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芸汐传 立即播放

电视剧 50集全 热度 6373

地区:内地

导演:林健龙

类型:言情剧 /古装剧 /偶像剧 /青春剧 /自制 /网剧

语言:普通话

简介: 天下有云空大陆屹立于世界中央,由秦熙统治,后奸佞谋权篡位,天下大乱,云空分裂为天宁、西邱、北厉三国。天宁国皇帝天徽帝险诈多疑,为巩固皇位将相貌丑陋的太医之女韩芸汐赐嫁于秦王龙非夜。韩芸汐面生毒疮却善良...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50/共5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天宁太医之女韩芸汐奉旨被许配给秦王龙飞夜。送亲途中,韩芸汐因自己手镯的魔力,进入了幻境,最终用神幽草治好了自己脸上的疤痕。当宜太妃以迟到为由欲赶回送亲队伍时,机智的韩芸汐化被动为主动,质疑缺席的秦王抗旨,最后巧妙地化解了危机。当天晚上,韩芸汐独守空房。半夜婚房闯进了一个受伤的陌生男人。韩芸汐用自己精湛的医术治好了他。她不知道的是,这个男人正是刚刚归来的未婚夫——秦王龙非夜。一个月前,秦王龙非夜带着手下来到峭壁神庙。在和太子的手下一番激烈的大战之后,他救出了地牢里被关押的小毒蛊人,并带走了一本毒蛊经录。撤退时,龙非夜因不敌对手跌下悬崖。下落途中,他恰好撞到了正在峭壁上采药的韩芸汐。这是两人第一次相遇,两人拉扯着双双坠入山谷。第二天醒来时,韩芸汐用药迷昏了龙非夜,并带走了他身上的毒蛊经录。龙非夜醒来后,两人开始了追捕游戏。最后韩芸汐被龙非夜追赶到一片充满绿色毒气的屏障边缘,韩芸汐冲了进去,留下龙非夜一个人在屏障外守候。进入药鬼谷后,韩芸汐邂逅了谷主顾七少,于是韩芸汐请求顾七少帮助自己。

  • 第二天偷偷赶回家的韩芸汐被父母撞见,她被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另一方面,刚刚从西周战场上凯旋的龙非夜被天徽帝拒绝见面。当太子将这个旨意传递给正在前往皇宫的秦王的时候,秦王又以感染风寒为由拒绝下轿,现场一度火药味十足。接着龙非夜拜访太后,并喝了皇太后赏赐的风露茶。然而喝完风露茶的龙非夜并没有大碍。这让一旁的李嬷嬷产生了怀疑——李嬷嬷清楚地记得秦王小时候对风露茶过敏。听到李嬷嬷的分析,再加上回忆起当年自己放的大火没有烧死龙非夜,皇太后开始对龙非夜的真实身份产生质疑。皇太后告诉皇上自己当年被芸汐母亲医治,于是承诺给芸汐指婚的事情。二人最后商议着下旨把芸汐许配给龙非夜。另一方面,一心想要进药谷抓韩芸汐的龙非夜在药鬼谷边界屏障处与顾七少对峙着。一场大战之后,顾七少的丫鬟不敌对手,败下阵来。顾七少很有诚意地用一只珍贵的药材换得了进药谷搜捕的机会。另一方面,得到神幽草的韩芸汐给自己调配治疗毒疮的药方,不过她的计划被父亲给发现并破坏了。

  • 几轮交涉后,龙非夜妥协,卸甲进宫。进宫后,龙非夜直接揭发了户部官吏的贪污罪行,成功地化被动为主动。韩芸汐拜见了太后,从太后口中她得知自己的母亲并没有死。太后还将芸汐母亲的手镯交给了芸汐。为了和娘亲团聚,她接受了太后给出的条件:帮太后做内线,查看秦王身上有无印记。韩从安再次以嫁给秦王十分危险劝阻芸汐的婚事。芸汐则十分坚持。太子查找被劫走的小毒蛊人一直无果,在万艳阁经人提醒后,他来到药鬼谷找顾七少帮忙。最后顾七少答应用毒蚊帮太子寻找小毒蛊人。此刻,小毒蛊人病魔发作,他打伤了很多看守他的龙非夜的手下,最后被龙非夜成功的稳定住。与此同时,闻到小毒蛊人血液味道的蚊子也赶来了现场。龙非夜用最后一颗解药稳住了小毒蛊人的病情,并转移了小毒蛊人的安置地点。太子在顾七少的帮助下,得知是龙非夜劫走了小毒蛊人。他与国舅商量后,决定刺杀龙非夜。出嫁前,芸汐对着镜子梳妆的时候,突然咳出了血,她想起是父亲亲自煎的药,于是开始怀疑起父亲来。龙非夜卧室屋顶上突然出现黑衣人。龙非夜一路追赶,最后和黑衣人在树林里决战。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天宁太医之女韩芸汐奉旨被许配给秦王龙飞夜。送亲途中,韩芸汐因自己手镯的魔力,进入了幻境,最终用神幽草治好了自己脸上的疤痕。当宜太妃以迟到为由欲赶回送亲队伍时,机智的韩芸汐化被动为主动,质疑缺席的秦王抗旨,最后巧妙地化解了危机。当天晚上,韩芸汐独守空房。半夜婚房闯进了一个受伤的陌生男人。韩芸汐用自己精湛的医术治好了他。她不知道的是,这个男人正是刚刚归来的未婚夫——秦王龙非夜。一个月前,秦王龙非夜带着手下来到峭壁神庙。在和太子的手下一番激烈的大战之后,他救出了地牢里被关押的小毒蛊人,并带走了一本毒蛊经录。撤退时,龙非夜因不敌对手跌下悬崖。下落途中,他恰好撞到了正在峭壁上采药的韩芸汐。这是两人第一次相遇,两人拉扯着双双坠入山谷。第二天醒来时,韩芸汐用药迷昏了龙非夜,并带走了他身上的毒蛊经录。龙非夜醒来后,两人开始了追捕游戏。最后韩芸汐被龙非夜追赶到一片充满绿色毒气的屏障边缘,韩芸汐冲了进去,留下龙非夜一个人在屏障外守候。进入药鬼谷后,韩芸汐邂逅了谷主顾七少,于是韩芸汐请求顾七少帮助自己。

  • 第二天偷偷赶回家的韩芸汐被父母撞见,她被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另一方面,刚刚从西周战场上凯旋的龙非夜被天徽帝拒绝见面。当太子将这个旨意传递给正在前往皇宫的秦王的时候,秦王又以感染风寒为由拒绝下轿,现场一度火药味十足。接着龙非夜拜访太后,并喝了皇太后赏赐的风露茶。然而喝完风露茶的龙非夜并没有大碍。这让一旁的李嬷嬷产生了怀疑——李嬷嬷清楚地记得秦王小时候对风露茶过敏。听到李嬷嬷的分析,再加上回忆起当年自己放的大火没有烧死龙非夜,皇太后开始对龙非夜的真实身份产生质疑。皇太后告诉皇上自己当年被芸汐母亲医治,于是承诺给芸汐指婚的事情。二人最后商议着下旨把芸汐许配给龙非夜。另一方面,一心想要进药谷抓韩芸汐的龙非夜在药鬼谷边界屏障处与顾七少对峙着。一场大战之后,顾七少的丫鬟不敌对手,败下阵来。顾七少很有诚意地用一只珍贵的药材换得了进药谷搜捕的机会。另一方面,得到神幽草的韩芸汐给自己调配治疗毒疮的药方,不过她的计划被父亲给发现并破坏了。

  • 几轮交涉后,龙非夜妥协,卸甲进宫。进宫后,龙非夜直接揭发了户部官吏的贪污罪行,成功地化被动为主动。韩芸汐拜见了太后,从太后口中她得知自己的母亲并没有死。太后还将芸汐母亲的手镯交给了芸汐。为了和娘亲团聚,她接受了太后给出的条件:帮太后做内线,查看秦王身上有无印记。韩从安再次以嫁给秦王十分危险劝阻芸汐的婚事。芸汐则十分坚持。太子查找被劫走的小毒蛊人一直无果,在万艳阁经人提醒后,他来到药鬼谷找顾七少帮忙。最后顾七少答应用毒蚊帮太子寻找小毒蛊人。此刻,小毒蛊人病魔发作,他打伤了很多看守他的龙非夜的手下,最后被龙非夜成功的稳定住。与此同时,闻到小毒蛊人血液味道的蚊子也赶来了现场。龙非夜用最后一颗解药稳住了小毒蛊人的病情,并转移了小毒蛊人的安置地点。太子在顾七少的帮助下,得知是龙非夜劫走了小毒蛊人。他与国舅商量后,决定刺杀龙非夜。出嫁前,芸汐对着镜子梳妆的时候,突然咳出了血,她想起是父亲亲自煎的药,于是开始怀疑起父亲来。龙非夜卧室屋顶上突然出现黑衣人。龙非夜一路追赶,最后和黑衣人在树林里决战。

