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皓镧传 立即播放

电视剧 62集全 热度 3607

地区:内地

导演: 李达超

类型:宫廷 /古装 /剧情

语言:普通话

简介: 战国晚期,秦赵争锋,战事迭起。赵国邯郸,御史李赫的女儿李皓镧因继母的陷害,家破人亡、身败名裂,甚至被卖出。遇不得志的吕不韦把她买下,用奇货可居的计谋将皓镧献给了当时在赵国皇宫当人质的秦王孙异人。李、吕...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62/共62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赵国御史之女李皓镧从妹妹李岫玉口中得知父亲要将自己嫁给年过半百的虞司寇为继室,情急之下给青梅竹马的公子蛟写信求助。谁知公子蛟失约,她被嫡母高氏污蔑不守妇道并丢入河中。半月后,被渔夫所救的李皓镧回到李家,不仅撞见高氏派人将生母推下井,还发现公子蛟与妹妹李岫玉成婚。高氏发现她还活着,再一次让人将她草草打发。大商人吕不韦屡屡求见丞相赵胜屡屡被拒,情急之下在一次重要的集会上,自导自演了一出“买椟还珠” 的戏码,成功引起了丞相赵胜的注意。随后,赵胜不仅接下了拜帖,同时,吕不韦的名声在众人中因此事又上了一个新台阶。李皓镧跟其他女子一起被当成货物出现在众人面前后,吕不韦看穿她故意扮丑的伎俩,将她买下来带回府中。

  • 危急关头,吕不韦和手下司徒缺将李皓镧救下,谁知李皓镧并不感激,反而直言吕不韦心中只有利益,所以才没能在第一时间站出来,两人不欢而散。随后,李皓镧在街上遇到已经被高氏杀害、自己之前的婢女燕云的母亲,为了替燕云照顾老人家,她当掉自己的首饰,吕不韦带着司徒缺循迹而来,若有所思。李皓镧在街上卖草鞋时,遇到与一众贵女聚会的李岫玉。贵女们羞辱皓镧,岫玉假惺惺替她解围。随后,皓镧被虞司寇之子纠缠,好容易摆脱他后,又被岫玉以自己母亲所葬之地为由极尽羞辱之能事,皓镧默默忍受着这一切。等皓镧冒雨赶去了乱葬岗,却看到了自己的父亲。

  • 因秦国替公子傒求取赵国公主雅,公主雅找到嬴异人,大方勇敢地跟他倾诉爱慕之情,嬴异人却委婉拒绝了公主雅,公主雅又羞又恼。吕不韦将李皓镧带回府中,命她好生学习琴技和舞蹈。谁知李皓镧才艺出众,震惊众人。随后,原本要去丞相府献舞的领舞瑶姬得知自己被李皓镧取代,十分嫉恨。吕不韦告知皓镧自己想通过她与赵丞相搭上关系,为了彼此的目的,两人各取所需讨价还价,然后正式达成合作意向。李皓镧被带到丞相府领舞,丞相对她十分满意。随后,丞相因有公务在身,匆匆离开,众人见状也纷纷散去。花园中,公子蛟拦住皓镧纠缠不休,两人话不投机发生争执,吕不韦及时出现救下皓镧,并拒绝了公子蛟要带走皓镧的提议。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赵国御史之女李皓镧从妹妹李岫玉口中得知父亲要将自己嫁给年过半百的虞司寇为继室,情急之下给青梅竹马的公子蛟写信求助。谁知公子蛟失约,她被嫡母高氏污蔑不守妇道并丢入河中。半月后,被渔夫所救的李皓镧回到李家,不仅撞见高氏派人将生母推下井,还发现公子蛟与妹妹李岫玉成婚。高氏发现她还活着,再一次让人将她草草打发。大商人吕不韦屡屡求见丞相赵胜屡屡被拒,情急之下在一次重要的集会上,自导自演了一出“买椟还珠” 的戏码,成功引起了丞相赵胜的注意。随后,赵胜不仅接下了拜帖,同时,吕不韦的名声在众人中因此事又上了一个新台阶。李皓镧跟其他女子一起被当成货物出现在众人面前后,吕不韦看穿她故意扮丑的伎俩,将她买下来带回府中。

  • 危急关头,吕不韦和手下司徒缺将李皓镧救下,谁知李皓镧并不感激,反而直言吕不韦心中只有利益,所以才没能在第一时间站出来,两人不欢而散。随后,李皓镧在街上遇到已经被高氏杀害、自己之前的婢女燕云的母亲,为了替燕云照顾老人家,她当掉自己的首饰,吕不韦带着司徒缺循迹而来,若有所思。李皓镧在街上卖草鞋时,遇到与一众贵女聚会的李岫玉。贵女们羞辱皓镧,岫玉假惺惺替她解围。随后,皓镧被虞司寇之子纠缠,好容易摆脱他后,又被岫玉以自己母亲所葬之地为由极尽羞辱之能事,皓镧默默忍受着这一切。等皓镧冒雨赶去了乱葬岗,却看到了自己的父亲。

  • 因秦国替公子傒求取赵国公主雅,公主雅找到嬴异人,大方勇敢地跟他倾诉爱慕之情,嬴异人却委婉拒绝了公主雅,公主雅又羞又恼。吕不韦将李皓镧带回府中,命她好生学习琴技和舞蹈。谁知李皓镧才艺出众,震惊众人。随后,原本要去丞相府献舞的领舞瑶姬得知自己被李皓镧取代,十分嫉恨。吕不韦告知皓镧自己想通过她与赵丞相搭上关系,为了彼此的目的,两人各取所需讨价还价,然后正式达成合作意向。李皓镧被带到丞相府领舞,丞相对她十分满意。随后,丞相因有公务在身,匆匆离开,众人见状也纷纷散去。花园中,公子蛟拦住皓镧纠缠不休,两人话不投机发生争执,吕不韦及时出现救下皓镧,并拒绝了公子蛟要带走皓镧的提议。

