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国民大生活 立即播放

6.3亿播放
电视剧 39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夏晓昀

类型:都市

语言:国语

电视台:浙江卫视

简介: 王舒望和陆露在泰国相遇相识,经历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事情之后,相爱了。回国后,两人准备结婚,却遭到了双方家庭的反对。王舒望放弃了北京的事业,来到上海,开了一家陶瓷店,向陆露的家人证明自己可以给陆露更好的...展开
剧集列表 (共39集)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阿峰带着另一个叫做阿康的小弟在冥想中心毫不费力地找到了陆露,并在她的房间里找到了装着骨灰的行李箱,可是打开后却发现装骨灰的罐子已经被摔破了,担心没办法跟鲍哥交代,于是便想要将陆露带回去。陆露一见这阵势也害了怕,一连声地向身旁的帅哥求救,那帅哥颇有气势地大喝一声,镇住了那两个黑帮小弟,阿峰威胁他不要多管闲事,帅哥却不吃他那一套,还摆出阵势要与他较量。看着小伙子沉着冷静的态度和那逼人的气势,陆露眼中桃心直冒,还以为自己遇上了个大侠,哪知帅哥只是虚张声势,虚晃了一招,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就拉起陆露狂奔了出去。

  • 离开鲍哥的住处之后,阿雅提议他们去参观树庙,陆露和王舒望饶有兴致地同意了。在树庙拜过了佛之后,两人都许下了愿望。香火缭绕,佛影憧憧,王舒望突然觉得有一种想要交付一生的冲动,于是便向陆露提出了结婚,陆露闻言一口答应了,两人便按照当地的风俗举行了婚礼仪式。王舒望在陪着陆露逛街的时候,悄悄买下了一枚戒指,趁着晚上的美好月光戴在了陆露的手上。第二天,王舒望租了一个观光车,带着陆露在曼谷街头痛痛快快地游玩了一场,这期间,陆露的闺蜜马丝丝给她打来了电话,陆露将自己结婚的消息告诉了她,在她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的时候便掐断了电话。

  • 店铺的东西都太贵重,陆露害怕她一个不小心给打碎了赔不起,便说要离开,王舒望却说他还有一样更贵重的东西要给陆露看。王舒望拿出一串翡翠平安扣,这翡翠平安扣是慈禧太后的贡品,从宫里流出来的,他要给陆露戴上。陆露拒绝,解释是太贵重了。王舒望直接给陆露戴上,并说他的宝贝戴在了宝贝的身上,真是宝宝贝贝。陆露很喜欢这个裴翠平安扣,与王舒望深情拥吻。此时陆露饿了,她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王舒望便说带陆露去吃撸串配啤酒,让陆露感受下热腾腾的北京。来到撸串店,陆露吃不惯油腻的腰子那些东西,王舒望便进店铺里帮陆露点几样清淡的。此时有个喝醉的男人前来调戏陆露,点完菜回来的王舒望直接朝那名男子摔了酒瓶子还打了起来,最终王舒望被抓进派出所。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阿峰带着另一个叫做阿康的小弟在冥想中心毫不费力地找到了陆露,并在她的房间里找到了装着骨灰的行李箱,可是打开后却发现装骨灰的罐子已经被摔破了,担心没办法跟鲍哥交代,于是便想要将陆露带回去。陆露一见这阵势也害了怕,一连声地向身旁的帅哥求救,那帅哥颇有气势地大喝一声,镇住了那两个黑帮小弟,阿峰威胁他不要多管闲事,帅哥却不吃他那一套,还摆出阵势要与他较量。看着小伙子沉着冷静的态度和那逼人的气势,陆露眼中桃心直冒,还以为自己遇上了个大侠,哪知帅哥只是虚张声势,虚晃了一招,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就拉起陆露狂奔了出去。

  • 离开鲍哥的住处之后,阿雅提议他们去参观树庙,陆露和王舒望饶有兴致地同意了。在树庙拜过了佛之后,两人都许下了愿望。香火缭绕,佛影憧憧,王舒望突然觉得有一种想要交付一生的冲动,于是便向陆露提出了结婚,陆露闻言一口答应了,两人便按照当地的风俗举行了婚礼仪式。王舒望在陪着陆露逛街的时候,悄悄买下了一枚戒指,趁着晚上的美好月光戴在了陆露的手上。第二天,王舒望租了一个观光车,带着陆露在曼谷街头痛痛快快地游玩了一场,这期间,陆露的闺蜜马丝丝给她打来了电话,陆露将自己结婚的消息告诉了她,在她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的时候便掐断了电话。

