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之下

8.9
天赋异禀的六扇门女捕快袁今夏因为一桩案件和性情狠辣的锦衣卫陆绎结下梁子,今夏本以为此生与他再无交集,奈何冤家路窄。朝廷十万两修河款不翼而飞,今夏奉命协助陆绎一起下扬州查案,替朝廷找回丢失的官银。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却因惊天密案联手。两人从势同水火到刮目相看再到情难自已,命运的齿轮从此旋转在一起。然而事与愿违,今夏竟是当年夏言案的遗孤,背负家族血仇的她与陆绎之间横生了无法跨越的鸿沟。最后,两个有情人历经苦难,为救百姓、抗倭寇、锄奸佞,放下家族仇怨,联手对敌,冲破世俗枷锁,勇敢地走到了一起。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28 / 共55集) VIP会员每周五至周一20:00更新2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六扇门女捕快袁今夏女扮男装,和搭档杨岳合作,干净利落地抓到了通缉在案的犯人李旦,寻回了被拐走的曹灵儿。与此同时,在北镇抚司诏狱内,锦衣卫陆绎也从案犯口中拷问出重要信息——新任兵部尚书许朗失职,沿海布防图遭窃,而贼人正是曹昆。袁今夏接到信号赶到曹府和师父杨程万汇合,并从师父口中得知,昨夜兵部侍郎曹昆的府邸突然失火,曹昆竟意外身亡。今夏利用学习的追踪术,还原作案现场,推断这并不是一起简单的意外事故,而是有意的谋杀!

  • 京郊荒山,袁今夏蹲在杂草丛中监视着一处破屋,不远处的山坡上,陆绎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个傻乎乎的小捕快,静静等待着好戏开场。没多时,曹昆怀揣着数百两纹银偷偷摸摸地屋内走了出来,他布下周密而残忍的金蝉脱壳之计,自以为能够脱身,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捕蝉的螳螂早已悄然出现。袁今夏飞身而出,与曹昆打斗,一边的黄雀看够了好戏,也断然出手。陆绎杀出,擒住了曹昆。今夏上前争夺,二人互不相让,一番博弈后竟被曹昆逃跑了。陆绎第一次抓人抓地如此狼狈,故而对今夏心生反感,又耐不住今夏的软磨硬泡,将受伤的今夏扔上了马背。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六扇门女捕快袁今夏女扮男装,和搭档杨岳合作,干净利落地抓到了通缉在案的犯人李旦,寻回了被拐走的曹灵儿。与此同时,在北镇抚司诏狱内,锦衣卫陆绎也从案犯口中拷问出重要信息——新任兵部尚书许朗失职,沿海布防图遭窃,而贼人正是曹昆。袁今夏接到信号赶到曹府和师父杨程万汇合,并从师父口中得知,昨夜兵部侍郎曹昆的府邸突然失火,曹昆竟意外身亡。今夏利用学习的追踪术,还原作案现场,推断这并不是一起简单的意外事故,而是有意的谋杀!

  • 京郊荒山,袁今夏蹲在杂草丛中监视着一处破屋,不远处的山坡上,陆绎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个傻乎乎的小捕快,静静等待着好戏开场。没多时,曹昆怀揣着数百两纹银偷偷摸摸地屋内走了出来,他布下周密而残忍的金蝉脱壳之计,自以为能够脱身,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捕蝉的螳螂早已悄然出现。袁今夏飞身而出,与曹昆打斗,一边的黄雀看够了好戏,也断然出手。陆绎杀出,擒住了曹昆。今夏上前争夺,二人互不相让,一番博弈后竟被曹昆逃跑了。陆绎第一次抓人抓地如此狼狈,故而对今夏心生反感,又耐不住今夏的软磨硬泡,将受伤的今夏扔上了马背。

  • 袁今夏回到家中,袁母喜滋滋地告诉今夏,她今日为今夏相中了一桩亲事,对方是书香门第的易家老三,过门以后再也不用当捕快这么苦这么累的活了。袁今夏不以为然,觉得易家老三那般迂腐之人不是她的良配。曹灵儿悄悄来到一处破庙寻曹昆,不料却出现一年轻男子,此人正是易容后的曹昆,曹昆欲带曹灵儿离开。陆绎冲出挡在二人跟前,袁今夏同时堵住了二人的退路,曹昆狗急跳墙与陆绎拼命,被陆绎一刀刮去了人皮面具,打成重伤。

