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路从今夜白之遇见青春 立即播放

2.4亿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28集/共32集 周一至周四24点更新2集

地区:内地

导演:顾贇贇

类型:言情剧/偶像剧/青春剧

语言:国语 电视台:湖南卫视 年份:2017

简介: 天才少年画家顾夜白创伤性心理疾病发作,眼里的世界失去了颜色。他正准备国际美术大赛金奖的画稿,变故令他十分焦虑。他偶遇阳光女孩路悠言,在她的帮助下慢慢调整心态,完成了自己的美术梦。可就在顾夜白和路悠言经...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顾夜白因为十一年前的车祸,让他得了PDTS,为此他的色盲症发作,眼里的色彩越来越模糊。为了参加国际美术大赛,顾夜白去海岛休息了一个月,尽量让自己远离汽车,可没想到还是没有任何结果,顾夜白只能向心理医生求救解决之法。心理医生为顾夜白进行催眠,找到了顾夜白色盲的真正原因,她只能给顾夜白建议,让他尽量保持平静,试着多换几个场景画画刺激他的色盲。路悠言在海边看到有人想要跳海,她奋不顾身地想要下海去救人,可没想到对方却一直挣扎,让路悠言也差点溺水。

  • 周怀安到了学校,看到苏珊的方案,马上就批评苏珊邀请的人没有实质性成功,不适合这次的宣讲会。苏珊接受路悠言的建议,做了一份很棒的策划,可被周怀安数落得一文不值,让她心里很不舒服,只能跟周怀安据理力争。路悠言来找苏珊,看到苏珊被周怀安指责,她忍不住帮苏珊说话,为自己出的点子跟周怀安争论,可没想到徐主任突然出现了。因为周怀安在徐主任面前说话更有用,徐主任被周怀安一说马上就改变了主意,让苏珊更为气恼。路悠言看到苏珊气恼,只能安慰苏珊,让她把策划案收起来,等以后有用之时再用。

  • 路悠言正不知如何答复顾夜白之时,苏珊把路悠言带去篮球场看球赛,结果她们两人刚想欢呼之时,现场突然就一片寂静,让她一下子就暴露在顾夜白的眼前。顾夜白看到路悠言那么开心,便又给路悠言发了一个信息,说明自己在等路悠言的答复,然后站在人群中画起了路悠言。篮球赛散场之时,路悠言看到了躲在人群中偷看魏子健的自己的室友小虫,她还没来得及跟小虫打招呼,就被人群给挤散了,而小虫也因为拥挤,把自己书里夹着的向魏子健表白的信掉了出来。路悠言捡到信,拿起来想问是谁的之时,被龙力一把给抢走了。龙力拿到信,不等路悠言同意,就直接拆信当众念了起来,路悠言想拦也拦不住。龙力大声地念信的内容,可句句都很肉麻,小虫听到根本不敢出来认领自己的信,而路悠言则一直被大家取笑。顾夜白看到路悠言被欺负,便挺身而出帮助路悠言,抢走龙力手中的信,并教训了龙力,然后把路悠言给带走。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顾夜白因为十一年前的车祸,让他得了PDTS,为此他的色盲症发作,眼里的色彩越来越模糊。为了参加国际美术大赛,顾夜白去海岛休息了一个月,尽量让自己远离汽车,可没想到还是没有任何结果,顾夜白只能向心理医生求救解决之法。心理医生为顾夜白进行催眠,找到了顾夜白色盲的真正原因,她只能给顾夜白建议,让他尽量保持平静,试着多换几个场景画画刺激他的色盲。路悠言在海边看到有人想要跳海,她奋不顾身地想要下海去救人,可没想到对方却一直挣扎,让路悠言也差点溺水。

  • 周怀安到了学校,看到苏珊的方案,马上就批评苏珊邀请的人没有实质性成功,不适合这次的宣讲会。苏珊接受路悠言的建议,做了一份很棒的策划,可被周怀安数落得一文不值,让她心里很不舒服,只能跟周怀安据理力争。路悠言来找苏珊,看到苏珊被周怀安指责,她忍不住帮苏珊说话,为自己出的点子跟周怀安争论,可没想到徐主任突然出现了。因为周怀安在徐主任面前说话更有用,徐主任被周怀安一说马上就改变了主意,让苏珊更为气恼。路悠言看到苏珊气恼,只能安慰苏珊,让她把策划案收起来,等以后有用之时再用。

