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最好的安排 立即播放

电视剧 40集全 热度 2395

地区:内地

导演: 李小平

类型:都市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山东卫视

简介: 2011年的夏天,赵子慧和上司阎闫若舟热恋中,突然奶奶从东北来到上海住院,闫若舟的前妻吕倩又要回来复婚,方寸大乱的赵子慧在医院遇上了徐天。一心想创业的徐天希望能跟赵子慧一起合伙开饭店,起初,赵子慧只当这是...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0/共4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刀美兰带着自己的儿子徐天和儿媳刀丽来到医院做检查,她对两人结婚多年却一直没能怀上孩子不解。两个人的身体都没有问题,刀美兰质问徐天是否对三年前在上海抛弃他的赵子慧念念不忘,与刀丽感情不和,所以一直没有怀孕。徐天不置可否。徐天向刀丽坦承,自己一直无法忘记赵子慧,因为赵子慧三年前不留一言突然离开自己去了巴黎,他在向子慧要到一个解释前不能对这段感情释怀。与徐天、包小花同为同学的召重从上海来到芫城参加包小花的婚礼,并带来了赵子慧回到上海的消息和电话号码。徐天重燃希望,赵子慧却屡屡挂断徐天的电话。徐天决定再去一趟上海,找到赵子慧问个清楚。刀丽默默支持了他的想法。刀美兰对离去的徐天恼怒不已。

  • 徐天终于见到了剃了光头的赵子慧,赵子慧见徐天在发高烧,把他送进了医院。赵子慧又给刀丽打了电话,约定要去找刀丽见面,刀丽应允。徐天见到赵子慧,只想一心再回到赵子慧的身边,赵子慧趁徐天不注意离开了医院,见到了刀丽,并把自己的病情告诉了刀丽和刀美兰,也倾诉了自己对徐天的感情。赵子慧决定当晚回到上海度过最后的日子。徐天发现子慧消失后开车离开医院。赵子慧一抵达上海便陷入了深度昏迷。徐天驱车来到赵子慧用生前积蓄在小城蓉城买下的房子,房子里只有三年前徐天送给赵子慧的两样礼物:一双红色高跟鞋和钻戒,还有赵子慧留给他的一封信。徐天看着赵子慧留下的亲笔信,陷入了回忆中。

  • 阎若洲欲分手但不希望影响工作关系,子慧虽然伤心但默认了阎若洲的选择,也表示对自己而言更重要的还是这份工作。阎若洲提出将自己的公寓借给赵子慧居住,并给赵子慧三万块钱,让她去买喜欢的一只包。因奶奶生病需要钱,子慧把钱收下了,提出半年后会归还并写了借条,公寓钥匙却还给了阎若洲。徐天陪着母亲来到医院,并说服刀丽支持自己留在上海。于是两人合作,夸大了刀美兰的脚伤,刀美兰决定回到芫城医治。徐天通知好友召重开车来接母亲和刀丽。子慧用阎若洲的钱暂时交上了奶奶的手术费,奶奶提出想见子慧的男朋友,子慧再次犯了难。医院电梯发生故障,徐天和赵子慧同被困在电梯中,子慧害怕的哭了起来,徐天一通胡说八道竟让子慧舒缓了心情。两人闲聊中,徐天得知子慧的工作性质,心里冒出了让子慧帮助自己创业的想法。电梯恢复了正常,子慧把布鞋落在了电梯,被徐天捡到。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刀美兰带着自己的儿子徐天和儿媳刀丽来到医院做检查,她对两人结婚多年却一直没能怀上孩子不解。两个人的身体都没有问题,刀美兰质问徐天是否对三年前在上海抛弃他的赵子慧念念不忘,与刀丽感情不和,所以一直没有怀孕。徐天不置可否。徐天向刀丽坦承,自己一直无法忘记赵子慧,因为赵子慧三年前不留一言突然离开自己去了巴黎,他在向子慧要到一个解释前不能对这段感情释怀。与徐天、包小花同为同学的召重从上海来到芫城参加包小花的婚礼,并带来了赵子慧回到上海的消息和电话号码。徐天重燃希望,赵子慧却屡屡挂断徐天的电话。徐天决定再去一趟上海,找到赵子慧问个清楚。刀丽默默支持了他的想法。刀美兰对离去的徐天恼怒不已。

  • 徐天终于见到了剃了光头的赵子慧,赵子慧见徐天在发高烧,把他送进了医院。赵子慧又给刀丽打了电话,约定要去找刀丽见面,刀丽应允。徐天见到赵子慧,只想一心再回到赵子慧的身边,赵子慧趁徐天不注意离开了医院,见到了刀丽,并把自己的病情告诉了刀丽和刀美兰,也倾诉了自己对徐天的感情。赵子慧决定当晚回到上海度过最后的日子。徐天发现子慧消失后开车离开医院。赵子慧一抵达上海便陷入了深度昏迷。徐天驱车来到赵子慧用生前积蓄在小城蓉城买下的房子,房子里只有三年前徐天送给赵子慧的两样礼物:一双红色高跟鞋和钻戒,还有赵子慧留给他的一封信。徐天看着赵子慧留下的亲笔信,陷入了回忆中。

  • 阎若洲欲分手但不希望影响工作关系,子慧虽然伤心但默认了阎若洲的选择,也表示对自己而言更重要的还是这份工作。阎若洲提出将自己的公寓借给赵子慧居住,并给赵子慧三万块钱,让她去买喜欢的一只包。因奶奶生病需要钱,子慧把钱收下了,提出半年后会归还并写了借条,公寓钥匙却还给了阎若洲。徐天陪着母亲来到医院,并说服刀丽支持自己留在上海。于是两人合作,夸大了刀美兰的脚伤,刀美兰决定回到芫城医治。徐天通知好友召重开车来接母亲和刀丽。子慧用阎若洲的钱暂时交上了奶奶的手术费,奶奶提出想见子慧的男朋友,子慧再次犯了难。医院电梯发生故障,徐天和赵子慧同被困在电梯中,子慧害怕的哭了起来,徐天一通胡说八道竟让子慧舒缓了心情。两人闲聊中,徐天得知子慧的工作性质,心里冒出了让子慧帮助自己创业的想法。电梯恢复了正常,子慧把布鞋落在了电梯,被徐天捡到。

