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爱上你治愈我 立即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36集/共40集 每日20:00更新1集,VIP会员抢先看 热度 3839

地区:内地

导演: 曹盾

类型:都市 /剧情

语言:普通话

简介: 主人公颜书仁在读博期间,与学妹孙树意外相遇相爱。在两人恋爱时,因双方家庭变故,书仁办理休学避开孙树,孙树选择去日本留学。5年后,被他们的老师陈沅庚相继邀请进思康医院。重逢后的书仁本想修复与孙树的关系,...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6/共4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颜书仁在辅导因走不出失恋阴影而自残的阳阳做宣泄治疗,最终让她直面男友和自我,得到了治愈。面对这个潦草分手的案例,书仁想起自己当年也是如此这般地离开孙树,一时陷入愧疚之中。书仁才华横溢,是思康医院精神科主治医师同时也是燕北大学最年轻的客座教授。酷爱运动的他高大英俊,专业而不失幽默的授课风格广受欢迎。他在读书会上,忽然接到男护士田高强的紧急来电,精神科突发棘手病例,需要他赶回去面诊。病房内,疯狂挣扎的杨飞已被强行穿上了束缚衣。凭借多年临床经验,书仁敏锐觉察到眼前这个少年的暴力成因,与他的父亲有关。杨父坚持对儿子高压管控,断然拒绝了书仁“家庭治疗”的要求。

  • 书仁尝试从杨飞父亲的角度进行诊疗,但他依旧不顾书仁的反对,坚持“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教育理念。书仁担心杨飞与父亲的关系得不到缓解,会把身边的其他人当作父亲暴力的“替罪羊”。心胸外科专家林芝繁计算着肿瘤的生长速度预设手术时间,不肯暂停工作。思康医院例会上,潘劲松再次提出撤销精神科,陈沅庚与他争锋相对,精神科不是污点科室,它的存在对当代都市人的心理健康至关重要,精神科不但不能撤销还要继续扶植和发展。孙树重回故土,和母亲芝繁多年后再见重提当年母亲对父亲“放弃治疗”,不欢而散。陈沅庚对孙树的学术成果了如指掌,向她抛出了橄榄枝,孙树欣然接受。

  • 一无所有的王玲珑沮丧地走在街头发现有人正在破坏她的共享单车,上前喝止反遭对方殴打,恰被路过的孙树看到。孙树救下王玲珑,发现原来她竟是刚从思康医院逃跑的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她发觉王玲珑精神有异,一路跟着她去了她的公司。王玲珑口中生机勃勃的公司此刻人去楼空满地狼藉,她难以面对倾尽全力仍旧失败的创业经历,情绪几近崩溃。孙树尽力劝解,并带她回到思康医院。就这样,提前上岗心理科的孙树医生与她的初恋男友颜书仁,在思康医院重逢。王玲珑在病房里对王母大吼大叫,王母非但没有安慰反而不断斥责她的创业行为。书仁与孙树虽互不搭理却在确诊王玲珑病症时有着惊人的默契。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颜书仁在辅导因走不出失恋阴影而自残的阳阳做宣泄治疗,最终让她直面男友和自我,得到了治愈。面对这个潦草分手的案例,书仁想起自己当年也是如此这般地离开孙树,一时陷入愧疚之中。书仁才华横溢,是思康医院精神科主治医师同时也是燕北大学最年轻的客座教授。酷爱运动的他高大英俊,专业而不失幽默的授课风格广受欢迎。他在读书会上,忽然接到男护士田高强的紧急来电,精神科突发棘手病例,需要他赶回去面诊。病房内,疯狂挣扎的杨飞已被强行穿上了束缚衣。凭借多年临床经验,书仁敏锐觉察到眼前这个少年的暴力成因,与他的父亲有关。杨父坚持对儿子高压管控,断然拒绝了书仁“家庭治疗”的要求。

  • 书仁尝试从杨飞父亲的角度进行诊疗,但他依旧不顾书仁的反对,坚持“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教育理念。书仁担心杨飞与父亲的关系得不到缓解,会把身边的其他人当作父亲暴力的“替罪羊”。心胸外科专家林芝繁计算着肿瘤的生长速度预设手术时间,不肯暂停工作。思康医院例会上,潘劲松再次提出撤销精神科,陈沅庚与他争锋相对,精神科不是污点科室,它的存在对当代都市人的心理健康至关重要,精神科不但不能撤销还要继续扶植和发展。孙树重回故土,和母亲芝繁多年后再见重提当年母亲对父亲“放弃治疗”,不欢而散。陈沅庚对孙树的学术成果了如指掌,向她抛出了橄榄枝,孙树欣然接受。

