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真爱的谎言之破冰者 立即播放

12.6亿播放
电视剧 44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余淳

类型:剧情/都市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其它

简介: 一个装有冰毒的快递包裹,打破了都市白领谭逗逗的平静生活。寄件人是七年前逃婚的男友靳远,七年后他再出现,却让她变成了毒品犯罪嫌疑人。逗逗愤怒委屈,在去抓往警局的路上逃脱,直奔包裹来处海滨寻找靳远。靳远是...展开
剧集列表 (共44集)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地下室女青年谭逗逗一大早在公司收到了七年前的前男友寄来的一个毒包裹,紧接着警察就赶到公司证实了里面装有毒品并将其逮捕。在回警局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受到惊吓的谭逗逗趁乱逃跑。北京小警察乔梁一路追到了火车站,准备好随时抓捕的乔梁接到了所长的电话,这就就跟着逗逗坐上了去海滨的火车,在逗逗去卫生间间隙加了她的微信。逗逗在火车上跟闺蜜小欧交待了自己的情况,坐在座位上想起了和靳远的过去。谭逗逗到了海滨按照包裹上的地址找到了观澄拍卖行,见到了七年没见面的前男友靳远。靳远所在的观澄拍卖正在举行原石拓本的发布会,可是这时候来了一位金石界的泰斗吴老过来指出这个拓本不能断定它为假但也不能说它是真的,应该是比较好的翻刻版。靳远见状拿出了一张五百万的支票的照片,说吴老这样做都是为了这个刚在上个月跟吴老再婚的女人苏溪。吴老当场气昏过去。发布会结束后,逗逗跟着靳远的车偷偷跟到了靳远家,溜进了靳远的卧室,看到了桌上的花生,让她想起了靳远说过的只要还爱吃花生就代表自己还爱着谭逗逗,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她立刻闪到了帘后。

  • 逗逗装扮成按摩小妹跟着靳远进入了丽都公馆,逗逗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找着靳远,最后打开的那扇门里的客人骂骂咧咧的说怎么来的这么慢,逗逗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给他按,看到客人身上的刀疤和纹身,逗逗十分害怕。期间多次想找个借口离开,最终说自己感冒了没有力气,而且害怕传染给他,这才得以脱身。逗逗有找啊找啊,最终在游泳池发现了靳远 ,一路小心翼翼的跟着靳远,生怕被发现。他们来到了休息室,这时候突然发出一声巨响,靳远下意识的把逗逗按在了柱子上,随后埋伏着的几个警察抓捕住了几名正在交易的毒贩,把一直跟着逗逗的乔梁也当成嫌疑人带回警局。

  • 警察找上门来想调查一下靳远,问了关于公文包和逗逗的事,靳远说去丽都是为了买一副朋友的画,那枪是一把玩具枪,因为朋友喜欢收藏枪,所以准备送给他,并且他并不知道跟他一起出去的女服务员是谁,可能是因为当时现场太慌乱了,所以没有注意岛。但是警察并没有死心,开始悄悄的跟踪靳远,但是被靳远发现并甩掉。靳远来到少阳家看望逗逗,给她买了新衣服,逗逗冲靳远大发雷霆,希望能给她一个交待,靳远答应三天之内会还她清白。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地下室女青年谭逗逗一大早在公司收到了七年前的前男友寄来的一个毒包裹,紧接着警察就赶到公司证实了里面装有毒品并将其逮捕。在回警局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受到惊吓的谭逗逗趁乱逃跑。北京小警察乔梁一路追到了火车站,准备好随时抓捕的乔梁接到了所长的电话,这就就跟着逗逗坐上了去海滨的火车,在逗逗去卫生间间隙加了她的微信。逗逗在火车上跟闺蜜小欧交待了自己的情况,坐在座位上想起了和靳远的过去。谭逗逗到了海滨按照包裹上的地址找到了观澄拍卖行,见到了七年没见面的前男友靳远。靳远所在的观澄拍卖正在举行原石拓本的发布会,可是这时候来了一位金石界的泰斗吴老过来指出这个拓本不能断定它为假但也不能说它是真的,应该是比较好的翻刻版。靳远见状拿出了一张五百万的支票的照片,说吴老这样做都是为了这个刚在上个月跟吴老再婚的女人苏溪。吴老当场气昏过去。发布会结束后,逗逗跟着靳远的车偷偷跟到了靳远家,溜进了靳远的卧室,看到了桌上的花生,让她想起了靳远说过的只要还爱吃花生就代表自己还爱着谭逗逗,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她立刻闪到了帘后。

  • 逗逗装扮成按摩小妹跟着靳远进入了丽都公馆,逗逗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找着靳远,最后打开的那扇门里的客人骂骂咧咧的说怎么来的这么慢,逗逗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给他按,看到客人身上的刀疤和纹身,逗逗十分害怕。期间多次想找个借口离开,最终说自己感冒了没有力气,而且害怕传染给他,这才得以脱身。逗逗有找啊找啊,最终在游泳池发现了靳远 ,一路小心翼翼的跟着靳远,生怕被发现。他们来到了休息室,这时候突然发出一声巨响,靳远下意识的把逗逗按在了柱子上,随后埋伏着的几个警察抓捕住了几名正在交易的毒贩,把一直跟着逗逗的乔梁也当成嫌疑人带回警局。

