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殿下

9.2
年份: 2020
地区: 内地
简介:溍炀两国,正邪对立,分庭抗礼。炀王楚馗大肆征战,战火纷飞。忠义的溍王抵抗楚馗未成,退守北方,养兵蓄锐,以待攻敌之日。    聪慧善良的摘星在狼狩山上结识一名野少年,给他取名狼仔。狼仔自小生长在山林间,虽未经教化但天性质朴,心地纯善,与摘星青梅竹马。不料不谙世事的狼仔为救幼狼,竟被误会成谋害重臣的凶手,惨遭追杀。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9 / 共49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马摘星给野少年取名狼仔,狼仔以星儿称呼马摘星,两人青梅竹马。隔日,马瑛提前回城,马摘星说服狼仔下山,带他入城观看皮影戏,狼仔跟马摘星走失,因而发现人们的善良。马府迎接马瑛,同行之人是楚馗的义弟夏侯义,夏侯义一路嘲讽马瑛,却被晚归的马摘星义正严词的反驳。马府总管汪翔怕夏侯义怀恨在心,替马摘星前去赔罪,夏侯义命其抓捕狼肉给自己治病。

  • 马家军副将马峰程奉命上山围捕狼仔,却发现狼仔为保狼群,自愿就范,马峰程感叹狼仔若非犯案,其大将之风可担重任。同时摘星因为担忧狼仔,在俾女小凤的协助下,逃离马府去找狼仔。马家军将狼仔押送回马府途中,狼仔因听见远方摘星的铜铃声,突破牢笼逃离,摘星在山上与狼仔相遇,为了保护狼仔,摘星逼狼仔远走。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马摘星给野少年取名狼仔,狼仔以星儿称呼马摘星,两人青梅竹马。隔日,马瑛提前回城,马摘星说服狼仔下山,带他入城观看皮影戏,狼仔跟马摘星走失,因而发现人们的善良。马府迎接马瑛,同行之人是楚馗的义弟夏侯义,夏侯义一路嘲讽马瑛,却被晚归的马摘星义正严词的反驳。马府总管汪翔怕夏侯义怀恨在心,替马摘星前去赔罪,夏侯义命其抓捕狼肉给自己治病。

  • 马家军副将马峰程奉命上山围捕狼仔,却发现狼仔为保狼群,自愿就范,马峰程感叹狼仔若非犯案,其大将之风可担重任。同时摘星因为担忧狼仔,在俾女小凤的协助下,逃离马府去找狼仔。马家军将狼仔押送回马府途中,狼仔因听见远方摘星的铜铃声,突破牢笼逃离,摘星在山上与狼仔相遇,为了保护狼仔,摘星逼狼仔远走。

  • 马俊利用摘星铜铃,抢先一步围捕了狼仔跟狼群,还大肆羞辱狼仔。狼仔误以为自己被摘星出卖,跟狼群反扑,马俊射杀狼群,狼群死伤无数,狼仔中箭落崖,身死未卜。摘星赶到时,央求马俊赶去救人,却被马俊打伤腿。事后,马瑛怒火中烧,罚马俊充军历练。摘星苦寻狼仔下落,腿伤加重,却始终毫无音讯,只能悬挂铜铃思念。其实,下落不明的狼仔被楚馗暗中收下。

  • 小凤陪摘星上街散心,二人来到酒楼,观看即将演出的皮影戏台子,在隔着一个皮影戏的布幕间,摘星与乔装入住酒楼的渤王几乎重逢,却未见彼此。此刻马瑛从京城赶回,渤王下令命夜煞监视马瑛。马瑛回府与一家团聚,小凤赶来告知摘星,她已问到今日破解字谜之人且能安排见面。摘星欣喜到酒楼赴约,见到的人不是狼仔,而是通州少主顾清平,顾清平以自身经历开导摘星,劝她切勿活在过去的悲伤里。夜里摘星回府后,将她与通州少主相识的事情告诉了父亲,父女温馨闲聊,马瑛说起摘星的母亲似乎有特殊出身,言谈至一半时,文衍率领夜煞杀入马府。