  • 一无所有的王玲珑沮丧地走在街头发现有人正在破坏她的共享单车,上前喝止反遭对方殴打,恰被路过的孙树看到。孙树救下王玲珑,发现原来她竟是刚从思康医院逃跑的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她发觉王玲珑精神有异,一路跟着她去了她的公司。王玲珑口中生机勃勃的公司此刻人去楼空满地狼藉,她难以面对倾尽全力仍旧失败的创业经历,情绪几近崩溃。孙树尽力劝解,并带她回到思康医院。就这样,提前上岗心理科的孙树医生与她的初恋男友颜书仁,在思康医院重逢。王玲珑在病房里对王母大吼大叫,王母非但没有安慰反而不断斥责她的创业行为。书仁与孙树虽互不搭理却在确诊王玲珑病症时有着惊人的默契。

  • 孙树猜到仙人掌是书仁搞的鬼,没好气地转手扔给了田高强。这一切都被书仁看在眼里。孙树向陈沅庚询问是否有合适的其他公寓,得到了否定回答。整容狂人郑贤宇来找一凡,一凡不仅一眼看出他前一次整容的败笔,还一语道破主刀大夫的身份,他自信只有自己才能给郑贤宇一张完美无缺的脸。孙树的各个运动场所,书仁都像影子似的跟随左右。郑母坚决反对儿子整形,她找到前台要求退还手术费。郑母向整形科申请退款无果,转而向心理科求助,她苦闷地向孙树道出郑贤宇疯狂整容的经历,觉得儿子患上了整容成瘾症。与此同时,一凡却沉醉于设计郑贤宇完美整容方案中无法自拔,将前来劝阻他的景然赶出了办公室。

  • 卢国锋请孙树先对女患者做心理评估。孙树单独问诊,发现她的伤痕布满脸颊像受惊的小鸟般不发一言,孙树判断她是受到了家暴。景然发现,这个女患者竟然是明星企业顺达集团的总裁夫人文娟,孙树不明白为何她选择沉默。林芝繁计算着手术的时间,依然固执地全情投入工作,孙树又急又气。获救的郑贤宇主动来找孙树倾诉苦恼,孙树也讲出了自己的情感经历让郑贤宇确认内心深处真正的想法,整容并不能解决问题,而是要自信勇敢地追梦。一凡带着蛋糕来向孙树道歉,恰被书仁看见。

  • 孙树给文娟做谈话治疗,鼓励她勇敢说“不”。文娟尝试拒绝,却受到更大的暴力。黎总表面温柔体贴,威胁文娟不要在公司上市关键期制造不必要的麻烦。孙树强烈反对将文娟转入精神科的做法,并找陈沅庚寻求帮助。陈沅庚建议孙树找书仁聊聊。面对火冒三丈的孙树,书仁几句话便直击要害,点出文娟之所以不敢勇敢面对现实的关键所在。精神科此时不仅能保护文娟,令她有时间自我觉醒,而且能将社会舆论压力指向黎总。孙树的怒火瞬间平息,被点醒后暗暗佩服书仁的看法。一凡精心打扮要接孙树下班回家,却搞笑出糗,孙树哭笑不得地拒绝了他。

  • 黎总殷情接文娟出院,文娟决定暂时为了孩子选择坚强,二人一派和谐。孙树想亲自下厨给林芝繁制造生日惊喜,才发觉连母亲最爱吃的菜都一无所知。一凡设计了“孙树问卷调查升级2.0版”向邹华了解孙树的一切,他的真诚打动了邹华,一想到当年书仁突然提出分手给孙树造成的伤害,邹华决定支持一凡。酒精依赖综合症患者梁啸天再度入院,面对盗版与互联网冲击,传统出版业出身的他承受着巨大压力,终日依赖酒精,接受心理治疗迫在眉睫。陈一凡神秘地告诉书仁他与孙树恋爱了,并拿出“凡式”“数学公式”告诉书仁,孙树与他有多么契合。书仁没有告诉一凡自己与孙树的往事,内心有些复杂。

