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为了你 立即播放

电视剧 28集全 热度 1409

地区:泰国

导演: 未知

类型:都市 / 剧情 / 言情

语言:其它

简介: 普通人家出身但是非常优秀的奇诺颇受他所在的工厂董事长巴克的器重,董事长的女儿安蒂葳也倾心于奇诺。两人确定关系后,准备举行订婚仪式。然而就在订婚仪式当天,奇诺却和巴克一起被警察带走,原因是他们涉嫌一起违...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28/共2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奇诺是个年轻有为、心肠好、人缘好的年轻人,被公司董事长巴克看中,提升为经理,大家都为他感到高兴,当然爱慕他并且跟他在一个公司的邻家妹妹小星也为他感到高兴。而安特贝自认为工厂是自己爸爸生前创办,巴克一定会听自己的建议任命排拉为经理,得知此消息后,非常生气,身为工程师的排拉也很不服,认为自己学历高、资历老,更应该任命自己为经理。巴克邀请奇诺参加自己的生日宴会,奇诺早早就去了,碰到了正在弹钢琴的安蒂葳也就是巴克的女儿,还把她误认为是琴手,但两人很聊得来,都很喜欢安蒂葳弹的曲子。宴会开始后,奇诺才知道她就是董事长的女儿,并且还跟她一起跳了舞。不过在休息期间,排拉还找奇诺的麻烦,说各种难听话,奇诺不愿跟他一般见识,排拉仍然不依不饶,还差点想要动手,被安特贝拦住,劝回家了。

  • 奇诺在董事长家门前的水池旁休息,安蒂葳来找他,不小心把妈妈留给她的手链掉进了水里,奇诺主动帮忙把手链找了回来,不过却弄脏了衣服。回到家,碰到了还在门口等着祝贺他的小星,还约好第二天中午一起吃饭,庆祝奇诺升职。回到家里,奇诺还沉浸在跟安蒂葳一起跳舞的情境中,而安蒂葳也在回想着和奇诺在一起的时光。 早上安蒂葳来给爸爸送早餐,碰到奇诺也在这里,才知道奇诺经常帮爸爸做事情,而这天巴克要出去开会,忘了还要跟安蒂葳提车,就安排奇诺跟安蒂葳一起去提车,奇诺考虑到安蒂葳刚回国,建议加装导航,中途听到安蒂葳要去取很多衣服,于是就主动载她去取衣服,并打电话取消了跟小星的午餐之约。 小星听从奇诺的妹妹春英的建议,花大价钱给奇诺买了一块手表。从商场出来后,看到了奇诺跟安蒂葳在一起吃饭,很是生气。

  • 春英跟朋友们在外面,看到了安特贝走进了贵宾专用房间,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进去,朋友们则让她别幻想了。晚上奇诺回来,看到小星正在等他,送给他手表,还问他是因为什么取消了他们的约定,奇诺实话告诉她是陪安蒂葳提车,小星才知道那是董事长的女儿,觉得她和奇诺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可能走到一起。第二天安蒂葳来公司上班,翻看财务档案时,觉得有些问题,就叫来奇诺商量,两人视察工厂寻找原因时,小星看到了,就加快推车的速度冲了上去,结果奇诺救下了安蒂葳,并且还责骂了小星,让她给安蒂葳道歉。小星很不高兴,躲到了工厂的一角,无意间发现了几个老员工的猫腻,就告诉了奇诺,并说还会继续盯着他们,奇诺让她注意自己的安全,小星心里乐开了花。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奇诺是个年轻有为、心肠好、人缘好的年轻人,被公司董事长巴克看中,提升为经理,大家都为他感到高兴,当然爱慕他并且跟他在一个公司的邻家妹妹小星也为他感到高兴。而安特贝自认为工厂是自己爸爸生前创办,巴克一定会听自己的建议任命排拉为经理,得知此消息后,非常生气,身为工程师的排拉也很不服,认为自己学历高、资历老,更应该任命自己为经理。巴克邀请奇诺参加自己的生日宴会,奇诺早早就去了,碰到了正在弹钢琴的安蒂葳也就是巴克的女儿,还把她误认为是琴手,但两人很聊得来,都很喜欢安蒂葳弹的曲子。宴会开始后,奇诺才知道她就是董事长的女儿,并且还跟她一起跳了舞。不过在休息期间,排拉还找奇诺的麻烦,说各种难听话,奇诺不愿跟他一般见识,排拉仍然不依不饶,还差点想要动手,被安特贝拦住,劝回家了。