  • 摘星苏醒后,罹患失魂症,渤王在文衍的建议下,前去采治疗摘星的药——女萝草,文衍独自照顾摘星之时,通州少主到访。双方险因误会而起冲突。渤王回来后,发现通州少主暗中带走摘星,马上揭穿了他的假面具。在一番厮杀后,渤王从通州少主手上救出摘星,摘星苏醒,认定神似狼仔的渤王就是狼仔。渤王一口否认,告知摘星自己三皇子的真实身份。摘星见渤王身上没有狼仔兽疤,便打消了怀疑。摘星想起父亲之死,伤心不已,渤王用计让她深信父亲之死乃是通州少主联手溍国所为,摘星渐渐走出悲伤。

  • 马家军逼近溯旸城,允王楚有圭试图安抚,马家军坚持要楚馗现身立誓,否则将破城而入。双方危及之下,渤王及时带回摘星,在摘星的保证跟解释下,马家军表示误会了楚馗。马峰程和马婧前来安慰失去家人的摘星,摘星想起渤王为她受伤,前去探望,感谢渤王教会自己忍痛坚强。

  • 城郊外,官奴林广为了见上自己亲生儿子一面,冒险逃跑。隔日楚馗与渤王练箭,渤王因婚期而心神不宁,楚馗命渤王需善用摘星这个棋子,好好待之,等到她没有了利用价值,再弃之。摘星在去渤王府的途中,发现了饥寒交迫且一身伤的林广,善良的摘星决定将他接回渤王府救治。摘星跟马婧在渤王府安顿下来,马婧述说着渤王府的可怕,摘星故意加油添醋戏弄她。不料渤王听见摘星的话,误认摘星搬弄是非,气愤离去。

  • 楚馗因刺客案而盘问众人,杨厚怀疑林广之事不单纯,敬祥指证林广为刺客。最后,楚馗认为,渤王府出现刺客,皆因马摘星自作主张和渤王不察所致,遂罚摘星跪在太庙。 马婧担心摘星的腿伤复发,前去太庙探望,摘星告诫她,此事不要让马家军知道,并要求马婧离开。渤王命海蝶和莫霄暗中调查敬祥,果不其然,查出林广并非自尽,而是被敬祥所杀。

  • 摘星接受渤王的邀约,欣然赴宴,渤王一改先前的不友善,在夜宴里与摘星化干戈为玉帛,两人倾吐心声,渤王拥摘星入怀,无形中彼此萌生情意。昨夜摘星跟渤王在别院入睡,摘星醒来后发现两人相互紧靠,难为情之下决定暗中离去,渤王持续装睡,随即苏醒而笑。渤王一改先前对摘星的态度,穿衣打扮也变得十分注重,同时告知众人要保护摘星周全。

  • 渤王和摘星回到渤王府,宝娜人虽未到,礼物先到,送来的画作和物品都显示出她对渤王的痴恋,摘星多次劝说渤王,不妨在宝娜离开炀国前,请渤王对宝娜隐瞒婚约,渤王勉强接受。但他要求摘星亲自下厨做巧果,作为补偿。渤王府众人迎接宝娜,宝娜的排场跟骄纵让所有人不敢恭维。宝娜怀疑起摘星身份,摘星佯称是客人,宝娜自行将摘星纳为朋友,并希望自己也能做巧果给渤王。

  • 回到渤王府,摘星听到渤王要教宝娜练字,建议两人孤男寡女,应该到大厅练习,渤王暗中窃喜摘星吃醋,但宝娜心中不快,摘星只好建议两人继续留在书房,黯然离去,但摘星一走,渤王便以公务为由离去。 渤王到了摘星客房,暗自把香囊放置显眼处,此时摘星在练武场射箭出气,不料渤王现身,摘星气结下,暗讽渤王不如狼仔,但却在渤王面前显露出真心,事后深感难堪。宝娜发现渤王把香囊送给摘星,气急败坏下,找允王质问摘星与渤王的关系,允王佯称不知详情,并建议宝娜以试探渤王的真心。

  • 宝娜气恼渤王偏爱摘星,怒气冲冲收回藏在画轴里的借兵盟书,出城回迄貚。允王见宝娜中计,暗中向疾冲和赏金人们发出信号。疾冲身手了得,顺利绑架宝娜。渤王追赶到宝娜遇袭处,发现宝娜下落不明。朝堂上楚馗得知渤王误借兵大事,将渤王关入天牢,命允王速速寻回宝娜。焦急不安的摘星面见楚馗,向他请求一同前去寻找宝娜,楚馗同意后,摘星到天牢探望渤王,两人患难见真情。摘星用渤王的血指挥战狼,寻获赏金人躲藏处,眼见追兵将至,赏金人们赶紧撤离,疾冲决定留下断后,并设下毒蝎陷阱。

