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通天狄仁杰 立即播放

5.8亿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36集/共66集 VIP会员周一至周三20点抢先看,24点免费更新

地区:内地

导演:叶昭仪

类型:古装剧/悬疑剧/剧情

语言:国语 年份:2017

简介: 唐高宗年间,阎立本偶遇狄仁杰(任嘉伦饰)蒙冤入狱事件,在助其自救后,发现他是断案奇才。适逢皇上派他去感业寺查案,遂决定带狄仁杰一同前往。在感业寺,狄仁杰侦破奇案,化解了一场佛门大劫,并与武媚娘结缘。狄...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唐高宗年间,汴州县令汪子峰一家突遭横祸,全家上下惨遭杀害,主人公狄仁杰被歹人陷害含冤入狱。狄仁杰的随从墨雨救主心切,带领数十百姓拦路喊冤,求救于途径此地的河南黜陟使阎立本。几经波折,墨雨的诚意打动黜陟使大人,阎立本不顾统领赵宝的阻拦答应前往狱中会见狄仁杰。不料,赵宝请出圣旨要求阎立本速速回朝,就在阎大人领旨回朝之际,墨雨不顾危险用炸药炸毁山路,恳请阎大人在汴州停留为狄仁杰伸冤。阎立本颇为动容,随墨雨前往狱中探望。来到狱中,阎立本见狄仁杰身无枷锁自由出入牢房,一众犯人皆高唱歌谣,赞颂狄仁杰,控诉驻军首领萧朝天。

  • 红巾蓝凌姐妹俩很快便解决了那些埋伏的人,随后却遇见武六武七兄弟俩。武六武七被萧朝天收买,狄仁杰交代红巾蓝凌与他们交手时一定要小心。经过激烈的打斗,红巾蓝凌均有受伤,此时又来了一群萧朝天的手下,狄仁杰提醒红巾蓝凌姐妹别再与他们纠缠而离开。阎立本随萧朝天进了衙门,但他表示得等狄仁杰前来,待狄仁杰亲自向他解释后再做定论。萧朝天称阎立本此番可是得到阴曹地府去等狄仁杰了,因为狄仁杰越狱,他已经派人前去捉拿狄仁杰。萧朝天不明白狄仁杰杀害汪子峰一家的案子明明证据确凿,为何阎立本非说疑点重重。

  • 狄仁杰证明了他自己不是杀死汪子峰的凶手,萧朝天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应。红巾表示此处也没有她与蓝凌的事,不过蓝凌却指出她与红巾之间的事还没有结束。阎立本感慨若不是昨晚临行前狄仁杰振聋发聩的一番言语,他可能已经成了另外一个汪子峰,从此受萧朝天的控制。当然,阎立本也要感谢炸毁官道的墨雨,否则汴州也没有惊心动魄的漫漫长夜。阎立本欲推荐狄仁杰去长安为官,狄仁杰推辞,他更愿意留在汴州,远离庙堂,这样可了解百姓的疾苦,为百姓做点实事。红巾与蓝凌在树林外欲决斗,蓝凌称她与红巾虽然不是亲生姐妹,但从小被师父收养在门下,感情如同亲姐妹,而狄仁杰说得对,她们不能因为一个男人而伤了感情,两姐妹和好如初。蓝凌指出她们现在去大漠报仇再回汴州履行诺言。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唐高宗年间,汴州县令汪子峰一家突遭横祸,全家上下惨遭杀害,主人公狄仁杰被歹人陷害含冤入狱。狄仁杰的随从墨雨救主心切,带领数十百姓拦路喊冤,求救于途径此地的河南黜陟使阎立本。几经波折,墨雨的诚意打动黜陟使大人,阎立本不顾统领赵宝的阻拦答应前往狱中会见狄仁杰。不料,赵宝请出圣旨要求阎立本速速回朝,就在阎大人领旨回朝之际,墨雨不顾危险用炸药炸毁山路,恳请阎大人在汴州停留为狄仁杰伸冤。阎立本颇为动容,随墨雨前往狱中探望。来到狱中,阎立本见狄仁杰身无枷锁自由出入牢房,一众犯人皆高唱歌谣,赞颂狄仁杰,控诉驻军首领萧朝天。

