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娘道 立即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32集/共76集 VIP每日24:00更新;非VIP次日24:00观看 热度 6629

地区:内地

导演:郭靖宇

类型:年代剧 /剧情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北京/江苏

简介: 天之道,利而不害,人之道,为而不争,娘之道,哺而无求,养而无求,舍命而无求。这是一位身处乱世之中的母亲跌宕起伏的传奇一生!大河之畔,瑛子卖身葬父成了孝兴隆家的河姑,祭河死里逃生后,阴差阳错嫁给了隆家离...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2/共76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天之道,利而不害。人之道,为而不争。娘之道,哺而无求,养而无求,舍命而无求。这是一个娘和她五个孩子的故事。黄河之畔,有城名为孝兴,孝兴的第一大户是隆家,以孝兴为中心方圆百里都是隆家的势力范围。为求大河保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隆家每隔十几年就要举行一次祭河仪式,将一个十四岁的女孩活祭黄河,被献祭的女孩称为河姑。瑛子是一个可怜的姑娘,七岁那年她为了埋葬因病去世的父亲,把自己卖进了隆家,成为了一名河姑。在隆家,瑛子被供奉在祠堂里,她偶然结识了一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小少爷,小少爷常常偷偷来看她,给她带一些吃的,玩的,可是好景不长,小少爷的行为被隆家的当家人发现了,两个孩子都受到了严厉的惩罚,瑛子再也见不到小少爷了。到了祭河的日子,瑛子想逃跑,却被抓了回来。在滚滚翻腾的黄河边,隆家开始了祭河大典,当大典到了高潮,瑛子即将被祭河的时候,突然遭到了七十二寨土匪的袭击,隆老爷被杀,隆老夫人也被虏走,一个土匪企图强抢瑛子,瑛子失足坠入了大河。

  • 回隆家前,瑛娘反复涂抹着自己的脸,原来她小时候眼角有一个痣,似泪痕,隆家的人几乎都知道她的这个特征。虽然在古风村被养父母孙老头夫妇救起后,二老帮瑛子蚀去了痣,可她的脸上还是留有一道浅浅的痕迹。瑛娘还是很担心,她向隆继宗坦白了自己河姑的身份,继宗笑着告诉瑛娘自己不在乎,他让瑛娘别怕,说只要自己在,谁也别想欺负她和孩子们,瑛娘点头,却仍是忧心忡忡。隆家的大少爷隆传宗因坠马,瘫痪在床多年,他的夫人是河东万家的千金,这个隆万氏之所以嫁到隆家,就是盯上了隆家的家产,大少爷不能生育,她便千方百计地收养了娘家的外甥做养子,还顶着隆家长房长孙的名号。见到隆夫人有意请回离家出走十余年的二少爷,还要带回他的家人,隆万氏慌了神,她怕继宗一家会夺走全部家产,决定阻拦二少爷回家。恰在此时,她的心腹王婆子带回了一个让她惊喜的消息,王婆子发现二少爷的夫人很像是十几年前祭河的河姑!于是大少奶奶想出了一条毒计。

  • 在隆家服侍超过二十年的下人们被叫到了隆家祠堂,却都畏惧二少爷继宗而不敢发表意见,隆万氏建议下人们到院子里去表态,一时间众人都跟了出去,祠堂里剩下了焦急的二少爷隆继宗和瘫痪的大少爷隆传宗。传宗嘱托继宗,若瑛娘真是当年的河姑,切不可留,继宗口是心非的答应了。院子里,下人们分成了两组,一组是认为瑛娘就是河姑的,一组是认为不是的,佘管家数了数,认为是的那组多了一个,就向隆夫人回禀了,可是瘸腿的隆福突然出现,他说自己反应慢了,他认为瑛娘不是河姑。这下子,两边又成了平局。隆万氏不甘心,她提出还有一个人没进行辨认,那就是萧姑,她说萧姑曾与瑛子朝夕相处,绝对认不错!众人觉得有理,就派人把萧姑从祠堂的角落找了出来。大少奶奶认为自己给了萧姑好处,还以她的家人威胁了她,萧姑一定会按自己的意思去办,这下胜券在握了,可万没想到萧姑居然说瑛娘不是瑛子。恼羞成怒的隆万氏派人去搜萧姑的住处,结果搜到了一个镯子和一包糖。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天之道,利而不害。人之道,为而不争。娘之道,哺而无求,养而无求,舍命而无求。这是一个娘和她五个孩子的故事。黄河之畔,有城名为孝兴,孝兴的第一大户是隆家,以孝兴为中心方圆百里都是隆家的势力范围。为求大河保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隆家每隔十几年就要举行一次祭河仪式,将一个十四岁的女孩活祭黄河,被献祭的女孩称为河姑。瑛子是一个可怜的姑娘,七岁那年她为了埋葬因病去世的父亲,把自己卖进了隆家,成为了一名河姑。在隆家,瑛子被供奉在祠堂里,她偶然结识了一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小少爷,小少爷常常偷偷来看她,给她带一些吃的,玩的,可是好景不长,小少爷的行为被隆家的当家人发现了,两个孩子都受到了严厉的惩罚,瑛子再也见不到小少爷了。到了祭河的日子,瑛子想逃跑,却被抓了回来。在滚滚翻腾的黄河边,隆家开始了祭河大典,当大典到了高潮,瑛子即将被祭河的时候,突然遭到了七十二寨土匪的袭击,隆老爷被杀,隆老夫人也被虏走,一个土匪企图强抢瑛子,瑛子失足坠入了大河。