  • 袁今夏和杨岳俯在船栏边闲谈着,说起了袁母为今夏相中的易先生。这厢今夏正聊得欢快,陡然发现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一人,今夏刚想开溜,直肠子的杨岳已上前施礼,陆绎淡淡地应了,眼角的余光撇见今夏叼着大饼,一脸不愿地向自己行礼,心下一动,拿她当小厮使唤,命她带路去见杨程万。船舱中,陆绎杨程万相对而坐,袁今夏好奇二人谈话内容,拉着杨岳在门外偷听。陆绎故意提起陆廷,并将陆廷嘱咐自己的话说给杨程万听,规劝他死者已矣,往事已烟消云散。袁今夏大惊,就连杨岳都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他爹以前竟然也是带绣春刀的锦衣卫。杨程万心下一沉,听出陆绎有心探知当年的事,只能故作不知,用自己年迈体衰搪塞过去。幸而陆绎再不多话,告辞而出。

  • 此船年久失修,木板已经半腐,今夏看见甲板上大量的血迹,心里越发地害怕,她紧张攀住陆绎的胳膊,却被陆绎嫌弃地甩开。袁今夏一个不稳摔在了地上,双手沾染上血迹,也意外地发现其实这些都是看似血迹的染料,而鬼船闪烁的荧光也是从夜蝶身上刮下的磷粉。袁今夏定下心神,跟随陆绎一同深入,穿过机关来到了控制室,原来这根本不是鬼船,只是一个巨大的机括,此事是有人刻意为之。袁今夏破坏了机关,不料失去控制的宝船开始下沉,离他们所处的官船越来越远,二人只能游水回程。

  • 健椹之子观烜气势汹汹前来官驿,向陆绎讨要被扣下的生辰纲,陆绎以案件未破为由拒绝了观烜,观烜碍于锦衣卫的职能,只能忍气离去。陆绎得知观烜有一个习惯,就是记日记,无论大小事宜均记录在案,而这批生辰纲内就有观烜用来记事的簿子,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寻回那两箱丢失的生辰纲,本案的突破口就在沙修竹身上。

  • 扬州七分阁,这厢袁今夏和谢霄把酒畅谈,那厢陆绎和上官曦相对而坐,气氛微妙。陆绎开门见山,拿出日前从官牢发现的耳坠,提醒上官曦他已经知晓劫囚之人为何人,两人一番较量,上官曦为了谢霄的安危,提出要与陆绎做一个交易。月上梢头,谢霄背着醉醺醺地今夏回官驿,被同时归来的陆绎撞见,陆绎冷言冷语接过今夏,将谢霄拦在官驿门外。看着倒在床上不省人事的今夏,陆绎没来由的心里有些不快。

  • 陆绎带着今夏提审周显已,周显已承认自己挪用赈灾银,但只承认挪用一万两。陆绎追问他挪用赈灾银的目的,周显已却拒不回答。袁今夏分析,这周显已有所隐瞒,他的话无法证实真假,只能先调查清楚再行判断。二人来到扬州银库,银库内脚印繁杂,但都是官靴,今夏推理周显已的作案动机,一无所获,只有肚子咕咕叫的声音在库内回荡。陆绎微微皱眉,转身离去,今夏以为陆绎不悦,没想到却是领她去吃虾饺面。

  • 袁今夏扮成陆绎的丫鬟,两人泛舟湖上,陆绎和翟兰叶见面,并未提周显已一事,反以普通朋友相交。今夏暗讽陆绎,见女子生得美貌就忘了办案,小心那是条美女蛇。陆绎不以为然,如果这个翟兰叶真的和周显已的死有关,他直接问了,她便会傻傻地和盘托出吗?反而打草惊蛇。在和翟兰叶的接触过程中,陆绎侧面探知周显己到达扬州后,确是迷恋上了翟兰叶,并且曾带着卖地钱上门求亲,她却拒绝了周显己。表面上看两人关系仅止于此,可是陆绎却认为内里绝没这么简单。今夏也从细节之处发现翟兰叶身上疑点重重,这些蹊跷之处,令她百思不得其解。就在案件陷入僵局之时,周显已死了。