  • 奇诺在董事长家门前的水池旁休息,安蒂葳来找他,不小心把妈妈留给她的手链掉进了水里,奇诺主动帮忙把手链找了回来,不过却弄脏了衣服。回到家,碰到了还在门口等着祝贺他的小星,还约好第二天中午一起吃饭,庆祝奇诺升职。回到家里,奇诺还沉浸在跟安蒂葳一起跳舞的情境中,而安蒂葳也在回想着和奇诺在一起的时光。 早上安蒂葳来给爸爸送早餐,碰到奇诺也在这里,才知道奇诺经常帮爸爸做事情,而这天巴克要出去开会,忘了还要跟安蒂葳提车,就安排奇诺跟安蒂葳一起去提车,奇诺考虑到安蒂葳刚回国,建议加装导航,中途听到安蒂葳要去取很多衣服,于是就主动载她去取衣服,并打电话取消了跟小星的午餐之约。 小星听从奇诺的妹妹春英的建议,花大价钱给奇诺买了一块手表。从商场出来后,看到了奇诺跟安蒂葳在一起吃饭,很是生气。

  • 春英跟朋友们在外面,看到了安特贝走进了贵宾专用房间,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进去,朋友们则让她别幻想了。晚上奇诺回来,看到小星正在等他,送给他手表,还问他是因为什么取消了他们的约定,奇诺实话告诉她是陪安蒂葳提车,小星才知道那是董事长的女儿,觉得她和奇诺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可能走到一起。第二天安蒂葳来公司上班,翻看财务档案时,觉得有些问题,就叫来奇诺商量,两人视察工厂寻找原因时,小星看到了,就加快推车的速度冲了上去,结果奇诺救下了安蒂葳,并且还责骂了小星,让她给安蒂葳道歉。小星很不高兴,躲到了工厂的一角,无意间发现了几个老员工的猫腻,就告诉了奇诺,并说还会继续盯着他们,奇诺让她注意自己的安全,小星心里乐开了花。

  • 安蒂葳忍不住给奇诺发短信说中午一起吃饭,奇诺很开心,答应会去,在帮忙修机器时,发现了小星跟他说的那几个员工,于是跟踪他们,想看看他们的头儿是谁。他借了别人的摩托车就跟着那人到了餐厅,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此时安特贝出现在餐厅外,发现他的人被奇诺跟踪了,就想办法把奇诺支走了。奇诺忙着跟踪别人,也忘了跟安蒂葳约定的时间,赶到餐厅时安蒂葳已经走了,追回公司后,安蒂葳也不想听他解释。巴克发现女儿不高兴,找来奇诺一问,知道了原因,同时奇诺也告诉了董事长工厂内有人将合格产品标为不合格运出厂外,他们决定要计划一下。这晚正好是他们行动的日子,安蒂葳来到仓库发现了他们,他们就把安蒂葳打晕,并放火烧仓库。奇诺赶来,冒着生命危险冲进仓库把安蒂葳救了出来,自己却进了医院。