  • 回隆家前,瑛娘反复涂抹着自己的脸,原来她小时候眼角有一个痣,似泪痕,隆家的人几乎都知道她的这个特征。虽然在古风村被养父母孙老头夫妇救起后,二老帮瑛子蚀去了痣,可她的脸上还是留有一道浅浅的痕迹。瑛娘还是很担心,她向隆继宗坦白了自己河姑的身份,继宗笑着告诉瑛娘自己不在乎,他让瑛娘别怕,说只要自己在,谁也别想欺负她和孩子们,瑛娘点头,却仍是忧心忡忡。隆家的大少爷隆传宗因坠马,瘫痪在床多年,他的夫人是河东万家的千金,这个隆万氏之所以嫁到隆家,就是盯上了隆家的家产,大少爷不能生育,她便千方百计地收养了娘家的外甥做养子,还顶着隆家长房长孙的名号。见到隆夫人有意请回离家出走十余年的二少爷,还要带回他的家人,隆万氏慌了神,她怕继宗一家会夺走全部家产,决定阻拦二少爷回家。恰在此时,她的心腹王婆子带回了一个让她惊喜的消息,王婆子发现二少爷的夫人很像是十几年前祭河的河姑!于是大少奶奶想出了一条毒计。

  • 在隆家服侍超过二十年的下人们被叫到了隆家祠堂,却都畏惧二少爷继宗而不敢发表意见,隆万氏建议下人们到院子里去表态,一时间众人都跟了出去,祠堂里剩下了焦急的二少爷隆继宗和瘫痪的大少爷隆传宗。传宗嘱托继宗,若瑛娘真是当年的河姑,切不可留,继宗口是心非的答应了。院子里,下人们分成了两组,一组是认为瑛娘就是河姑的,一组是认为不是的,佘管家数了数,认为是的那组多了一个,就向隆夫人回禀了,可是瘸腿的隆福突然出现,他说自己反应慢了,他认为瑛娘不是河姑。这下子,两边又成了平局。隆万氏不甘心,她提出还有一个人没进行辨认,那就是萧姑,她说萧姑曾与瑛子朝夕相处,绝对认不错!众人觉得有理,就派人把萧姑从祠堂的角落找了出来。大少奶奶认为自己给了萧姑好处,还以她的家人威胁了她,萧姑一定会按自己的意思去办,这下胜券在握了,可万没想到萧姑居然说瑛娘不是瑛子。恼羞成怒的隆万氏派人去搜萧姑的住处,结果搜到了一个镯子和一包糖。

  • 洪县长在隆家安插了眼线,故而隆家一出事,他马上就带人赶到了,因为继宗戏弄洪小姐的事情,他很生气,这次是专门来找隆家麻烦的。洪县长逼问瑛娘事情的经过,他声称要为瑛娘做主。隆家众人面面相觑,隆万氏想溜走,却被洪县长喝止,大家生怕瑛娘说出真相,惹祸上身,都是战战兢兢的。然而,瑛娘没有说出萧姑真正的死因,她帮助隆家众人解了围,洪县长不甘心,还想继续找麻烦,继宗却趁这个机会带着妻女进入祠堂,拜祭了祖先,这回大少奶奶想阻拦却也不敢多言了。在给隆家祖宗磕头的时候,瑛娘偷偷多磕了几个,她是在祭奠保护了自己的萧姑。转眼间,快过年了,瑛娘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起来,隆夫人求孙心切,四处烧香求签,找医生来诊脉,就盼着瑛娘能生下一个“龙子”来,这样隆家就后继有人了。大少奶奶为此很是不满,在大少爷跟前抱怨,隆传宗大怒,揭穿了隆万氏的心思,隆万氏却把怨恨都记在了瑛娘身上。

  • 张老道给大少奶奶出的毒计便是“狸猫换太子”,他建议隆万氏准备好一只死猫,等瑛娘生产的时候,就用死猫把孩子换出来,这样就可以说瑛娘生了个妖精,她得连同孩子一起祭河才行,隆万氏大喜,决定依计行动隆家宗亲商讨的结果,是张神仙的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隆夫人决定给继宗一些生意去忙,把他调离瑛娘的身边,万一瑛娘真的生了女孩,就拿去祭河,还大河一个河姑。隆万氏让王婆子去贿赂接生婆,以便实施张老道的毒计,可佘管家心思细腻,发现了端倪,向隆夫人汇报了,隆夫人震怒,想要惩处大少奶奶,佘管家却提出现在是二少奶奶生产的关键时期,不宜多事,隆夫人这才作罢,但她更换了所有接生的下人,她要保证自己的孙子万无一失。瑛娘的预产期一天天临近了,隆继宗却突然得到消息,要去临县交接一笔大买卖,万般不舍的情况下,继宗还是出发了,他嘱咐两个女儿照顾好瑛娘。瑛娘即将生产,隆家上上下下都忙个不停,隆夫人片刻不离瑛娘的身边,隆福快马加鞭去追已经离开的二少爷。