  • 红巾蓝凌姐妹俩很快便解决了那些埋伏的人,随后却遇见武六武七兄弟俩。武六武七被萧朝天收买,狄仁杰交代红巾蓝凌与他们交手时一定要小心。经过激烈的打斗,红巾蓝凌均有受伤,此时又来了一群萧朝天的手下,狄仁杰提醒红巾蓝凌姐妹别再与他们纠缠而离开。阎立本随萧朝天进了衙门,但他表示得等狄仁杰前来,待狄仁杰亲自向他解释后再做定论。萧朝天称阎立本此番可是得到阴曹地府去等狄仁杰了,因为狄仁杰越狱,他已经派人前去捉拿狄仁杰。萧朝天不明白狄仁杰杀害汪子峰一家的案子明明证据确凿,为何阎立本非说疑点重重。

  • 狄仁杰证明了他自己不是杀死汪子峰的凶手,萧朝天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应。红巾表示此处也没有她与蓝凌的事,不过蓝凌却指出她与红巾之间的事还没有结束。阎立本感慨若不是昨晚临行前狄仁杰振聋发聩的一番言语,他可能已经成了另外一个汪子峰,从此受萧朝天的控制。当然,阎立本也要感谢炸毁官道的墨雨,否则汴州也没有惊心动魄的漫漫长夜。阎立本欲推荐狄仁杰去长安为官,狄仁杰推辞,他更愿意留在汴州,远离庙堂,这样可了解百姓的疾苦,为百姓做点实事。红巾与蓝凌在树林外欲决斗,蓝凌称她与红巾虽然不是亲生姐妹,但从小被师父收养在门下,感情如同亲姐妹,而狄仁杰说得对,她们不能因为一个男人而伤了感情,两姐妹和好如初。蓝凌指出她们现在去大漠报仇再回汴州履行诺言。

  • 慕容清指出蛊毒发作最快需要一个时辰,因此不能说出午时之后行踪的人便是凶手。蒋昊晨审问仇一帆午时之后在什么地方,结果仇一帆没有回答,而是一直望着门口。在远处的狄仁杰自言自语道既然不是仇一帆杀的王昭燕,那仇一帆为何一直看着门口,不过狄仁杰也知道王昭燕确实不是仇一帆所杀。仇一帆无话可说,蒋昊晨下令将仇一帆收押进大理寺候判。此时常振风站了出来,他指出谁要敢动仇一帆,得先过他这一关。结果仇一帆却对常振风动手后逃回屋内,阎立本下令抓住仇一帆。慕容清冷静地说不需要,因为仇一帆逃不出她的一根线,再说仇一帆也是她引出狄仁杰的鱼饵。狄仁杰在一旁观察墨雨与仇一帆打斗,阎立本相信智慧过人的狄仁杰一定能查出王昭燕的死因。狄仁杰不知道是谁杀死的王昭燕,但他却可以证明仇一帆不是杀害王昭燕的凶手。狄仁杰下令给仇一帆松绑,慕容清在犹豫了片刻后给仇一帆松绑。

  • 阎立本问蒋昊辰觉得狄仁杰如何,蒋昊辰没有回答阎立本,而是同阎立本说起弈博术。这个弈博术没有一招半式,只是思想法门的口诀,洞悉敌人接下来的每一步并计算出对应方式,便可预先设下陷阱,让敌人跌入自己设计的陷阱死局而不自知。狄仁杰懂得弈博术,一开始故意做出错误判断,让仇一帆更加依赖他,狄仁杰便可以把仇一帆玩弄于股掌之中。阎立本问蒋昊辰是否愿意与狄仁杰较量一番。王浩德焚烧了王昭燕的尸体,而大家都在猜测是王昭燕不满王浩德逼她嫁给仇一帆才会服毒自尽。王昭燕一案有太多的疑点,狄仁杰问王浩德就不想查明真相。其实王浩德也想查明王昭燕的死因,只是他眼下与蒋昊辰手中有一个案子搅得他已经没有心力。那宗案子牵扯到宗室,虽说王浩得很想请狄仁杰帮忙,只因不便外泄。此时,蒋昊辰前来,他劝王浩德就为狄仁杰破例一次,因为他们俩联手都没有破出这件大案,所以阎立本说让狄仁杰加入调查,相信凭着狄仁杰过人的智慧,对案件会有所突破。