  • 徐天被子慧的三年计划表格彻底折服,更坚定了让子慧帮自己创业的决心,并向小朵打听了子慧的公司地址。徐天终于把刀美兰与刀丽送离上海,随后便准备开展自己请赵子慧出山相助的计划。吕倩新官上任,在阎若洲的陪同下找全公司员工轮流谈话。轮到子慧时,吕倩凭借对阎若洲的了解,非常确定赵子慧就是他的女友。徐天找到子慧的公司,子慧对昨晚喝醉后发生了什么毫无记忆,赶紧打给贾小朵求证,小朵如实告知昨晚就是徐天把她背回家的,子慧崩溃,不得已让徐天去公司附近的餐厅等到她午休。阎若洲约子慧中午一起吃饭,赵子慧经手的RD项目成本明显高于以往,阎若洲吩咐子慧做一份坚持高成本的方案报告。子慧求阎若洲下班后和她一起去医院看一次奶奶,让老人要见子慧男友的心愿得偿,阎若洲犹豫了一会儿答应。子慧又找到在同一家餐厅等她的徐天,徐天提出只要子慧帮忙,他会将未来创业饭店的一部分股权送给子慧,子慧直言没兴趣。

  • 阎若洲准备去医院找子慧,却被吕倩截住。吕倩问阎若洲打算去哪儿,并告诫阎若洲自己这次回来虽然想复婚,但这不是板上钉钉的事,阎若洲无奈只得如实回答。子慧在医院楼下见到一同前来的吕倩和阎若洲大吃一惊。吕倩要替阎若洲去看子慧奶奶,子慧哭着求吕倩不要去。吕倩问子慧是否爱阎若洲,子慧说除了爱自己不爱任何人,吕倩转头离开医院。子慧抹干眼泪来到奶奶的病房,竟看见徐天在陪老人聊天。子慧奶奶误把徐天当做是子慧的男友,徐天为了不让老人失望将错就错。子慧因感动对徐天吐露了自己和阎若洲分手的事。徐天趁机再提创业计划,子慧仍然拒绝,但在徐天的坚持下勉强留下了徐天送的包。

  • 徐天计划先将与子慧合租的贾小朵拉入伙,再争取子慧,但遭到召重极力反对。徐天认定子慧必须入伙,召重怀疑徐天是不是喜欢上了子慧。另一边小朵极力劝说子慧入伙,还问子慧是不是喜欢上徐天了。徐天收到了母亲寄来的三天后回芫城的车票,徐天的同学包小花提出三天后跟徐天一起回芫城,她想在徐天家的酒楼后厨工作。在徐天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和刀丽的婚礼已经在刀美兰的策划下逐渐成型。刀丽却有些担心徐天不会按时回来。子慧奶奶约徐天聊天,子慧无奈随徐天一起来到医院。奶奶即将出院离开上海,子慧向父亲保证不出三年一定在上海买一套房子把奶奶接来。奶奶询问徐天和子慧之间的恋情,徐天只得把自己和刀丽之间的事安到自己和子慧身上,奶奶听了十分满意。

  • 徐天的摊引起围观,城管突然出现,召重等不及开车先躲了,徐天慌忙把饭菜打包,牵着子慧落荒而逃。躲避了城管之后,子慧吃着徐天炒的菜和小笼包,徐天几天来的努力渐渐动摇了子慧。召重找到徐天一起去城管赎东西。子慧把徐天做的东西拿到医院给奶奶吃,奶奶吃的很开心。芫城,刀美兰带着刀丽来到婚纱店挑婚纱,刀丽挑了一件中国风的婚纱。晚上,依旧很不安的刀丽给徐天打电话,徐天和召重正在城管里取没收的餐具。刀丽在电话里听到撞车、医院、看奶奶、煤气罐倒地等零碎的信息,虽然确定徐天收到了车票,刀丽却越发不安。刀美兰说徐天逃不了她的掌心,劝刀丽放宽心。

  • 两人来到首饰店选好金戒指,子慧被一枚价格不菲的钻戒吸引,在聊天的过程中徐天越发惊异于子慧与自己在各方面的完全不同。子慧提出让徐天陪她去附近看一套房子。小朵和召重去打印店里打印合同,在争执中把合同误删。子慧说明天到公司重新做,而徐天明天就要回芫城,为了把合同顺利签完,决定改签车票。子慧带徐天来到一个著名楼盘的样板房,徐天从售房员口中得知子慧时常要来看一看这套房子,徐天心里竟产生了异样的感觉,开玩笑说如果现在有钱就立即把这套房子买下来送给子慧。虽然只是说笑,子慧却有些感动。子慧不小心打碎了样板间的花瓶,两人落荒而逃。随着婚礼日期越来越近,刀丽越发心慌,担心毫不知情的徐天没有按时回芫城,自己沦为半个芫城的笑话。

  • 闫若舟发现了赵子慧也在,不过并未逗留,跑下楼去追吕倩了。不过正在气头上的吕倩并不没有被拉回来,闫若舟只好自己回到办公室。回到办公室的闫若舟来到了赵子慧的办公桌前。看到了赵子慧刚刚在这里打的合同,而此时赵子慧已经打完合同离开了公司。徐天给赵子慧打了一晚上电话没有打通,因此徐天给在楼下住着的召重打电话让他过去看看,而此时的召重正被楼上贾小朵的噪音折磨的快要疯掉了。赵子慧回到寝室,就拿出合同自己和贾小朵先签了,赵子慧发现给徐天买的戒指还在她那,于是决定自己明天拿给徐天。贾小朵端着洗脚水准备去擦楼梯,不曾想被蹲在门口的召重吓了一跳,一盆洗脚水直接泼到了召重的脸上,得知是洗脚水的召重简直被贾小朵气炸了,还赌气的说要退出合作。贾小朵看召重这次真急了,于是赶紧去屋里拿合同给召重看。原来贾小朵也是明事理的人,她觉得着急又不干活,还没那么多钱投,所以自己坚持只要了百分之十的股份。召重看完合同,心里不禁一愣,原来可恶的贾小朵还有懂事的一面。

