过这一劫,心中不甘,又找机会挑拨海兰珠与布木布泰的关系,却一不小心害海兰珠弄伤了脸。皇太极追究起来,诺敏自然是添油加醋全推到了布木布泰和苏茉儿身上,皇太极大怒,下令将布木布泰贬入冷宫。满心以为布木布泰主仆再无翻身之日的诺敏,面对苏茉儿的质问,不惜与之翻脸,毫不掩饰地承认了自己对苏茉儿的恨意。

  • 以色侍人的海兰珠心忧脸上伤痕会影响皇太极对自己的宠爱,急着出宫求名医治疗,却不想就此遭遇了哈森等人,被他们所劫持。皇太极派人搜查多日,却始终查不到海兰珠究竟被掳去了何处,大为震怒,甚至出动了自己的贴身侍卫继续搜索。此时,却收到了来自伊斯的口讯,要大金割地来换回丽侧妃,不然就将丽侧妃押去塔塔儿做一年人质。群臣生怕皇太极色令智昏,一致反对割地,亦反对在兵力吃紧的情况下,发兵攻打塔塔儿。皇太极的侍卫终于找到了海兰珠被关押的地方,皇太极亲自前往将海兰珠救出。但他非但没有杀了哈森等人,反而留下了他们。原来,皇太极打算将计就计,让他们带着“丽侧妃”回塔塔儿,以换取一年的和平。

  • 到了塔塔儿的苏茉儿,为了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始终戴着面纱,不让伊斯认出自己。萨如拉为了讨回当初大金对伊斯的羞辱,花样百出地折磨这位来自大金的“丽侧妃”。可此举并没能让她得到伊斯的心,伊斯还是念着已经“故去”的苏茉儿。另一方面,“丽侧妃”也并没有屈服在萨如拉的折磨下,心有不甘的萨如拉狠下心,用“丽侧妃”试自己新制的毒药,苏茉儿服下毒药后,痛苦得生不如死。经历了连番劫难的布木布泰终于认清了自己在大金后宫的处境,加上又失去了苏茉儿这个左右手,只能向哲哲屈服,甘心受她摆布。但让她稍有欣慰的,是终于又能和海兰珠重修姐妹之情。

  • 海兰珠突然病入膏肓,皇太极无奈之下,竟想立海兰珠为大金大妃,以此无上的尊贵地位,祈求上苍赐福于她。皇太极和哲哲商量,希望她让出大妃之位,哲哲顿觉心寒,向来对皇太极有求必应的她,断然拒绝了这个要求。而群臣也皆劝皇太极放弃这个念头,一时之间,君臣之间的关系也变得紧张。多尔衮心系苏茉儿,竟偷入塔塔儿宫中,却不幸被捕。苏茉儿为了让多尔衮对自己死心,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央求伊斯配合自己演了一出审问的戏。伊斯虽然表面上答应苏茉儿,会放过多尔衮,但暗中还是决定处死这个对大金至关重要的人。皇太极梦见自己汗位不保,正惊疑间,又听闻多尔衮阵前失踪的消息,深恐大金有变。

  • 苏茉儿一行三人被追赶而来的萨如拉所救,而苏茉儿却因为毒发,陷入重度昏迷,命悬一线。多尔衮和伊斯都对苏茉儿一片真心,都愿意为苏茉儿献出自己的眼珠。苏茉儿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所中剧毒已解,顿时领悟到一定是有人为自己而牺牲了眼珠。她惊慌地跑去找多尔衮,却发现多尔衮的双目完好,而伊斯也同样双目俱在。原来,就在两人争相要自挖双目的时候,萨如拉终于还是不忍伊斯受伤害,说出了真相——其实苏茉儿中的毒只需要她的独门秘药就可解,但她因为妒忌苏茉儿,所以才会谎称解毒需要眼珠做药引。风波过后,伊斯答应与大金互不侵犯,放康复的苏茉儿与多尔衮回大金。

  • 彦道法师依哲哲的授意,告诉皇太极天命神女就在大金后宫里,如果立她为大妃,就可以让神明庇佑大金江山。实际上,彦道法师已经暗中做了手脚,届时让哲哲成为被神鹰选中的天命神女,而这个秘密却被诺敏无意中听到。野心膨胀的诺敏,大胆偷了能引诱神鹰的环扣,妄图自己登上大妃之位。法事上,神鹰如有神识一般,飞向了日后对大清功绩卓著的布木布泰,然而,布木布泰却以为神鹰要攻击自己,惊恐万分,苏茉儿上前护主,一片混乱之后,神鹰竟停在了苏茉儿身上,这阴差阳错让众人以为被神鹰选中的是苏茉儿。哲哲不敢当场道破天命神女只是一场谎言,只能暗中找机会除掉苏茉儿。