  • 路悠言正不知如何答复顾夜白之时,苏珊把路悠言带去篮球场看球赛,结果她们两人刚想欢呼之时,现场突然就一片寂静,让她一下子就暴露在顾夜白的眼前。顾夜白看到路悠言那么开心,便又给路悠言发了一个信息,说明自己在等路悠言的答复,然后站在人群中画起了路悠言。篮球赛散场之时,路悠言看到了躲在人群中偷看魏子健的自己的室友小虫,她还没来得及跟小虫打招呼,就被人群给挤散了,而小虫也因为拥挤,把自己书里夹着的向魏子健表白的信掉了出来。路悠言捡到信,拿起来想问是谁的之时,被龙力一把给抢走了。龙力拿到信,不等路悠言同意,就直接拆信当众念了起来,路悠言想拦也拦不住。龙力大声地念信的内容,可句句都很肉麻,小虫听到根本不敢出来认领自己的信,而路悠言则一直被大家取笑。顾夜白看到路悠言被欺负,便挺身而出帮助路悠言,抢走龙力手中的信,并教训了龙力,然后把路悠言给带走。

  • 路悠言被迟濮找到了,因为她的手机上有8个顾夜白的未接电话,迟濮便猜到路悠言找借口去见的是顾夜白,所以不得不提醒路悠言,如果她与学油画的男孩交往,一定会遭来她父亲的反对。路悠言去画廊看迟筝的画,正好与魏子健相遇,而魏子健又正好对迟筝的画非常了解,于是跟路悠言聊起了迟筝。路悠言因为魏子健非常喜欢迟筝,又对迟筝很了解,所以将自己手中拥有的迟筝亲手所画的书签送给魏子健。顾夜白在画室里等了许久,都没有见到路悠言,只好打电话提醒路悠言。魏子健知道路悠言与顾夜白一起画画,心中对近期顾夜白的名字频烦出现而在意,于是故意要求路悠言,也当他的构画模特。

  • 顾夜白答应两天后给周怀安答复,确定是否继续给原色投稿,然后就离开了咖啡厅。周怀安拉住顾夜白,想问顾夜白为何原意给原色投稿,可为何就是不愿意跟画廊签约。顾夜白向周怀安说明,投稿只是为了赚稿费,与画廊签约则不同,他还是没办法答应签约。顾夜白正想转身之时,看到了在等魏子健的路悠言,可还没等他跟路悠言打招呼,周怀安就故意在路悠言面前挽着顾夜白的手臂,让路悠言误会他们的关系。顾夜白发现周怀安的举动,马上把周怀安的手拿开,然后向路悠言解释,他们是在谈公事,没想到此时魏子健拿了两杯饮料来,让顾夜白吃醋了。

  • 顾夜白四人去了海岛,因为要保护顾夜白的秘密,路悠言一直在苏珊面前照顾着顾夜白,让苏珊以为路悠言对顾夜白非常的了解。苏珊因为与林子晏嬉戏之时,不小心崴了脚,林子晏只好把苏珊背回去,让顾夜白和路悠言两人独自去写生。顾夜白去买冰淇淋请路悠言,特意买了路悠言喜欢的口味,让路悠言非常奇怪他知道自己的喜好。顾夜白不能告诉路悠言自己跟踪了她,只好谎称自己也喜欢这个口味,暂时骗过了路悠言。路悠言为了顾夜白把病治好,带顾夜白到处去看风景,还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海边重现当时的情景,可顾夜白还是没有起色。

  • 魏佳为了让魏子健成为画坛的翘楚,不能让被提名国青金奖的顾夜白成功,于是偷偷调包了顾夜白的参赛作品,并将魏子健的画寄到主办方去。魏佳故意调包不是为了让顾夜白拿不到奖,而是为了让顾夜白没办法在画坛立足,所以她逼迫魏子健亲手毁了顾夜白的画。

  • 周怀安一再要求,顾夜白实在不好意思拒绝,只能许诺除了签约之外,可以酌情答应与艺心画廊合作,周怀安于是要求顾夜白,在拿下金奖之后在艺心画廊办一场个人画展。魏子健在饭局试探了顾夜白,确定顾夜白分清清颜色,他想在送路悠言回学校的时候,跟路悠言打听,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只好算了。