  • 监狱里,七十二寨的土匪认出了隆继宗,几乎要杀了他,幸得一白面书生样的小伙子舍命相救,才得以全身而退,两人相交恨晚,互通了姓名,小伙是京城人士,名叫时少卿。洪县长正在犹豫,要不要放了隆继宗,却突然听到有人击鼓鸣冤,原来是瑛娘前来状告隆夫人谋害了自己的孩子,气氛一时间又紧张了起来,洪县长怒斥隆家谋害人命,要治隆夫人死罪,继宗被带出来,他想替母亲求情,可瑛娘却不依不饶。正在这时,隆福一瘸一拐地走来,他把一个襁褓递给了瑛娘,里面正是瑛娘刚刚生下的孩子。隆福谎称这是隆家的传统,新生的孩子要到黄河边接受洗礼,二少奶奶不知道这一规矩,闹了误会。瑛娘心领神会,马上装疯卖傻,向隆夫人致歉赔罪,总算是糊弄过去了,洪县长也无可奈何,只得作罢。瑛娘发现孩子又是个女孩,也有些失望。回到隆家,大少奶奶添油加醋,煽风点火,在隆夫人面前控诉瑛娘的不是,隆继宗大怒,险些上前打了隆万氏,隆夫人险遭牢狱之灾,本已不爽,这下更是烦躁。就在此时,长房下人突然传来噩耗——大少爷传宗要不行了。

  • 众隆家宗亲又逼继宗过继女儿之事,继宗愤怒之下,顶撞了几位长辈,长辈们大怒,隆夫人也跟继宗翻了脸,无奈之下,继宗来找隆福商量办法,隆福提出过继是没办法的办法,自己可以一起跟着去照顾三小姐,继宗感激隆福,狠了狠心,打算跟瑛娘摊牌。回到家的继宗,发现瑛娘竟然准备要走,原来,瑛娘不愿因为自己和三女儿的事情,使得继宗为难,想让继宗休了自己,然后自己带着三个女儿另谋出路,她给继宗留下许多嘱托,绵绵的爱意都融在了话语里面。继宗垂泪,他给瑛娘写下了几个大字。隆继宗写给瑛娘的不是休书,而是七个大字:“隆继宗永不休妻”。瑛娘很感动,夫妻二人紧紧相拥。第二天,隆家众宗亲又来逼隆继宗把三女儿送人,继宗跟各位长辈吵翻了,他细数三叔公、四叔公、七舅爷等人的黑历史,将几位长辈得罪了一个遍。他还提出隆夫人老了,现在大哥传宗不在了,自己应该是当家人了,可是各位宗亲因为他对长辈不敬,都不答应。

  • 天隆继宗写给瑛娘的不是休书,而是七个大字:“隆继宗永不休妻”。瑛娘很感动,夫妻二人紧紧相拥。第二天,隆家众宗亲又来逼隆继宗把三女儿送人,继宗跟各位长辈吵翻了,他细数三叔公、四叔公、七舅爷等人的黑历史,将几位长辈得罪了一个遍。他还提出隆夫人老了,现在大哥传宗不在了,自己应该是当家人了,可是各位宗亲因为他对长辈不敬,都不答应。隆家院落,继宗的两个女儿丢着口袋玩耍,大少奶奶的抱养的娘家侄看到了她们,这个孩子长的尖嘴猴腮,像个猴崽子,他上前抢了招娣的口袋,招娣想追,却被盼娣劝阻,可是猴崽子一再挑衅,招娣急了,去追他,又被猴崽子绊倒,两个孩子打作一团,盼娣怕妹妹被欺负,也加入了战团,两个女孩打倒了猴崽子,恰好大少奶奶路过,这下她得理不饶人了。隆万氏添油加醋地向隆夫人告状,不得已,隆夫人让佘管家假装吓唬吓唬打人的俩丫头,可是两个孩子不但不求饶,还羞辱了佘管家,加上一旁大少奶奶的煽风点火,佘管家重重地打了盼娣、招娣。

  • 在时少卿的运筹帷幄之下,继宗货栈的生意越做越好,继宗不由得喜上眉梢,他跟瑛娘夸耀着,用不了多久,自己的生意就可能超过隆家!瑛娘也很开心,询问缘由,继宗说这都是时少卿的功劳,瑛娘为了留住这个好掌柜,建议继宗与时少卿结拜为兄弟,继宗深以为然。 可二人还未结拜,时少卿就遭了大难,一伙人伏击了继宗、时少卿二人,时少卿几乎被打死,继宗把奄奄一息的他带回了自己家。继宗认为是隆夫人派人下的毒手,瑛娘却不相信,并表示救人要紧,可来了许多医生都无能为力,认为时少卿回天乏术了,可瑛娘不愿放弃这条生命,自己精心照顾。奇迹发生了,在瑛娘的悉心照料下,时少卿渐渐好了起来,终于睁开了眼睛,他误把瑛娘认作了自己的亲娘,而且对瑛娘产生了不该有的感情……继宗听说时少卿醒了,很高兴,可是去看他的时候,时少卿又晕过去了,继宗无奈。生意还得继续做,继宗要离开家去进货,与瑛娘和几个女儿依依惜别。时少卿在瑛娘的照顾下,日渐康复,他一直没说出被打的真相,原来,他在京城结了仇家,上次被袭就是仇人的手笔。