  • 高氏几次三番试探,均被皓镧蒙混过关。她成功的骗过了所有人,借着装疯卖傻,等着吕不韦来救自己出去。为了救出嬴异人,公主雅求助赵王后,谁知赵王后断然拒绝,雅不快,与母亲发生争执,无奈下,王后同意替嬴异人说情,但前提是他同意娶公主雅为妻。与此同时,司徒缺冒充嬴异人门客来丞相府求见,在分析了一番留着嬴异人的好处后,他拜托丞相救出嬴异人。身份被识破后,他坦然承认此举也是为了救吕不韦,但归根到底是为了赵国百姓考虑,丞相闻言有些动容。公主雅去牢里救嬴异人,被拒绝后负气离开。吕不韦不解,嬴异人向他解释后,吕不韦恍然大悟。丞相去替嬴异人向赵王求情,赵王不耐,丞相苦苦恳求并分析利弊,赵王最终同意释放嬴异人。

  • 瑶姬挑起了吕不韦父亲对皓镧的反感后,与吕不韦的父亲联手构陷皓镧偷东西,目的是为了将她赶出吕府,谁知吕不韦替皓镧洗脱嫌疑,并揪出了瑶姬,吕不韦父亲见状想要糊弄过去,李皓镧咄咄逼人,无奈下,瑶姬被逐出府,可皓镧不依不饶,与吕不韦父亲针锋相对,引得吕不韦父亲震怒,吕不韦左右为难,不好斥责父亲胡闹,只好斥责皓镧不懂规矩。为了让皓镧学会低头服软,吕不韦将她带到大街上,让她当街舞蹈卖艺,皓镧大大方方站在舞台上舞蹈,吕不韦见状有些哭笑不得。

  • 吕不韦见皓镧言语中对嬴异人多加赞赏,有些不快,两人正打打闹闹时,听说赵王命皓镧进宫献舞,惧是一惊。公主雅去看望嬴异人,因为皓镧,她与嬴异人再次发生争执,两人不欢而散。回到宫中后,公主雅与李岫玉相遇。李岫玉从公主雅口中得知李皓镧进宫的消息后,急招高氏进宫,为了除掉皓镧,高氏答应替岫玉动手。皓镧进宫表演,舞姿动人,一舞终了,赵王十分开心,正要嘉奖李皓镧时,太卜大人到,说自己路遇异象,直指皓镧是可以导致赵国亡国的祸端。李皓镧据理力争,太卜言之凿凿,经过一番争论后,赵王下令处置皓镧。随后,嬴异人去找吕不韦帮忙,却扑了个空;后又求公主帮忙替皓镧说情,看着公主欣然同意的样子,嬴异人心里愈加不安。

  • 众人见状议论纷纷,直言是神迹,只有太卜大人被皓镧指为天神指定的侍奉之人而脸色惨白瑟瑟发抖。原来,吕不韦给他的袍子内有玄机,而嬴异人送她的酒水中也藏有保命仙丹。经此一事,皓镧被王后要去身边做女官,能言善道的她很快赢得王后的喜欢。皓镧与岫玉在大庭广众之下发生争执,岫玉咄咄逼人,还弄坏了王后的簪子。岫玉欲与皓镧争辩是非,却因王后召见而不得不先去拜见王后。在此过程中,她故意言语中伤李皓镧,王后笑而不语,心里却对她的心思一清二楚。公子蛟知道发生的事后,责骂岫玉,岫玉见他又因皓镧与自己争执,十分不满,公子蛟不欲与她争辩,拂袖而去。

  • 司徒缺来到咸阳,替嬴异人求助其生母夏姬,夏姬假借嬴异人之名,血书陈情赵国现状及异人的决心给太子嬴柱,太子见状动容,感慨嬴异人的孝心,下令让人想办法救异人回国。吕不韦趁夜来寻李皓镧,直言要带她离开邯郸以躲避秦赵之战,皓镧担心嬴异人,吕不韦却没有给她明确答复,让她心中隐隐不安。随后,萧红叶借口身子不适,让皓镧在王后寝宫门口守着。没一会儿,有宫人来传赵王旨意,邀王后赏月。皓镧原本想要拒绝,可耐不住宫人再三催促,就去回禀王后,无意撞破王后的秘密,皓镧机智地化解了危机。就在皓镧打发了传令的宫人离开时,云少妃求见,皓镧阻拦不得,千钧一发之际,王后出现,喝退了云少妃。随后,王后在萧红叶的撺掇下想要处死皓镧,赵王赶到后救下了皓镧。

  • 因人在井水中下毒,王后宫中的下等宫人接二连三病倒,萧红叶提议将病人送出宫,皓镧极力反对,并且联合殷小春查明真相,抓住了下毒的宫女百合,并让她供出了萧红叶。与此同时,王后夜不能寐,身体不适,萧红叶趁机提出搜宫。皓镧原本想要利用百合将萧红叶人赃并获,谁知百合却是故意向她示好,皓镧被萧红叶和百合倒打一耙,污蔑她用厌胜之术诅咒王后。萧红叶咄咄逼人,皓镧极力分辨,双方各执一词时,公主雅出现,扔给皓镧一把剑后让她杀了百合自证清白,皓镧拒绝,萧红叶却夺了剑去砍百合。其实这一切都是公主的计谋,萧红叶败露,被王后杖毙,皓镧见状于心不忍。

  • 见赵王不肯赦免嬴异人,公主雅又去求助王后,被皓镧所拦。随后,皓镧请公主雅帮忙,用苦肉计成功接近蜀侯妇,并取得她的信任,拿到了她的贴身之物。为了营救嬴异人,吕不韦求见丞相,分析了一番利弊后,建议丞相推荐蜀侯妇之子嬴克上阵杀敌。嬴克离开后,吕不韦截断蜀侯妇与他的往来,并伪造书信、将皓镧拿到的蜀侯妇的贴身之物一并送去,嬴克上当,投奔秦国。消息传回赵国,公主雅震惊,随即以皓镧的名义给蜀侯妇传递消息,让她赶紧逃。赵王得知消息后,怒火中烧。公主雅见状借机落井下石,皓镧有苦难言,被赵王下了大狱。而后,在公主雅的求情之下,赵王将嬴异人释放。