  • 魏佳搜集好顾夜白是色盲症患者的证据,向组委会举报,质疑金奖画作不是顾夜白所画。魏子健指责她不应这么做,却被魏佳强力反驳。周怀安听闻举报消息,非常气愤,直言是有人陷害顾夜白,并表明自己坚决站在顾夜白这一方。夏教授告诉顾夜白,学校将会举办一个听证会,希望他到时能证明自己的清白。顾夜白找到路悠言,希望她能出席听证会为自己作证,路悠言表示当然没问题。听证会上,面对众人的质疑,顾夜白坦言自己的确患有色盲症,但是是心因性的。周怀安将顾夜白与《原色》签约的合同以及之前的画稿拿出来作证,而另一方面,魏子健回忆自己的确曾看见林子晏帮助顾夜白指导他上色。路悠言站出来表示自己是那幅画的模特,力证顾夜白的清白,但撇清了两人之间的所有关系,这给顾夜白带来沉重打击,之后顾夜白突然晕倒在校园内。

  • 魏佳为魏子健牵线,想让他签约艾斯画廊,魏子健态度冷淡,拒绝了姐姐的帮助,想要靠自己的实力击败顾夜白。魏佳前来找周怀安,希望周怀安能够培养魏子健,费用的问题不必担心,周怀安出言讽刺,魏佳气愤地离开了画廊。魏佳提出高额赞助费,周主编禁不住诱惑,决定帮助魏子健开画展,周怀安听闻此消息后,与叔叔发生争执,气愤不已。林子晏拉着顾夜白出门,两人聊着路悠言的事情正巧在饭店碰见了路悠言、苏珊和魏子健,五个人诧异的看着对方,苏珊感觉餐桌上的气氛微妙,便想办法支开了林子晏和魏子健,顾夜白和路悠言散步时,巧合之下看到了路悠言包里有恩师迟筝的信物,知道了悠言就是迟筝的女儿,十分惊讶,就讲出了自己的童年故事,路悠言听后哭成泪人,顾夜白深情地吻了路悠言。

  • 周怀安称她有办法证明顾夜白的清白,想跟夏教授面谈,夏教授于是约周怀安到系里的办公室。顾夜白趁着周末,想在公寓里跟路悠言一起吃饭,所以他一早就买好材料等路悠言前来。路悠言一直在宿舍里傻笑,正等着去顾夜白那里,让苏珊看到她那缠绵的样子很是受不了,可又没办法阻止路悠言。夏教授打来电话,要求顾夜白去系里办公室,与周怀安谈证明清白的事情。顾夜白与周怀安的观点不一致,他不想去谈在个展作画的事情,更不想破坏他与路悠言的约会,可夏教授却不让他拒绝,非逼着他去,顾夜白没有办法,只能跟路悠言说明他去系里见夏教授的事情,取消他们的约会。

  • 顾夜白去了路家,路父一直镇定地盯着顾夜白,场面非常的严肃,让顾夜白差点笑出来。等了许久路父才终于开口,让顾夜白喝茶,顾夜白喝过茶之后,在迟濮的提示下,他才马上夸一夸路父的茶好。顾夜白开口后,路父马上问顾夜白和路悠言是否只是同学关系,路悠言马上在一边叫路父,替顾夜白回答说是。顾夜白告诉路父,他以前跟迟筝学过画画,和路悠言从小就是朋友了,让路父想问尽管问。路父听了顾夜白的话,马上又想开口问,路悠言只好喊饿把路父叫开。路父去洗菜做饭,迟濮马上让顾夜白去帮忙,顾夜白于是跑过去接手路父的事情,一个人在厨房里有模有样地做起来,路父根本插不上手便把厨房交给顾夜白,自己等着吃饭。