  • 两个月后,时少卿回到了孝兴,他是坐着汽车回来的,他直接来到了继宗货栈。时少卿再次提出与隆继宗结拜,继宗大喜,二人来到关帝庙拜了关公。时少卿这次回来,与之前大不一样了,已经是腰缠万贯的时老爷了,他给继宗和继宗的三个女儿都买了很多礼物,却单单没给瑛娘准备东西。晚上,继宗和瑛娘说起这件事,觉得时少卿欠了礼数,可瑛娘却觉得这是时少卿知书达礼,懂得男女授受不亲。时少卿提出与继宗合伙做生意,有了他的注资,继宗货栈的买卖一定会飞黄腾达的。继宗欣然接受,并主动提出自己应该多干一些,时少卿假意推辞,最终同意继宗负责部分货品的进货工作。继宗接受了进货的任务,准备出门,这次要走半个多月,临走前,瑛娘对他嘱托了一番。入夜,时少卿突然来到了瑛娘的家,他大胆向瑛娘求爱,并送上了一枚宝石。瑛娘吓坏了,她没想到时少卿竟然是盯上了自己,痛斥其不该如此。时少卿却说,其实隆继宗早就不爱瑛娘了,这次不是一个人去进货的,是跟洪小姐一起去的,瑛娘虽然说自己不信,却还是起了疑心。

  • 洪小姐来到了瑛娘家,与瑛娘对质,她发现瑛娘虽然没读过书,但知书达礼,两个女儿也是乖巧懂事,这才发觉自己上了时少卿的当,瑛娘根本不是什么妖女。瑛娘也发觉自己错怪了二少爷和洪小姐,甚至想撮合洪小姐和时少卿。洪小姐羞怒交加地离开了。洪小姐找时少卿算账,她表明自己不会再被时少卿利用,让时少卿好自为之。可时少卿又怎会善罢甘休呢?继宗回来了,他认为瑛娘不相信自己,很生气,瑛娘主动认错,与二少爷和解,但是怕继宗惹事,瑛娘没有说出时少卿才是这件事的主谋。时少卿又生毒计,这次,他让隆继宗去两个偏远的地方进货,还说这次的利润可以翻番,继宗很犹豫,因为这条路上经过七十二寨,那是土匪聚集的地方,可时少卿不以为然,他给了隆继宗一把手枪,并告诉继宗:富贵险中求。时少卿再次约请洪小姐,他告诉洪小姐,隆继宗寿数尽了,活不了多久了,洪小姐大惊,追问原因,时少卿说出继宗要去进货,得闯七十二寨,洪小姐急了,她连忙离开,去追继宗。

  • 盛怒之下的继宗扣动了扳机,却没打响手枪,原来枪根本没有子弹。时少卿觉得胜券在握了,他向瑛娘示意,可瑛娘看穿了他的阴谋,指出了他的漏洞,时少卿没想到瑛娘这么睿智,只得落荒而逃,而洪小姐也尴尬地离开了,经历患难的一对夫妻,紧紧相拥。两年后,又到了过年的时候,佘管家给隆夫人念着年夜饭的菜单,隆夫人却毫无心思,佘管家看出隆夫人是想儿子了,于是提出去联系隆继宗,隆夫人却拒绝了,她觉得儿子要是懂事,就该自己来看娘,一定是瑛娘不让继宗来的。而瑛娘正在劝继宗回家,她觉得不管怎样,不该和隆夫人记仇,大过年的,总该给娘磕个头。继宗耍脾气不愿意,瑛娘提出自己先去探探路,继宗勉强同意了。晚上,瑛娘与继宗同房,想给三个女儿再生个弟弟,继宗给三女儿起了名字,叫念娣,希望她会说话的时候,多念叨念叨,给自己念来个弟弟。念娣已经快两岁了,可还是不会说话,夫妻俩也很着急。

  • 继宗回隆家了,他先去祠堂给祖宗磕了头,然后就准备回自己家,可是隆福出来拦住了他,隆福恳求他无论如何都要去给隆夫人拜个年,磕个头,这也是瑛娘嘱托过的,继宗无奈,觉得自己也是应该给娘磕个头,就同意了。可在继宗之前,有人先到了隆夫人的住处,正是江湖骗子张神仙,他收了大少奶奶的好处,又来行骗,隆夫人没给他好脸色,他却给隆夫人留了一句话:灾星开口,家破人亡!隆继宗来给隆夫人拜年,隆夫人很激动,她想好好和儿子在一起说说话,可继宗却不愿与她多交流,不得已,隆夫人把张神仙那八个字告诉了继宗,继宗更是怒不可遏,痛斥隆夫人胡说,转身离开了。隆夫人后悔不已,忙吩咐佘管家去追。佘管家追上了继宗,要给他一沓银票,说是夫人给儿子做生意的本钱,这被大少奶奶看个正着,她立刻冷嘲热讽,说得隆继宗面红耳赤,愤然离去,银票自然也没有接下。回到家的继宗,问瑛娘几个女儿都是何时会说话的,瑛娘不明白二少爷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就一一回答了,继宗不由得紧皱眉头,隆夫人和他说的那八个字还是对他产生了影响。