  • 虽然徐天对妈妈的安排很不满,但是面对众人宾客的道喜徐天还是笑脸相迎。当徐天走到刀丽的化妆间,忍不住向刀丽发起火了。刀美兰听到徐天这么责怪刀丽,就开始教训起徐天,对此徐天也很无奈。等刀美兰走后,徐天看着委屈的刀丽也有些不忍了。其实他还是挺爱刀丽的,只不过因为他们把自己结婚的事情瞒着自己,这让徐天有些不高兴了。等安抚完刀丽,徐天决定还是照安排走完流程。这时司仪进来问二人戒指准备好了吗,刀丽不禁花容失色,她竟把这事给忘了。这时徐天想了想说准备好了,不禁让刀丽感到惊讶。只是她没想到是赵子慧买的戒指现在派上了用场。婚礼一切都按照流程走完,徐天就开始敬酒。当徐天敬到被称呼王叔叔的长辈面前时,王叔叔已经喝的东倒西歪了。刀美兰赶紧把他扶进单间休息。刀美兰到了单间就管老汪要东西,还叫人把徐天和刀丽都叫进来。原来这老汪是婚姻登记处的,刀美兰叫他把东西都带来,准备给刀丽和徐天现场登记,省的夜长梦多。当已经喝的醉醺醺的徐天被扶进来时,刀美兰却发现老汪竟忘带了最重要的一件东西公章,刀美兰只好作罢,等到明天去登记

  • 吕倩要子慧向阎若洲要自己的号码,去办公室找一份资料给她送到指定的地方。阎若洲质问吕倩为何要折腾子慧,吕倩表示一切都是公事公办。包小花在徐天家酒楼后厨展示自己的厨艺,后厨众人见识后都很佩服。包小花找刀丽签聘用合同时透露婚礼上用的戒指是一个女孩送给徐天的,刀丽开始怀疑这个女孩就是徐天常提起的赵子慧。徐天让召重接子慧去谈店铺。故意大声告诉召重自己被扣在酒楼,要结婚过日子,回不去上海了,刀丽听到后很难受。刀美兰又逼着徐天和刀丽去拍婚纱照,刀丽问起戒指的事,徐天直言戒指只是送给刀丽和刀美兰的毕业礼物,刀丽伤心透顶,偷偷离开影楼。徐天和刀美兰回到酒店得知刀丽已经开车离开,徐天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刀美兰也从包小花处得知了赵子慧的存在。刀丽因为走神把车开撞到了大石头上,荒郊野岭里只能求助徐天。

  • 吕倩吃完饭从子慧手中拿到文件,告诉子慧从明天起升任自己的私人助理。阎若洲看到子慧一直在外面等很是吃惊。吕倩走后,阎若洲送子慧,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子慧的住处,子慧让阎若洲开到自己事先看好的待租店铺门前,召重依照约定一直在门前等子慧,子慧一人进去商谈租金,出来后告诉召重还有二次商谈。子慧从召重口中得知了徐天结婚的消息。刀美兰听到徐天对刀丽讲明天拿到身份证就回上海,便找徐天谈话,告诉徐天自己会扣了他的身份证,别想去上海,明天一早去登记。徐天一气之下把戒指摘下来扔了。刀丽听到母子二人的谈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决定放下心结支持徐天去上海创业,让酒楼的人偷偷给徐天订了车票。第二天在去民政局的路上把徐天送去了汽车站,给徐天拿上了收拾好的行李和路上吃的便当,告诉徐天自己一辈子只嫁一次,一定要开开心心的嫁。刀美兰得知刀丽把徐天送去上海十分生气。

  • 召重和小朵一起去浙江路看店铺,结果小朵把召重引向了召重修车的地方,顺利的把召重的车险赔付办好了,召重第一次有点佩服贾小朵。召重无意间在商店里看到了蓝牙耳机,想到小朵总是把电视声音开特别大,买了一副。吕倩要求子慧将她的一些物品搬到一间公寓去。东西太重,子慧搬起来十分费力,而且打不到车,无奈只好打电话给徐天,希望找召重来开车帮忙。徐天此时已经在刀丽帮助下回到上海,便自告奋勇来帮子慧。两人来到地址所在公寓才发现原来这里是吕倩和阎若洲早年的婚房。吕倩和阎若洲一起吃晚饭,阎若洲对吕倩总是针对赵子慧,把子慧调离自己身边,调为总裁助理心存不满,吕倩则认为阎若洲对赵子慧余情未了,两人不欢而散。刀丽打电话过来问徐天的情况,徐天告诉刀丽等他把店铺的事情弄得差不多了就回家给母亲赔礼道歉。

  • 徐天和阎若洲言语发生了激烈冲突。徐天要下楼时,阎若洲还要打开徐天的包检查。阎若洲不依不饶追到楼下,警告徐天离子慧远一点,因为他根本配不上子慧。子慧和他是两种人,以后少做代人受过、自取其辱的事情。徐天彻底被阎若洲激怒,两个男人在楼下大打出手,徐天被阎若洲打伤,子慧不知所措只得默默注视着。阎若洲驱车离开,子慧则跟着徐天离开。子慧回家,徐天因为身份证留在芫城而没法住酒店,只好睡公园的凳子上。刀丽打电话过来,徐天骗她说已经住到了酒店里。第二天,子慧找到了在公园的徐天,徐天对让子慧加入创业计划的事情突然变得小心翼翼,让子慧还是以自己的工作和人生计划为主。子慧则表示饭店商谈店铺、工商注册、经营风格这些事情还是她来安排。召重把蓝牙耳机送给了贾小朵,却发现小朵房间的电视机是坏的,没办法连蓝牙耳机。于是趁召姨买早饭的时候,召重把自家的电视机搬到了小朵家。