  • 等到了皓镧要被处决的那天,司徒月故意将皓镧之前为赵国士兵所做的东西呈给王上,并委婉地替她说话,王上去监狱探望,发现她口吐鲜血,派人给她医治。王后知晓公主雅陷害皓镧,于是出言敲打公主雅,告诫她不可因为情爱而失了分寸,两人因此发生争执。殷小春替皓镧诊治时,指出她是中了朱砂之毒,并替她遮掩。随即,吕不韦来报蜀侯妇在逃避追捕之时堕马而亡。赵王正懊恼死无对证,吕不韦意有所指有人想杀皓镧灭口,然后牵出公子妇李岫玉曾去探望李皓镧,并指使狱卒教训皓镧。岫玉被赵王传召,见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岫玉巧言辩解,吕不韦步步紧逼,赵王见状十分不耐,匆匆将她赶回去由公子蛟好生管教,而皓镧也逃过一劫,得以重新回到王后身边。王后恐她对公主雅心生怨怼,对皓镧进行了一番威逼利诱,皓镧向王后示弱,王后对她的反应十分满意。

  • 公子蛟见状十分气恼,回家后将怒火尽数发泄在岫玉身上。随后,公主雅出现救下了岫玉,岫玉替公子蛟遮掩,等公子蛟离开后,公主雅安抚岫玉,并将公子蛟与公子羽之间的恩怨添油加醋了一番,岫玉决心为了公子蛟,也为了自己,就算除不掉李皓镧,也要将吕不韦除掉。皓镧担心吕不韦受王上责罚,偷偷去见他,见他安然无恙,松了一口气,可见他与公子羽有来往,不免为其担心,吕不韦安抚了她一番后,正色提醒皓镧一切都是公主雅在背后作梗,并表示自己要送公主一份大礼,皓镧了然。皓镧将嬴异人的名字从参加祭祀庆典的名单中偷偷划去,给赵王审批时,赵王眼中只有皓镧,心不在焉地同意了。

  • 因皓镧被派去跟魏侍者谈判,众人议论纷纷,谁知皓镧伶牙俐齿,劝退魏使及魏兵,赵王大喜。随后,楚太子前来,皓镧故技重施却被楚太子识破,赵王见状十分懊恼,皓镧却毫不畏惧,一番慷慨陈词,加之公主雅也极力配合,楚太子和楚兵也被劝退,见状,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吕不韦趁乱挟持公孙将军,带着嬴异人逃离赵国,嬴异人得知皓镧没有跟他们一起,想去救她,被吕不韦阻拦。随即,公子蛟带人追上吕不韦一行人,准备带他们去见赵王,这时,公主雅受皓镧所托,匆匆赶来,告诉公子蛟是自己约了嬴异人等人上山赏景,公子蛟不信,公主雅疾言厉色喝退了士兵。吕不韦听闻是皓镧向公主雅求助的,神情复杂。

  • 吕不韦辩解他们此举是为了捉岫玉的奸,同时,公子羽将王后的面首捉住,带到赵王面前,王后怕他供出自己,向赵王提出由她来处理。王后以全族性命威胁那名面首,为了族人,他当场自尽,死无对证,再加上吕不韦和嬴异人的证言,赵王下令将岫玉腰斩。皓镧忆起过往与岫玉相处的点点滴滴,心中不舍,在嬴异人的劝慰之下,去监牢探视岫玉,在她的恳求之下,皓镧用自己的首饰替她梳妆。听闻自己被判了腰斩,岫玉求皓镧救她,皓镧拒绝,悲愤之下,岫玉说出因当年她们二人救下公子蛟,甚至自己不惜以身犯险帮他引开追兵,公子蛟却只当皓镧是救命恩人,所以她十分怨恨和嫉妒,皓镧无言以对。

  • 吕不韦去找殷小春打探消息,殷小春保证赵王无大碍,吕不韦松了一口气。谁知,公子蛟捉了王医师的孙子为人质,又故意质疑殷小春的医术,劝说王后换王医师为赵王诊治,公子羽在一旁无力阻止,殷小春负气离开,随后两人又因刺客一事争论不休,王后不耐,将二人全部赶走。吕不韦买通运送馊水的内侍,想借机运送嬴异人出宫,谁知那内侍去向公子蛟告密,公子蛟碍于此前吕不韦顺利逃脱的经历,不敢再轻举妄动。为了万无一失,吕不韦和嬴异人找公子羽做交换,用嬴异人逃宫做筹码,答应回去后劝说秦军退兵,并保证支持公子羽争夺赵王之位,公子羽同意。公主雅来找嬴异人,不管公主雅说什么,异人都十分温和,公主雅感到奇怪,派人暗中监视嬴异人和吕不韦。

  • 得知殷小春和高昊阳失踪,公子羽和公子蛟都派人来寻。公子羽带走了殷小春,高昊阳念及她的救命之恩,没有再让人去追。赵王苏醒,却口不能言,公子蛟咄咄逼人,要王后处决皓镧,王后无奈,派人将皓镧和吕不韦带到面前审问,皓镧直言自己是救人而非杀人,公子蛟颠倒黑白,诬皓镧是刺客,并指出皓镧与吕不韦关系匪浅,皓镧百口莫辩,此时,公子羽带着殷小春出现,殷小春指出王医师给赵王用的药有问题,王医师见事情败露,服毒自尽。王后大怒,殷小春主动要求替赵王诊治,王后应允。随即,王后释放了皓镧,并小小惩戒了吕不韦。从赵王那儿离开后,公子蛟勃然大怒,得知高昊阳跟殷小春有来往,愈加怒火中烧。

  • 皓镧来探望嬴异人,嬴异人劝皓镧离开,皓镧有些不解。随后,皓镧借口要将受封消息告知家人,向赵王请求出宫几日,赵王应允。皓镧在自己母亲的坟前遇到了李御史和高氏,看到高氏跪在母亲坟前道歉忏悔,皓镧将信将疑,但耐不住父亲的苦苦哀求,皓镧选择妥协。随后,皓镧在市集闲逛,吕不韦出现,设计引开护卫后带着皓镧离开,两人在灯影幢幢下互诉衷肠,并约定等李御史寿辰一过,就一起离开赵国。皓镧回到御史府,李御史与她交谈,恳请她原谅高氏。次日,医师来给高氏诊治,告诉众人她已无碍,可以参加寿宴,李御史十分开心。高氏坚持请自己兄长来参加寿宴,并让皓镧操办寿宴相关事宜,皓镧同意。