  • 是夜,隆继宗和佘队长带着一队警察守在了自家门口,正看到时少卿带人偷着前来。隆继宗咬牙切齿,佘队长却告诉他稍安勿躁。时少卿跳进了瑛娘家,可是瑛娘誓死不给他开门,隆继宗忍不住了,他带人撞开了自己的家门,进里屋的时候差点被瑛娘误伤,时少卿见事情不好,想逃跑,被佘队长抓了个正着,佘队长建议打死时少卿,瑛娘求情才暂且饶了他一命,佘队长下令抓走了时少卿,时少卿带来的人连忙匆匆离开回去想对策了。隆继宗声泪俱下,恳求瑛娘原谅,他才发现自己的媳妇是个这么好的女人,他保证自己再也不猜疑了,瑛娘看在孩子们的面上,再次原谅了继宗。佘队长向姑姑讲述了晚上发生的事情,佘管家痛斥时少卿胆大包天,让佘队长想办法做掉了时少卿,佘队长很为难。监狱里,时少卿想贿赂狱警,却看到佘队长冷笑着向自己走了过来……半个月后,被打得皮开肉绽的时少卿从牢里被放了出来,他一出来,就让人把自己放到一张门板上,抬着来到了瑛娘家。他跟隆继宗割袍断义,威胁继宗自己一定会报复!继宗却不以为然。

  • 瑛娘赶来,却被大少奶奶拦住了去路,她坚持称瑛娘是妖女,念娣是灾星,声称要是让灾星进门,隆家会大祸临头的。瑛娘硬闯了进去,终于见到了气若游丝的继宗。隆继宗让隆夫人暂时回避,想跟自己媳妇说几句话。他告诉瑛娘,自己是被时少卿算计了,他咽不下这口气,他想回自己的家,不想让隆夫人、大少奶奶等隆家人看笑话。瑛娘跟隆夫人说了继宗的想法,隆夫人大怒,认为瑛娘是要跟自己抢儿子,可是进到屋里发现继宗真的要回自己家,隆夫人既生气又难过。隆夫人觉得都是瑛娘挑唆的,动手打了瑛娘,隆继宗急了,他想保护媳妇,可是一激动,病又犯了,再次昏迷过去。三个女孩在隆家外等待,招娣埋怨念娣,她想进去看爹,盼娣护着妹妹,可自己也想进去。于是盼娣、招娣让念娣等着别动,她们一起进了屋子。来到继宗床前,两个女儿哭成了泪人,继宗安慰孩子们,可是自己还是坐不起来,身体难受得厉害。念娣等得着急了,也趁人不注意溜进了屋里,她看到大家都围着继宗,怯生生地叫了一声爹。众人大惊,盼娣、招娣惊喜,继宗很激动,想看看开口的三女儿,却再次晕了过去。

  • 瑛娘给继宗大办丧事,亲自为继宗扛幡,隆家宗亲指责她这样不合规矩,瑛娘却说自己是在替腹中的儿子为爹打幡,众人震惊不已。大少奶奶连忙挑唆,说瑛娘的孩子来路不明,隆家绝不能认账。隆继宗没了,可他生前留下的债务还在,债主纷纷上门,瑛娘坚持不用隆家的帮助,她变卖了继宗留下的家产,终于还上了所有的债务。时少卿想出手帮助瑛娘,瑛娘断然拒绝,而且揭穿了他的狼子野心。

  • 很快,变卖家产还债的瑛娘母女在孝兴住不下去了,她们不得不离开,另谋出路,老仆人隆福把自己攒的棺材本拿了出来,让她们当做路费,瑛娘本想拒绝,却被隆福的真诚打动,最终还是含泪收下了。瑛娘带着三个女儿回到了之前住的古风村,却发现原来的家也被二少爷卖给了老邻居。邻居们提出让瑛娘住回来,大家挤一挤,瑛娘怕麻烦众乡亲,就婉言拒绝了。走的时候,乡亲们给母女几人带了很多粮食。路上,瑛娘母女遇到了赶来的洪小姐,洪小姐想帮助她们,可是瑛娘认为继宗的死,洪小姐也有责任,同样拒绝了。隆福追上了瑛娘母女,原来洪小姐把她们的困境告诉了隆福,隆福劝瑛娘带着孩子们回隆家,他愿意替她们向隆夫人说情。瑛娘觉得隆福说的也有道理,就带着三个女儿回了隆家。