  • 子慧请假要赶到浙江路店铺,吕倩准假。阎若洲见子慧为了徐天的事情四处奔波,心中很不是滋味。召重得知徐天为了赵子慧打架,再次质疑徐天是否喜欢子慧,徐天否认,并告诉召重以后创业的事情争取他们自己来搞定,尽量少找子慧。徐天扔下刀丽跑到上海去找别的女人,这个消息传遍了芫城的大街小巷。刀美兰脸上无光,决定马上到上海走一趟,看看这个赵子慧到底是什么人。徐天和召重与浙江路店铺的房东谈了很久也谈不拢,正当一筹莫展之际,子慧突然出现,和房东面谈后解决了问题。但子慧因为堵车耽误了公司参加重要会议,吕倩不满,要扣子慧一个月工资,阎若洲处处维护子慧,吕倩更加愤怒,子慧屡屡拒绝阎若洲的好意,阎若洲认为是徐天的出现改变了自己和子慧的关系。

  • 徐天笑言自己成了子慧的挡箭牌。子慧说自己不喜欢阎若洲,跟阎若洲在一起是因为刚到上海没朋友,再加上阎若洲是上司,可以帮自己实现三年计划。自己不是为了爱不顾一切的女人。阎若洲死等子慧出来。徐天故意将阎若洲气走,帮子慧解了围。徐天送子慧回家,路上徐天提出让子慧把高跟鞋脱下,穿上自己的鞋,两人在大街上互相追逐,子慧难得这么开心。在夜色和酒精的作用下两人产生情愫,出租车上子慧因为头晕靠在了徐天的肩上。两人在路上相拥,被召重看到,徐天低头轻吻了子慧的额头,渐渐冷静下来的两人有些不知所措,徐天默默离开,并提出要给只有一双高跟鞋的子慧再买一双。吕倩一个大客户DMG的老总肖总对子慧一直有兴趣,吕倩便安排子慧陪同他们一起打高尔夫球,阎若洲也在场。徐天打电话问子慧穿多大码的鞋,阎若洲听到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子慧聪明的透露给肖总自己有男友,肖总并不为难子慧,还帮子慧推掉了吕倩安排的饭局。阎若洲对子慧仍不死心,子慧劝阎若洲还是尽快和吕倩复婚。

  • 刀丽打电话给徐天,却没提刀美兰去上海的事。刀美兰抵达上海才通知刀丽,刀丽假装惊讶。刀美兰让召重来接自己,其实召重早依刀丽的安排在等候,召重在开往机场的路上将昨晚看到徐天和子慧在一起的事告诉了随行的贾小朵。刀美兰误将小朵当做子慧,误会解开后刀美兰用美兰酒楼所有员工的保险业务将小朵收买。吕倩带子慧一起与肖总吃饭,商谈大单业务。吕倩和子慧都喝不过肖总,子慧借着去卫生间的机会打电话给徐天,徐天急忙起身赶往子慧所在餐厅。情急之下,子慧将新上的两瓶酒中的一瓶偷偷换成白水,自己喝水,让吕倩和肖总喝酒,吕倩和肖总都喝得大醉被司机接走。徐天赶到餐厅,送子慧回家。子慧喝了酒一路想起自己的伤心事,徐天安慰,两人相拥。刀美兰请召重和小朵吃饭,饭后刀美兰提出要去子慧住的地方看看,早已投靠刀美兰的小朵应允。刀美兰看到了子慧的三年计划表,对这个女孩有了新的认识。

  • 子慧到家后,小朵看到子慧的新鞋,问子慧是不是和徐天在一起了,并且告诉子慧徐天妈妈来了,是专门来找她的,子慧很惊讶。小朵去找刀美兰谈酒楼员工保险合同,刀美兰仔细询问阎若洲、子慧和徐天之间的事情,小朵知无不言,把子慧夹在阎若洲和吕倩之间的艰难处境都告诉了刀美兰,刀美兰很触动,决定第二天去子慧上班的地方去找她。肖总发现了子慧在酒桌上的小心机,心生不满,并告诉吕倩双方的合作暂停。如果这个项目告吹,那么YDH将面临巨额的利润损失。子慧吓傻,吕倩找阎若洲商量对子慧的处理方式,想要立即开除子慧,恰逢刀美兰来到YDH找子慧。刀美兰见到了在阎若洲办公室等候处理的子慧。刀美兰不明白子慧这样的人为什么会缠着徐天不放,子慧被各方面压力压垮,当着刀美兰哭了起来。子慧向刀美兰坦承自己喜欢徐天,但没想过两个人是否能有未来,自己最在乎的是自己的工作,而现在自己的工作要丢了。吕倩通知子慧去总裁办公室。

  • 刀美兰找员工问了吕倩办公室的位置,三人的对话被门外的刀美兰听到,刀美兰忍不住冲进办公室,大骂吕倩和阎若洲不讲理、欺负人,让阎若洲不要自作多情,张口要养子慧是上级利用职权骚扰下级,而且吕倩立即开除的决定不符合劳动法的规定,刀美兰让刚赶到的徐天把子慧带出办公室,暂时解救出了子慧。子慧漫无目的的走在城市中,徐天想跟着她,却被刀美兰拉走。徐天误会是刀美兰的出现才导致子慧被解雇,刀美兰没有过多解释,气得离开。子慧怔怔的坐在路边,一位算卦的人走过来,要免费给子慧算卦,故弄玄虚的告诉子慧现在有一个坎,过了这道坎接着就有下道坎,命里注定只有半段桃花,但长命百岁没问题,还要推销破解之法,子慧不信走开了。徐天找到子慧,但对于子慧的事显得有心无力,子慧却告诉徐天她要好好感谢刀美兰,因为除了奶奶,还从来没有人对自己这么好。自己把公司的一个大单搅黄了,本来就应该被辞退,不关阿姨的事。