  • 芸汐利用帮龙非夜解毒的时机检查他身上的印记,最后她发现了龙非夜背后有一个不寻常的印记。芸汐利用现学的配药知识,给龙非夜开了解毒的药房。两人分床而睡,当天晚上,芸汐做了一个自己身份被亲王发现的噩梦。龙非夜喝了按照芸汐的方法配好的药,身体好转。他从手下西风口中得知,自己被很多人误会是谋杀大理寺卿的凶手。宜妃见到龙非夜平安归来,十分开心。她建议龙非夜赶紧去皇宫谢婚。国舅和太子因为刺杀龙非夜失败,陷入难关。国舅和太子更加坚定了杀死龙非夜的决心。韩芸汐和龙非夜拜见皇太后。龙非夜向皇太后坦白了昨日被人引致大理寺最后被黑衣人袭击的事情。龙非夜走后,芸汐告诉太后自己没有查到亲王身上印记。太后最后给了芸汐最后一个月的期限完成任务。皇帝质问龙非夜关于大理寺卿死亡的事情,龙非夜百口莫辩。皇帝叮嘱穆清武一定要查出真相。韩芸汐在桥上遇到长冰公主,二人起冲突,公主被撞到了河里。就在韩芸汐被一个嬷嬷撞下桥的时候,龙非夜及时赶到救下了芸汐。龙非夜训斥长冰公主的事情被皇帝看到了,皇帝十分不悦。

  • 韩芸汐慢慢靠近龙非夜,但是依然碰壁。随着龙非夜的身体慢慢康复,顾七少也察觉到他身边有高超的医师。西周公主楚清歌随着马车队伍来到天宁,在半路上停下与等候的顾七少相见,原来顾七少是北厉安插在天宁的眼线。楚清歌作为西周国公主,她的父亲在不久前的战争中被龙非夜杀死,因此她对龙非夜怀恨在心。请求顾七少日后多给自己提供情报,帮助自己复仇。韩芸汐研究着毒综,制药技术有着飞速的进步。她开始计划给龙非夜配出更好的草药。时间越来越紧,韩芸汐查找龙非夜身上印记的事情依旧毫无进展。她决定用药将龙非夜迷住,然后检查。龙非夜刚出门便险些被刺客的箭刺中。韩芸汐在龙非夜床上放药,但是被警觉的龙非夜给察觉到了,计划失败了。听到府里流言蜚语的宜太妃开始教训韩芸汐,纠正她的仪态。宜太妃命令韩芸汐要给龙非夜更衣洗脚,这正好中了韩芸汐想要接近龙非夜的心意。韩芸汐已经检查过龙非夜身上的大部分的地方了,可是依旧没有找到印记。龙非夜接到皇帝命令去接西周公主楚清歌。龙非夜回想起了一个月前他在西周的战事:他率领着军队经过惨烈的战斗。

  • 龙非夜为皇帝带来了一万匹战马,令天徽帝十分开心。天徽帝邀请龙非夜和自己一起沐浴泡澡。另一方面,国舅和太子继续和顾七少接触。顾七少向二人坦白了自己当初让人杀死大理寺卿然后嫁祸龙非夜的事。太子稚嫩,还为大理寺卿感到惋惜。而心狠手辣的国舅则对顾七少十分佩服。最后他们听了顾七少的建议:借刀杀人,利用天徽帝来除掉龙非夜。天徽帝和龙非夜两人寒暄着。天徽帝借着下棋的机会,委婉命令龙非夜可以放权休息。楚清歌嫁进了皇宫,她与天徽帝有了第一次的见面。楚清歌的美貌和她温柔体贴的性格成功地吸引到了天徽帝,但是天徽帝依旧保持了谨慎的态度,并没有很快与楚清歌接近。太子召见户郎将和丞相长吏,表面上谈论着大理寺卿的案件,实则是将有毒的茶叶送给两位大臣。当两位大臣暴毙的消息传到皇帝耳朵里,天徽帝大怒,他发誓一定要查出凶手。龙非夜开始被人怀疑是大臣暴毙案的凶手。当韩芸汐从赵嬷嬷口中得知两位大臣是死于药物之后,韩芸汐决定用自己的医药知识查出真相,帮龙非夜洗清嫌疑。

  • 韩芸汐走进大理寺,她和太医院的御医顾北月简单打了照面。韩芸汐谎称自己是韩从按派来验毒的,二人开始验尸。最后韩芸汐从死者脖子处查到了毒蚊,并借助手镯的帮助,最好分析出了毒蚊的品种。万艳阁里,顾七少和雨泽商量着对付龙非夜的计划。韩芸汐一路上边走边思考着毒蚊的攻击原理,恰好偶遇顾七少。为了表示感谢,韩芸汐请顾七少一起吃饭。雨泽目睹到顾七少和韩芸汐勾肩搭背十分亲密,她感到十分气愤。芸汐外出后,早早回府的龙非夜识破了韩芸汐卧底的身份。在回家的路上,韩芸汐遇到了打翻药瓶的雨泽。韩芸汐跟着雨泽来到万艳阁,继续着侦察。楚清歌一个人拿着血玉,失落地回忆着父亲,最后她让嬷嬷将血玉送给太后,试图打破自己一直被冷落的境遇。天徽帝看到了太后收到的血玉,他和太后一起分析着目前的局势。随后皇帝便来到了楚清歌所在的房间。二人聊到大理寺卿案件的时候,楚清歌展现出了高超的情商,她通过对秦王表现出从而隐瞒了自己对秦王的仇恨。韩芸汐回家后,龙非夜怀疑起当初引他去大理寺的凶手就是芸汐。

  • 龙非夜让唐离去万艳阁帮自己查会找雨泽的嫌疑人的信息。唐离在万艳阁一掷千金,成功地得到了和雨泽亲近的机会。没想到的是,欧阳宁静冒充雨泽在房间里等待唐离。唐离帮哥哥追查线索的任务被欧阳宁静给耽误了。龙非夜和芸汐等一众人顺着雨泽逃跑的方向追到了药鬼谷。药鬼谷充满各种风险,考虑到解药只有两颗,所以在芸汐的坚持下,龙非夜最后决定只和韩芸汐一起进谷。雨泽很快现身了,她和龙非夜、韩芸汐交战之后逃走了,韩芸汐不幸受伤。一直在药鬼谷外面守候的唐离和欧阳宁静一直拌嘴,互相埋怨着对方。韩芸汐烤鱼给龙非夜吃,他们畅快地聊着,彼此的隔阂渐渐消散了。皇宫里,楚清歌继续配合着皇帝和太后表演,她的表现出十分出色,开始博得太后和天徽帝的好感。唐离和欧阳宁静抓住了雨泽。不远处的顾七少和手下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茱萸埋怨顾七少对韩芸汐的感情害了雨泽。最后,大家商议着让白苏先带人去秦王府静静观察。顾七少回忆起自己和韩芸汐从相遇到相识的点点滴滴,十分感慨。天徽帝在太医和众人的悉心照料下,天花病情逐渐得到了控制,最后完全的康复了。

  • 楚清歌回想当初北厉太子听闻西周王驾崩时,太子特意代表北厉找到自己表示问候。北厉太子建议楚清歌利用自己身份的优势,去和天徽帝联姻,好同北厉里应外合,歼灭天宁,报仇雪恨。唐离一心一意想帮龙非夜。欧阳宁静继续纠缠着唐离,想要劝他和自己回去。但是遭到了唐离无情的拒绝。龙非夜一夜不睡,细心地照顾着昏迷的芸汐,终于换来了芸汐的康复。欧阳宁静看到芸汐和龙非夜感情很好,于是向芸汐讨教驭夫秘籍。因为不想见欧阳宁静,唐离一直躲着她。在一次被她碰巧撞见无处可逃的时候,唐离向欧阳宁静明确地表示自己绝不会娶她。而欧阳宁静依旧坚持着对唐离的追求。楚清歌对皇帝的照顾获得了太后的认可,除此之外她还在太后面前帮萧贵妃解围。聪明的太后对楚清歌的“心机”了然于胸。被楚清歌解围的萧贵妃依旧嚣张跋扈,她向楚清歌示威。楚清歌淡定自若。太后派人吩咐芸汐进宫面见自己,被韩芸汐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这让太后越来越不满。太后开始筹划让新的大理寺卿去整韩芸汐。

