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我的仨妈俩爸 立即播放

电视剧 46集全 热度 1756

地区:内地

导演: 习辛

类型:都市 /剧情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央视八套

简介: 1977年,一对知青情侣在插队时未婚生下一个男孩。孩子刚出生,生母为了救自己的好友白鸽献出了生命,白鸽发誓会终生照顾男孩,替生母完成母亲的职责。为了养育孩子,白鸽忍受了各种磨难:知青们侮辱、男友误会、失去...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6/共46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云南农场上,知青们在有说有笑的劳作,女知青夏晓虹突然晕倒,懂医学的白鸽赶来支走其他人,悄悄把晓虹怀孕的消息告诉了晓虹的男友李建华。李建华出身不好,两人无法顺利结婚,三人商议后决定隐瞒事实,白鸽向队长李大炮谎称晓虹得了肺结核,建议隔离,二人搬到破庙。知青崔放爱慕晓虹已久,总是试图进破庙看望晓虹。在李建华的建议下,白鸽向刚升为生产队组长的男友石英隐瞒了事实。李建华为了回家落实与晓虹的婚事,在白鸽的配合下,打晕看着自己的崔放,偷偷跑回城。白鸽向队长掩饰了建华回城的真实原因,不知情的石英十分担心白鸽会被传染。李建华回家后跟父母提起自己跟夏晓虹的婚事,却遭到反对,无奈之下,李建华找到老同学王爱萍的父亲帮忙,王爱萍提出要李建华跟自己结婚,以此为条件办理回城手续。农场这边,白鸽为了给晓虹补身体,到王大娘家里偷鸡蛋被发现,了解了情况的王大娘不但没有怪罪白鸽,而且还告诉白鸽有困难就来找王大娘,白鸽甚是感动。

  • 在王爱萍的帮助下,李建华的回城手续终于批下来了,他给晓虹发来电报。准备回农场的李建华在车站被诬陷为小偷,关在派出所。久久等不到建华,晓虹渐渐失去希望。半年后的一个雨夜,晓虹要生了,王大娘来接生,晓虹生下一个男孩。石英和崔放仿佛听到庙里有孩子的哭声,崔放找来队长刘大炮,称晓虹一定是病情加重了。队长来到白鸽和夏晓虹住的破庙,猫叫声掩饰了孩子的哭声。晓虹认为大家都知道了自己生孩子的真相,而李建华也杳无音讯,精神几近崩溃。李建华终于被放出来,他坐上回农场的火车。绝望的晓虹选择寻死,白鸽发现晓虹失踪,赶紧找来队里的知青一起寻找。天渐渐亮了,白鸽看到晓虹,她朝晓虹飞奔而去,却不小心踏入沼泽地。晓虹跳下去救上白鸽,晓虹把孩子托付给白鸽,希望白鸽帮自己照顾好孩子,挣脱开白鸽的手,渐渐沉入沼泽。夏晓虹去世,众人简单给她办了一场葬礼,葬礼上,白鸽来到夏晓虹遗体前,悲伤得不能自已。

  • 夏晓虹去世,众人简单给她办了一场葬礼,葬礼上,白鸽来到夏晓虹遗体前,悲伤得不能自已。生产队队长找到白鸽仔细询问夏晓虹的死因,白鸽告诉队长刘大炮是夏晓虹为了救自己而死,刘大炮问白鸽夏晓虹无缘无故为何去沼泽地,白鸽语塞。刘大炮翻出来夏晓虹的遗书,把所有知青召集起来逼问是谁害得夏晓虹寻死。崔放承受不住良心的谴责,正欲下跪承认错误,李建华恰巧此时回来,被刘大炮误以为是李建华害夏晓虹自杀,崔放趁机跟着李建华哭丧糊弄过去。两人都坚称是夏晓红男友,愿为夏晓红接受惩罚。刘大炮无法得知真相,宣布把李建华和崔放都关起来反省。白鸽悄悄回到王大娘处,王大娘正在帮她照看孩子,她关切地问夏晓红怎么了。白鸽悲痛欲绝说夏晓红死了。白鸽让王大娘一定为孩子保密。王大娘答应了。崔放和李建华在禁闭的屋子里说着打了起来,李建华把崔放的睾丸踢坏了。李建华和崔放在石英的求情下参加了夏晓虹的葬礼,李建华回忆起白鸽告诉她这半年夏晓虹过得很苦,现在已经没有补偿的可能。李建华回到夏晓虹曾经住过的屋子,嚎啕大哭。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云南农场上,知青们在有说有笑的劳作,女知青夏晓虹突然晕倒,懂医学的白鸽赶来支走其他人,悄悄把晓虹怀孕的消息告诉了晓虹的男友李建华。李建华出身不好,两人无法顺利结婚,三人商议后决定隐瞒事实,白鸽向队长李大炮谎称晓虹得了肺结核,建议隔离,二人搬到破庙。知青崔放爱慕晓虹已久,总是试图进破庙看望晓虹。在李建华的建议下,白鸽向刚升为生产队组长的男友石英隐瞒了事实。李建华为了回家落实与晓虹的婚事,在白鸽的配合下,打晕看着自己的崔放,偷偷跑回城。白鸽向队长掩饰了建华回城的真实原因,不知情的石英十分担心白鸽会被传染。李建华回家后跟父母提起自己跟夏晓虹的婚事,却遭到反对,无奈之下,李建华找到老同学王爱萍的父亲帮忙,王爱萍提出要李建华跟自己结婚,以此为条件办理回城手续。农场这边,白鸽为了给晓虹补身体,到王大娘家里偷鸡蛋被发现,了解了情况的王大娘不但没有怪罪白鸽,而且还告诉白鸽有困难就来找王大娘,白鸽甚是感动。