  • 陆绎和今夏以学徒的名义混入了春喜班,陆绎因为面相俊美被选中学习旦角,而今夏则主动要求扮小生,今夏和陆绎故意点名要学《第一香》,只是当年旧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人忌惮这曲子邪门,每每提起,都讳莫如深。袁今夏学戏的过程中,发现新任的春喜班班主行迹可疑,于是悄悄尾随,来到了一处废弃的庭院中。只见班主拿出了香烛跟纸钱,开始在庭院内拜祭故人,嘴巴里还念叨着没了云遮月,何谈雾隐花。袁今夏连忙赶回官驿跟陆绎汇报,二人再次回到了这个废弃的院子,阆苑。

  • 袁今夏还在汤池内流连忘返,一个身影手持匕首缓缓靠近了她。原来班主早已发现今夏在暗中偷偷跟随自己,并潜入房中偷走了他的信件,此次犒劳学徒就是为了趁今夏不备,逼问她的真实目的。陆绎左等右等不见今夏从汤池出来,顿觉不妙,不顾男女有别,进入女汤查看,从班主手中救下今夏。班主被关入扬州官牢,经过审问,他交代了一切。原来班主就是雾隐花,多年前他与云遮月一同入春喜班做学徒,两人既是挚友也是竞争头牌的对手。

  • 陆绎查到翟兰叶在出事前经常出没的一处地方,名为一夜林。袁今夏和陆绎前去查看,两人分头行动,却发现林子深处布满了瘴气,翟兰叶突然现身袭击今夏,幸亏陆绎早有准备,带了能解百毒的紫焱,救下了今夏。但是天色已晚,二人不得不留在林中过夜。次日,他们在林中深处的木屋里发现了被盗走的十万修河款,木屋外突然冲出几个杀手将他们团团围住,严世蕃也现身于此。陆绎立刻明白这是严世蕃布下的圈套,严世蕃和颜悦色,邀请陆绎和袁今夏上他的画舫一叙。

  • 画舫之上,严世蕃对袁今夏产生了很大的兴趣,还故意考验今夏的破案能力,陆绎知道严世蕃此举的目的是为了试探自己,展示自己将大家玩弄于鼓掌的能力,如此恩威并施,严家得势一日,陆绎就拿他严世蕃没有任何办法。陆绎的主动示弱令严世蕃十分满意,他强留陆绎过夜,告知陆绎会将他最喜欢的那个送给他。在严世蕃的授意下,服下软筋散的袁今夏被作为礼物送进陆绎的房间,陆绎为了解除严世蕃的防备,假装与今夏亲近,不明所以的今夏吓得哇哇乱叫。陆绎并没有真正轻薄今夏,只是为了做戏给门外的严世蕃看,得知真相的今夏觉得陆绎在严世蕃面前变得不像自己,开始理解官场上的复杂与黑暗。

  • 袁今夏没想到陆绎真的会答应帮她寻找亲人,欢喜不已,杨程万听闻之后却勃然大怒,命令今夏日后要与陆绎保持距离,不得僭越。袁今夏从没见师父发过如此大的火,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应了下来。十万修河款案结,陆绎升为正四品佥事,乌安帮也发生了一件大事。董家水寨寨主董齐盛率人强占扬州码头,打伤乌安帮的兄弟,试图争夺扬州码头的管辖权,谢百里带着上官曦、谢霄赶了过去,双方争执不下,闹得扬州知府都不得不出面调停。最后谢百里在董齐盛的怂恿下,应下了一场比试,赢者便能得到扬州码头的管辖权,谢霄不理解父亲的苦心,二人发生争执,恰巧袁今夏和杨岳去找谢霄出游,得知了此事。袁今夏担心董家水寨有诈,遂前去请陆绎帮忙,却惨遭拒绝。比试场上,董齐盛果然频耍阴招,致使乌安帮的弟兄们均无法参加比试,袁今夏和杨岳仗义相助,和谢霄、上官曦四人参与比试。在最后的紧要关头,陆绎突然出现,打倒了袭击今夏的一名壮汉,乌安帮赢得了比试。