  • 在医院的病房里,安蒂葳和奇诺互诉衷情,互相视对方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安蒂葳问小星对他来说是不是也很重要,奇诺坦言小星对自己而言只是妹妹,小星无意中听到,非常伤心。小星提醒奇诺,告诉他安蒂葳和他们不是同一个阶层的人,他和安蒂葳并不合适。巴克问奇诺是否爱自己的女儿,奇诺勇敢说出了对安蒂葳的爱,但是担心照顾不好她。奇诺提出的不沾水不沾灰的新型面料获得了公司高层的称赞,令安特贝妒火中烧。正好苏拉吉找到安特贝,用高额利润诱惑他做违法生意,安特贝颇为心动。奇诺和安蒂葳在海上突然遭遇大雨,两人到无名小岛上躲雨,安蒂葳被雷声吓到,奇诺用两手帮她捂住耳朵。安蒂葳问奇诺对巴克提议他们结婚的事有什么想法,奇诺如实说觉得自己没有地方配得上安蒂葳。安蒂葳告诉他自己最看重的是感情。奇诺下定决心不再放开安蒂葳,两人决定订婚。

  • 安蒂葳随奇诺回到家中,正好小星也来了。安蒂葳炒菜时,小星故小星得知奇诺要订婚后难过的跑开,奇诺跟上去告诉她安蒂葳就是自己爱的人,小星只能接受现实。安特贝被怂恿在违法生意的订单文件上签字,他又让吉利拿着文件去找奇诺签字。奇诺正要看文件,突然接到安蒂葳的紧急电话,匆忙间未看内容就签了字。奇诺和安蒂葳去寺院求签,签文提醒奇诺在工作中要小心下属,并预言了奇诺和安蒂葳将会分离。奇诺安慰安蒂葳,承诺自己会一直守在她身边的。意捣乱,加量放酱油和糖,结果奇诺依然觉得好吃,小星当场情绪爆发。安特贝的走私货物船被海军查获,产品全部被没收。巴克因此意识到公司管理上存在的漏洞,升任奇诺为公司高层主管。与此同时,得到消息的苏拉吉偷偷偷走了交易文件。

  • 奇诺与安蒂葳订婚令小星十分伤心,她借口爸爸要从新加坡回来,拒绝参加订婚仪式。安特贝不满公司出事奇诺反而升职,向苏拉吉要来交易文件。苏拉吉给了他一份同时自己留下一份,安特贝将文件作为证据交给警方,并指控巴克和奇诺非法出口违规物品。奇诺和安蒂葳的订婚仪式上,警察突然出现将奇诺和巴克带走。警方检测出巴尔的笔迹是伪造的,而奇诺也完全想不起来自己何时签过非法出口商品的文件。奇诺因此被送上了被告席。安特贝在巴克面前诬陷奇诺没有达到目的,又趁机推荐自己的耳目排拉担任公司的经理。苏拉吉和吉利合伙作伪证,证明奇诺就是非法出口的主犯,与此同时,奇诺之前向巴克承诺要凭借自己的力量白手起家的话也成了对方律师推测他非法出口的依据,情况对奇诺非常不利。

  • 在法庭上,奇诺没法证明文件上的笔迹不是自己的,巴克开始动摇对他的信任,只有家人和安蒂葳还坚持相信他。就在此时,与工厂有业务往来的美国公司通过银行工作人员对巴克施加压力,说明只要能够证明非法出口的事是员工个人所为,就不会影响到工厂的业务,否则将中断与工厂的业务往来。安特贝指使巴梦律师说服奇诺主动承担下罪责,奇诺本不想承认自己没有做过的事,但工厂受到非法出口事件的影响越来越严重,合作方们都终止了与工厂的合作。奇诺不忍心看到员工因工厂倒闭陷入困境,更不忍心看到一直支持自己的安蒂葳失去一切,他将妈妈托付给小星,然后在法庭上当众认罪,被法官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奇诺被分到了一间大部分都是老人的牢房,并认识了小艾。

  • 安蒂葳请求爸爸帮忙救奇诺出狱,但巴克也想不出办法,而且他也不能判断出奇诺到底是不是非法出口事件的主犯。安蒂葳去监狱看望奇诺,奇诺狠心将她赶走,并告诉她以后都不要来看自己,因为两人已经没关系了。奇诺进监狱后,家里的经济陷入困境,妹妹春英的学费要交,店铺的房东又趁机敲诈。安蒂葳想快点救出奇诺,去找巴梦律师帮忙,结果被告知无能为力。她又找好友小美帮忙,得到的也是一样的答复。监狱里的混混三番五次找小艾麻烦,奇诺为小艾抱不平,在混混们私下交易香烟时,奇诺向狱警揭发他们。奇诺因此被混混们报复,遭到一顿暴打。小星去探监,看出奇诺心里还放不下安蒂葳,对奇诺为了安蒂葳而主动承担罪责感到生气,两人隔着话筒吵了起来。回家后的小星看到前来拜访的安蒂葳,将所有气都撒在她身上。