  • 皓镧在吕府门口苦等,终于等来了吕不韦,可吕不韦不做任何解释,皓镧伤心之下,与他恩断义绝。回到王宫后,皓镧郁郁寡欢,司徒月见状去向嬴异人求助,异人去探望皓镧,皓镧对他不理不睬,异人却泰然处之,出言安抚。韩国使臣带了礼物和公主琼华前来求和,赵王倾慕公主美色,对公主一见钟情,整日跟她腻在一起,将皓镧抛诸脑后。很快,琼华公主因水土不服病倒,赵王心急如焚,勒令殷小春精心救治。很快琼华康复,因殷小春给其婢女用自己剩下的药,便打发了婢女,殷小春气不过,与之理论,被琼华陷害,关进了罪人所。皓镧闻讯去探望殷小春,并带了自制的状似发霉的饭菜去,劝她向琼华公主认错,谁知,小伎俩被公主识破,皓镧被逮了个正着,被公主狠狠责罚。

  • 琼华推荐皓镧操办国宴,皓镧遵命,等实际筹备时,却因琼华的示意频频受到各处管事的刁难。吕不韦提出帮忙,也被皓镧拒绝。皓镧去找嬴异人聊天,在他的提示下,皓镧想到了解决的办法。皓镧先是请了王后的恩典可以随时出宫,然后在宫中大肆收集宫人们不用的东西运出宫变卖以换取银钱。市集上,皓镧带出来的东西被称作是宫中贵人们所用之物,被大家抢购一空。皓镧来向嬴异人请教干花饮的做法,正遇到公主雅给嬴异人送姜汤,公主雅离开后,嬴异人将姜汤赏给公孙将军被公主雅看到,公主雅气恼,与此同时,吕不韦来找嬴异人,看到他跟皓镧在一起,拂袖离开。皓镧对吕不韦避而不见,吕不韦很是烦躁,于是主动去旭日宫找她,就自己失约一事向她道歉,并恳请她回到自己身边,两人和好。

  • 司徒月见皓镧悲伤,去质问吕不韦,吕不韦心如刀割,可为了保护皓镧不被权贵所伤,只得如此。吕不韦把司徒月赶走后,独自一人借酒消愁,十分伤心,也十分无奈。公子蛟重新开始纠缠皓镧,皓镧却不为所动,公子蛟用苦肉计换得皓镧的原谅。国宴近在眼前,皓镧整日忙的团团转,吕不韦心中不舍,却也只能在暗中偷偷关心照顾她。嬴异人来找皓镧,并深情告白,吕不韦将一切看在眼里,失落地离开。吕不韦和公子羽、嬴异人等商议在国宴上对付公子蛟,这时,李皓镧出现,公子羽起了杀机,被嬴异人拦下。李皓镧走后,吕不韦追了出去,皓镧保证会保守秘密,谁知吕不韦却拿出当年皓镧典当的玉佩要还给她,皓镧接过玉佩,将其丢在地上后扬长而去,吕不韦见状沉默不语。

  • 经过调查,宴会上的鱼羮有毒。云少妃指控公子蛟是下毒之人,公子蛟百般辩解,赵王却不肯相信,下令将公子蛟关了起来。因有人身亡,皓镧偷偷来找殷小春,可两人都没有加重鱼羮里的药量,皓镧仔细思索一番后,想到了吕不韦。皓镧去找吕不韦对质,吕不韦对此供认不讳,皓镧却对他滥杀无辜一事不敢苟同,两人争吵一番,不欢而散。公子逸游历回赵,殷小春十分开心。高昊阳来找殷小春,看到他们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下棋,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公主雅看到王后对公子蛟不理不睬,十分疑惑,王后解释一番后,公主雅似懂非懂。公子羽在花园看到琼华在放风筝,上前打招呼。风筝飘出宫外被人捡到,恰好公子羽经过,将那人带回宫中严加拷问,可那人宁愿自杀也要守口如瓶。

  • 皓镧拿字条交换殷小春,见事情败露,琼华为了自保,放了殷小春。吕不韦担心皓镧,劝她以后不要轻举妄动,皓镧却对他疏离有礼,这让吕不韦有些失落公子羽去抓韩国奸细,中了琼华的圈套,成为众矢之的,恼羞成怒下,他去找琼华对质,殊不知,这一切都是琼华故意设计好的,包括风筝被发现,字条内容被翻译。看着公子羽气急败坏的背影,琼华露出得意的笑意。公子羽迁怒皓镧,要杀她泄愤,被嬴异人阻拦。在嬴异人的劝阻分析下,公子羽拂袖离开。高昊阳借着探望自己让殷小春帮忙救治的鸽子之际,提醒她不要掺和赵国王储之争,殷小春对此却不予理会。皓镧救下了因犯错而被王后责罚的阿照,可司徒月却觉得阿照图谋不轨,见皓镧为阿照开脱,司徒月十分不快。

  • 司徒月得知消息后,向王后求救,王后却将她赶了出去,并杖责了四十大板,同时,宫人阿照替代了皓镧的位置。罪人所内,皓镧受尽折磨。吕不韦在暗中守护她,让她的日子变得没有那么难过。吕不韦去找公子羽探讨战局,可心不在焉,让公子羽看了出来。吕不韦让他去替皓镧求情,公子羽思虑再三,答应了他。吕不韦走后,公子羽的母亲云少妃从屏风后出现,承诺替公子羽向赵王给皓镧求情。梅少妃来罪人所,以替她求情为筹码,让她出卖王后投靠自己,皓镧拒绝,梅少妃恼羞成怒,对皓镧动了杀机。千钧一发之际,云少妃赶来,救下了皓镧。云少妃夸赞皓镧对王后的忠心,并帮她伤口上了药后离开。嬴异人担心皓镧,在雨中抚琴,公主雅循着琴声撑伞而来劝他回去,嬴异人拒绝。

  • 随后,皓镧被释放,云少妃和梅少妃也被王后重重责罚。原来,这一切都是王后为了救皓镧和立威而设的圈套,随后,阿照是云少妃内应的真相也被王后揪了出来,皓镧因此对王后表示感谢。皓镧去找嬴异人,提及当时在罪人所自己听到嬴异人在弹琴,嬴异人直言那是提醒皓镧注意身边危险之人,皓镧若有所思。赵军在廉颇将军的带领下,无视秦军的挑衅,避而不出,赵王连下旨意,廉颇却坚决不进攻,朝野上下就换将对秦作战还是与秦议和争论不休。赵王决定与秦议和,公子蛟推荐了吕不韦,吕不韦趁机提出将嬴异人送回秦国以表诚意,赵王妥协。公主雅提醒公子蛟时刻注意吕不韦等人的动向,并叮嘱他决不能伤害嬴异人。