  • 盼娣、招娣留在了隆家,瑛娘带着念娣继续赶路,可是一路上,念娣又哭又闹,就是不肯走,瑛娘给她买了吃的,她还是哭个不停,原来孩子想姐姐了。瑛娘也想两个女儿,于是决定带着念娣回去看一看。隆福帮助母女二人进了后门,远远地看到了盼娣、招娣。在大少奶奶的怂恿下,猴崽子再次与两个女孩发生了打斗,隆万氏去告状,隆夫人无奈,只得让佘管家去管教一下盼娣、招娣。瑛娘带着念娣看到佘管家要打两个闺女,急坏了,她不得不出面制止了佘管家。隆夫人听说瑛娘带着“灾星”又回来了,很是生气,可最后还是让瑛娘把三个女儿都带走了。

  • 瑛娘母女四人回到了瑛娘的娘家——蘑菇镇。瑛娘找到了自己的哥哥柳栓子,想让哥哥收留自己一家四口,正赶上一拨流氓来找柳栓子要账,柳栓子糊弄了过去。柳栓子比较热情地留下了瑛娘母女,而他的媳妇段金花却没给瑛娘几人好脸色,看样子是不想收留她们。在柳栓子家,瑛娘想尽量帮忙干些活,可栓子却让她安心养胎。原来柳栓子听说瑛娘原来是隆家的二少奶奶,现在又怀了继宗的遗腹子,他心里打着别的算盘。晚上,之前来过的流氓进了段金花的屋子……瑛娘劝段金花要遵守妇道,段金花苦笑,她是有苦衷的,她告诉瑛娘,自己要走了,要离开这个家,瑛娘诧异。柳栓子到隆家要钱,他认为隆家应该对他这个二少爷的大舅子尊重一些,不想却被佘管家乱棍打了出去。柳栓子没能得逞,懊恼不已,大骂隆家为富不仁……

  • 柳栓子鼻青脸肿的回到了家,发现段金花已经离家出走了,他哭天抢地了一番,瑛娘感觉哥哥很可怜,只得好言安慰几句。瑛娘拼命干活,想弥补哥哥的损失,可她不知道,柳栓子是个大烟鬼,之前做出的假象就是为了蒙蔽自己,当她辛辛苦苦地干活挣钱的时候,栓子却偷偷地卖掉了念娣换了大烟。瑛娘痛不欲生,四处寻找,却一无所获,而柳栓子还不依不饶,他还想卖掉盼娣和招娣。柳栓子把瑛娘母女关进了屋子,钉死了门窗,瑛娘等人陷入了绝境,就在瑛娘快绝望的时候,有人来救了她们,来的竟是已经离开的段金花。被救出的瑛娘听说柳栓子要把自己家改成大烟馆,愤怒异常,这个家是当年她把自己卖到隆家当河姑换来的,她不能允许这里变成害人的地方,于是一把火烧了柳栓子的房子。房子里,还有柳栓子卖念娣换来的大烟膏子,柳栓子为了抢出大烟,不顾一切地冲进屋子,最终葬身火海。瑛娘带着两个女儿四处寻找被卖掉的念娣,却被一队警察抓了起来,罪名是放火杀人。

  • 两个女孩回到隆家求助,隆夫人却不肯帮忙,她们想走的时候,竟然看到了死去的隆继宗!孩子们吓坏了,以为遇到了鬼,来人却说自己不是继宗,而是孩子们的三叔,隆延宗。时少卿得知瑛娘入狱,千方百计想把她救出来,而另一方面,认为瑛娘是害死二哥凶手的隆延宗却在想尽办法置瑛娘于死地。时少卿请求瑛娘原谅自己,瑛娘再次痛斥了这个虚伪的小人,时少卿为了讨好瑛娘,提出帮她找回丢失的念娣,瑛娘将信将疑。隆延宗宴请洪县长,特意投其所好,只点了水煮芸豆,洪县长感慨隆延宗不一般,让他有话直说,隆延宗表示,他要柳瑛娘死……

  • 隆延宗拿出大量土地的田契送给洪县长,请求处死瑛娘。盼娣、招娣知道了延宗的举动,都急了,她们痛斥三叔是骗子,不但不救娘,还要害她们的娘。大少奶奶听说隆延宗回来了,恨得牙根痒痒,她打算求助自己的哥哥,想办法对付隆延宗。洪小姐去探望了瑛娘,看到时少卿送来的大量酒菜瑛娘都一动没动,她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十分同情瑛娘的遭遇,便去找叔叔求情,希望对瑛娘宽大处理,可洪县长却另有打算。隆福得知延宗要害死瑛娘的消息很生气,他来找延宗理论,可隆延宗执迷不悟,他认定瑛娘是害死二哥的凶手,一定要瑛娘血债血偿。

  • 隆延宗追上了收留两个孩子的晁家班,可没发现被藏在暗格里的盼娣、招娣。孝兴的公审大会要召开了,洪县长专门给隆家安排了靠前的位置,这是他替隆延宗给隆家张脸面的,法场上,瑛娘高声喊着冤枉!与瑛娘一起押上法场的是七十二寨的匪首鬼见愁,他看瑛娘漂亮还出言调戏,瑛娘不断喊冤,警察无奈之下堵上了瑛娘的嘴。洪县长按照隆延宗的嘱咐,以偷奸害夫和杀人放火的罪名,判处了柳瑛娘死刑,瑛娘被封上了嘴,有冤情却无法申诉。隆福出来说公道话,却被洪县长无视,还被剪掉了视作命根的小辫子,隆福据理力争,却没能说服洪县长。此时,洪小姐也站了出来,她找到了蘑菇镇的乡亲来给瑛娘作证,大家都说瑛娘不可能做出宣读的那些恶行。在洪小姐的争取下,柳瑛娘得以开口说话,她声泪俱下地诉说了自己的冤情,众人无不动容。