  • 疾冲提示摘星可在三日后的山神庙得知幕后真凶,摘星表达感谢,疾冲要摘星签下欠条,潇洒离去。疾冲到了孤寡村,给村民们送上得以度过寒冬的物资,而后潜入允王府,暗示允王脱身之法,索求更多报酬。摘星依疾冲所言,前往山神庙逮捕真凶,不料抓到的真凶是敬祥。楚楚得知父亲是替允王顶罪的幕后主使,腹中孩子险些流产。允王以假死的方法,让楚馗释疑。

  • 楚馗命渤王前去迄貚接有祯时,让摘星随行,渤王直言厌恶摘星,楚馗怒斥他不该如此。允王密见疾冲,命他对渤王下手,以替敬祥报仇。于是疾冲以相马师的身份进入渤王出行队伍。出发前,疾冲和摘星说笑,渤王吃醋。疾冲看出摘星与渤王关系有变,摘星困惑,认为是自身表现不佳,引来渤王不快。

  • 难过的摘星仍牵挂渤王喝酒伤身,准备解酒药送到房里,渤王见她不死心,出言羞辱,甚至意图强占她,摘星心灰意冷,渤王悔恨。疾冲得知摘星受委屈,却发现摘星不见了。悲伤不已的摘星,一人在大雨中上了狼狩山,找到曾经与狼仔的山洞,发烧昏过去,意识恍恍惚惚中,感觉有个人拿着薄荷叶和水照顾自己,她不知道那人正是渤王。

  • 渤王只带着文衍和数名渤军准时前往伏虎林赴约,莫霄率领其余渤军前往南寮塔迎接四殿下。摘星巧遇迎接渤王的宝娜,这才知道,宝娜压根没派使者来送书信。原来伏虎林是个陷阱!摘星忧心渤王处境,与宝娜两人赴险营救,果然见到渤王和文衍遇袭。摘星和宝娜互相配合,为渤王争取到脱身的空档,疾冲也及时现身,众人身处敌方追杀的箭海中,摘星替疾冲挡了一箭。疾冲让渤王带重伤的摘星离去,自己断后,就在所有人离开后,疾冲露出真面目,原来这陷阱是他和溍人联手设计的。

  • 宝娜派人将有祯亲自带到军营,有祯向来不喜渤王,两人因三年前大殿下斌王楚有裕之死,种下了心结,有祯便与摘星和疾冲交好。允王得知疾冲在伏虎林失手后,大发雷霆,不慎被楚楚听见,楚楚求允王回头是岸,但允王执迷不悟,两人争执时,楚楚意外跌倒流产。楚楚为了不让允王一错再错,把允王的所作所为都告诉了楚馗。

  • 疾冲和渤王为了摘星,比赛箭术。疾冲为了赢,不惜把剑当作箭矢,渤王见状,握紧自己的牙獠剑,主动弃权。疾冲赢了比赛取得玉蝴蝶,在群众庆贺中,渤王趁乱带走摘星,只是为了关心她的伤势,渤王举止令摘星不解。渤王不承认关心摘星是出自于爱,摘星则怕对渤王再抱有期待,急着离开。摘星无意间看到渤王能根据风的方向,找到吹跑的香囊。摘星震惊不已,这世上除了狼仔,谁能看的见风?

  • 渤王以为摘星有危险,心急如焚赶到城郊悬崖,听见熟悉的铜铃声。摘星就站在崖边,形势十分危险,但摘星却无惧,她一心逼着渤王承认他就是狼仔,但渤王却不承认,摘星微笑着,身子往后一倒,坠入悬崖,渤王一跃抱住摘星下坠的身体,摘星就知道渤王是狼仔,渤王也不再否认了,分别多年的两人,终于相认了!而两人坠崖的那一刻,疾冲在崖上都看见了。

  • 渤王和摘星回到奎州城,在街上遇到摘星的旧识酒楼方掌柜和其女红儿,发现红儿变的叛逆无礼,于是一起化解了红儿的心结,陪着她交到朋友。红儿告诉父亲,陪着摘星姐姐的男人是马府惨案当晚,包下酒楼说小狼故事的大哥哥,方掌柜一愣,炀国三皇子怎会与那天杀气腾腾的男人是同一人。