  • 赵王下令严查那些刺客,并去探望同样身受重伤的公子羽,公子羽劝说赵王要以大局为重,赵王感动,一旁的公子蛟见状面色复杂。等众人都离开后,琼华来看公子羽,提出帮他除掉公子蛟,助他登上王位,公子羽闻言心思微动。嬴异人醒来后,叮嘱殷小春向皓镧隐瞒自己的病情,并让皓镧阻止吕不韦去秦国求和。皓镧带着酒菜去找吕不韦,将嬴异人 的话转达,吕不韦见皓镧与嬴异人关系密切,心里生了醋意,一番冷言冷语又惹了皓镧伤心。皓镧离开后,司徒月不解吕不韦为何这么固执,气恼的将吕不韦修好的原属皓镧的玉佩丢到河里,然后去找皓镧来看吕不韦的真心,皓镧却不为所动。吕不韦见她要走,强势地留下她之后,真心告白,并将自己的苦衷告诉了她,此举又让皓镧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

  • 殷小春看到皓镧如此,隐隐担心起一心想为母报仇的公子逸,可公子逸拒绝放弃报仇,也拒绝跟她离开,殷小春又急又气,赶公子逸离开,甚至拉高昊阳替自己解围。高昊阳纠缠殷小春,殷小春坦白自己对公子逸的感情,公子逸听到后,十分感动,同意与殷小春离开。吕不韦死里逃生,乔装回到秦国,与司徒缺重逢,将发生的一切告知于他,并让他安排尽快见到秦王。司徒缺告知吕不韦秦王卧病在床,朝政由嬴异人的父亲,之前的安国君、现在的太子把持。秦太子拒绝赵王求和,范雎出言相劝,王孙子傒亦巧言献策,于是秦太子派子傒去接待吕不韦。子傒备下美酒佳肴,美人若干,跟吕不韦各种敷衍了事。吕不韦无奈之下,想去寻华阳夫人帮忙。经过司徒缺的介绍,吕不韦准备走宣侯妇的关系去见华阳夫人,于是送了许多奇珍异宝给宣侯妇,宣侯妇大悦,约见吕不韦。

  • 皓镧见状,明白是公主雅有意设计,就在王后准备处罚皓镧的时候,嬴异人出现,求娶皓镧为妻。皓镧对此权宜之计并不苟同,可为了继续留在宫里替吕不韦讨回公道,她也只好妥协。秦国咸阳城,吕不韦去女闾与人谈事,子傒却派人跟着他,表面上是保护他的安全,实际上是监视他。白灵儿因兄长白仲不带自己来玩,就扮成婢女偷溜进来,被白仲察觉,慌不择路跑进吕不韦的包间,被吕不韦五花大绑。吕不韦偷溜出酒楼,去赴宣侯妇的约。吕不韦同意帮宣侯妇打点生意,条件是让她帮忙引荐华阳夫人,宣侯妇同意。次日,华阳夫人召见吕不韦,吕不韦劝说华阳夫人过继嬴异人抚养,与此同时,子傒也得到消息,撺掇华阳夫人的兄弟芈宸前去阻挠。

  • 嬴异人闻讯赶来,推开公主雅,救下了皓镧,公主雅伤心欲绝地离开。公子蛟来安慰公主雅,公主雅想到与嬴异人过往相处的点点滴滴,又被公子蛟挑唆,心中对嬴异人和皓镧的恨意越来越浓,下定决心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新婚之夜,嬴异人与皓镧下棋打发时间。公孙将军将门锁上,两人见状十分害羞,最后分开而眠,彼此相安。与此同时,远在咸阳的吕不韦突然心下不安,想即刻赶回赵国,被司徒缺阻拦。因廉颇一直避而不占,秦太子派人放出消息诋毁廉颇,消息传到赵王耳中,赵王勃然大怒,决定换掉廉颇,让赵括替代他的位子。嬴异人和皓镧彼此恭敬,听闻赵王换上了赵括,异人如临大敌一般,神情紧张。前方战场上,秦将白起率兵迎战,并佯装不敌将赵括带领的赵兵全部困在了长平。

  • 吕不韦与宣侯妇一同饮茶吃饭,白灵儿闯了进去,对宣侯妇冷嘲热讽,频频打岔,宣侯妇恼怒,拂袖离开,吕不韦追了出去,宣侯妇将从华阳夫人处拿的玉佩交给了吕不韦,并在他的劝说下消了气。吕不韦狠狠将白灵儿教训了一顿,转身离开,白灵儿拦住吕不韦,让吕不韦娶她,吕不韦又好气又好笑。皓镧派司徒月暗中调查公子蛟,司徒月发现公子蛟果然有问题,本想去将一切告诉赵王,皓镧拦住她,让她先去将吕不韦的产业盘点转让,并安排吕家的人尽快离开,日后好在秦军攻来时将损失降到最低。吕不韦日夜兼程往赵国赶,与此同时,赵丞相因劝说楚国、魏国无果,向赵王请罪,并且告诉赵王,两国均言赵使臣已顺利抵达秦国,众人闻言十分意外。

  • 嬴异人被赵王下旨处死,皓镧赶回来陪伴他,公主雅远远看着,原本因后悔要替嬴异人求情,可看到皓镧陪在他身边,瞬间改变了主意,气恼之下利用赵国子民的民愤打算将皓镧也置之死地。就在赵丹下令行刑之际,吕不韦手持秦王太子的玉符赶到,以嬴异人为秦国嗣子为由救下了嬴异人和皓镧。获救的嬴异人为了迎娶皓镧之事向吕不韦道歉,吕不韦却声称为了嬴异人的事业可以牺牲一切包括皓镧,此话刚刚好被在门外的皓镧所听到心生嫌隙。吕不韦离开后,因为皓镧和嬴异人的表面恩爱而恼羞成怒,殷小春赶到帮皓镧辩解,误会解开吕不韦悔时晚已。皓镧彻夜难眠,嬴异人欲将皓镧赶出家门让她去寻吕不韦,皓镧愤愤表明自己不愿再回去。