  • 店铺的东西都太贵重,陆露害怕她一个不小心给打碎了赔不起,便说要离开,王舒望却说他还有一样更贵重的东西要给陆露看。王舒望拿出一串翡翠平安扣,这翡翠平安扣是慈禧太后的贡品,从宫里流出来的,他要给陆露戴上。陆露拒绝,解释是太贵重了。王舒望直接给陆露戴上,并说他的宝贝戴在了宝贝的身上,真是宝宝贝贝。陆露很喜欢这个裴翠平安扣,与王舒望深情拥吻。此时陆露饿了,她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王舒望便说带陆露去吃撸串配啤酒,让陆露感受下热腾腾的北京。来到撸串店,陆露吃不惯油腻的腰子那些东西,王舒望便进店铺里帮陆露点几样清淡的。此时有个喝醉的男人前来调戏陆露,点完菜回来的王舒望直接朝那名男子摔了酒瓶子还打了起来,最终王舒望被抓进派出所。

  • 陆露冒充是记者来到拍摄现场找顾斌,顾斌不想搭理陆露便说没时间。主任听闻陆露是记者,正好可以宣传他们的电影,便劝顾斌给陆露半个小时的时间。作为现场这部电影导演的顾斌同时也是编剧,称编剧是他一个人完成的,灵感来自于一条新闻。陆露直指顾斌抄袭了她的剧本,因为那条新闻上死在车轮底下的女孩是她的同学。顾斌问陆露是否有证据,指责陆露冒充记者是想出名想疯了,同时喊场工把陆露撵出去。被撵出来的陆露朝着顾斌发誓她一定会找到证据的。陆露向王舒望抱怨她被撵出来的事,主要是没证据。王舒望称这事不能忍,想直接去找顾斌理论。马丝丝指出这件事得讲究对策,陆露便决定回家继续找证据,因为让步是为了更好地进攻。陆露回到家一通翻找,终于找到五年前她写的现场剧本的手稿。这个剧本对陆露很重要,不仅是她写的第一个电影剧本,更因为里面的女主角是她最好的朋友陈小艾。

  • 陆爸爸这关是过了,王舒望决定乘胜追击与陆妈妈见面,他让陆露先与陆爸爸串通好。为了登门拜访,王舒望特地去古玩店花了三万块买了一个店家说是清朝螺钿镶嵌的漆盒,同时还买了菜准备给陆妈妈露一手。王舒望提着礼物上门拜访,结果陆妈妈却闭门不见。王舒望便在门外报了菜名,陆爸爸偷偷将王舒望和陆露放了进来,同时劝妻子为了陆露就给王舒望一次机会。王舒望将那个漆盒送给陆妈妈,随后陆露拉着王舒望去厨房准备做菜,蒋妙音则拿着那个漆盒去找李大师鉴定。结果李大师在看了后说就是一个普通的漆盒根本不值钱,是现代机器做出的工艺品。蒋妙音听了感觉被骗,心里很是不舒服。

  • 顾斌请陆露吃饭,他说最多五年,陆露一定能成为一线的编剧。顾斌欠陆露一句感恩,更欠陆露一句道歉。顾斌感谢陆露为了热提出的意见,称陆露有才华,亮点颇多,而他是真心想请陆露回剧组,他们好好合作。陆露可以回去,但她有条件。顾斌表示他一定会为陆露据理力争,但陆露今天必须跟他回剧组,陆露答应了。赵燕陪王舒望去超市采购食材,她抱怨王舒望找一个媳妇,硬生生地把他自己逼成家庭煮夫了。陆露进剧组了,她打电话让马丝丝帮忙准备给王舒望姐姐的礼物。当初陆露在北京时,赵燕没少欺负陆露,马丝丝不明白陆露为何还要讨好赵燕。陆露解释她与王舒望是要过一辈子的,而要让婚姻幸福,就得跟家人搞好关系。

  • 陆露送了礼物给赵燕,是一个复古的荷包,赵燕非常喜欢。王舒望在一旁悄悄地说陆露出手够大方的,陆露解释这一切都是为了王舒望。范主任联系赵燕,他知道陆露偷跑出去了,要求陆露赶紧回来。王舒望提出送陆露回去,留下赵燕一人。赵燕有些失落,自言自语道王舒望这是有了媳妇就忘了姐姐了。王舒望送喝了酒的陆露回到剧组的酒店,陆露想要王舒望留下来陪她。王舒望知道陆露还要工作,便说不打扰陆露了,而他在陆露家附近租了房子,来日方长,他会等着陆露。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陆露没想到王舒望愿意为她留在上海,很是感动。

  • 陆露改完了两集的剧本,随后找范主任要回了手机。陆露给手机充电,开机后看到陆妈妈给她发的微信语音,这才知道陆妈妈晕倒住院且已经出院之事。陆露担心陆妈妈,很快跟剧组请假回家。陆妈妈躺在床上,故意装得病怏怏的。陆妈妈说是王舒望的姐姐赵燕把她气得血压高晕倒住院的,陆露解释赵燕人不坏,她们之间肯定有误会。赵燕脾气直,陆露相信陆妈妈肯定也有不对的地方。陆妈妈听了很生气,为了哄陆妈妈高兴,陆露说她什么都听陆妈妈的。陆妈妈便要求陆露与王舒望分手,陆露坚决不同意。陆露问陆爸爸是否真的是赵燕把妈妈气得住院的,陆爸爸解释也可以这么说,不过赵燕也说了责任在她自己,让他们不要牵扯上王舒望。