  • 徐天找到刀美兰,质问她和子慧说了什么。刀美兰跟徐天坦承,如果徐天一定要子慧做媳妇,她也只好支持,但徐天自己要清楚,子慧根本不是能收起心气和男人过一辈子的姑娘,而刀丽错过了就没有了。徐天也陷入矛盾。徐天不承认自己留在上海是为了子慧。芫城,美兰大酒楼。刀丽在办公室因为徐天的事心烦意乱。喜儿劝刀丽去上海看看情况,晚了就什么也来不及了,接着给刀丽买了票。刀美兰要给刀丽带梨膏糖,小朵带她去城隍庙买,为了感谢刀美兰把酒店员工的保险给她做,小朵请刀美兰吃饭,到了地方刀美兰才发现是路边小摊。徐天召集子慧和召重一起商量饭店装修的事情,徐天和召重一起去装修公司,子慧有事先离开,召重发觉两人一直在刻意疏远对方。子慧找到DMG上海公司,希望有机会找肖总道歉挽回合作,徐天猜到子慧是来找肖总,在徐天的帮助下,子慧进到了DMG公司里,但肖总并不在。子慧心灰意冷,徐天却从保安那里得知肖总今天在郊区骑马,子慧重燃希望。

  • 刀丽在跟徐天通过电话后,心里不安了,尽管票改到最后一班,但刀丽沉不住气了去到高铁站等着。而徐天正陪着赵子慧在老肖的住所门口等着,一身伤的赵子慧疲惫的甚至睡着了。醒后的赵子慧感到些许头晕,而且这几天包括自己上次头晕的也很厉害。徐天当赵子慧是营养不良也没太在意。他们等了许久也没见老肖回来,于是徐天买来药和棉棒,小心翼翼的帮赵子慧清理着伤口,还贴心的给赵子慧买来毛巾和梳子,让赵子慧去一旁整理妆容,他知道赵子慧非常注重她的形象。赵子慧看着细心的徐天很是感动。赵子慧梳妆完毕后,天已经黑了,而徐天还在小区门口蹲守,赵子慧不忍,就叫徐天来咖啡厅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徐天告诉赵子慧要做好失败的准备,而赵子慧依然坚信没有过不去的坎。赵子慧向徐天说起了这么多年自己遇到的坎坷,正是因为自己的努力和坚持,全都挺过来了。但徐天并不想听赵子慧说这些,因为他越听心里越难过,越是心疼赵子慧。其实赵子慧心里一直起来也很负责,坚强也好,硬撑也罢,她总是硬逼着自己。

  • 刀美兰一大早就敲开了徐天饭店的门,向徐天表示自己明天就回芫城。徐天虽然不情愿,不过也答应明天跟妈妈一起走。刀美兰昨天看赵子慧的衣服也破了,临走之前就想着送赵子慧一身衣服,于是就把贾小朵叫了过来。贾小朵到楼下,看到召重无精打采的样子,很好奇,召重便把徐天要回芫城的事情告诉了贾小朵,贾小朵倒是看的很开,就算徐天走了,这个饭店还得继续下去,如果哪天他回来了,再把股份还给他。召重听后顿时对贾小朵刮目相看。赵子慧想去求吕倩,可是怕吕倩不愿意见她,于是就来找闫若舟帮忙,闫若舟说吕倩住在之前赵子慧打扫的那间房子里,赵子慧听后就想离开去找吕倩。不过闫若舟拦住她,说想和她重新开始,赵子慧当然不同意。闫若舟看出现在的赵子慧很难受,不过不是因为被辞退,更不是因为闫若舟,而是因为徐天。赵子慧向闫若舟坦言自己爱上了徐天,而一直从心底里看不起徐天的闫若舟一听这个名字更是恼怒,不过随即他转移了话题,说要帮赵子慧给吕倩打电话,赵子慧拒绝了,因为这个时候,闫若舟对自己的帮助,就是在害自己。

  • 肖总突然打电话给子慧,告诉子慧因其他饭局要取消和吕倩的见面,子慧不得已求援徐天。徐天问子慧为什么不接电话,子慧只说自己没有其他办法,求徐天帮自己最后一次。徐天扔下一起吃饭的召重、小朵和刀美兰,开着召重的车赶往肖总所在的餐厅。徐天被阻拦在餐厅外,无奈之下他开车撞向停车场中肖总的豪车。肖总终于露面,徐天二话不说将肖总“绑架”上车,开往子慧定好的餐厅。肖总的司机报警。徐天向肖总承认自己的做法不可理喻,但为了子慧只能出此下策,反倒获得了肖总的欣赏,徐天又将子慧、吕倩和阎若洲三人之间尴尬的关系告知肖总,更让肖总对子慧产生了同情。肖总始终不出现,打电话不接,子慧还自带酒水,已经等了很久的吕倩开始怀疑这个饭局的真实性。子慧拼命的灌自己酒,希望吕倩能给自己一次机会,吕倩表示项目能做成,辞退可以收回,如果不能她也没有办法。

  • 徐天一直在外面等着子慧,喝醉的子慧在付账的时候把钱洒落了一地,徐天和召重帮忙捡了起来,徐天刷自己的卡付了钱。醉酒的子慧告诉徐天如果明天要死了,她最想做的三件事,第一件是跟徐天坐一坐,第二件是想跟他光脚在街上走。子慧忍不住抱了徐天。徐天和子慧一起光脚走在街上,召重开车跟在两人身后。子慧度过了辞退危机,开心的在大街上奔跑,向徐天喊出了我爱你。徐天愣住,子慧喊完那三个字后突然晕倒。徐天和召重把子慧送到医院,医生给子慧洗了胃,并建议留院进行仔细检查,突然晕倒怀疑还有其他原因。徐天一直守在子慧的病床边,子慧醒来后对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没有记忆,两人又恢复了之前有些尴尬的关系,徐天有些失望。子慧因住院太贵而拒绝了留院检查。徐天把刀美兰买的新衣服给了子慧,子慧把昨天吃饭和衣服的钱还给徐天,告诉徐天不需要用别人的钱。徐天怅然离开了医院赶往高铁站,准备离开上海。子慧看到徐天离开很难过。