  • 摘星入宫后,替她医腿的大夫是遥姬,从遥姬口中,摘星才知渤王与她是旧识,但彼此之间有过心结。渤王处理完红儿的事,回宫复命,看穿楚馗话中有话,证实了渤王的恐惧,楚馗将他的宿敌遥姬放出来,摘星在遥姬手上,渤王深怕遥姬会因两人的旧仇,报复在摘星身上,但渤王眼下除了等,别无他法。

  • 不速之客遥姬奉楚馗之命,请摘星为即将举办诛震宴做准备,摘星震惊发现其中的死囚竟然是父亲的老友段言喻。遥姬表示,段言喻在一年前已经被渤王亲手行刑。回到渤王府,摘星和渤王之间彷佛出现一道无形的墙。遥姬突然来访,说楚馗听闻诛震宴令摘星和渤王失和,想做些弥补,她带摘星来到段家老宅,让她亲眼见见,渤王为眼盲、年迈的段老夫人而做出的补偿。遥姬任务完成便先行离去,摘星留下来陪段老夫人。

  • 渤王找不到摘星,向遥姬要人。遥姬用狼骨花,让渤王失去理智。渤王划自己一刀,疼痛让他清醒过来,竟然看到了红儿的尸体。渤王质问遥姬为何杀人,遥姬却说是为了不让渤王一错再错。原来,渤王没听楚馗的命令,而是背着楚馗偷放了方掌柜和红儿。这时,子神向遥姬禀报摘星被囚一事,渤王连忙回府,与夜煞商议如何救摘星。不料,渤王体内残留的狼骨花粉末再次让他失去神志。夜煞三人不得已,只能拿锁心炼炼住发疯的渤王。

  • 就在渤王和摘星甜蜜生活时,疾冲带着摘星给的黑色响石,流浪到奎州城,听闻前不久酒楼起火,方掌柜的尸体却出现在十里外的河谷,官府高额赏悬赏破案者。身为赏金人的疾冲对此案兴趣浓厚,决定重操赏金人的老本行,不料越查越古怪,因为这桩命案竟然追溯到马瑛遇刺当日。疾冲发现渤王和几名黑衣人曾行踪可疑地出现在奎州城方掌柜的酒楼,疾冲暗中连络溍国的熟人,想了解溍军刺杀马瑛一事,没想到惊动了溍国王世子-李炬祺!

  • 楚馗告诉渤王,当年斌王之死,马家军难辞其咎,只有灭了马家军和马摘星,才能藉慰斌王的在天之灵。视斌王为亲手足的渤王表面上听从楚馗的命令,实际上,他早已决定不再被楚馗蒙骗和利用,暗中谋划如何让摘星逃离楚馗的魔掌。王世子告知疾冲这一切都是楚馗自导自演,无奈溍军百口莫辩,疾冲得知真相,快马加鞭想赶往炀国,救摘星。蒙在鼓里的摘星以为渤王还在为自己要去前线而生气,尽力安抚渤王。渤王决定教摘星如何作战,以备不测。渤王严厉训练摘星。在战场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包括他们两人也可能变成敌人。

  • 马峰程知道真相后病急攻心而亡。马家军已知马瑛之死是炀国所为。马家军营中的炀国内奸趁机飞鸽传书向楚馗通风报信,幸好被疾冲发现,但内奸放走马家军叛变的消息,还是传到楚馗耳中。楚馗让渤王速速率夜煞,带回人质马摘星。渤王把遥姬向摘星下毒的事告诉楚馗,楚馗为了用摘星牵制反叛的马家军,逼遥姬交出寒螣蛄的解药。另一边,子神已神不知鬼不觉地对摘星下毒,浑然不察的摘星在途中稍作歇息后,继续上路,偶遇前来营救自己的马婧,马婧无法多作解释,急忙要带摘星离开,却被渤军和几个蒙面黑衣人团团围住。