  • 在王爱萍的帮助下,李建华的回城手续终于批下来了,他给晓虹发来电报。准备回农场的李建华在车站被诬陷为小偷,关在派出所。久久等不到建华,晓虹渐渐失去希望。半年后的一个雨夜,晓虹要生了,王大娘来接生,晓虹生下一个男孩。石英和崔放仿佛听到庙里有孩子的哭声,崔放找来队长刘大炮,称晓虹一定是病情加重了。队长来到白鸽和夏晓虹住的破庙,猫叫声掩饰了孩子的哭声。晓虹认为大家都知道了自己生孩子的真相,而李建华也杳无音讯,精神几近崩溃。李建华终于被放出来,他坐上回农场的火车。绝望的晓虹选择寻死,白鸽发现晓虹失踪,赶紧找来队里的知青一起寻找。天渐渐亮了,白鸽看到晓虹,她朝晓虹飞奔而去,却不小心踏入沼泽地。晓虹跳下去救上白鸽,晓虹把孩子托付给白鸽,希望白鸽帮自己照顾好孩子,挣脱开白鸽的手,渐渐沉入沼泽。夏晓虹去世,众人简单给她办了一场葬礼,葬礼上,白鸽来到夏晓虹遗体前,悲伤得不能自已。

  • 夏晓虹去世,众人简单给她办了一场葬礼,葬礼上,白鸽来到夏晓虹遗体前,悲伤得不能自已。生产队队长找到白鸽仔细询问夏晓虹的死因,白鸽告诉队长刘大炮是夏晓虹为了救自己而死,刘大炮问白鸽夏晓虹无缘无故为何去沼泽地,白鸽语塞。刘大炮翻出来夏晓虹的遗书,把所有知青召集起来逼问是谁害得夏晓虹寻死。崔放承受不住良心的谴责,正欲下跪承认错误,李建华恰巧此时回来,被刘大炮误以为是李建华害夏晓虹自杀,崔放趁机跟着李建华哭丧糊弄过去。两人都坚称是夏晓红男友,愿为夏晓红接受惩罚。刘大炮无法得知真相,宣布把李建华和崔放都关起来反省。白鸽悄悄回到王大娘处,王大娘正在帮她照看孩子,她关切地问夏晓红怎么了。白鸽悲痛欲绝说夏晓红死了。白鸽让王大娘一定为孩子保密。王大娘答应了。崔放和李建华在禁闭的屋子里说着打了起来,李建华把崔放的睾丸踢坏了。李建华和崔放在石英的求情下参加了夏晓虹的葬礼,李建华回忆起白鸽告诉她这半年夏晓虹过得很苦,现在已经没有补偿的可能。李建华回到夏晓虹曾经住过的屋子,嚎啕大哭。

  • 白鸽带着李建华来到王大娘处。李建华看到孩子决定要把孩子带回家,白鸽劝他赶紧回城想办法把孩子户口办下来,这样才不会耽误孩子。李建华立即找到刘大炮表示自己要返城,刘大炮看着李建华拿给他的材料,虽然不齿他的行为,但是只能放人。李建华返城,男知青纷纷表示不服,白鸽抱着孩子来到队部说是小树林里捡来的。刘大炮大惊,要白鸽把孩子送走,白鸽费劲力气才让刘大炮勉强答应把孩子留下来。从队部回到女知青宿舍之后,大家都围过来看孩子。同时刘大炮也问孩子谁带,白鸽说自己带,让刘大炮放心。很快白鸽带了个孩子回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石英马上找上了门并且告诉白鸽,不准养这个孩子。崔放找了个机会问白鸽夏晓虹死前消失了几个月,猜想孩子是不是夏晓虹的,被白鸽骂了回去。崔放一门心思认定孩子是夏晓虹的,并告诉了石英,石英大惊。白鸽忙着照顾孩子,没空跟石英出去赶集,石英不满,警告白鸽,孩子你给我看着办。

  • 大队里下来参军名额,石英第一个报了名。白鸽舍不得男友走,希望他放弃这个机会,铁石心肠的石英威胁白鸽除非先放弃孩子。白鸽左右为难,男友和孩子谁也割舍不下。回到宿舍,孩子正在哇哇大哭,除了白鸽谁也不跟,白鸽默默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不能丢掉孩子。石英参军离开的日子很快就到了。白鸽在欢送会上负气地喝了很多酒,心中满是怨恨。身穿军装的石英坐着拖拉机离开时,白鸽抱着孩子独自站在山坡上,挥泪看男友渐渐远去。石英在部队进行实弹投弹演习。他为了掩护战友身负重伤,被送到医院。主管护士苏禾对这位战斗英雄很有好感。

  • 苏禾看见石英看信,抢过来发现是石英的女友,这才明白石英并没有欺骗他,真的有一个女友。苏禾听石英讲述了他和女友之间的矛盾,孩子的由来,苏禾觉得石英这个女友实在不像话。另一方面,李建华找到白鸽说出了假结婚的事情,白鸽想到石英,怎么都不愿意。白鸽给石英写了一封信,里面详细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苏禾拿着白鸽寄给石英的信,心里十分纠结,思来想去偷偷打开了信,看到里面内容之后,果断撕掉了这封重要的信件。李建华和白鸽举办了简朴的婚礼,知青们都有点吃惊。崔放拍了一些照片,把白鸽和李建华结婚的照片寄给石英。石英写信给白鸽,很愤怒伤心。白鸽看到石英的信很受刺激,她拿着一把猎枪去找崔放。崔放吓得要死,说今后再不胡说八道了。石英还是不相信白鸽背叛了想要当面和白鸽把结婚的事问清楚,苏禾不同意,他还是偷偷离开了医院。石英刚出院门,苏禾拦住了他。石英和苏禾二人发生争执,恰好石英父母来医院看望石英,石英无法脱身。苏禾父母热情接待他们,提起苏禾喜欢石英,希望他们相好。