  • 陈一凡视林芝繁为偶像,忽然得知孙树是偶像的女儿越发喜欢她……书仁陪伴神情落寞的孙树,细心开解,希望她站在林芝繁的角度换位思考,他与孙树的感情似乎正在全部回归。深夜回家的林芝繁看到女儿给她买的按摩椅和精心准备的晚餐,感动又愧疚。她向孙树道歉,约她回家补过生日,被孙树赌气拒绝。孙树办公室忽然被各色玫瑰花铺满,原来又是陈一凡的“手笔”,孙树没好气的全部退了回去。陈一凡不懂为何鲜花攻势对孙树毫无作用,只能又来找邹华取经。书仁与孙树回到热恋时常常约会的餐厅吃小龙虾,曾经的甜蜜回忆,让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 书仁与孙树仿佛回到初恋时光,在电话里聊着属于恋人的小心思。孙树看到书仁窗台上熟悉的仙人掌,开始柔软的内心被深深触动。她问书仁当初为何提出分手,书仁没有回答,反而提出想跟孙树重新开始。孙树心结未解,抗拒着跑开。林芝繁每天都用着孙树送的按摩椅,孙树忽然觉得小小的努力第一次被母亲认可,她与母亲聊起博学多才的父亲,母女二人相约一起去给父亲扫墓。一凡“串通”邹华,把孙树骗到了喷泉广场。在众人的围观下,一凡跪地表白,岂料喷泉失控,把孙树淋成了落汤鸡。目睹了整场闹剧的书仁有些幸灾乐祸,他终于忍不住告诉一凡,孙树是自己大学时唯一的女朋友,二人的恋情也将会重新开始。

  • 孙树请书仁不要给自己期待后又令自己失望。书仁承诺,以后再也不让孙树失望。回家后,书仁一边回想着曾经答应孙树的事,并微笑着准备安排。院办启动了对书仁的停职审查程序,陈沅庚希望书仁能坦然面对,接受调查,书仁光明磊落,再次重申了自己的从医理念。王思理的儿子侯俊铭,面试屡次失败来医院找母亲诉苦,不想却对景然一见钟情。他借机迅速接受了母亲的安排,决定来思康医院上班。而一直想拉拢王思理的潘劲松,以帮王思理安排儿子工作为条件,施压收回书仁的药品进出库管理权。陈一凡从景然处得知,书仁因“红包事件”被停职调查,作为好友他坚定站在书仁身边送上“人道主义”的拥抱。

  • 书仁一番话直指孙树内心,孙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一凡端着橙汁去讨好孙树,被孙树拒之门外。孙树的态度让一凡很不理解,书仁告诉一凡,林芝繁与孙树之间有多年的隔阂,而感情并不是靠公式推断的。医生要求林芝繁尽快安排手术,林芝繁想起自己的丈夫,有了一个决定。一凡再度来找林芝繁解惑,他告诉林芝繁自己的父母远在国外,他俨然已经把林芝繁当成了自己的母亲。暴食症患者闫瑶,独自吃了五斤羊肉引发急性胃炎入院,外科对症转诊给了心理科,闫瑶对孙树的面诊抱有深深的抵触。刚刚回国的梁啸天主动给书仁打电话解释,银行卡是他的妻子自作主张偷偷塞进了书里,他可以亲自来向院方澄清。

  • 书仁在孙树宿舍看到“女孩与仙人掌”画像,有感而发,他害怕自己的刺会刺伤孙树,所以一直对自己的情感不确定。田高强绣了HelloKitty的杯套送给小鹿,被景然搅局。田高强不敢开口表白只能暗暗叫苦给全科同事都绣了杯套。孙树对自己和书仁的现状有些疑惑和不确定,邹华鼓动孙树暗示书仁请她看电影。侯俊铭和王思理在医院楼下喝咖啡,王思理依然把侯俊铭当小孩,处处照顾安排,侯俊铭不耐烦走开。张继承对景然有些动心,不明就里的景然当着同事的面声称自己讨厌学霸,每次医院考核都拿前三名的张继承心凉半截。面对孙树,闫瑶不愿正视自己的暴食症,逃离了医院。

  • 孙树敏锐察觉到书仁对丽莎很关注,她约书仁一起跑步,想了解他的真实想法。而书仁却告诉她最近由于诊疗病人,只是有些损耗而已。王思理发现儿子侯俊铭被信息科主任责骂,护子心切表明了身份,侯俊铭觉得母亲一直把自己当小孩看,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闫瑶被当成小三当街泼脏水,景然路过出手相救,并向孙树求助。闫瑶的男同事李亮无休止地骚扰她,李亮的妻子认定她是小三,在公司不断闹事。这样被千夫所指的状态,与闫瑶的童年经历极其相似。闫瑶小时候很胖,因为与校草之间一个偶然的交集被小混混叶玲玲怀恨在心。从此不断被侮辱,走上了疯狂减肥之路。