  • 嬴柱传令白起军中命他撤军,白起猜测出是范雎所为,就此对范雎心生怨怼。嬴异人假装画作有玄机引得皓镧与其争抢,却趁乱亲了皓镧的脸颊,皓镧害羞离开之时遇到了吕不韦,吕不韦并无所表示。皓镧因白天之事与嬴异人沉默置气,嬴异人借道歉之机向皓镧表白,皓镧也表明心意,两人同床共枕。赵雅找到了被幽禁的赵蛟,彼此经过一番试探,两人暗中达成同盟。燕国来犯,赵国无合适人选应战,此时赵蛟出现请命领兵前往,赵蛟得到赵丹首肯成功解除禁足。赵羽对此心生不满,吕不韦出言安抚,他才稍稍心安。随即,赵蛟找到岫玉的舅父,想与他联盟密谋造反逼赵丹退位。

  • 吕不韦使计救出赵羽,便准备折返宫中去救皓镧。而皓镧抢先一步赶到旭日宫向厉后道出事情经过,赵雅寻李皓镧不得,听说她去了旭日宫,带着人匆匆赶去,面对厉后的质问,她坦然地禁足了厉后,抓走了皓镧。赵王梦到自己父亲被刺杀的样子后被惊醒,此时,赵蛟以捉拿刺客为由,带人夜闯丹阳宫。与此同时,赵雅捉着皓镧欲以此要挟嬴异人,不料皓镧半途被吕不韦和司徒月所救,司徒月为引开追兵牺牲了自己。而皓镧也因为动了胎气而无力逃走,被吕不韦带去找殷小春求助。赵蛟寻便丹阳宫也未曾搜到虎符,赵王拒不交出虎符,就在赵蛟烦躁犹豫之时,赵雅带着云少妃和梅少妃来威胁他,赵丹不为所动,赵蛟便杀了云少妃和梅少妃。

  • 赵蛟兵败,在宫中逃窜时遇到皓镧,赵蛟挟持皓镧欲于她同归于尽。吕不韦出现,射死赵蛟救出皓镧。事后吕不韦告诉皓镧,是他离间了赵蛟和赵丹,他欲让赵国大乱救出嬴异人,让皓镧顺理成章的成为秦国王后。厉后带着毒酒到天牢看望赵雅,并命令夏雪喝下毒酒李代桃僵救出赵雅。当晚赵雅故意来到嬴异人住处保和宫让皓镧看见,临行之际赵雅以此要挟厉后杀了皓镧来保守秘密。嬴异人尽心照顾孕中的皓镧,一时离开厉后便上门要杀死皓镧,危急时刻韩琼华赶到救下了皓镧。庞小姐撞见赵羽和韩琼华行苟且之事,便跑到旭日宫告发给厉后。赵羽为权宜之计,认厉后为母后,厉后便助赵羽处死庞小姐,从此赵羽为厉后马首是瞻。

  • 千钧一发之际,嬴异人及时出现,暂时保下皓镧。嬴异人找到吕不韦,商讨营救皓镧之法,吕不韦亲自去找殷小春问个究竟。原来厉后以殷世一族的性命要挟殷小春,殷小春不得不按照厉后吩咐去做。第二日赵丹审问皓镧,嬴异人站出来声称韩琼华是韩国奸细反咬一口,嬴异人和吕不韦用韩琼华豢养的鸢坐实了韩琼华奸细身份,皓镧逃过一劫。回到宝和宫,皓镧道出了韩琼华早已料到一切,给皓镧留下了提示助皓镧脱困。丹阳宫,吕不韦伺候赵丹食生鱼片,赵胜觐见提及秦国催促赵国割让六城之事。吕不韦献策,六城献给秦国不如拿来和齐、楚、魏联盟,赵丹首肯。赢柱闻讯大怒,命白起起兵攻打赵国,白起生病推辞。

  • 皓镧命公孙乾去到狱中看望吕不韦,探听计策。赢柱去白起府中,训斥白起托病不出,白仲站出来替父应战。邯郸城中伤病无数,平民闹着要守军开城门出城,厉后出现利用平民对秦军的仇恨怂恿妇孺上城楼应战。白仲想出了“阴兵助阵”的办法,吓退了守城妇孺,守城士兵也是一片混乱。皓镧帮殷小春救治受伤百姓的时候,识破了白仲的诡计并想出对策,并以此对策换取了嬴异人的性命。秦国军队再次来袭,赵国依照皓镧的办法以火攻之,阴兵暴露了真相。赵国士兵士气大涨出城应战大胜,危急时刻皓镧再战场上早产诞下一子。白仲和主将起了争执,秦军撤退。

  • 面对赵逸被封为太子,赵羽表面贺喜私下却恼怒不已,吕不韦提醒赵羽此番原由是因为邯郸之战功高盖主,并谏言赵羽去找厉后寻求帮助。赵逸找到赵丹,推脱太子之位,赵丹却心意已定,并答应赵逸帮他完成一个心愿。得知赵逸被封为太子,殷小春便负气离开皇宫,赵逸刚刚追赶到殷小春,沿途就杀出了假扮刺客的赵羽,殷小春为救赵逸中箭。两人危机时刻,高昊阳领兵救驾成功,并刺死了刺客装扮的赵羽。高昊阳带着赵逸、殷小春奉旨立刻赶回了丹阳宫,赵丹找到了赵逸之母元少妃枉死一案的证人。证人指正殷小春的父亲,而殷小春却说出了是自己下毒杀害了元少妃。赵逸听后崩溃,殷小春被带到大牢里面严刑审问。高昊阳求助皓镧解救殷小春,皓镧表面拒绝实则担忧。

  • 高昊阳欲私下放走殷小春走,却被殷小春拒绝还被赵逸抓住。一切都是厉后的计谋,故意放出消息引得高昊阳出手。厉后为赵逸举办夜宴,替身代替嬴异人前往,皓镧却无法脱身,和嬴异人依依惜别后嬴异人跟随吕不韦离开。宴会上厉后出手下毒,众人被毒倒。厉后胜利在望,洋洋得意的她说出了自己杀死元少妃等人的真相,赵逸知道后痛苦万分。绿珠想趁机刺杀厉后为韩琼华报仇却被发现,随后被处死,皓镧也因此暴露了自己。厉后正要处死皓镧之时,廉颇带领大军杀入皇宫救驾,原来立太子、查找元少妃死因这些都是赵丹安排好的,为的就是逼厉后出手而反制。走投无路的厉后欲和赵丹同归于尽却未得逞,最后自戕身亡。皓镧带着嬴异人的替身趁乱离开,却被赵逸发现了破绽。