  • 阎若洲与子慧一同来到DMG公司见肖总,等肖总时阎若洲问子慧是否真的爱徐天,子慧承认。徐天狠心告诉子慧不要再联系了,子慧有些失落。贾小朵在推销保险时被人欺负,还被狗咬了。召重挺身而出。看到在上海艰难谋生被人欺负了还无还手之力的小朵,召重心里很不是滋味,对小朵一顿训斥,但都是关心,本来要去修被徐天撞坏的车,召重却立刻带小朵去打狂犬疫苗,两人的感情逐渐增进。子慧下班后来饭店找小朵和召重,徐天还是一直没回信息。召重问子慧和小朵徐天的股份怎么办,子慧已此为由想让召重和小朵给徐天打电话问还回不回来,两人都没有看出子慧的意图,没有打这个电话。刀美兰把徐天带回芫城,刀丽有些宽慰。但回到芫城的徐天一蹶不振,像丢了魂一样,对一切事情放佛都失去了兴趣,也没有了往日玩世不恭的劲头。包小花还一直问刀丽什么时候领证,说只有领证才算是结婚,听的刀丽心里很不是滋味。

  • 吕倩在得知徐天的存在后,对阎若洲与子慧的关系不再那么神经质,也暗示阎若洲自己会重新考虑复婚,并让阎若洲把自己之前退还的婚戒送回来,两人关系得到缓和。第二天,子慧一直没收到徐天的回复,怅然若失。徐天和刀丽一起去取婚纱照。在和召重通电话的时候,还在关心子慧有没有再去医院检查。召姨从亲戚家回来,召重一直说贾小朵的好话,劝她买贾小朵的保险,召姨很纳闷前几天两人还是仇人,怎么现在关系变这么好。取完婚纱后刀丽提出带徐天去逛街,徐天在试裤子时,子慧恰巧发来信息告诉徐天DMG合作已经顺利签约,看到子慧信息的刀丽忍不住冒充徐天回信息,让子慧发来自拍照。刀丽发现自拍中子慧背的正是之前和徐天一起在上海买的名牌包,心里很不是滋味,删掉了照片和信息。子慧发信息嘱咐徐天将照片删掉,徐天莫名其妙。徐天给子慧打来电话询问照片的事,子慧如实相告,徐天猜到了是刀丽做的手脚。

  • 子慧找到阎若洲,询问阎若洲准备如何应对总部的调查,自己刚复职一天,负不起这个责任。阎若洲只说自己会和吕倩商议,让子慧放心。 徐天对刀丽冒充自己找子慧要照片的做法非常不满,刀丽让徐天干脆回上海找子慧,虽然人在芫城,但心在上海。两人大吵一架。吕倩将RD项目问题的严重性摆在阎若洲面前,面临他的除了有公司层面的处罚,甚至还可能会上法庭。吕倩提出让赵子慧顶罪的想法,阎若洲犹豫。子慧一直在吕倩阎若洲吃饭的西餐厅下面等,想知道阎若洲跟吕倩商议的结果,最终也没有等到。徐天打来电话,子慧骗徐天说自己现在正常上班,一切顺利,让徐天忘了自己,自己只会给徐天添麻烦,徐天听后十分难过,骗子慧说自己也正有此意。

  • 吃早饭时刀美兰告诉徐天昨天他们俩吵架的内容她都听到了,劝徐天小丽比子慧更适合做老婆。这时喜儿告诉他们刀丽去上海的消息,徐天担心刀丽去找子慧,赶紧收拾东西赶去上海。阎若洲突然出差,子慧去送阎若洲,阎若洲一直在躲避回答关于项目的问题。她已经从阎若洲的态度上感到了自己已经被卷入RD项目中。阎若洲感叹两人越来越陌生了,子慧说她和徐天不是一种人,没有福气和他在一起,和吕总阎总也不是一种人,自己有工作有家人就够了。子慧接到刀丽的来电,她慌乱挂掉电话,又马上接到徐天会来上海的消息。刀丽来到装修中的浙江路店铺。给徐天买了新的生活用品,把之前子慧买的床单被罩扔掉了。刀丽问召重子慧公司的地址,召重不敢说,但刀丽表示召重不说自己也有办法找到,召重只好如实相告。徐天的高铁因天气原因晚点。子慧给徐天发信息,说如果刀丽来找自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 下着雨,刀丽提出跟子慧去酒吧坐坐,子慧有些战战兢兢的跟着刀丽走进了酒吧。刀丽问子慧什么时候和徐天好的,子慧否认。刀丽又问什么喜欢喜欢徐天的,子慧说是喝醉时徐天送她回家的时候。两个女人边喝酒边聊起了自己的过去,刀丽有些醉意,见到各方面条件都比自己更好的子慧,刀丽的无力感也越来越深。过程中徐天给两人打电话,两人都没接。子慧趁刀丽去洗手间时结了账,却只结了自己的,没有结刀丽的。刀丽走出酒吧发现子慧在等她。刀丽向子慧提起自己和徐天的关系,就像是亲人一样,但她又说如果子慧真的爱徐天,就不该错过他,子慧却说她不能因为徐天而放弃自己的人生计划。刀丽终于爆发,几句话撕破了子慧一直以来小心保护的自尊,并把结婚戒指脱下来扔给子慧。刀丽在出租车上观察着子慧的反应,子慧久久愣在原地,刀丽离开。