  • 楚清歌在御花园跳舞,成功地吸引到了天徽帝的注意力。北宫伪造着李大夫错开药方的证据,欲加害泰和医馆。韩芸汐让仵作和太医重新给陈氏婆婆验尸并陈词。楚西风从黑衣人手中救下了差点被灭口的原告陈氏。陈氏最后坦白了真相,成功地还给了李大夫和泰和医馆一个清白。回家的路上,龙非夜和韩芸汐在轿子里分析着案件,龙非夜敏锐地察觉到是太后在幕后操纵,龙非夜和韩芸汐两人的心越来越靠近。唐离偷偷摸摸地想要报复给他泻药的韩芸汐,正好被龙非夜及时制止。韩芸汐帮龙非夜宽衣沐浴,这次她终于看到了龙非夜臀部的风族印记。赵嬷嬷告诉韩芸汐龙非夜身上最重的那个伤疤的来历:龙非夜幼时被算到命中带煞,于是被送出郊外行宫。十多年后,先帝驾崩。龙非夜回宫时,遭遇大火,差点丢掉性命。韩芸汐一方面担心向太后报告龙非夜的风族印记对龙非夜不利,另一方面又担心不配合太后会再次报复自己家人。欧阳宁静幻想着唐离逃避自己的种种苦衷,可是最后却再次被唐离告知了真相:唐离不想和欧阳宁静结婚。韩芸汐向太后汇报龙非夜身上的印记信息。

  • 龙非夜将韩芸汐带到关押雨泽的地方,想让韩芸汐用自己的医术查出雨泽中毒的原因。芸汐最后查出来,雨泽中了一种米毒。顾七少一直找不到雨泽,十分内疚,于是决定从韩芸汐入手寻求突破。韩芸汐上街买药,偶遇顾七少,言谈之中,顾七少露出了倾慕之情。韩芸汐配好了解药,拿给龙非夜。龙非夜却因为韩芸汐经常外出以及和顾七少有交集而吃醋,韩芸汐耐心得解释她和顾七少没什么。龙非夜用韩芸汐配好的解药治好了雨泽。他和西风对雨泽用刑,最后雨泽禁不住折磨,说出了她受太子指使的事情。龙非夜找来穆清武,试图让他配合,最后抓出凶手。在天徽帝指教太子的时候,穆清武向皇帝汇报了案件与万艳阁的花魁雨泽有关。长平公主担心穆清武的安危,劝他不要查案。穆清武明白了长平公主对自己的心意。雨泽被龙非夜抓走的事情让太子十分愤怒,他痛斥了顾七少办事不利,最后为了安全考虑,他决定要除掉雨泽。顾七少提醒太子雨泽可能是诱惑龙非夜的陷阱,顾七少不予理会。欧阳宁静和韩芸汐一起逛街,偶遇顾七少一伙人追杀穆清武。不久后穆将军手下李将军赶来救场。

  • 就在长平公主准备对韩芸汐动手时,龙非夜及时赶到。韩芸汐竭力争取到了2天的时间给穆清武治病,并承诺如果失败自己甘愿受罚。两天的期限到了,穆清武的病情没有好转,韩芸汐被抓进了牢里。韩芸汐嘱咐太医顾北月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方法坚持给穆清武治疗,顾北月答应。长平公主心疼穆清武,对韩芸汐恨之入骨。另一方面,太子和国舅继续商议。他们计划除掉穆清武,再逼供韩芸汐,让她栽赃龙非夜后再将她灭口。就在百里将军积极展开对国舅的调查的时候,一个神秘的谋士找到百里将军,并承诺说自己可以提供证据。国舅找到天徽帝,主动建议让自己来查穆清武和秦王的案子。皇帝批准。顾七少来到监狱中探望韩芸汐,他给了芸汐一服药。顾北月按照韩芸汐的方法给病重的穆清武治疗,最后穆清武的病情被控制住了,但是依旧没有好转。就在这个时候,已经获得调查权的国舅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韩芸汐被国舅交叫出去用刑逼供了一番。回到监狱中后,看守芸汐的牢头告诉芸汐当年芸汐母亲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可以帮助芸汐越狱。芸汐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是国舅的计划。

  • 龙非夜将罪女雨泽带至天徽帝面前,雨泽把自己所做的一起归结为太子的指使,与此同时,龙非夜呈上证据,证明国舅才是真正的幕后元凶。面对铁证,天徽帝下令将雨泽押入死牢,并召国舅质问。天徽帝见龙非夜再一次死里逃生,暗暗忿恨。面对召见,国舅预知劫难将至,叮嘱太子务必韬光养晦、伺机而动,在天徽帝面前,他道出龙非夜曾夜探关押毒宗之地,野心非比寻常,天徽帝对龙非夜杀意更浓,并将国舅押入天牢。最后国舅被赐毒酒,由龙非夜亲手执行,在国舅毒发之际,龙非夜表明自己大秦后人的身份,肩负着对天宁的复仇而来,国舅在极度惊恐中身亡。顾七少会面太子,为他分析国舅死后的局势,自荐愿意辅佐太子,同时提出营救雨泽的要求。太子为了笼络顾七少,答应下来,又因国舅之死对雨泽怀有恨意,最后在雨泽假死的同时,让她服下致命毒药,将死去的雨泽送还顾七少。太子意图把雨泽的死归咎给龙非夜,引发顾七少的恨意。顾七少接收到身中剧毒、昏迷不醒的雨泽,用金针封住她的穴道,保存她的气息,待有朝一日将她唤醒。不过顾七少明白,毒手是太子所下。

  • 龙非夜洗清冤屈,天徽帝却愁眉不展,楚清歌开导,表明铲除龙非夜绝非一朝一夕。天徽帝故作愤怒,斥责楚清歌信口雌黄。楚清歌展露恨意,说龙非夜与她有杀父之仇,得到天徽帝的信任。韩芸汐回到秦王府,宜太妃认为她被关进天牢,丢了秦王府的脸面,甚至连累到秦王,将她关进柴房禁闭。韩芸汐不屈服,默默掐算着时间等待着,没过多久,长平公主脸上毒疮爆发,太后亲自登门来请韩芸汐治疗,太后和宜太妃针锋相对,明争暗斗。但因为长平公主的毒疮,太后低头,宜太妃暗爽。入宫后,芸汐先以病推脱,暂缓治疗,在长平公主煎熬之际,芸汐提出,需用千年血玉为长平的脸按摩,方可尽快解毒。以取千年血玉为由,韩芸汐探寻太后殿中,寻找有关生母的线索,此刻太后归来,撞见芸汐,以其生母的性命作威胁,命芸汐安分在秦王府做好眼线,芸汐谨从。芸汐的治疗初见起色,并开出药方,其中包含一味珍贵的药材,十节禅褪。此药只有北厉皇后及宜太妃才有。太后本想让芸汐回府取,但芸汐以公主之病需要照料为由,推脱给太后,太后只得亲自前往。

  • 长平公主痊愈,楚清歌和萧贵妃各自前往,却在宅邸相遇。长平对待萧贵妃并不客气,同时对赠养颜膏的楚清歌产生好感。到了回门的日子,韩芸汐打算自己回娘家,龙非夜本身也无意陪同。当日,欧阳宁静为芸汐不平,用言语刺激秦王,龙非夜最后出了王府。韩芸汐一个人回门,韩若雪和徐夫人无视她秦王妃的身份,多番耻笑,甚至讽刺她是被休了后一个人回来。就在韩芸汐无力反驳的时刻,秦王策马而来。龙非夜突然出现,为韩芸汐撑腰,令韩若雪和徐夫人大惊失色。龙非夜以无视尊卑之名,责罚韩若雪,令她在今日宴上做芸汐的侍婢,并粉碎了她进入王府做侧妃的幻想。韩云逸带秦王参观韩府,话里话外却是各种告状,说着韩芸汐在家里的惨状,龙非夜不禁对韩芸汐产生一丝怜惜。芸汐与父亲相谈,没想到父亲感谢她没让韩家受到牵连,芸汐没感到丝毫对自己的关怀,再次发问曾经为何不保护自己。结果她得到父亲再一次的推脱,称当时不作为是为芸汐着想,芸汐负气而走。席间,韩若雪意欲用茶水烫芸汐,却在龙非夜的保护下,浇在了龙非夜手上。