  • 马车半途被赵逸所劫,赵逸挽留殷小春,殷小春却不为之所动,赵逸最后负气离去。赵逸离开后,殷小春才发现高昊阳中了赵逸的毒箭,高昊阳最后来不及医治身亡。嬴异人刚刚回到咸阳,却在城门口被士兵所抓。赵雅被嬴子傒所救,嬴子傒虽识破了赵雅的身份,却还是将她留在自己宫中。嬴子傒和刚刚被抓的嬴异人对峙,谎称他和吕不韦为冒牌货打算就地处决,千钧一发之际夏少妃手持华阳夫人的令牌救出了嬴异人。吕不韦带着嬴异人拜见华阳夫人,嬴异人各种谄媚讨得华阳夫人欢心,亲自带着嬴异人去参见赢柱。

  • 虞浩带着家丁寻至皓镧住所欲捉拿皓镧审问,公孙乾出现帮皓镧挡了回去。嬴异人拜见赢柱,想迎回皓镧和嬴政,却被赢柱和华阳夫人婉拒。嬴异人失落回宫路上遇到了嬴子傒和赵雅,却帮赵雅隐瞒了身份,回府中后赵雅却挑唆嬴子傒早日除掉嬴异人。范雎因自己举荐的将军投降赵国而惹恼了嬴稷,赢柱替范雎求情,嬴稷伺机宣见了嬴异人和嬴子傒。嬴子傒设宴款待嬴异人,联合众人试图把嬴异人灌醉,席间嬴异人突然吐血。赢柱得知此消息后大发雷霆,众人皆以为嬴异人是被嬴子傒所害,不知却是嬴异人的苦肉计。赢柱和华阳夫人置气,半夜跑到嬴异人处哭诉,嬴异人看到门外偷听的华阳夫人,便用几句美言赢得了赢柱和华阳夫人的心。

  • 嬴异人和芈丝萝成婚,赵雅不悦起舞,被嬴子傒看出了赵女身份。嬴异人自此以后,身边美人不断饮酒作乐,掩饰心中之苦。八年后,嬴政长成顽皮的孩童,经常被邻居家的孩子欺负。嬴稷病入膏肓,众臣恐华阳夫人干政,力荐赢柱册立嬴子傒为继承人。华阳夫人以死相逼,才暂时让赢柱没有改变主意。吕不韦深夜劝谏嬴稷,嬴稷召见嬴异人之时嬴子傒闯入,气的嬴稷吐血身亡。随后,嬴子傒满宫搜查吕不韦,宣侯妇出手相救。嬴稷丧期时,众大臣再次提及立太子之事,吕不韦手持嬴稷立嬴异人为太子的诏书,而嬴异人反而推举嬴子傒为太子。嬴异人之举使得嬴子傒也不得不谦逊退让,赢柱顺理成章封嬴异人为太子。

  • 嬴异人当上太子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接皓镧和嬴政回秦国,赵王却派虞浩为护送使公孙乾为副使。国丧期间每餐只可清粥,赵雅赌气嬴异人成为太子不食,嬴子傒偷偷给她果子。守丧期间,赢柱哭丧不食,被华阳夫人绑走。赵雅为了给嬴子傒拉拢人心而装哀痛而晕倒,心急如焚的嬴子傒知道真相后负气离开。一路奔波皓镧感染风寒夜里先睡下,虞浩便趁机杀了公孙乾转而又去谋害嬴政,被殷小春发现后虞浩欲杀殷小春,这时,嬴政苏醒从背后捅死了虞浩救下了殷小春。赵雅和芈丝萝相见,故意挑拨她与皓镧的关系。吕不韦山路迎接皓镧,却遇到回城的白灵儿被误会。

  • 嬴政因饮食不当高烧起疹,华阳夫人命人送他们去疫人所,危难之时嬴异人出现救出皓镧母子接他们入宫,殷小春跟皓镧依依惜别。刚刚入宫嬴异人和皓镧便受华阳夫人召见,华阳夫人逼皓镧让出正妻之位,皓镧以嬴异人名声为由拒绝,嬴异人也认定皓镧,华阳夫人最后不得不妥协。人走之后,华阳夫人大怒,拿身边乐师檀奴撒气。皓镧回寝宫的路上,华阳夫人命嬴异人的众侍妾迎接,皓镧生气,把嬴异人拒之门外。赵雅负气在丧期饮酒,被嬴子傒撞破了赵国公主的身份和爱慕嬴异人的心思而奚落她。吕不韦欲进宫,被宣侯妇拦住戳破其和皓镧的关系,吕不韦不悦送客。

  • 皓镧不理嬴异人,嬴异人便把各地女子诉求的书简命人拿给皓镧。皓镧正苦恼不懂秦律之时,吕不韦出现一一为她讲解。等候许久的嬴异人发现皓镧并没有向他求教,去到皓镧居所才发现吕不韦早已和皓镧畅谈便负气离去。不久后嬴异人命人以修葺为由,拆了皓镧寝宫的屋顶,皓镧不得不和嬴异人同居一所。赵雅怀孕,嬴子傒暗中换了赵雅的打胎药,逼着赵雅生下自己的嫡长子。赵国美女偷偷看望被吊起来的殷小春,被白仲发现欲割殷小春舌头,偏将宁战以太子妇友人的理由阻止。白仲饶了殷小春性命,但是还命人吊着她直到她认错为止。夜间白仲被毒箭射中救回军营,殷小春因为其屠杀赵国百姓本不愿救人,却因为白仲抗拒她而故意救了白仲。

  • 赵雅来见皓镧,把吕不韦要娶妻的消息告知了她,并挑拨她与嬴异人之间的关系,皓镧反唇相讥。吕不韦酒醉来找皓镧表述心意,被皓镧泼醒。嬴子傒和赵雅夜谈,告知她范雎准备主动请辞保全一命。成蛟正因见不到嬴异人负气,便看到嬴异人教嬴政练习射箭心中不平。白灵儿在吕府一心一意主持家务,吕不韦却还是对其不理睬。吕不韦将和氏璧献给赢柱,赢柱拿着和氏璧就去找华阳夫人欲相赠于她。华阳夫人寝宫的侍卫被人掠走,赢柱一进华阳夫人寝宫便撞到檀奴陪伴华阳夫人沐浴的场景。赢柱大怒欲掐死华阳夫人,华阳夫人为自救拿器皿措手打死了赢柱。正在此时吕不韦赶到,华阳夫人一口咬定是檀奴刺杀了赢柱,乐师檀奴被收监。