  • 奇诺被打伤送医,让前来探望的安蒂葳扑了个空,她写了封信让人带给奇诺,在信中安蒂葳告诉奇诺自己会一直等着他。小艾往混混们的身上塞违禁品,导致他们被抓。奇诺养好伤回到牢房,小艾让他上报暴打自己的事是混混们的老大阿达指使的,奇诺认为这件事和阿达无关,不想伤及无辜。小艾因此和奇诺闹翻。阿达向奇诺表示感谢,并提醒他小心小艾。小艾趁阿达不备将他捅伤,又差点将他淹死在洗澡池里,奇诺及时出现制止了小艾。小艾随后又被查出是走私犯,被送去了别的地方。奇诺与阿达成了好朋友。小星努力工作的同时还挤出时间来学习,春英也利用课余时间找兼职贴补家用,她做群演时被自称是经纪人的阿华搭讪,并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安蒂葳陪好友小美逛街巧遇小美的亲戚同时也是巴克的熟人凯雷,凯雷的公司赞助了一场时装秀,小美自作主张的让安蒂葳参加。

  • 阿华通知春英去时装秀顶替一个突然出状况的模特,不小心撞到了安特贝。春英突然肚子疼,刚好遇到女厕出状况,只能用男厕,结果又遇到安特贝,还误将他当成经纪人向他求助。安特贝听说巴克有和凯雷公司合作的意向,又见安蒂葳与凯雷交谈甚欢,误认为安蒂葳是巴克用来促进与凯雷公司合作的诱饵,并将自己的想法添油加醋地转达给安蒂葳,安蒂葳因此心情低落。凯雷及时出现澄清了误会,并表达了自己对安蒂葳的好感。安特贝帮助春英成为了广告女主角,并趁请她吃饭之机与她发生关系,两人关系迅速发展,春英在安特贝的帮助下接到了电视剧女主的角色。奇诺因在监狱表现良好,刑期被减至两年半。他在被监狱派到外面施工时,看到安蒂葳和凯雷在一起,因害怕被认出,奇诺将污水浇在脸上,同时心里五味杂陈。

  • 凯雷请安蒂葳吃饭,安蒂葳婉言拒绝,同时暗示自己只当凯雷是普通朋友。凯雷向小美打听安蒂葳的感情状况,得知安蒂葳心里已有喜欢的人。吉利请私家侦探拍到安特贝与春英约会的视频,她找到安特贝为春英买的房子,将春英暴打一顿,春英这才知道安特贝已有女友。吉利逼着安特贝在自己和春英之间做选择,两人互相拉扯时,吉利的头撞到石头上身亡。安特贝为了掩饰罪行,制造吉利出车祸坠崖的假象。但春英还是从他带血的衬衫上看出了端倪,安特贝将自己误杀吉利的事和盘托出,春英决定帮他隐瞒。新的政策出台后,奇诺获得赦免出狱,小星和奇诺一家人去迎接他。安蒂葳得知后也去了,满以为和奇诺还能再续前缘,不料遭到残忍拒绝。凯雷向安蒂葳表白被她拒绝,安蒂葳的心里依然放不下奇诺。