  • 当晚,龙非夜夜宿韩府,韩芸汐提出为他准备客房,没想到龙非夜表明今夜要睡一张床。两人一开始很拘束,可芸汐入睡之际,却无意地趴在龙非夜身上,气氛微妙。于此同时,顾七少在相约之地,从白天一直等待芸汐到晚上。第二天,芸汐想起与顾七少的约定,前往约定之地,可他已经走了。从掌柜处得知,顾七少昨天等了一天一夜,芸汐愧疚不已。回韩府时,芸汐发现龙非夜一行在门口等自己,连连道歉。轿内,龙非夜得知芸汐因友人而忽略自己,稍稍吃醋,透露已为芸汐建了一个药房,芸汐受宠若惊。顾七少负气回到药王谷,太子来找他,透露天青准备对楚清歌下手的信息。顾七少劝太子勿轻举妄动,此刻暗中提醒,借机笼络楚清歌是最妥当的办法。百里茗香回京到访秦王府,拜见干妈宜太妃,假意顺口提起将军府需要修葺,宜太妃连忙让百里茗香在秦王府住下。面对百里茗香的闯入,芸汐不安地窥探,却瞥见茗香以解毒为由亲近龙非夜的一幕,芸汐被气走。欧阳宁静鼓励芸汐,要巩固自己的地位,并赞美她的美貌在茗香之上,并用自己的首饰为她精心打扮。

  • 顾七少将芸汐送回秦王府,芸汐酒醉,不停向顾七少讨酒喝。龙非夜撞见这一幕,与顾七少对峙,以芸汐夫君的身份喝令顾七少离开。醉意之下,芸汐将百里茗香拉离非夜身边,自己则扑到他身上亲吻,最后把龙非夜拉近房中,放言自己要母凭子贵。芸汐很快入睡,在梦中呼唤娘亲,龙非夜心生怜惜。隔天一早,芸汐把东西搬进龙非夜房间,打算睡在榻上,龙非夜一开始不同意,但在芸汐“普秦王府,莫非秦王妃的住处”的话语下默许。百里茗香得知两人昨夜同床,仍不信非夜会接受芸汐,她觉得自己为了治好非夜的毒蛊,多年来一直在养美人血,而养美人血需要一直喝毒药,自己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毒性发作,十分痛苦。茗香相信,如此的付出会有得偿的一日。见芸汐与非夜感情增进迅速,欧阳宁静以为是因为顾七少的存在,使龙非夜产生危机所致。她如法炮制,硬拉上西风陪自己喝酒,西风一再劝阻之际,顾太医出现在了酒楼,宁静热情邀顾太医入座,并支走西风,在顾太医面前把自己灌醉。西风将这情况禀报给唐离,唐离心急,立即去酒楼制止宁静喝酒。

  • 芸汐给楚清歌解毒,药方中含一味百草,只有药鬼谷才有。顾太医以芸汐之名求药,引发顾七少对芸汐的思念,前去找她。在萧贵妃处,发现了埋在花盆下的毒粉,其毒性与楚清歌所中的相同。天徽帝下令彻查。芸汐从宫中出来,等待非夜共赴花灯节之约。可到半夜也没等到,回到家中,芸汐看到龙非夜和百里茗香在一起,还让自己搬出去住。芸汐并不知道,非夜身上的毒蛊爆发,茗香正在照顾。非夜不想让芸汐知道自己身中毒蛊之事。楚清歌之毒已解。在得到太子密信后,她刻意服下毒药,以身为码,使得萧贵妃被皇上怀疑。实际天徽帝察觉到了蹊跷,两边都在查。宫中地牢已经完工,转移毒宗的行动将近,非夜得到地牢图,看出布防严密,明白在转移途中劫夺毒宗才是最佳办法。西风同时对非夜禀报,芸汐又去见了顾七少。顾七少和芸汐在街边,被龙非夜撞见,两男人以“花魁雨泽”为切入点,就毒宗之事互相试探。非夜本欲将顾七少抓走,后在芸汐的保护下作罢。宁静用特效安眠药将唐离迷倒,把他绑在床上,让唐离陪自己睡一晚。唐离大喊,甚至流下眼泪,两人大闹一番后竟然各自睡去。

  • 芸汐担心非夜所中之毒,让宁静盯住百里茗香,自己则去药鬼谷采药,为非夜研制解药。之后芸汐以道歉为理由,献上含有解毒之药的桂花糕。龙非夜收下。经过调查,天徽帝将以三路护送真假毒宗。可龙非夜分析,三路都只是假象,真正的祖宗将运往宫中。结合最近修缮太庙的信息,太庙才是天徽帝的选定之所。楚清歌也查到天徽帝的计划,但是皇宫突然戒备森严,消息一时间传不出去。于是楚清歌故意让自己生病,传韩芸汐进宫看病。楚清歌称,以前都是西周皇宫给配的补药,现在来到天宁,缺少某种珍贵的药材,补药也就断了。韩芸汐表示,她可以去药鬼谷采来。楚清歌将转移毒宗的情报写在特殊的纸上,利用韩芸汐,将消息带去了药鬼谷。顾七少得到楚清歌的消息,去见太子,见太子消沉,点醒他若天青登上皇位,太子必死无疑。两人与天青会面,天青则故意称自己受父皇之命转移毒宗,激怒太子。太子本不打算行动,却在顾七少的怂恿下,派出死士,令顾七少亲自带领人马,打算最后嫁祸给龙非夜。

  • 龙非夜与天徽帝棋盘对弈之时,边关军情传来,天徽帝前往处理,同时命令太子务必盯牢龙非夜。而龙非夜以小毒蛊人为筹码,要挟太子,让他向天徽帝隐藏自己的行踪。太子不得不答应。天徽帝得知,重税之下,边关民众为了粮食夜袭军队。皇帝下令处死乱民,再向边关送一批粮食,同时再增加一层赋税。户部尚书表示国库空虚,天徽帝究问国舅赃款的去处,得知全被秦王发放于民了,天徽帝愤怒。龙非夜蒙面,亲自截取毒宗,与押送卫队交战。顾七少也参与战局,甚至太医顾北月也在暗中关注,寻找机会将毒宗带走。激战中龙非夜毒蛊突然爆发,场上无人可敌,唐离趁机将毒宗带走。芸汐问太后母亲在何处,而太后则领她去了一个地方,布置与母亲曾经的房间相同,太后还拿出一个芸汐母亲曾用过的药瓶。芸汐相信母亲在太后手中,远离了母亲已死的真相。天徽帝回御花园,结果发现,只有太子一人在亭中,天徽帝怒,太子则吞吞吐吐。此时,龙非夜出现,淡然表示自己只是去了趟茅厕。天徽帝发现非夜身体不对劲,欲传太医,此时芸汐赶来,在非夜颈上施针,稳住了非夜体内之毒。

  • 韩芸汐知道龙非夜病重,焦急万分,让沐灵儿把茗香引走,自己则为龙非夜诊脉。她发现龙非夜中了一种从未见过的毒,她查手镯里的毒经,却没有找到根治的办法,只能以美人血压制毒。芸汐立马前往药鬼谷。途中芸汐遭官兵盘查,不予通行,幸亏顾七少赶到用。采药期间,芸汐询问美人血之事,顾七少说美人血太残忍,自己有一味与美人草同样效果的“月籽藤”,号称毒草之最。为得到月籽藤,芸汐答应今后会满足顾七少三个要求。而顾七少通过美人血与月籽藤推测出,龙飞夜与毒蛊人有关,派人调查龙非夜的过往。一个小太监向李权透露,当天在亭中,秦王的眼睛有一瞬间是红色的。李权报告给天徽帝,天徽帝怀疑龙非夜是毒蛊人,叫上太医,亲自前往秦王府查探。到了秦王府,龙非夜仍在昏迷,若是不压制住毒蛊,太医必定会发现。紧要关头,百里茗香割破手腕,将美人血喂给龙非夜,龙非夜被唤醒。结果太医诊断,毫无发现。天徽帝回到皇宫,又听李权说,民间流传当今圣上征兵无度,甚至研究毒蛊人。皇上明白有人散布谣言,命人调查,同时彻查龙飞夜的身世。

  • 茗香质问龙非夜,芸汐是太后的细作,为何还要袒护她。龙非夜表示,韩芸汐的母亲当年救过她。百里茗香疑惑,问他是不是动真情了,龙非夜不置可否。 白苏禀告顾七少,龙非夜是十五年前回到宫中的。顾七少表示,当年毒宗研制出了唯一一个毒蛊人,而十五年前,毒宗疯癫,这个毒蛊人失踪。一切太过巧合。深夜,顾七少出现在韩芸汐面前。他冒着危险特地来给韩芸汐送寻龙香包。此香世间极为稀少,声称能将月籽藤药效发挥到极致,韩芸汐惊喜。这一幕正巧被龙非夜看到,龙非夜醋意大发,下逐客令的同时,在顾七少面前拥吻芸汐。龙非夜对韩芸汐下禁足令。楚西风来报,查到劫毒宗的第三方势力是顾七少。而顾七少又多了一个身份,太子的谋士,分析以他的钱财势力,恐怕不是谋士那么简单。楚清歌得到太子密信,得知萧贵妃原本给自己下的是绝子药。她带上长平公主去找太后,提及绝子药,以及萧贵妃给众多嫔妃送过糕点的行为。太后产生怀疑,命人调查她曾经给谁送过糕点。唐离回到秦王府,表示毒宗疯的厉害,手上的医师无法医治。龙非夜准备将医治毒宗的任务交给韩芸汐。