  • 陆露明白这件事十有八九是陆妈妈干的,而陆妈妈买通了陈先生,是陈先生给陆妈妈通风报信的。陆妈妈这样做是想鱼死网破,王舒望劝陆露还是先回去,别再火上浇油。陆露拒绝,她绝不认输。夜晚,陆露开车载着王舒望来到一处盘山公路,王舒望调侃道陆露把他带到荒山野岭,这是要把他给卖了。陆露将车停在半路,说现在没有人打扰她和王舒望了。两人正在车里腻歪时,交警往他们的车上贴了罚单。王舒望赶紧从车里出来,一直同警察同志说情,解释他们人在车里不算违章停车。结果警察同志根本就不搭理王舒望,罚单贴完就开着警车绝尘而去。陆露从车上下来,看着尴尬的王舒望,两人只能无奈地笑笑。

  • 陆露跑回家,恰好陆妈妈不在家,陆爸爸正在厨房煮混沌。陆露对陆爸爸解释她回来拿些资料,随后偷偷地拿了户口本,同时也将那个戒指放在了包包里。陆爸爸见陆露好像没有找着资料,便拿出一个箱子,里面全是陆露的东西。有陆露第一次画的全家福、第一颗乳牙、第一次得的三好学生的奖状等等。甚至还有陆露初恋的照片,陆爸爸说这些陆妈妈都帮陆露留着。陆露问陆爸爸,如果有一天她冲动了,陆爸爸是否会怪她。陆爸爸跟陆露讲了些道理,然后说主要的路还是得陆露自己走的。陆露将户口本拿给王舒望,王舒望一开始还以为陆爸爸和陆妈妈都同意了。在知道是陆露偷出来的后,便劝陆露将户口本放回去。王舒望特别感动陆露这么做,但他指出婚姻的基础是尊重,还得尊重父母的知情权。所以他会证明给陆露的父母看,而不是这样偷偷摸摸。王舒望再次劝陆露把户口本放回去,结果陆露生气了离开。

  • 陆露回到剧组给她准备的酒店房间,却被告知房间已经退了。陆露直接找到范主任,范主任指责陆露刚来剧组就偷偷溜出去喝酒,偷偷把男朋友混进剧组,还跟淳于秋的助手打架。范主任警告陆露离淳于秋远点,同时宣布解除陆露与剧组的合约。陆露写的剧本也已经拍了,她找范主任要稿费。范主任愤怒地表示陆露给剧组造成的经济损失大于稿费,他们不追究陆露的责任已经够客气的。陆露向范主任保证这次老老实实地待在剧组改剧本,恳求范主任再给她一次机会,范主任一口回绝了陆露。陆露失落地提着行李来到王舒望的房间,说她跟剧组解约了。王舒望此刻内心是狂喜的,他就希望陆露在家里相夫教子,安心做王太太。陆露表示在接到新剧本之前,就满足王舒望这个愿望,两人还去酒吧喝酒庆祝。

  • 汪姐准备让淳于秋当导演,这样不仅需要一个靠谱的制作团队,还要有好剧本。今晚是顾斌生日,陆露也会参加,汪姐知道淳于秋一直很看好陆露,便让淳于秋也参加。生日派对上,顾斌与陆露一起喝酒,他是真心觉得陆露有才华,希望他们继续合作下去。淳于秋将陆露叫到外面,问陆露是否害怕过。淳于秋现在最怕的是失去所有的一切,而他知道陆露很有潜力,所以希望他们能有更多合作的机会。结果喝多的陆露直接吐在淳于秋的衣服上,陆露见弄脏了淳于秋的衣服,便将淳于秋拉到洗手间,要帮淳于秋洗外套。陆露直接将淳于秋的外套脱下,两人说着说着还打闹起来。气氛突然变得很暧昧,淳于秋欲亲吻陆露,陆露慌了神,随后推开淳于秋跑开了。

  • 陆露来到了北京,相信王舒望就在北京等着她,他们马上就要见面了。陆露来到王舒望的家门口,还想象着与王舒望见面时的各种版本。结果陆露一直敲门,却始终没有回应。陆露打了王舒望的电话,电话也没人接听。陆露只得联系赵燕,她向赵燕解释这次来北京是特地向王舒望道歉的。既然如此,赵燕倒要看看陆露的诚意。赵燕带陆露去吃卤煮、芥末墩和豆汁。陆露在知道卤煮就是猪大肠后受不了那个味,更吃不惯芥末墩和豆汁,直接就吐了。赵燕指出王舒望就好这一口,陆露和王舒望吃不到一块去,以后日子怎么过,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所以还是趁早分手。陆露表示就算是分手也要跟王舒望见面解释清楚。赵燕知道陆露是个好姑娘,便告诉陆露王舒望不在北京,其实她也不知道王舒望在什么地方,但她相信等王舒望想明白了自会去找陆露。