  • 娜仁深深同情苏茉儿的处境,既被皇太极囚禁,又被哲哲不容,遂同意帮助苏茉儿逃出宫去。然而,苏茉儿逃跑途中,却遭遇大明将士,他们亦听信了天命神女一说,将这个能影响大金国运的女子掳走。苏茉儿被掳到大明营地,明将袁思典不信怪力乱神一说,不信这小小女子能借天力帮助大金,要杀苏茉儿以定军心,苏茉儿不得不假借天命神女身份以预言吓唬明军,谎称大金三日内,将派千军万马来迎战,袁思典对此说法嗤之以鼻,因为现在的大金根本调配不出那么多兵力。多尔衮暗埋在明军内部的细作偷偷和苏茉儿接上了头,替她向大金求援。诺敏偷藏环扣一事,终于还是被兰嬷嬷发现,惨遭刑罚,她将满腔的愤恨都归咎到了苏茉儿头上。

  • 即将被袁思典祭旗的苏茉儿,命悬一线之际,幸得多尔衮及时带兵赶到,不但实现了苏茉儿的预言,让她保住了性命,更是唬住了明军,让他们真以为苏茉儿是天命神女,能使用上苍神力战斗,人心涣散,溃不成军,多尔衮以少胜多赢了这一仗。多尔衮见了苏茉儿,哪里肯再放手,只想带她回去完成原属于他们的婚礼。但苏茉儿明白,以两人的处境,她还是要以天命神女的身份回到大金后宫。多尔衮不忿彼此命运都被皇太极掌握,遂拿出遗诏,想要干脆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汗位。在苏茉儿一番深明大义的劝说下,多尔衮方才放弃这个想法。两人决意一起面见皇太极,想以真情实意打动皇太极,请求他开恩。

  • 皇太极宣布将要举行大婚,正式立苏茉儿为大妃,多铎劝说无果,对皇太极怨声载道。多尔衮将自己夺回汗位的想法告诉了多铎,并说服了多铎一起加入计划,决意在大婚当日举事。而另一边,布木布泰试图将苏茉儿也拉入,苏茉儿却忧心此举将波及大金百姓的安危。婚宴上,气氛诡异,人人都是各怀心思。就在多尔衮准备发动之际,诺敏闯入大闹,对皇太极揭发苏茉儿这个天命神女是一场闹剧,举座皆惊,一时间众说纷纭。皇太极没有如诺敏所愿当场法办苏茉儿,诺敏气急攻心,竟欲亲手杀了苏茉儿,慌乱中,诺敏头部重创,晕死过去。而多尔衮等人,则不得不放弃了原本的逼宫计划。

  • 多尔衮带领重兵杀入大金皇宫,气势汹汹直逼大殿。而对一切已然有了觉悟的皇太极,反倒能够坦然地面对逼宫大军,甚至平静地任由多尔衮拔刀指向自己。多尔衮欲对皇太极下手之际,苏茉儿及时赶到阻止,并道出遗诏真相,但同时,亦向皇太极说明多尔衮原本对他一片赤诚忠心,企图消解这对兄弟间的重重误解。但形势已让众人都没有了退路,皇太极与多尔衮的结局只能是一个以大汗身份活着,而另一个以逆贼身份死去。就在一切都难以收场之际,苏茉儿将所有的错都揽到自己身上,这场篡权谋逆的根源,全都是自己当初误解了遗诏的含义,导致多尔衮以为皇太极篡位。苏茉儿当众自裁谢罪,来结束这场纷争。

  • 兰嬷嬷的死让哲哲大为震撼,激动之下,将心中埋藏多年的实话尽数说出,皇太极方知自己真的是误解了哲哲。回忆起当初两人相互扶持,历经波折才走向权力巅峰的岁月,皇太极与哲哲终于放下种种恩怨,和好如初。多尔衮和多铎联手击破明军,得胜归朝。不愿死心的布木布泰想抓住最后一丝希望,劝多尔衮趁着尚未交接兵权之际,举兵夺取汗位,却被多尔衮断然拒绝。此时的多尔衮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治好依然昏迷不醒的苏茉儿。多尔衮主动放弃了丰厚的封赏,只求带着苏茉儿离开大金,四处云游寻访名医,皇太极应允。失去了最后希望的布木布泰,绝望想要自杀,挣扎再三终于大悟。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