  • 巴克听说奇诺出狱,不想他和女儿再有任何来往,拿钱让奇诺离开安蒂葳。安蒂葳上门找奇诺,奇诺躲起来不愿见她,安蒂葳告诉奇诺妈妈,自己会一直等着奇诺。奇诺去找苏拉吉,让他说出诬陷自己的幕后黑手,结果被苏拉吉赶走。苏拉吉将奇诺出狱找自己的事告诉安特贝,两人的谈话刚好被小星听到。奇诺因此怀疑自己坐牢可能和安特贝有关,他找安特贝当面质问,结果反被安特贝侮辱。奇诺找工作时因为坐牢的经历屡屡受挫,好不容易才有家公司愿意给他一个机会。奇诺去看面试结果当天,正好碰到和凯雷一起的安蒂葳,奇诺为躲安蒂葳错过了与经理见面的时间。安蒂葳找到奇诺家中,两人面对面交谈,奇诺不希望安蒂葳再对自己抱有希望,对她撒谎说自己从未爱过她,还将安蒂葳送的钢笔还给了她,让她死心。

  • 春英让安特贝帮哥哥找工作,安特贝答应下来,并让春英找时间带哥哥与自己见面。结果奇诺因为见义勇为帮忙捉住小偷,被杂货店老板看中,给了他一份送水工的工作,奇诺很快拿到了出狱后的第一笔工资。巴克一心为将来让安特贝继承公司打算,准备将公司与凯雷的公司合并。但是安特贝却误认为巴克此举是为了算计自己。为了阻止合并,安特贝煽动工人举行罢工抗议,公司高层对此束手无策。奇诺给春英住的房子送水,刚好春英在换衣服,安特贝去给他开门,又借机将他奚落了一顿。奇诺不小心看到风流成性的老板娘与之前偷店里东西的店员偷情,老板娘恶人先告状,诬陷奇诺偷钱并非礼自己。奇诺情急之下跑开,路上巧遇阿达,阿达建议他和自己一起开出租车,并帮他找到了出租车司机的工作。

  • 小美打奇诺的车去安蒂葳家,奇诺担心会被安蒂葳看到,没要车费就匆匆离开。奇诺怪异的举止引起小美怀疑,她问安蒂葳前男友的名字,才知道奇诺就是安蒂葳喜欢的人。为了安抚员工情绪,凯雷决定亲自到巴克的公司与员工们当面谈判。安特贝得到消息后找人假扮成抗议合并的员工袭击凯雷,奇诺刚好开车经过,袭击者急忙离开,奇诺载凯雷去医院。公司合并的事不得不暂时搁置。奇诺的出租车被一伙无赖抢劫,阿达陪他去警局报案时巧遇凯雷,凯雷为报他上次救命之恩,代他给出租车公司一笔钱,并且完全不介意奇诺曾坐过牢的经历,邀请他去自己公司工作。在和凯雷聊天时,奇诺无意中得知凯雷公司和巴克公司的关系,以及凯雷对安蒂葳的心意。奇诺想要辞职,但考虑到妈妈还是放弃了。

  • 小美邀请安蒂葳和自己一起去华欣旅游,同时瞒着安蒂葳让凯雷也一起前往,想给他们制造发展感情的机会。凯雷又让奇诺一起去,奇诺想让安蒂葳放下自己,撮合安蒂葳和凯雷,就答应下来。在酒店里,小美认出奇诺,担心他的存在会让安蒂葳更加抗拒凯雷,奇诺向她保证自己会帮助凯雷追安蒂葳。阿文找安特贝要上次袭击凯雷的酬金,两人会面的场景被小星拿手机拍下,她拿着视频去找巴克,告诉他安特贝就是袭击凯雷和诬陷奇诺的幕后黑手。巴克虽然表面说证据不足,还是借谈话之机试探安特贝,问他是否认识阿文,安特贝表情慌张,却又矢口否认。安蒂葳无法接受凯雷的一片痴心,奇诺又故意当着安蒂葳的面表现出希望安蒂葳和凯雷在一起,这让安蒂葳感觉很受伤。