  • 崔放前来看望孩子,逗孩子玩时,忽然发现孩子含着手指的样子和自己小时候的照片一模一样,脑子里回忆起以前打靶的事情。崔放经常去破庙并询问白鸽是不是夏晓虹的孩子。白鸽和李建华觉得越来越多人怀疑这个孩子的来历,建华急了想要直接公布自己就是孩子的父亲,白鸽不同意。白鸽让孩子随自己姓,取名白杨。石英心里时常想着白鸽,他利用探亲的机会去了云南。崔放和李建华又争执起来了,说一定要分出输赢。这时石英忽然出现,白鸽和石英将误会解释清楚,两人终于冰释前嫌紧紧的拥抱在一起,石英表示要和白鸽一起抚养白杨。

  • 心软的白母同意女儿暂时收养白杨。王爱萍找了崔放询问李建华的情况,崔放告诉王爱萍李建华和白鸽已经在农场结婚。王爱萍怒气冲冲责问李建华,李建华的解释根本说服不了王爱萍。王爱萍又去问白鸽事情的真相。白鸽告诉王爱萍实情。苏禾还一直在纠缠石英,石英每次都很坚决的拒绝了苏禾。白鸽妈妈一直对小白杨影响自己女儿的生活耿耿于怀,白鸽告诉妈妈一定会找到白杨的亲生父母。李建华父亲病重,瘫痪在床上,在住院期间,王爱萍忙上忙下,李父看在眼里,王爱萍告诉李父,她想和建华结婚,李父同意。王爱萍带着酒和吃的来到李建华家,两人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建华喝醉,王爱萍和他发生了关系。李建华醒来已经追悔不及。

  • 建华同意和爱萍结婚,但是心里充满了不情愿!李建华告诉白鸽他要和王爱萍结婚了,白鸽告诉李建华,婚后再把孩子接回去,但是怕王爱萍不同意。李建华说王爱萍很爱他就是有点小心眼,一再向白鸽表示了歉意。李母一直在催建华和爱萍生个孩子,建华告诉李母爱萍已经有孩子,爱萍一时无法解释,坦白说没有孩子,解释说是大夫搞错了,建华很生气。苏禾去找白鸽,在问路时被崔放看见。苏禾询问白鸽的情况,崔放说白鸽带着一个孩子,根本不适合跟石英结婚。苏禾一听暗自高兴。苏禾见了白鸽也见了白杨,直截了当说我喜欢石英,你现在不配嫁给石英,会毁了他的军人前途。白鸽说石英爱我,他不会放弃我,我也不会放弃他。苏禾灰溜溜走了。

  • 王爱萍在白鸽家大闹,白鸽告诉王爱萍这个是借李建华的,并保证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机床厂里竞选生产组长,崔放和李建华互相争吵起来。厂里倾向于李建华,崔放却揭了李建华的短。说李建华和白鸽还有孩子不清不楚,对工作就更没谱了。主任很重视这件事,询问李建华怎么回事?李建华说崔放胡说,主任私下去白鸽家里了解情况,白鸽告诉主任,这个孩子自己捡的,建华经常帮助自己。主任发现白鸽很辛苦,并询问有没有收入来源,白鸽告诉主任现在没有,主任说可以熬一些绿豆汤去工厂,工厂可以给一些补助并留了一些钱和奶粉。白鸽开始给工厂送绿豆汤挣钱。石英在部队得知白鸽的情况很是心痛,下定决心退伍回去帮助白鸽,退伍申请书被退回。石英想法设法躲避苏禾的纠缠,无奈苏禾对他紧追不舍。石英明确告诉苏禾两人之间没有可能。李建华和王爱萍商量把白杨接到家中照顾,被王爱萍一口否决。

  • 王爱萍发现李建华惊慌失措,责问到底怎么回事,李建华吐露实情,白杨就是自己的儿子。白鸽终于找到白杨,李建华回到白鸽家看见白杨终于找到了,长舒一口气。李建华回家后,王爱萍几乎把家给砸了。李母回家劝架,王爱萍把事情告诉了李母,李母惊讶。李母在确认白杨真的是李建华的儿子之后,只能接受。李母找到白鸽准备把白杨接走,白鸽表示一切太突然,需要有时间准备。看着可爱的孩子,白鸽实在舍不得。王爱萍回到娘家,王爱萍父母表示要为王爱萍出气。看着白鸽失落的样子的白母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白鸽如实将孩子的身世和李家想要回孩子的事情告诉了母亲。第二天,白鸽和母亲把孩子送到李家,白鸽看到孩子接近李家狠心离开,白母追上。杨杨离开白鸽,晚上哭闹,李建华哄好杨杨,另一边白鸽难以入眠。王爱萍母亲带着王爱萍来找李建华算账,李母跟王母大吵一架。

  • 王母在家骂着,李建华来到王家道歉。话不投机,王母拔剑欲伤李建华,王父赶紧把李建华推出家门。白鸽来李家没看见王爱萍,李建华告诉白鸽自己和她闹矛盾,回娘家了。白鸽带着礼物上门劝爱萍,被爱萍坚决拒绝。爱萍正准备送客时,摔伤了额头,白鸽赶紧把爱萍送到医院。李建华赶到,爱萍看到李建华就来气,正当准备甩手离开的时候。护士通知王爱萍:有孩子了。而王母威胁李建华,如果不送走白杨,她第二天就去把孩子打掉。第二天在妇产科门口,王母拉着王爱萍打掉孩子,李建华不允,拉扯之下,王爱萍哀求白鸽把孩子接走,白鸽答应。回到李家,两亲家又吵得不可开交,白鸽接走孩子。白鸽向白母提出自己想收养白杨。白鸽前往福利院询问。院长在查询相关条例之后告诉白鸽她不符合收养条件。白鸽找到李建华希望他们能办理手续,李建华回家跟王爱萍商量,王爱萍坚决反对。