  • 狄仁杰知道武媚娘还有事没有告诉他,但正因为如此,他才相信武媚娘不是凶手。武媚娘很爽快地承认了有身孕一事,却没有说孩子的爹是谁,虽说狄仁杰已经猜出孩子的爹是谁,但这个人说不得,只得等孩子爹亲口说出才可。王浩德劝狄仁杰退出此案的调查,他称王昭燕一案狄仁杰无辜被牵连,他已经于心不忍。王浩德并不是不想知道真相,而是有时真相更令人难以承受。王浩德请狄仁杰答应他若此案威胁到性命,狄仁杰得立刻辞官回乡,从此不再涉足官场。慕容清独自一人在客栈饮酒等着狄仁杰,狄仁杰在客栈楼下望着这样的慕容清心情复杂万分,他回忆起当年在药王谷拜师学艺与慕容清相处的点滴,而他用铁笔做暗器防身是慕容清所教。

  • 世间根本没有自己掐死自己的毒,狄仁杰完全不接受慕容清的说法。慕容清生气地说是狄仁杰孤陋寡闻,并让慕容宝与她离开。长安城已经全城戒备,蒋昊辰劝慕容清回客栈休息。慕容清称她要离开长安城自有办法,不过现在心情好,想要去西市逛逛。蒋昊辰在酒馆准备了一桌酒菜,邀请狄仁杰与墨雨一起用餐。街上很乱,慕容宝劝慕容清还是回客栈,再说姑姑可是让她保护慕容清的安全的,若出事了,她如何向姑姑交代。慕容清表示她现在是药王山庄庄主,要解雇慕容宝。常振风带着长乐帮的弟兄四处寻找狄仁杰,而狄仁杰与蒋昊辰均发现了常振风。

  • 慕容清走了出来,承认自己研制出了毒药“捏死我的温柔”的样品,蒋昊辰将所有人押往感业寺,并请来阎大人听审。在感业寺内,慕容清说出了王昭燕之死的真相,原来王昭燕另有心上人,不愿嫁与仇一帆,恳请慕容清帮助自己假死然后和情郎远走高飞,慕容清为其配制了苗蛊,之后发生了婚礼惨死一幕。慕容清继而道出“捏死我的温柔”一毒与普世殿密杀一案关系密切,并说出一代毒师洛红尘以及“红尘六绝”的厉害。

  • 大理寺的天机堂不仅搜集资料,还会对资料做出分析,其中全是能人异士,彼此并不知道彼此,他们以个人身份效忠天策府,却能做到府令一出,人人出动。虽表面上看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涌动。天策府后来销声匿迹,而现在的天机堂就是以前的天策府。蒋昊晨让阎立本回避下,而他通过机关打开一扇门,随后带着阎立本进入。阎立本听闻大理寺深不可测,今日一见真是大开眼界。蒋昊晨表示这还只是天机堂的一部分。蒋昊晨向申大人汇报王浩德一案与红尘六绝有关,有可能是洛红尘的后人所为。红尘六绝是申大人最不想听到的名字,他命丙丁把一些案号的卷宗拿过来。朝堂有个叫天机堂的机构,专门负责搜集资料。江湖上也有一个像天机堂一样的地方,不过这个地方不效忠任何人,因为只要舍得花银子,就能够得到任何想得到的消息,而这个地方就叫城隍庙。狄仁杰决定求上一签,常振风提醒狄仁杰要小心发问,因为香油钱很贵。