  • 书仁显得十分疲惫。孙树也强打着精神上班。医院系统进行内部升级,景然介绍侯俊铭给大家认识。孙树和邹华来看芝繁,母女间关系融洽了许多。孙树与邹华谈起书仁和一凡,遭邹华调侃,孙树告诉邹华自己已经彻底放下了与母亲的芥蒂。杨远航向书仁讲述自己的发家史,由于歉疚,他潜意识的恐惧像炸弹一样被引爆。书仁步步深入,慢慢诱导,触及杨远航最核心的症结,他被创伤压抑多年的内心打开,痛哭出声。闫瑶再度接受孙树治疗,虽然骚扰还在继续,但她已经有勇气重新审视与面对,走出思康医院的她决定辞职开始全新的生活。陈一凡为了请孙树吃饭,竟然预约了孙树的号,胡搅蛮缠地加入了孙树与书仁的双人晚餐。

  • 陈元庚告诉书仁正是自己多年来一直在治疗罗红燕。书仁对罗红燕的恨并没有释怀,他一直记得童年时罗红燕是如何对两个女儿不闻不问,他也无法原谅当年伤害了他与媛媛两个家庭的杀人凶手。随着罗红燕的出现,书仁开始变得寡言少语。孙树看出书仁的反常,可是书仁不愿告诉她原由。书仁想介绍孙树给丽莎做心理治疗,因为难以对陌生人建立安全感,丽莎拒绝了书仁的提议。书仁与孙树约会途中,无意间见到曾经患有暴食症的闫瑶,如今她成了瑜伽教练,一脸自信。

  • 一凡和景然这对“难兄难妹”在酒吧把自己灌得烂醉,景然把一凡的感情分析得乱七八糟,一凡愈发伤心。书仁和孙树只好赶去“救援”,四个年轻人横七竖八倒在沙发上,令人啼笑皆非。杨远航感激书仁解开了自己前半生最大的心结,彻底摆脱了阴影,得以平静面对未来的人生。杨远航准备入股思康集团,并斥资成立心理专项公益基金,义务帮助PTSD患者。杨远航还向陈沅庚透露,最近有人以思康医院的名义向外界融资成立疗养院,目前已有不少人有投资意向。

  • 侯俊铭来找王思理,告诉了她自己坚定了辞职做游戏设计的想法,王思理虽不理解却也不再像此前那么坚决了。孙树决定对媛媛进行玩偶催眠疗法。丽莎在催眠中重回童年时代,记忆彻底复苏,她想起了罗红燕,想起病床上的死里逃生禁不住放声痛哭。林芝繁回忆起孙树婴儿时期的小动作,工作忙碌时孙树就是她的慰藉,孙树感动落泪,母女二人抱紧彼此。陈沅庚知道,媛媛当下的困境来自于身份的迷失和对往昔记忆的困惑,这个关键时期的治疗节奏很难掌控,一切都要先遵循她自己的意愿。林芝繁主动邀请书仁与一凡来家里吃饭,孙树毫无防备。

  • 杨远航要求丽莎入驻思康医院管理PTSD基金,调查思康医院经营状况是否适合投资,想要躲起来的丽莎无奈接受。潘劲松的疗养基地项目在董事会推进乏力,他打算在医院内部培植自己的利益集团削弱陈沅庚的影响力。他拉拢梁科,以帮助梁科和他的母亲投资移民为诱饵,指使他在陈沅庚外出的时候召集董事会重议光纤项目。心理科发展迅速,陈沅庚计划引进更多的专业人才,这与潘劲松的企图背道而驰,他对陈沅庚怨恨更深。他授意梁科向卢国锋示好,试图给陈沅庚制造麻烦。

  • 这个童年背负太多伤痕的女孩,卸下强悍的外衣,在医院的角落蜷缩得像个孩子。她再次求助书仁,恳求这个唯一的亲人不要离开她。正与书仁甜蜜约会的孙树再被打扰,看着在书仁怀里痛哭的丽莎,她说服自己要信任书仁,在丽莎人生的关键时刻,她主动劝说书仁陪丽莎一起去薇薇的墓地看看。一凡开始意识到自己对感情真的像他做手术一样,都是一厢情愿,这个思想上的细微转变让书仁很欣喜。