  • 警察找上门来想调查一下靳远,问了关于公文包和逗逗的事,靳远说去丽都是为了买一副朋友的画,那枪是一把玩具枪,因为朋友喜欢收藏枪,所以准备送给他,并且他并不知道跟他一起出去的女服务员是谁,可能是因为当时现场太慌乱了,所以没有注意岛。但是警察并没有死心,开始悄悄的跟踪靳远,但是被靳远发现并甩掉。靳远来到少阳家看望逗逗,给她买了新衣服,逗逗冲靳远大发雷霆,希望能给她一个交待,靳远答应三天之内会还她清白。

  • 逗逗和少阳在家聊一些关于靳远的事情,偶然得知了靳远七年前因为把别人腿打断了而坐过牢,逗逗想起了七年前他们最后一次见面的场景。少阳看见逗逗在倒立,说靳远也经常倒立,又想起了大学的时候自己让靳远倒立最后靳远却摔了一跤的事情。乔梁为了更快的调查出靳远的身份,说服黄队发出了对谭逗逗的协查通报,靳远答应逗逗一定会给她清白,逗逗让靳远立刻带她去证明清白,但是靳远的事情还没有办完所以不能去。安娜查到了是罗秘书的老板为了除掉他所以安排的这个事件,而逗逗的存在请个私家侦探很容易就解决了。逗逗在少阳睡着之后,找到了他的平板电脑,登陆了自己的微信,向很多人求救,其中就有在火车上偷偷加逗逗微信的乔梁。

  • 逗逗在戒毒所了解到了毒品有多么大的危害,答应了警察的要求,带着监听器回到了少阳家。逗逗跟靳远说了自己这些年有多么惨,靳远向逗逗保证一定会给她清白,让她回到原来的生活,少阳见气氛有点压抑,说一起来玩斗地主吧,逗逗说要扇耳光,但是由于靳远不忍心打逗逗所以故意输了牌。但是因为靳远一番真情流露,心软的逗逗最终没有把监听器放进靳远的口袋。少阳家外面的警察也是一无所获。知道当天靳远会干坏事的逗逗装病,想拖住靳远不让他去干坏事,在病房逗逗把监听器放进了靳远的口袋。

  • 逗逗因为救靳远耳朵边缘被子弹擦伤被送到了医院,乔梁和小毛一行人来接逗逗回警局。靳远坐着警车来到了警局,禁毒大队了解了情况后才知道这是警察和靳远合作破文物案,靳远成了功臣。靳远被缉毒大队的警察找来了解毒包裹的情况,靳远认为这件事是同行眼红所以来陷害他的。被警察找来的孙二宝一口咬定就是靳远本人寄的包裹。乔梁发现在医院不让自己走的医生是黄队的女儿黄馨月,警察把逗逗和靳远送去看守所,靳远为了逗逗,承认这个包裹是自己寄的。他们又返回了警局。乔梁因为上次从医院溜走没有交住院费,所以去医院补交,工作人员说黄馨月已经帮他交过了,正巧在回去的路上发现了黄馨月正在和她的前男友吵架,乔梁捧着一把花上去帮馨月解了围。

  • 山炮和罗秘书被炸弹炸死,在尸体被抬出来的时候有个人鬼鬼祟祟的看死者的面貌,引起了警察的怀疑,他还去爆炸现场找东西,没想到被警察发现。孙二宝向警察说出了寄件人是罗秘书。面对种种证据,那常致远也招供了。因为自己眼红靳远的观澄拍卖几年就超过了自己的大藏拍卖行,这让自己非常没有面子,再加上罗秘书出的这个计划,让他十分心动,答应罗秘书并且交给他去完成,自己没想到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蔡炳琨提前出货是为了帮靳远洗白,他安排了一些老朋友帮忙,参加了大藏的拍卖会,拍走一些藏品,这样就打消了警方怀疑的通过观澄洗钱的事情。

  • 老汪觉得逗逗跑掉差点让整个计划付之东流,但是坤叔却认为她跑的话就一定会来找靳远,那么局面就永远不会失控。他们两个一定会再续前缘。乔梁请馨月小毛吃饭,想让馨月跟黄队说让他留下,可是没想到黄队居然铁面到自己的妻子生了重病都不肯拿别人的一丝一毫,甚至馨月妈妈收了别人的钱,说两句好话,也被黄队退回去,还主动要求处分。馨月妈妈的忌日,和黄队一起来看。乔梁为了逗逗的清白,自己承担后果。逗逗因为乔梁的原因也被放出来了,因为知道靳远要来接她,所以想大扮一下。靳远到警局接到逗逗,逗逗十分开心,因为她知道了靳远是帮警察做事,靳远也把手机还给了逗逗。靳远把逗逗接到了酒店洗澡换衣服吃饭,这时逗逗用自己的想法猜测了一下谁是寄包裹的人,想知道靳远为什么离开她,想了解这七年来发生的一些,但是靳远表示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而且想让她回北京,逗逗执意要留下来