  • 王昭燕给慕容云穿上了最可怕的衣服——解铃还需系铃人,同时指出只要慕容云交出女为悦己者容,她便放过慕容清和药王山庄的所有人。狄仁杰与慕容清赶回山洞,却见已经穿上那件衣服的慕容云。慕容清欲帮姑姑解开那件衣服,但结果只是徒劳。姑姑知道洛红尘当年打造这件衣服,目的就是让穿的人受尽临死前的折磨,而让救的人受尽救不了人的痛苦,所以这件衣服才会成为世界上最可怕的衣服。狄仁杰问姑姑是不是杀了洛秋山,而她在知道王浩德的事后,所以才加派了药王山庄的守卫,是怕王昭燕来复仇。姑姑承认是她杀了洛秋山,而王浩德也跟那件事有关。她劝狄仁杰不要再追查王浩德的案子,因为有些人是惹不起的。临死前,姑姑还附耳同慕容清说了一些话。

  • 王昭燕在普世殿的密室里找到了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个时候王浩德进来了,她就躲在殿中不出来。狄仁杰指出王浩德进入殿中是为了救王昭燕,因为他怀疑杀死御医的凶手仍然在殿中,所以让阎立本加派人手和王浩德一起搜查普世殿。可王浩德害怕他先找到王昭燕,所以先他一步进入殿中。王昭燕解释王浩德进殿并不是为了救她,而是向她认罪。王昭燕指责王浩德一早就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王浩德承认他确实是当年杀死洛秋山的凶手之一,这一生做得最后悔的事就是杀死洛秋山。王昭燕一开始还不敢相信,十年来,她把王浩德当救命恩人,现在她要替哥哥洛秋山报仇杀了王浩德。王浩德解释他收养王昭燕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是洛秋山的妹妹,为了保护她,不然她的下场就会跟洛秋山一样。

  • 捏死我的温柔随风扩散,所以放毒的人十之八九藏身在上风之处,狄仁杰交代慕容清他们注意风向。离开时,慕容清特地交代狄仁杰不能把身上的银针拔下,否则性命难保。狄仁杰邀请武媚娘同他一起进普世殿,而武媚娘在此修行三年,狄仁杰让武媚娘帮忙回忆每一个东西所放的位置,他要把那些东西全部恢复原样。眼下有三件事必须完成,进宫面圣、找出放毒的人和救狄仁杰,三件一件都不能少,不分头行事肯定不能完成。阎立本决定自己一个人进宫,慕容清称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她让墨雨去找出放毒的人,她则回去救狄仁杰。

  • 狄仁杰发现观音像很像洛秋燕,找到了可以破解普世殿所有秘密的因果之线。观音像是洛红尘依照他妻子的相貌雕造出来,因为洛红尘为了打造六绝而废寝忘食冷待妻子,内心愧疚却又不能自拔沉浸在六绝之中,于是为了忏悔而建成了普世殿并把宝藏的秘密藏在了普世殿。普世殿就是洛红尘忏悔一生的殿堂。春雨绵绵妻独宿根本不是谜语,而是洛红尘妻子一生的写照,也是洛红尘的原罪。

  • 狄仁杰叩谢皇上恩典,但他不想当大理寺少卿,还是想当回汴州判佐。阎立本称狄仁杰这是疯了,狄仁杰解释他只喜欢和百姓打交道,况且判佐虽然身份低微,但却是最能体会民生百态的职位。而国以民为本,只要百姓生活好,大唐自然更加繁荣昌盛。蒋昊辰不但欣赏狄仁杰的才智,更欣赏狄仁杰的为人,称交定狄仁杰这个朋友了。难得蒋昊辰不嫌弃,狄仁杰也交定了蒋昊辰这个朋友。

  • 客栈假老板娘被识破后只得逃跑,墨雨在柴房看见真正的老板的尸体便确认那个假老板娘是凶手。狄仁杰与墨雨追了出去,但在追了一段路后,狄仁杰说不追了,因为一个武功如此高强的女人杀人根本不用流一滴血,可那女子留下的线索太明显,狄仁杰猜测女子是有意让他怀疑是杀人凶手,引起他的好奇心去销金窝。女子之前讲销金窝的杀人事件也是同一个目的,就是引诱他们去销金窝。