  • 在洪小姐的争取下,柳瑛娘得以开口说话,她声泪俱下地诉说了自己的冤情,众人无不动容。 百姓们群情激奋,要求洪县长还柳瑛娘一个公道,洪县长无奈,说自己这么审判都是有证据的,而且柳瑛娘与人通奸是有人证明的,当初有警察专门为此去过隆继宗的家!于是,焦点集中在了当初带队捉奸过的佘队长身上。压力之下,佘小四上了台,在正义感的驱使下,他说出了真相,证明了瑛娘的清白。这下,在场的百姓不干了,他们高呼柳瑛娘冤枉,要求政府给瑛娘公道,洪县长无奈,只得把责任推给了办案的警察局长。可是洪县长坚持要判瑛娘死刑,因为蘑菇镇的放火杀人案还是瑛娘做的。瑛娘称自己只是放了火,却没有杀人,烧的也是自己换来的房子,而且诉说了柳栓子卖掉自己女儿的罪行。善良的百姓们觉得情有可原,要求从轻处理,洪县长却不依不饶,坚持依法办案。

  • 时少卿再次来找洪县长行贿,他希望洪县长马上释放柳瑛娘,而在县政府,他碰到了同样来找洪县长的隆延宗。隆延宗再次宴请洪县长,这次却没给洪县长好脸色,他要求无论如何必须枪毙柳瑛娘,洪县长很是为难。是夜,七十二寨的土匪前来营救鬼见愁。土匪们砸牢劫狱,救出了鬼见愁,在路过瑛娘牢房的时候,鬼见愁让众匪也带走了柳瑛娘。洪县长这下找到了理由,他宣布柳瑛娘通匪,再次宣布瑛娘是死罪,命令警察见到瑛娘立刻枪决。另一边,瑛娘趁着土匪大意。偷偷溜了出来,她回到隆家寻找盼娣、招娣,却发现孩子们根本不在,想走的时候,正碰到尾随而来的佘队长。佘队长劝瑛娘去自首,不然其他警察会直接杀掉她的,瑛娘听从了佘队长的建议。县政府门口,瑛娘再次敲响了鼓,在佘小四和洪小姐的帮助下,瑛娘洗脱了通匪的罪名。

  • 县政府门口,瑛娘再次敲响了鼓,在佘小四和洪小姐的帮助下,瑛娘洗脱了通匪的罪名。可是之前的放火案还没结束,洪县长让警察又把瑛娘送回了监狱,善良的百姓们要求政府放人,因为此时瑛娘还怀着继宗的遗腹子,可是洪县长不同意,大家只得给瑛娘送了许多吃的,希望她能挺过去。隆延宗又来逼洪县长杀了瑛娘,这次却遭到了拒绝,洪县长退回了延宗给的好处,表示这次的事情,他管不了了,瑛娘的案子将被交到上面处理。时少卿也来找洪县长,希望释放柳瑛娘,可得到了同样的答案。延宗与时少卿针锋相对,时少卿用言语激怒了隆延宗,延宗暗自下了狠心。时少卿买下了原来瑛娘的家,他希望找到当年被瑛娘照顾的感觉,有所感触的时少卿决定连夜赶往省城打点关系,早日救出瑛娘。隆延宗扮作劫匪劫了时少卿的车,险些杀死了时少卿,却正赶上警察搜查残留的土匪,被抓了个正着。时少卿贿赂狱警,希望置延宗于死地,而得知消息的隆夫人连忙来找洪县长求情,却吃了闭门羹。

  • 上面的判决结果出来了,柳瑛娘放火被判坐牢一年,瑛娘很着急,她希望马上出去寻找自己的孩子们,可佘队长却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现在瑛娘最重要的事情是想办法保住肚子里的孩子。隆延宗在牢里已经奄奄一息,由于怕得罪县长,没有人敢给延宗治疗,眼看延宗就要不行了,没办法,佘队长只能求柳瑛娘照顾延宗,瑛娘本来不肯,可本性善良的她不忍见死不救,还是伸出了援手,可作为交换,她求佘队长去帮自己寻找丢失的孩子们。在瑛娘的照料下,延宗从鬼门关被拉了回来,可看到延宗的瑛娘却吓了一跳,因为这个人竟然和自己的丈夫长得一模一样。隆延宗感恩瑛娘救了自己,却不知道眼前的女人就是自己一心要置于死地的二嫂柳瑛娘。延宗的判决也下来了,同样是入狱一年。