  • 有祯遇到疾冲突袭、遭绑架。有祯错愕疾冲造反,疾冲表明意图,绑架你,是为了营救马摘星!莫霄奉渤王命令带摘星来到渤王府,这里充满着她与渤王甜蜜的相爱回忆,如今却像个笑话,而她却只想痛哭,摘星来到从没来过的夜煞密室,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冷酷的渤王,她忍不住怀疑他真爱过自己吗?摘星不信渤王的背叛,她不断逼问,为何渤王要背叛自己,渤王则说狼子已死,狠心扼杀了摘星仅存的信任与希望,将专属于狼仔和星儿的皮影戏偶、狼牙链,在摘星面前烧了。摘星痛心昏厥,渤王抱着她,心如刀割。

  • 楚馗得知疾冲的真实身份,惶恐不安,扬言,即便溍王得到马家军,未必有胜算。摘星等人到达溍国泰元城。疾冲带摘星散心,摘星好奇当年疾冲舍弃川王世子身份的原因,疾冲没有明说。泰元城百姓安居乐业,街上,摘星看到战狼身影,驾马疾追,不小心大闹市集,被王世子斥责。溍王听闻摘星大闹市集之事,认为摘星被复仇冲昏了头脑。摘星黯然退下。疾冲为了帮摘星,拿回川王身份,因为这个身份,能帮助到摘星。

  • 摘星和疾冲吃完早餐,从大总管口中套出溍王暗藏前朝公主屏芫一事。有祯宿醉醒来,回忆起昨晚大闹渤王府一事,既自责又困惑。渤王和有祯在斌王墓相遇,有祯得知渤王为了大哥和兄弟情,才舍去了挚爱摘星。就此,有祯和渤王兄弟俩的矛盾彻底解开。摘星和马婧私下见屏芫公主,摘星以女萝草说服屏芫公主,一起发向炀国复仇。

  • 楚馗要渤王至迄貚王登基大典祝贺,谈判借兵一事。渤王领旨。摘星对于这阵子的失态,向溍王致歉。溍王提出让摘星将功赎过,即代表溍国前往迄貚王的登基庆典,破坏炀国借兵。摘星答应。她努力精进武艺,为即将和渤王的碰面,做复仇准备。摘星与疾冲到达迄貚木叶山,遇到迎接他们的宝娜。宝娜得知马瑛之死的真相,愤恨渤王阴险狠毒,答应协助摘星引荐迄貚王,把摘星和疾冲两人分别乔扮成迄貚侍女、勇士。半路,他们碰到渤王的战狼,疾冲要求摘星作为预习,亲手了结那只受伤的战狼性命。

  • 摘星以天狗食日,企图将不祥之兆算在炀国身上。然而渤王弓箭击出划破天际,日食立即消褪,破解摘星计谋。宝娜不服渤王,前去大闹渤王营账,疾冲为唤回宝娜,和渤王对上,两人刀剑相向,直至摘星前来阻止。宝娜拿下渤王,命摘星箭射杀渤王,摘星无法痛下毒手,众人这才知道摘星并没射杀战狼,渤王耻笑摘星的懦弱,如丧家犬般只敢躲在溍方背后作威作福,摘星一一被击中心结,再次败给渤王,愤而离去。痛心过后,摘星被疾冲鼓励,重新振作。最坏的已过去,她有把握,手中王牌将会击败渤王人马。

  • 渤王还追查到,画师褚记得真正的屏芫公主之貌,遂让莫霄把褚真接到迄貚。原来,摘星和溍王皆知此女名为柳心,是屏芫公主的贴身宫女,柳心多年来被溍王保护,为的是有朝一日能利用她假冒公主,抗衡炀国。眼看渤王拆穿摘星和溍王之局,疾冲动身阻止莫霄。摘星假装摧毁旗鼓,潜入迄貚王营账,成功转移渤王视线,为了替疾冲争取更多时间,用牒带拖出渤王,就在两人针锋相对时,老嬷闯入,发现摘星和渤王动了牒带,表示他们必须用牒带完成迄貚的定情仪式。两人勉为其难完成仪式,渤王不屑离去,摘星谢过老嬷。

  • 疾冲用画像证明摘星就是真正的屏芫公主之女。摘星又以母亲的遗物——三色响石,再次证明身世,迄貚王终于认同摘星就是恩人之女——仅存的前朝皇女。迄貚王认为,恩人之女投靠溍国,以后再也不会插手炀溍之事。就这样,摘星成功破坏借兵。渤王带着重伤的有祯,返回炀国。摘星和渤王就此一别,除了家恨,如今多了国仇,两人的命运,就此绝缘。