  • 召重和贾小朵都担心刀丽会伤及子慧,刀丽却告诉二人这次来上海是促成子慧能跟徐天好,就算是自己痛苦也不希望看到徐天如行尸走肉般的生活。临走前刀丽还根据自己多年管理酒楼的经验画出了装修图。小朵依然认为刀丽有心机、是在装大度,装可怜,子慧还是最可怜的那一个。召重感慨女人真是复杂。在北京的阎若洲十分担心项目的处理情况,吕倩却不慌不忙。第二天刀丽回到芫城,跟刀美兰说起见子慧的经过,说告诉子慧不要有顾虑,不要错过徐天,并表示自己会离开徐天,也离开芫城。徐天家的美兰酒楼一直是刀丽在打理经营,刀丽提出要走,刀美兰惊慌失措。徐天从游戏厅打来电话找包小花借钱,包小花将消息告诉刀丽。刀丽赶到游戏厅见到徐天,徐天斥责刀丽为何要去上海,刀丽委屈落泪。刀丽告诉徐天,她希望徐天和子慧彼此不要错过,转身离开。刀美兰又找到徐天,刀美兰劝徐天珍惜刀丽,刀丽去找赵子慧并没有恶意,刀美兰透露刀丽要离开。徐天也告诉刀美兰,他确定自己爱子慧,刀美兰的态度有所松动。

  • 吕倩陈述利害,把卡留给子慧,希望她不要这么快下决定,犟来犟去只会害了自己。子慧面临困境,自己背这个黑锅会被开除;拒绝背黑锅,继续留在吕倩手下工作恐怕也是死路一条。下班后和召重、小朵一起在店铺吃饭,子慧郁闷的拿钻孔机发泄,子慧发现之前给徐天买的床单被刀丽扔了,听小朵和召重讲刀丽在上海的事情,子慧心里有点难过。工作上的挫折加上感情的纠结,子慧拿着钻孔机发泄。刀美兰告诉徐天,要么劝刀丽留下,要么让她一路走好,把子慧领回来,不要一直没主意。徐天找刀丽,希望她不要离开酒楼和刀美兰。刀丽坦承自己说要离开酒楼是气话,除了嫁给徐天,自己也从来没有想过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她只希望自己一辈子安安稳稳的和徐天在一起。徐天告诉刀美兰刀丽不会离开了,刀美兰将刀丽退回来的嫁妆钱交给了徐天,让徐天自己决定这笔钱花在谁身上。

  • 小朵和徐天见面被刀美兰的两位朋友看到了,告诉了刀美兰和刀丽。两人得知有一个女孩从上海来找徐天,误以为是子慧 ,刀丽痛苦万分。刀美兰劝刀丽,她从上海回来就已经看出来了徐天的心思,徐天跟她回来是因为孝顺,自己管不了徐天一辈子,如果徐天坚持和子慧在一起,自己也没办法。刀丽可以给自己做女儿。刀丽表示自己不会离开酒楼,不会让赵子慧抢走徐天。刀美兰以交际舞和广场舞做比喻,告诉徐天要想好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感情,不要到头来两头空。阎若洲劝子慧收下吕倩的卡,并告诉子慧这是对大家而言最好的解决方式。子慧对阎若洲失望至极,开出了更高的价格,阎若洲吃惊。吕倩却说子慧这样讨价还价是个无底洞。YDH集团法务强尼和莱丽抵达上海,开始对RD项目进行全面的调查,彻查子慧经手的账目,子慧被暂时停职。子慧打电话给吕倩问情况,吕倩约子慧晚上见面。此时子慧接到父亲的电话,奶奶病情恶化,他第二天就带奶奶到上海住院,并让子慧多准备些钱。子慧再次陷入了焦头烂额的状态。

  • 刀丽帮徐天收拾行李时,偷偷将两人的婚纱照埋到衣物下面,一起放到了行李箱里。刀美兰强忍不舍在车站送别了徐天。子慧找阎若洲,集团法务正在找他了解情况,阎若洲让吕倩去找子慧,子慧问吕倩什么时候可以正常上班,吕倩反问子慧是不是非要把事情闹僵,吕倩再次开价20万,让子慧帮阎若洲顶罪,子慧再次拒绝,并表示只有吕倩安排自己去巴黎上班,自己才会考虑顶罪。吕倩直言现在这个情况子慧还想去巴黎总部上班简直是天方夜谭。如果子慧一直死心眼,对大家都没好处。被停职的子慧来到还在装修的饭店,徐天给她发来自己赴上海的高铁票。子慧出现了头晕的症状。吕倩来饭店找子慧,接她一起去找阎若洲。吕倩和阎若洲把存有20万的银行卡摆在子慧面前。子慧坚持自己去巴黎工作的条件。三人几乎翻脸,子慧故意将价码提高到30万,吕倩向卡又转了10万,把卡交给子慧。子慧却当着阎若洲和吕倩的面将卡毁掉,还不小心划破了手,转身离开。子慧的坚持也震撼了阎若洲。

  • 子慧在毁银行卡的时候划伤了手,徐天小心地给子慧涂药,劝子慧干脆班不上了,钱不要了,黑锅也不背了,和自己一起开饭店,子慧没有回应,徐天明白了。子慧让徐天留下来,二人纠结半天,徐天还是决定回店里睡。第二天,徐天和子慧来到车站接到子慧奶奶,徐天很细心的租了轮椅,徐天在医院忙前跑后,子慧父亲询问子慧两人发展到什么程度,子慧无法回答。YDH公司,集团法务正在对阎若洲进行问责,阎若洲只承认自己有失察的责任。子慧奶奶住进医院,问起子慧和徐天的婚期,提出这次来上海想去他们的婚房看一看。为了不让奶奶失望,徐天竟一口答应下来明天带奶奶去婚房,子慧不知徐天打的什么算盘。公园里,小朵正在相亲,召重躲在灌木丛后偷看,发现小朵是假借相亲名义卖保险。徐天来到之前子慧带他来看过房的小区,租下了子慧一直梦寐以求的那套样板间。徐天赶忙叫来召重和小朵,拜托两人帮忙收拾房间。