  • 听着独孤峰说昨晚的情况,狄仁杰便明白为何会有人说是风中重生,夜鹰复仇。烈阳就是被守护风之沙城的夜鹰大神所杀,头也是被硬生生地扯下来,而飘在天空的女鬼正是七年前风之沙城的城主。独孤峰说起昨晚花非花没有受伤,而是昏睡在榻上,还有点衣衫不整。霸千秋便推论是花非花与烈阳所赌的就是七年局的信物,最后花非花输了不惜牺牲色相来换取。烈阳不为所动,花非花就动了杀机。大漠曾经有一座神秘的风之沙城,却被霸千秋给毁灭,还杀了城主加玛丽。加玛丽死前向霸千秋下了血咒,七年之后,加玛丽重生之时,夜鹰大神便会显灵,为风之沙城复仇。

  • 从未赌过的狄仁杰问牌九怎么玩,结果被在场的几人取笑。墨雨想知道赌局是否结束,于是让蓝凌带他前往极乐大牢,结果两人却被守卫给拦下。墨雨称他们是狄仁杰的侍从,蓝凌解释墨雨才是侍从,而她不是。就在两人争执之时,狄仁杰与花非花从极乐大牢里出来,他让大家先别跟他说话,让他先冷静一下。独孤峰提醒狄仁杰与花非花两人若是透气够了,就回到赌局中,因为赌客都得接受严密的保护。狄仁杰告诉墨雨他不仅赢了还多了一个有关风之沙城的秘密,随后讲述了赌局上的事。第一次赌牌九的狄仁杰赢了霸千秋,霸千秋怒称狄仁杰不可能是第一次赌牌九。玲珑嗤笑霸千秋愿赌不服输,赌品怎么变得如此不堪。无奈霸千秋只得服输,而在说出这个秘密之前,狄仁杰向霸千秋提出将能辨别谎言的蛇神请出来。狄仁杰想知道的是有关七年前风之沙城消失的秘密,玉玲珑和其他赌客听了纷纷借口离开,唯有花非花留了下来。

  • 狄仁杰让红巾蓝凌随他与墨雨一起去鲤跃门吃个早饭,而这顿早饭不要他们付钱,店小三会做东。狄仁杰知道店小三也是长街的杀手,但在早上长街的杀手攻击离开销金窝的人的时候,店小三根本没有出手。狄仁杰知道店小三已经厌倦了为人卖命的日子,只想在这个鲤跃门谋取利益,所以求安稳就是店小三的弱点。狄仁杰知道红巾和蓝凌来销金窝是另有所图,但他希望红巾和蓝凌再帮他一个忙,就是找销金窝现在所剩的人来问话,问他们是在什么地方听到的女鬼的声音。在一番问话后,蓝凌发现极乐大牢直到大街和城门的方向可以听到女鬼的声音,其他位置都听不到。只是奇怪女鬼在天上飞,为何地上的人却是听到耳边唱歌。狄仁杰独自一人来到大漠,他貌似找到了“加玛丽”。

  • 虽然现在不知道凶手是谁,也没有查清帮凶的真实身份,但狄仁杰敢肯定加玛丽复生、夜鹰大神复仇全都是假的,只是凶手布置的一个杀局,而凶手一个人是完成不了这些事情,因此花非花不是凶手,所以霸千秋把花非花交给马贼王也没有用,因为就算霸千秋把花非花交给马贼王,销金窝也难逃一劫。七年局就是一个不详的赌局,狄仁杰劝大家不要再继续了,否则死的人会更多。结果那些赌客都不愿退出,霸千秋便宣布七年局今晚戌时如常举行。

  • 玉玲珑说她引狄仁杰来销金窝的目的是因为她还爱着霸千秋,虽说不值得,但霸千秋却是她这一生唯一所爱。玉玲珑与霸千秋在赌场认识,她爱上的是霸千秋在赌局中的豪气与胆识,只是霸千秋走火入魔了,她便劝霸千秋戒赌,结果霸千秋一怒之下竟将她给休了。玉玲珑参加七年局是想让霸千秋输得一无所有,这样霸千秋才会觉醒,才会变回一个有良知有人性的人。结果却发生了烈阳之死,玉玲珑担心马贼王迁怒霸千秋,刚好狄仁杰在大漠出现,自然引他们到销金窝,希望他们帮忙找到凶手。