  • 阿文听说自己袭击凯雷的事暴露了,认定是小星所为,去找小星的麻烦。小星在工厂等奇诺一起去找巴克,结果奇诺因为要陪凯雷耽误了时间。小星独自一人无法与阿文对抗,被他强奸,又被威胁不准将阿文的所作所为告诉任何人。 春英和安特贝闹不愉快,回到家后听妈妈和哥哥聊天时提到安特贝可能是陷害奇诺的人。安特贝去春英家接她,被春英的妈妈认了出来。安蒂葳告诉凯雷,自己一直爱着的人就是奇诺。凯雷去找奇诺质问他为何要帮自己追安蒂葳,奇诺告诉凯雷,他希望凯雷能给安蒂葳幸福。巴克也希望安蒂葳能与凯雷在一起,安蒂葳得知爸爸有心脏病后,答应了爸爸的要求,和凯雷正式开始相处。 小星辞去了工厂的工作,原本打算辞别奇诺后和爸爸去新加坡,当他听说安蒂葳要和凯雷结婚时,又突然改变主意留了下来。

  • 春英的妈妈让她在安特贝和家人之间做选择,春英因放不下安特贝,愤然离去,春英妈妈突然晕倒从楼梯上摔下,脑部受到重创,又因为同时还患有高血压引起的脑血管疾病,最终抢救无效去世。临终前,她提醒春英安特贝是一个可能会伤害到她的坏人,希望她能离开他,但是春英对自己的感情无能为力。 奇诺、安蒂葳和凯雷同时出现的场合总是很尴尬,在凯雷的生日宴会上,布霖宣布凯雷和安蒂葳即将结婚的消息,奇诺黯然走开。妈妈去世后,奇诺决定辞去工作,回去经营家里的小店。凯雷将奇诺辞职的消息告诉安蒂葳,并问她,如果奇诺是因为无法忍受自己和安蒂葳结婚才辞职的,她是否还愿意和自己结婚。安蒂葳觉得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她接受这种安排。小星被查出怀孕,奇诺得知阿文对小星所做的一切,也知道了小星是因为自己才受到伤害的。

  • 奇诺不忍心让小星打掉孩子,骗小星的爸爸说孩子是自己的,小星爸爸要求他娶小星,两人很快登记结婚。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奇诺和小星把小店重新装修了一番。安蒂葳在选戒指时与凯雷发生争执,她觉得自己和凯雷并不合适,想要把婚期延后,但巴克告诉她布霖已经安排好了结婚事宜,也通知了亲朋好友,不好再做改变。巴克公司和凯雷公司合并的事也因为两家将要结亲而再次提上日程。在关于婚后住房的问题上,安蒂葳与凯雷再次发生争执,这让安蒂葳又一次觉得自己和凯雷并不合适,并且不想再和他继续下去。安蒂葳去奇诺家中找他,这才知道奇诺的妈妈已经去世了,因此感慨自己和奇诺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安蒂葳告诉奇诺自己还是放不下他,得到的却是奇诺说自己已经结婚的答复。和安蒂葳分手后,凯雷心情低落,开车的时候又被安特贝小弟故意干扰,出车祸身亡

  • 安特贝为公司找来新的投资合伙人,安蒂葳看过文件后,觉得疑点太多,提议先找律师调查清楚。原本打算找公司的巴梦律师的安蒂葳看到他和安特贝举止亲密,转而找奇诺帮忙。奇诺找到那家公司的地址,设法打听到办公地点的租赁人竟然是排拉。春英过生日,奇诺和小星一起带着东西去片场给她庆祝,结果刚好碰到了为春英庆生的安特贝,奇诺这才知道安特贝就是春英的男朋友,而安特贝也知道了奇诺是春英的哥哥。在安特贝和哥哥之间,春英选择了安特贝。苏拉吉欠下巨额赌债被债主威胁,他去找安特贝要他曾经承诺给自己的那笔钱,安特贝拒不认账,还用他的老婆孩子威胁他。苏拉吉找出有安特贝模仿巴克签名的文件去找巴克,将安特贝诬陷奇诺的事和盘托出。巴克因此要求安特贝放弃股份,离开公司。