  • 太后寿宴,龙非夜和韩芸汐进宫贺寿。太后召见韩芸汐,向她透露,宴中龙非夜将会受伤,命令她用针扎他的天枢、灵虚、气海三个穴位。太后将她带入一处牢中,帘幕下是天心夫人的模糊身影,太后表示,事成之后,她会让韩芸汐母女相见。若是韩芸汐背叛了她,她就会让她一辈子见不到天心夫人。韩芸汐为了母亲,不得不答应替太后做事。茗香为了速成美人血,在剧烈毒性下晕倒,被宁静救起。茗香向宜太妃保证,芸汐是太后细作,认为非夜此次进宫凶多吉少,宜太妃称,若非夜真的受伤,不会饶过芸汐。寿宴上,西周使臣前来贺,一位剑士想向龙非夜请教,天徽推波助澜,龙非夜只得答应。但是他之前毒蛊爆发,身体还未恢复,切磋时,剑士招招毙命,龙非夜不慎受伤。天徽派御医给龙非夜诊治。龙非夜称王妃也会医术,可以为自己疗伤。偏殿,韩芸汐手拿银针,念起母亲的生死,一时间五味成杂,迟迟下不去手。龙非夜十分信任韩芸汐,让她赶快疗伤。韩芸汐满心内疚,颤抖着将银针扎了下去。此时,龙非夜体内的毒蛊突然爆发,难以置信地看着芸汐。

  • 韩芸汐得知娘被害,龙非夜变成毒蛊人,都是因为天徽、太后和毒宗,悲痛不已,要去杀了天徽和太后,被龙非夜阻止。楚西风向龙非夜报告,所有事情都按计划进行。原来,楚西风假扮毒蛊人是龙非夜事先计划好的,龙非夜早就知道太后寿宴就是一场鸿门宴。而他顺势将天徽的人引向关押毒宗的旧地,让他们发现太子研制毒蛊人之事。天徽得知太子背着自己私自研究毒蛊人,亲探研究毒蛊人之地,大骂太子。太子表示,他研制毒蛊人只是想自保,并无他想。天徽将其禁足。天徽转移太子的研究成果,并派人继续寻找毒宗。楚清歌得到信息。百里茗香因芸汐细作的身份,让芸汐离开秦王府,芸汐要求见到非夜,可龙非夜也表明的同样的意思。芸汐离开。滂沱大雨中,芸汐在韩府门口,备受羞辱,她走上街市,遇到为她撑起伞的顾七少。芸汐带回药鬼谷,梦中呼唤龙非夜。龙非夜在芸汐房中,发现芸汐对于两人一点一滴的记录,被触动。天徽帝向太后表示,太子不堪大用,想另立储君。太后表示,如今朝局动荡,外有强敌虎视眈眈,内有秦王心怀不轨,现阶段废太子是十分不明智选择。

  • 宁静夜闯药鬼谷,告诉芸汐,龙非夜赶走她是为了保护她,并希望她能替百里茗香解美人血之毒。芸汐打算回府诊治,却得知王府已被监视包围,遂决定先医治毒宗白彦青。龙非夜得知谣言是天徽帝的计谋,龙天青因散播谣言有功,被允许与萧贵妃相见。天徽帝欲封楚清歌为贵妃,并送了她一座西周样式的宫殿,萧贵妃大怒,而此时的楚清歌得知太后已派人调查萧贵妃,心中暗喜。白苏告知顾七少,如果再找不到毒宗,北厉将派人接手药鬼谷。芸汐尽心医治白彦青,但他的疯病毫无进展,顾七少阻止白苏跟踪芸汐,白苏提醒他不要为了女人误了大事。此时,龙非夜得知户部和吏部尚书已经着手调查谣言一事,而芸汐也被楚西风派人暗中保护起来。芸汐请顾七少帮忙研究治白彦青的解药,顾七少提出三个条件,芸汐应允。宁静回到王府,无意破坏了百里茗香准备的生辰礼物,并告诉秦王顾七少对芸汐有意。龙非夜吃醋夜探药鬼谷,芸汐表示不怪龙非夜之前的举动,并为他庆贺生辰,两人亲吻和好,顾七少黯然。茱萸楚西风却相处和谐。天徽帝得知龙非夜的行踪,怀疑药鬼谷是关押毒宗的好地方。

  • 龙天墨被戏耍,将研制毒蛊人的罪证嫁祸给了龙天青,龙非夜趁机利用。顾七少故作玩笑,向芸汐表白,龙非夜碰巧撞见两人看似亲密的画面,吃醋动手,芸汐非夜两人发生争吵,后,感情升温。太子嫁祸成功,天徽帝为保龙天青以及自己,被迫向天下澄清谣言是个误会,二皇子州府势力因此基本被铲除,太子兴奋,欲拉拢户部尚书和吏部尚书,龙天青决定尽快抓毒宗立功。韩芸汐代龙非夜向顾七少道歉,王府危机解除,她打算回府为百里茗香医治。顾北月告诉太后,萧贵妃宫中掩埋的药粉能使女子不孕,太后震怒。芸汐为百里茗香煎药时发现偷吃的宜太妃,好意送给她养生的补药,婆媳关系有所缓和。百里茗香虽受配合喝药,但固执地认为只有美人血才能救治龙非夜。太后告知天徽帝,萧贵妃多年以来暗害妃嫔,导致皇嗣受损。顾北月得到毒宗清醒的消息,准备伺机营救。芸汐怀疑毒宗装疯,准备和龙非夜一起试探,其后送给他一个自己缝制的药包。

  • 毒宗装疯吃下毒药,龙非夜芸汐被蒙骗过去。龙天青求情未果,决定尽快抓到毒宗救出萧贵妃。唐离放出消息引人夜探幽阁,顾七少中计,带领北历勇士前往,龙天青暗中跟随。众人打斗,顾北月趁机救出毒宗,毒宗逃走前发现了芸汐的手镯,询问芸汐天心夫人和她的关系,芸汐知晓毒宗装疯。白苏为救顾七少,被龙天青杀害,顾七少茱萸顺利逃走。其后,龙天青以抓捕刺客的名义搜查幽阁,却发现芸汐等人被迷晕。顾七少愧疚,发誓为白苏报仇。龙非夜担心芸汐,宜太妃吃醋之余,决定成全两人。龙天青决定继续盯紧药鬼谷,查询毒宗下落。毒宗怀疑芸汐是自己的女儿,命顾北月将她带到天坑,用小毒兽验证身份。太后建议天徽帝从宜太妃处查探龙非夜的身世。顾七少命白苏告诉楚清歌,让她想法子将龙天青杀了为白苏报仇。行动失败,北厉皇子君亦正来到天宁,向顾七少问罪,并给他最后一月期限抓捕毒宗,但不幸的是被守在药鬼谷外的龙天青抓获,龙天青打算拿他向天徽帝邀功,却被策反与他合作。宜太妃芸汐进宫,太后设计分开两人,天徽帝请宜太妃查探秦王身世。

  • 宜太妃派人跟踪龙非夜和芸汐。龙非夜认为自己利用了宜太妃,得芸汐开解。百里茗香准备陪龙非夜祭拜,却得知他和芸汐在一起,唐离劝说她放弃龙非夜。百里茗香闯进寺庙,嘲讽龙非夜不再需要自己,龙非夜表示只把她当妹妹看待,并会想办法替她解除美人血之毒。茗香伤心离开,龙非夜告诉芸汐,自己心中只有她一人,芸汐感动,宜太妃最终发现龙非夜的真实身世。楚清歌接到命令给太子下毒,向顾七少索取了两种毒药。宜太妃劝说百里茗香另寻幸福,百里茗香崩溃但依旧执着。宜太妃前往佛堂清修,催促龙非夜和芸汐尽快开枝散叶,芸汐羞涩跑开。路途中,宜太妃改往皇宫,告诉天徽帝龙非夜的确是自己的亲身儿子,隐瞒真相。太后暗示芸汐已经识破她的谎言,所以宜太妃的话也未必可信。龙非夜命令楚西风探查北历人在天宁的真实目的。芸汐受邀前往药鬼谷,龙非夜表示信任不再吃醋。芸汐告诉顾七少自己不再需要治疯癫的药物,顾七少推断毒宗已被其治愈。两人喝酒聊天,顾七少告诉芸汐自己有个喜欢的女孩,但又不想利用她,暗喻自己的痛苦。