  • 乔梁嘲讽馨月前男友,馨月获得大家的祝福。靳远带逗逗见了安娜,告诉逗逗安娜是他的青梅竹马,因为之前去了美国,所以她不知道。逗逗被靳远气走。这时的逗逗没有去的地方,只能求救“黑猫警长”,乔梁看到逗逗的信息后马上给她定了宾馆,并且打车在街上找到了逗逗。乔梁跟逗逗聊了一会,逗逗幡然醒悟,这事不可能这么巧,一定是靳远随便找了个人在演戏。说着就去了靳远给她定的酒店。逗逗约了安娜聊天,说了很多关于靳远的事情。

  • 乔梁要回北京了,叫馨月晚上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乔梁说大家来北京我安排,拜托大家帮忙照顾馨月。大家调侃了他们一会儿。这时乔梁看到了逗逗发的在海边的照片,害怕她想不开出什么事情。乔梁过去陪逗逗喝酒,聊了很多,说了很多关于靳远的事情,他们是怎么认识的……说已经忘了靳远了,另一边馨月向黄队请求让乔梁留在海滨,可是黄队的铁面无私不是开玩笑的。第二天一早决定跟乔梁一起回北京。逗逗去了靳远的公司和家里打算最后跟靳远告别,可是靳远不在公司也不在家,去到家里的时候九叔说在家里发现很多靳远给逗逗写的信,一月一封,找了半天没有找到,逗逗已经放弃的时候,九叔带她去了保险箱,打开保险箱的时候逗逗看到了里面的两袋冰毒,然后就被抓到了岛上。

  • 坤叔让逗逗上岛的目的就是想让逗逗嫁给靳远,对靳远说了要么是自己人要么是死人。靳远表示只要放过了逗逗,自己干什么都行,而坤叔正是希望用靳远最重要的人来控制靳远。靳远为了救逗逗,告诉了包括毒包裹岛这一切都是坤叔安排的,这个人的能力之大是我们不能想象岛,希望逗逗能按照坤叔的意思做,嫁给自己,逗逗趁着靳远不注意,跑出了房间,没想到外面有几个杀人不眨眼的大汉,手里都拿着枪,靳远及时赶到救下逗逗。跟逗逗去民政局登记结了婚,逗逗一直很抗拒,但是九叔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她就乖乖的坐下来。

  • 坤叔在会议上表示想把自己的位置交给靳远,遭到了弟兄们的不满,都认为靳远的能力不够,不能代替坤叔。坤叔也解答了大家的疑惑。散会后,靳远去找坤叔,他觉得自己不能担此重任,坤叔向他分析了他最合适和别人不合适的地方,说在靳远身上看到了未来,并且向靳远讲了自己以前女朋友的事情,除非逗逗完全变成自己人,要不然得靳远亲手除掉这个弱点,放他和逗逗回家。逗逗也知道了靳远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她,但是自己永远都回不去之前的生活了。靳远没有办法,跟逗逗讲了自己过去的事情,父亲自己研究制造出了毒品,父亲死后,原来父亲手下的人都想要得到配方,因此哥哥和母亲被设计杀死。

  • 乔梁来靳远公司楼下找逗逗,说自己找了这么些天,你去哪里了?逗逗说自己已经和靳远在岛上结婚了,给了乔梁一袋喜糖这才搪塞过去。乔梁突然想起来了在岛上发生的事情,他马上回到局里,认为自己看到了蔡炳琨。并且让小毛找出蔡炳琨的照片给他看。逗逗下厨做饭的时候问九叔要自己的手机想要给家里报个平安,打完电话后偷偷的跟“黑猫警长”联系了一下,说了一句世事无常,生死离合。这让乔梁的怀疑做实了。乔梁跟警队的人说在岛上见到了蔡炳琨,黄队决定上岛探探虚实。

  • 乔梁对于案件的这种执着得到了黄队的称赞,并给他讲了自己身上发生的故事,正是因为自己的一个判断失误,而导致一名同事牺牲。同时告诉乔梁正式被借调到海滨禁毒大队。逗逗为了跟靳远更亲近一点于是扔掉了靳远睡觉用的沙发。逗逗表示自己不想放弃靳远,想让他金盆洗手,可以要一个孩子,可能坤叔就会放 过他们,靳远说自己不需要被拯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有一个匿名的号码给逗逗发信息说靳远要去运送 50 公斤毒品,想让逗逗去制止他,于是逗逗就偷偷上了岛。坤叔大海等人给靳远交待这次的交易信息和注意事项,并且教了靳远怎么用枪。