  • 巴克让秘书约奇诺晚上八点见面,秘书将消息透漏给安特贝。安特贝找借口到巴克家中,在他家的后门上做了手脚,为阿文他们晚上潜入做好准备。奇诺准时赴约,一进巴克的办公室就看到他已经被枪杀,接着又被阿文他们打晕。其中一个人穿着奇诺的外套假扮成奇诺溜出门,并故意让巴克家的佣人诺姨只看见背影。阿文将杀死巴克的枪放在奇诺手上印下指纹,然后把枪留在现场,拖着奇诺离开。安特贝派人去找苏拉吉,吓得他不得不外出躲避,巴克被杀的消息更是令他坐立不安。所有证据都显示奇诺是枪杀巴克的嫌疑人,警察四处找奇诺。阿达赶在警察前面找到奇诺,他开车带着奇诺和小星连夜逃离。印有奇诺照片的通缉单发到各地的警察局,他们虽然暂时躲过了警察的盘查,但行踪已经暴露。

  • 阿达从朋友那里借来房子给奇诺和小星住,奇诺自身难保之际,还惦念着安蒂葳,小星因此和奇诺发生争吵。当奇诺从报纸上看到安特贝成为公司董事长后,决定回曼谷去帮助安蒂葳,遭到小星和阿达的反对。苏拉吉让妻子带着孩子去找他,安特贝的手下跟着一起找了过去。苏拉吉的儿子高烧不退,他出门去买药,差点被安特贝的手下用枪打死。春英指责安特贝不该诬陷自己的哥哥,安特贝让春英少管闲事,否则会让她更伤心。春英从垃圾桶里找到了被安特贝撕碎的沾有巴克血液的遗嘱。安特贝拿到了巴梦律师有特殊癖好的证据,以此威胁他篡改巴克的遗嘱,并凭借假遗嘱成为了公司的董事长,独揽公司的经营大权,安蒂葳也被他赶走。苏拉吉的妻子打电话向安蒂葳求助,并告诉她巴克被杀是因为苏拉吉给了他一份重要的文件,安蒂葳因此更加怀疑安特贝。

  • 安蒂葳去找春英,请她帮忙替奇诺伸冤,但此时的春英被爱情蒙蔽了双眼,完全置自己的哥哥于不顾。安特贝发现安蒂葳去找过春英,派阿文警告安蒂葳不要再追查他的事。阿文见色起意想要强奸安蒂葳,幸亏奇诺及时出现救下她。安蒂葳无依无靠,奇诺担心她的安全,带着她一起回到了阿达朋友的房子里。 阿达替小星抱不平,但是奇诺告诉他自己对小星只有兄妹之情,而且他们的夫妻关系也是有名无实。安蒂葳要去城里给苏拉吉的太太汇钱,小星主动提出一起去。在路上,小星劝安蒂葳重新回曼谷去,告诉她只有这样才是真的为奇诺好。与此同时,安特贝的手下也已经打听到了奇诺住所的附近,随时都有可能找到他们。安特贝勾搭上商务部部长的女儿娜达,经她引荐认识了部长,并且还得到部长的器重。

  • 安蒂葳和小星在街上被警察发现,虽然最终躲开了警察,但跑开的时候引起了安特贝手下的注意,这些人一路跟着她们回家,幸亏有阿达帮忙,四个人才得以脱身,逃进林中找到小木屋暂时安身。安蒂葳和奇诺在一起,也让警察开始怀疑奇诺不是真正杀害巴克的凶手。奇诺对安蒂葳的关心令小星不满,她指责安蒂葳给奇诺的生活带来的各种问题,指责安蒂葳不应该在明知奇诺已经结婚的情况下还跟着他,奇诺不满小星说的话,当着安蒂葳的面暗示他们的婚姻关系并不纯粹。小星突发疟疾高烧不退,奇诺和阿达去找外援,安蒂葳留下来无微不至地照顾小星,令小星很感动。有人将他们四人的行踪告诉了阿文和警察。阿文带着人先一步到达木屋,小星和安蒂葳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之后逃走。奇诺被警察追得走投无路。