  • 在部队,首长要提拔石英,石英却提出了复员,苏禾听说石英要回家,告诉石英,白鸽会害死他,石英不理。新年到,家家户户做年夜饭,白鸽再一次想念石英。李建华主动洗碗,王爱萍吃惊,结果李建华透露出洗完想去看看白鸽,王爱萍不喜。新年伊始,白杨又开始耍脾气,正当白鸽拿白杨无奈时,石英来到了白鸽家。石英给白鸽和白杨带了各种吃穿用度,陪着白杨玩了一晚上。石灵告诉父母,石英要复员,石父石母吃惊。石英回家以后,父母关心石英的人生大事,石英表示让父母放心,今年就把事情给了了。白鸽来到职工宿舍给崔放送饺子。石英转业复员也来到了机床厂,三兄弟再次相见,激动不已。崔放知道石英想跟白鸽结婚,一阵冷嘲热讽。李建华因为沙袋不见找到崔放,由于崔放疏忽导致工厂红旗被摘、工人奖金泡汤。苏禾转业到机床厂职工医院。白鸽给职工送绿豆汤,被苏禾看见,苏禾挑衅白鸽,两人争执,石英出来,白鸽趁机向苏禾表明了自己的地位。

  • 石英狠狠训了苏禾,但最后也拿苏禾的胡搅蛮缠没有办法。石英下班后找到白鸽并哄好。白鸽带着白杨和王爱萍、艳阳在院子里相遇,白杨抢了艳阳手里的玩具,王爱萍责备白杨没有教养。李建华回家,李母说想把白杨要回来。王爱萍说要回来也养不熟了,李母心里不甘。石英找到白鸽求婚,白鸽认为对石英家太不公平,拒绝了求婚,石英表示他会去想办法。苏禾到车间找石英,说白鸽配不上石英并对石英父母说了白鸽的情况,石英父母听后坚决反对。摔门而去的石英找到了白鸽,石英说明情况,白鸽安抚石英并决定自己去跟石家人聊聊。在聊天中,石母表示感情上理解白鸽,但是他们希望能有一个带有石英血脉的孩子,她的情况根本要不到生育指标。白鸽伤心而归。苏禾带绿豆汤来到机床厂,白鸽无奈离开。苏禾抢了白鸽的活,白鸽心里不悦。苏禾向石英讲明自己永远不会退出。

  • 由于崔放的主意,苏禾来到李家找李母。被苏禾撺掇的李母偷偷把白杨抱走。李母来到白家趁杨杨一个人在院子的时候,把孩子抱走。白母找白鸽前去李家理论,争吵中王爱萍出来,李母表示王爱萍不帮忙就和她没完。王爱萍与白鸽拉扯过程中,白鸽被车撞成重伤,昏迷不醒,情况危险,医生说白鸽可能永远醒不来了。苏禾在白鸽的病床前表示自己终于时来运转,她会好好抓住这个机会。石英告诉了白母白鸽的病情,并且表示自己一定和白母共渡难关。理亏的王爱萍在李建华的逼迫下拿出积蓄补偿白鸽。石英守在病床前呼唤着白鸽,李建华看着白鸽这个样子也是心中有愧,把家中的2000元钱放在了白鸽床边。苏禾看着石英这么守着白鸽心里十分不舒服,石英表示自己永远不会变心,让苏禾别白费心思。

  • 石英来到白家,杨杨看不到菜不小心摔了碗,石英收拾完为杨杨做菜,杨杨开心地在院子里玩。白鸽昏迷不醒,李母再次提出要李建华把孩子要回来。石英代替白鸽照顾白杨,李建华跟石英提出现在困难时期,让石英跟白母商量商量,把孩子接到自己家来。吃饭的时候白杨看不清楚碗里的菜,白母这才发现白杨眼睛有问题。医生检查以后,告诉白母白杨有假性近视,并且还要做进一步检查。医生劝告白母最好配一副矫正眼睛,并且最近让孩子少用眼睛。石英和白母商量把杨杨送回李家。

  • 王父对李建华提出了几个条件,要李建华做到,李建华保证完成任务。在李建华一阵推心置腹的保证下,王爱萍终于决定和李建华回家。路上,李建华向王爱萍保证公平对待,并且全心全意爱着王爱萍。王爱萍把屋子收拾干净等着给白杨住,李母进来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把王爱萍气得不行。石英把白杨带到医院,让白鸽看看孩子,并且告诉白杨,这几天他需要去李叔叔家住,杨杨把平安包给白鸽希望可以保佑妈妈平安、早点醒来可以回家。石英把孩子送到李爱华家中,王爱萍带着白杨看了他的新房间。石英把孩子送走以后,回到医院照顾白鸽,回忆起过去的事情,感慨万千。

  • 苏禾来到白鸽家给她检查身体,她看着白鸽百感交集。白母问苏禾白鸽病情,苏禾说无能为力,白鸽将长期保持这种状态,并且也推心置腹的告诉白母,她对石英的感情,让白母好好劝劝石英。苏禾走后,白母跟石英好好谈了一番,让他不要再耽误自己的青春,耽误别人的青春。石英来到河边,思绪万千。崔放找到李建华,让李建华给自己出出主意,他想追求苏禾。苏禾等待石英一起看电影,而石英拒绝了苏禾的邀请,崔放趁机把石英的票拿走,久等石英不来的苏禾只能自己跑去看电影,崔放坐到苏禾身边一起看电影,苏禾心里赌气,直接离场。