  • 狄仁杰奇怪是谁为加玛丽设的灵位,又是谁供奉的鲜花。狄仁杰将无字天碑放在加玛丽冰棺前面一只鹰的机关里,随后发现无字天碑上有磁石所磨成的粉末。狄仁杰顿时明白无字天碑的夹层内藏着由铁丝所组成的文字和图形,只要沾上磁粉就能显现出来。狄仁杰在密室里面找到好几个箱子,结果箱子全都是空的,根本没有所谓的宝藏和蓝田玉石。

  • 墨雨拿着那支花找到飘飘,飘飘指出那花叫风中忘我,只有在风之沙城才能生长的花。墨雨指出加玛丽生前很喜欢这个花,而飘飘特地种了这种花供奉加玛丽,他问飘飘与加玛丽是什么关系。飘飘称加玛丽是她的姐姐,此时红巾着急忙慌地跑来说极乐大牢出事了。狄仁杰与马贼王见面,马贼王说他可不会因为狄仁杰不懂武功而手下留情。狄仁杰知道马贼王喜欢杀人,所以他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与马贼王打这个赌的。而他用生命做赌注,就问马贼王一个问题。狄仁杰接了马贼王一招不死,马贼王指出现在离日落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销金窝会毁在他的手中,而他念狄仁杰是条汉子,劝狄仁杰不要再回销金窝而是去逃命。狄仁杰不会逃,因为他的朋友正在销金窝里等着他。

  • 突然沙暴来袭,狄仁杰醒来时已不见慕容清、红巾和蓝凌,只见墨雨问狄仁杰前面的那个酒馆是不是上次那个酒馆,而他们又回来了。墨雨发现客栈老板的尸体不见了,而他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奇怪感觉。狄仁杰说像一场梦,一场沙暴将他们从这里带到了销金窝,历经生死后,又回到了这里,虚幻却真实的梦。狄仁杰不知道花非花是不是真的是慕容清,他与墨雨在大漠四处找寻,却怎么都打听不到慕容清、红巾和蓝凌的消息,也没有人听过销金窝这个地方,仿佛销金窝就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样。三个月后,狄仁杰和墨雨只得放弃,返回了汴州。

  • 宴会上,伶人排演了三把宝剑的故事,师爷听了指责伶人胡编乱造,因为三铁骑与将军共生死,不可能杀死将军。伶人委屈又害怕地表示是黑风寨送来的戏本,他们也只是照着排演。师爷向濮王解释是他安排不妥,濮王指出中间定有误会,他提出先让伶人们下去,以免坏了今晚的兴致。上官将军急急来报曲大人死在了前厅,黑风寨可能有刺客,而他已经将黑风寨团团护住。上官将军担心濮王的安全,便打算护送濮王和慕容清离开黑风寨,同时下令其他人等一律不得出入黑风寨。此时又有人来报武殿着火了,而三把宝剑不见了,只见剑鞘。黑风寨是十分地危险,上官将军已经将曲冲的死讯上报给朝廷,现在护送濮王和慕容清离开。濮王带着慕容清离开,但他看得出来,慕容清心心念念着狄仁杰,根本不舍得离开。

  • 上官将军带兵包围了黑风寨,却发现黑风寨的人好像全都逃走了一样。但上官将军一直驻守在山下,肯定黑风寨的人没有逃。狄仁杰带着大家骑着马在原地打转,目的是把士兵引过来,然后他们再冲向山谷。大当家一直听说狄仁杰断案如神,却不料狄仁杰也有领兵作战的才能。狄仁杰解释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这是老天在帮忙。上官将军听到了马奔跑的声音,于是带兵往狄仁杰他们这边赶来过来。

  • 武殿的大火并非是将军的复仇之火,狄仁杰指出箭堆正是点燃大火的起点,真正点火的人不是守卫,一切都是有人事先设计好。点燃火的不是人,也不是将军的鬼魂,而是铜像的护心境。凶手是利用太阳照射护心境的时间和反射光线来控制大火,大火燃烧和曲冲被杀是同一时间,狄仁杰怀疑设计武殿大火一案的人必定是熟悉武殿的人,而对武殿熟悉的人只有黑风四虎,他们现在是离真凶更近一步了。