  • 丽莎面对书仁与孙树,坦陈自己明白孙树的担忧,也懂得如何界定与他们二人的关系。她特意向孙树表达感谢,两人之间的隔阂消除。孙树告白书仁,她渴望参与到书仁的全部生活中来,书仁十分感动,彼此的心更加靠近。二人并肩夜跑,连心跳与呼吸都写满甜蜜,家的样子就在眼前。而罗红燕的生命却即将走到终点,她的癌细胞扩散导致幻觉越来越重,已到了弥留之际。孙树带着丽莎到医院,希望丽莎能完成与母亲的最后告别,丽莎却始终没有迈进那间病房,罗红燕抱憾而终。

  • 午夜时分乔森终于无法继续忍受,绝望地写下了一封遗书。乔森自杀的消息如惊雷一般撞击了孙树的心灵,她深深觉得自己与乔森的死脱不了干系。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书仁与孙树并肩而坐,二人互相分享了这些年各自面对人生逆境的感受。书仁告诉孙树人的情绪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必刻意压抑和隐藏,作为医生倾尽自己的义务就问心无愧。乔森自杀事件在网上不断发酵,大批粉丝质疑经纪公司逼死乔森,公司高层授意河妈将矛头转向乔森的心理医师孙树,恶意诱导舆论制造由于孙树治疗不当而导致患者自杀的假象。

  • 精神科开出的抗抑郁药片是白色的,对比之下破绽立显。一凡和书仁当面质问河妈,揭穿他调包药片并雇佣水军污蔑孙树。面对二人的步步紧逼,河妈不得已说出了自己的苦衷和身处娱乐圈的无奈,他已经被公司扫地出门。河妈开始陷入噩梦,梦里乔森不断出现逼问他为何要害死自己,河妈痛苦不堪,遭受道德与良知谴责的他终于无法再沉默下去,他通过网络直播向大众说明了事件始末,并公开道歉,孙树的危机得以化解。

  • 孙树找到书仁,告诉他如果心里有什么事一定要说出来。书仁的深情告白让孙树放下了担忧。聚会气氛美好,孙树与书仁二人的亲密举动,被林芝繁看在眼里。看到女儿发自内心的幸福模样,她对书仁的强硬开始瓦解。景然与张继承一起讨论人生目标,关系变得更加亲密。凌晨,42岁的赵忠旺突然自杀,紧急抢救后转诊精神科会诊。原来一年前赵忠旺发生了车祸,妻子去世儿子残疾,随后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入院后情绪非常低落,拒绝与人交流。

  • 书仁诊断艾米得了缄默症,因为父母对艾米隐瞒真相给孩子造成了强烈的不安全感,书仁希望父母可以与艾米一起接受家庭治疗。而心不在焉的卢国锋却极力主导给自己的患者进行药物治疗。彻底痊愈的杨远航专程来医院看望书仁,书仁告诉杨远航,精神科医生虽然对患者介入治疗,但患者能够痊愈,最大的原因都来自患者自身的力量,内在强大才能够自愈。这也是心理治疗的要义所在。杨远航对书仁的工作表示了极大的赞赏,虽然患者可以自愈,但医生是助推自愈的决定因素。

  • 外卖小哥搀扶着烂醉如泥的一凡回家,书仁照顾左右。卢国锋接诊了高智商精神分裂症患者祁若愚,他满嘴的爱因斯坦和理论物理学公式让大家有些不明所以,卢国锋最后决定用药治疗。书仁惊喜地把艾米画的画全部拼在了一起,发现大面积的黑色涂鸦正中间是一条乡间小路,上面有三个互相牵着手的彩色小人,女儿纯真美好的内心世界和对父母的期盼让艾米妈妈潸然泪下,家庭危机解除了。一凡仿佛对自己丧失了信心,面对前来就诊的患者提不起任何兴趣,还出现了心绞痛。

  • 孙树知道卢国锋是想迅速提升业绩以证明自己的能力,她有些不满但也无可奈何。田高强满腔怒火冲进卢国锋办公室表达不满,大家都是人,不是卢国锋证明自己能力的机器。整个精神科像绷紧了的弦,就在这时候,季明月在社区医院晕倒流产,千辛万苦才受孕成功,刚刚还在享受喜悦却一下子坠入失望的深渊,情绪一时难以控制。面对家属的质疑卢国锋有些惭愧。季明月突然流产,意志状态十分消沉,家属和同事都十分担心她。卢国锋对母亲的医疗费无计可施,想从给妻子的家用中抽出一部分应急,却遭到正在冷战的妻子一通抢白。