  • 煮完吃的王舒望看见在阳台上接听电话的陆露,从偶尔听见的几个字语,王舒望知道电话那端是淳于秋。王舒望有些吃醋,他指出陆露不就是接个电话,没必要躲那么远。王舒望明白陆露在接淳于秋的电话,要知道现在全世界都说陆露是淳女郎。陆露解释淳于秋同意重拍《现场》这个剧本,她现在要出去跟淳于秋好好谈谈。王舒望希望陆露陪在他身边,结果陆露却要与淳于秋见面。王舒望指责陆露不陪他,却要跟他讨厌的那个人见面。陆露声称王舒望不理解她,并跟王舒望提出分手。王舒望很失望,拉着行李离开了。

  • 陆露感冒发烧了,可她还坚持在家里写剧本。陆露的电话一直关机,陆妈妈因担心直接来到陆露家。陆露在看见陆妈妈的那一刻,终于撑不住晕倒了,陆妈妈赶紧将陆露送去医院。在医院醒来的陆露一直在找手机和电脑,照顾陆露的陆爸爸解释手机和电脑都被陆妈妈收起来了。因为陆露长期熬夜导致身体虚弱,所以陆妈妈专程去乡下找阿姨买散养鸡给陆露好好补身体。陆露喜欢写作,而她奋斗了那么久,不想放弃。陆爸爸给陆露找了份工作,是一家动漫公司,陆露的职位是助理,让陆露有空去看看。陆爸爸还给陆露一张名片,对方叫裘德龙。陆露一听这名字就说到底是谁敢叫她偶像的名字,她现在倒是想去会会这个裘德龙。

  • 陆露将写完的剧本拿给淳于秋和范主任,淳于秋感慨剧本太棒了,完全是电影界的一股清流。陆露一会还要去接王舒望,便与淳于秋道别。淳于秋想要安排司机送陆露去机场,陆露推辞,她不想让王舒望误会。马丝丝故意跟王舒望坐同一个航班回上海,在等行李时奔向了王舒望,还假装崴了脚。陆露看见王舒望与马丝丝挽着手出来,她的心里十分难受,转身离开的同时还将那束鲜花扔到垃圾桶。王舒望一直在寻找陆露的身影,马丝丝问王舒望在找什么,王舒望解释陆露说会来接他。马丝丝假装吃惊,万一让陆露看见他们在一起就不好了,还特别交代王舒望不能告诉陆露她去北京之事。马丝丝离开后,王舒望打电话问陆露在什么地方。陆露谎称临时有事要开剧本大会,所以就不能接王舒望了。

  • 陆露刚走到楼下,就接到范主任的电话。范主任在后期机房,让陆露过来一趟。陆露离开家后,王舒望在好几个便利贴上写了东西。范主任通知陆露《现场》这个剧本停拍,陆露不明白,当初范主任也说《现场》的现实意义很重要,如今淳于秋不演了,他们可以换别人。范主任无情地指出陆露目前只是一个刚脱离枪手的小编剧,当初要不是淳于秋替陆露说好话,陆露早就被剧组开除了。现在淳于秋都撤了,他没有必要当炮灰。陆露明白了,她失落离开时,正好遇见顾斌,顾斌十分热情地要请陆露喝东西。陆露向顾斌抱怨,当初写《热》这部剧时,淳于秋介绍她是新锐编剧,可现在全世界都在骂她一无是处,是个心机女。顾斌安慰陆露,在他们这个圈子就是这样,一下天一下地,捧得越高,摔得越惨。而一个人经受多大的苦难,才能获得多大的成功。

  • 王舒望正在陆露家做好吃的时,马丝丝给王舒望打来电话,王舒望让陆露接,陆露认为这样显得她太小气,王舒望便让陆露按下免提,结果电话那端却传来马丝丝喊王舒望亲爱的,她很想王舒望。陆露非常生气,王舒望便向陆露解释最近发生的每一件事,陆露不相信,因为每一件事都这么巧,王舒望便决定带着陆露当面与马丝丝对峙。王舒望拉着陆露来到马丝丝的店铺对峙,马丝丝谎称是手机丢了。陆露故意在马丝丝面前和王舒望表现得很亲密,随后问马丝丝手机是不是真的丢了。在得到肯定回答后,陆露用自己手机打了马丝丝的手机,结果马丝丝的手机却好好地放在包包里。陆露拆穿了马丝丝的谎言,与王舒望一起离开。陆露感觉自己走进了镜子的迷宫,不知道哪张脸是真的,所以她决定跟王舒望分开好好地想想。

  • 王舒望在陆爸爸家附近的一个小饭馆里,他打电话约陆爸爸出来小酌,还交代陆爸爸出来时要小心陆妈妈。来到饭馆里,陆爸爸问王舒望大晚上把他叫出来是什么事,王舒望知道陆爸爸研习书法,所以特地将从古玩市场淘来的端砚送给陆爸爸。陆爸爸是这方面的行家,很是喜欢。只是他不能要王舒望的东西,问王舒望花多少钱买的,他原价买过来。王舒望不能要陆爸爸的钱,解释好东西要分享,劝陆爸爸就收下。陆爸爸偷偷地出来跟王舒望见面,本想劝王舒望回北京,跟陆露彻底断了念想。结果陆爸爸却与王舒望一起喝酒,因为他知道王舒望人不坏,只不过不坏到优秀,还隔了好几条黄浦江。再说就算王舒望优秀也不一定能成为他的女婿,因为在任何一个父亲的眼里,没有一个男人能配得上陆露。