  • 蓝凌昨晚喝了酒,一早醒来头还有些痛,便四处走走,然后走到了凉亭遇见大当家。大当家说约了人,蓝凌便准备离开。大当家问蓝凌是否相信伶人们所演的故事,蓝凌称真真假假无法判断,再说那只是故事,这世上有真正的情义,而她相信黑风寨。蓝凌刚转身要离开之时,大当家就被人用鱼肠剑给杀了,蓝凌没有看见凶手,因为凶手很快就消失了。上官将军带来圣旨,皇上命狄仁杰在濮王担保起的三日内全权负责这个案件,查出真凶。上官将军已经加派了兵驻守黑风寨,同时下令即刻起,除了狄仁杰一人外,其他人不得擅自出入寨中。离时限两日不到,明日子时狄仁杰若再查不出真凶,上官将军就要带兵攻入黑风寨,到时就连濮王都不能阻拦。狄仁杰安排师爷将蓝凌关入阁楼,红巾生气狄仁杰不相信蓝凌,也不明白狄仁杰为什么要这么做。

  • 狄仁杰在回黑风寨的山路上想着神七说的那首诗时遭一黑衣人袭击,幸得慕容清及时出现并救下狄仁杰。黑衣人趁慕容清不备时将手中剑扔向狄仁杰,慕容清替狄仁杰挡下那一剑,结果手臂却不幸地被有毒的暗器所伤。狄仁杰拉着慕容清躲避黑衣杀手的追杀,两人一同掉下山崖。狄仁杰迟迟未归,墨雨与红巾十分担心,此时濮王的人过来通知说狄仁杰可能出事了,因为濮王派慕容清暗中保护狄仁杰,并告知无论归来与否都得报平安信,可直到现在濮王还没收到慕容清的平安信。红巾不愿相信慕容清在暗中保护狄仁杰,墨雨指出现在不是纠结此事的时候,而是得赶紧去山林中找狄仁杰。

  • 红巾指出不能仅凭蓝凌是孤儿就判定蓝凌是将军的后人,墨雨称蓝凌整个宴会都没有离开,因为他喜欢蓝凌,所以一直看着蓝凌,因为喜欢蓝凌。二当家请狄仁杰将他当作凶手交给朝廷,这是两全之策,再说凶手没错,只是想报仇,而他也正好赎罪。狄仁杰没有答应。墨雨让狄仁杰不要将他刚刚跟二当家说的话告诉蓝凌,称他急中生智是为了救蓝凌。狄仁杰知道墨雨不会为了救人而撒谎,所以他指出墨雨在宴会上一直看着蓝凌是真的。红巾没想到墨雨暗恋蓝凌,不过她向墨雨保证不会告诉蓝凌这件事。红巾不解狄仁杰为何不跟二当家说春红和他们所怀疑之事,狄仁杰解释因为他们没有真凭实据,指出凶手是利用大家都想尽快地交出一个人来解围的心理,好让凶手自己全身而退。

  • 师爷要将那些忘恩负义的人一一地杀死,只是可怜了冷月已经被大火烧死了。此时墨雨却带着冷月前来,蓝凌指责冷月,称他们真心待冷月,冷月为何要利用他们。原来狄仁杰料到冷月接下来要杀的人便是二当家,于是安排墨雨去保护二当家。冷月果真出现在那个密室里,二当家说他愿受冷月的一剑。墨雨上前阻拦与冷月交手,结果二当家却推开墨雨,死在了那柄湛卢剑下。狄仁杰指出一命抵一命,所以得抓冷月归案。冷月表示大仇已报,他已无遗憾。此时师爷挟持濮王威胁他们放走冷月,并将他上给朝廷交差。狄仁杰指责师爷说冷月是他唯一亲人,可他却只教冷月记住仇恨。蓝凌提起在阁楼时,冷月曾经说他这一世长这么大,从未体会过什么是真正的爱。而冷月是一个鲜活的生命,要过光明正大的生活。师爷听了很愧疚,束手就擒。