  • 转眼便是扬州最热闹的花灯节,袁今夏一行相约出游,谢霄在河畔边郑重地向袁今夏表白,袁今夏告诉谢霄自己只拿他当兄弟,并无男女之情,谢霄却越挫越勇,暗暗发誓要让今夏看到自己的真心。陆绎、上官曦看到这一幕,各有所思,却不约而同相视一笑,惹得杨岳醋意大发。众人学扬州剪纸,做花灯,在河畔放灯许愿,今夏和陆绎的关系也从一开始的互不相让到了心生默契,两颗心渐渐靠近。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一群训练有素的东瀛人突袭扬州,乌安帮押送货物的兄弟遭到埋伏,仅有一人逃了出来。陆绎、袁今夏、谢霄三人前去查探,在芦苇丛中抓到了其中一人,却发现那人是精通倭语的汉人。陆绎审问一番后,被他借芦苇地形窜入芦苇丛逃走,他们一路追寻,发现在深山峭壁边有一条隐蔽的藤梯,他们跟踪东瀛人爬上藤梯,上到峭壁顶端,发现上面是一块巨大的平地,不远处伫立着一个石碑,上面写着“龙胆村”三个字。袁今夏三人还未松口气,一群身形魁梧,力大无穷的怪人从四面围了上来,不由分说便攻击三人。就在今夏他们支持不住时,一阵白烟飘过,所有人都陷入了昏迷。

  • 陆绎和袁今夏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类似祭台的地方,周围全是手持利器的村民,谢霄不知所踪。就在二人困惑之际,一个身着蓝衣的方士(蓝青玄)出现,口中念念有词,似乎是在做法事,周围的村民看到他也十分地恭敬。那方士做完法事,一口咬定今夏和陆绎二人是灾星降世,今夏忍不住破口大骂骗子,蓝青玄脸色微变,跟村里的族长耳语了一番,将二人关进了柴房中。族长的妻子是个心善之人,给陆绎今夏送来毛毯,今夏趁机从妇人口中打探消息,却一无所获。同时,上官曦等不到袁今夏他们回来,着急之下和杨岳四处寻找谢霄下落。杨岳一路陪护,对上官曦的指挥言听计从。上官曦找不到谢霄,夜半喝酒在路边撒酒疯,杨岳就这么一路跟着。上官曦心中憋闷,拿杨岳撒气,杨岳被欺负的可怜巴巴,却不敢对她翻脸。上官曦酒后吐真言,她迷迷糊糊地骂起谢霄,骂他不懂她的心,骂着骂着竟哭起来,让杨岳不知所措,他没想到,这个外表强悍,权掌一帮的女人,竟然有如此脆弱无助的一面,他心中不由有些怜惜。

  • 四人在林中小屋夜宿,陆绎却毫无睡意,坐在门外抚摸着手腕上的琴弦。袁今夏误以为是谁送给陆绎的定情信物,陆绎却告诉今夏这是他母亲生前最喜欢的那把琴上的,母亲死了,琴断了,他将琴弦留了下来,常伴身边,睹物思人。袁今夏第一次看到陆绎内心柔软的一面,也明白了琴弦对陆绎的重要性。次日清晨,蓝青玄和谢霄去林子里觅食,陆绎和袁今夏突然听到马蹄声,二人寻声而去,发现了一伙东瀛人,二人被围攻,情急之下夺马逃离,打斗过程中,陆绎手上的琴弦被暗器打落,今夏突然调转马头,陆绎惊诧。

  • 丐叔自称是被东瀛人绑来种花的,被困于此已有多年。袁今夏听完后着急想要将消息告诉给陆绎,她想要沿原路返回,找到陆绎再来解救丐叔,却不想出去之后竟迷了路。正当今夏百思不得其解时,两个身影袭向今夏,今夏下意识掏出腰间手铳,对着那人影就开了一枪。人影飞速闪过,今夏这才看清,这是隐身的忍者。她连发数枪,忍者却突然消失不见了。她听陆绎说过,东瀛忍术中有一隐身术,能极好地隐蔽身形。她一路奔跑,等她回头的时候,那个忍者再度不见了。忍者这次隐藏地很好,他偷偷拿出武器对准今夏,准备一击毙命。他跳起向今夏身后袭击而去,这时,一把绣春刀飞出,划过忍者的脖子,他即刻毙命。