  • 顾腾辉想去找顾夜白,可又怕顾夜白不肯见他,所以只能与路悠言见一面聊几句了解情况。顾腾辉怪责顾夜白不肯接受对自己有利资源的帮助,路悠言只好替顾夜白解释,并说明顾腾辉也是顾夜白心里的创伤,让顾腾辉理解顾夜白的选择,相信顾夜白可以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 苏珊安慰路悠言,要带路悠言出去散散心,正好在楼下与顾夜白遇上了。顾夜白带宫泽静前来向路悠言道歉,宫泽静非常不情愿地道歉,还反告路悠言态度恶劣,气得苏珊都想骂她。顾夜白把路悠言单独带走,私下里跟路悠言解释清楚,并保证自己以后只画路悠言,才让路悠言不再生气。顾夜白看到路悠言吃醋,觉得她很是可爱,也很开心路悠言为自己吃醋。路悠言表示,自己只是因为不清楚宫泽静的事情而难过,顾夜白于是把自己与宫泽静的点点滴滴告诉路悠言,让路悠言不要再生气。哄到路悠言开心了,顾夜白才跟路悠言撒娇,要路悠言给他一个奖励。

  • 路父得知路悠言在顾夜白家里过夜,一早就去顾夜白的家里找他算账,顾夜白和路悠言一起要跟路父解释过夜的事情,可没想到越解释越不清楚,让路父一时气愤便打了顾夜白。宫泽静看到顾夜白被打,马上冲进去护着顾夜白,声称顾夜白是她的未婚夫,而路悠言主动勾引顾夜白,害他们不能在一起。路父听了宫泽静的话,对顾夜白更加生气了,于是愤怒地带着路悠言回家。回家之后,路悠言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理路父,路父只好站在门口解释道歉,说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路悠言好。宫泽静帮顾夜白擦伤口,顾夜白则一直批评宫泽静,怪她随便乱说未婚妻的事情,然后逼着宫泽静马上打包回家。

  • 魏子健担心路悠言的身体,特意去看路悠言,而路悠言则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多了,打算明天开始就继续帮魏子健布展。路悠言正跟魏子健谈着布展的事情,突然接了一个电话,她便匆匆跟魏子健告别离开,没想到那个电话是骗她去听顾夜白的道歉的。林子晏帮顾夜白布置了非常浪漫的场面,在学校的楼梯上摆了一个大大的心型气球,然后让顾夜白在现场弹钢琴。路悠言听着顾夜白弹的钢琴,脑海里闪过的都是他们以前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让她实在没有再气顾夜白的理由,于是开心地接受了顾夜白手中的鲜花。

  • 路悠言一觉醒来,发现顾夜白已经不在家里了,家里留下的只有他给路悠言画的那幅画,和一张简短的字条,感谢路悠言给他带来彩虹和阳光。林子晏因为找不到顾夜白,急得直跳脚,等找到苏珊那里之时,他才知道路悠言也失踪了一整晚。苏珊跟路悠言打了许多电话,终于联系上了路悠言,这才知道她和魏子健在一起。苏珊和林子晏去见路悠言,得知顾夜白已经走了,魏子健想要表达自己的关心,却被林子晏认为他不安好心,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一心关心路悠言的身体。

  • 吃午饭的时候,魏子健把路悠言单独叫走私聊,宫泽静则马上过去搭桌,可没想到苏珊他们一见到马上就走了,宫泽静于是跟小虫询问,为何魏子健总跟路悠言粘在一起。魏子健把路悠言叫走,想让路悠言知道,他来公司上班是为了路悠言,怕魏佳因为画展的事情而刁难路悠言。路悠言对魏子健的话一点也不担心,她不觉得魏佳会如此小气量,让魏子健不用担心。魏子健见路悠言没事,便把自己在公司里因为身份的关系,被别人差别对待的事情,跟路悠言埋怨了起来。路悠言劝说魏子健,让他通过努力用实力证明自己,渐渐地大家就会忘记他的身份。魏子健一听路悠言的话,便释怀了,心里暗暗下决心,一定要让路悠言成为他的女朋友。

  • 路悠言跟苏珊说自己文件被删除的事情,苏珊觉得非常的奇怪,因为路悠言的电脑有密码,所以她马上问路悠言,还有谁知道电脑密码。路悠言说明,只有小虫一人知道她的密码,小虫一听则马上替自己解释,说明当晚宫泽静来了办公室借电脑,小虫把路悠言的电脑借给了宫泽静,苏珊和路悠言便确认宫泽静就是删除自己文件的人。