  • 苏禾按约定来到湖心岛,却只看见了崔放。石英、李建华和白杨在岛上玩,苏禾以为是石英约自己来玩的,李建华把事实和盘托出,并且还想撮合苏禾和崔放。气急的苏禾找到石英,在石英再一次的拒绝下,苏禾果断想要割腕自杀,石英无奈答应苏禾求婚。而求爱未成的崔放也在李建华面前大闹一场。石英把苏禾割腕逼迫自己的事情告诉了李建华,李建华感慨。苏禾被父母劝阻,但心意已决,父母也拿苏禾没办法。李建华找到苏禾想解释,却被苏禾顶回去,要石英给个明确的说法。李建华和石英谈谈,说出了自己的担忧。石英回到白鸽床前,挣扎一番之后,哭着表示自己只能无奈选择娶了苏禾。石英父母也同意石英娶了苏禾,只有石灵明确提出了反对意见。苏禾回家告诉父母,石英终于答应娶自己。

  • 在白杨的呼唤下,白鸽终于苏醒了过来。白杨见妈妈苏醒,赶紧跑到订婚现场说白鸽苏醒了。石英抛下苏禾赶到白鸽床前。看着刚刚苏醒的白鸽,白母只能欺骗白鸽要赶紧好起来,这样就可以和石英结婚了。看见订婚宴上直接跑走的石英,苏禾父母对着石英父母好一阵发火,李建华一家听说此事之后,李母让李建华带点东西去看望白鸽,让她别惦记着白杨。石英回家以后,被父母狠狠训斥了一顿,要他马上去苏禾家给人赔礼道歉。石英来到苏禾家,提议可以补办一场,苏禾表示没什么,并且说明天陪他去看白鸽。

  • 石英和苏禾前来看望白鸽的时候,白鸽表示自己不记得石英了。石英询问苏禾,苏禾说白鸽是选择性失忆。石英去询问白鸽失忆的情况,医生说醒来已经是奇迹,如果想要完全恢复,只能再次期待奇迹了。石英找李建华、崔放商量怎么办。石英前往白鸽家讲述过去知青的故事,白鸽却表示你不用再跟我编故事了。崔放也来看望白鸽,言谈间感慨白鸽真的忘了不应该忘的人。回去路上,白鸽母亲偷偷告诉崔放,白鸽是为了成全石英和苏禾才伪装自己失忆,崔放回去就告诉了李建华。石英和苏禾马上要办结婚典礼,对于邀请人选两人有了不同看法。为了正式邀请白鸽,两人再一次来到白鸽家中,白鸽给他们送去了祝福。石英苏禾走后,白鸽大哭了一场。

  • 苏禾来到白鸽家,拜托白母给自己做一身旗袍,白母抵不住苏禾的央求,答应了苏禾。白鸽知道以后,心里并不开心,白母劝服白鸽,并且允诺给白鸽好好做一身旗袍。崔放把论文交给石灵,石灵提出和崔放交个朋友,崔放欣喜。苏禾告诉石英,白母为自己做旗袍,石英听后恼怒。苏禾带着白鸽和白母来挑选布料,白母谈起旗袍就滔滔不绝。挑选好布料后,白鸽对母亲刮目相看,并且学习母亲的旗袍手艺。石英和苏禾来到白鸽家试旗袍。苏禾要白鸽也去试试她的旗袍。石英看见穿着白色旗袍的白鸽,不由自主的赞叹白鸽这身真好看。苏禾大怒,一定要和白鸽比比,让石英说到底谁更好看,石英坦言白鸽好看,回家后,苏禾气哭。

  • 苏禾来到白鸽家给她检查身体,她看着白鸽百感交集。白母问苏禾白鸽病情,苏禾说无能为力,白鸽将长期保持这种状态,并且也推心置腹的告诉白母,她对石英的感情,让白母好好的劝劝石英。苏禾走后,白母也跟石英好好谈了一番,在这种未来无望的情况下,让他不要再耽误自己的青春,耽误别人的青春。石英来到河边,思绪万千,一方面割舍不下白鸽的感情,另一方面现实残酷,苏禾是最好的选择。崔放找到李建华,让李建华给自己出出主意,他想追求苏禾。苏禾等待石英一起看电影,而石英拒绝了苏禾的邀请,久等石英不来的苏禾只能自己跑去看电影,崔放趁机把石英的票拿走,跑到苏禾身边一起看电影,苏禾心里赌气,不看电影直接离场。一次不成,崔放还想再来一次,崔放想办法把苏禾约出去单独相处,但苏禾不想理会崔放,于是崔放骗苏禾说是石英想约苏禾。苏禾按约定来到湖心岛,却只看见了崔放。石英、李建华和白杨在岛上玩,苏禾以为是石英约自己来玩的,李建华把事实和盘托出,并且还想撮合苏禾和崔放。苏禾认为这是崔放搞的鬼,赶走了崔放。气急的苏禾找到石英,在石英再一次