  • 三人毁坏花房,回到入口处,今夏突然发现井底又恢复了她刚刚下来的模样。而此时的谢霄正被村民们五花大绑,扔入井中祭龙,幸亏被陆绎接住,这才安然无恙,村民合上了井盖,四人被困于井底。陆绎仔细观察了井内的石碑,断定锁龙井是用于治水的机关阵,古人锁的蛟龙是指水患。上千年前,此地应该经常爆发山洪,而这八卦阵是为了引流,将洪水排入大海。陆绎推演了一番,找到了通往井外的泉眼,带领众人离开。翟兰叶奉严世蕃之命与毛海峰会面,她提醒毛海峰,锦衣卫陆绎已经发现了他的秘密,毛海峰不以为然,这时手下却突然来报,锁龙井被毁。

  • 毛海峰极为阴险,和陆绎打斗中故意向今夏等人发射暗器,让陆绎分心,陆绎为今夏挡下暗器,中了从蓝玉簪中提取的纯毒。毛海峰找准机会,抓住丐叔就跑,并命人引爆早已埋好的炸弹。村民纷纷被炸死,谢霄被炸昏,陆绎抓住今夏,蓝青玄抱起小新,在炸裂的空地上奔逃。爆炸过后,小新痛失家人,他们埋葬了所有村民,蓝青玄决定收小新为徒。陆绎身中奇毒,命在旦夕,蓝青玄断言陆绎活不过七日,袁今夏想到丐叔曾经跟她提过,他有一位故人住在枫林坳,医术了得能解百毒,若是能找到此人,说不定陆绎还有救。

  • 毛海峰带着今夏三人来到镇江地界,向今夏讨要手铳的图纸,今夏找准时机,将墨汁打翻,夺回手铳,带着陆绎离开。陆绎和今夏逃至断崖,借用藤蔓逃离,并与丐叔汇合。经过一番波折,陆绎三人终于脱险,因为剧烈动作,使陆绎毒发的更厉害了。丐叔给二人带路,用竹筏送他们前往枫林坳,陆绎的血滴落溪水中,引起一阵波澜。今夏发现竹筏下的水流里有东西一闪而过,接着一群小水蛇被血吸引,纷纷围聚过来,爬上竹筏。丐叔抓紧划船,陆绎及时阻止今夏用刀去砍蛇的举动,这些蛇因血聚集,若是杀了他们,血流的越多,蛇也会来的越多,三人只得徒手抓蛇,将它们扔回溪水中。竹筏行至枫林,丐叔表示故人多半不愿意见自己,他就送到此处,他们不用提他的名字,他会在岸边等候两人归来。

  • 杨岳随着今夏留下的记号,带着上官曦和谢霄一路寻到了枫林坳边,见到了在此等候的丐叔。丐叔劝他们在林子外面等候,谢霄却是个急性子,一把火点燃了枫林。林菱见枫林坳着火,前去查看,她一见丐叔,二话不说便掐住了他的脖子,原来二人曾是同门师兄妹,在药王谷学习医术,然而一个擅制毒,一个擅解毒,相互较量了十余载,林菱将丐叔一行引入林中。谢霄终于见到了今夏,开心的有些忘乎所以。

  • 袁今夏想给陆绎喂药,陆绎昏迷之中却紧咬牙关,汤药根本喂不进去,情急之下,今夏以口相渡,将汤药喂入陆绎口中而后袁今夏毒发的愈加厉害,她求林菱告诉她实情,林菱据实相告,若她现在要求解毒,陆绎的毒就好不了,若她拖到陆绎毒解,她身上的毒可能会来不及解。今夏内心纠结不已,她拜托林菱不要告诉任何人,林菱怜惜今夏,替她换上自己年轻时候的衣服,并用妆容替她遮掩苍白的脸色。

  • 袁今夏本欲找个地方等死,却被陆绎找到,陆绎将手绳送给今夏,告诉她必须要好好珍惜,若是今后再这样不负责任一走了之,抚恤金一分都拿不到。陆绎将今夏带回林菱处,林菱找到了一个古方,决定死马当成活马医,冒险一试。京城,嘉靖服用了丹青阁进贡的丹药,突然昏倒。众臣惶惶不安,廖闻华以炼丹方士为徐敬举荐为由,将罪责推到徐敬身上,严嵩趁机提出要替皇上试药,以免此类事情再次发生,博得嘉靖好感。嘉靖下令将徐敬禁足,又将此事交由陆廷调查。