  • 隆夫人担心隆延宗,一直让佘管家打探消息,可是佘小四却总不说实情,直到延宗的身体没有大碍了,他才告知佘管家情况,并说是一位贵人救了隆延宗,隆夫人和佘管家一头雾水。随着与隆延宗的接触,瑛娘意识到,原来自己小时候认识的隆家小少爷不是自己的丈夫继宗,而是眼前这位三少爷隆延宗。延宗日渐康复,瑛娘不仅给他做汤,还做了隆家的包子。延宗看到瑛娘怀着孕还照顾自己,感激不已,他问佘队长,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没想到却得到了一个让他惊讶不已的答案。延宗当面和瑛娘对质,他希望知道二哥到底是怎么死的,他的言语惹怒了瑛娘,瑛娘告诉延宗,自己与隆家已经没有关系了,生下孩子也不会再回隆家!隆延宗渐渐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误会柳瑛娘了,他恨自己被冲动蒙蔽了眼睛,险些酿成大祸。佘队长给瑛娘带来了孩子的消息,他说盼娣、招娣是和一个叫盖家班的戏班子走了,可是这个消息不准,其实收留两个孩子的是晁家班。

  • 大少奶奶来到县政府挑拨是非,让洪县长知道了佘小四暗中照顾隆延宗的事情,洪县长大怒,免了佘小四的职务,让他离开了监狱。被罢免的佘小四痛哭流涕,他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了,隆福为了安慰他,请他喝酒。酒桌上佘小四跟隆福说了很多心里话,同时告诉他瑛娘恐怕很难活着出狱了,隆福大惊,追问原因,佘小四说瑛娘即将临盆,没人照顾,恐怕很难挺过来了。隆福花光自己的积蓄,还假意打了警察,终于进入了监狱,他是来照顾瑛娘的,希望瑛娘能够母子平安。同在监狱的隆延宗听说了此事,很是感慨,他越来越怀疑自己最初的判断了。隆福为了让瑛娘安心养胎,骗瑛娘说三个孩子都找到了,大的两个回了古风村,小的一个被一家员外收留,瑛娘闻言很是欣慰。又要过年了,大年三十,隆福给延宗送来了饺子,隆延宗真诚地向隆福询问,他想知道二哥和瑛娘还有时少卿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隆福把事情的经过详细讲给了延宗,延宗这才明白自己的确是误会了瑛娘,很是自责。此时,瑛娘的牢房里传来了惨叫声!

  • 三个月后,瑛娘和延宗的刑期将满,洪县长特意让二人一起出狱,想看他们的热闹。隆家的人早早来接隆延宗,而隆福则是在门口恭候瑛娘。瑛娘先走了出来,她告诉隆夫人自己为继宗生了儿子,不过不会再回隆家,大少奶奶很着急,怕隆夫人认下这个孙子,可此时时少卿出现,想接瑛娘回家,瑛娘狠狠打了他,与隆福离开了。延宗从监狱出来了,他向隆夫人叩首赔罪,可马上就追问瑛娘和孩子的下落,当得知她们走了,立刻起身去追。时少卿也跟在瑛娘的后面,幸亏洪凤鸣及时出现,帮瑛娘等人挡住了时少卿,可也拦住了隆延宗。时少卿激怒隆延宗再次动了手,多亏洪小姐出面周旋,隆延宗才躲过了牢狱之灾,延宗自责不已,同时对洪小姐感恩戴德。隆福和瑛娘说了实话,他其实没找到走失的三个孩子,瑛娘震惊,却能理解隆福善意的谎言,她决定按之前佘小四的消息,去寻找收留了盼娣、招娣的“盖家班”。隆福与瑛娘依依惜别,两人互道珍重,他们决定分头去找丢失的三个孩子。

  • 延宗和隆夫人辞行,他要到省城活动,争取早日当上官,隆夫人想让他先成家,延宗却骗隆夫人说自己早有家室,还有了孩子,这次就是去接他们的,隆夫人很高兴,可延宗其实是去找了另一个人,那人是他的大师兄。大师兄武艺高强,是隆延宗少时学艺时候的至交,这次,延宗专门来找他为自己保驾护航的。时少卿一直在跟随瑛娘的踪迹,时家管家给他出了一个阴损的主意。 时少卿花钱雇来一批镖师,他们把瑛娘劫到了一家大车店,在这里,时少卿要强行与瑛娘洞房花烛,瑛娘誓死不从,时少卿想霸王硬上弓,却被瑛娘用剪子捅伤,瑛娘抱着牢生,逃出了大车店。

  • 时少卿设下奸计,反算计了延宗等人,把他们捆绑了起来。时少卿将瑛娘和孩子追了回来,他要在大车店里审问隆延宗,他想让瑛娘对隆家彻底死心。在时少卿面前,隆延宗坦然承认了自己曾犯下的错误,他知道瑛娘一定就在周围,他的话是说给瑛娘听的。时少卿要杀了延宗,瑛娘却突然出现,要自己动手,时少卿大喜,把枪交给了瑛娘,可没想到,瑛娘的枪口却调转了过来。瑛娘没有上时少卿的当,她打伤了时少卿,救出了隆延宗等人,时少卿畏惧延宗和大师兄,只得无奈逃走,可是很不甘心。丧心病狂的时少卿为了不让瑛娘忘记自己,委托镖师满口金偷走了瑛娘唯一的儿子牢生。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