  • 奇诺跳进河中躲开了追捕,小星和安蒂葳也暂时避开阿文得以喘息。小星感动于安蒂葳对自己的不离不弃,告诉安蒂葳她怀的孩子不是奇诺而是阿文的,还告诉安蒂葳奇诺一直爱着的人只有安蒂葳。阿文还是找到了小星和安蒂葳,三个人打斗之际枪被打响,奇诺、阿达循着枪声赶到,奇诺暂时打退了阿文,带着小星和安蒂葳逃走,但很快又被阿文追上,奇诺差点遭阿文暗算,有小星帮他挡枪才逃过一劫,阿文被赶过来的阿达打死,小星也因抢救不及时去世。奇诺决定结束逃亡的生活,和安蒂葳一起回到曼谷展开对安特贝的反击,刚好小美回国找安蒂葳,她找人模仿苏拉吉的声音,假扮成苏拉吉,又协助奇诺和安蒂葳拿到了安特贝新女友娜达的号码。同时警察从阿文的身份展开调查,发现他和安特贝联系频繁,因此对安特贝产生怀疑。

  • 阿达将录下的“苏拉吉”说要揭露安特贝罪行的视频发到娜达的手机上,娜达找安特贝对质,但被安特贝找了个理由敷衍过去。奇诺拿“苏拉吉”的视频威胁安特贝,让他在转让公司经营权的协议上签字,否则就会把视频发给警察和商务部部长。安特贝做贼心虚,但又不想轻易把经营权还给安蒂葳,他派人跟踪小美,想要找到苏拉吉的踪迹,不过很快就被小美发现。巴梦律师劝安特贝暂时先服软,等他们销毁证据以后再借助商务部部长的权力要回公司。安特贝想不出其他办法,准备按照奇诺要求的去做。春英在医院拍戏时看到安蒂葳和小美,又跟在她们后面找到了还未苏醒的苏拉吉,听到小美说“还有另外一位苏拉吉”的话。她把这些告诉安特贝后,安特贝将计就计去见了奇诺,但同时也叫来了警察。阿达出现拖出安特贝,奇诺带着安蒂葳逃走。

  • 春英一心爱着安特贝,但安特贝却准备和娜达结婚,他们的婚讯上了新闻春英才知道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春英去找安特贝,得到的答复是他已经不爱她了,并且要求她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深受打击的春英回到原来的家,得知小星也被安特贝害死了。春英对安特贝深感失望,她约安特贝见面,用手机将两人的对话录下来。然后将拼好的巴克的遗嘱和录音一起留给奇诺,自己服药身亡。奇诺将遗嘱和录音交给警方,警方虽然也认为奇诺并不是凶手,但仅有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安特贝就是杀害巴克的人,安特贝依旧逍遥法外。苏拉吉好转的希望不大,奇诺和安蒂葳只能将希望转到巴克临终前藏起来的文件上,他们从安蒂葳家中搬来所有的文件,一件件仔细翻找但无果,最后无意中发现文件藏在镜框后。

  • 拿到物证后,警方很快抓捕了阿文的所有手下,又以涉嫌杀害巴克的罪名逮捕了排拉。在安特贝的婚礼上,警察突然出现,当众列举他的罪名,准备逮捕他。安特贝狗急跳墙,乘警察不备挟持安蒂葳为人质,要求警方在二十分钟内给自己准备直升机和驾驶员。警方无法保证安蒂葳的生命安全,奇诺只能自己去救安蒂葳,他恳请安特贝换自己做人质,放了安蒂葳。安特贝不放安蒂葳,还想杀了奇诺,乘他开枪之际,安蒂葳逃开,但不幸背部中枪,安特贝被警方击毙,安蒂葳被送去抢救。子弹伤到了安蒂葳的脊椎和肺部,安蒂葳有变成植物人的可能,并且会终生瘫痪。警方最终还奇诺以清白,帮他消除了犯罪记录。安特贝妈妈将公司的经营权完全交给了奇诺,奇诺成为公司董事长。奇诺最终用爱将安蒂葳唤醒,但她失去了走路的能力,奇诺承诺会照顾她一辈子。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