  • 楚馗为征战广征税收和粮食,不断有皇女出世,三殿下借兵失利,四殿下伤重的谣言传出,导致朝内朝外动荡不安。渤王饱受病痛折磨,仍未清醒,炀军不安。楚馗要求遥姬全力医治渤王。遥姬从家乡找到救治渤王的解药,让渤王服下,渤王的病情虽然得到缓解,但仍昏迷不醒。楚馗为护军心,带有祯至太庙,取得镇压斌王怨气的赤霄剑。楚馗面对斌王牌位,透露斌王真正的死因。原来斌王之死与马家军无关,一切皆因当年楚馗畏惧斌王势大,才将他残忍谋害!

  • 溍王拥护皇女名份,为摘星举办册封大典,疾冲现身,为多年来的轻率,正式向父亲致歉。自此,溍国终于团结一心。 炀国,众军侯依旧不见渤王,军心大失,要求楚馗和溍王平分天下。就在群臣有意造反,渤王终于现身,再次化为冷血工具,平息乱臣。疾冲与父亲兄长难得相聚畅饮,喝得烂醉后,疾冲去找摘星,恍惚间亲了她,就醉的不省人事。

  • 两日后,狼骨花已炼成,对于即将到来的大战,溍军有十足把握,摘星拒绝渤王的提议,要疾冲作为奇袭人选,柏欀大战不仅要大败渤王,必定还要拿下楚馗。  终于,柏欀大战开打,摘星、渤王战火一触即发。此刻,楚馗正照料有祯,突然有祯醒来,将匕首架在楚馗脖子上。原来,楚馗在太庙取赤霄剑那天,有祯就已苏醒。在渤王出征看望有祯时,有祯趁机把斌王之死的真相告诉了渤王。有祯联合杨厚,逼楚馗退位。然而楚馗早有预备,制伏了有祯及杨厚。

  • 渤王守护伤重的马摘星,一个云游四方的慈悲住持救了两人。渤王后悔不能早点拆穿楚馗的阴谋,致马瑛被害,他向马瑛将军的在天之灵许下重愿,期望摘星度过难关,他日后必当以命还她。住持看清渤王心境。渤王为了摘星,宁可失去性命。摘星终于转醒,见到敌人渤王,企图反抗,未成。摘星对渤王满是误解和恨意,不知渤王是迂回地守护自己。

  • 半路,渤王因体内残存的狼骨花而失去神志,痛苦压抑,努力不让摘星发现他的不堪的一面,然而最终还是无法克制,丧失意识下误伤摘星。渤王转醒,目睹受伤的摘星强烈自责。这一路上渤王的种种行径都让摘星有回到过去的错觉,甚至盼着,这才是渤王的本性。渤王耻笑摘星一厢情愿,再次狠狠践踏她的心。

  • 摘星醒来,看见的是疾冲,错愕,疾冲表示他将负伤的渤王敌退,自己也受了伤。事实上疾冲的伤是自己所为,否则,难以取得摘星信任。摘星带着前晚对渤王许多困惑,跟疾冲回溍国。子神盘问夜煞三人渤王的下落,反倒让三人患难见真情。狱中,文衍知道莫霄与海蝶心意相投,虽然夜煞不许儿女私情,但文衍选择给二人送上祝福。

  • 大婚前日,马婧误以为疾冲和克朗寻欢,将此事告诉摘星,结果摘星完全没有吃醋。摘星表示马摘星的人生,身为皇女,她必须如此。此时此刻身在大牢中的渤王从遥姬口中得知摘星即将嫁给疾冲。摘星的大喜之日,渤王也到了行刑之时。疾冲把渤王将死之事,告诉了摘星,摘星认为渤王罪有应得,不会难过。新婚之夜,疾冲遥祭渤王,却传来渤王死里逃生,改判为奴。原来,是遥姬使计,让楚馗无法杀渤王。楚馗决定把渤王流放黔奴营。

  • 渤王与有祯兄弟再见,却隔着牢车,或许再无相见之日。溍军灭炀受阻,陷入僵局,疾冲主动提出救渤王、助溍灭炀,因为渤王是最了解炀军之人。摘星为了百姓、为了天下太平,接受了疾冲的提议。黔奴营如同人间炼狱,允王让司狱官古腾折磨渤王。渤王对此一声不吭、毫无反抗,默默承受着所有人的恨意。