  • 王舒望带陆露参观他的瓷器店,给陆露看他设计的缠绵,并说版权早就卖出去了,现在这个是唯一的一件样品。不过缠绵只是小试牛刀,王舒望未来还会有更多的作品。陆露称王舒望设计的东西这么值钱,陆妈妈一定会对王舒望另眼相看的。王舒望决定就请陆妈妈来参观他的小店,陆露指出他们得做好准备,这样才能让她爸妈来视察。王舒望还把瓷器店开业的事全交给陆露负责,王舒望对陆露那么好,又那么信任陆露,陆露有些愧疚之前还怀疑王舒望跟马丝丝,并为此向王舒望道歉。陆露约王舒望下午一起出去逛逛,王舒望说他下午约人了。陆露打趣道王舒望背着她偷偷约了谁,王舒望表示这得保密。其实王舒望是约了陆爸爸一起玩射击。

  • 王舒望的小店正式开业了,随着陆爸爸一同前来的陆妈妈看见王舒望,这才知道是他们合起来演的一出戏。陆妈妈不想见到王舒望,准备转身离开。陆露拉住陆妈妈,陆爸爸劝陆妈妈,王舒望也说这个店是为陆露开的,劝陆妈妈就进去看看。今天人多,陆妈妈也不想不给王舒望面子,但她要求王舒望不得说与他们家的关系。王舒望对着来宾发表开业讲话,他来上海开店是寻找爱情,以前向往的生活是去深山老林,直到遇到一生所爱,知道不是给他能给的,而是得努力实现她的愿望。陆妈妈并没有因此对王舒望改观,就算王舒望开了这么一家店,也不会成为她的女婿,她心中的女婿是裘德罗,让陆爸爸劝王舒望回北京。

  • 汪姐正跟导演谈事时,马丝丝来到剧组找汪姐,给汪姐看缠绵那一系列的产品,想请淳于秋为缠绵代言,而淳于秋的气质最适合这个产品。汪姐被马丝丝说动了,答应合作。陆露给陆妈妈带回了王舒望做的瓷碗、瓷盘和瓷杯,陆妈妈却不领情。陆露找陆爸爸说事,说起王舒望的妈妈来上海了,约他们见面。陆露上一次去北京见过王妈妈了,可王妈妈好像不是很喜欢她。现在这是第一次正式见面,陆露问陆爸爸要不要准备礼物。陆爸爸建议陆露就送王妈妈一束鲜花,而陆妈妈偷听了他们的谈话。王妈妈与王舒望一起吃饭,宣布她要结婚了。王舒望听了直接给呛着了,抱怨道本以为王妈妈来上海是看他,看他的店开得怎么样,结果还是为了她自己。王妈妈要录王舒望祝福她的视频,王舒望便提起上次王妈妈遇见的陆露,而他就是为了陆露来上海的,让王妈妈也祝福他和陆露。趁王妈妈在上海,王舒望还安排王妈妈与陆露见面。

  • 陆露写剧本《过客匆匆》的灵感来自于生活,而她用路雨这个名字是希望得到真正的认可。淳于秋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剧本,与陆露敲定了合作。时间很快到了八点,大家一起看淳于秋代言的视频。王舒望在看见淳于秋代言的产品竟是缠绵时,十分吃惊。汪姐解释是陆露的朋友马丝丝找她的,说要与他们合作,而马丝丝手中有完整的授权书。陆露质问王舒望为何版权会在马丝丝手里,王舒望很无辜,他只是把版权卖给了庆子。此时,裘德罗打电话给陆露,问陆露他的大手笔如何。陆露问裘德罗版权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裘德罗解释是马丝丝。陆露很生气,拉着王舒望要去找马丝丝对峙。王舒望不去,认为他一个大男人,为何要去质问一个女人。陆露指责王舒望是不敢去在心虚,怕被她发现版权是真的卖给马丝丝。陆露怒骂王舒望口口声声说是给她做的瓷器,瓷器纪念他们俩的感情,结果王舒望却把版权卖给了马丝丝,还让淳于秋代言,而广告词里还有王舒望和马丝丝两人的名字,这是让大家都知道王舒望与马丝丝的奸情。