  • 龙非夜派人寻找私自离开的百里茗香。楚清歌假意示好太子,太子感激并喝下毒酒,天徽帝听从她的劝说准备探望太子。龙非夜欲前往天坑寻找毒宗,却因天徽帝等人的监视作罢,芸汐和宁静说服唐离,两人决定偷偷前往天坑以便帮助龙非夜,顾七少得知便暗中跟随芸汐到达天坑。此时,百里茗香中了蔱毒被送到毒宗面前,毒宗惊讶她的体质,便留下了她做研究。太子毒发,天徽帝暴怒,命太医必须救好太子,并亲自审问众人,却不知太子误会天徽帝对自己下毒,心生恨意。君亦正告诉龙天青,计划成功,太子十日之内必死。另一边,韩从安尽心研究医治太子的药方,并对前来帮助他的顾北月表示感激。徐夫人建议韩从安找芸汐帮忙,韩从安拒绝。芸汐中了蔱毒,幸亏顾七少及时出现,被带往药鬼谷解毒。毒宗十分担心,派顾北月前往药鬼谷打探消息,随后发现百里茗香体内养着美人血。楚清歌误导天徽帝给太子下毒的人是秦王。唐离担心未归的宁静和芸汐,告诉龙非夜他们前往天坑之事,恰巧顾北月上门,故意透露芸汐受伤的消息。

  • 韩芸汐回到王府,面对下跪求助的韩家众人,得知韩从安下狱的消息。楚清歌提醒太后,韩芸汐或许可以为太子解毒,太后建议天徽帝利用此事打压秦王府。顾北月帮助芸汐研制解药时,趁机提出小毒兽的血可以救太子,诱惑芸汐前往天坑。顾七少打算送研制蔱毒解药的药材给芸汐,以便他们去天坑时坐收渔人之利,到王府时发现芸汐曾以身试毒,他用六个条件之一,命令芸汐不得再亲自试毒,芸汐答应。韩从安告诉龙非夜,芸汐的生父另有其人,因与天心夫人的约定,他才故意给她的脸下毒,目的是为了让她嫁到普通人家,受他庇护,平安度过一生。他希望龙非夜登上王位之后能善待韩家,并阻拦芸汐此次救自己,以免她受到牵连。白啸川将天坑地图交给龙非夜,龙非夜得知百里茗香失踪,打算前往天坑。韩从安借口芸汐是一个野种,故意气走芸汐,芸汐不想龙非夜为自己去天坑涉险,龙非夜表示正好借此事避开天徽帝的监视。太子只剩四天生命,天徽帝设计抄斩韩家,故意放走徐夫人向秦王府求助。

  • 秦王立下军令状前往天坑,寻找小毒兽,替太子解毒拯救韩家,天徽帝命风雨雷电中途暗杀秦王,再抢回小毒蛊兽为太子治病。太子继续误会天徽不顾自己性命,埋下祸患。龙天青得知,计划趁乱抢夺小毒兽,同时拖延秦王的返程时间,达到谋害秦王和太子的目的。芸汐接受顾七少送的药材,但拒绝他和顾北月跟随自己去天坑,却不知两人都已决定偷偷前往。龙非夜韩芸汐与唐离宁静四人启程,中途按照计划互换身份,迷惑敌人,埋伏在中途的龙天青等人与风雨雷电误以为是敌手,双方陷入混战,唐离等人趁机回到天泉客栈。龙非夜韩芸汐避开众人,顺利到达天坑,与跟踪而来的顾七少迎面相对,而此时假扮龙非夜夫妇的唐离和宁静正打情骂俏,在客栈转移龙天青等人的视线。龙天青担心天徽帝知晓自己的举动,决定最后杀风雨雷电灭口,威逼利诱他们当先锋,先刺杀客栈中的“龙非夜”,四人上当,雨死亡。龙非夜等人进入天坑,早已埋伏在里面的顾北月利用机关,趁机将芸汐隔离,验证她的身份。

  • 毒宗阻止顾北月出去帮忙,芸汐取得毒蛊兽血液,证实是毒宗之女。楚西风戳破龙天青的计谋,风雷倒戈,留下为秦王作证。此时,韩芸汐等人找到毒宗,得知毒蛊无解,龙非夜欲杀之报仇,却被顾北月阻止,芸汐身世曝光,龙非夜芸汐陷入痛苦。事后,芸汐带毒宗顾七少从密道离开,龙非夜命白啸川照顾百里茗香,自己先和顾北月带着毒蛊兽血液回天宁。龙天青认为秦王被困,太子必死无疑,大喜回程。百里茗香苏醒后,将一切怪罪到韩芸汐身上。而此时的芸汐却不能接受毒宗是自己生父的事实,毒宗告诉芸汐,当年因痴迷毒术研究,才会被天徽帝利用,研制毒蛊人。妻子天心夫人的离开让他醒悟,但为时已晚,他最终被天徽帝囚禁,毒宗一派被灭,影族一脉也只剩顾北月几人。不料四年后,天心夫人被太后蒙骗,误打误撞夫妻相见,毒宗得知芸汐的存在,决定带着囚犯们逃离,和天心夫人隐居避世,但行动失败,天心夫人为救小龙非夜身亡,毒宗也因此疯癫,被天徽帝囚禁到现在。芸汐不愿原谅毒宗,但希望他以后能以毒救人。

  • 君亦正拿出楚清歌勾结北厉,欲谋害秦王的证据,向龙天青换取活命的机会。萧贵妃龙天青打算利用秦王对付楚清歌。天徽帝通过风雷得知他们都被龙非夜摆了一道,震怒,发誓必杀龙非夜。太子被救活,龙天青因谋害太子被天徽帝软禁。楚清歌告诉太子,先皇后的死是萧贵妃所为,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太子谋害龙天青,成功造成他自杀的局面。芸汐不顾身体,专心研制救龙非夜的解药,毒宗心疼之余无可奈何。韩从安被救,龙非夜派人传递消息给芸汐,芸汐与家人和好,目送他们回老家。顾七少担心芸汐,陪她在秘密基地吃面,并带她回药鬼谷,芸汐感激他的存在。萧贵妃坚信龙天青是被楚清歌谋害。天徽帝因龙天青的死自责,太后宽慰。萧贵妃装疯,嚷嚷着北厉西周已经结盟,楚清歌暗害秦王,太后派顾北月前去医治,顾北月将此消息传递给毒宗,芸汐跟踪知晓。毒宗建议芸汐毁掉手镯,芸汐说毒可害人也可救人,与外物无关。孙慕初进京与龙非夜会面,龙非夜命令他带兵进京,准备起事复国。

  • 百里茗香回秦王府寻找医书研究解毒之法,无意偷听到谈话,得知韩芸汐是毒宗之女。韩芸汐回王府送信,请龙非夜放过毒宗,意外夜宿王府,风雷因暗哨放弃暗杀龙非夜。龙非夜难掩对芸汐的感情,看到纸条得知楚清歌与北厉结盟之事,百里茗香吃醋,劝龙非夜放弃芸汐并执意培养美人血,龙非夜表示会另请人为她配置解药。茱萸劝顾七少将毒宗的消息传递给北厉,顾七少担心芸汐,找理由拒绝。芸汐不顾身体研究解毒之法,顾七少担心,想办法让她休息。此时,毒宗无意发现雨泽,替她医治。萧贵妃计划与龙非夜合作扳倒太子,被拒,假扮宫女行刺楚清歌,最终被天徽帝赐死。顾七少带芸汐捉鱼分散注意力,毒宗做饭弥补对芸汐的亏欠,芸汐感动。百里茗香与宁静辩解,不希望芸汐回秦王府。顾七少隐瞒皇室身份告诉芸汐关于自己母亲的往事,受芸汐开解,得知母亲真正想要的是自由,化解了他的心结。楚西风汇报萧贵妃死讯,百里茗香得知楚清歌与北厉结盟之事。太后开解太子。芸汐为龙非夜研究解药,终累倒昏迷。

  • 龙非夜告诉楚西风,自己时日无多,才忍痛放弃芸汐,百里茗香偷听到谈话,得知白彦青在药鬼谷,带领白啸川在药鬼谷守株待兔,意图抓捕。芸汐病倒,白彦青为成全芸汐,打算牺牲自己救龙非夜,并派顾北月通知龙非夜在寺庙见面。龙非夜担心北厉西周结盟会腹背受敌,命孙慕初暂停带兵进京起事的计划,唐离证实北厉西周结盟确实属实。二皇子旧部告诉龙非夜关于君亦正的消息,龙非夜打算派唐离伪装身份接近拉拢,恰巧碰上意图杀害君亦正的太子,唐离救下君亦正,得知顾七少是北厉皇子的身份。龙非夜担心顾七少对芸汐不利,命唐离等人前往药鬼谷接应,自己先和白彦青相见。太子不信楚清歌会害他,但忌惮天徽帝还有和她诞下子嗣的可能,意图谋反。白彦青支开芸汐,留书离开药鬼谷,被百里茗香跟踪。芸汐察觉有异,和顾七少寻找白彦青,碰上前来捉拿顾七少的君亦正,得知了顾七少的奸细身份,难掩伤心。顾七少等人被抓,唐离赶到救下芸汐,芸汐和顾北月前去寻找白彦青。