  • 陆绎刚回到扬州便受到陆廷的书信,信中告知了朝堂内局势,让陆绎速去丹青阁见元明大师,带他回京受审,调查丹药内下毒一事。陆绎等不及通知今夏,便匆忙上路。上官曦从昏迷中醒来,发现杨岳为了保护她,摔断了一条腿,她咬着牙将杨岳从深山中背了出来。袁今夏和谢霄去寻杨岳上官曦,途中见到毛海峰私会翟兰叶,顿觉不妙,难道严世蕃竟和倭人有所勾结?袁今夏决定立即前去丹青阁向陆绎汇报此事,谢霄唯恐今夏出事,也跟着前去。

  • 陆绎查阅丹青阁的记事簿,袁今夏在一旁端茶送水,引来谢霄的嫉妒。谢霄质问今夏是不是对陆绎动心了今夏含糊其辞,大人岂是我能肖想之人?谢霄紧追不舍,袁今夏被逼急了,反问谢霄明明跟上官曦有婚约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好又有什么资格来管她的事。袁今夏指出谢霄应该负责的对象是上官曦,她心中一直有谢霄,难道看不出来吗?谢霄表示他一直将上官曦当做姐姐看待。今夏指责谢霄当年他一走了之,他欠上官曦一个交代。

  • 杨岳看到上官曦失魂落魄的样子,前去安慰,劝上官曦放下对谢霄的执念,二人喝醉了,杨岳突然对月起誓,对上官曦不离不弃,上官曦内心一动,上前吻住杨岳。蓝青玄安葬了小新的尸体,回忆起与小新相处的点点滴滴,立誓一定要找到杀害小新的凶手。另一边,陆绎却从诸多蛛丝马迹以及元明大师的神色中发现了异常,他只身前去试探,元明担心陆绎发现了他的秘密,为了不让自己的计划被破坏,他给陆绎下了迷魂香。陆绎从昏迷中醒来,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不再认识袁今夏,还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岑福赶到解围,陆绎开口唤岑福为岑阿福。岑福呆愣,这是他在成为锦衣卫之前的名字,陆绎的记忆倒退到了七年前。袁今夏从岑福口中得知,陆绎手中那柄绣春刀,是他已故的好兄弟的。袁今夏看着细心擦拭刀刃的陆绎,感叹世人都说锦衣卫冷血狠辣,可人终究是人,又岂会真的冷血无情。经过林菱的诊断,陆绎应该是得了癔症,只能开些活血化瘀的方子试试。上官曦自上次醉酒之后,再也不愿见到杨岳,处处躲避他,拒绝杨岳的一切示好,杨岳不知何故,深受打击,于是留下一封书信,离开了乌安。

  • 袁今夏端药给陆绎,发现陆绎变得更加奇怪,不仅不喝药,还跟今夏说着她听不懂的话,细问才知,陆绎的心智已倒退成十三岁。为了哄陆绎喝药,今夏绞尽脑汁,最后用陆绎送给她的手链,成功让十三岁的陆绎喝下了药。元明看到陆绎的样子,放下了防备,他要抓紧时间炼成他的不老神丹,重新获得圣宠。袁今夏、谢霄、丐叔、林菱分析后觉得这凶手应该是丹青阁内的人,为了排除嫌疑,他们分头试探三瘦、元明和蓝青玄。上官曦以为杨岳已经离开,松了一口气外,内心隐隐也有些失落,这日她在码头指挥手下搬运货物,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危险,幸亏杨岳及时出现,为上官曦挡下。原来杨岳还是放不下上官曦,一直默默地跟在她身后,上官曦莫名发怒,让杨岳不要再对她好了,她配不上他的好,杨岳离开,答应今后不再出现。经过一番试探,袁今夏谢霄觉得蓝青玄、三瘦、元明大师都没有嫌疑,而陆绎的病情也一直没有转好的迹象,众人都十分忧心。陆绎记忆倒退后,性情大变,变得极为可爱亲人,特别是对今夏,更是依赖。

收起
演职员表