  • 小虫要跟宫泽静一组,让路悠言和苏珊都很惊讶,她们只能不停地问小虫,是否真是她自己的决定。小虫承认是自己选择与宫泽静一组,路悠言也只好随她的意,让小虫一定要拿出最好的成绩与她们竞争,不要因为她们的朋友关系而放水。约定好全力以赴之后,路悠言便跟苏珊他们一起想策划案,林子晏因为顾夜白的经历适合他们的主题,便在路悠言面前提了顾夜白,让苏珊听了一直踩林子晏的脚,怪责林子晏哪壶不开提哪壶。周怀安为了劝回顾夜白,只能把路悠言找来,劝说路悠言去劝顾夜白回来,可路悠言却表示,她不能再打扰顾夜白的生活,不能答应周怀安的要求,周怀安只好让路悠言再考虑两天再说。

  • 魏子健成为小组赛的评委,宫泽静于是拿出她拍下了,魏子健追求路悠言的照片,说明她质疑评委评分的公正性。魏佳因为宫泽静影响到了魏子健,后悔自己把宫泽静给带进公司来,让她咬到自己。顾夜白因为宫泽静针对路悠言,生气地向宫泽静表示,他已经和路悠言分手了,让宫泽静不要再去骚扰路悠言。

  • 顾夜白把他的新作,拿给周怀安看,周怀安看了非常喜欢,并说明顾夜白一定会成为一代名画大师。顾夜白并不追求这些,他只想向目眠先生一样,安安静静地画画,而他来找周怀安,就是想跟周怀安谈迟筝的那幅遗作。魏子健听到周怀安夸顾夜白的话,让他实在没有心情走进办公事,只能拿着自己的画离开。

  • 苏珊因为公司不准谈恋爱与林子晏保持距离,可林子晏不想失去苏珊,所以只能跟公司提出辞职,让魏氏上下闹得沸沸扬扬的。苏珊正听说大家在谈论林子晏的事情之时,林子晏过来告诉苏珊,他已经辞职了,让苏珊不要抛弃他。苏珊抱住了林子晏,她不想林子晏因为今天的冲动,等将来后悔。

  • 终于到了毕业的这一天,路悠言三人拿到毕业证书之后,便找了一处安静的草地,三人一起憧憬未来,约定好以后还要一直在一起。随后,路悠言她们便去参加顾夜白准备的惊喜,一起感谢夏教授对他们的教育之恩,送上他们各自的祝福。顾夜白为完成夏教授年轻时的遗憾,特意把夏夫人一起找来学校,并为他们准备了学士服,让他们跟大家一起合影留恋。顾夜白在毕业心愿上,放飞的是“路悠言你回来”,路悠言见了非常的感动,两人终于在毕业的最后一刻,牵手在一起。

  • 成媛满怀对小铃铛的担忧,迟璞的极力推荐终于使她大着胆子迈出了第一步。可小铃铛对夜白的爱护不太领情,对他的问话也恍若未闻,幸好有悠言在,两人才慢慢与小铃铛建立起信任。晚上,夜白与悠言拿着小铃铛的画作分析起来,虽然这个孩子沉默寡言,但他在画作中展现出了自己的思想,夜白从画作中逐渐感知到小铃铛的心理变化。悠言看到夜白现在能通过绘画了解别人的心灵,对夜白更多了一份仰慕与崇拜。

  • 路爸爸认为艺术相关的工作起伏太大,不适合有心脏病的女儿从事,夜白又偏偏是艺术家,更不适宜女儿交往。他生怕悠言会走了迟筝当年的老路,落得个英年早逝的伤感结局,悠言连忙保证会照料好自己,路爸爸看着女儿叹了口气,说他并不反对悠言从事画廊的工作,但与顾夜白分手,却是当务之急。苏珊将许多招聘信息发给林子晏,要他好生留意,可林子晏却说自己另辟蹊径,瞄准了自主创业的前景。苏珊赶到他住处,得知林子晏的创业计划就是从事老照片修复工作,再用赚来的钱逐渐建立起林氏动漫集团。苏珊认为林子晏又开始不切实际,狠狠地泼了他冷水,林子晏满腔热情被否定,也无名火起,认为苏珊根本就是否定他的作为,不懂理解只会念叨现实,两人又大吵一架。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