  • 石英把苏禾割腕逼迫自己的事情告诉了李建华,李建华感慨。苏禾被父母劝阻,但心意已决,父母也拿苏禾没办法。李建华找到苏禾想解释,却被苏禾顶回去,要石英给个明确的说法。李建华和石英谈谈,说出了自己的担忧。石英回到白鸽床前,挣扎一番之后,哭着表示自己只能无奈选择娶了苏禾。石英父母也同意石英娶了苏禾,只有石灵明确提出了反对意见。苏禾回家告诉父母,石英终于答应娶自己。双方父母见面之后对这对新人十分满意。石英最后来了一次白鸽床前,希望白鸽能够祝福自己。两人结婚当日,李建华带着白杨来看望白鸽,白杨说想回家,因为王爱萍不喜欢自己,也总和李母吵架。李建华尴尬。在白杨的呼唤下,白鸽终于苏醒了过来。白杨见妈妈苏醒,赶紧跑到婚礼现场说白鸽苏醒了。石英抛下苏禾赶到白鸽床前。看着刚刚苏醒的白鸽,白母只能欺骗白鸽要赶紧好起来,这样就可以和石英结婚了。

  • 看见订婚宴上直接跑走的石英,苏禾父母对着石英父母好一阵发火,李建华一家听说此事之后,李母让李建华带点东西去看望白鸽,让她别惦记着白杨。石英回家以后,被父母狠狠训斥了一顿,要他马上去苏禾家给人赔礼道歉。石英来到苏禾家,提议可以补办一场,苏禾表示没什么,并且说明天陪他去看白鸽。白鸽努力锻炼想早点和石英结婚,却被母亲告知石英已经和苏禾订婚。白杨问白鸽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李母和王爱萍硬拖着白杨离开了白鸽。白鸽跟母亲在公园散步,白鸽回忆起过去和石英的一点一滴,泪如雨下。崔放来看望白鸽,告诉白鸽石英是怎样有情有义,白鸽却问石英是谁。导致后面石英和苏禾前来看望白鸽的时候,白鸽表示自己不记得石英了。石英去医院询问医生,医生说这个事情已经是奇迹,如果想要完全恢复,只能再次期待奇迹了。石英前往白鸽家讲述过去知青的故事,白鸽却表示你不用再跟我编故事了。

  • 李建华和白鸽修复苏禾和石英的关系。崔放来到医院劝苏禾,被苏禾拒绝。石英父母来看望石英,另一边苏家,苏禾明确表态要和石英离婚,成全祝福石英和白鸽。石英父母回家,发现苏禾准备收拾行李离开家里。当石英拆纱布的那天,竟然没有毁容。在走廊的苏禾听见了治疗室的大家开心的笑,一个人黯然离开。石英来到苏禾家,发现苏禾留下了一封离婚协议书和一封信,让石英签字,而苏禾本人离开了高阳市。一段时间过去。在石家的饭桌上,石父和石母劝说石英考虑考虑白鸽,石灵告诉父母,自己哥哥早就和白鸽在商量什么时候领证了。

  • 白鸽身体不适被送到医院,检查发现白鸽有了石英的孩子。家里大喜,趁着这个机会崔放也起哄向石灵求婚。白鸽怀孕,害喜严重。李建华想让白杨叫自己爸爸,白杨不叫。石灵毕业,白鸽也想读个大学。白鸽想读大学,全家鼓励。李建华家里再生波澜,白杨和艳阳为了看电视的事情引得家里大人不愉快。白杨和李建华坦诚想回到白鸽身边。王爱萍来跟白杨谈心,没想到白杨根本听不进去。王爱萍劝白杨好好待在家里,并且告诉白杨,白鸽妈妈才是骗子,他亲妈早死了,死在了云南农场里。第二天一早,白杨离家出走,在李家寻找未果,李建华赶紧跑到白鸽家问白杨在不在,当得到否定的回答的时候,大家都慌了。石英、白鸽和李建华一家都满大街找人。在多方找寻无果之后,王爱萍这才坦诚了自己告诉了白杨身世的事情。

  • 孩子在站前派出所找到了,但白鸽却引发了早产,生下一个女婴的同时导致子宫严重受损。王爱萍和李建华带水果和营养品来看白鸽,石英告诉他们白鸽以后不能再生了。李建华在家里训斥了一番王爱萍和自己母亲,而白杨在角落里听着李建华的训斥瑟瑟发抖。李建华带着钱来看望白鸽,被石英拒绝并劝了回去。石英回到家给白母讲述白鸽的身体情况。几日后,孩子因为早产体质太弱,抢救无效死亡。白鸽听到消息昏了过去。白鸽醒后痛哭。得知消息之后,李建华来到白鸽家想给白鸽道歉,崔放和石灵赶来,崔放把李建华好好骂了一顿。李建华看到白鸽这种情况和李母商量,决定把白杨送回去。这个提议被李母否决,李建华又去跟王爱萍说,王爱萍也不置可否。

  • 石母劝说石英和白鸽离婚,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石英对白鸽表示,自己会一直陪着她。建华带着白杨看白鸽,白鸽感觉自己对不起石英,不能让他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李母坚决不同意把白杨还给白鸽,回家以后,李建华给自己母亲提出疑义说怀疑白杨不是自己儿子,决定去做亲子鉴定。白鸽提出离婚,石英生气说自己坚决不离。李建华抱着白杨去做亲子鉴定。白母和白鸽谈心,白鸽告诉母亲,正因为自己爱石英,所以一定要成全石英,白母抱着白鸽哭泣,表示自己苦了一辈子,不希望自己女儿也苦一辈子。李建华和白杨的检测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鉴定结果显示李建华和白杨没有亲子关系,李母大怒。石母再次找到白鸽,希望白鸽能和石英离婚,白鸽收拾石英的东西,让石母带回去。看到李母反常的样子,王爱萍问怎么回事,李建华偷偷告诉王爱萍,报告出来,自己和白杨没有亲子关系,但是报告是假的,是为了让李母接受把白杨送回白鸽那里。