  • 蔡炳坤跟老汪解释自己没有要信任靳远,而是要利用他。全海滨能让海面流通毒品的人就只有三个,如果靳远真的是卧底,就一定能让他的上线帮忙放自己的毒品进来。老汪追问蔡炳坤为什么,蔡炳坤回答海滨警方这些年就一直找不到自己的制毒基地,他认为警方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老汪会心一笑明白了蔡炳坤的用意。谭逗逗在 KTV 里找来陪酒女郎,想试探自己是否对靳远彻底死心,当她看着陪酒女跟靳远在一起点歌,谭逗逗终于明白自己还是深爱靳远的。

  • 警方没有接到任何谭逗逗的举报,黄伟忠与乔梁所在的布控小组陷入了被动。乔梁建议让黄馨月代谭逗逗举报,黄伟忠并没有表态,而是暗中安排便衣警察化妆成小区物业,借检查电路为名潜入靳远家摸清情况。九叔称靳远带着谭逗逗外出度假,但桌上的手机却显示九叔说了谎。因为靳远要外出替蔡炳坤办事,谭逗逗就被强逼上了蔡炳坤的小岛软禁起来,蔡炳坤对谭逗逗一意孤行要把靳远贩毒的事情捅给警察这件事心怀芥蒂。蔡炳坤对即将离开的靳远表示,自己要替靳远“管教”一下谭逗逗。靳远离开后的谭逗逗,整天无所事事,这天蔡炳坤趁着早餐时间,逼问谭逗逗为何要想警方举报靳远。谭逗逗心一横,向蔡炳坤说明自己只是因为爱着靳远,为了尽到妻子责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靳远去犯罪。蔡炳坤原本只是想搞清楚谭逗逗是不是有别的身份,听到这种单纯的回答放了心。

  • 靳远躲过了九叔的监视,把乔梁的微信信息发给了刘局。靳远与刘局见面,说明了自己并没有被蔡炳坤怀疑的事实,并向刘局汇报了贩毒分子的情况。刘局提醒靳远有人要置靳远于死地,要靳远注意安全。靳远告诉刘局这个人有可能杜大海,刘局告诉靳远乔梁与黄馨月见谭逗逗的情况,怀疑公安内部有人与蔡炳坤有勾结,并且提醒靳远他的卧底身份并不能公开,很有可能陷入孤军奋战的境地。靳远在跟刘局见面的过程当中,把自己对谭逗逗的担心跟刘局说了。刘局表示只要靳远想办法把谭逗逗从岛上弄出来,自己就会安全地保护谭逗逗。

  • 一个装有冰毒的快递包裹,打破了都市白领谭逗逗的平静生活。寄件人是七年前逃婚的男友靳远,七年后他再出现,却让她变成了毒品犯罪嫌疑人。逗逗愤怒委屈,在去抓往警局的路上逃脱,直奔包裹来处海滨寻找靳远。靳远是警方黄伟忠乔梁等人监控中的贩毒嫌疑人,涉嫌用拍卖交易为蔡炳坤贩毒集团洗钱。再见靳远,逗逗依旧不舍旧情,打定主意要带他走出黑暗重新做人。其实靳远的真实身份是警方高层刘局派遣打入贩毒集团内部的卧底,面对逗逗一颗热腾腾的心,他不得不冷颜以对,冀望她早日放弃自己脱离危险。可蔡炳坤的狡诈和狠毒,却让逗逗在七年后真的成为了靳远的妻子。孤身入虎穴的靳远,这时不仅要保护妻子,应对同僚毒贩们的挑衅,还要面对不知他真实身份的警察们的追踪。更为险峻的是,禁毒大队内部此时还出现了内鬼,行事隐秘,难觅其综。两个“内鬼”展开生死较量,步步惊心,谁赢谁将获得这场战争的胜利……最终,靳远和禁毒大队用鲜血的代价取得了战斗的胜利,捣毁了贩毒集团。

  • 蔡炳坤因为东北来的毒品原料而着急,尽管怀疑靳远是内鬼,但他还是出于保护毒品原料的目的,派靳远潜回海滨。一来,如果毒品原料出了意外,可以借机扳倒靳远;二来,如果靳远是内鬼,也一定会想办法保住毒品原料。靳远走后,谭逗逗对蔡炳坤的态度缓和了不少,这引起了蔡炳坤的怀疑。蔡炳坤借机叫走几个 手下,想听少阳和谭逗逗的对话,但并没有什么收获。靳远告知刘局自己已经被蔡炳坤怀疑,但警察中的卧底消息也证实了。

  • 老汪让靳远离开了原定计划路线,刘局安排大家前往更换路线区域进行布控。乔梁却感觉这是犯罪分子调虎离山的阴谋,与毛小新一道返回告诉继续追捕靳远。尽管刘局命令乔梁二人立即归队,可靳远的可疑行为已经引起了乔梁的注意,乔梁逼停货车,但靳远却逃走了。刘局帮靳远包扎伤口,靳远坚持回到蔡炳坤处继 续计划并救出谭逗逗,刘局表示支持,叮嘱靳远注意安全。缉毒队全员聚会,乔梁吞吞吐吐要说一件在心里藏了很久的事。所有人都认为乔梁是要和黄馨月表白,但结果却出乎大家的意料——他是想要黄伟忠收自己做徒弟。