  • 檀奴趁乱挟持了华阳夫人欲逃走,嬴异人和嬴子傒因放不放人争执不休之时,华阳夫人反手用发簪刺死了檀奴。檀奴断气之前,承认了自己杀害赢柱为华阳夫人顶罪。棋差一招,嬴子傒最后不得不退兵出宫。嬴异人去到华阳夫人寝宫,与华阳夫人对峙,华阳夫人承认了杀害赢柱的事实。皓镧赶到,说出了验尸结果,导致赢柱死亡的其实是赢柱久病,一口痰堵住了喉咙气绝身亡,并劝得嬴异人和吕不韦离开。二人离开后,皓镧对华阳夫人威逼利诱,使得华阳夫人妥协不再闹事。各国合纵抗秦,丧期没过嬴异人不得不提前继位。嬴异人封生母夏姬为太后,和华阳夫人平起平坐,华阳夫人不悦。嬴异人继位之后履行之前承诺,遣散侍妾亦把芈丝萝迁到偏远宫殿。皓镧拜见夏姬,夏姬避而不见,却亲近芈丝萝。

  • 赵雅闯入芈丝萝寝宫,挑拨芈丝萝对付皓镧,回宫之后嬴子傒发现,禁足赵雅。库房失火管事赶去救火,却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整个库藏黄金被人搬空。朝堂上众人弹劾吕不韦,吕不韦立下军令状,七日之内追回黄金。华阳夫人拿着宫灯向皓镧兴师问罪,把库房失火的原因归咎于为了给皓镧庆生放的宫灯。芈丝萝跑到殿前向嬴异人告密,嬴异人相信皓镧,因此不慌不忙。果然皓镧凭借自己机智看出宫灯的漏洞,化解了危机。华阳夫人回宫,皓镧用和华阳夫人一起闯宫的奴婢立威。芈丝萝向夏姬嚼舌根,怪罪皓镧得罪华阳夫人而令华阳夫人和嬴子傒联手。夏姬不悦,命人让皓镧跪于宫前。

  • 夏姬正欲用刑,皓镧赶到亲自责罚了嬴政。嬴政负气离开,皓镧责问成蛟不问自取之错,罚扣芈丝萝半年宫分。芈丝萝随夏姬回宫,无意间向夏姬提及嬴政身世的流言。赵雅不但联合华阳夫人散播嬴政身世的流言,还派遣赵高接近嬴政带着嬴政贪图玩乐。白仲也听到流言回府质问殷小春实情,被仆人阿满窃听。白仲欲杀阿满,被回府探望的白灵儿救下。白灵儿因此对殷小春不满,带着阿满回吕府。夏姬召见嬴政,赏赐嬴政糕点,嬴政吃了一口看出奴仆的不安猜出夏姬下毒,匆匆扔下糕点逃跑。皓镧得知此事,找夏姬当面对峙并警告夏姬不要伤害嬴政。白灵儿回吕府质问嬴政身份,吕不韦内忧外患,烦闷离开。

  • 六日后朝堂之上,众大臣欲处置吕不韦,吕不韦坚持七日之后再行请罪。吕不韦下朝,看嬴政与宫人们瞎闹,便假意与其游戏实则教他兵法。司徒缺被嬴子傒救回,司徒缺为报答嬴子傒便透露了吕不韦的消息,嬴子傒趁机拉拢了司徒缺。赵雅觐见夏姬,告发了吕不韦陪太子玩耍之事,激化了夏姬和皓镧的矛盾。夏姬召见皓镧,放下身段让皓镧离开,皓镧为了嬴异人答应此事。皓镧和嬴政离开的路上被嬴异人追上,亲自把让他们母女接回宫。嬴异人回宫后用惩罚小孩子的方式惩罚皓镧,二人和好如初。嬴异人亲自带夏姬去看嬴政,告知夏姬成蛟软弱堪不起秦国大任,嬴政是秦国一统大业的最合适人选,夏姬被嬴异人说服。嬴异人却因忙于政务旧病复发,可能命不久矣。

  • 白灵儿跑去找白仲帮忙,白仲劝白灵儿揭发吕不韦自保,殷小春不满白仲行为亲进宫帮助皓镧。 嬴子傒发现赵雅要偷偷打掉孩子便与其对峙,却发现了赵雅要颠覆秦国谋杀嬴异人的密谋,嬴子傒和赵雅达成合作。嬴子傒离开后因为赵雅对自己的绝情而恼怒,司徒缺从旁开解。深夜嬴子傒找华阳夫人,一起密谋叛国之事。华阳夫人命人绑了嬴政,途中被皓镧所救。朝议上,有芈宸指正嬴政不是嬴氏血脉,要求废太子。殷小春上殿准备滴血验亲证明嬴政身世,嬴异人觉得此举侮辱皓镧,大怒打翻器皿。阿满拿着从巧儿那里骗来的发簪上殿和一个绢帕,作为证明吕不韦和皓镧奸情的证据。

  • 司徒缺为了不让吕不韦再次陷入危机主动自戕。朝议上,吕不韦指出宣侯妇用金水收买士兵联同嬴子傒颠覆朝政的阴谋,宗室对嬴政身份再无意义,宣侯妇被收监。赵雅得知嬴子傒身亡的消息后大怒,摔碎了嬴子傒留给自己的玉佩,却意外发现了一枚免死金牌。赵雅找到华阳夫人,挑唆华阳夫人秘密处死宣侯妇。离开之时赵雅故意摔落台阶,使自己流产。在狱中,有人密谋杀死宣侯妇,被吕不韦救下,吕不韦劝说宣侯妇供出华阳夫人,宣侯妇却最终自尽。嫪毐被士兵毒打时被皓镧撞到,嫪毐说出自己是韩琼华弟弟,皓镧闻言救了他。夏姬欲处死赵雅,赵雅大义灭亲有功,嬴异人下令不得处死,夏姬不满赵雅以下犯上对她处以墨刑。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