  • 刀丽打电话告诉徐天自己过几天就会到上海,徐天说起子慧奶奶来上海治病,他给子慧租了个房子,现在要去看看。刀丽让徐天熬汤给子慧奶奶带去,刀丽表现得越贤良,徐天心里越不是滋味。医生告知子慧,奶奶的病情不乐观。子慧下楼去见阎若洲,碰到了徐天,徐天说起房子的布置都是按以前子慧说的,子慧特别感动。阎若洲到医院找子慧,又拿出存有三十万的银行卡要给子慧,子慧拒绝,说阎若洲自我感觉太好,只希望按照事实去处理。阎若洲崩溃,对子慧百般侮辱,说子慧又想要钱又想要清高,如果徐天没回来,她还是之前端茶端咖啡的可怜样子,三十万对她来说已经谢天谢地了,自己比子慧优越太多。子慧实在听不下去,欲跳车,他忙把车停住,子慧受伤离开,离开时对阎若洲说发现他越来越不像个男人。

  • 在去公司问责前,徐天和子慧先来到医院看奶奶,奶奶情况更加不好。两人聊天中发现两人是两年前同一天来到的上海。子慧接到了派出所民警的电话,有点莫名其妙。YDH总部法务强尼和莱丽与阎若洲在餐厅中碰到,强尼质疑阎若洲对于RD项目不知情的解释,并提出了一系列有据可循的质疑。阎若洲把法务对自己的怀疑告诉吕倩,吕倩只说只怕她自己都要被牵扯进去。从医院出来,徐天陪着子慧来到YDH,子慧准备接受问责,而这一次子慧的证词将会直接影响到RD项目事件的处理结果。面对强尼和莱丽的质询,子慧如实回答,强尼提出关键问题,一旁的阎若洲紧张万分,子慧还没来得及回答,被两名警察叫出了会议室。警方将徐天砸坏吕倩车的案情告知子慧,并直言徐天是否会被立案的关键就在于吕倩的态度。

  • 刀丽让喜儿订去上海的票,说要去看徐天和子慧在上海住的怎么样,表示他们没有结婚,自己不会就此算了。阎若洲将存有20万的银行卡交给徐天。徐天这才知道了子慧用背黑锅才换取了自己不被吕倩立案。徐天当着阎若洲的面把卡毁掉,并告诉阎若洲他花钱并不能买回自己的安心和良心,做了事情不敢承担责任算什么人。阎若洲无言以对。刀丽将芫城酒楼的事务安排好来到上海,却没有提前通知徐天。刀丽向召重打听到徐天租下的房子,见到了子慧,看到子慧穿着她给徐天买的浴袍。刀丽以为徐天和子慧已经同居。两个女人终于针锋相对起来,刀丽咄咄逼人,在言语上对子慧进行讽刺,告诉子慧只要她需要徐天,徐天就不会到子慧身边,自己来上海的目的就是要把徐天抢回来。集团法务强尼回巴黎前告诉阎若洲,他希望凡事非黑即白,要阎若洲对的起YDH,对得起赵子慧。阎若洲告诉吕倩,自己要找回男人的面子。

  • 奶奶告诉子慧自己一直想要回到自己的家乡蓉城,说完陷入昏迷。子慧和父亲赶紧把奶奶送到医院急救。奶奶病危,子慧父亲让子慧给徐天打电话,子慧倔强的拒绝。徐天和刀丽一起去取饭店的货,徐天问刀丽怎么把戒指从子慧那要回来了,子慧骗徐天说是子慧觉得自己带不合适,主动给她的。戒指是徐天在喜酒宴上亲自给她戴上的,徐天要想送赵子慧戒指,重新买一只就是了。徐天想和刀丽好好谈谈,刀丽总是转移话题。徐天劝刀丽回去,刀丽痛苦不堪,但仍坚持要在上海住到他和子慧结婚。奶奶去世,子慧给徐天打电话,刀丽却死活不把手机给徐天,质问徐天是不是十年的感情都比不上和赵子慧一个月的感情,徐天无奈。子慧在崩溃中向父亲将刀丽和房子的实情脱出,子慧父亲怒不可遏。父亲误会子慧插足了徐天的婚姻,两人争吵中子慧摔坏了电话。

  • 吕倩从强尼处得知了阎若洲已坦承交代了实情,并听了阎若洲向强尼交代情况的录音,在录音中阎若洲不但还子慧清白,更将吕倩置于事外,承担了所有的责任,吕倩五味杂陈。阎若洲被就地停职,YDH总部安排他和子慧一同前往巴黎再次接受问责。徐天终于赶到医院,却得知子慧的奶奶已经去世。徐天告诉召重子慧的奶奶去世,让召重和小朵一起找子慧。子慧和父亲正在给奶奶送行,徐天、召重等人赶到,子慧再次突然晕倒。子慧被送到医院检查,她从医生那里得知自己很可能已患上绝症,肿瘤已经明显压迫脑神经,子慧恳求医生向自己父亲和徐天等人隐瞒自己的病情。吕倩没有责怪阎若洲自作主张承担了责任,她终于放弃了自己的强势和对阎若洲的控制,决定要和阎若洲复婚。吕倩帮子慧争取到了去巴黎工作的可能性。

  • 子慧得到通知第二天就要飞往巴黎去问责,医院也同时发来了确诊通知书,医生建议她接受手术或化疗,靠药物只能维持三到五年生命。徐天赶到蓉城找到子慧,拿出了钻戒,子慧落泪。子慧告诉徐天如果两人刚到上海就认识就好了,如果可以她希望在这座小城这个小房子里和徐天一起好好的过日子。徐天告诉子慧,只要子慧在自己身边,他怎样都可以。但就趁着徐天看房子时,子慧却忍痛悄悄离开。子慧回到上海去找了刀丽,告诉刀丽其实自己一点也不爱徐天,徐天对自己也只是新奇冲动,自己没有时间陪徐天长大,徐天只是自己退而求其次的选择,而自己马上就要去巴黎工作,希望刀丽好好爱徐天。刀丽让子慧把刚才的话录了下来。在去机场的路上,这些天和徐天发生的事一件件浮现在子慧的脑海里,子慧难过的痛哭。徐天拼命赶到机场,却找不到子慧,刀丽给徐天听了子慧的录音。临登机的子慧看到刀丽抱紧了悲痛的徐天,不舍又决然的登了机。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