  • 人到中年,各方压力劈头盖脸而来,眼前的窘境无法化解,身边无人理解,这些潜藏在卢国锋内心深处的苦楚恰被赶来的书仁全部听见。他默默搀扶着醉酒的卢国锋,这个看似急功近利沉默寡言的同事也有难以言说的经历。田高强意外从心外科护士处得知卢国锋母亲病重入院,卢国锋正在遭遇严重的经济危机。田高强迅速在精神科发起了捐款,大家都积极响应。就在此时,卢国锋却突被告知母亲的病情迅速恶化,可能只有行业专家林芝繁亲自出马才有一线生机。卢国锋此时才知道,原来孙树的母亲就是林芝繁。想起此前与孙树的意见相悖,如今还有求于她卢国锋有些犹豫。

  • 梁科从小对父亲的只有怨恨,加之潘劲松一再的利益诱惑,梁科决定铤而走险。他利用职务便利,取得了陈沅庚的签名手迹。转移了陈沅庚经手的500万元项目款,伪造签名后,向医院职业道德建设部实名举报陈沅庚贪污,恰被经过门口的卢国锋撞见。职业道德建设部再次对陈沅庚展开调查,陈沅庚看到留有自己笔迹的伪造合同,有些困惑,但仍旧配合调查暂停了院长工作,他内心已萌生退意,想借此辞去副院长职务。书仁、孙树与一凡得知后愤愤不平,三人都非常信任陈沅庚,坚信有人恶意陷害,整个精神科也对陈沅庚的人品深信不疑。

  • 书仁告诉了陈沅庚师母的下落。梁科回家发现母亲正在独自垂泪,知道陈沅庚已经找到了他们母子,他警告陈沅庚不要骚扰母亲的生活。梁母发觉梁科早已知道陈沅庚与他的关系。潘劲松打来电话,由于思康医院大批员工以罢工为条件,要求公正调查陈沅庚事件,事态越来越不受控制,院方极有可能将此事移交司法机关。老奸巨滑的潘劲松希望梁科能扛下全部责任,梁科一时慌了手脚,要带着母亲逃往国外。面对梁母的逼问,梁科向母亲坦白了自己对陈沅庚所做的一切。陈沅庚来找书仁,罕见地要与他一醉方休。

  • 书仁接诊了焦虑症患者易芳芳,她的丈夫出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然而噩梦并未结束,她随后又发现丈夫手机里竟满是另一个陌生女子的暧昧短信,意外与背叛同时降临,她被困在梦魇之中不知何去何从。陈沅庚卸任副院长一职,与妻子的关系有了新的进展,心结解开一身轻松。易芳芳服药后梦魇症状有所改善,她告诉书仁自己想去找那个第三者。书仁问易芳芳对于丈夫、家庭与婚姻的看法,易芳芳内心无解。林芝繁与孙树一起逛街,属于母女俩的亲密时光,母亲开始操心女儿的将来,林芝繁竟然也不能免俗地催起了婚。

  • 孙树觉得自己不了解书仁内心最深处的想法,丽莎鼓励孙树对书仁主动一些。易芳芳找到了丈夫短信里的女人武妍,告诉他丈夫老何正躺在病床上可能时日无多,两个因为同一个男人而被命运联结在一起的女人忽然面对面,真是个荒唐的场景。书仁内心深处被易芳芳的一番话触动,忽然明白了孙树生气的理由。武妍找到易芳芳,向她坦白事实真相,虽然自己一直喜欢老何,但老何却从来没有越过雷池半步。所谓出轨,只是一个一厢情愿的乌龙事件。易芳芳发现自己误会了丈夫,还没来得及在病床前解释和告白,丈夫就匆忙离开了人世。

  • 孙树担心书仁的情况,寻求陈沅庚的帮助。陈沅庚告诉孙树,书仁的心结正是他母亲离世的真相。杨远航请书仁吃饭,二人聊起人生中的遗憾,书仁告诉杨远航自己的身世,母亲曾经常年被抑郁症困扰,当年的车祸究竟是自杀还是另有隐情,由于现场目击证人说法不一,书仁一直心存怀疑。杨远航表示可以帮助书仁调查。思康医院整形科门口,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嚎啕大哭,工作人员劝解无果。哭闹间,女人忽然把孩子一扔拔腿就跑,不小心摔了一跤。书仁路过上前搀扶,女人与书仁一照面,立刻惊慌失措地挣开,嘴里念着“不关我的事”夺路而逃。书仁惊觉此人很眼熟,她就是母亲车祸现场的其中一个目击证人。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