  • 疾冲和摘星在农家夜宿一晚后,继续赶往黔奴营。途中,偶遇四处造谣的六儿。疾冲隐瞒救渤王的真实意图,利用六儿身份之便,伪装成送柴人,成功混入黔奴营。摘星终于和渤王说上话,希望说服渤王帮助溍国推翻楚炀暴政,解救苍生,但渤王并不愿意离开黔奴营,更不会助溍王与楚馗争天下。摘星没有说服他,只得拿出外伤药和火镰,倘若三日内渤王改变心意,用火镰发讯号,她与疾冲会营救他脱困。

  • 六儿怀疑摘星和疾冲并非与渤王有仇,摘星承认,认为六儿不该造谣,谣言是会杀人的,但六儿憎恨楚馗,把对楚馗的恨统统发泄在楚馗的养子渤王身上。他就是希望看到狼怪的谣言,能杀死渤王!六儿打算向允王告发疾冲和摘星,却偷听到允王和古腾对付渤王的真相,马上跳出,向罪奴们揭发允王与古腾的阴谋,允王将六儿关入大牢。

  • 渤王和六儿在溍国安顿下来,渤王给六儿讲起自己从前在狼狩山上和星儿的过往。摘星则全心投入到安置黔奴营战奴的工作中,无心与疾冲谈情说爱。由于渤王的存在,让原本就担忧摘星的心思不在自己身上的疾冲,更加不安。尤其当六儿不慎被捕兽夹所伤,疾冲看到摘星与渤王默契救人,更觉得他们的世界,毫无自己容身之处。

  • 宝娜听说迄貚王打算招待楚馗,气得跑到溍国,告诉摘星这个大消息。渤王决意只身救人,却被众人所阻止。最后,疾冲、摘星、渤王和宝娜,决定一同去迄貚,救出夜煞。楚馗等人前往长生林,受制于允王的张锦,被迫对楚馗下毒,楚馗的身体每况愈下。遥姬发现张锦暗中下毒,马上禀告楚馗。楚馗气愤得要杀死张锦,遥姬希望藉由张锦来让允王放心,楚馗听从遥姬建议,避免打草惊蛇。

  • 宝娜担心疾冲太过忧伤,去安慰他,没想到疾冲相当豁达开朗,认为自己的作为是让三个人都自由,即便疾冲心里有痛,他也会将放下对摘星的感情。疾冲的潇洒深深吸引了宝娜。遥姬来找渤王,发现渤王出现黑血,只剩下半年的性命。摘星知道渤王所剩时日不多,希望和渤王共度剩下的日子,不留遗憾,原本心意已决、不愿拖累摘星的渤王,被她的真情感动,不再推拒她,两人只求在这些日子里,找回从前狼仔星儿的快乐,珍惜彼此,度过甜蜜的每一刻。

  • 允王从子神口中套出渤王联手楚馗抓自己的事,于是先杀了张锦,再先下手为强,杀了楚馗。第二日,允王即位,诬陷有祯党羽作乱犯上,杀害先皇,意图颠覆叛变。溍国得知楚馗之死、允王即位, 渤王告诉他们楚馗对他留有遗命,若他遭逢不测,则三日之内,必有可取洺州之机。疾冲决定让溍军先至洺州外埋伏,随时应对,等一破洺州,便可步步直取炀国,救出有祯!

  • 大局动乱,疾冲竟然在营区见到装扮成小兵的宝娜,气得疾冲把宝娜痛骂一顿,宝娜只不过是想静静地待在疾冲身边照顾他而已,却得到这样的结果,心里难过的宝娜,给疾冲留下一枚迄貚琥珀后,便默默离开。遥姬来到渤王和摘星的住处,发现渤王已元气大损,就连他救有祯,都成问题。摘星向遥姬索要楚馗当年救狼仔的药。

  • 摘星和渤王相吻,摘星唇上的安神药迷昏了渤王。楚有圭以为自己会引来渤王,没想到出现的却是皇女马摘星。摘星由遥姬陪着入宫,但楚有圭只允许摘星一人见他,遥姬担忧,但也只能看着她入内。渤王醒来,看到摘星留给他的书信,飞奔至炀国。此时,独自解救有祯的疾冲也赶到炀宫,不幸被楚有圭暗箭所伤,醒来才发现是宝娜的琥珀救了他一命。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