  • 蔡炳坤借杜大海的死告诫手下不要出卖兄弟,众毒贩表示自己轻信了杜大海,蔡炳坤的告诫自己都深以为意。靳远请求蔡炳坤让自己带谭逗逗离开。谭逗逗看着杀人的靳远,心如死灰,她无法相信自己爱的人这么轻易地取人性命。不管靳远如何解释,谭逗逗都不愿意原谅靳远,自己一个人摘下靳远送自己的戒指离开。靳远面对现实,心头暗恨自己。黄馨月和乔梁收拾着家务,享受着彼此怜爱的感觉,黄伟忠的突然到来打断了这片刻时光。两人相视一笑,彼此默契油然而生。其实,两人之间的关系只差一层窗户纸。经过怀疑靳远的这一系列事件,蔡炳坤陷入了沉思,是自己判断错了?还是靳远真的没问题,在事实面前,自己不得不怀疑自己的判断。

  • 靳远因为和谭逗逗争枪而被她误伤,靳远无奈,只能向谭逗逗说明自己是警方的卧底。知道真相的谭逗逗知道自己之前的莽撞和无理取闹给靳远带来了天大的麻烦,两人决定逃离眼前的生活。知道真相后的谭逗逗似乎换了一个人,她最担心的靳远滑向犯罪的深渊并不是真相,其他的一切也就不那么重要了。尽管靳远一 再拉着自己逃离眼前的生活重新开始,可执拗的谭逗逗觉得,她应该站在这个男人身后,成为他的后盾,支撑他要去完成的事。逃离的靳远和谭逗逗被蔡炳坤怀疑是跑路了,因而命令下面人见到二人无条件除掉。靳远告诉刘局自己应该完成自己的任务,有了谭逗逗做后盾,靳远坚定地上了岛,去面对自己的路。

  • 原本想试探靳远和谭逗逗的蔡炳坤,告诉靳远手里的枪是没有子弹的。尽管两人已经设计过将要发生的一切,但在生死一线的遭遇后,两人更加坚定地支撑着彼此。靳远两人的设计并没有完全打消蔡炳坤对两人的怀疑,尽管老汪极力劝说蔡炳坤放宽心,但还是接受蔡炳坤的建议,继续对两人的调查。谭逗逗抱怨靳远的 鲁莽,靳远却告诉谭逗逗自己成竹在胸,借此,靳远还告诉谭逗逗二人将会面对更多更艰险的挑战。早餐间,老汪告诉靳远二人可以离开岛上会海滨了。尽管二人知道这只是短暂的平静,但是两人还是很开心。

  • 虽然乔梁追上了靳远,但面对靳远胡言乱语的回答,乔梁也无计可施。乔梁追问天台上见面的人,靳远告诉他自己是去陶冶情操看蓝天白云。乔梁一脑袋包,只得作罢。少阳被老汪注射毒品之后,染上了毒瘾,但为了控制少阳,老汪警告所有毒品散户不能卖给少阳,少阳在毒瘾的折磨下又不想向老汪低头,只能默默忍 受。乔梁请谭逗逗吃饭,希望换另外一种方式获得谭逗逗的信任,但耿直性格的乔梁并不适合跟有点滑头的谭逗逗过招,你来我往,乔梁依然一无所获。谭逗逗在靳远的帮助下,学习射击。

  • 从靳远家出来后的乔梁一行人对靳远是否为毒贩的身份产生了分歧,唯独乔梁对靳远的身份仍持怀疑态度。在家中的靳远因担心自己不在谭逗逗身边时她的人身安全,教谭逗逗几招防身术,两人十分甜蜜温馨。回到宿舍的乔梁因为靳远身份的问题无心入睡,打电话给黄馨月,希望她能够再带谭逗逗去一次戒毒中心,以打动逗逗的同情心,或许能够再为他们提供些关于靳远身份的线索,馨月欣然答应了,同时回想起和乔梁在一起靳远家时的甜蜜点滴,不禁对两人的关系产生了幻想,就在此时,乔梁发来的信息让馨月对两人的关系感到迷茫,两个矜持的人的感情发展或许还需要更加直接的表达。

  • 经过逗逗撮合,乔梁馨月二人感情渐渐升温。此时在靳远家中,两人在刘局给靳远的资料中推理出了制毒集团半成品消失的秘密。馨月邀请乔梁来家中吃饭,黄队因不希望女儿与同为警察的乔梁交往,而对于两人的关系十分排斥,遂离开家中。逗逗见二人都十分矜持,略施一计,让乔梁说出了对馨月的心意,两人的关 系又在逗逗的帮助下更进一步。在馨月家中的乔梁在机缘巧合下查看了黄队的电脑,发现其最近一直与国外有密切联系,感觉事有蹊跷。