  • 玉珍公主发出请柬,邀请王皇后和萧淑妃前去三清观打醮,王、萧二人都感到媚娘的存在对自己是个威胁,两人同时求签,不料二人之签竟然相同。玉珍公主引二人前往道姑季玄瑜处听解签,季玄瑜道出武媚娘乃是修行五百年的狐狸精,要加害于皇上,劝王、萧二人化敌为友共同对付武媚娘。

  • 当夜,李治再次听到媚娘寝殿的敲门声,但媚娘却仍然酣睡如常,季玄瑜的话不断回响在李治耳畔,李治不禁汗毛倒立惊悚万分,遂仓皇离去。狄仁杰回到汴州,辅佐知府大人断案,阎立本突然造访,道出宫中一系列变故,季玄瑜用照妖镜将媚娘显形,高宗将其软禁,其后让阎立本暗中找狄仁杰进京查明真相。狄仁杰率墨雨及红、蓝姐妹跟随阎立本进宫面圣,在太监王福的帮助下,主仆四人扮成太监宫女混入后宫,分派到武媚娘寝殿负责照顾武媚娘。寝宫内,狄仁杰再次与武媚娘相会,并得到重要证据。

  • 关于季玄瑜的身世来历,天机堂竟然没有任何记载,狄仁杰从申天命之处知道了透光镜的存在,时蒋昊辰将无字天碑交于申天命,并说出此物与“红尘七绝”有关。朝堂之上,李治再次提及接濮王回京参加祭祖大典,长孙无忌竟然首肯,但要求大典结束后濮王必须速速离京。狄仁杰命蓝绫、红巾偷取季玄瑜的镜子研究,自己和墨雨出宫找城隍探寻季玄瑜的消息,没想到其背后的势力是城隍都不能说,却从城隍口中得知世上还有神镜书生可造透光镜。

  • 宫中红、蓝两姐妹偷取季玄瑜的铜镜,红巾忍不住一并偷走了印有盗圣标志的首饰盒,狄仁杰反复查看铜镜并未发现异样,只得还回。王皇后突然头疼欲裂,季玄瑜继而在武媚娘宫中搜出红巾盗回的首饰盒,盒内竟然藏着扎满银针的木头小人,小人身上写着王皇后的姓名。季玄瑜污蔑武媚娘在宫中行厌胜之术,媚娘被打入冷宫,红巾、蓝绫二人被狄仁杰大骂愤然离开。

  • 今天还是白粥素菜,墨雨抱怨冷宫的伙食太差,狄仁杰给墨雨看他一早溜出宫在长安凤祥记买的小笼包。宫里在议论季玄瑜要在中秋那日表演白日飞升,人选就是大理寺丞申天命和一个叫莺莺的女囚。狄仁杰来到冷宫,却见到给武媚娘治病的慕容清,两人相对无言。武媚娘向狄仁杰解释慕容清现在是太医署的医女,而慕容清已经忙了一个晚上,武媚娘安排狄仁杰将慕容清送回去。狄仁杰感谢慕容清给武媚娘看病,只是不明白慕容清为何出现在太医署。慕容清说太医署名医云集,是个钻研和学习的好地方,难道她报考太医署有错。狄仁杰想不通慕容清离他而去目的就是为了钻研医术。

  • 季玄瑜选狄仁杰去压宅,皇上说正是大好时机,也是狄仁杰最后的机会了。狄仁杰和墨雨给武媚娘送饭,可武媚娘却伤心难受。明儿就是中秋,也是弘儿来到人间的第一个中秋,可弘儿却要在冷宫中度过,武媚娘自责是她这个做母亲的连累了弘儿。狄仁杰安慰武媚娘,劝武媚娘再挺一挺,一切都会过去的。太宗年间,武媚娘入宫为才人,获太宗宠爱,后来无端端地便被冷落贬为宫女。遇到了当时还是太子的皇上,才知道何为情爱。不久太宗病逝,武媚娘被送往感业寺削发为尼,幸得皇上未忘前情把她接入宫中。虽一波三折,终于还是顺利地诞下皇儿,她不明白自己为何要遭受如此多的考验。狄仁杰安慰武媚娘,是看武媚娘有没有勇气跟这个命运斗争。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