  • 陆露来到了陈先生的房子,结果她却发现此时王舒望已经不见了。陈先生告诉陆露,现在已经王舒望已经离开上海,返回北京去了。陆露独自一个待在王舒望的店面里,她看着四周的店面,开始回忆起之前和王舒望相处的种种来,不禁陷入了感伤之中。淳于秋去片场拍戏,结果对戏的冬瓜却去拍别的东西,要淳于秋跟一个替身对戏。淳于秋向导演抱怨,导演安抚淳于秋,并说冬瓜要再这样,他会跟淳于秋一起罢拍。淳于秋被说动了,决定就先跟替身对戏。拍完戏的淳于秋跟汪姐抱怨跟这么业余的剧组拍戏就是对他的侮辱,现在整个剧组都围绕着冬瓜在转,他再待着没有意义。汪姐劝淳于秋先把这部剧拍完,接下来淳于秋想做什么她都答应。淳于秋提出要拍陆露《过客匆匆》的剧本,而他还要当导演。汪姐答应了,很快找到陆露并签下了合约。

  • 陆露来到她与王舒望第一次见面的泰国,住在当初海边的那家酒店,重温当初与王舒望在一起的美好时光。陆露与陆妈妈视频聊天,告诉陆妈妈她在泰国华欣。陆露向陆妈妈解释动漫公司不适合她,她跟裘德罗也不可能在一起,劝陆妈妈别再惦记这件事。陆露还是喜欢写剧本,现在她就想在泰国这边的海边发发呆,写写剧本。陆妈妈让陆露告诉她酒店的地址,方便她有事时联系陆露。陆露在泰国华欣,那是陆露跟王舒望相识的地方,淳于秋知道王舒望还是在陆露的心里有很重要的位置。淳于秋奇怪关于代言缠绵的事情,当时马丝丝说是陆露推荐的,可那天吃饭的情形,明明陆露和王舒望他们就是不知情,不明白这里面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陆露站在海边,回想起当初王舒望奔向海边,给她捞戒指的情景。陆露一个人慢慢地走向海中央,这让酒店的工作人员误会陆露是想不开,赶紧上前劝陆露。

  • 陆露跟淳于秋说起她与王舒望分手了,既然如此,淳于秋让陆露不要把他当明星,只当他是一名普通的男人,而他喜欢陆露,希望陆露给他一次机会。陆露完全愣住了,随后回想起当初与王舒望在这里的浪漫时光。陆露委婉地拒绝了淳于秋,解释这里是她和王舒望相爱的地方。半夜,马丝丝来到睡在沙发上的王舒望的身边,还摸着王舒望的脸,王舒望直接被吓醒。马丝丝主动扑倒王舒望,结果却被王舒望拒绝了。虽说如此,马丝丝并未放弃,自言自语道王舒望不跟她睡觉没关系,重要的是大家都以为他们一起睡了。马丝丝穿着王舒望的睡衣,十分有心机地拍了她在王舒望家床上的照片。

  • 陆露很想知道王舒望和马丝丝在房间里到底做什么,于是悄悄地搬了梯子偷看。王舒望本以为马丝丝是来给他送版权的,一开始还挺感动的,只是没想到马丝丝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自己,他对马丝丝很失望。王舒望看见爬梯子想要偷看的陆露,便让陆露爬上阳台,结果陆露却要王舒望顺着梯子下来,两人正争执时,淳于秋出现了,陆露便让淳于秋接她下去,两人还朝着海边走去。陆露感谢淳于秋帮忙解围,淳于秋明白陆露这么做是为了气王舒望。马丝丝看见陆露和淳于秋一起走向海边,她认为陆露已经开始新的生活,劝王舒望也放弃陆露。王舒望明确表示如果要用他的感情来换版权,他宁可不要版权。马丝丝便说王舒望若陪她过生日,她就会把版权还给王舒望,王舒望答应了。马丝丝找到淳于秋,说她有个办法可以让陆露彻底忘掉王舒望,让淳于秋下午两点把陆露带到她说的餐厅,之后的事就全靠她了。王舒望在那家餐厅陪马丝丝过生日,马丝丝说起当初她的蕾丝裙子被弄坏时,是王舒望用那块玉佩缝上去,让时尚和古典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在那一刻起就认定王舒望是她命中注定的男人。

  • 马丝丝称她和王舒望是彼此的知音,而王舒望和陆露是不同世界的人。王舒望认为不同的灵魂才能碰撞出火花,再说陆露不会为了她自己而去损害别人的利益。马丝丝在大屏幕上播放了她偷拍和王舒望的那些暧昧照片,并让王舒望陪她一起跳一支舞。王舒望要求马丝丝关掉那些照片,马丝丝拒绝,解释她只想留下一份最美好的回忆,恳请王舒望就满足她这一个要求。淳于秋带着陆露来到餐厅,正好看见王舒望和马丝丝在一起十分暧昧地跳着舞,陆露伤心难过得转身就走。马丝丝目的已达到,所以当王舒望提出离开时,她便没有阻拦。陆露朝着海中央走去,脑海中想起当初王舒望对她的承诺。王舒望看见朝海中央走去的陆露,他十分担心,奔向了陆露。陆露让王舒望不要管她,还让王舒望回去跟马丝丝一起跳舞。王舒望解释是马丝丝拿照片威胁他,陆露根本不听王舒望的解释,并表示他们到此为止,以后就是路人。