  • 靳远、逗逗、乔梁与馨月四个年轻人一起吃饭,商量关于黄队反对乔梁二人在一起的事情,逗逗建议大家打起精神来,四人随即决定去 KTV 放松一下,就在此时靳远点了一首电影《无间道》中的主题曲并于乔梁一起唱着,在歌曲高潮处,靳远模仿大屏幕中梁朝伟的手势,以手做枪比向乔梁,道出《无间道》中的经典对白“对不起,我是个警察”,二人的表情亦真亦假,靳远的语气仿佛很有深意,逗逗也若有所思,但气氛马上转换为轻松嬉闹,几人其乐融融。此刻黄队在警局表情怅然若失,在与小毛的对话中,表达了虽然不想让馨月嫁给警察重蹈自己覆辙,但同时又希望馨月能够和乔梁去北京的想法,觉得自己万一哪天不在人世,女儿也算有人可照料,神情悲凉。

  • 被馨月抓了现行的乔梁十分慌张,争吵中馨月认为乔梁接近自己只是为了调查自己的父亲,悲伤与愤怒下将乔梁赶出家门,两人关系就此破裂。是夜,九叔潜入靳远逗逗房间欲杀害二人,却被乔梁打给馨月的电话打断,二人遂出门前往酒吧见到了失意喝醉的乔梁,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同时,坤叔运毒的货船因港口被警 察重重包围而无法进港,乔梁的存在使坤叔无法求助黄队,老汪开始视乔梁为眼中钉,同时坤叔认为靳远又有了利用价值,因此回到家中的靳远逗逗二人逃过一劫。

  • 警队里大家一同观看追悼缉毒烈士的纪录片,刘局在门外遇到黄队,与他表述“最无法容忍的就是被自己的战友出卖”这样的态度以试探黄队,黄队反倒提议全队自查,同时之前查到的境外号码被查出是黄队在东南亚线人的电话,致使刘局对黄队的身份陷入思索。坤叔这边,靳远的解释也被一一证实,使得他的身份又扑 朔迷离起来,在信与不信之间,双方进行着斗智斗勇的暗中较量。此时坤叔对靳远下令除掉乔梁,进退两难的靳远找到刘局,希望能够商议出一个两全的对策。刘局认为能够取得坤叔信任,这个任务不能推辞,情绪激动的靳远萌生出了退出的想法,但经过刘局劝导,为了缉毒的使命,还是将任务进行了下去。

  • 坤叔那边,面对汪明源的处处怀疑与发难,靳远明确地表达了此刻非杀乔梁的最佳时机,并指出自己设计让乔梁入狱,是为了消除对他们贩毒行为的干扰,又一次暂时获得了坤叔的信任。回家途中,靳远渐渐发现少阳的精神状态恍惚,欲带他去医院检查,借口走开的少阳被老汪的人接到,询问陷害乔梁一事,少阳在良知与毒瘾的两难境界中苦苦挣扎着。毒瘾发作的少阳街边偷偷吸食毒品,此举动被在一旁暗中观察的靳远发现,回家后靳远告诉逗逗此事,并让逗逗以后注意警惕并且保密。

  • 在这次运输毒品的行动中,各方都小心谨慎行事,局势惊心动魄。与坤叔通话后,黄队得知自己或将身处险境,向馨月发了信息说自己将暂时离开一段时间。靳远按照指示一步步走进坤叔制毒基地深处,武警们也在刘局的指挥下跟随靳远达到了制度基地门口。与此同时,坤叔向靳远展示着制毒基地里的各种设施及制毒过程。靳远找到一个单独行动的时机,打算将之前放置的跟踪器拿回,差点被汪明源发现,可谓是险象环生。就在此刻,刘局忽然接到电话,要求全体停止行动,干警们随即终止了行动。此时黄队已到达机场准备跑路,接到坤叔电话得知警察并未行动,坤叔大喜,认为靳远不是卧底,黄队心情复杂。逗逗满心欢喜收拾好行李打算等靳远回家双宿双飞,谁知靳远回来的同时坤叔与老汪也在,顿时心感不妙,靳远拉了拉她的手,逗逗瞬间冷静下来配合。

  • 靳远家饭桌上众人举杯庆祝,逗逗借口上洗手间,独自躲在厕所痛哭。坤叔与靳远在阳台交谈,言语中透露出希望靳远拉刘局入伙的意愿,并且实话告诉靳远,他深知国内生意已无法进行,其实已做好将国内摊子交给靳远,而自己在 T 国做生意的准备,而本次准备投靠的对象“仆刀”其实就是靳远的杀父仇人张定邦,靳远顿时情绪激动,要求与坤叔同去见张定邦,但被坤叔拒绝,靳远只得忍耐。送走坤叔一行人,谭逗逗与靳远深谈,表达了自己的失落与希望落空之感。深夜,靳远回忆起七年前父亲被杀,自己险遭暗算的情景,辗转难眠,逗逗也只得抱住靳远,两人无言。