  • 百里茗香因杀害毒宗,被龙非夜赶走,赶来的芸汐误会龙非夜是凶手,伤心欲绝。宁静唐离得知百里茗香的举动,难以置信,百里茗香愤怒离开。龙非夜觉得亏欠百里茗香,命令唐离等人不得将真相告知芸汐,准备一力承担。雨泽救走茱萸,顾七少为拿到母亲骨灰故意留下,君亦正愤怒之余烧了药鬼谷。龙非夜命楚西风前往北厉调查顾七少,意图破坏西周北厉的联盟。百里茗香被父亲责备,并强行带离帝都。芸汐振作起来继续研究解毒之法,顾北月去王府取药,龙非夜请他照顾芸汐,并给了他一封休书,顾北月感叹两人情深缘浅,将休书一事隐瞒下来。百里茗香中途私自逃离遇到劫匪,碰巧被办完事回京的李权救下,天徽帝觉得她有利用价值命李权好生安置。百里将军向龙非夜道歉并辞行,请他帮忙寻找百里茗香,龙非夜答应。此时,南疆爆发瘟疫,朝堂之上,龙非夜自请前去南疆赈灾正合天徽帝心意,唐离等人劝阻,龙非夜表示复国的目的是为了拯救天下苍生,此行必去,唐离担心,去找芸汐帮忙。芸汐打算前往南疆,被顾北月阻止。

  • 顾七少被君亦邪绑回北厉,茱萸欲救,雨泽阻挡。韩芸汐和顾北月在路上恰巧遇到染有瘟疫之人,聪颖的韩芸汐用药试出,此人中的是毒,且具有传染性,请求顾北月带她去找龙非夜。天徽帝正暗喜自己毒瘟疫计划成形,楚清歌殷勤问候。南疆疫情严重,但在龙非夜的治理下,得到有效控制,他也开始怀疑此次瘟疫并非天灾而是人祸。北厉太子和皇后为谋皇位,置北厉皇帝于重病不顾,并欲重罚顾七少。韩芸汐与顾北月来到南疆,龙非夜担心韩芸汐,故意冷脸赶她离开,韩芸汐言明自己医毒术高超,就是为了研制解药而来。龙非夜虽然嘴硬,但看到韩芸汐日以继夜辛苦研制解药,百忙之中,还是陪着她熬夜,看到芸汐也染毒倒下,龙非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对芸汐的爱意。雨泽和茱萸救顾七少出狱,顾七少欲拿回母亲骨灰,临别来看病入膏肓的北厉皇帝,北厉皇帝忏悔对七少母子的错待,将帝位诏书交于顾七少。君亦正还想像小时候一样侮辱顾七少,但顾七少告知他身染毒瘟疫,并以帝位要挟,君亦正痛苦不已。

  • 顾北月和顾七少在海东村盘查爆发毒瘟疫源泉——水源,遇到了一个打猎小伙,小伙误以为二人正是当初向水源投毒的蒙面人李权,二人将小伙作为证据带回交给龙非夜。顾七少探望染上毒瘟疫的韩芸汐,芸汐生气他隐瞒北厉细作身份接近自己,不愿相见。因追查到水源,很快便研制出毒瘟疫的解药,但需要大量紫艾草做药引,顾七少去找韩从安帮忙寻找,龙非夜为救芸汐,不惜动用真气,终于病倒,顾七少带回了紫艾草,暂时解救中毒众人,但只是暂时压制,还需要找到绝踪草。顾七少将研制毒蛊人的秘密和君亦正也染上毒瘟疫的情况告知龙非夜,希望龙非夜尽快离开韩芸汐。为了大局,龙非夜派人去救治君亦正,并令楚西风让茱萸绘制药鬼谷地图,准备为韩芸汐再造药鬼谷。病好的韩芸汐来与龙非夜告别,从此以后,二人互不相干也互不相欠。

  • 顾七少去找绝踪草前,劝雨泽去过自己的生活,但痴情的雨泽愿追随顾七少到底。龙非夜救治毒瘟疫有功,天徽帝不想毒瘟疫不但没能损伤龙非夜反而让其更加壮大,决定下狠手。龙非夜早已察觉天徽的阴谋,为防止事态扩大,决定用智巧对。太子偷运武器,拉拢朝中重臣,准备谋反。龙非夜授意楚西风,为保韩芸汐平安,去说服顾北月带韩芸汐离开,住到自己安排的安全地方,同时,龙非夜为无后顾之忧,也准备送走宜太妃,母子二人情深,宜太妃不愿离开,被太后派人抓走成为人质,桂嬷嬷求救,巧遇正来此探望宜太妃的韩芸汐,韩芸汐决定冒险入宫救宜太妃,两人冰释前嫌,宜太妃向韩芸汐托付龙非夜终生。太子私运武器,龙非夜早已掌控,故意使太子的黑市火药库爆炸,太子怕天徽追责,先下手为强,领军准备逼宫天徽帝。直到最后时刻,太子才知道自己不过是龙非夜的一枚棋子,天徽帝的真正对手,是龙非夜,天徽用宜太妃的生命要挟龙非夜。

  • 宜太妃为不拖累儿子,跳下城墙,龙非夜情绪受激,爆发为毒蛊人状态,天徽大惊失色。混乱之中,顾北月救走韩芸汐。龙非夜率军攻破城墙,宜太妃已经气绝身亡。天徽帝只得带着楚清歌等妻妾子女逃亡,太后自知大势已去,自杀身亡。龙非夜光复社稷,在第二日祭祀大秦先祖和逝去的父皇母后,且厚葬宜太妃。众大秦旧臣进谏龙非夜登基,龙非夜觉得自己所剩时日无多,一心只期望国政安稳,拒绝众议。芸汐为救龙非夜,偷偷去皇宫为他诊治毒蛊。顾七少和雨泽取得绝踪草,百里茗香决定将治愈龙非夜的真相告知韩芸汐。李权偷偷抄录《毒蛊经录》,天徽帝决定研制毒蛊军队。穆清武抓回太子,太子与天徽虽为父子,却彼此不信任,太子羞愤自尽。穆清武看着天徽帝不仁,已有不忍之心,穆老将军却仍是对天徽帝死忠。龙非夜夙夜勤政,身体更加支撑不住,唐离想要去找回韩芸汐,龙非夜为了不拖累她,禁止唐离。

  • 天徽帝意图利用百里茗香对付龙非夜,但苦于百里茗香对龙非夜用情太深,不为所动。楚清歌主动要求去说服百里茗香,并向天徽帝表忠心,天徽帝很是感动。楚清歌假造龙非夜封韩芸汐为后的大典,让百里茗香嫉妒发狂,在失去理智之下,向楚清歌透露了韩芸汐是毒宗之女且毒宗已死的事,天徽帝推断龙非夜命不久矣。宁静在酒楼巧遇唐离,误会他与大臣的女儿私会,大闹一场,唐离只得赶出来赔小心不是。顾七少与雨泽为采绝踪草差点殒命,雨泽对救了自己的顾七少更加情深。绝踪草要烤制好才能方便携带,但时间太长,顾七少只得拿着先烤好的部分去天宁,留雨泽在这烤剩下的部分。韩芸汐继续研制毒蛊解药和百里茗香美人血的解药,并让顾北月将美人血的解药交给龙非夜。楚清歌和天徽帝利用百里茗香的失智,决定派高手伪装成百里茗香的侍从,待时机杀死龙非夜。顾七少来到天宁,先去看韩芸汐,韩芸汐还生气他欺瞒身份的事实,不愿意搭理他,顾七少死皮赖脸留在了顾北月家,并帮助韩芸汐研制解毒蛊的药。

  • 唐离宁静为龙非夜和韩芸汐的感情而着急,唐离一心想要帮助龙非夜解开误会,从暗哨那得知顾七少就在韩芸汐身边,一时气下,跑去顾北月家,找顾七少和韩芸汐算账,气急之下,将毒宗并非龙非夜所杀的事告诉韩芸汐,韩芸汐才知毒宗之死跟自己有关,想找龙非夜问个明白,李权却带人杀到,匆忙之中,顾七少带韩芸汐逃走,唐离回去找龙非夜搬救兵。龙非夜带兵来救韩芸汐,却看到跟顾七少很是亲近的韩芸汐,韩芸汐想要解释,龙非夜却故作一脸冷漠。楚西风担心韩芸汐再遭追杀,想要带她会皇宫,韩芸汐却执意回顾北月家为顾七少疗伤。顾北月劝顾七少放下对韩芸汐的感情,顾七少却表明自己不想认输的决心。顾北月将顾七少带回绝踪草,可彻底治愈毒瘟疫的事告知龙非夜,龙非夜让他尽快和顾七少将剩余的绝踪草带回。百里茗香知道了天徽帝的阴谋,不再甘当棋子,李权决定亲自出马,终于说服百里茗香去引出韩芸汐。龙非夜派人保护韩芸汐,顾七少伤虽好,但为了留在芸汐身边装病。