  • 几年后,孩子们越长越大,到了上学的年纪。政策也越来越宽松,白鸽决定做生意创业。白鸽想开花店试试,白母和石英都不看好,白鸽尝试骑着自行车在外面卖花,李建华看见在外面卖花的白鸽,偷偷托人帮忙买白鸽的花。受到鼓励的白鸽考虑扩大自己的生意范畴,从单纯的卖花变成收花再倒卖。李建华提着花回家,被王爱萍指着家里阳台上各种各样的花一阵埋汰。由于李建华的帮助,白鸽更加热心。而李建华也大批量购买白鸽的花,为了不被王爱萍发现,建华拿回家就送给了邻居。王爱萍知道之后大发雷霆,更是把买花的李建华堵在半路上。王爱萍要李建华发誓不再买花。

  • 王爱萍要白鸽和石英还钱,白鸽一时拿不出钱,王爱萍要带白鸽去派出所,李建华及时赶到拦下。李建华回家跟王爱萍解释认错,李母也责怪李建华,李建华说下次一定与家人商量。白鸽发现淑英在摆摊做生意,白鸽提出与淑英商量一起开花店,淑英同意。白杨下学看到李建华的摩托车,使坏把摩托车的轮胎气都给放了,李建华没办法推着摩托车带艳阳回家。白鸽的“姐妹花店”开业,大家都来凑热闹,崔放与石灵看到白鸽开花店很佩服白鸽。有人要开业定制花篮,白鸽把活接了下来,两人正在扎花篮,石灵来找白鸽,与白鸽商量如何让石英和父母同意自己与崔放的婚事,白鸽答应下来。

  • 崔放拿着检查单去找李建华,告诉李建华自己不能生育是因为李建华的原因。李建华跟崔放说要冷静处理,崔放拿出菜刀,要李建华断子绝孙,两人争执被石英拦下了。崔放在学校门口看到白杨,哄骗白杨跟自己走,把白杨带到一间小屋里。白鸽回到家中发现白杨还没回来,去学校接他,发现白杨已离开学校,白鸽非常着急,回家告诉石英和白母,决定一起去李家看看。发现白杨没在李家,李建华、白鸽和石英三个人决定报警。白母在家门口发现崔放留下的纸条,马上找到白鸽他们,不让他们报警,并把纸条交给他们。李建华猜测是崔放,把事情的经过跟白鸽说了决定去石家找崔放。石英上楼发现崔放没在家,并告诉石灵白杨可能被崔放拐走。

  • 石灵带着石英和李建华来到了崔放藏身之处,发现了痕迹想去追赶,追到火车站但阴错阳差没能追上,最后决定去报警立案。李母上门找石灵,强硬让石灵说出崔放在哪儿。争执中李母不小心砸到了李建华的头,去了医院。崔放带白杨回到了插队的地方,来到了夏晓虹的墓前,道出了自己的心声,并带白杨去了沼泽地。李建华在医院跟李母说不能冲动行事,做事要有理有据。崔放本想害死白杨,但不小心自己掉进了沼泽中,白杨趁机逃跑。白杨一个人晚上在外面走着喊着爸爸妈妈,白鸽好像隐约听见了白杨的呼声,石英认为白鸽产生了幻觉,告诉白鸽白杨很快就会回家的。李建华晚上梦见白杨发生意外,晓虹指责建华没看好白杨。

  • 石英带白鸽回家,安慰担心的白鸽,白鸽一定要出去找白杨。厂长到李家找李建华,告诉王爱萍李建华这是旷工,找孩子但也得工作,让李建华一定要来上班。王爱萍找到李建华把厂长的话告诉了李建华,李建华还是决定先找孩子。白鸽在街上偶然看到了崔放,正好看到王爱萍,让王爱萍将看到崔放的事情告诉李建华,李建华带警察来逮捕崔放,崔放看到警察后趁机逃跑。崔放找到石灵,石灵追问崔放这些天在哪里。崔放骗石灵说自己回老家去看中医了,石灵责怪他不跟自己说清楚,崔放狡猾的骗了过去。白鸽去派出所找警察,警察提议从石灵处寻找突破口。

  • 石灵拿着票质问崔放是不是把白杨送到了云南,崔放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石灵,石灵担心白杨,说一定要告诉石英他们。石灵去找白鸽,让她去以前当知青的农场找白杨,白鸽起疑跟踪石灵,发现了崔放的住处,崔放不在,石灵说是等朋友,白鸽拉着石灵一起等,石灵要走白鸽下跪求石灵告诉她白杨在哪,石灵答应但要白鸽保证不牵扯到崔放。白鸽将事情告诉李建华,两人一起去找白杨。得知石灵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白鸽,崔放要立马离开,石灵求崔放不要走。石灵到白家告诉石英和白母白鸽去云南找白杨了,石英觉得事情奇怪。白鸽与李建华一起去云南农场找白杨,白鸽在草垛中发现了自己送给白杨的铅笔,在路上碰见了老队长得知白杨在村里,白鸽和李建华赶紧跟随老队长去找白杨,这才知道是王大娘发现了白杨。

  • 白杨一回来李母就想带白杨回家,白杨说要跟着白鸽,石英问白杨是谁带走的他,白鸽不让白杨说,一行人都回到了白鸽家,大家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家说要报警,但是白鸽和李建华说算了,说把钱要回来就可以了。崔放正在和石家一起吃饭,警察上来抓捕崔放并把人带走。白家和李家在一起庆祝找到了白杨,在菜馆吃饭,石灵突然出现。控诉大家崔放被抓走的事,责怪白鸽言而无信。李母突然说出是自己报的警,崔放本身就是个坏人。石灵一气之下发起疯来,石父石母及时赶到,把石灵带回了家。