  • 不料坤叔不让逗逗前往北京,而是打算让逗逗在海滨本地进行产检,并已经联系好一位产科专家,在手下的监视陪同下一起前往了医院做产检。本想伺机逃跑的逗逗被逼无奈做了产检,哪知自己真的已怀有身孕,得知消息的靳远马上赶到逗逗身边,两人激动地拥抱在一起,靳远看着 B 超感动得流泪。逗逗深情地期望靳远不要再去 T 国,靳远红着眼框不发一言。对于坤叔来讲,靳远的这个孩子,也成了他遏制靳远最好的方法。回到家后,靳远语重心长地与逗逗深谈了一次,表达了此次去 T 国的意义以及对于他们未来的美好展望,逗逗终于被说服,一心盼望靳远事成回国后两人能够过上安稳日子。此时,乔梁向刘局表达了自己对黄队深深的怀疑,但刘局表示,还是让乔梁在警局再呆段日子,就当是执行特殊任务。

  • 警队里,黄队在吃饭时告诉刘局,现在传言刘局在澳门赌场输了一千万的事,两人愈谈愈激烈,险些谈崩,就在此时馨月出现,二人才暂时作罢。来到警队的馨月探望正在关禁闭的乔梁,表达了对乔梁清白身份的信心,同时问起乔梁关于怀疑黄队的缘由。面对馨月的逼问,乔梁左右为难却苦于无法告诉馨月实情,只求馨月相信自己和自己对她的情感。在父亲与爱人面前,馨月倍感困惑,她在两人中间陷入了两难情感,急于求得一份答案却不得,很是苦闷。坤叔到达 T 国后与张定邦会面,一阵寒暄过后二人对于下一步的合作计划达成了共识。

  • 在送少阳去戒毒所的前一晚,大家在靳远家吃烤全羊,聊起了靳远和少阳之前发生的有趣故事,大家都表示永远不会放弃少阳。第二天,戒毒所的人派车来接少阳,可是少阳看到穿着白大褂的人来带他走感觉十分恐惧,控制不了自己,最后让靳远拿皮带把他捆住才被带走。靳远为了给警方换了要送往 T 国的BH99,故意买了些烤全羊让大家吃,来给警方拖延时间,在送货之前转移完毕,最后将一船假货运往 T 国。蔡炳琨等人到了 T 国来找张定邦,张定邦派人去接,并且为了不泄漏自己家的位置,每个人都要被蒙住头,随后两人寒暄了一会儿,决定共同合作。

  • 张定邦邀请蔡炳琨去吃饭,在饭桌上张定邦提出让蔡炳琨交出配方,在 T 国当地直接生产,就省去了很多麻烦。蔡炳琨不同意,并表示一周之内一定把货送到。黄队在卧室给蔡炳琨打电话,说自己利用澳门赌场的事实名举报了刘立人,希望蔡炳琨能让靳远永远消失,保证大家的安全。这一切都被馨月听到了,馨月跟黄队吵了一架。黄队晚上做梦,梦到了自己跟蔡炳琨在一起,馨月乔梁等人在旁边看着他们,都对他特别失望。

  • 逗逗来警局找到了乔梁,向他交待了靳远的卧底身份,并说明他与上线失联第二天要孤身前往 T 国。知道这个消息的乔梁夜里准备敲窗逃跑被夜里巡逻的警察发现。逗逗告诉靳远馨月黄队父女两个不太对劲,并且馨月一直不肯说为什么让他们离开海滨。靳远通过逗逗给出的信息推断黄队可能就是那个内奸,但是这并不能影响靳远要去 T 国的决心。靳远到了 T 国,没想到逗逗也跟了过来。靳远向坤叔承认了那一船货是自己换的,分析了张定邦的目的和轻易的把货给他之后会带来的后果,张定邦是个贪心的人,不能让他牵着鼻子走。而且他们看中的是张定邦的资源,也就是他的销售网络,这个信息除了张定邦还有谁知道呢?就是账房先生,只要掌控住他的账房先生,他们就可以得到更大的利益,掌控全局,从而取代张定邦,坤叔欣然接受了靳远的提议。

  • 因为这次的谈判不是为了成功,而是为了知道账房先生的信息,所以坤叔故意拒绝张定邦提出的一切条件,这让张定邦十分生气,举起枪来指着蔡炳琨,正当坤叔等人有生命危险的时候,靳远突然冒出来拿枪抵住张定邦的头,靳远没有因为自己的怨气开枪,而是用张定邦作为人质开辟出一条安全的道路,这样他们才得以逃走。张定邦大怒,让属下去干掉蔡炳琨一伙,蔡炳琨回去后立刻换了住处,逗逗因为要找张定邦的老巢手机又没电了所以跟靳远断了联系,逗逗通过司机的意思找到了有概率是张定邦老巢的地方。