  • 马丝丝正在直播,说她把店铺的衣服都卖掉后,就要跟大家说再见,因为她生病了,至于还能活多久,她也不知道。而她无意中伤害了别人,如果对方也在看直播,她真诚地向对方说抱歉。陆露看了马丝丝的直播,她打电话给马丝丝,结果马丝丝却挂断了电话。王舒望也看了马丝丝的直播,随后还收到马丝丝约他见面的微信。王舒望给陆露发微信,提起了马丝丝的直播,觉得他和陆露有必要见个面,让陆露看到微信时有空就给回个打电话。很快,陆露联系了王舒望,王舒望说起马丝丝约他见面,而他决定与陆露一起去见马丝丝。陆露来到学校,向陈老师打听马丝丝的情况。因为王舒望一直没有回微信,马丝丝便打电话给王舒望,还要求王舒望一个人来看她。

  • 陆露将马丝丝带到房间休息,她担心马丝丝跳楼自杀。在看见桌子上放着的水果刀时,陆露又担心马丝丝会用水果刀自杀,赶紧拿走了水果刀。为了以防万一,陆露还将家中所有的危险物品都收拾起来。王舒望打电话给陆露问马丝丝的情况,陆露向王舒望提起马丝丝的种种可怕的行径。王舒望让陆露要对马丝丝多鼓励、多开导。陆露去超市买了菜回来,她特地去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马丝丝,结果却看见马丝丝七窍流血。陆露害怕得要打电话,结果马丝丝却出现在陆露的跟前,十分无辜地说那些就是番茄酱。陆露真的对付不了马丝丝,她打电话向王舒望抱怨,结果马丝丝又裹着床单在跳大神,陆露都要吓坏了。陆露要被马丝丝给折磨得疯了,她打电话向王舒望求助。结果王舒望来了后,马丝丝却表现得十分正常,还说要做饭给王舒望吃。马丝丝去了厨房,奇怪陆露家怎么没有菜刀。陆露解释她家就没有菜刀,他们中午吃泡面。马丝丝不相信,四处翻找,在柜子里找出菜刀,还拿着菜刀逼问陆露。

  • 马丝丝在检查室外烦躁地等着,脑海中一直浮现出之前与陆露、小艾在一起的情景。陆露的检查结束了,幸好只是落地的地方有点瘀伤,其他没什么事。马丝丝自责差点让陆露成了第二个小艾,陆露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马丝丝解释陆露剧本里的现场不是真实的现场,同时向陆露坦白当初因她不断催促才导致小艾发生车祸。小艾已经走了,陆露已经失去了一个朋友,不想再失去马丝丝这个朋友。马丝丝为一个不该爱的人飞蛾扑火,不仅最后没有得到,却还要跟最好的朋友反目。这些事情就像巨石一样压在她的身上,所以她装病自杀,使劲地折磨陆露和王舒望,看着他们围着她团团转,一开始感觉很爽,可后来发现她就算使劲全部力气,也走不进王舒望的心里。

  • 王舒望问赵燕到底图什么,劝赵燕再好好考虑。可赵燕已经决定了,再说人生有一百次考虑,有一次得是为爱情而奋不顾身。裘德罗跟陆露说起他与赵燕认识的经过,虽说赵燕表面上张牙舞爪的,但内心却很柔软。裘德罗见陆露和王舒望现在的状态就像和好一样,陆露否认,解释她现在不谈情说爱,只谈事业。吃完饭回去的路上,王舒望心事重重的,陆露也说王舒望一晚上没笑脸。王舒望是担心赵燕,叨叨着赵燕单了那么久,最后怎么就嫁了一个上海男人,再说裘德罗还比赵燕小。王舒望提起当初他和陆露在泰国那样地惊心动魄、生离死别,可回来后想要结婚,结果却处成像现在哥们一样。陆露认为他们走不通的路,不代表别人走不下去,可王舒望还是觉得赵燕和裘德罗之间很悬。

  • 打完电话的陆露回到房间,王舒望抱着哄孩子还挺有模有样的。在陆露向陆妈妈取经后,知道孩子哭闹可能是饿了、尿了、想睡了,她和王舒望两人配合着给孩子喂奶、换尿不湿、哄孩子睡觉。孩子又一直哭闹个不停,陆露发现孩子是发烧了,和王舒望两人赶紧把孩子送去医院。裘德罗已经与法国人见面,问王舒望什么时候过来。王舒望此刻正在医院,便说陆露这边有急事,走不开,让裘德罗一人与法国人谈合同。王舒望和陆露带着孩子让医生瞧瞧,可两人对医生提的问题是一问三不知。医生数落他们这些当父母的不负责任,让王舒望和陆露把孩子给护士,让护士带着孩子去做检查。王舒望抱怨淳于秋就不是东西,把孩子丢给陆露就不管了。陆露为淳于秋说话,王舒望因此与陆露吵了起来,陆露生气还把王舒望给骂走了。