  • 百里茗香用龙非夜字体写信将韩芸汐骗出,告知韩芸汐自己就是杀害毒宗的凶手,为的就是让这世上只有韩芸汐的心头血来解龙非夜的毒蛊,李权随后而来,听到这个惊天秘密,决定立刻杀死韩芸汐,百里茗香知道只有留着韩芸汐的命才能救龙非夜,因此牺牲自己,关键时刻,龙非夜带人来救韩芸汐,百里茗香最终香消玉殒。宁静因为牵连进此事,被唐离误会,心生内疚,准备离开。韩芸汐和龙非夜经过此难,彼此敞开心胸,两人互相约定,不管未来发生什么再也不分离。龙非夜带韩芸汐去重建的药鬼谷,命名为梅园,芸汐很是惊喜。唐离得知宁静离开,要回去嫁人,才惊知自己内心爱的是宁静,闯进宁静成亲礼堂,搞砸了宁静的婚礼,冲动之下,与决定立刻顶替宁静的相公,与她成亲。韩芸汐在梅园悉心照顾龙非夜,两人的感情深浓。

  • 韩芸汐向顾北月再次确认了,要解龙非夜的蛊毒,必定要用到自己的心头血。韩芸汐看着熟睡中的龙非夜,内心哀伤。顾七少偷听到韩芸汐与顾北月的对话,顾七少也是大惊失色。李权刺杀韩芸汐任务失败,天徽帝一筹莫展,楚清歌深恨龙非夜的杀父之仇,进言韩芸汐对龙非夜用情至深,只怕会用生命保龙非夜活下来,天徽帝再思对策。韩芸汐早已决定牺牲生命来炼制解毒蛊之药,只求顾北月帮忙完成并向龙非夜隐瞒真相。顾七少知道南疆毒瘟疫正是天徽帝所做的实验,决定与顾北月联手去天徽帝处寻找蛊毒配方,说不定能找到救治龙非夜的办法。毒瘟疫既然已在南疆被龙非夜治理好,天徽帝又将脑筋动在了青山镇,想要用那里的人们作为毒蛊人的材料,雨泽却正在此处烤制绝踪草,危险临近之时,顾七少和顾北月及时赶到,两人为拿到毒蛊药剂,决定假扮已被感染的村民。龙非夜暂时放下政务,专心致志用仅余的生命陪伴韩芸汐。李权带着手下利用这些感染村民,研制成功了毒蛊人,并将亲近的高手也变成了听话的毒蛊人,准备进行接下来的刺杀计划。

  • 毒医虽研制出毒蛊人,但只能靠银针刺激头顶穴位控制,且药材稀少,无法大量制造,但感染了第一代毒蛊人血液的第二代毒蛊人,威力却减少很多,还是比普通士兵厉害。天徽决定派出毒蛊人去暗杀韩芸汐,就此断绝龙非夜性命。天徽帝心血来潮,要亲自研制毒蛊人,却沾染上了毒蛊药剂,虽然没性命之忧,却在喝了楚清歌送的莲子羹后洒了碗,手指瞬间变灰,这是毒毒相克的结果,天徽帝对楚清歌起了疑心,命李权把莲子羹拿去验查,果然查出有毒。顾七少希望用剩下的四个条件,请求韩芸汐不要为了龙非夜牺牲生命,韩芸汐坚定不移。二人拉扯之际,龙非夜出现,厉令顾七少放开韩芸汐,二人打斗追逐出去。打斗中,顾七少告知龙非夜,为了救他,韩芸汐要牺牲自己,龙非夜大惊失色。回来之后,对韩芸汐的态度陡变,大骂韩芸汐勾搭顾七少无耻,并说自己杀了顾七少,要把韩芸汐囚禁在梅园。韩芸汐在楚西风的劝解下,再找龙非夜解释,还是不欢而散,韩芸汐哭着离开,去了顾北月那里。

  • 唐离决心要救龙非夜,与宁静小夫妻俩苦于没有对策,一筹莫展。穆清武察觉出天徽帝在用穆家军做毒蛊人,天徽帝不信楚清歌背叛,再令李权查新送来的莲子羹是否有毒。顾七少知道韩芸汐是故意调自己离开,看到她在找七毒草,很是失望,两人正争夺七毒草时,天徽帝派来的毒蛊杀人赶到,幸亏龙非夜及时赶到,顾七少还是受了重伤。莲子羹还是有毒,天徽帝痛苦,下毒的楚清歌也天人交战,彼此虽然都算计彼此,但难免还是动了真情。天徽帝告知楚清歌,派去杀韩芸汐的蛊毒人有去无回,怕是任务失败,并展示了新的毒蛊人,楚清歌一看正是自己的弟弟,知道计划泄露,天徽帝报复,痛苦万分,天徽帝将姐弟二人关押起来。顾七少中了毒蛊人之毒,被感染为毒蛊人。天徽帝开始发动战争,穆老将军虽明知不可行,但忠君之命,只得依令行事。龙非夜沉着调兵遣将,开始应战,一方面又找理由把韩芸汐保护在梅海,不让她受伤害,韩芸汐却要生死都跟他在一起,龙非夜不舍生命短暂,答应带她同行。龙非夜向顾七少交代身后事,希望他照顾好韩芸汐一生,顾七少答应。

  • 龙非夜审时度势,绕过天徽帝的陷阱,天徽帝计划落败,大为光火。穆清武确定了天徽帝用自己士兵炼制毒蛊人的事情,痛心疾首,报知父亲,穆老将军质问天徽帝,为忠义两全,自刎身亡。穆清武悲痛万分,带着部属杀离,投奔龙非夜。顾北月遭遇毒蛊人追击,身受重伤。龙非夜身体越来越差,韩芸汐用小毒兽的血都无法缓和其病情。韩芸汐追着顾北月的小鸟,找到了重伤不治的顾北月,顾北月将偷取的毒蛊人之血交给芸汐,经过查验,得出绝踪草可化解毒蛊人的结论,然后顾北月却牺牲了,芸汐大恸。龙非夜故意释出自己重病的消息,三军无主,对着天徽帝的军队边打边退,芸汐将绝踪草被燃烧后放出的雾气能化解毒蛊人之事告知龙非夜,顾七少去找有剩下绝踪草的雨泽。芸汐说服西风帮助自己,并让顾七少来梅海找自己,在西风的帮助下制服了顾七少,取得了七毒草。唐离宁静和西风都劝韩芸汐不要轻易牺牲,但时间紧迫,芸汐心意已决,并让众人保密,不要泄露给龙非夜知道。天徽帝一路畅通无阻,即将攻破京城。

  • 韩芸汐将龙非夜迷晕,然后去找顾七少,动之以情,希望自己服了七毒草死后,他能取心头血,制成解药治愈龙非夜。顾七少眼睁睁看着韩芸汐在面前自戕而亡,伤心欲绝,爆发毒蛊人状态。龙非夜醒来后,却发现自己在皇宫中,并不是梅园,大惊失色,顾七少告知韩芸汐为了救他已死,龙非夜悲痛万分,怅然若失。天徽帝大军兵临城下,龙非夜只得强压悲伤,领军上阵,顾七少也决定站在他一方,拿出绝踪草,对付厉害的毒蛊人。天徽帝没想到龙非夜不但没死,反而已经治愈,这才知道自己一路畅通无阻,只不过是着了龙非夜的计,但此时已经开弓没有回头箭,天徽帝的毒蛊人被绝踪草消灭,大军也在节节败退。最终,只剩下天徽帝和龙非夜两人对峙,龙非夜心中藏着家国仇恨,爱妻死亡之痛,一刀一刀都要向天徽帝讨回来,但刚愎自负的天徽帝,宁愿自己了断生命,从悬崖上跳了下去。天徽帝虽一生作恶无数,但对楚清歌是真爱,死前已经安排长平带着楚清歌和她弟弟一起离开,楚清歌此时才知道自己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但已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 芸汐为救龙非夜,喝下七毒草,自尽而亡,七少强忍悲痛,用芸汐心头血救活了龙非夜。收复天宁后,龙非夜回到梅园缅怀芸汐,却见佳人就在眼前……

  • 芸汐迷晕龙非夜后找到顾七少,自取心头血而亡。多年后,七少酒祭故人,龙非夜也回到梅园,缅怀爱妻过往的音容笑貌。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