  • 乔梁送货的时候在后厨发现了正在干活的逗逗,向她交待了一些事情,并保证一定会救她出去。靳远在张定邦的账房先生家里等着他,因为靳远在他的电脑里发现了他跟别人黑了张定邦的一部分资产,再加上为了家人的安全,账房先生最终选择了妥协,解决了靳远的一些问题。在靳远离开后,账房先生联系了张定邦的人去追杀靳远,幸亏乔梁及时赶到开车把他接走。但是账房先生因为这件事遭到了张定邦的怀疑,导致一家三口被杀。靳远和刘局见面,向他汇报了近期的情况,并和乔梁商量应该怎么营救逗逗。靳远向坤叔汇报了账房先生一家三口被张定邦杀死的噩耗。

  • 张定邦准备打断逗逗一条腿的时候,蔡炳琨的电话打了进来,说这次靳远来是带着一船货来的,劝他不要轻举妄动,并给了一些诱人的条件来稳住张定邦。另一边乔梁又一次通过送货员的身份进入张定邦老巢,送来一盆装有信号器的兰花,被逗逗发现,逗逗急中生智,说自己想要一盆花,让厨师给打取了上来。她在盆里发现了这个信号器,跟警方取得了联系。老汪和靳远去了张定邦的妻子和儿子所在的地方琅北塔,逼迫之前有过合作的毒贩说出他知道的信息,他儿子十分喜欢飞机模型,靳远就在当地摆了一个卖飞机模型的摊位,引来一群小孩的围观,其中的一个孩子说这些飞机他都有,而且还有两个保镖保护着他,靳远就断定他是张定邦的儿子,就跟着他回到了住处,并将他和他的母亲抓住。

  • 一个装有冰毒的快递包裹,打破了都市白领谭逗逗的平静生活。寄件人是七年前逃婚的男友靳远,七年后他再出现,却让她变成了毒品犯罪嫌疑人。逗逗愤怒委屈,在去抓往警局的路上逃脱,直奔包裹来处海滨寻找靳远。靳远是警方黄伟忠乔梁等人监控中的贩毒嫌疑人,涉嫌用拍卖交易为蔡炳坤贩毒集团洗钱。再见靳远,逗逗依旧不舍旧情,打定主意要带他走出黑暗重新做人。其实靳远的真实身份是警方高层刘局派遣打入贩毒集团内部的卧底,面对逗逗一颗热腾腾的心,他不得不冷颜以对,冀望她早日放弃自己脱离危险。可蔡炳坤的狡诈和狠毒,却让逗逗在七年后真的成为了靳远的妻子。孤身入虎穴的靳远,这时不仅要保护妻子,应对同僚毒贩们的挑衅,还要面对不知他真实身份的警察们的追踪。更为险峻的是,禁毒大队内部此时还出现了内鬼,行事隐秘,难觅其综。两个“内鬼”展开生死较量,步步惊心,谁赢谁将获得这场战争的胜利……最终,靳远和禁毒大队用鲜血的代价取得了战斗的胜利,捣毁了贩毒集团。

  • 九叔为了试探靳远肩上的枪伤是否属实,在端菜的时候故意按到了靳远的肩,帮他包扎伤口,发现确实有枪伤。被警方监视的黄队回家像往常一样叫了馨月的名字,可是迟迟没有回应,他十分失落的坐在沙发上,十分无奈,过了一会儿跟蔡炳琨通了电话,两人约了见面谈。警方在黄队家里放了监听器才知道原来黄队跟 蔡炳琨的电话没有监听到的原因是因为反窃听。警方给他们见面的地方放了监听器,并且监视着黄队的一举一动,但是蔡炳琨没有现身,而且绑架了黄馨月,让黄队查出靳远是不是真的卧底。

  • 警方根据逗逗发来的照片找到了关押馨月的位置。。靳远让逗逗第二天拖住九叔,不让他离开家,为警方营救馨月争取时间,两人决定以后一起荒废人生。第二天一早,靳远出发,逗逗不舍的抱住靳远,靳远说自己一定会回来的。靳远出发前给乔梁打了一通电话,电话里约定任务结束后两人一起喝酒。靳远来到了制毒基地,表明了自己要搬走的想法,让大家做出自己的决定,留下还是离开。

  • 靳远跟着蔡炳琨穿过一个没有别人知道的密道,上了准备逃跑的蔡炳琨的船。靳远让蔡炳琨跟他上岸,蔡炳琨用利益诱惑靳远未果,两人进行了一番打斗,两人互相开了一枪,而蔡炳琨给靳远的护身符帮靳远挡住了这发子弹。知道自己不可能逃走的蔡炳琨按下了引爆这艘船上炸弹的按钮,靳远纵身一跃。被逗逗拖住的九叔因为联系不上同伴,确定了靳远警察的身份,想要杀死逗逗,正巧刚从戒毒所出来的少阳赶到,打晕了九叔,询问逗逗发生了什么,不料这时九叔醒来,少阳为了救逗逗被九叔枪击。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