  • 白杨来到李家,谈话间想要骑李建华的摩托车,谎骗李母说要去很远的同学家,软磨硬泡之下李母答应把摩托车借给白杨。白鸽偶然看到路上一个骑摩托车的少年,感觉像是白杨。但因为没有看清,心中不确定。白杨在路上骑车横冲直撞,险些撞到行人。白鸽听路人说有小男孩骑摩托车很危险,心生怀疑。白杨将车送还给李母,两人约定这是秘密。不放心白杨的白鸽赶回家,看到白杨正在家中写作业,心中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下。白鸽无意间碰到骑摩托车的白杨,担心白杨安全的白鸽到李家责问李建华为什么把摩托车借给一个15岁的孩子。白杨骑摩托车发生意外。所幸白杨的伤并无大碍,任性、叛逆的白杨,让白鸽不知如何办才好。

  • 白杨一直跪在地上坚决不起来,气得白鸽不行。李母拽白杨起来,白杨怎么都不起来。李母说那就惩罚我自己好了,别让孩子跪,好说歹说白杨才站起来。争执之下李母差点把白杨身世说出来。白杨听出了话外之音,开始怀疑起来。晚上白杨询问白鸽自己身世,白鸽只能把话题往其它地方引。白鸽让白杨睡下之后,回屋和石英商量,石英认为白杨已经长大,身世的事情必须要和李家商量,不料被白杨听见。白杨开始有意识找李建华和李母套话,问李建华和李母,自己和他们像不像,但大人模棱两可的答案,让白杨心中的疑惑更深。晚上回家以后,白杨想着白天李建华和李母的反常样子,辗转反侧。

  • 李母表示不再信任白鸽和石英,坚决要求把白杨接回来。李建华和稀泥说让白杨自己表态,想住谁家就去谁家。没想到白杨还是决定和白鸽回家。回家之后,白鸽和白杨促膝长谈,白杨表示这是自己的问题,也不想再去想了,母子二人总算互相谅解。石灵再一次探监,把白杨的事情告诉了崔放。崔放意识到这两个人的矛盾可以利用。白鸽从白杨老师哪儿打听到白杨经常请假,白鸽跟着白杨,看他进了游戏室。白鸽让白杨回家,白杨不肯,情急之下白鸽打了白杨一巴掌,白杨拿着书包拔腿就跑,很快就跑得没影了。白鸽赶不上白杨,回家之后把事情告诉了石英和白母。

  • 为了帮助白杨改掉坏习惯,李建华告诫李母不能再给白杨零花钱。白杨在李建华家要不到零花钱,就跑到学校门口找低年级勒索要钱,被艳阳看见。李建华得知,问白杨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白杨说自己鞋坏了,所以才找人“借钱”。李建华发现白杨鞋真坏了,李建华这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如同想象中关心孩子,向白杨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同时也要白杨改正自己的行为。李建华给白杨买了新鞋,也给了白杨一些零花钱。第二天白杨等李建华离开后,拿着零花钱又去了游戏厅。输光了零用钱的白杨向游戏厅老板赊账。白杨骗李建华自己把零花钱拿去买零食了,意欲再找李建华要,李建华不给,白杨把主意打在了李母身上。

  • 白杨让艳阳写作文,话说得重了些,两个孩子吵了起来。艳阳收拾东西就走。回到家里李建华说服艳阳让她好好学,第二天艳阳和白杨终于好好坐在一起补习功课。白鸽和石英看到两人和睦的样子,总算松了一口气。艳阳顺利地考上重点高中,高兴的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众人,艳阳特地去感谢白杨。白鸽也告诉艳阳自己考上了护士资格证,石英提议两家人好好聚个餐。崔放即将刑满释放,他表示自己一定要和李建华斗争到底。白鸽给白杨收拾屋子的时候,发现了白杨床头藏着一本书和纸条,两家父母认为白杨和艳阳在谈恋爱。两家人决定将白杨和艳阳隔开,减少他们见面的机会。石英和白鸽商量以后自己接送白杨。

  • 白鸽等人都没有拿到报告会的门票,白杨非常失望。崔放将拿到的票交给了白杨,嘱咐他不要将此事告诉父母。白鸽在医院当护士长,李建华来到医院,听白鸽说白杨现在的学习状态特别好,崔放帮白杨弄到了高考状元报告会的门票。白鸽劝说李建华不要对崔放太敏感。学校话剧社为了参加全市汇演招募白杨排练,并做男主角演罗密欧,而艳阳恰好演朱丽叶。王爱萍听着女儿在家背台词,反对艳阳参加,李建华支持女儿。白鸽想送个小饭馆给崔放,石英却投了反对票。白杨和艳阳在学校话剧社开始排练,他们演得很投入,但是这里面有吻戏,白杨觉得自己没办法演这个戏。

  • 白鸽发现白杨不在房中。白杨和艳阳相约图书馆一起学习,并彼此承诺现在什么都不想好好学习。没想到从图书馆出来后被父母们闻讯抓到,在激烈的争吵中,王爱萍告诉白杨,李建华是你的亲生父亲!在白杨和艳阳的请求下,白鸽承认李建华是白杨的亲生父亲,两个孩子备受打击。石英告诉了白杨,为了他,他的建华爸爸,白鸽妈妈付出了多少心血。而建华告诉艳阳当年的故事,讲了白鸽为了白杨付出了很多,甚至不能有自己的孩子。而白鸽也把当年的故事全部讲给了白杨,告诉了他亲生母亲为了救自己而溺亡在沼泽地,自己和夏晓虹有生死承诺,会把他抚养成人。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