  • 陆露和王舒望陪着珠珠带着孩子离开会场,王舒望理解珠珠的做法,同时也指出珠珠的做法确实不太好。因为这件事对孩子的未来产生的影响,会让孩子觉得来到这个世界是个意外,是被抛弃、多余的。王舒望现在觉得淳于秋挺爷们的,敢于把孩子带到会场,让孩子学会的第一件事不是恨,而是爱和原谅。为了孩子,王舒望劝珠珠应该与淳于秋好好地谈谈。淳于秋与珠珠两人进行了一次和平的谈话,淳于秋向珠珠保证他会对孩子负责的,两人都十分感谢王舒望和陆露的帮忙。王舒望送陆露回家,提起以前觉得结婚挺简单的,现在才发现结婚太麻烦,不仅要爱这个姑娘,还得爱姑娘的全家,结婚就是两人恨得咬牙切齿还是分不开,陆露便说她和王舒望还是当哥们好。

  • 下班回家的裘德罗手里拿着一个礼盒,是送给赵燕的礼物。赵燕很高兴,一个劲地猜里面是什么东西,不过都没有猜对。裘德罗让赵燕打开礼盒,里面是星座图、星云图,还有星星的命名权证书。裘德罗买下了这颗星星的命名权,取名叫赵燕。赵燕听了特激动,立马跑到窗户边望向天空,问到底是哪颗星星。裘德罗解释天空中看不见,只能登陆特定的网站才能看到。赵燕明白了,这跟天空的星星一点关系也没有,便没好气地问裘德罗这破玩意花了多少钱。在听说要一百多美元时,赵燕大骂裘德罗为了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星星花了那么多钱,要知道她刚刚为了十块钱的运费可是跟顾客解释了许久。裘德罗笑着说想着浩瀚的星空中有一颗星星叫赵燕多浪漫,赵燕听了有些无奈,虽说浪漫必须要,但不能浪费钱。裘德罗郁闷了,自言自语道他是不懂什么叫浪漫。舒望正在陶器簋创作作品时,裘德罗抱着赵燕踹开门闯了进来。他们这两天出去玩了,还特地去庙里请了一颗爱情石送给王舒望,结果舒望却很嫌弃。王舒望在创作的作品是要送给陆露的,因为陆露的电影要开拍了。

  • 学校要办一个中国电视剧海报展览,陆露特地回父母家拿资料。陆妈妈听说陆露是与王舒望一起办展览的消息很是高兴,陆露解释她和王舒望现在只是工作关系,再说他们俩都一个多星期没有见面了。陆妈妈问陆露,王舒望是不是还开着那家陶器小店。陆露解释王舒望现在是裘德罗公司的首席设计师,陆妈妈听了直夸王舒望很厉害。陆露指责陆妈妈之前是如何嫌弃王舒望,再说她和王舒望也已经分手了。虽然分手了,陆妈妈指出陆露和王舒望两人现在一起办展览,是多好的接触机会。可陆露却说她若找不到对的人,就先不找了,做陆妈妈一辈子贴心的小棉袄。陆妈妈可不同意,还让陆露有空邀请王舒望来家里吃饭。陆妈妈问陆露心里到底还有没有王舒望,陆露直接避而不答。陆露准备离开时,陆爸爸给陆露准备了两份饺子,让陆露拿一份给王舒望。王舒望带着庆子和小喇叭参观他的陶器簋,小喇叭直指这个陶器簋太老套了。此时陆露给王舒望打来电话,说陆爸爸多包了饺子,她准备送过来给王舒望。择日不如撞日,庆子和小喇叭认为今天就是个好机会,让王舒望开始演戏。

  • 陆露问马丝丝接下来的打算,之前服装店的老客户一直打电话给马丝丝,强烈要求马丝丝把服装店重新开起来,所以马丝丝决定重开服装店。陆露跟马丝丝提起许老师找她办展览之事,她邀请马丝丝一起准备,马丝丝爽快地答应了。王舒望联系陆露,裘德罗的公司跟欧洲签约了,所以裘德罗要办一个庆

  • 赵燕看了视频,无奈地表示王舒望和陆露之间的事太复杂,还是让他们折腾算了。陆妈妈发现陆露又跑去了泰国,她肯定陆露和王舒望又吵架了,因此决定管管陆露的事,否则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着陆露结婚。第二天,陆妈妈来到陈先生的家,陈先生调侃道陆妈妈这次来是拍照还是报警,只可惜王舒望和陆露都不在。陆妈妈表示她今天来是找陈先生的,知道陈先生和王舒望是好朋友,所以她相信陈先生为了好朋友一辈子的事情,跟她喝杯茶的时间总是有的。

  • 陆露不想回头,让王舒望也不要再追,而游戏结束了。说完这番话,陆露转身离开,留下王舒望一人在原地难过。王舒望趴在阳台上叹气,此时来了两名男子,不顾王舒望反对就将王舒望带走,还强行给王舒望换了一套西服,随后将王舒望带到一个地方。王舒望看见站在落地窗前、身穿婚纱手捧鲜花的陆露。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